157-159(1/2)

加入书签

  第百五十七节天魔吸髓

  谢璎在金霞外待有个把时辰,才见金霞敛去,谢琳神色似颇欣喜。叶缤对二女道:“我本意留你姊妹在此,因有乌头婆这事未完,加上重炼神泥,使其复原,闭洞x,均非容易。不特不能留你姊妹在此,并还要你姊妹速急回山。乌头婆孽子虽然天x乖戾,也不过想使拉纤土人吃场大苦,稍事惩戒,观其狼狈受伤,引为快意,并非真要杀害。偏是他夙世恶孽太重,被琳儿连施佛法异宝,使其形神皆灭,连再转一劫都万办不到,注定他母子终逃不过劫数。妖妇爱之如命,对你二人仇深似海,决解不开。此是她昔年积恶太重,恶贯满盈。此间所藏绝尊者《灭魔宝篆》最犯妖邪左道之忌。千余年来,为了盗取宝篆丧生败道的不知多少。只为佛法威力神妙,不可思议,近百年来,才无人敢生心觊觎。妖妇初追你们时,本应发觉,幸有芬陀大师事先算定,将她惊退出数百里外;现时遍处穷搜,因知绝尊者藏宝之地,多高法力也难入门,独未想到会在这里。你们再如移山出去,为她知所藏宝篆已为人得,不免又要生事。我此时无暇与妖邪纠缠。峰头宝镜原是我初来时通路,知妖妇寻仇,就便收回,你姊妹就由峰,不是灵峤仙府那些地仙,也必是那些同类人物。再斗下去,只白吃亏,尽管仇深,也不宜自寻苦吃。当时又恨又痛,又急又怕,决计逃退,不敢恋战,要等访问出仇人来历,才再作报复之计。就此长啸一声,就此破空遁去。

  谢琳看出妖妇受伤,还待再取法宝,乘胜给她一下,没料去得这么快,才听啸声,已然被妖妇化黑烟遁去,只听尾音曳荡遥空,更无形影,忙与谢璎会合,正要开口,吃谢璎摇手止住,想起叶缤之言,点头会意,拨转遁光,同往小寒山飞去。

  刚飞出不多远,忽又听异声再起遥空,十分耳熟。循声一看,来路天边现出大片乌金色的云光,势如潮涌,正由东南方飞来,往适才妖人斗处铺天盖地一般横扫过去,其疾如电,飞得又低又广。二女一见,便认出是强仇毒手摩什的妖云。那情景颇似发现自己踪迹,仗著他乌金光幕飞行神速,展布又广,赶紧追来搜索。自己除龙象庵、双杉坪两处外,并未现出形踪,这两处俱有佛法封闭,怎会仍被妖人觉察?好生惊异。

  那毒手摩什自峨眉开府不久,访问出二女踪迹姓名以后,虽找不到小寒山来,想起前仇和未来隐患,时刻都在留意访查窥伺。事有凑巧,谢琳杀死乌头婆孽子乌蛮时,毒手摩什正与魔女y四娘在外幽会,并未觉察。到送魔女回去,一听魔女姘头胡览说起谢琳相貌,并说还有一少女,只听问答,不见人影,便料定是他仇人,当时大怒,也追了去,路遇乌头婆败回。二妖人本来就是素识。毒手摩什问知仇人飞行途向,忙加紧追赶。

  妖光所照之地,任何隐身法也失灵效。哪知二女受了指教,先进后退,起初由北向南往前迎敌,末了却改作从东往西往回飞驶,神光飞行,无形无声,致使妖人并未追上。这妖人邪法已得轩辕老怪真传,极机警神速,又是y凶冥顽,丛恶如山。二女虽有神光护身,因是初习,功候尚浅,如被妖光照住,纵然不被所伤,也必被困。再如不知厉害,一现身出手,便不免于吃亏。幸而见机,没有穷追妖妇;如稍迟延,岂不正与相遇?

  那乌金云光已然追出老远,忽又由极远处飞将回来,势子比前更急,展布也更广大,天被遮黑了半边。似因扑空暴怒,光中发出极猛恶的厉啸。这时来路上晴空万里,片云不生,皓月明星之下,只见天边乌云万丈,弥漫遥空,中夹千万点小金星,彗雨流天,星驰电掣,向妖妇去路疾驶而过。晃眼之间,只剩极小一片乌金色的云影,没入青□杳霭之中,端的神速已极。

  二女虽恃神光护身,百邪不侵,见此猛恶声势,也甚骇然。途中只是回顾,原未停歇,一会便由大雪山起来,男人这东西,老娘也见得多,尝得多!什么chu的、细的、长的、短的、直的、带勾的、老娘都尝过。不过,还是你这东西最令我满意!差点把老娘撑死!”

  说著,激烈地摇摆自己的y躯,丰r上下剧烈晃动,大n子摆往她身体两侧,也随著节奏在剧烈上下摆动,如波涛般地一波涌著一波,一股浪过一股,流露出那深藏的y荡疯狂。在y荡浪媚的狂呼中,只见她越套越快,越磨越猛,越吸越强。却在y魔冯吾的无相无我的空无一物下,遇著克星。y魔冯吾现在的y肏功力已是越来越深,交欢次数越多j神越旺,可不会像别人的被这个y妇榨干。

  妖妇索不到丝毫元阳,反为y气反噬。加上魔屌顺套反不出的千变万化,风情万种,越发的勾魂慑魄。充满了艳和媚的眼波流转下,y魔冯吾已经感到了一阵阵的心醉。艳尸吃吃地笑起来,她闪动著眼波,红唇吐出了腻人的声音:“色鬼,你现在看到什么?”

  y魔冯吾盯著她,道:“我看到了一个发情的y妇!”

  艳尸微咬著下唇,使她的神态看来更加娇俏:“那你知道一个发情的y妇需要什么?”

  y魔冯吾道:“一个真正的男人!”

  艳尸的声音更甜腻:“那你还坐著干什么?”

  y魔冯吾的欲火急速上升,小心地把妖妇纠缠在自己身上的四肢松开,接著下身轻抬,只听“卜”的一声轻响,他那坚挺chu长的魔屌从妖妇的屄x拔了出来,冠紫棱锐,rj筋虬!

  艳尸确是一个尤物。每一个姿势,都把她美妙的胴体的种种诱人部份变得更诱人,鱼龙曼衍之际,y魔冯吾目为之眩,神为之夺。而艳尸则不断地变换著媚姿,每一个媚姿都和她风情万种的眼波,再加上艳尸那媚骨天生的玉体本就是一副强烈的催情春药,曼妙甜腻的声音相配合,把欢愉推向一个又一个,简直不可能攀登的高峰,一直到上触天际。荡人心魄的y声颤吟不断,樱唇中呼喊的那么y冶激情,欢呼声,听来也更荡魂蚀魄。

  y魔冯吾慢慢的滑动,以超人的x能力,每一次拉出就像是要把子g吸出来,让她的艳驱不断痉挛,一次又一次地把她搞得死去活来,而艳尸则在胯下不停地扭动娇喘,接受剧烈的前后,毒咒孽种,为狼毒的恶行辩护。伪言从欺心而来,心灵自会存有缺憾,一经截破,定必疯狂,不是残虐对方,就是啮心蚀骨。先天真气来自上丹田,最善攻心。金须奴这老畜牲就为毒咒反袭,无可自处而发狂,竟骤击绿云仙席,为y魔局部开放席围,任这老畜牲弹出云团之外,划出一条椭圆轨道,与冬秀交叉流转于g殿是为她好,或是一个歪理,纵使破绽百出,她也毫不思考,遵命而随。只是不可任她离身,否则就反悔或清醒的了。

  第百五十九节肏挖玄章

  千年蚌壳也真能宁神,尚幸那些y魔乃初凤以前自炼,虽然机智狡诈,终不如那诸天神魔飘忽若电,随人心念来去,毫无迹象可寻,初凤在蚌壳内回复了暂短的清宁。只惜过了y魔冯吾手,已暗藏杀机,楔入火绫红劫衣,更有宝珠为诱。今时今日初凤虽非如当年的渴求,却也是心底下的怀念,引动喜圣,情不自禁的串上玉臂粉腿上。蚌壳即是火绫红劫衣,绣嵌珠串,外看可真漂亮,似蝴蝶翩翩,实则要看是谁主蚌壳的一张一闭。y魔冯吾c火绫红劫衣之主,对初凤却成珠枷翼锁。蚌壳张处,初凤双臂从背後向前高举,双脚分撅,暴露出女体中最恼人的屄户,自由不再,任凭作贱了。

  对这狼毒的养娘,y魔冯吾也无鱼水之欢的心情,也不是因狼毒而忿恨。本来生於斯兮就势不两立,难邀仁心。无奈已是积恶深铭,要如春梦了无痕迹,实是有若挟泰山以超北海。不过志在大天玄章,必得用焚魂烤髓欲火熬丹采战功诀,削弱七圣,才能深入识海,挖出那近乎遗忘了的大玄天章。情是气血之动,气有馀便是火,所以情之所伤,皆属火热。七情已入魄,情灭则魄散,魄不散魔不消,本无可救,也仁爱不成。

  初凤为喜圣所主宰,也无觉於臂肩、肘、腕、腿弯为珠串紧锁,玉腿笔直的大大地张开。因喜气并於心,致心气涣散不收,神乱不聚,正好施用焚魂烤髓欲火熬丹采战功诀。此邪功是一种控制j神力量方面的奇术,是以後天真气化为力,可以任意控制他人的心神和意志,利用人的七情六欲上的感情变化,趁机读取他人脑中所想,偷窃他人的思维想法,又或是控制人的欲望。邪气越重,恶气越盛,j神力就越强。不过所需後天真力极多,对後天五行法身还未培育完成的y魔冯吾,不能不说是一个遗憾。

  此际对付j神失常的初凤,正好不费後天法气。挺起chu大、梆硬的rj顶在这美艳养娘那柔软紧闭r缝上。帮凶的慧珠很清楚地看见那gchu大rj,连青筋都涨得圆大,撑起似婴孩头颅大小的g头,chu如糙石,凸粒瘰瘰,却是艳红如血,缓缓地“没入”初凤那洁白柔软的平滑小腹下端的淡黑y毛丛中,不由触目惊心,勾起那捱过来的剧痛,惊异著初凤何以如此平静。

  y魔冯吾感觉著胯下绝色养娘那娇小紧窄的屄径异常地紧夹住他那chu壮的巨屌,箍得极紧。初凤的y道得蚌j元气而生,也天生紧窄异於常人,就像是一个尚未发育成熟的八、九岁女童,有著稚嫩而娇小的刺激。由於没有分泌润滑,顶进时艰涩无比,更有火热的反应。由於初凤神智丧失,只馀自然反应,少却中枢神经的制衡,其激烈处非常人可比。

  喜气发於心,心属火,火太过,甚则为狂,y户的火热,猛烈的收缩和痉挛,使紧紧压在初凤那一丝不挂、晶莹雪白的赤裸玉体上的y魔冯吾忍不住发出快感的哼声。乐极生悲,喜圣的反噬势必连类而及,只恐情之寒可以治喜热。寒出於水,水发於肾,焚魂烤髓欲火熬丹采战功诀,带入白阳真解的子支真气注入初凤肾盂,驱动恐圣。

  二圣碰,水克火,喜圣残。冰凉的冷水倒流屄道。恐气下,损伤肾气,而恐惧过度,下元不固,二便失禁,黏y从初凤双臀间喷溅,赤裸的胴躯急速地抽慉,遍体冰寒,冷得巨屌凝固。过凝则脆而易碎,恐圣肆虐,必以思之土埋以塞寒水。土从脾,经辰支真气助长思圣,填消怒圣。

  驱寒後,一圈密实的的屄膣不停地挤压著巨屌。重重地顶在花芯上的g头陷进了温暖舒适的包裹里。感到无法言喻的舒服畅快,不住地狠狠的抽c著,每一抽c均直达那敏感的花芯。销魂落魄的呐喊不断的从初凤的唇齿间叫了出来,扭曲的俏脸变得y荡妖魅,裸露的粉臀也摇摆得剧烈起来,爽得y魔冯吾死命地抱住初凤那竭力挣扎摇摆的粉臀,急剧地抽c著。

  过度思虑并於脾胃则气结,以致脘腹痞满,气流而不行,为昏瞀,为筋痿,为白y,y部胀得极为难过,像要爆发,是思圣之患,必木怒以制。木之怒圣源自於肝,受甲木真气添威,撕裂思圣,那又紧又窄的温暖屄壁转为蠕动。

  初凤却口中骂个不停,没命地挣扎。深遽的“花芯”深处迫切地蹭磨著那梆硬、滚烫的g头,使g头爽得震颤。那激烈的扭动使屄膣上层层叠叠的皱褶不断地摩擦著屌j,更加深了他的快感。兴奋得y魔冯吾飘飘欲仙。

  怒气逆并於肝,则呕血及飧泄,发於外为痈疽,是怒圣无所舒。庚支真气贯肺府,驱动悲圣。悲金破怒木,初凤从喉咙深处放出悲呜,更筑叠起y魔冯吾的乐子,使魔屌昂撬对攻,使初凤连眼角都迸出了泪珠,瞪著无神的大眼睛幽怨地望著身上的男人,发出尖锐的唉哟悲鸣,猛地剧烈扭动。y道内金坚r壁的刮擦出令人激痹,膣腔的狭窄带来的麻痹快感越磨越锐,盛极而慢下去。

  悲哀太过而并於肺,气消伤肺,则意气消沉,懈惰乏力。气逆为y缩,为筋挛,为肌痹,为脉痿,为血崩。至此五行痪散,无碍先天真气注入卵巢,唤出忧圣化悲圣。哀伤变得凄婉,重峦叠障般的皱褶蠕动起来,就像千百张小嘴一起饥渴的紧紧吸吮。

  疯妇知觉失灵,无阻於激烈反应,直非常人可效尤。魔屌感觉到一种从来没有过的火辣辣的酸涨滋味,有种电击似的酥麻并传遍了身体的所有神经。初凤的袅袅身子不住的打著冷颤,触电般地抖个不停,嘴角一下子张得大大的,双眼翻白,屁股也失去控制地颤抖。

  嘶喊得越大声,y魔冯吾的情绪就越兴奋。可怜初凤已魂不附体,无内防可言,给攻入体内的真气挑得元y亢奋,屄膣猛地一阵收缩,随後,就像火山爆发一样,一阵阵火热y滑粘的稠元y猛喷出来。又烧又热的yj直s不停,给用象嗦法撤底扫荡。忧太过,气凝於会y,损伤yj,狂洩後半昏半死。气乱矣,为不省人事,僵仆,久则为痿痹。

  元y尽,三尸无栏,先天真气上攻灵台,撩拨惊圣,痛彻中枢,痛得初凤浑身直流冷汗,接著胴体开始痉挛,惨厉的痛呼撕肝裂肺地发洩出来,眼中露出狂乱的光芒。y魔冯吾听到痛苦的呻吟,竟然获得了极大的快慰感,肏得初凤神魂颠倒,撕心裂肺,一声高过一声的凄厉尖叫,凄婉尖厉哀号充盈太虚,坠落九幽。

  痛惊则气乱,伤神脑,神无所附,动汤而散乱,惊悸不安,惊惶失措。心识深处藩篱尽撤,大玄天章一字不漏,更勾出了巧手灵龙的汉奸秘史,给与初凤一点残馀利用价值。y魔冯吾输入先天真气护持初凤一点灵识,以後要她笑就笑,要她哭就哭,要她疯就疯,至於欲生不能,欲死不成,丢尽巧手灵龙那恶棍的死面子,畜牲九族也难安。

  疯妇可就不知来日的苦难,原本惊呆般的表情冶艳妩媚,勾人魂魄!隐隐带著一种荡人心魄的异样魅力,有著秋後海棠般的凄美。那一身晶莹雪白的赤裸玉体上渐渐泛起一片动情的嫣红,屄x变得湿滑泥泞,渐渐有了本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