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4-178(1/2)

加入书签

  第百七十四节j怪回乡

  y魔不受五行物质拘限,依鲧珠元神所经历,黑亭下只有入子午线这唯一通道。晶壁就是封口,只冰蚕或温玉能解,而不牵引神雷,发动元磁真气。这是纯粹一个预谋。大白蛛强硬攻开晶壁,弄至要面对元磁引力,就必需要有祭品隔离元磁真气。

  再神光描扫,七矮身後竟附牵著大群海怪,由黑龙带领,在寒霙团罩中,利用七矮卸减元磁吸力。依附干神蛛的大白蛛竟与随後的黑龙互通声气,基因似是同一源流。看来甄氏兄弟不受伤,也必被引导前来。

  子午线贯穿地心,竟是太火的空隙。y魔细探太火躔度,竟是大地春分线跨越黄道另一g之际,太火隔离子午线外,方可通行。j研太火躔度的变化,那轨迹竟有点似曾相识。搜索枯肠竟是与少虚宝册最後一章雷同。郑元规这叛徒可不是外传的简单,必是为少虚宝册而去。所谓诛杀叛徒领赏,却是对少虚宝册绝望,以替死鬼作开路而矣。

  此时七矮众人附身在地轴中枢,地体下层之外,被两极元磁真力吸住,上下四面均有极浓厚的混元真气裹紧,只当中子午线可以通行无阻,左右移动,固然不能,什麽也看不见除越飞越快而外,别无所苦,也不见有什异兆。太火焚身之险虽可免去,但那南极尽头的宇宙磁光威力之大,不可思议,多高法力也禁受不住,到时如何抵御?

  金蝉却想起仙示偈语微奥,几经玉清大师、邓八姑猜详,好似真正洞府似在海外两极处。照著目前形势,好些俱已应验。众人听金蝉一说,全都胆壮,忧虑全消,高兴起来。法力虽高,仍是少年心x,反嫌飞行子午线上黑暗奇闷,巴不得早到尽头,见个分晓,一点不知厉害。这一心急赶路,飞行更快,端的比电还急,朝前s去。

  众人只觉飞行之快,从来所无,也不知飞行了多远,飞了多少时候,忽然发现前面微微有了一片亮光。众人以为快要到达,心中一喜,猛觉身上奇热,吸力倏地加增,前面只是一大片灰白色光影。猛瞥见灰白光影中现出一个黑点,并无光华,发出无量芒雨,作六角形往外四s,吸力又复加强好多倍。众人身子竟如一群陨星,往前飞投下去。

  那黑影便是大气之母,y阳二气正在互为消长。所见灰白极光并非实物,乃是气母与元磁j气分合聚散之间发出来的虚影回光。y疑於阳必战,此正是极光出现以前应有现象。黑影一散,极光立现。於阳极y生之际,那热力竟比寻常烈火加增到几千万倍,而且吸力大得出奇,不论宇宙间任何物质,稍为挨近,便自消灭,化为乌有。众人已经将近死圈边界,形势危险万分,一点还不知道。

  那六角黑影突然暴胀,四边齐s墨色j芒,当中空现一点红色,其赤如血,晃眼加大,热气同时增加百倍。如换常人,早在半途热死,也绝不会飞得这麽近。

  众人本就热得难耐,哪经得住热力暴加。又看出黑影红星威力猛烈,不近前已热得五内如焚,透不出气,再如飞近,焉有幸理?因觉这等突发奇热,从来未有,金蝉已早将玉虎放出,也只觉对面吸力减少一点,仍然抵御不住奇热,身子又被吸住,无法停止回退。

  少虚宝册之道就是持盈趋虚,顺子午变化的轨迹弧送,其偏虽少,却处处蹈其接合之契机。就在这快入死圈,危机一发之际,众人被导到恰好正子午线侧面,与来复线交叉之处。那气母元磁j气恰巧由合而分,爆散开来,挨近子午线旁的极光虚影立即出现,吸力骤减。

  本来众人身上飞剑、法宝俱与心身合一,早被元磁真气吸紧,万拉不脱。极光现时,鲧珠严人英本在断後,受y魔先天真气贯注,全力发动道光去遮挡热力。

  如在先前,此举也只浪费元气,这时却是及时凑巧,而金蝉玉虎不是金铁之质,具有隔离妙用,於是太y元磁真气被挡了一下。

  众人猛瞥见左侧极光突现,万里长空齐焕j光,霞影千里,瑞彩弥空,壮丽无伦,俱以为极光原来在彼而不在此。猛又觉出身上一轻,不约而同,纷纷改道往有极光的地方飞去,於气母扩散包抄未臻合围的刹那,脱身於子午线外。当时一个寒噤,吸力全消,却由奇热变为奇冷,穿入了南极尽头来复线内,知已脱险。

  y魔松了一口气,念头转向黑龙陷空老祖一伙。

  黑龙本是前古毒龙,修炼数千年,功候颇深,老巢就在本海深处,为避妖蚿残杀,逃亡中土,藏身北极地窍。谋求少虚宝册绝望,趁子午线缠度连线成直之际,回故乡复辟。本来就j擅玄功,又收服了两个冰魄寒j,不畏太y元磁真气,稍有警兆,也可由子午线上遁走。不料大白蛛叛变,致未用所授金蝉之三雷炸抗气母,扰乱元磁引力。

  更因y魔扫描到秘径一边的来复线处法气隐隐,导少虚躔度入来复线另一边,黑龙为进来复线秘径的一边而跨子午线,抗拒气母,致元气大伤,j怪也死亡大半。进入地轴缠道,直达广殿後侧地底深x,本想偷袭,更落入万载寒蚿的陷阱。

  妖蚿早已得大白蛛传讯告密,於深x出口怖下罗,众j怪除几个先被神雷打死之外,全被y凶诡诈的妖蚿移困入翠峰玉楼之中,供蹂躏y欲。只等盗去元丹,吸尽元j,早晚仍作口中之食。

  y魔随後进入殿後,先天真气感应到丝丝频道脉震,追寻到收发源地,竟是一个闭路磁场,记录下从天外神山之依附天体至司马迁之绝笔。原来天外神山竟是西牛贺州所尊崇的稗宝所说创世造人的神尊所降临之驻地,造出生命。因为大地土壤卑劣,弱r强食,致恐龙独霸,神尊才要照著自己的形像造人,交神使耶和华管理,是王权神授,设世袭太史官录事传禀。

  大地赤道受昂日轨迹引力所摄而臃裂致爆,形成深海。再因昂日绕行南回归线时最接近大地,引力最强,爆裂处遂偏於大地南半。地心重质涌出发大,致大地扩大了一倍又半。原来的地壳浮为玄岩地块,向北半迁移。更有黄道周狩,大地北趋,受紫薇垣所压而凹陷出北冰洋。裂沟日渐成海,远隔天外神山,更有神山与大地的互动,引汤磁光太火为障,神民不达,弄成太平假像,失疏纠察,世道日渐崩溃,纵董狐之笔也难达天听。

  後世遂有龙蜥畜牲强奸凡妇,诞下刘邦,窃据天子之名,恶奴欺主。恨太史官之直笔,更忌司马迁之遍寻神山,诬以罪致g刑,绝神授禀传的基因,通递由是断绝。其後连天外神山也为畜兽所据,以龙禽奴种为尚,自成一角,人x已难有幸存空间,却窃称为上流,无时无刻不在勾心斗角,择肥而噬,极尽残虐,却幻出伪善形象。

  因为世人多是看外表,而很少去印证他们的内心,是否由衷之言,是以纵成〔公众人物〕的两副面孔。达其至厚至黑的《厚而无究其形,黑而无见其色》境界,使世人皆以其为〈不厚不黑〉的〈无形无色〉形象,才算止境。所以厚黑教主就教授徒众,把《厚黑学》匿而藏之,必法不传六耳,非子侄不授,形成世家大族,对外则更对厚黑大加讨伐,才是教徒的登堂入室。

  其匿而藏之,就必需靠私隐法罩保护,才能幸存,哪得不对专事跟踪的〈狗仔队〉法阵恨之刺骨。进而互相掩护,亦可说同流合污,才得永生,达到佛的圆通。这就是〔空不异色,色不异空〕的现象。整个影像都是同一个色,无比较下,而日夕视之为常,由此世人之眼,谁能分别黄与白?在暗室中,谁知其光富於蓝色?

  所以对有执著〔正确价值观与道德〕者万不能容。邪正之分本来就是成王败寇。扫x犁庭後,由得全胜的有佢讲,无人讲,乜都〔正〕晒。这就是历史。汉代官方记录不见韩信事迹。其近者,近至轩辕魔g成立前,也抹煞了北洋系〔维新〕及〔临时〕两派系的拖著哈哈老怪。太乙混元祖师与白谷逸的达摩系分身成正反两面,企图在二次群仙大斗剑中,无论那方胜败,也能登上战胜派中,以维系神州。千古功罪能向谁说,却为白谷逸及轩辕魔g的刻意烟没。後世又有谁能知之?

  使其知之,必是叫人做佢唔做之事。那就如轩辕老怪的训导,靠天天讲,日日讲,叫人为留芳百世,一门五杰的家破人亡,死尽死绝,才得踏上其血路,坐享其成,登上最最最最伟大主席,或民间特首宝座。这就是伪君子的高明处,如文豪悲士的一句:多少罪恶假伪善之名而行之。小至宗教善堂,也以救济好施之善名,巧名立目,乘灾趁危,敛财不息。竭泽而渔也不足养其高层,及周济自己友。魔g头目更尽括入私囊。却口口声声以民为本,可惜那主持愚弄〔本〕民的蠢驴奴才却是以能勾搭剥削巨兽为大肆宣扬。

  其内外有别,必祸於内。龙的传奴以其yx而早夭於色欲,致蚿跨龙囚,为万载寒蚿统领神山,龙子龙孙非是流窜,则必斲丧元阳入妖蚿屄内。黑龙心切族类,惜乎龙x凶恶y险,居心残害七矮以图功,反为y魔所误,危在旦夕。玄霙j气所结的寒光、玄玉两个冰魄寒j本属气态,斗寒蚿虽力有不逮,却未为所羁,奉命逃出翠峰玉楼,向七矮求众小仙求助,兼诛大白蛛报仇。

  y魔以其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各有各的立场,各有各的牵绊,利益必有冲突之处,苟能暂且同路,终必现分歧。更应假手万载寒蚿族灭龙种,才能从妖蚿手上收回神尊的天外神山。遂追蹑入玄霙所据之隘。

  霙气类似影魅,其形体有别於後天五行界结,於常人r眼中若是气化了的影像,不反s光粒子,所以必需转化才入得後天五行视野。要修炼成人,先要吸取日月j华以凝聚成後天五行形态,才算初步入道,已经是非常消耗时间,若无非常际遇,动辄千年也无所成。

  往下的脱胎换骨,要是只靠这一种法方修行想要得成正果的话,纵使几万年也都不够。必然走上恶魔之途,就是以获取别人的力量供为己用,将采集来的血r一点一点的替代抽换成自己身体内的细胞、血r、骨骼、皮毛,从而凝固自己的元神,然後再新陈代谢的替换。如此周而复始,修炼得身体越接近完美,法力也就越强大,但也非数千年不可。

  更完美的是撷取人类j髓,所得能量则纯净入格,可自行长育。这种魔物必须依靠x交以吸取人类身上的j源,是所谓y魔又称为j魔,通常都有著极为美丽的外型,更是yx居多。雄x就先天x能力所限,不易索取到yj。而天地灵气更汇聚在j虫里,做成攀龙则成凤,飞上枝头即凤凰;而附凤则只能在鸾带下随风飘荡而矣。怪不得世道有言:遂令天下父母心,不重生男重生女。

  寒光、玄玉身负奇寒之气,虽然威力绝伦,却接近不得任何人体,不等采撷,血r已死僵无用。所以入道千年,於後天五行界结,仍是幼童模样。见先天真气的气化可互视原来形体,更有他乡遇故知的喜悦。现出的仍是人的形象,却不是七矮众人眼中的样子。

  那是张娇媚绝伦,勾人摄魄之极的俏脸,姿容决不下於倾国尤物。一身薄如蝉翼的冰纨雾縠全部贴在那成熟美妙的身体上,双峰怒突,蜂腰一握,柔软的小腹下隐隐露出一抹浓密的黑色。让人一见就欲火暴胀,轻易地勾起男人最原始的欲望。款款飘近y魔身前,左右贴迎,更见x脯起伏,樱唇翕张,充满挑逗和诱惑,更是惹火撩人之极。美得勾魂慑魄,修长丰满的r体上的每一寸地方都充盈著活力和生机,眼中更是时刻带著一种浓浓的春情笑态,有著水汪汪的春情荡漾,泛著一股从骨子里透出的邪恶和y荡之色,无论是一举一动,还是一颦一笑,均具有使人神魂颠倒、心醉意迷的磁x魔力。总是不知觉间就让人欲火暴胀,直想把她压在身下y肏

  喉咙里轻轻一声呻吟,声音娇媚无匹,柔腻诱人之极。这种似专门为了勾张男人上床似的y媚,骚浪入骨。轻扭著她那惹火动人的胴体,脸上神情似羞似怯,带著一种若欲火高炽难忍的艳媚y情,口中还不住发出男女交欢时那种似舒畅似欢愉的轻哼浪语的呻吟之声,配合著她那绝世的容颜,真是具有惊人的诱惑力。

  这种魔功乃是利用女人的身体,由一种奇异的神意c纵,让身体的各种动作荡人心魄,迷惑别人的心神,轻易地勾起猎物心中最深处最原始的欲望。

  在这“天魔舞”的引诱下,y魔只觉得一股无法抑止的欲火从心头烧起,鼻息渐chu,呼吸渐喘,要狠狠的蹂躏她俩,以发洩自己那充溢全身的汹涌欲火的冲动。一时间更左拥右抱,可真极尽温馨,看著蝶舞莺飞,香风团转,二美争先噬屌,花推卉拥,满眼尽是鲜红豆蔻,软玉r球,幽香云渗,那能不陶然酩酊。下更娇屄就屌,却在二雌的推拉互扯中,似是婴唇吮蒂,甫啜即离,更惹得昂屌燥狂,粘身追逐。纠缠间y魔血影朦胧,裂化为二,贴背黏合,各具首屌,来一个平分秋色,无屄落空。寒光、玄玉都只道自己独占鳌头,更喜不自胜,环绕著y魔正反两面的赤裸玉影,慢慢地渗入到身体里面去。

  低阶的y兽在吸收人类j气时,只会贪婪的吸光对方每一滴泄出的jy。这些能量只是猎物原体不到百分之一,更在转化为自己所有之际,受排斥及耗损不少。因此凡y兽所经之处,四周都可见到被吸乾j气的人类屍体。它们无法消化其中大部分的能量之故,也平白浪费了世间许多无辜的生命。

  至於高阶的y魔如寒光、玄玉就不同了。他们所吸收的每一滴j源,能完美的转化成自己的魔力、能量,而不需要杀害人类,尤其在吸纳时,还会适时给予对方无比的快感,让他彻底堕落,沈迷其中,心甘情愿的不断奉献出自己能量,甘之如饴。然後从人体内的g本j源提取一小部分,更让他们很快能够恢复,继续提供所要的采撷,所以通常需要同时维持跟许很多男人或女人发生关系。由於这个需要,向来都是独来独往,善於隐藏伪装,透入猎物体内,,与血影透体有同类的功能,却未能如血影神光的整个接收。

  普一接触,y魔即觉浑体一震,一股彻冷的极寒气流闪电般从屄x经屌j直掠入心田,高速得叫人无法接受的向全身扩散,揪心裂胆,穿入全身的毛细孔内。

  玄霙之寒,任是黑龙有著玄功盖世,也无法抵受那无孔不入的刺骨寒罡,所以将玄霙育分为二,本是先由其一抽寒留热,才让另一魅透入。也只能浅嚐即止,所以求冰蚕、温玉之心甚切。

  y魔化身为二,更两头瞒。二魅合作多年,自然估量同伴已作准备,其寒罡之劲,非是y魔此际的先天真气也真难幸存。道家重劫,劫後必然超升,道行j进显著。寒气所到之处,受得住冰冻的洗炼,便让人浑身酸软无力,同时又让人有一种骨头又都酥散了似的颤震,非寻常的缠绵交合可比,任是如何的酣畅淋漓。

  兴奋得飘飘欲仙,死死地抱住寒光、玄玉那竭力摇摆著的饱满屁股,急剧地抽c著。

  寒冰上聚心头,始也即y留阳,一股炽热而麻痒的火燄直涌魔屌,阳刚罡气左冲右突,形成一头劲道无俦的火龙在g头游旋盘转,身体好像突然间就全不见了,存留下来的只是奸y所产生出来的快感!那种享受著极乐升华的如醉如痴,那种欢爱的蠕动、颤抖、抽慉,浑身毛细孔都似要张开般的极乐x趣,痒酥酥的钻入丹田,令火龙激汤在有如火烧般的漩涡中。

  y道壁膣也起了水纹般的蠕动,不断地抽搐,痉挛紧缩,挤夹出阵阵令人窒息般的揉压。那种感觉极其强烈,感到深处的悸动和震颤,销魂至极。产生一种高度兴奋的魔力,刺激著她整个身心,一直深到灵魂深处。酥麻的悦乐令脑髓也几乎快要麻痹。

  突然龙飞九天,消失得一滴不剩,若是魂魄抽离出r体,骤间顿感全身虚虚荡荡。先天真气洗炼的j源离体尚系,顺著二魅的经脉运转,用阳炼y。y阳交泰,元y和元阳交融通汇,以阳补y,以y滋阳,当可r白骨,活死人,重塑生机。在此龙虎交合,水火相济,缠得难分难解之际,七矮一行也恰好飞来。

  七矮兄弟脱出子午线吸力,惊魂乍定,惟恐又陷危机,俱以全力飞行,朝前疾驶。但见天色上下一片混茫,也与平日所见天色不同。银色极光布满遥空,下半齐整如剪,上半长短大小参差不齐,宛如一大片倒立著的天花宝盖,璎珞流苏,不往下垂,gg上竖。霞光电s,银雨星飞。万里长空,上下四外只此一片极光,不见一点别的景物。越往前走,遥望极光越发鲜明,所行之处反更黑暗起来。从子午来复二线交叉处的南极尽头,转眼重又走入极边地窍。

  众人飞了一阵,眼前一暗,极光不见,又入黑影之中,才看出与初入陷空岛地窍时情景相似。想著仙示海外开府的语意,全都兴高采烈。所行之路乃是一条弧形甬道,乃是在天外神山地轴底层来复线中,勾了一个大圈。行到尽头,忽见前面微有亮光。光并不强,只似一团实质,将去路堵塞。

  这是正是y魔与寒光、玄玉二魅的y阳交泰最吃紧处,无数光箭并发,朝众人猛s过来。众人虽仗飞剑、法宝防身,不曾受伤,但那力量大得出奇。尤其是酷寒难禁,与上次陷空岛初探战门时所经一样。晃眼之间,众人便全陷身於光海之中,冷得乱抖。那寒光之中另具有一种极大压力,上下四外一起涌到。

  干神蛛别有用心的道:“这必是两极寒j所萃之地,那三粒神雷呢?”

  金蝉不等说完,便将陷空老祖所赠神雷一起发将出去。寒气怕雷,二魅自知难抗,想要逃遁,无如那从y魔处挖来的j源似具有灵x,非但不能起动如意,更缠得本身形影动弹不得。这是欲作捕蛇人,反被毒蛇缠棍上,y魔乘机吞并寒霙玄气。

  神雷脱手,三团酒杯大小的五色火花纷纷爆炸。耳听两声哀吟过处,寒退光消,一闪不见,前面地上,甬道重现,倒身两具残屍。过去一看,乃是两个质如晶玉的女子,各穿著一身薄如蝉翼的冰纨雾縠,与陷空岛二童一样形质。只是现出本来的狰狞相貌,凶恶非常。千载修来的後天r身已被神雷打死,肢体碎裂,横仆地上,寒霙玄气尽为y魔收摄。

  众人也无所知,只因看不到尽头,便把势子放缓,戒备前行,忽听干神蛛笑道:“我看看去,也许走远一点,诸位寻不到我,不要介意,这地方我许有一点事要办呢。”

  众人见他面有喜容,x前蜘蛛影子时隐时现,张牙舞爪,兴奋异常,不似路上那样沉默忧郁之状。干神蛛说罢,身形一晃,当先飞去,转眼不见。众人再走出四五十里,见洞径弯曲向上,前面又现微光,光影似由上透下,才知那地方正是通往上面的出口,形如深井,势向前倾,上下相隔约数百丈,洞口大只数尺,天光由此斜s下来。众人不由j神一振。忙催遁光飞将上去。

  那出口乃是一座极高的冰山道:“趁早降顺,免受苦楚。你这黑鬼最是可恶!且先给你吃点苦头再说。”

  朱文料定对头不是庸手,便把法宝、飞剑准备停当,才向内探视。里面乃是一间八九丈方圆,由钟r结成的洞室,当,另一粒想将敌人打死。此宝乃幻波池圣姑收集两天交界乾罡雷火凝炼而成,威力绝大,初发时,只有豆大一粒紫光,又经妙一夫人炼过,能随心意运用,不到地头,绝不发难势,更神速如电。

  魏瑶芝见黑光一出,便为宝镜所破。口中虽发狂言,实则力竭计穷,心胆已寒。师门至宝,炼时不易,连遭毁灭,痛惜万分,不舍平白葬送,起了逃走之念,只是急切间脱身不得。本就心虚意乱,加以宝光、剑光均极强烈,虹飞电舞,耀眼欲花,黑光恰在此时停发,未及封闭,霹雳子已乘虚投入,到了里面,便生妙用,连那一葫芦的火珠也一齐爆炸开来。魏瑶芝百忙中刚将葫芦封闭,猛觉里面迅雷爆炸,密如贯珠,左肩立受震撼,力猛无比。光是以霹雳子的威力,更在封闭的葫芦内炸开,已非魏瑶芝所能幸存。

  y魔看中了魏瑶芝的玉体及修为,更有用得到她的外相,当然不使她如此遭劫,暴殄天物。先天真气把爆炸缓得一缓,不曾一举炸裂。魏瑶芝听得葫芦也发出炸裂之声,才知不妙,忙用护身银光将其隔断。在这微一迟延之际,猛听惊天动地一声大震,雷火横飞,葫芦炸成粉碎,身外宝光也被荡散,人被震退出去好几十丈。当第二粒霹雳子也已打到,幸是先前受震倒退,否则身外宝光全被震散,人也难免惨死。惊痛惶急之中,已昏眩过去,由y魔以先天真气掩蔽。

  朱文等三人没想到敌人葫芦中还藏有大量火珠,声势如此猛烈。瞥见雷火连珠爆发,洞壁四外崩塌,轰隆之声震耳欲聋,以为敌人逃路已被隔断,只顾施展宝镜排荡雷火,不知当地相隔山法,妖妇发难必快。反正难免一决胜败,我们一同找上门去如何?”

  李厚道:“她那伏屍峡妖窟,地广数百里,深居地底山腹之内,一头可通星宿海泉源之下,内中洞径何止千百,更有重重埋伏,也难搜寻。一个不巧,便为她所困。要是妖妇挺而走险,用邪法震破泉眼,崩山发水,更惹出极大乱子。如非投鼠忌器,天师派教主藏灵子恨她刺骨,早下手了。”

  朱文道:“反正都要出山行道,我们合在一起结伴修积,等到除害,再行分手,不是好麽?”

  李厚还道恐吓生效,何玫却笑道:“昨日拜读师父仙示,令妹子和崔师妹往武当山见半边大师,听候使命,明日就要起身。好在我二人随去也只助威,无甚大用,只得失陪了。”

  朱文闻言惊道:“我想起来了,上次峨眉开府,玉清大师曾说武当山将来有事,半边大师为此炼有一座阵法。因她门下只武当七姊妹,尚缺五人,掌教师尊曾允相助,并借五个女弟子与她,内有云英姊妹、和我五人,怎又添上你们,岂不多出两人?日期也还相差一年,是何原故?”

  崔绮叹道:“今时岂同往日!三英二云和文姊你开府在即,由我俩及李文衍、郁芳蘅、万珍三姊滥竽充数,也好添点光彩。”

  若兰始终不曾开口,正在盘算心事,忽听洞外有破空之声,似有开府时新交好友云紫绡在内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