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16(1/2)

加入书签

  第十四节乌草y引

  原来女神童朱文伤在十二都天神煞下,浑身烧热酸痛,日夜呻吟,灵云、金蝉只得沿途雇用车轿上路。按照二老所指的途径行了八九日,到了莽苍山境,已是峰峦重重,万山绵亘,除掉翻山越岭过去,简直无路可通。灵云姊弟便将朱文安放在滑竿的兜中,一人一头抬着,施展轻身本领。走到日落,差不多走了五六百里。朱文安安稳稳躺在中,仰望着头上青天,见四外俱是森林,瞑岚四合,黛色叁天,忽然颊上涌起两朵红云。灵云看在眼里,知是她思念y魔,但就料不到她感觉到y魔寻到,给她感应到那身上的y气。

  这时已是金乌西匿,明月东升,树影被月光照在地下,时散时聚。灵云对着当前情景,也幻觉起y魔的气息,春心荡漾,将朱文揽在怀中抚慰。朱文在欲念思潮下又受着灵云这衷心至诚的爱拂,便把身子紧贴灵云怀中。

  y魔见灵云与朱文欲念泉涌,真怕跟下去,会按捺不住,毁了她们,於是运起当年y阳叟运送童男女回玄y洞的千里户庭法术。灵云忽觉眼前漆黑,伸手不辨五指,便知事有差池,一手将朱文抱定,先把玉清大师赠的乌云神鲛取出,放起护着三人身体。金蝉也立脚不住,滚到她二人身上。由此三人只觉得天旋地转。足底下好似软得像棉花一样,坐起不能,只要一动,便似海洋中颠簸不停。

  朱文勉强用力将手伸进怀中,宝镜,刚要取将出来,三人同时听见有人在空中发话,是y魔变声喝道:“尔等休要乱动,再有一会,便到桂花山。如果破去我的法术,你我两方都有不利。”

  y魔怕她们妄动,更施五行挪移迷魔障罩住她们。先是朱文合上双目,躺在灵云姊弟身上睡去。金蝉也只打了一个哈欠,便自睡了。就连灵云自己也觉着j神恍惚,神思困倦起来,知道修道之人不应有此,定是中了敌人暗算,心中虽然明白,叵耐两个眼皮再也支撑不开,一个哈欠,也自睡去。

  到了桂花山,y魔收了法术,见两朵海棠春花,色艳诱人,虽不忍采撷,也先沾沾香粉,宽开她们衣着,享受手足之欲。y魔把二女抚三,吻闻香郁x,舔啜y蒂,品尝偏每寸肌肤。比较下,朱文虽容貌美绝,明艳的娇靥上滟滟地闪动着若有似无的亮泽,容光四s,小巧的鼻子露出淘气的个x,樱桃小巧的朱唇红润鲜亮,油嫩溜滑。身材纤细而又玲珑窈窕,但只线条流畅,骨r匀净,细皮嫩r。纤巧的笋r却是金形兼木,在衣袍内有着撑得高高,奇峰峭拨的美境,但赤裸裸的现入眼帘,却是两r间的r沟太阔了,使金球似的基低各散东西,如木的丫分异向。r晕上嵌着的两颗r蒂,虽是淡柔清雅,鲜红若绛朱,可个别欣赏,却难兼收并济。两腿之间的方寸之地墨林稀疏,隐隐透着红光,却是y唇虚松,y蒂隐藏,道出y力不盈,难经大嚼。

  灵云一如乃母,高贵娇美的外表下,y质天生,只是长於成功家庭,自视极高,才把欲火抑压下来,仍是鸿蒙未凿。身形一样纤秀,弯弯上翘的玉r也是火形带木,完美无瑕,只是少经手泽,未如其母的胀大,却是尖挺不垂又没有松弛。轻轻地揉抚,更觉到云英之身的弹x。摇曳着艳红r蒂硬胀挺立,在搓捏下也微微翘胀湿润,更胜其母。吸吮着那淡红r蒂,r晕也随之扩大微隆,蒸蕴出几多浓郁的r香,显示着春潮将兴未艾,更惹尝嫩的兽欲,在雪肤玉肌的映衬下散发着致命的诱惑。肌肤也是雪白幼滑,温润透红,细腻腴软中只是少了一片y光,另有一层奇异的光泽,富清新感觉。丰隆的耻阜比其母更触手腴滑,黑亮y毛也是长荡,黝黑鬈曲,互相缠绕,更是y唇比其母窄狭,y水的气味不若其母被多了的浓烈,却另有一番清雅,重门叠户内y核硕大如珠。y魔越舔,欲火越高。幸好先天真气功能醒脑,警觉到要悬崖勒马,才替灵云等善後,再解除五行挪移迷魔障,飞身上上潭。

  那福仙潭形如钵盂,深有百丈,因那潭中毒石喷发暗氛,再加上红花姥姥所封的云雾,无论多高道行的剑仙,也看不出潭中景物。但有相层次的法术封锁,对高层次的无相血影神光看来,疏漏遍布,一无是处。神鳄虽恶,但气化了的y魔,只是如风如影,无从触扑,y魔如入无人之境。毒石外观彷若整块,实是罅隙多处,不过窄小如豆,毒氛浓烈,非人体所能穿越吧了。

  毒物所以害人,是因溶入人类体内,对细胞发生破坏x的化学作用。毒x过强,体内抗体清理不及,致重要器官严重受损,碍灭生机。先天真气本就促进代谢,所以辟毒;更零化为气後,自由自在,不受毒气纠缠,毒力於斯无有。y魔透入石後,寻得遍地都是乌风草,从来未经采摘,因邻毒氛而长,抗体特盛,只偶有长穿石罅外,才为世人所知。y魔施用无相剑光,在土纹间分割,撬起一大捆,带离毒石。看见前面有一大洞,穿洞而出,竟是红花姥姥的巢x。红花姥姥见y魔竟能穿潭而入,更手持乌风草,虽然自恃法力高强,横行霸道,也不敢小窥对方,按下问罪之心,更戴上娇媚面具,刻意讨好。

  原来红花姥姥本习魔功,g基有误。凑巧得了火凤凰心法,却另辟溪径:元胎不是升透灵台窍x,而是必须经由x花心导出,於y沟中过体寄入y侣窍内,竟成了她的致命缺憾。因为红花姥姥一族,生来貌丑,她又幼年得道,自视极高,引致从无渔人得问津桃花源泾,於今尚是老处女一名。所筑g基又是y邪魔功,得不到宣泄,秽y丛积有年,厚阻花芯。得经时,x已积秽成毒,必需乌风草以毒攻毒,清洗道,才能元胎过无害,成道飞升。

  y魔虽得灵草,但此草何来,却是有口难言,欲求红花姥姥,认作历年屯积,以施救来临的同门。红花姥姥得天降福泽,内心大喜若狂,却得陇望蜀,料y魔r身竟能辟毒,举世难求,若借其身以寄胎,必道压群侪。於是矫情作态,诈称为难,软语恳求,道:“老身成道在即,门下只一弟子,本是入关後,净身扫窍之用。若借与贵同门拨毒,小友能不忌渎瞻秽躯,玉成老身吗?”

  y魔本是有求於人,能说‘不'吗?红花姥姥强忍心头忐忑,满肚密圈,狼忙收下乌风草浸酒,命弟子申若兰带去。自己则把馀下灵草搅碎,碾磨为浆後,引y魔入後洞静室内水池处,宽衣裸体。这老妖婆竟是慈云寺内,那尤物杨花同族。面貌之外,竟是一身玉也似的白r,肤如凝脂,又细又嫩。y魔当年匿入慈云寺,与杨花共赋男盗女娼,也曾陶醉在杨花的曲径通幽宝内。後来修为j进,相对杨花这凡女却真元丧竭,曲径萎靡,才忍心灭口。但比诸这老妖婆,却如小巫见大巫,再经火凤凰心经锻炼,萤萤r光却能如火如幻,凭深厚的修为幅s而出,光是触动猎物视觉,已能令俘虏y心大动。

  y魔刚才舔渎了灵云、朱文,引动了体内y气欲火,只是强压了下去。经此火辣辣的挑逗,迅即欲火燎原,一股热气闪过四肢百骸,猛然汇聚关元,巨挺得老高,坚挺炙红,又chu又硬,蠕动不已,g头处则是热血汹涌,一股滚水沸腾般的力量在g头激荡得六识模糊,知觉上仅存r,胀扩如桩,火热中澎湃催爆,连何时给红花姥姥剥尽衣着,抱下池内,也茫无所忆。

  红花姥姥也为y魔那惊人巨j所震撼,腿间裂缝又热又骚痒,一股酥麻迅速导入心房血y翻腾,周身发热,玉r发涨,x奇痒,感到各处有似麻似痒的味儿,直痒得心裹麻麻的难受,但又不知那未经洒扫的x会否破裂,仗着数百年修为,孤注一掷。细细抚三那硕大g头後,在y魔耳边唤道:“小友不嫌陋体辱渎,奴家荣幸之极,但须抹药後,才荐席侍奉,如何?”

  y魔才魂回魄复,也不在乎失态,更导气贯彻j,横挥九叩作回礼,反客为主,赤诚相对也。红花姥姥目睹j竟能随意控制,想到给它在内横撬上挑,可不知是否承受得来,真是触目惊心,也酸壁痒,强忍着春意,仰卧池边,展露着露湿的x,捉手调教,细心嘱托y魔把药浆抹入x内壁,莫使有遗漏处。

  双腿之间的浅谷已经是湿润已极,煎熬的骚y自洞内汩汩直流,y水泛滥成灾,原本紧紧闭合的y唇不停地颤抖,若有若无地吸吐张阖,露出面鲜嫩粉红的y蒂,在谷口前震颤着。一股淡淡的y水味,异香扑鼻,y魔但觉触手处,滑溜腴韧,有着气压觉是较低的清爽,也是杨花一样的曲径通幽,却柔韧得多,更有像有香氛经皮囊传入,清新畅快,隐隐感到磁场流转,与欲焰谐鸣,注炙g头,重新陷入欲火模糊六识的迷茫。就是这般浑浑噩噩,把药浆糊入x内,受着桃红鲜采的y唇把幅s注入,替r添温曾压,荡浪不休,觉得渐渐g头像是伸张天际,嫌天涯狭窄,胀大回涌,好像带回团火在小腹内烧。热焚焚的烈火由小腹中升起之燥热向全身蔓延,烧得浑身发热。

  红花姥姥x被糊得发热炙烫,玉门缩紧,酥痒难忍,一股更加强烈的酥酸快感,如电流击入脑门,眼前阵阵金星飞舞,伴随着刺痒的快美感,一阵阵酥麻的蚀骨销魂欲融化快感,电导般的窜流浑身细胞,这股滔天热劲冲撞得浑体酥麻浑身抽搐颤抖,不由自主地扭动玉腰,摆动不已。见y魔更是迷糊,糊满了,还是一遍一遍的涂抹着,终於忍不住道的空虚麻痒,把y魔扶上身上来,把y魔巨对入道口处。y魔巨受气招唤,竟一冲而入。

  刹那间,红花姥姥只觉得一g火烫的chub似已撑裂下体而道:“飞龙道友,我昔日誓言,原说不论何派的人,只要能拿得乌风草,一切便属於他。道友不服,明日福仙潭尽管由你们先行下去。明知自己不行,徒自欺负他们,何苦呢?”

  飞龙师太接着道:“你既谅我不能入潭取草,等我明日取草之後,再取这一班小畜生狗命便了!”

  说着,依旧一阵狂风过去,一轮红日已挂树梢,清光满山,幽景如画,宛不似适才双方引刃待发神气。灵云虽然忧虑明日仙草被她取去,顽石大师x命休矣,也只好同回前去拜谒红花姥姥。

  红花姥姥所居洞府就在福仙潭後,入洞後,也只听见一种尖锐声音说道:“你们天亮後可由这丹房旁边一个洞x走了出去,那便是福仙潭的中心,离潭底才只十丈多高。那里有一块平伸出来的大石,石旁丛生着有数十j素草,能避毒氛,可各取一j,含在口内。先由他等替你们除了神鳄,那时他们无法破那毒石,必然前来寻我。等那先来破潭的人走後,才持宝镜照着下面,用紫烟锄去锄毒石。你们取得仙草以後,不多一会便要冒出地火,四周的山峰也要崩裂,须要急速离开。我也便在那时圆寂,若兰要趁我法身未解以前,将我法身掷入福仙潭内火葬,以後随他们回去便了。”

  这时因y魔遁快,已回来多时,在丹室中为红花姥姥推窍过脉。老妖婆得y魔玄j助长,比早上奸y时更热力四s,一身白r,似白非白,明润洁亮,触手如烫凝脂,肌理幼细,柔嫩若微。指尖搔处,若陷棉堆,但比棉絮多个连结力,紧紧纠缠,有着丝丝幅s,浴入骨髓,酸透心肌,似有香氛导入,薰醉众窍门,燃放欲火焚身,馀劲齐烧r。

  此乃火凤凰心法的凤凰劫火,本就无孔不入,加上老妖婆肌理禀异,y魔全无阻避馀地。每推一窍,劫火导入一分,欲火升温一级,j如胀大一倍,回噬y魔本体。众窍巡尽,y魔已自觉如火团一堆,朵朵火星贯s天际,迫散出的红芒愈来愈盛,从周身千万个毛孔散出,青芒莹莹,紫雾霏霏,筋脉消溶,任老妖婆坐上身来,吞噬偌大j,泌出的湿黏yy沾满了b身,散发出浓香,迷醉心神。

  那细嫩柔润的壁紧含巨,一圈圈的曲径r环锁紧夹闭,紧时松的收合,转吐磨刮,发出或急或缓的吸力,花芯一张一弛的阵阵痉挛,随着她小腹一起一伏,膣内开始上下蠕动,发出漩涡般的牵引力道,把丝丝暖流,从g头透入,冲激得浑身一阵酥麻。突然膣腔收缩,犹如铁箍般将rj紧紧夹住,巨被一股炽热火红欲焚的气劲罩住,若融化在火烫户中,浸泡在瀑布暴泻下的yj,熔浆般流窜会y,钻上背脊的中枢x、神道x,汇到的承袭道统之人,诧然问道:“姑娘所佩的紫郢剑,乃是吾家故物。适才我在云中看见,疑是来迟了一步,被异派中人得了去。不想会落在姑娘手中,可算神物有主。但不知姑娘是否在莽苍山赵神殿中得来的呢?”

  英琼不禁慌了手脚,连忙用手握定剑匣,答道:“正是在莽苍山一个破庙中得来。你说是你家的旧东西,有何凭证?这样宝贝,就算是你的,如何会把它弃在荒山破庙之中?我九死一生才能到手,颇非容易呢。”

  说完,连忙呼叫“紫郢回来”,但连喊几次,竟自无效。妙一夫人笑道:“此剑本是长眉真人炼魔之物。真人飞升以前,嫌它杀气太重,才把它埋藏在莽苍山中,一个人迹不到之所,外用符咒封锁。曾说过此剑颇能择主,若非真人,想得此剑,必有奇祸。总算你赋禀福泽甚厚,才能化险为夷,因祸得福,待我收来你看。”

  说时,从身边发出一道十馀丈长的金光,迎上前去招唤,不料那道紫光竟反戈相向,与那道金光绞成一团。这时天已黄昏,一金一紫,两道光华在空中夭矫飞舞,上下飞腾,照得满树林俱是金紫光色乱闪,宛似两条蛟龙在空中恶斗,越发纠结在一起,由紫郢剑中元灵传达出长眉真人印在剑中讯息。

  原来光大峨嵋门派,必须有应劫的护法。美人蟒的煞气正是适当的选材,兼之“栖云门户”正当太元洞咽喉,才费尽心力收服它。传毕讯息,那两道光华便自分开,金光倏地飞回妙一夫人身旁则不见了。那紫光竟停在空中,也不飞回,也不他去,好似被什麽东西牵住,独个儿在空中旋转不定。妙一夫人也觉奇怪,知有能人在旁,不敢怠慢,大喝一声道:“紫郢速来!”

  接着用手朝空中用力一招,那道紫光才慢腾腾飞向妙一夫人手上落下。妙一夫人随即递与英琼,叫她急速归鞘。然後朝那对面树林中说道:“哪位道友在此,何妨请出一谈?”

  言还未了,英琼眼看面前一晃,站定一个矮老头儿,是有名的嵩山二老之一矮叟朱梅,嘻皮笑脸的对妙一夫人说道:“果然你们家的宝剑与众不同,竟让我栽了一个小跟头儿。”

  原来自长眉真人仙游後,紫郢、青索双剑失踪。暗中觊觎双剑者甚众,只朱梅敢当面劫夺,却不知剑内隐有元灵,已认y魔为主。朱梅真气乘隙抓剑,即为元灵抗拒,惊动洞内y魔。在先天真气支援下,元灵本可挣脱朱梅真气,但y魔颇想暴露朱梅所作所为,故意令仙剑徘徊。朱梅虽则恶行败露,却因素来佯狂装疯,也就轻易的打了过场。妙一夫人早对他就心有所疑,虽知自己得y魔玄j助长修为,j进後已不弱於他。适才招剑时已拼出高低,但衡量得失,不宜揭破,连忙招呼道:“原来是朱道友。怎麽如此清闲,来到此地?”

  朱梅皮笑r不笑的道:“你知道我是闲不惯的,路过飞熊岭,看见下面山脚下昆仑派的赤城子,一条左臂业已斩断,元气耗消很重,驾不得遁,在那山脚下躺着挣命等救星,已有多天光景。借我丹药之力,复原回去。行时说出他把一个小女孩名叫李英琼的,留在莽苍山破庙,托我无论如何代他前去寻觅一个下落。

  原来y素棠路过峨眉,看见一个小女孩天资g基都非常之厚,本想将她带回山去,收归门下。忽见一只大飞来,认得是祖师座前的神佛奴。y素棠知那向来不讲情面,连忙隐身退去。回山以後,越想越觉难舍。知道赤城子昔日与神佛奴曾有数面之缘,便命赤城子代劳一行。赤城子把那小女孩带走,偏偏中途遇上了个生事的,只得将那女孩带到钟鼓楼上面。我听他说那小女孩的禀赋几乎是空前绝後,有些不信,代那小女孩袖占一课,竟是先忧後喜,卦象大吉。按卦象中那女孩走的方向,一路跟踪来到此地。料不到竟是真人的紫郢剑二次出世的得主,想是异派中杀劫又将要兴了。”

  英琼还未知妙一夫人是斩断蟒首之人,因无先天真气之能,感应不到红珠就潜藏在妙一夫人体内,见妙一夫人已功能发出太乙神雷,不弱於苦行头陀。自己道力有限,连剑也难保防,须有能托庇的靠山,更知若能得传人类的峨眉心法,才能事半功倍。千年妖蛇,眼界不差,知朱梅表里不一,绝非可托之人,即跪在地下,求妙一夫人收归门下。朱梅本是为她而来,见奇葩有主,内心气翳,却外容挂笑道:“见天下许多好资质,都归入你们门下。令徒这样好的g基禀赋,将来光大贵派门户,是一定的了。”

  妙一夫人也知朱梅妒恨,借语警醒英琼,笑道:“g基虽厚,还在她自己运程及修炼,世途险诈,哪能预料呢?此地妖人已死,不知有无馀党。你我索x斩草除g。道友以为如何?”

  矮叟朱梅笑道:“我是无可无不可的。”

  三人带着一个猩猿,就此迈步前行,到了迎面的一个大石峰,峭壁下面有一个大洞,便是妖人巢x。进洞後数丈远近,当前是一座石屏风。转过石屏,便是一个广大石室。室当中有一个两人合抱的大油缸,里面有七个火头,照得合洞通明,如同白昼。壁上面张贴着许多春画,尽是些赤身男女在那里交合,知是妖人采补之所。

  那猩猿生来淘气,看见油缸旁立着一个钟架,上面还有一个钟锤,便取在手中,朝那钟上击去。一声钟响过处,室旁一个方丈的孔洞中,跳出数十来个青年男女,一个个赤身露体,相偎相抱地跳舞出来,好似不知有生人在旁,若无其事,如醉如痴地跳舞盘旋了一阵,成双作对地跳到石床上面,正要交合。妙一夫人忽然大喝一声,运用一口五行真气,朝那些赤身男女喷去。

  那些赤身男女原本都是g器丰厚的青年,被妖人拐上山来,受了妖法邪术所迷,神志已昏,每日只知y乐,供人采补真y真阳,至死方休。被妙一夫人这一声当头大喝,立刻破了妖法,一个个都如大梦初觉,倏地明白过来,看看自己,看看别人,俱都赤条条一丝不挂,正在相勾相抱,谁也不认识谁,在一个从未到过的世界中,无端竟会凑合在一起。略微呆得一呆,起初怀疑是在作梦,不约而同地各把粉嫩光致赛雪欺霜的玉肌轻轻掐了一掐,依然知道痛痒,才知不是作梦,多数发觉自家身体上起了一种变化,也只能惊慌失措,从羞恶之心与惊骇之心,涌出悲从中来,放声大哭。

  那矮叟朱梅觉着去救这些垂死枯骨没有什麽意味,在众人忙乱的当儿,便带着这猩猩走到後洞,捧了一大抱男女衣服鞋袜出来。这一干男女俱是生来娇生惯养,几曾见过这麽大的猩猩,又都吓得狂叫起来。那猩猩颇通灵x,知道这些人最怕心善面恶的东西,便将衣履放下,急忙纵开。众人见了衣履,都各自抢上前来,分别认穿。穿着完毕,还剩下一大堆,想是那些衣主人已被妖道榨乾而死了。若能死在y沟之际,也可说是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胜於眼前被救的这一班男女,虽然都还是丰采翩翩,花枝招展,可是大半真元已亏,虽得与家人团聚上三年五载,终归痨病而死。

  衣丛中藏有一个麻布小幡,上面满布血迹,画着许多符篆。这混元幡是邪教中是厉害的妖法,看这上面的血迹,就知有多少冤魂屈魄附在上面了。二仙各怀鬼胎,俱想题打发对方。朱梅心切混元幡,全心全意在移转妙一夫人视线,才未有行法搜洞,给y魔匿藏在後洞秘处,翻阅y阳天书。妙一夫人则因y魔身上怀有她赠传的飞剑,与她息息相关,感应到y魔藏在後洞,心怕朱梅撞破,忽略了混元幡的存在。

  妙一夫人望着,众男女一个个眉目清秀,泪脸含娇,将家乡问明,准备天明後分别将他们送回故乡。只有一个少女,年才十五六岁,生得非常美貌,跪哭哀诉道:“难女裘芷仙,已然失身,无颜回见乡里兄嫂。除掉在此间寻死外,别无办法。恳求大仙派人与兄嫂送一口信,说明遭难经过,以免兄嫂朝夕悬念。今生不报大仙大恩,还当期诸来世。”

  说完,又叩了十几个头,站起身来,一头往石壁上猛撞过去。英琼敏捷,抢上前去,将她抱了回来。妙一夫人才留神往她脸上细看,不禁点了点头,知非凡品,便道:“你身子受污,也无须乎寻死。我看你真y虽亏,g基还厚。你既回不得家,待我将你送往我一个道友那里,随她修行吧。”

  裘芷仙急忙跪下谢恩,叩头不止。这时已是天光大亮,忽听一声长啸,外出取水的猩猩从洞外飞蹿进来。英琼正要责问,忽听洞外连声鸣,不及再顾别的,纵身出去一看,果是神佛奴正要离地飞起。英琼高兴得忘了形,将身一纵,竟纵起十馀丈高下,刚刚抓着神佛奴的钢爪。

  这神佛奴访友回归,飞过莽苍山,偶然看见山涧之下有个大猩猩用瓶汲水,本来淘气的神佛奴便想将它抓住,开个玩笑。那猩猩也是通灵之物,知道不好,没命般朝洞中跑回,倒把英琼引了出来。神寻着了英琼,当下又慢慢飞翔下来。妙一夫人以此时无暇带英琼、芷仙同走,正好由神带着二女一兽回到峨嵋暂住。这神一个腾挞,扑向猩猿身上,舒开两只钢爪,就地将猩猿抓起,冲霄而去,眨眨眼冲入云霄,往峨嵋方向而去。

  妙一夫人便领了英琼,走到前面坡下无人之处,先将练剑的初步功夫的许多要诀一一指点。英琼天资颖异,自是牢记於心,一教便会。妙一夫人传完口诀,日光业已满山,便把洞中男女一齐唤出,按照路途方向,与朱梅分领一半,将各人送回家去。朱梅看众人俱已真y尽丧,魂魄已游墟墓,救她们苟延残喘反倒受罪,那还有心肠去送这些垂死枯骨,离洞稍远後,即向每人点了一下叫她们毫无痛苦地死去,立即遁回洞内寻那混元幡。

  y魔与英琼这珠气原体口交後,把珠气炼化,亦与红珠息息相关,感应到红珠在妙一夫人体内。得红珠反s,亦知瞒不过妙一夫人,料其必定重返。在二仙送众人出洞後,匆匆藏过混元幡,依y阳天书施法布置後洞,隐入九天都篆y魔大法。此法得初、二卷为基,再非虚有其表,更受先天真气为导,不具外形,搏之无所在,亦无所不在,不是一般後天道法的层次。这些都是化形来往,不是英琼、芷仙所能知觉。神道行高深,瞬息千里,於二仙离去後不久,即以送罢猩猿回转,乘载二女回山。

  妙一夫人匆忙送遇难者到山下村落,雇好骡马山轿,打发这十个青年男女上路,即见到灵云、金蝉、朱文、若兰四人走来。

  原来若兰看见姥姥已然成道,尸解而去,便随灵云送乌风草上嵩山复命。在空中御剑飞行了不多一会,忽听空中一声鹤唳,竟髯仙李元化为取此草而来,并叫灵云等无需回转九华,径往峨眉飞去,便能在路上遇着她母亲妙一夫人。四人飞出莽苍山境时,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