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9-170(1/2)

加入书签

  第百六十九节梵经妖女

  此时轩辕魔宫内的交锋已逞白热化。病号魔君以《不懂得武装斗争的重要性所以才亡了国》去批评别人,枉他提出要以“用打仗的观点观察一切,检查一切,落实一切”作备战,他自己就是观察不出武装斗争的环境。两军交战,败方纵不全军覆没,也树倒猢狲散。但在治世,更在轩辕老怪的团结大多数基础上,罢官只换了那将帅一人,对那些同伙谁也动不了,更被贴近身边来。这个仗怎样有得打?所以上古的诛九族才是胜败的规律,病号魔君自己又何尝不是‘几曾识干戈’?连‘垂泪对宫蛾’也是奢望了。

  他也知道有干劲,但是得罪人,被群起而攻之;而老好人,什麽事情也不做,就谁也不得罪,选举时得全票。所以要把没干劲的也罢官,迫人表态。行事出於本心的,是自有其赏心乐事。为保地位而装模作样,仇恨就郁积在心里,好比火山。罢官的压力丝毫矫正不来那些头目的贪赃枉法,反而逐渐驱使之堕入天残魔君的罗网中。众恶之怨怼,在潮流下,只是敢怒不敢言,尚未公开反抗。

  旧人图穷匕现,难再遮掩。新人知所闪避,容易藏晦得多,更难清刷。轩辕老怪一生都在顾忌那些口和心逆之辈,嘴上一套,心里又一套,表面把你捧上天,背地里又在捣你的鬼。新上位的无一不是。虽然册封了病号魔君为储君,也没谁当作一回事。在地缺魔君的带头下,连对轩辕老怪也装聋作哑,开会就坐得远远的。

  轩辕老怪智通天地,知道一个伟大的唯物辩证法真理:物质变精神,精神变物质。这个真理既符合一切世人的利益,又符合自然,更掌握了自然的发展规律。可惜如此伟大的共工魔典的精神就是转化不出物质来。光是把精神传播给善信,以精神力量作为根本保证,保证永不变色,却转化不了为物质力量,苦了千三亿善信,终日茹毛饮血。昔日相信共工宝典令基层大翻身,当家作主,却落得如斯境地,都在九泉之下,悔不当初。地缺魔君的天才创出〔历史问题〕的推卸佳句,无奈共工制度的垄断仍是五指山的压在千三亿善信顶上。

  自私才是推进社会的动力。贪是自私之一。头目贪权贪污才是驱动共工宝典盛行的因素。要是如轩辕老怪说的毫不为己,专门利人,又生来作甚?人人都是人,独他不是人?谁来利他?只能是信一个,死一个。留得性命的只有天残魔君的先天无相:人前一套,人後令一套,不同人面前都是不同的一套,才能屹立不倒。连病号魔君嫡系亲信也相继腐化,为天残魔君暗中操纵,生死两难。

  天残魔君力保冤衰,目的不在冤衰本身的力量,是在他们的隐蔽同伙及追随之辈。一班代表看不见那班冤衰的僭藏势力,都是在结党营私,密谋作反,待机而动。轩辕老怪也不得不慨叹:党内有党,派中有派,希奇古怪。其中云南西昆山二恶,蛮僧麻头鬼王呼加卓图与他师弟金狮神佛赤隆儿爪更野心勃勃,谋求大雄神僧所留在西崆峒珠灵涧的贝叶禅经,得以压倒共工魔法,取代魔宫。

  珠灵涧玉壁乃西天竺一块灵石。千馀年前,大雄禅师将它移来此地。内中藏有禅经和好几件灵丹法宝。只是内外两层均有佛、道两家禁制,埋伏重重,非将此内外两图得到,多大法力也开不进去。并且外面壁上,便有佛家六字灵符,即此已须在佛门中得有真传,禅功深厚,每日按著外禁图上附载的时刻动手,连来六日,才能暂时稍停禁制妙用。而内层洞门上面更有道家混元真气封固,除却目前有限几人的太乙神雷与魔教中三十六相神魔外,只有阴雷能开,俱都免不了惊天动地。

  以血魔门之隐秘,更潜藏日久深远,无所不在,对魔宫事态,无不了如指掌。阴魔得报,又那去理会甚麽禁图,以不沾禁图,无影无踪的窃走禅经,方为上策。无奈内层就是西天竺灵石,确有其灵性,其上古年代的禁制就是防御先天真气。要攻破不难,难在灵石必生变化,世人即无所不知,弄致成众矢之的,势必得不偿失。

  那内层禁图,在恒山丁甲幢三化真人卓远峰、大法真人黄猛、屠神子吴讼所居妖洞之下,此三凶自己也不知悉。三凶自从峨眉惨败回去,便潜居不出。要入洞取图,不论明索暗盗,均极难办。对阴魔则当然说不上遮拦,无形无影深入内窟,隔著禁制把内图描上一遍,即融会贯通。方欲移窟换禁,却见一女娇娆在上层洞内,运宝破禁。

  阴魔见此女风骚过人,淫基必厚,非异常巨屌难予以性满足。寻常肉屌只一撩起春情,定必即时鞠躬尽瘁,令她欲火在半天吊,难过之极,所以长日自封性窍。禀赋鼎盛的欲火溢於肌肤外,就靠揩擦宣洩,引诱得狂蜂浪蝶缠绕不息。诱得群丑朝拱,却无合体之欲,必沦於权势。阴魔转念此间秘密已洩,一日禁图不出土,涌来的妖邪定必日多,倒不如借此妖女之手送出,保内窟无劫,更换取妖女玄髓。

  此女乃崆峒派妖女温三妹,受云南西昆山二恶指使而来。云南西昆山二恶知道三凶好色,曾恋妖女多年未得如愿。妖女恰与二恶记名弟子红花和尚冉春有交。二恶以为妖女志在嫁与冉春,是因冉春工於内媚,多年来俱因自己坚执不许,未得如愿。现在二恶不但答应,并许冉春将来传授衣钵,这才是打动妖女的因素。除言明禅经不能与人,妖女得去也难通解,连看都不许外,事成之後,所有洞中藏珍分与一半。先令她起了重誓,然後授以机宜,由冉春将妖女引往云南。那麽厉害精明的恒岳三凶竟吃妖女迷住,争风献媚,一点没有看出她的来意。妖女的邪法和本身媚术也真迷人,借口新得道书,每日须有定时用功,将那藏图的上层石室占去。

  这石室本是龙山二女居所,名虽土穴,实则经过人工修饰,土壁却不知是何物磨制,通体光润如玉,壁间还崁有一面与人一般高的椭圆大镜,非金非铜,似水晶而非水晶,晶明莹澈。与壁齐平,直似整面壁上磨出这麽一块,除那一圈椭圆形的镜心与壁不同外,通体看不出丝毫崁砌之痕。正面左侧有一长方形的空格细线隐现壁上,格内壁色微深,格旁近线处有两小孔恰可容指。试将蛮僧所借法宝,伸入孔口。本以为所传木箭,无论多坚厚的山石均可攻穿。妖女以妖媚过人称著,法力虽然稀松平常,但这十成功力一拉,哪怕一座实心的铁壁也须有点破碎,竟未拉动丝毫。

  那内层禁图要是如此易得,又岂会埋藏千多年?眼看云色低迷,落山夕阳只剩一轮红影出没挣扎於遥空暗云之中。山风飕飕,惊砂四起,光景昏茫,大有风雨欲来之兆。洞内却通明如昼,映得满洞都成金色,妖女好生奇怪。细一观察光的来源,竟是由壁间那面椭圆形非铜非晶的明镜中发出。因那光华越离镜近越淡,光散而不聚,彷佛如气一般弥漫全室,无处不到,却看不出一丝烟雾形迹,连左右两面一齐映照,越离镜远光头越强,若不细心领略,直看不出光源所在。

  因料此镜必是神物异宝,妖女在镜前对镜凝望,不住摩攀镜子。猛瞥见一个少年道者竟由镜子里突然现出,由远而近对面走来,自己身影反而不见。镜中人影越走越近,只见他眉若横黛,目似秋波,流转之间隐含媚态,一张脸子由白里又泛出红来。休说男子,连女人中也少有如此绝色,不觉看得痴了,惟恐如水月镜花,只把双目注定镜中秀影。

  渐渐玉颜相对,香泽微闻,妖女惯性的把身子往前一倾,猛伸双手往前便抱。猛觉手伸上去并无阻隔,一下竟抱在实质上面,镜里美男竟是真身站在面前,不知怎会由镜子里走了出来。阴魔冯吾把娇柔玉体,宛然在抱。在耳边轻声说出,是为龙山二女守护,待转劫归来。

  妖女自然不依,赖在阴魔冯吾怀中,贴上身体,把那高挺丰满的胸部不住地扭动著,若有意、若无意,不住颤巍巍地抖动。阴魔冯吾凝立不动,只是搂著妖女那柔软纤细些腰肢,任凭她在他身上磨擦。妖女施尽浑身解数,装作春山愁锁,媚眼如丝紧地盯著阴魔冯吾,说是只求一观足矣,丰满高挺的胸部却不住挤压,动作极尽诱惑。

  内媚之道,本该择人而施,因人而异。或曰投其所好,所赞颂必落在对方自鸣得意之处,才能窝心,留得好印象。苟若拍马屁拍上马屎窟,不坏事才奇。当冷则冷,当亲则近,这可不是教的,更需丽质本天成,竹意虽雅,并非每一株都可入书,要靠人工来造就,已落下乘,失其风韵,如假花的不闻香。既非其选,又要强自作态,令人有东施效颦之感。若赤裸裸的献出屄穴,是评为贱。引诱之道是惑其心,静态之谓淑,动态之谓媚,俱皆只是表演。肌肤接触是妖媚,总而言之,其用就在暗示。

  阴魔冯吾欲海惯肏,岂会受惑,只是有所利用贪图,诈作入彀,色迷迷的说道:“既然如此,这就同去好了。抱著你走,以免迷途。”

  说罢,揽起妖女,往镜前立定,伸出一只秀白嫩手朝镜上推了几推。随见晶光闪闪,起了一层云圈,镜中一对人影便已不见,往里一纵便已人内。妖女只觉四外前後烟雾溟蒙,烟光闪烁,全无阻隔。遥望前面,彷佛甚深。镜中道路在若虚若实之间,行时好似被一种力量托住,像是通往左侧的一条甬道。所行不远,突然身子往下一沉,落入一间大不盈丈小室内。

  室内四周直似一片浑成的金墙,前面也是一面椭圆形的镜子,对著一座色如黄金的土榻。阴魔冯吾手掐法诀一划,一阵黄烟冒起处,榻旁墙上随陷了一个三尺方圆的洞穴,俯视烟光弥漫,什麽也看不见。阴魔冯吾伸手入内,拿出了禁图。妖女记著昆山二恶之戒,也不观看,装作情不自禁,把那艳丽的红唇印上阴魔冯吾唇上去。一只玉手下伸,抚摸阴魔冯吾的魔屌。

  指法还真刁钻!柔夷软如凝脂。轻拢慢捏,拈扶夏挑。面目含春,骚媚入骨,真不愧“万人迷”的绰号。阴魔冯吾也就装作急色儿,一只手抚摸著亮丽的黑发和粉颈,另一只手则在她光滑的背部不住轻抚著,把她剥个赤裸袒逞。剥得妖女吃吃的娇笑,笑得胴体抖动,实是大开方便之门。

  一丝不挂、柔若无骨、雪白晶莹的如玉胴体就如胶似漆地紧紧缠绕上阴魔冯吾怀中,双手握住阴魔冯吾的巨屌揉搓,魔屌随著心跳一下下地昂动。纤纤玉手如绵般柔软撮得魔屌可真舒服,非是浪得虚名。真能勾出欲火淫兴,才能刁矫扭拧,诸多索求。要是弄成精爆,哪能再有肏屄要求,女人可就一钱不值了。

  此时魔屌又酥痒又难受,如箭在弦上,势必提出合体要求,少不免被穷诘是否爱她。此情此景能不说爱得入心入肺?在肉屌的压力下,那能难以抗拒一切反要求,万大条件也只能应允,过後才算了。当然一切都在阴魔冯吾计算中,禁图就归入妖女所有,才让魔屌昂首迈进。

  硕大的屌茎才顶入了一半,妖女就有点受不了,屄户给逼得涨涨的,龟头被两片小阴唇紧紧的包夹著,清楚地感受到阵阵湿黏的热流的不断刺激,可真舒服,妖女却双眉紧蹙,娇呼「哎哟」连声。阴魔冯吾可料不到这欲海万人迷竟如此量浅不经肏,不完全顶入就缓缓地把粗大屌茎往外缓缓抽出,再慢慢的插入。妖女胴体被顶得上下起伏,不禁淫荡的叫了起来,屄穴也真被塞得满满,好充实、好饱胀,忘情的娇呼:“啊啊~~你~你的那个好粗硬~~好巨大~~”

  魔屌在紧窄的屄肉穴中不住抽送,顶得妖女粉臀也往前挺进,流出大量的淫津,娇呼呻吟也有节奏地逐渐提高,有点动情了,却又怕不可收拾,极力挣扎,耍出叫床绝活,歇斯底里的浪叫著:“哎呀喂~~亲弟弟~~小丈夫~~我要死了~~你真要了我的命啦~~我的小冤家~~哦~~哦~~姐姐~~要被你弄死了~~”

  叫床声又淫荡又羞涩,志在刺激著身上的男人性趣亢奋,做著更加猛烈的动作。不过对阴魔冯吾这久肏浪妇的淫魔,这些造作性的叫床声缺乏由衷的韵味,难起作用,真正的叫床是在逼忙下,可没这多思考,可没这多内容。但阴魔冯吾仍是猛抽猛插,直插得妖女浑身颤抖,淫水像山洪爆发似的一阵接一阵的往外流,双腿不停的伸缩,肥臀狂摇乱摆。这种躲躲闪闪有时更加让人欲火中烧,妖女也真动情了。

  妖女所以性趣燃起就半天吊,是因为屄道厚生,知觉受到隔膜而钝黜。当肉屌擦得屄穴热烈时,已是强弩之末,再经屄膣反应激汤,超越极限,就必弃甲曳兵,呕吐狼藉,无以为继。屄膣越充血,有胀得越难受。

  可是魔屌的坚硬长热远在她想像外,搔痒的屄膣渐渐受龟头磨成一股热流,小腹也失去控制的跳动,猛的玉腿高举,伸缩乱舞。久经肏战阅人无数的妖女居然有种情不自禁的冲动,淫濡湿滑的膣壁嫩肉紧紧缠绕著燥进暴出的巨大屌茎,不能自抑的死命勒紧、收缩,肥臀不停的往上挺凑。

  真情的开放可不是外表所能分辨,神韵香氛可就假装得来。姿容朴实的平淡脸孔也会看起来颇有些勾魂夺魄。鼻子就是鼻子,眼睛就是眼睛,纵是毫无一丝出众,但就媚态横生,极有风情,这才是真情流露。血流急骤令绛唇涌现一团烈火,触目勾魂。怀抱的温香软玉,自有乳间传来丝丝缕缕的醉人的幽香,火辣辣的性感,充满著情欲的诱力,难怪一般入幕之宾无法久持。

  妖媚治荡的眼神水汪汪的满含春意,这更充满了野性的诱惑。肌肤还如此的细腻滑嫩;曲线还那麽的窈窕婀娜多姿,身材窈窕,曲线丰满。乳头胀得像颗红枣,又黑又大的乳晕也透出红光,虽然显得俗了一些,却更因俗而性感,因俗而撩人,完全衬托她那一副丰满的胴体。按在那丰挺柔软的酥胸高处,鼓涨中传来酥酥软软的感觉。那原本压抑在娇躯内的性欲,已全爆发出来,使热血沸腾。

  熊熊欲火烧得妖女媚眼半开半闭,淫水由屄穴津津流出,刺激得魔屌更加贲张,顺著淫水润滑,这才整根挺入她那湿窄屄洞。又湿热又紧实的膣肉和阴茎激烈磨擦,带给两条肉虫无尽的畅快,妖女全身颤抖著,像个无助的羔羊,口中「哎呀~~哎呀~~」的声声娇呼,激起阴魔冯吾的冲动,对妖女的娇吟与求饶充耳不闻,鼻端还不断地嗅到妖女的氤氲肉香,心中越发燥热,继续著猛烈无比的抽送。

  粗壮的阴茎撞击著水滥成灾的肉穴,插出“噗滋,噗滋”浪声,不绝於耳,呻吟声再也忍不住变得更高亢。阴魔冯吾是愈抽愈快、愈插愈深,只感到她的小肥穴是又暖又紧,每次都碰触著她的花芯深处,使妖女又哼又哈的呻吟著,不自主的抬高粉臀,暴发的把阴户往上挺!上挺!更上挺!更把花芯献上,碰得更劲,更是呻吟嗥叫。

  花心在一张一合地猛夹著大肉棒头,直夹得阴魔冯吾舒畅无比,整个人像是一座火山似的要爆发了。那一丝不挂、柔若无骨、雪白娇软的玉体一阵电击般的轻颤,体内喜爱肉体欢乐的本能,全盘释放出来。狂的火焰愈燃愈旺,几乎都要沸腾,心中的欲火却越发洩越旺,太需要发洩了。被肏得心神荡漾,似进入了半疯狂的状态,并随著他的每一下进入、退出,承受著一下比一下更凶猛激烈的冲击。又痛、又胀、又酥、又麻、又酸、又痒。忘情地热烈回应著、呻吟著。

  坚硬的魔屌像根铁棍般揉搓搅动著妖女的腔道,让她的娇喘呻吟越来越强烈。在阴魔冯吾的暴虐下,妖女那如泣如诉的娇吟声是越来越响亮,也越来越高亢,娇喘与浪叫也几近声嘶力竭,歇斯底里般的叫著、摆著、挺著、使屄穴和屌茎更密合,刺激的阴魔冯吾性发如狂,真像野马奔腾,搂紧了妖女,用足气力,拼命急抽狠插,大龟头像雨点似,打击在妖女的花心上。

  随著阴魔冯吾一阵猛插,妖女在“哦~哦~啊~啊~”的一连串叫喊,得到生平第一个高潮,自花芯强烈爆发开来。妖女舒服得魂儿飘飘,魄儿缈缈,双手双脚搂抱更紧,丰臀拼命摇摆,挺高,配合阴魔冯吾的抽插。一波波的娱悦浪潮向妖女涌来,那欲仙欲死的滋味,是她从未尝过的,快活的简直要疯了!哪曾享受过如此的销魂滋味?姣美的粉脸上,呈现出高潮的快乐表情来,淫声浪语的叫道:“啊~~插~~插死我了~~吃~~吃不消呀~~哎唷~~要死了~~哎呀~~我~~我又要丢了~~”

  强烈的高潮一波接著一波,自己都数不清来了多少次,激烈的合体交媾的高潮後浑身娇软无力。下腹部几乎快要溶化般的快感,陷入陶醉裏,捣散了。妖女被阴魔冯吾的大肉棒抽插得媚眼欲醉,粉脸嫣红,她已经是欲仙欲死,小穴里淫水直往外冒,花心乱颤。狂抽猛插,一下比一下狠、一下比一下深,每一次撞击都到达秘穴最深处的花心。

  那红嫩的小唇瓣敏感得要命,花蒂也慢慢的红肿挺立了起来。花蒂传来如山洪决堤般的刺激,忍不住大声呻吟,蜜洞的嫩肉随著肉棒的每一下抽动敏感地痉挛。但那强烈而异样的刺激,醉人而舒爽的摩擦还是令和他都欲仙欲死,一声高过一声地浪叫著。阴魔冯吾更是不留情大力抽插,终於妖女紧紧搂住阴魔冯吾,身子不住地颤抖。深插在妖女屄内的龟头感觉到花芯洒出一股股的阴精,以及她在交欢的极乐高潮中时,下身阴道膣壁内的嫩肉狠命地收缩、紧夹,弄得心魂俱震。

  狂风暴雨般地摧残著她,妖女在阴魔冯吾的身下不停的呻吟挣扎著。她的屁股不断痉挛著。猛烈颤抖。子宫也一阵一阵的痉挛起来,子宫都被撑开的火辣冲击,叫出声来,一股股温热腻滑的阴精便喷薄而出。不由自主地颤抖著,颤抖,蠕动,痉挛。

  火从腹下升起,瞬间漫延全身,越烧越旺性欲越强。她声嘶力竭的婉转娇呼,感觉到自己的小腹不断痉挛,只能不停的弓起自己的娇躯,去迎合的抠弄。每次一深入她就无法控制的淫叫,全身剧烈颤抖,阴精狂泄了出来。下半身好像要溶解了。巨屌的速度越来越快,妖女已经无法发出有意义的声音,不堪刺激般的发颤著,蠕动如蛇,摆动不已,只觉高潮的快乐一波又一波地袭上身来,一次又一次地将她灭顶,全身狂抖,不由自主地扭动,死命紧抱著,承受强烈高潮接二连三的狂浪。

  使她昏了又醒,醒了又昏,彷佛被地狱的火焰燃烧。带著令人酥酸的电流传遍了身子的每一处,全身骨节酥麻酸痒得几乎快要松散开来。近似西斯底里的叫著,似已经被欲火完全烧化了,全身紧张产生一种缺酸的状态,意识也会变的模糊,几乎失去意识。

  多年积聚的玄髓蕴藏可不弱,至无所洩时,才软软的一滩肉泥瘫在身上,回味无穷,真想永远黏实,不眠不动,每一个细胞被欲火烧得酸麻酥痒。连呻吟的力气都没有了,烂泥般瘫在上,慵软软的再起不来了。蜜穴深处被热流烫得发出尖叫,爽到了极点,接著竟昏死了过去。

  阴魔得了内禁图的途径,穿越内层洞门上的道家混元真气後,依规而行,不扰攘西天竺灵石灵性,在洞後寻得贝叶禅经。前部经文刻在碑上,碑重如山,离洞後留在世上只剩五日,便即须化去。经解已化成一片玉壁在洞後壁上,也不能取走。若无经解自去参悟,至少三百多年始能通晓。保留、携走两俱不能,非当时默记下来不可。

  这个难不到阴魔的先天灵慧,更参悟出是当年佛母观世音降伏修罗魔尊的《千手千眼观世音菩萨大悲心陀罗尼》心法,只适女性修练。修罗魔尊魔力以独尊为本,连生计言行听闻也极权垄断,魔众不敢贰心,比普度众生成佛的佛祖强横得多。佛系众牲,其虚空般若靠众佛共主法界,存著无量法门,各佛有各自的主张,甚至有为争佛座而养魔自重。因而任由修罗魔尊逐步赤化净土。虽有一佛谔谔,却难敌众魔诺诺。

  幸得观世音大士,修成《千手千眼观世音菩萨大悲心陀罗尼》心法,聚上千个女徒众,融合成千手千臂的一身一屄,共伐修罗魔尊孤屌,以索尽丰沛元阳,而成就其神通广大,称尊佛界,虽不称佛,连佛祖也必恭必敬,厚奉而莫敢有忤。是佛门两位崇高女士之一。另一位是弥勒佛,又名喜欢佛,也叫九子魔母,随派系不同而有不同的称谓。

  阴魔以淫为基础,此经恰好是本命克星。洪水只宜疏导,或毁或禁只能令其更受追捧。阴魔就以先天真气,窜改碑文,把千屄合笋位置偏移纳米,於千屄化叶之环叠贴嵌处中留隙孔。非势均力敌之际,则无往不利;到被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