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9-170(1/2)

加入书签

  第百六十九节梵经妖女

  此时轩辕魔g内的交锋已逞白热化。病号魔君以《不懂得武装斗争的重要x所以才亡了国》去批评别人,枉他提出要以“用打仗的观点观察一切,检查一切,落实一切”作备战,他自己就是观察不出武装斗争的环境。两军交战,败方纵不全军覆没,也树倒猢狲散。但在治世,更在轩辕老怪的团结大多数基础上,罢官只换了那将帅一人,对那些同伙谁也动不了,更被贴近身边来。这个仗怎样有得打?所以上古的诛九族才是胜败的规律,病号魔君自己又何尝不是‘几曾识干戈’?连‘垂泪对g蛾’也是奢望了。

  他也知道有干劲,但是得罪人,被群起而攻之;而老好人,什麽事情也不做,就谁也不得罪,选举时得全票。所以要把没干劲的也罢官,迫人表态。行事出於本心的,是自有其赏心乐事。为保地位而装模作样,仇恨就郁积在心里,好比火山。罢官的压力丝毫矫正不来那些头目的贪赃枉法,反而逐渐驱使之堕入天残魔君的罗中。众恶之怨怼,在潮流下,只是敢怒不敢言,尚未公开反抗。

  旧人图穷匕现,难再遮掩。新人知所闪避,容易藏晦得多,更难清刷。轩辕老怪一生都在顾忌那些口和心逆之辈,嘴上一套,心里又一套,表面把你捧上天,背地里又在捣你的鬼。新上位的无一不是。虽然册封了病号魔君为储君,也没谁当作一回事。在地缺魔君的带头下,连对轩辕老怪也装聋作哑,开会就坐得远远的。

  轩辕老怪智通天地,知道一个伟大的唯物辩证法真理:物质变j神,j神变物质。这个真理既符合一切世人的利益,又符合自然,更掌握了自然的发展规律。可惜如此伟大的共工魔典的j神就是转化不出物质来。光是把j神传播给善信,以j神力量作为g本保证,保证永不变色,却转化不了为物质力量,苦了千三亿善信,终日茹毛饮血。昔日相信共工宝典令基层大翻身,当家作主,却落得如斯境地,都在九泉之下,悔不当初。地缺魔君的天才创出〔历史问题〕的推卸佳句,无奈共工制度的垄断仍是五指山的压在千三亿善信男子,连女人中也少有如此绝色,不觉看得痴了,惟恐如水月镜花,只把双目注定镜中秀影。

  渐渐玉颜相对,香泽微闻,妖女惯x的把身子往前一倾,猛伸双手往前便抱。猛觉手伸上去并无阻隔,一下竟抱在实质上面,镜里美男竟是真身站在面前,不知怎会由镜子里走了出来。y魔冯吾把娇柔玉体,宛然在抱。在耳边轻声说出,是为龙山二女守护,待转劫归来。

  妖女自然不依,赖在y魔冯吾怀中,贴上身体,把那高挺丰满的x部不住地扭动著,若有意、若无意,不住颤巍巍地抖动。y魔冯吾凝立不动,只是搂著妖女那柔软纤细些腰肢,任凭她在他身上磨擦。妖女施尽浑身解数,装作春山愁锁,媚眼如丝紧地盯著y魔冯吾,说是只求一观足矣,丰满高挺的x部却不住挤压,动作极尽诱惑。

  内媚之道,本该择人而施,因人而异。或曰投其所好,所赞颂必落在对方自鸣得意之处,才能窝心,留得好印象。苟若拍马屁拍上马屎窟,不坏事才奇。当冷则冷,当亲则近,这可不是教的,更需丽质本天成,竹意虽雅,并非每一株都可入书,要靠人工来造就,已落下乘,失其风韵,如假花的不闻香。既非其选,又要强自作态,令人有东施效颦之感。若赤裸裸的献出屄x,是评为贱。引诱之道是惑其心,静态之谓淑,动态之谓媚,俱皆只是表演。肌肤接触是妖媚,总而言之,其用就在暗示。

  y魔冯吾欲海惯肏,岂会受惑,只是有所利用贪图,诈作入彀,色迷迷的说道:“既然如此,这就同去好了。抱著你走,以免迷途。”

  说罢,揽起妖女,往镜前立定,伸出一只秀白嫩手朝镜上推了几推。随见晶光闪闪,起了一层云圈,镜中一对人影便已不见,往里一纵便已人内。妖女只觉四外前後烟雾溟蒙,烟光闪烁,全无阻隔。遥望前面,彷佛甚深。镜中道路在若虚若实之间,行时好似被一种力量托住,像是通往左侧的一条甬道。所行不远,突然身子往下一沉,落入一间大不盈丈小室内。

  室内四周直似一片浑成的金墙,前面也是一面椭圆形的镜子,对著一座色如黄金的土榻。y魔冯吾手掐法诀一划,一阵黄烟冒起处,榻旁墙上随陷了一个三尺方圆的洞x,俯视烟光弥漫,什麽也看不见。y魔冯吾伸手入内,拿出了禁图。妖女记著昆山二恶之戒,也不观看,装作情不自禁,把那艳丽的红唇印上y魔冯吾唇上去。一只玉手下伸,抚魔冯吾的魔屌。

  指法还真刁钻!柔夷软如凝脂。轻拢慢捏,拈扶夏挑。面目含春,骚媚入骨,真不愧“万人迷”的绰号。y魔冯吾也就装作急色儿,一只手抚亮丽的黑发和粉颈,另一只手则在她光滑的背部不住轻抚著,把她剥个赤裸袒逞。剥得妖女吃吃的娇笑,笑得胴体抖动,实是大开方便之门。

  一丝不挂、柔若无骨、雪白晶莹的如玉胴体就如胶似漆地紧紧缠绕上y魔冯吾怀中,双手握住y魔冯吾的巨屌揉搓,魔屌随著心跳一下下地昂动。纤纤玉手如绵般柔软撮得魔屌可真舒服,非是浪得虚名。真能勾出欲火y兴,才能刁矫扭拧,诸多索求。要是弄成j爆,哪能再有肏屄要求,女人可就一钱不值了。

  此时魔屌又酥痒又难受,如箭在弦上,势必提出合体要求,少不免被穷诘是否爱她。此情此景能不说爱得入心入肺?在r屌的压力下,那能难以抗拒一切反要求,万大条件也只能应允,过後才算了。当然一切都在y魔冯吾计算中,禁图就归入妖女所有,才让魔屌昂首迈进。

  硕大的屌j才矣。

  洞门上的太乙混元真气,内里另有法宝封固,不在禁图所载埋伏以内。y魔先天真气为法宝锁定得主。以李宁名义留下指引,展示绕过太乙混元真气的蹊径,专为用作截击那些潜入的妖人。安排就绪,出得洞来,温三妹已在涧前聚众斗法。

  第百七十节福至心灵

  妖女献身求禁图,被肏得小死过去,醒来冯吾已缈,禁图却在身旁,本来得手甚易,三凶一点也不知道。成功出来,会合了那在丁甲幢近侧连日守伺的冉春。冉春因来时乃师曾说,只要图到手以後,任凭为所欲为。在未成功以前,如有沾染,事成还可,否则休想活命。只为乃师法严,稍一违忤,立有炼魂之祸,没奈何,只得强捺欲火,连路上受妖女引逗,也不敢犯,期以异日。每一想到三凶与妖女纵欲情景,便忆起以前和妖女的万分恩爱,妒忿欲死。相见一说得手,不由心花怒放。双方都是恋奸情热,妖女更为y魔索得y虚底竭,欲火焚心,剩馀的快感还没有自她身体中离去,竟然色胆包天,没等离开当地,就在山洞之中苟合起来。

  谁知冉春在附近逗留,早吃三凶门人看见,生了疑心,见状如何能容,立即归报。三凶均知妖女水x杨花,屠神子吴讼人较稳练,一查洞中并未失甚宝物,主张由她自去。黄、卓二凶却是酸火上攻,觉著妖女眼前欺人,立即赶去。一到,便下毒手将冉春杀死。妖女自是气极,翻脸成仇,但修为悬殊,更众寡不敌,只能用计逃走。路上想起心上人已死,权势无凭,既恨蛮僧以前作梗,又想到蛮僧法宝无效,是自己用身子换来,思量要独吞珠灵涧藏珍。知道蛮僧正在炼有相神魔,准备攻山,无暇查知她的踪迹。此时如若先把藏珍连同禅经一起盗去,逃往海外穷荒,只要远出七千里外,蛮僧晶球视影便看不出。等得领悟禅经心法,功力大进,便能将二蛮僧杀死,可不致应那恶誓。

  但前层禁图未得,不能由正面入内,只可由里层崖话全用邪法传声,道:“适才贱婢形迹可疑,看她一个人在珠灵涧前神气,分明是个深知底细的人。内层禁图就不是她盗去,至少也必看过前洞禁图,得知出入之法,否则她不会在崖前作怪。这小鬼头人甚聪明,待我问他几句。”

  妖女随取了五两银子递过,笑道:“你这穷娃怪可怜的。我也没甚难事你做,只问你,这几日内,可曾见有一个用青布包头,比我要高一头,皮色细白,腰间围有一条两寸多宽,又不像丝,又不像皮的黑旧带子的贫女没有?”

  龙娃喜笑颜开,抢口笑道:“方才见她本是往东南方的,在谷口停了一停,忽然朝南走去,我正编草鞋,觉著电闪般一亮,再往前看,就这一晃眼,她已不见。”

  二妖人嘱令代留意贫女踪迹,如再发现,可将此箭背人掷向空中,自会寻来,另有重赏。如口不稳,或向贫女洩露,休想活命。随取一支箭递过。龙娃诺诺连声答应。二妖人便自飞去,尹松云出来向龙娃要过红箭,看来长只三寸,上有符篆,邪气隐隐,知是崆峒派中信符,揣向囊内。见贫女似还存有疑忌,便先开口道:“我名尹松云,与珠灵涧玉壁所藏禅经无关,侥幸昨日小徒拾得方才那妖女所遗失的内层禁图。道友如知前洞启闭之法,立可成功。我们合则两利,不知道友心意如何?”

  贫女喜道:“我名花无邪,费尽千辛万苦,才得到珠灵涧玉壁前层禁图。壁上共有六道禁制,每次破解虽只个把时辰,但均有一定时刻,须分六日六次才能成功。今天禁制已解其五,不料被男女二妖人发现。只得遁走。那最悬念的内层禁图,也被令高徒得来。只请助我取出禅经,已感盛情。到时我只要那一部禅经,别的全由道友作主便了。”

  花无邪前在芬陀门下,为的是盗此禁图。多年来远处辽海,益发孤寂。因珠灵涧千年灵秘现已洩露,知道事已紧急,不能再等。只有开通前洞,当时进了头层,将玉壁复原,重新封闭,便可人不知,鬼不觉,藏在里面为所欲为,直到功成而去,谁也不致惊动。已来了五日,不幸因妖女的失图,蒙上嫌疑。总算妖人发觉时刚巧完事,两用声东击西之法,拖延了些时候,收了旗门遁走,仍被照破隐身法,沾了邪气。再逃恐被追上,才想暂借人家一躲,以便运用玄功,将身中邪气解去。

  说时,包头青布已经取下。尹松云见她生得长身玉立,美艳如仙,虽然穿得极为破旧,但是通体清洁,容光依旧照人,不可逼视,知她功力甚深。便笑答道:“道友智珠在前,x有成竹,再好没有。禁图在此,道友不妨保存。”

  随说,随将後层禁图递了过去。祸福无常,天心难测,若非妖女失图,内图不得,全无成功希望。花无邪外和内傲,外表美艳温柔,而心如冰雪,又极灵慧。笑答道:“道友何事多心?只借内图一观已足。”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