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1-173(1/2)

加入书签

  第百七十一节锋芒初露

  这地方名珠灵峡,虽名为峡,实则只是一片峭壁危崖,下面临著一条宽约二三丈的涧壑。由隔涧对面向崖壁遥观,只见碧障排云。崖壁上有好几处大小喷泉瀑洒,玉龙飞舞,齐坠涧中,若珠帘倒卷,翻起灵雨飘空,水气溟蒙,好个烟雨凄迷,看不出涧有多深。崖壁通体青苔鲜肥,草木华滋,郁郁森森,山容一碧,乍看风景,倒也雄丽非常。细看,除却崖壁那短短一片好地方外,他处迥不相称,不特山容丑恶,寸草不生,并且石质chu硕,宛如利齿密布,乱石森列,崎岖难行,偏又不具一点形势。

  从崖得多仔细,你师父也未必想到是我。由你这小鬼讨好去吧。”

  小孩就是小孩,相貌认不出来,却自己说了是三岁,哪还不知是谁?也是尹松云入g未久,无缘得见灵峤三宝,才会多此猜测。李洪每年此时要到峨眉省亲,归途遇见藏灵子,谈起这里助花无邪取经一事,李洪想到师父去了休宁岛未归,回山无聊,便赶了来。

  正说笑间,便见花无邪飞来,到时也颇审慎,先在空中飞翔了两转,发下一道光华,见无动静,方始欣然降落。由身畔囊内取出一个寸许大小的五座旗门,分向五方掷去,随手一道五色光华闪过,便即隐去。掷完,立往对壁飞去,壁上接连现了六次金光,人便不见。李洪说:“糟了!我怎疏忽,忘却隐蔽外壁神光?

  踪迹已露,少时必被妖人寻来。只好做一点,算一点,等你师父来了,再说吧。“

  把神光遮掩过去,以y魔之能,易如反掌,因李洪沾手其中,就不能不让他处理,任他随意实践才能长进,知取舍的玄机。只需待他陷入危机,才导他脱离险境,这才是宝贵的经验。

  事事安派详尽,养出的必是〔何不食r糜〕的傻瓜,因为没给他知晓价钱,他才会有此一问。要是昏君,早已下旨,更自认为永远正确了。问,就是无甚信心,终身都是任由摆布,因何作出选择决定,全是一窍不通。

  y魔教子的代价,可就让煮熟的鸭子飞了。否则,遮蔽一下,让花无邪解禁後复完,可就难逃y魔的胯下y肏了。李洪随往对壁飞去,也是一晃不见。一会,飞回後,花女也从壁内飞出,面带愁急之容,在四下张望。忽听破空之声,一道暗赤光华,由五龙岩那一面斜飞过来。光中现出一个身材高大,相貌凶恶的红脸道人,还未落地,花女已带著一道青光迎上,两下里斗在一起。那五座旗门也未发动。妖道邪法厉害,一会青光便被红光裹住,眼看青光暗淡。接连又是好几阵破空之声。

  李洪也不现身,倏地左肩一摇,手朝空中一扬,那连柄双钩也未现形,立化为两道金红色的j光,交尾而出,电也似疾,朝红光飞去。红脸妖道似知不敌,想要收红光逃走,如何能够。只一接触,金红j光便将红光绞住。红脸妖道由身旁放出一片红光,破空遁去。红光立被绞碎,洒了一天红雨。花女也飞落,手朝上一举,道声多谢,人便隐去。

  这原是一眨眼之事。花女身形一隐,那些妖人也随同破空之声,纷纷飞落,共是九人,何永亮温三妹也在其内,一个妖人说道:“我明见老徐和贱婢在此斗法,就走,也没这等快法。彷佛看见一片极淡金霞闪了一闪,莫非有人用太乙潜影迷踪之法,将形隐去不成?”

  另一妖人答道:“就说有人行法迷踪,到此总该见人,徐道友为何不见?适见徐道友已经大占上风,也许杀了贱婢,故弄玄虚,使我们扑空,自去破壁取宝。

  莫如我们照温三妹所说,就今夜分出两拨,一由崖完,终无回音。因是笑声在外,全神注定门外禁制有无变动,忽听身後书桌上纸笔微响,知道人已入室。表面故作不知,仍朝外说话,倏地回身将手一扬,同时左肩摇处,一片银光立将全室满布,口喝:“嘉客已经惠临,为何吝教,不肯相见呢?”

  随说,随将五行禁制催动,当时五色光华一齐闪变。心想:“这回你便是大罗神仙,也不愁你不现身了。”

  方一动念,猛瞥见一片极淡的金光祥霞微一闪动,觉有一种极大潜力,在禁光中荡了一荡,便自逝去。再加施为,仍和先前一样,无迹可寻,知已冲禁遁去。

  照此高强法力,真是罕见。又看出那金光祥霞是佛门传授,自来自去,只是故意取笑,并无敌意。惟恐因此树怨,便朝窗外赔话道歉,也无应声。收法一看,桌上一纸一笔已然不见,测不透此人是甚用意。

  时限已经快到,正待起身,忽听噗的一声,禁圈微动,由门外飞进一物落向桌上,乃是失去的纸,将笔裹住。打开一看,上写:“答应帮可怜人的忙,偏不早去,在此坐冷板凳,当穷酸,害人家受苦,已是可气,还用五行禁制吓我。幸而我警觉得快,不曾上当,没有丢脸。那姓花的女子不久便要元神被妖僧擒去,受风雷水火苦劫,有多可怜,还不快去!”

  另外一行写著:“你猜我是谁?如何反朝我赔礼?可笑,可笑,可笑。”

  没有具名。字虽刚劲,语却稚气。暗忖:“照此语气,分明是个六七岁的幼童?所留的字,也和小孩一般稚气。”

  忽然从龙娃说的装扮,想起仙g至宝,但他生下才只数年,不应有此法力,并有严师照管,也不会放他一人下山犯险。此时时限越近,忙即起身,往珠灵涧隐形飞去。

  李洪已先飞回,对龙娃说:“你师父就来,如觉一阵微风急吹上来,便是你师父来到。如果久候不至,便不是落在这里,我再带你寻他。此时我还有点事须走一趟。”

  尹松云还未到达,相隔老远,便见崖前约有十多丈的五色j光彩霞,将涧面连同对面十数亩平地一齐笼罩。内有五座旗门,随同烟光明灭,不时隐现。七八道妖人遁光穿梭也似,在旗门之下往复出没,其疾如电。那旗门烟光杂沓,随著众妖人在阵中飞驰穿行,闪变不停。涧壁上面,却看不出什动静。便往涧侧一座兀立平地的小峰上飞去。那峰离战场只数十丈远近,高约二三十丈,比对崖低些,看不见崖出来,你要不敢动手,当著许多欺软怕硬的狗男女,你丢人却大呢。还有甚邪法,我不要你留情,只管使吧。”

  妖妇闻言,并不发火,冷笑道:“我老婆子一生怕过谁来?你果是有来头,值我下手,休想活命,杀你易如反掌;如是无知童稚,如此胆大,倒也合我脾胃,我不杀你,只捉去当儿子便了。”

  李洪接口怒喝:“放你狗屁!小爷便是峨眉教祖妙一真人之子李洪,拜寒月大师谢山为师。你那两个杀子仇人,便是我两位师姊。休看我才只三岁,似你这类妖妇却不在小爷眼下呢。你不用怪眉怪眼,小爷现形让你看,你那鬼手到底能出甚花样?只管来吧。”

  话未说完,人已现身。只见一个背c双钩,腰悬如意金环,x悬玉辟邪,各焕奇光,短衣赤足的童子。年纪看去虽不似三岁,最多也只七八岁光景。生得粉装玉琢,俊美非常,加上那一身装束佩饰,一身仙风道气,分明天上金童,下降凡世。在一片祥霞拥护之下,一手掐著灵诀,一手戟指喝骂。

  第百七十二节大势已去

  众妖人知道善者不来,全都暗中惊奇不置。老妖妇闻是妙一真人之子,心方一寒,面上先现惊疑之色,知道此子父师无一好惹。及至听到未两句,面色忽转狞厉。猛瞥众妖人除温三妹手藏袖口中微动,目注对面,似在暗中行法外,馀人全都斜视自己,要看对此婴童如何发落。众目之下,就此退去,实在难堪,至少也应将那禁图抢夺了来,才可落场。好在来时禁已经暗中布好,花无邪隐身多妙,只一离壁飞行,便即现形。此子仍以吓他逃走为妙。念头一转,厉声喝道:“无知r臭,真要我下手麽?”

  随说,便有一团灰色暗光,朝李洪打去。这还是妖妇不愿与峨眉派结仇,没想伤害李洪,上来未下杀手,只将自炼y煞奇秽的天垢珠发出。满拟此宝除能污秽敌人飞剑、法宝外,并还发出一种极秽奇腥之气,闻到便即晕倒,护身宝光必然被污,失却灵效。敌人虽然仙g深厚,终是幼童,奇秽难当,必逃无疑。如能将人擒到,说上几句放走更好。

  哪知李洪并不领情,所带法宝,乃灵峤三仙所赠,专御邪法,不怕污秽。并还深知妖妇来历,x有成竹。一见天垢珠冉冉飞来,笑骂道:“我本心想见识你那形音摄神邪法和那一双鬼手,你偏使出这等下作玩意,有甚用处?”

  说时,那团灰暗的光气,已是飞近身侧。众妖人深知妖妇全身法宝,无不y毒厉害,妖光即要爆散,化为大片邪气,向人飞涌,其势极快,并具灵x,稍有缝隙,即被侵入,李洪不死必伤。不料李洪若无其事,口说著话,手往x前玉辟邪上一按,立有万道毫光,暴雨也似朝前s出,妖光立被撞成无数烟缕,四下飞s。妖光虽破,残烟剩缕仍是奇秽极毒。

  妖妇事出意外,骤不及防,又惊又怒,百忙中恐毒烟飞s,伤了身旁妖党,越发丢人。既然法宝已毁,不愿收回,愤急之馀,将手一扬,残烟重又前飞。吃李洪宝光一挡,消灭大半,下馀邪烟,便由李洪左右两侧绕飞过去。同时妖妇也已横心,待下毒手,双手一伸,飞出十条黑影,正向李洪抓去。猛觉心灵一动,知道花无邪已离崖飞起,待要逃走。想起此女禁图关系重要,怎今日轻重倒置,与小狗怄甚闲气?

  花无邪明知艰险,终以功亏一贯,不舍就走,想看看再说。其实,当时妖妇已下禁,稍有行动,仍被察觉,以不动为好。谁知妖气残烟猛飞过来,才闻到一丝,立觉腥秽奇臭,难於忍受。尚幸功力甚高,忙运玄功封闭七窍,不令侵入,虽未中毒晕倒,馀气尚是飞扬。惟恐有失,又想起妖妇人随声到,来去如电,此後防不胜防,又非敌手。再不见机,吃她摄去元神,永沦苦孽,休想出头。越想心越寒,便住斜刺里飞去。身才飞出,立触禁。虽然妖妇所设禁在发动邪法以前并不伤人,花无邪功力又高,照旧飞驶,可是踪迹已现,不能再隐。

  同时妖女温三妹知花无邪尚在壁上隐迹,暗用镜光查照,因有李洪佛家禁蔽,不曾照见。这一飞出禁地,立被照出。温三妹喝道:“那不是贱婢?”

  妖妇自然不放过,立舍李洪,口唤得一声:“花无邪,你跟我来呀。”

  那一双鬼手影便即抓去。妖妇呼音摄神之法厉害无比,如换别人,真魂元神已被摄住,必被鬼手抓中。花无邪身刚飞出不远,忽听怪妇用极凄厉的怪声呼唤,才一入耳,便觉心旌摇摇,真神欲飞。总算得有佛门真传,禅功坚定,事前又有戒心。知道不妙,忙运玄功制住心神,不去理睬,仍催遁光加急飞遁。不料妖妇飞行更快,人还未到,那双鬼手影已是追近。

  花无邪心灵上也有了警兆,眼看要糟。幸亏李洪见妖妇鬼手舍了自己,去追花无邪,心中一急,把乾天一元霹雳子,由侧面照准妖妇便打。同时左肩一摇,断玉钩立化两道金红光华,交尾电掣而出,朝那黑手影剪去。妖妇一见豆大一点紫色晶光迎面斜飞而来,知道此宝乃昔年幻波池威震群魔的乾天一元霹雳子,在百多年前吃过此宝苦头,不禁大惊,忙即收手退回。

  只听震天价一个霹雳过去,紫色星光已化为万道紫光奇燄,横飞爆散。这一震之威,数十丈方圆以内的山林树木全都粉碎。众妖人立纵遁光逃避。两个逃得慢一点的,均受了重伤。尹松云如非为防龙娃受伤,加以禁制,相隔又远,所立小山也难免於波及了。紫光过处,妖妇鬼手前半似乎扫中了些,可是逃遁极速,晃眼无踪。

  妖妇去得快,回得也快,远远一声极凄厉的怒啸,人随声到。虽然吃了点亏,并不向李洪报复,避开了李洪一面,径由斜刺里朝花无邪追去,那一双数十丈的鬼手黑影,重又发出。本来双方动作神速,花无邪逃并不远,又不合闻雷回顾,见妖妇逃走,群邪伤避,略一迟疑,四山回响未息,妖妇又追来。李洪见断玉钩对妖妇鬼手竟似无伤,只有霹雳子是其所畏,立纵遁光横截上去,手中暗藏一粒霹雳子,准备迎头再发。

  见由乌牙洞那一面飞来一片天幕也似的黄云,放过花无邪,将妖妇阻住。那云直似一片横亘天半的屏障,上面现出两个死眉死眼,一般高矮的黄衣怪人。这两个怪人,不特容貌身材相同,连神情动作也都一样,乍看直似云屏上画著两个孪生兄弟,不似生人。各睁著一双呆暗无光的怪眼,望著妖妇,一言不发。

  妖妇鬼手已是收回,仍由一团y云惨雾环身凌空而立,望著两怪人,也不动手,口眼鼻子不住乱动,面容悲愤已极。众妖人见此阵仗,全部收势,悄悄避向一旁。双方沉默相持,约有半盏茶时,妖妇好似进退两难,忽然厉声说道:“我并未到你乌牙洞禁地,何故逞强作对?”

  两怪人始终呆视如死,并不理睬。妖妇连问两次,对方连眼皮都未眨一下,也不前进,也不放妖妇过去。花无邪早逃得没有影子。妖妇凶睛闪闪,望著两怪人,几番欲前又却,好似进退皆难,神情忿怒已极。本因近来时衰运背,不欲树此古怪难惹之强敌。又相持一会,倏地眉发倒竖,厉声喝道:“你们既是逞强出头,就该说个原因,我如无理,立即就走,为何死眉死眼,装腔作态,连话都不敢出一句?”

  见对方人不出门,却将两个元神附在本门独有的五云锁仙屏上飞来。却不知妖徒已被y魔烧了蚁窝,妖魂与五云锁仙屏已是一体。误认是两怪徒怕她,以元神出斗,暗忖:“怪物师徒欺人太甚,好说无用,空自示弱丢人,甚至还不容就此退走。有此云屏护住元神,我那呼音摄神之法多半无用。莫如施展玄功变化,冲入云屏,用这一双抓魂鬼手,将怪徒元神抓裂。也不和两老怪再交手,就此遁回,约请能人相助,再以全力来拼,非将禅经、藏珍得到不可。”

  妖妇也是大劫将临,自信大甚,疏忽云屏上的异样,竟附同了天残、地缺两魔君的元神,上了大当。发出一声极惨厉的怒啸,将身一摇,全身立被一团极浓密的黑烟包满。同时鬓边两挂纸钱也便飞起,化为两道惨白色的光华,环绕身上。

  众人目光还未看清,两道妖光已环绕一团黑影,箭也似急,往云屏上冲去。

  那云屏横亘在珠灵涧斜角上空,看去长只数十丈,高仅十丈,一色深黄,时有光影闪变。那麽邪法高强,与蚩尤墓中三怪齐名的乌头婆并未将云屏冲破。一到上面,附身云屏之上,也和两怪人神气差不多,只是动静不同:怪人仍旧呆立相看;乌头婆却是眉发怒张,黑烟和惨白妖光环绕之下,在云屏上往来飞舞,其疾如电。晃眼之间,黑烟白光之外,忽然附上一层黄云,渐渐云气越附越厚。妖妇便如冻蝇钻窗一般,此突彼窜,似想挣脱。未了简直周身被黄云束紧,成了一个大黄团,妖光黑气全被包没,不见痕影。

  云屏上忽然光色闪变,由黄而白,转眼又变成红色,同时起了无数大小漩涡。

  妖妇身外所包云光也随同变幻,不论飞到何处,均被漩涡裹住,挣脱一个,又遇一个,飞舞冲突之势越缓,不时发出两声惨啸,情急,正以全力呼音摄神,与敌拼命。尹、李等三人因在天蝉叶和禁遁掩护之下,只觉听去刺耳难闻。众妖人却似心摇体战,真神欲飞,不能自制,声才入耳,便已仓皇飞走。

  猛又瞥见屏上火云旋转中,碧光乱闪,一串连珠霹雳大震,九粒魔y雷把乌头婆身外光云立被震散了些。君子可以欺以方,乌头婆这些草菅人命的魔头不会为魂海战术所惑,自束手脚,杀得云屏内魔魂也畏缩不前。紧跟著,一股黑烟比电还疾,冲霄s去,烟中带著一种刺耳的厉啸,由近而远,晃眼馀音犹曳遥空,乌头婆踪迹已沓,端的神速已极。

  y魔熟悉魔g内情,察觉到天残地缺两魔君竟为乌头婆出动元神,速战速决,魔g内必有重大变化在即,无暇久缠,否则必将乌头婆欺负得生死两难才称心满意。如此紧迫之际也为花无邪分心,必有用到花无邪之处,更是非同小可。血魔门已是天残地缺两魔君的剥削系骨干,竟然递不出消息来,y魔更非随花无邪入险不可。

  花无邪危急中往乌牙洞飞去,见身後现出云屏,将乌头婆阻住。先还恐才脱虎口,又入龙潭,但除乌牙洞去路外,三面均有禁制,不能冲过,只得硬著头皮下降。见危崖内陷,地并不广,也无陈设用具。只当中有一个五尺高,二尺多宽的石凹,并肩挤坐著两个黄衣怪人:一残左肘,曲弯难伸,一缺小腿,短矮奇甚。

  虽未见过,也知必是天残、地缺。

  天残、地缺两魔君本是清修之士,少好弄权,都曾远赴大嵬山青玕谷求道,是太虚一元祖师苍虚老人一脉,却生x奇特,专重恩怨,不论善恶,尤以地缺的黑猫白猫大法为甚。皆因天x弄权,倾向只顾眼中一片树叶,不惜摧毁整个森林,才迷上共工魔法的极端垄断,转投魔教。当年哈哈老怪肆虐神州,酿成落叶遍野,所以他两人初得道时,颇积善信。尤其所炼护身云屏,颇迷惑了许多冤鬼,用心虽为利己,无形中也积了不少功德,窃据盛名,得霸善土,低垂以铁幕,所居直同禁地,睽违仙凡。

  这些魔君的心态就是唯我独尊,要贯彻自己对树叶的拯救,必需有极重的权力,别的体制不能由他们为所欲为,每天的生活就是保持这个权力,即使死在那种形式里也在所不惜。非常严峻,非常复杂,稍微掉以轻心就会掉进人为的陷阱和魔鬼的圈套,所以每个圈子都有远近亲疏,不能放公理沁入。

  门人得极权垄断荫庇,赤裸裸为恶,其劣迹罄竹难书。有人游山误入或是路过,不论仙凡,均受怪徒欺侮。来人法力越高,吃亏越大。天残、地缺两魔君不但不问,反为彰目。几个宠徒相貌既极丑怪,行事更极骄横任x。近年勾结左邻右舍,要一体化全个仙界,是仙凡两界大祸害,比之洪水猛兽之流毒更恐怖,因其极权垄断不只搾出千三亿贱灿,茹毛饮血,连近邻交往也为削薄。因此树敌甚众,无奈仙界之民为主各有内争,无馀力制其死命,更恐其恼羞成怒,生出事来,欲以恩相结,从中分化。

  天残、地缺因见当晚珠灵涧有人斗法,默运玄机推算,得知有一件关系毕生荣辱安危的事,就在不久发生,心中忧急,不得不破例由那未次一坐三百馀年,不曾离开过的危崖石凹之中飞出,急忙驱逐乌头婆後,接见花无邪。冷冷说道:“明知我师徒不好说话,偏往我门前投到,足见胆识过人。你所取禅经,我并还可助你一臂。不过,我二人恩怨分明,助人须有酬报。那存放贝叶的金箧之内,有一件佛门至宝,如肯借我一用,你便可安心下手。不论有多厉害的对头与你作梗,均由我师徒应付。我事一完,立即还你。此系彼此有益之事。我师徒素不勉强人,时尚未至,也无须马上回话。下手前三日,来此一行,我便可为你安排,使你专心按照禁图取宝,决无他虑了。”

  y魔先天法体附上花无邪y窍内,知两魔君窥觊经碑内贝叶灵符,用以压倒轩辕老怪,夺魔g大权,回头重走剥削歪经老路。人不自私,天诛地灭。身为血魔门主的y魔自然为血魔

  法玛传最新章节

  门利益著眼。不拨得高层斗致同归於尽,血魔门岂能独揽魔g大权,就於花无邪y窍内骚扰神智。

  花无邪知道对方一向自大,以其神通广大,怎麽会自贬身价,向一後辈借宝?

  贝叶禅经箧内是何法宝,他们竟会如此需要,本来不敢拒绝,却给y魔弄得心烦意乱。略一犹豫,天残、地缺却已闭目入定。y魔却知魔g火拼已经发生,天残、地缺两魔君已急忙遁回魔g亲自指挥,g本再无馀力理会花无邪。花无邪身在虎x,惧怕主人的喜怒无常,便在侧恭敬侍立,以待回醒。

  天残、地缺两魔君有大嵬山青玕谷关系,号称仙际派,长期与阶级敌人称兄道弟,为党内权争及媚敌求存,其卖g卖党陷害同僚的恶行数之不尽。y魔以其先天真气内外探求,搜来足有一大箱,经由史春蛾交付病号魔君揭发。病号魔君知人在主g,是天残魔君势力范围,自身难保,必先遁回南方g,才能进可以攻,退可以守,要是保不住x命,天大事件也无从揭发。

  可惜任是天才战魔也抗不过病体缠绵,多年都在告病,长日深居黑房休养,唯一与外界联系的是那些不断传来传去的飞剑传书,只能不厌其烦地看著极其乏味的内容,从那里发现政治的冷暖y晴,在那里比赛地位的高低和j明的程度,从每一条批示里寻找权力变化的蛛丝马迹。身边就是缺乏人的牢靠。一旦事件发展到身边来,才知这副g主储君是如此虚浮缥缈。存留天残、地缺的罪证的秘密竟也由贴身侍卫长透露给天残魔君。

  天残、地缺也早已圈著病号魔君的死x,撒团围,得讯立即下格杀令。这死x就是病号魔君之子,邋蜾狂鬾此子承受老父天赋,太识干戈了,知天灿魔君不灭,以此极权垄断的制度,魔g必为和稀泥魔法所聚的贪赃枉法所毁。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