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168(1/2)

加入书签

  第百六十六节苗女冤情

  这日甄氏弟兄同了石完由外面回山,偶然同习地行之法,直达金石峡口。石完人在地底,照样能由土石中透视三丈上下景物,忽听上面有破空之声飞落,看见妖僧韦秃在峡口外向里窥探,手里拿著两面妖幡,掷向峡口之外,忙口喊:“妖僧现在上面闹鬼,师父快来!”

  南海双童连忙传声发出警号。金、石领诸人纷纷赶出,各将二十六口修罗刀,合成五十四道寒碧刀光,一齐夹攻。妖僧因大劫应在日内降临,心存侥幸,原意欲择神木剑兵解,不致损害元神。发现敌人竟持有异教中至宝修罗刀,越发心寒,哪敢恋战,取出火云冲,化为一溜火星,电射逃去。

  众人看出峡口邪气隐隐,金蝉首先用太乙神雷打将过去。立时两幢黑气突升地面,内里裹著好些通身赤裸的血人,一个个身材高大,相貌狰狞,带著极浓厚的妖光邪气,向众人扑来。众人各发太乙神雷夹攻,立时消灭,化为乌有。云九姑姊弟见了残馀妖幡,知是赤身寨妖人所炼,专杀敌人神魂的妖幡。

  第二日早起,众人忽听外面轰的一声大震,天鸣地撼,四山齐起回音,遥望妖僧凌空厉声大喝,说是此来专寻严人英斗法。众人见沙石惊飞起数十百丈高下,残花断枝飘洒如雨,不禁大怒,便同赶出。妖僧扬手便是一蓬黑色烟网,众人几被裹住,金、石二人的玉虎金牌立发出千层祥霞,百丈金光,将妖烟冲散。石生心中恨极,一面发出二十七口修罗刀,一面双手连发太乙神雷,头上金牌金光万道,连人带剑光金山也似的一齐冲去。鲧珠严人英也觉妖僧性太凶毒,不应放走,也把祥光放起,追上前去。下馀诸人更剑宝齐施。一时宝光、剑气上冲霄汉,电舞虹飞,满空均是雷火布满。妖僧虽然精於邪法,本意只为求死在神木剑下,还有法宝却难以动用,没奈何,只得仍用火云冲逃走。口中大喝:“你们休要倚众逞强,有本领的,随我到赤身寨去见个高下。”

  众人本恨他不过,又听九姑姊弟说起妖僧欲借众人飞剑兵解之事,存心与他为难,再听一说赤身寨,越发有气,同声大喝:“今日上天入地,定叫你形神俱灭!兵解二字,直是做梦!”

  金蝉留下九姑姊弟和韦蛟守洞府,由七矮率石完追去。妖僧虽然飞遁神速,仍被追了个首尾相衔。追到滇他上空,眼看两下里相隔只三数里,转瞬间即将追及。妖僧这一横心,便把苦练多年,准备转世应用,以前不曾施展的邪法、异宝,拼著葬送,相继施展出来。所炼阴雷均具分合化生的妙用,晃眼便成了大片雷山火海,猛烈异常。

  甄易兄弟和石完藏身九天十地辟魔神梭之内。梭头上精光电旋,无数飞钹夹著风雷之声纷纷打去。又在神梭旋光小门之内不时现身,各用法宝、飞剑、太乙神雷助金蝉、石生、鲧珠严人英夹攻,在千寻雷火之中此冲彼突。刚刚合力将它破掉,第二批又发将出来,简直不知多少,消灭不完。

  斗到第四日天明,忽听遥天空际起了极凄厉的啸声,随见几线赤光带著大片黑气,铺天盖地而来,现出两个妖人,正是赤身寨门下。当头一个首先发出一股其红如血的妖光,神梭似被胶住。甄、易四人见状大惊,恐有疏失,忙将法宝、飞剑收回,又把太乙神雷连珠般发将出去。妖光虽被荡散了些,但是随灭随生,其力颇大。

  另一妖人朝金蝉、石生、鲧珠严人英三人飞去。邪法本是专门污毁法宝、飞剑,妖光沾身必死。妖人更善滴血化身之法,就被敌人困住,只要稍微咬破舌尖,手指飞出一片血光、立可幻形隐遁。金蝉看出来势猛恶,一面发出霹雳双剑,一面和石生分别指定二十七口修罗刀,在玉虎银光护身之下,飞身迎上前去。

  妖人做梦也未想到,对方俱是正教门下,竟会持有左道中最厉害无比,专戮妖魂的修罗刀。等到身被大片寒碧刀光裹住,所发妖光又被玉虎银光冲散,再想幻化隐遁,已是无及。修罗刀的寒碧精光裹住妖魂略微一绞,便形神皆灭。另一妖人见状胆寒,急怒交加,忽听癫僧传声催走,说道:“我的神雷已经发完,仇人厉害,再不见机,万无生路。”

  妖人只得强按凶野之性,恰值一道寒光由斜刺里飞来,就势将手往上一迎,断了一条手臂,血光略闪,分出一个幻影化身,人便隐形逃去。妖僧自知大势已去,天劫将临,只隔半日,逃与不逃均无活路。略一迟疑,便被众人破了残馀的邪火、神雷。鲧珠严人英祥光飞将过来,将妖僧罩住。

  人终借命,妖僧一面奋力防御,周身青光黑烟乱爆如雨;一面口中不住哀求:“我近年为御天劫,方始倒行逆施,以前实在无什大恶,云氏姊弟并无伤害,望祈道友大发慈悲,怜我修为不易,请用神木剑赐我兵解。此去投生,定当洗心革面,改邪归正。”

  此时除他易如反掌,毕竟严人英虽然前生今世饱受针对,郁藏戾气汹涌成暴,却不敢明里行凶,见他如此哀求,手上一慢,祥光未再紧追。石生毕竟是石洞中裙带下温室长大,从来未经劫火,见妖僧含泪哀求,心越不忍,先说道:“妖僧除刚愎任性而外,实无大恶,你就依了他吧。”

  鲧珠严人英的祥光已覆盖弥远,觉到刚才遁走的妖人,去而复转,筹思借刀杀人,免受针对,先将祥光收去,料妖僧为求命,必有不利妖党之言,待妖人行诛,自己可免麻烦。韦秃还道转祸为福,向众人合掌说道:“多蒙诸位道友恩宽成全,感谢自不必说。诸位道友方纔所杀乃是赤身寨主列霸多门下三凶之一。便逃走的一个,邪法也极厉害,此事必不甘休。他们都善隐形飞遁之法,来去如电,诸位道友法力虽高,却无什机心,微一疏忽,便易受人暗算。列霸多还有一件最厉害的法宝,名为七煞乌灵神刀,最是阴毒。如受暗算,当时伤处并不糜烂,但是毒气潜侵,至多百零八日,便是功力多高的有道之士也难活命。只有陷空岛冷云丹和万年续断、灵玉膏可转危为安。诸位道友倒有二人面带凶煞之气,事应不久,务请留意。”

  金蝉接口问道:“陷空老祖叛徒郑元规,可在赤身寨麽?”

  韦秃说道:“他是妖人认作传衣钵的门人。自从峨眉一败,怀仇至今,现正日夜祭炼法宝,欲报当年之仇。贫僧话已说完,时机已迫,请上仙赐我神木剑兵解吧。”

  鲧珠严人英见旁隐的妖人竟任韦秃把话说完,已无可推托,毕竟不愿污了自己的神木剑,无奈化成一道青光慢下来的飞出手去。忽听厉声大喝,韦秃已先身首异处,一条身绕青光的黑影一闪不见。就是无什大恶才两头不到岸,神鬼两方都不容,难求善终。

  金、石二人发动,已慢了一步。法宝、神雷只消灭了一个赤红如血的妖人影子。众人本就要寻郑元规除害,便把遁光合而为一,结伴同追。沿途,妖人屡次忽又在前面现身,等到众人大怒追上,将妖人用宝光罩住,妖人又化为血影而散。众人越发愤恨,如何肯罢,一路往南疆追去。

  南疆回环二千馀里。四外丛山峻岭,环拥若城,壁立千丈,无可攀折,最险峻处连猿鸟也难飞渡。内里乱峰插云,冰封雪压,亘古不消。峰腰以下榛莽怒生,籐树纠结,毒岚恶瘴,到处弥漫,人一近前,便要晕倒。再不,便是童山不毛,赤崖矗空,流金铄石,奇热如焚,不论山石地皮,都和烙铁也似,还未走到最热之处,人早热死。

  赤身寨便在山後深处盆地之上,红河西南,乱山环绕之中,为滇缅交界最险恶之区。一座大约百亩的峰巖,高只二三十丈,通体孔窍玲珑,满布洞穴,孤零零平空自地突起。隔著好几百里的森林,黑压压把地面盖住,极少遇到天光。连近山蛮人都永无一人敢於犯险走入,自洪荒开辟以来永无人迹。再说也非人力所能走进。乱峰环列之中,瘴气弥漫,凝聚成一片极广大的彩云,覆盖大片盆地之上,离地约有十来丈高下,方圆达数百里,风吹不散,望如繁霞,终古不消。常人固是沾身必死,便是有道之士,如非法力真高或是先有准备,照样中毒晕倒。

  此是各派妖邪所居寨子中的第一奇险。

  鲧珠严人英心灵上忽起警兆,料是妖人在暗中窥伺,便用传声暗告众人,自己表面假作考验近日剑遁功力,离群独飞。金光祥霞飞涌中,一个妖人才指出一道其红如血的刀光,已为祥光罩住,一声惨叫,形神俱灭。正料妖人不止一个,前面厉声怒骂说:“峨眉小狗,又杀我一个师弟,仇重如山。我不再暗算你们,如有本领,敢去我赤身寨分个高下存亡麽?”

  声如狼嗥,甚是狞恶,听去若远若近,十分刺耳,也不再现形影。众人因忿敌人阴毒凶横,决定追去。合则力强,分则势孤,千万分开不得,於是又把遁光联合一起。

  飞行神速,不消多时,便越过前面高山,到了赤身寨边界。众人隐了遁光斜飞过去,更觉瘴层若仙云饵地,繁霞丽空,越灿烂的事物越是剧毒无伦。因深知毒瘴厉害,不去冲动那片瘴幕,只顺山径,由彩云之下绕将过去。瘴云之下却是山形险恶,峻岭冰峰高出天汉,阴寒刺骨,半山以上草木不生,所有山石沙土均是红色。半山以下气候炎热,草莽乱生,上面多带毒刺。奇石磊砢,险峨难行,沿途不是深沟大壑,病气蒸腾,便是森林绵亘,丛菁阻路,俱都光景黑暗,不见天日。

  沿崖一转,忽见清溪映带,全是一派灵淑清妙之景。比对那蕴奇毒的山岚恶瘴中,越觉灵景天开。石崖上面一片狭长平地,现出两间用新竹子建成的茅舍,竹色依然苍润欲流。屋前石上高立著金色雄,也比常见的要大几倍,生得朱冠锦羽,钩爪如铁,目射金光。壁上大小洞穴密如蜂巢,处处嵌空玲珑。

  茅屋侧面,在大片黑石上辟有水田数亩。田中种著尺许长的苗秧,看去似稻非稻,稻尖上各有一粒绿豆大小的红珠,清风吹动,宛如红浪。稻并无根,偏能直立水中,行列整齐。靠近前面崖口辟有两条水路,大股清泉宛如银蛇,由山下清溪中蜿蜒急驶飞来,朝著相隔十数丈高的危崖逆行上窜,顺著水路归入石槽,水势立归平静,一片澄泓,直注田中。另一水路在斜对面,顺石槽,往临崖下飞泻。两条玉龙此去彼来,上下飞舞,追逐於青山碧崖之上,是法力引得山中灵泉上下交替,专吸癸水精华。

  石完好看好玩,伸手便抓。谁知手才挨近,苗秧随手倒了一大片。梢尖上的红珠,凡是倒在水中的全都爆裂,当时闻到一股异香。一连串叭叭之声响过,一倒便沉水底,随著泉流往崖下驶去,晃眼都尽,只空出了丈许大小一片水面,齐齐整整作六角形。

  忽听呼呼风声,一片锦云带著两点金光,已经凌空朝石完扑去,正是先前所见金,来势猛烈异常,动作神速,爪喙齐施。石完又觉那好玩,还想将它捉住,微一疏忽,竟被爪尖划了一下,当时又痛又痒。一著急,便往地下钻去。那又向众人扑来,众人正待行法禁制,猛想起:“众人已然隐形,此怎会看出来?”

  鲧珠严人英在旁看出石完彷佛受伤,刚将祥光放起,忽听娇呵:“阿晨!”

  声甚清越。那闻呼,似要飞走,但已被祥光困住,急得在光中不住怒鸣,挣扎乱飞,只是冲不出去。同时又有一条白影,宛如银星飞坠,由危崖顶上直射下来,快到众人头上,刚看出是个高才二三尺的白猿,忽然一个转折,往茅屋中飞去。随听先前唤女子的口音说道:“我有正事,不能出见。阿晨无知冒犯,你那同伴已然受伤。此爪有奇毒,快将他寻来,同到我家相见吧。”

  众人听口气不恶,将石完唤出一看,伤处已然紫黑了一片,说是有些痒痛,尚不妨事。痒痛是体内机能自动修补的反应,蒙古大夫以止痒痛为医,实是助长毒患,抑抗修复功能。鲧珠严人英便收了祥光,放走金。众人也把隐身法撤去,同往茅屋走进。

  屋只两间,地铺草茵颇厚,当中草茵上有一女子席地而坐,年约二十来岁,穿著一身黄葛布的生蛮装束,玉肤如雪,身材甚是秀丽。只是满面伤疤,乍看面貌十分丑恶,可是头上秀发如云,双肩玉削,肌理细腻,骨肉停匀,分明是一个美人胎子。稍一注视,便知以前貌极美丽,只是伤痕稠叠。山女开口便向石完道:“真难为你,居然受伤之後还能行动,我叫阿晨将毒收去,医好再谈吧。”

  说时,那只金已随後赶来,闻言昂首张目,怒鸣了两声。山女忽把面色一沉,似害怕,忙即飞起,张口咬住石完伤处,微微一吸,便紫黑尽蜕,石完觉到痛痒全止。众人见山女毫无敌意,笑问:“道友怎看出我们形影?”

  山女答道:“诸位来时原未看出,因听有人说话,用昔年师父晶环查看,才知来了多人。塘中所种乃大清仙界飘坠人间的灵草,名为朱萍,又名辟邪珠,专破毒岚恶瘴。另外更有一种灵效,尚难言明。因此草乃太清灵气所锺,品最高洁,必须灵泉活水始能长成,人手以及寻常金铁全不能近,近则立毁。所幸种得尚多,还敷足用。否则对头邪法炼成,便更难制了。我在此苦守多年,已有两甲子未见外人。行将离世的苦命人,本不想与外客相见。因见来客个个仙骨仙根,道法甚高,也许能够助我一臂,不知诸位道友姓名、来历,可能见示麽?”

  众人见山女一身道气,料是修炼多年的散仙,俱想由她口中探询妖人的虚实。便由金蝉略说姓名、来历。山女闻言,立现喜容道:“诸位道友可是奉了师命,来除列霸多师徒的麽?”

  因主人的苗人装束,众人不无顾忌,并未告之来意。及听这等口气,来意又被道破,不容否认。山女喜道:“我名云萝娘。除害的心意却和众位一样。因为本身孽难未满,不能随意行动,隐忍至今。赤身寨埋伏重重,禁制厉害,更有妖法祭炼而成的瘴毒之气。那冤孽炼了极厉害的毒蝗和血河妖阵,我才冒著奇险,去往先师藏真之处的万丈寒潭之下,将玉藏多年的朱萍仙草取来,开出一片水田,行法布种。妖孽本来也不知此草用处。直到去年,此草刚出水面,妖徒郑元规无意中经过,深知它的灵效。同时他又发现崖壁洞穴中所养来专杀各种毒虫的千年火雕。妖孽昔年与我原有此後永不相犯的誓约,不肯失信亲来。妖徒前来寻事,均仗法力灵符禁制防护之下,由火雕将其惊走。此雕本来就是毒蝗克星,再要吃了朱萍灵实,威力更大。也是天地间的恶物,万分猛烈,一旦长成,口能喷火,便难驯服。惟恐在喂那萍实之前稍微疏忽,被其逃走几个。而且妖徒凶顽诡诈,万一来此暗算,一个照顾不到,後患无穷。必须有人相助,才保无害。难得诸位道友到此,不知可能相助麽?”

  众人一则同仇敌忾,又都好奇,便问如何助法。萝娘笑道:“到时只要用那祥光凌空防护,不令分我心神,便可成功。话须言明,我虽不是妖邪一流,但本门法力一向隐秘,有好些处不能使外人看见。只请诸位候到今晚子时,飞空防护,如听叫,便成功了。”

  众人一想,话颇有理,也全答应。萝娘更饱含深意的道:“列霸多虽然习练魔法时受了魔头反应,僵坐寨中,本身不能转动,但邪法反更厉害。近年又收了一个郑元规,元神可以附身为恶,来去如电,幻化无方,威力更大。所炼毒瘴、妖刀无不厉害,尤其中洞乃妖孽多年枯坐之处,肉身所在,深居地底,防御更是周密,有两件最厉害的法宝均在身上,可惜无人能近。否则,休说伤他肉身,只要将法宝盗毁,立可灭去他大半威力。”

  石完见萝娘说时曾经看他好几眼,不禁心动,自持身禀灵石精气而生,除遇三阳真火、乾天灵火、极光太火而外,任何邪毒均难伤害,又精地行石遁之法,万丈山石均可通行自如。闻言跃跃欲试,准备由地底深入妖窟,毁那肉身。

  因萝娘要到今夜始能行动,众人便不去扰她,由白猿引导游览全景。从崖顶遥望赤身寨那面,邪烟瘴毒越发浓厚,杀气隐隐上冲。等到月上中天,回顾白猿、石完均不在侧,以为石完贪玩,被白猿引往别处,岂料是被萝娘故意暗令白猿引往妖窟去。

  眼看己到子正,随见下面环著水田,蓬蓬勃勃起了一片彩烟,转眼布开,高升数十丈,连崖带田一起笼罩在内,烟中景物一点也看不见。众人因知事关重大,各隐遁光飞空防守。约有个把时辰过去,只听烟中萝娘连声娇叱,群鸟鼓翼之声有如潮涌,不时夹著几声鸣。隔不一会,便见白猿飞来,用手连比,说石完已独往妖窟,不禁大吃一惊。

  随即异声起自遥空,一片碧绿色的暗云,由赤身寨侧面高空中潮涌而来,内中裹夹著大片灰、黄、赤三色火花和四、五条血也似的妖人影子。又听萝娘疾呼:“诸位道友,速用法宝将四边挡住。下面云网如无动静,便不妨事;如有冲破,请先代我堵住裂口,断他退路,再行诛杀,以免受他暗算。”

  众人立即应诺,将飞剑、法宝纷纷放起。鲧珠严人英放出祥光,紧附云网之上,更为防万一,即传讯阴魔。刹那间阴魔先天法体入代,注入先天真气。双方刚一接触,众人太乙神雷未及发放,来敌已为云网所伤,不战而退。萝娘惊喜道:“道友道法如此神妙。由严道友一人在此护法,过一昼夜,大功便告成了。令高足石完现正深入妖窟,已快成功,可速往救应。”

  众人本就惦记石完,当时一同往赤身寨追去,留下阴魔严人英代为护法。萝娘说:“再有三数日,元神才能复体重生。时机紧迫,惟恐妖人也在此时复原,更是难制,只率一拼。”

  阴魔严人英见萝娘胚胎艳绝,色心顿炽,要用无相心法助她一臂,萝娘肉体立可复原。萝娘知此举颇耗行法人的元气,未敢出口求说,闻言大喜拜谢。

  有求於人,无可避免要开放一切关防受法,有如肉俎砧板上,俯仰由人,当然以施法者自己的利益为最高依归,甚至心死由心。如此娇娘落入阴魔这淫魔掌中,哪还留得原璧。阴魔功力日高,正是衣食足知荣辱。那不是人格高尚了,只是用不著那些低品味的恶行恶相去求,竖起幡杆自有鬼到,主奴势易矣。摆出拒人千里的假像,实是自抬身价,使趋炎附势之愚蒙,接踵拥至,自命为镀金,实是任由择肥而噬。卑躬屈膝才求得自动献身,却奉为至高无上的荣耀。

  这就是剥削邪经的物竞天择,强调名誉的价值,非人力所能换天。名归处,得天下英才而教之,一乐也。乐得可以惫懒到误人子弟,由英才凭自己资质优胜会试,容师辈窃据名誉,好比坐地分肥。更诸多借口,谎言夸大外务,要小班教学,实是为保存那过份劫掠公帑的金饭碗。

  阴魔严人英的後天元胎尚在崔盈腹中,必须假手於人,以萝娘一生只曾与列霸多合体,旧情无有替代,到大劫关隘,必然有所影响。定须夺其贞洁,尝到性爱的欲生欲死的奸淫至境,悔觉作日之非,才能弃妖人之如敝屣,发动其最毒的妇人心。

  祥光一照,先天真气勾动意识,强化列霸多的厉害,长他人威风,抑挫自己志气。印入幻觉:其恩师是铁伞道人化身。铁伞道人见萝娘从小好道,人又长得美慧,一时乘兴,收作女弟子。师祖连山大师知她夙孽太重,仍想勉为其难,算定所有前因後果,留有锦囊与几处遗偈留音,指示机宜。现在是否孽消难满,要看能否求得催生大法,易骨炼髓,赶上时日,才可除害。因妖人炼有小诸天不死身法,萝娘肉身仍要葬送,与之同归於尽,但元神转世,立可成道。给与箩娘心灵上无尽压力,非哀求眼前人不可,除此别无生路。

  萝娘疤痕退尽,娇颜回复,重现自信,也颇伤感,得知严人英是她恩师之子,有著隔世师姊弟之亲,更不避疑,存心勾引,揽伏在阴魔严人英肩上,哀恸痛哭,自言七岁从师,到十九岁上便遇蛮族中的美少年列霸多,双方一见倾心,便结为夫妇。哪知列霸多狼子野心,拜在对头妖人门下,为盗一部道书,将萝娘全家杀死,萝娘仅以身免。最後萝娘暗用师祖灵符,使列霸多走火入魔。列霸多要终年炼那肉身,无心远出害人,约定两不相犯,等肉体复原,再决存亡。不久,萝娘也走火坐僵。

  求人哪儿有什尊严,萝娘厚著面皮,搂抱得紧紧的,把涨噗噗、软绵绵、热呼呼的肥大丰满的乳房压著阴魔严人英胸膛,,祷告似的呓唤:“难女也知残花败柳之身,有辱贵体,请看在恩师份上,怜难女一生坎坷,赏赐难女一肏,使难女不致沾辱师门,难女定感恩载德,永世难忘,来生也结草衔环而报。”

  阴魔严人英当然自抬身价,只怜视不语,更是无声胜有声。萝娘不见拒,也知自行主动,撕下女性的羞耻之心,先脱得赤裸袒逞,再为箇郎宽衣解带。

  第百六十七节淫激僭能

  这个蛮女云萝娘可真是蛮族的精华。经过两甲子僵化,肌肤还是如此的细腻滑嫩;曲线还那麽的窈窕婀娜多姿;小腹还是那麽平坦嫩滑;肥隆的阴阜上长一小片光亮的短亮毛,性感迷人;粉臀是又圆又大,玉腿修长。令人蚀骨销魂的胴体保养得丰润滑腻,一双丰满鼓涨的乳房白得如雪如霜,高耸挺拔犹如两座山峰嵌在那向内削入的峭壁上,打横伸出,把她那一副丰满的胴体,完全衬托了出来。容貌恢复娇艳後,那水汪汪、亮晶晶的媚眼满含春意,勾人心神,一团烈火那样的灼人心弦,充满苗裔风情。虽然显得丰腴了一些,却显示出一股成熟妇人的风韵及媚态,更性感撩人。

  尤物!尤物!真是世间难见的尤物!有这样的尤物赤裸裸袒逞侍候宽衣,魔屌当然昂首示威。见色不举的不是无能,就是对佳人的极度侮辱。佳人跪下为箇郎脱到下装,阴魔严人英从上看下去,一双纺鎚饱涨雪白的大奶子撑得圆鼓,挟著深窄的乳沟,更显得绯红色奶头的挺立。光是眼睛的享受就冲动得魔屌欲爆,表达出这苗女有著性欲的狂热机能。对如此妙人儿决不可操之过急,定要使她得到欢爱乐趣的最高享受,不由她不永远爱恋著你,痴迷思念著你。

  跪下的萝娘触到狰狞的魔屌,全身好象触电似的机伶伶地打著寒噤。婴孩头颅般大的龟头凸粒瘰瘰,却是艳红如血,火热硬挺,蒸气腾漩成了薄雾。粗壮的茎干筋胳纠结,浮凸狰然,若是张牙舞爪。已经很久没享受过鱼水之欢的萝娘只觉得天旋地转,全身火燎般的发烫酥软,勾出了她体内的情欲,教她兴奋而又刺激。

  萝娘自荐下陈,当然不敢凤上凌龙,半崇拜半冀冀求的低下螓首,吻上那令人又爱又怕的硕大龟头,却颇为刁钻,竟以舌尖在龟头上轻轻滑旋。龟头顶处可不是常受屄膣所刮到,因为膣肉被龟头稜边撑开了,所以较为敏感,撞上花芯时更是爽歪歪。舌头的味蕾可把魔屌弄得酸麻激动,直要硬插入樱唇。当阴魔严人英俯身抓持螓首,萝娘已软得娇慵无力,堕下千娇百媚的赤裸胴躯。

  阴魔严人英也被拖下了,把娇娘抱入怀中。女人最喜欢男人强烈地紧紧地抱著,就是需要那贴在一起的感觉。身子更软,嘤嘤呻吟的躺入阴魔严人英怀抱中,赤裸相对的乳尖互相砥砺,传来麻庳的快感。磨擦便已弄的她心跳加速,娇羞中泛出强烈的兴奋,趐麻的感觉就更强烈,澎湃的快感开始从阴道深处蕴酿开来,阴核还没被碰到就开始勃起,阴户内也泌出淫水。这种反应,是春心荡漾,性欲亢奋的现象,淫荡的春心迅速侵蚀了她,诱发出她狂野的欲火,成熟的女性肉体散发著阵阵隐约的肉香。

  龟头抵著阴核一上一下的研磨,萝娘被磨得粉脸羞红、气喘吁吁、浑身奇痒、红唇已洩出难耐的呻吟,在等待著主人的宠幸。魔屌微一用力,即听她娇叫一声,娇躯一阵抽慉颤抖,全身肌肉紧绷,心头狂乱的跳,感觉屄穴紧紧夹住一条烧红的铁枝,大龟头已被套进小肥穴里。萝娘第一次感到粗大肉茎是这麽受用,畅快的呻吟。感觉全身从上到下,从脚底到手心都是酸麻。四肢若八爪鱼的揽抓紧著淫侣雄躯,头脑森森然,休克似的眩晕。阴魔严人英知她是到了刺激的极限,也停住了魔屌的进插。

  好一会,萝娘才舒口气,娇媚讨好的道:“唉~~插得好深~~”

  阴魔严人英笑道:“还没全进去呢~~”

  被萝娘的淫态所激,血脉奔腾的巨屌暴涨,用力往前一挺,全根插入,将她那幽深火热热、紧狭娇小的滑软屄穴逼得满满荡荡。萝娘却是“哎呀”嗥叫,娇躯不停的颤抖抽搐,阴唇被扯得火辣辣、又痛又麻。屄膣猛烈收缩,屁眼也随著屄洞开开合合,吸盘一样吞噬著那条硕大的屌茎,有著破瓜的激情,却无处女膜的撕痛。那天生紧窄娇小的屄壁膣肉温软滑嫩,向内吸合,紧紧地将屌茎箍住,不断地蠕动挤迫,柔软湿润,滑溜溜,圆滚滚,硬硬的花芯不时颤抖,舒服得令阴魔严人英有点眩晕,不想抽出来,只怜香惜玉的轻撬慢挺。

  萝娘「嗯」声轻喊,淫猥的娇啼声露出无限的爱意,不自觉兴奋的抬起粉臀迎合上去,婉转相就。大奶子也随著节奏在剧烈上下摆动,摆往两侧,乳间传来丝丝缕缕迷人的乳香,雪白的乳肉在激颤的起伏、乳头强烈的期待著被捏揉,忍不住求怜的呓叫:“那里好痒,真希望他帮我~~揉揉或~~吸一吸~~”

  乳头嫩皮的被啜咬,感觉又刺又痒,敏感的颤抖起来,更摆动乳房让乳头被咬扯的更力。乳尖被咬得几近麻庳,刺激使她胴体绷紧,整个人踉跄的晃动。体内欲火狂热的燃烧,快感的刺激冲击著她全身细胞,受到刺激的屄户和股沟用力的缩紧。屄穴一片淫水泛滥。成熟女子的淫欲一旦被全部激发,那种对男人的索求简直就是令人难以招架。双手双脚搂抱更紧,丰臀拼命摇摆挺高,使膣壁和屌茎更密贴,刺激的阴魔严人英性发如狂,搂紧了萝娘,用足气力,拼命急抽狠插。大龟头像雨点似打击在萝娘的花芯上,“噗滋,噗滋”之声不绝。萝娘舒服得魂儿飘飘,魄儿缈缈,已陷入淫乱的激情中。

  阴魔严人英愈磨愈快,那久旷寂寞的屄穴怎受得了那劲壮巨屌的狂野抽插,花芯深处被磨得灵魂出窍,感到她的小肥穴里面一股滚烫的淫液直冲著大龟头而出。屄道已经没有原来的那麽紧窄了,阴魔严人英於是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