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0-162(1/2)

加入书签

  第百六十节y餽元婴

  爱是匡导,不是施令指挥,其分别是以谁的意愿为依归。假好心之辈必定不请自来,又盛气凌人,心不甘更情不愿,诸多不忿,乱搅一通,越帮越忙而无歉意。爆完y毒就打死狗讲价,回报所求之重,比天更高,比地更厚,纵使填其欲壑,也犹有馀怨。若拒之千里,更生仇死恨。其g源在假好心之辈内心是憎恶对方,却又在某些因素驱策下,不得不整色整水。

  真诚的帮忙是坦诚。y魔严人英直言轻云只凭青索仙剑占了二云席次,修为未能配合,是因当日伪改长眉祖师遗柬所致。事到现今,已陷入急流,肯退也无所退,不是转劫,就是冒进,一同修炼练大玄天章。轻云虽然落落大方,总想自己是女子,孤男寡女同在一起修炼,易招物议,先还婉拒。y魔严人英道:“修道人避什嫌疑?难得遇到这等不世良机,如何为这小节拘束,将它失去,岂不可惜?也不配列名三英二云了。”

  轻云本来就不是坚拒,自小已识向赵燕儿卖弄风情,深知女人生来就天赐了一个宝窿,本能就是卖给男人,只不过分别是零沽还是批发,当然少不免有所餽赠,或偷出点老鼠货,有大玄天章作嫁妆,简直福荫九族,甚麽青梅竹马也都抛诸九天云外。也知这小色鬼y遍前辈绝色女仙,自己这点姿色可不值得他打歪主意。轻云才自抬身价,是知自己遭劫,使三英二云之盛名蒙羞,他也脱不了干系,虽有祖师密旨可恃,也难塞众口怨尤。心里千肯万肯,就怕箇郎嘴不稳,诸多做作,就是没有拒意。

  y魔严人英更进一步情挑,目光盯在的脸上,正容道:“练这套大玄天章,我只以本身真元,经生窍,直通灵台,如此周而复始,助你修结元婴,等到心神合一,你会感觉出一股真元之气凝聚在丹田,能随你的意念而动。最重要的还是自身的顿悟,因为每一个人都有不同的情况,不同的心魔,别人没有任何办法来帮助你。所以你不要奢望可以从别人的处得到这种领悟,我能说的是,一切不用刻意去体味,水到渠自成!”

  轻云被这样看著,神情有些不自然,一抹桃红飞上了粉嫩双颊,更增妩媚,瞥了y魔严人英一眼,把头转了开去,不敢与他那色迷迷而又带有嘲弄的眼神相踫。羞红就是春意,当然不要等女方吐白,压力太大常会适得其反。

  y魔严人英看著豔红的俏脸带著几分羞涩,几分挑逗,更能勾起男人的强烈占有欲。凝视著秀丽的粉脸,慢慢地向艳红湿润的樱桃小嘴吻了下去。轻云竟忘了闪避,丁香小舌在半强迫半自愿下被吸入嘴中,与y魔严人英的舌头交缠在一起。一啜一字,把大玄天章从舌尖过舌尖的度入轻云意识。轻云究竟都是仙g道骨,很快就沉思在j妙的玄奥里。

  片刻,轻云猛的从领悟中回过神来,才发觉不知什麽时候,已被剥成一丝不挂。芳心「怦、怦」乱跳,被堵住的香唇出不了声,不禁连耳g子都羞得通红,如星玉眸更含羞紧闭,再也不敢睁开来,全身都没有了力气,真的只有娇赧无奈,含羞脉脉。

  y魔严人英把软绵绵的胴体拥入怀里,鼻中嗅到处子胴体特有的淡淡清香,似有若无,撩人心脾,不禁有些冲动,轻轻分开那丰腴白嫩的玉腿,露出那隐秘所在。看到那软玉凝成的腹下三角,一小丛乌黑油亮细致的茂密y毛覆盖著一条浅浅的细缝,若隐若现,两片娇艳丰腴的玫瑰色y唇紧紧粘合在一起,表明这里从未有人染指。见惯血盆大口的y魔严人英看在眼里,却另有一番风味,青涩的轻云竟另有一股诱惑力。

  轻云知道最羞人的事情就要来了,一张俏脸胀得通红,微微睁开俏目,看y魔严人英正盯著自已的隐私之处,感到那火热的眼神直逼自己的凹凸部位,变的异常敏感,有说不出的空虚,不禁羞意横生,芳心跳动。那里连自己也没有这样大胆仔细地看过,一阵躁热涌上了她的脸,又紧紧闭上了双眼,彷佛这样可以使自已忘记眼前的窘态。

  可是那诚实的屄膣却出卖了她的内心,不时渗出晶亮的y水,粘在微微坟起的y阜上。轻云此刻只能正羞涩地死死夹著大y唇,就是觉得一丝痒意,不住地哆嗦,忍不住悄悄的挪动双腿使劲蹭了蹭,谁知不但没有止痒,那又麻又痒的感觉反而更加厉害。

  y魔严人英深知未经开凿的蓬门必是受不住自己的傲世巨屌,暗运先天真气把chu壮的魔屌束幼,收细g头,才用手指轻轻擘开屄户,把g头进驻入那湿滑的大小y内,直至碰到那神圣贞洁的处女膜,才渐渐恢复chu大,撑满那湿润紧凑的娇窄屄口,不住地脉动鼓胀,待轻云慢慢地适应那强烈的撑压及屌屄间强劲紧黏的敏感磨擦。

  轻云已被刺激得y水不断涌出,两片y唇一张一合,缓缓翕动,被y侣的手触地方,虽然麻痒稍减,但传来阵阵热力直达屄内深处,化作一股温暖而麻痒的火燄那种难过之感就越强,彷佛千万只蚂蚁一点一点的咬噬上来。整个娇躯都酥软得娇慵无力,柔若无骨,被这又酥又痒又烫的感觉冲的渐软渐浮,再也支撑不住,摇摇欲倒,像是一种莫名的渴求,忍不住从鼻子发出闷哼似是幽怨,又是难过的发出喘息声:“哼~~嗯嗯~~”。

  内无拒斥,正好是大玄天章心法真气的通达无碍,一阵一阵的从g头输出,经屄x渡往会yx窍的「海底轮」去。未经人事的轻云哪里受的了这样的刺激,就像身体里有一把火在烧,忍不住便要叫出声来。尾闾的一波波刺激让轻云浑身不断的颤抖,不安的扭动起来。y魔严人英的手指游走她丰臀的每一寸肌肤,挤压著弹x的臀r,轻云的呼吸开始急促起来,臀部的肌r紧绷,在不断轻柔的爱抚下,她的臀部肌r逐渐松软,可将手指探入缝隙之中,摩导会y的元气窜入膏肓,燃烧屄x。

  当膣r也炙得若熔化了,y魔严人英才慢慢的把巨屌压入。处女膜为火热的真气炙软,魔屌的穿透并未给予多大痛楚,挺硬温热的屌j将屄x塞得满满,也贯通了「生殖轮」的关窍。轻云忍不住嗯哼出醉人柔腻的娇喘,一波波快感不断的冲击著她的花芯,不受自己意志控制,越来越急的分泌出大量蜜汁。

  那只魔手彷佛带著一股电流在她那娇嫩细滑的敏感小腹上抚深邃的香脐,痒酥酥的感觉再钻到「脐轮」下丹田处。从小腹升起一股异样的热气,觉得脸上热血上涌,烫的厉害,喉头发乾,x部发涨,两颗r头硬的挺立起来,粉脸越来越红,鼻中发出低低的「嗯、嗯」声,回应著y魔严人英的动作。

  一股酥麻迅速导入心房,x口有一把大火在炽烈燃烧,压力使r房也像被火燃烧一般发热。在赛雪欺霜的肌肤上挺翘著的一对呈完美的桃子形状的r峰虽是小巧玲珑,看起来却涨大了许多,原来两粒小小尖尖的嫣红r头则亭亭玉立,成长为晶莹殷红的r芽,俏皮的向上挺翘,搏动起来,充满青春活力,不受控制般向上弓起,并渴望被用力的搓揉,像是把自己娇贵的r峰主动送到y魔严人英嘴里一样。软绵绵的触感,再加上处女的幽香在y魔严人英鼻孔钻来钻去,引得y魔严人英几想开怀狂肏。

  中丹田的「心轮」为天地的关隘,主上下二气的浮沉升降,及融汇,紧要处是两个r房间的绛g窍x。y魔严人英俯下身去,先是用舌头仔细的舔弄膻中,双掌分别对整个r峰捏搓,将峰是个中年丑道姑,再一细问相貌衣著,断定是夏三娘无疑,不由大怒,立纵遁光,照村人所说方向追去,被诱入阁楼下的山洞,内藏淡淡的迷阳香,无色无嗅。燕儿耽搁久了,遂为所迷,丧失童贞在奇丑陋妇屄内。

  妖妇贪燕儿俊美,道基颇厚,思效宝相夫人之鹣鲽双飞,未竭泽而渔。却为轻云太乙神雷的强劲所震惊,慌忙逃命。赵燕儿也被神雷也震醒,情知仙道已毁,留下终生笑柄,转劫也难洗今朝之羞,惭赧欲绝,一味朝前猛追,誓要诛杀妖妇。轻云虽卖身与大玄天章,对旧日情郎的另结新欢,还是心酸酸的醋意翻腾,更无奈的横刀夺爱者竟是如此痴肥貌丑,令自尊心也受凌辱。心知燕儿不欲揭破其私隐,扫伤颜面,也相对难堪,只得远远吊随。

  妖妇也不是惧怕燕儿,却为轻云的神雷威力骇得魂飞魄散,回头见轻云在後方远处,不得不忙命飞遁,不料遁光太快,穷追已远,前面便是幻波池。y魔早已在y肏之际,在轻云体内伏下先天真气,描述行踪,怕轻云孤身误入,化出当日轻云诛妖屍谷辰之女仙外相,告以黑伽山落神岭正与昆仑门下共谋攻打幻波池。这一延迟,使轻云来不及阻截燕儿。

  妖妇与艳屍玉娘子崔盈本不相识,自从上次旧巢x中漏,行踪原极隐秘,偏是所居荒山恰当由川东去往依还岭的途间,空中时有妖人来往,传递了妖屍口讯,说是仰慕妖妇的采补之术。妖妇急难来投,初次入池,下落时更是慌张,瞥见树叶如刀,又密又长,gg直立,急忙中不暇行法将树枝揭起,径直由密叶之中穿波而下。势再一猛,池面头一层的树枝首被妖光扫折了一片,嚓喳连声过处,现出一个丈许方圆的大洞,穿入之处恰又在池的中心,灵泉水光立即上映。燕儿本觑准妖妇遁光急追,和妖妇几乎首尾相衔,不知当地便是幻波池,一心防备妖妇遁脱,也往水中穿去。

  当时正是丑末时分,暮春日长,东方已略现曙色。依还岭四围仍是环绕著本来的穷山恶水、危崖大壑。内里却是灵山仙境,迥绝凡间。英琼连日勤於用功,久已不曾选胜登临,这时夜课完後,一时兴起,飞升崖:“妖屍劲敌相次入洞,时机已至,可以去了。”

  轻云却说:“事应夜间,此时尚早,欲速不达,早去恐无益。”

  圣姑禁法要是如此轻松,早已池破宝空。妖屍只窥一鳞半爪,胡乱调度,才支右绌。後来三人若非志在偷袭妖屍,真可顺利盗宝。y魔殖有玄胎於妖屍身内,岂能容其受损,更熟悉池内一切机关,只须暗中发动,内里重重埋伏,具有无穷妙用,外人至此,多神妙的隐身法,也难全掩形迹。三人才迈近妖屍,立生反应。

  妖屍正与辛、沙二女恶斗方酣,没防到此,闹了个手忙足乱,不由急怒交加,心恨仇敌刺骨,顿生恶念,竟将五遁禁制一齐发动。後天五行禁遁互为生化,上下四方俱是戊土真气紧紧挤压,戊土神雷似雹雨一般打到,身外宝光飞剑均受紧压,寸步都难移动,卫仙客等五人立被困住。

  燕儿被困处,恰与卫仙客等邻近,遂被波及,忽然情势大变,险到万分,虽仗妖屍不是专心对他,又有护身法宝飞剑和本门太乙神雷,不致遽危生命,但时候稍久,便难支持,知道再不求援,命必难保,迫不得已,方始传音告急。妖屍本心不想伤害燕儿,只因应变仓促,未暇顾到,对燕儿尚恋恋不能忘情,竟在应敌百忙之中,特地倒转禁法,将他移往北洞水g,困入方塘以内。

  静琼谷三女听到燕儿法牌求救,略说被困情景。这一来休说英琼,便轻云也忧急起来,立向癞姑作别,往幻波池飞去。各将身形隐起,飞临树上一看,果空出一个大洞,水已不流。只见池底广场若砥,石色如玉,五色洞门五方环峙,倒有两洞门开。那是圣姑昔年为了异日诛戮妖屍预留下的妙用,内里埋伏一发,外面洞门便按五行生克变化微微开放,後来的人若是得知洞中底细,便可按图索骥,循径飞入。久在洞中的妖屍因元神仍受极微妙的禁制,对此仍是茫然。此时以为劲敌入,洞口已经全行封闭,所有妖党俱在一起,正以全力对付敌人,所以洞口内外空无一人。

  英琼尽管知道洞中禁制和妖屍的厉害,更眼见易静那等法力尚且失挫,仗有双剑合壁和定珠等至宝,仍是胆壮。轻云却较持重,认为似此明张旗鼓径直飞入,终非善法。无如英琼x急救人,以为正是良机,大可乘虚直入,当先飞了进去。轻云既防她一人势单,又看出那是上次李宁封闭的洞门,反正不及阻止,便把遁光加急,紧追进去,与英琼做一起。晃眼已到内洞入口。耳听风雷之声甚是激烈,隐隐自内传来。同时前面也有石壁阻路,无可再进。

  这地方甚是广大,壁色青紫,作两半合拢,形式恰似肝叶,甚为平滑,当中微凸,隐有无数血点,上面另有一条长约丈许的石笋,贴生两半之上,不似西洞石壁的磊砢四出。仗著有前番阅历,英琼居然悟出机关是在那g石笋上面,试把石笋往外一扳,却丝毫未动。耳听洞内水火风雷交响之声越发猛恶,英琼情急之下,势又不可用法宝飞剑毁损,猛运玄功一掌击向石笋头上。无意之中,竟将机关触动,一片轰隆之声,石笋立往壁间陷入,现出一条甬道。二女虽觉不是以前出路,但知洞中门户秘径甚多,又此外无路,更不寻思,一催遁光,便飞了进去。

  晃眼飞进二三里,见尽头之处似有两个左右相向的圆门。门在壁上,一青一紫,宛如墙上画了两个圆圈,无可进入。英琼忽然瞥见石壁圆门中心微微起伏,凹凸不停,青光隐泛。情知有异,分明是入口为禁法封闭,并非真门。木遁青色,正好用这次新得的圣姑法宝太乙玄戈试它一试,能破更好,不能也自无害。也没和轻云说,回手从法宝囊内取出一柄五寸来长,银光耀眼的小戈,往青门上一指,戈头上立有一股极强烈的白光,电一般往门中心s去。门心青光忽然大亮,一闪即住,跟著青雾飞涌,门便现出。

  就这眨眼之间,猛听霹雳连声,由门内飞出一幢乌云。内中裹定一个披头散发,赤足裸背,身笼青气的美女,正是沙红燕;後有另外三男一女背向而立,各有宝光护身,其中一男一女正是卫仙客和辛凌霄。一个发出无数青芒,一个发出大串碧火星,雨雹一般往身後来路打去。猛又听一女子狂笑之声,紧跟著由紫门内飞出一个美妇人,如论容貌,比起先逃的沙、辛二女还美得多,神情尤为妖艳,是妖屍无疑。

  沙红燕左手向後连发y雷,右手掌中还握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