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4-186(1/2)

加入书签

  第百八十四节妖窝里反

  谢琳、癞姑、周轻云、上官红四女中了妖屍毒计,飞入圣姑灵寝门内。玉室上下四壁通是整片碧玉,门高约九丈,宽约两丈,作长圆形,外观已极壮丽,内里更是祥光瑞彩,甚是空旷。当中隆起成一方台,有两级不到半尺高的台阶。台上有一个圆形的白玉榻,三丈大小,四边无栏。榻上端端正正坐著一个妙龄少女,身著一件薄如蝉翼的白色禅装,头上却有又长又黑的秀发,披拂於後,沿及两肩。

  一手指地,一手掐著印诀,十指春葱也似。下面赤著一双其白如霜,看去柔若无骨,而又瘦如约素的玉足。安稳合目,跌坐其上,口角微带一丝笑容,面上容光更似朝霞,玉朗珠辉;现华鬟天人真妙相。那白玉榻後环立著十二扇黄金屏风,隐现风、云、雷、电、水、火、刀箭、林木、黄沙之形,闪变不停。

  四女一心打算同去榻前寻找妖屍所说天书。丝毫也未觉察危机四伏,一触即发。那道者元神本和上官红并肩在後,忽然满面惊惧之色,作大声疾呼之状,手也往後乱指,偏是有形无音。上官红情知有异,低声叫唤。三女忙向所指之处回头,这才发现榻前立著一盏白玉灯檠,佛火青莹,光燄若定。灯侧地上c著一柄金戈,长只尺许;一g树枝,彷佛刚折下来,晨露未乾,青翠欲滴;此外有一个盛水的小金钵盂和一堆金黄色的沙土。为物俱都不大,业已走过,被那五样法物在身侧不远,一样接一样的一圈环起。这麽空旷通明所在,明显显放著五样奇怪东西,尤其那座神灯有一人多高,兀立在中,凭四女的目力竟会未见,直似本来隐起,突然出现。

  倏地一片祥光闪过,地上五行法物全都失踪,紧跟著便听水、火、风、雷、刀兵之声与扬沙、拔木之声,宛如天鸣地叱,海啸山崩,四方八面一齐袭来。眼前也不昏黑,只是蒙蒙一片氤氲,上不见天,下不见地,无边无涯,一任慧目法眼,运用神光四边注视,什麽景物也看不见。谢琳仗著神光由己主持,也不与别人商议,便遁神光後退。哪知稍一动作,埋伏立被引发,四外青蒙蒙的景色卷动起千万层大小云漩,势子比电还快。先前的轰隆巨震,以及一切触击奔腾的声音全都停止,不再听到一点声息,却似包在无边无际的黄色雾海里面。戊土禁制已被触发。

  这雾不甚浓厚,神光外却丝毫也看不远?癞姑既要顾人,还要兼顾全局,只得一面运用玄功镇摄住心神,一面把飞刀、法宝齐放出来,在神光中护住四女和所救元神。那道者元神重又入定,甚为安详。轻云也在禅光内放出飞剑、法宝,对一行五人又护上一圈。

  这原是瞬息间事。谢琳随施法力,将神光往外展开。戊土禁制立生妙用,不特上下四外坚逾钢铁,人和神光被包在内,分寸难移,并且上下四外一色淡黄色光景生出极猛烈的重压,往中心挤来。神光竟被逼紧,一点伸张不开。倏地黄影一闪,化为千万层黄色云涛,齐往中心压来。内中夹著无量数的暗黄金光,其色较深,暴雨一般打到。挨近神光便即爆炸分裂,互相激s飞溅,合为星山火海,震天价的霹雳,密如贯珠。虽隔著一层神光,兀自震得目眩神昏,耳鸣心悸。神光为戊土神雷所迫,重如山岳,直往内缩退,大有支持不住之势。

  谢琳想起受人重托,反使良友为己所累,便拼著x命,运用神光,强行撑拒。

  身外神光受不住那猛恶威力的震撼排荡,已起了波动,光圈所剩不足两丈方圆。

  癞姑沉下心去,反虚生明,把本身元灵真气运用纯熟,猛将所运元灵真气化作一片光华,往谢琳当头一罩,大喝道:“你忘却来处了麽?”

  癞姑深知此举也极危险,已有人我之相,万一谢琳入迷已深,灵光照将过去,不能破禁使其警觉,自身也不免连带受累。无奈四女同舟共济,连所救道者元神,都成了一体,只要内中有人入迷,众人均受其害。顾得了这头,还是顾不了那头。

  癞姑一声喝罢,哪敢察看谢琳神情,忙先潜光内照,先保住了自己。

  尚幸谢琳夙g至厚,元神凝炼,真神迄未摇动,经癞姑灵光一照,心神立即重返灵明,有无相神光随又增强。黄光一闪,无限云涛忽然隐去。紧随著风雷大作,金光、银光二色奇光闪幻若电。万顷金银光涛中,闪变起千万点星雷火雨,j芒耀目,上下四外排山倒海齐涌上来,彼此互相激击排荡。金铁繁响汇成极猛烈的炸音,惊心眩目。庚金禁制比起先前戊土,犹有过之。

  众人有了先前经历,始终镇定心神,听其自然。跟著面前一暗,倏地大片玄云起处,上下四外全被y云包没,隐闻海啸之声。随见一线白光环绕云外,晃眼之间,化作万丈银涛,发著轰轰发发的巨响异声,泰山压道:“玉娘子,此时已入子初,该是破法取宝报仇之时了。”

  妖屍闻言倏地警觉,瞥见朱百灵一双秀目正注视著自己,心中一荡。朱百灵在妖党中貌最俊美,端的丰神俊秀,美如少女。妖屍回忆前情,方生爱怜之念,猛想起此身已被野人霸占,似这等知情识趣,善解风情的美好男子,以後再难亲近,不禁有气。念头一转,立即由爱转妒,由妒生恨,暗付:“此人本是我口中一块肥r,不料心急脱险,引鬼入室,无端来了一个无力抗拒的管头。我不能得,也不甘便宜外人,索x断送了他,省得牵肠挂肚。”

  所以下堂求去并不是一切终结,却是不死不休。纵有她的容身处,也不任前度刘郎安稳。妖屍想到这里,表面却不显出,还假意暗抛了一个眼风,媚笑道:“果然是时候了。朱道友法力高强,又有锁y神带护身助威,当可无害。你我交情较深,与众不同,又对我忠心不二,有始有终,不特保你元神无事,功成之後必以全力助你转此一劫,以为日後相见之地。就烦道友打这头阵,去破仇人土g吧。”

  朱百灵好意提醒,没料到自讨死路,去当头阵。适才已见毒手摩什朝己怒目狞视,定已怀恶念,还怎敢违忤?把心一横,料是运数,叹道:“玉娘子,我为你死,原所甘心,请即行法,我去闯这头关便了。”

  毒手摩什平日见妖屍对朱百灵分外垂青,本蓄妒念,又连听两人语意亲密,与众不同,不由怒起,厉声喝道:“贼狗道!既已奉令,快上前送死,哪有许多话说?”

  妖屍知他有了醋意,忙回眸媚笑,佯嗔道:“别人为我夫妻尽力,你怎谩骂起来?”

  一面又悄声说道:“你看他能活麽?乐得在死前哄他两句,这你也气?”

  妖屍一边说话,已经如法施为。朱百灵也没理睬毒手摩什,将手一抖,平生得意的护身法宝锁y神带立化一道粉红色的光华,由袖内飞出,随即暴长,向身上绕去,从头到脚,纵横交织,环绕了十几圈,把全身护了个风雨不透,内外通明,如在粉光影里。却把神带两头留在外面,各长三五丈,频频伸缩吐吞,宛如龙飞电舞,神妙非常。光色既极鲜艳,人物风采又极俊美,却去送死,连妖屍那麽y凶恶毒的妖邪,心虽不欲其生,也不无怜惜。

  妖道来势甚是狡猾,不先触动五行禁制,才一入门,便瞥见敌人化作小人,安坐火燄之上,身外还隔有一层祥光,另由光中s出一股青霞直罩木g法物,似知有异。忙向门外回身呼唤。可是寝g禁法已生效应,形声隔绝,门外可传入,出来的却是幻相。

  门外行法人看到的是门中光霞闪变中,妖道正由内往外狂奔出来,急唤之声隐隐传出:“玉娘子!好人!我万里远来,为了爱你,死固不惜,但是仇人禁法厉害,我多少年的苦修也非容易,何苦使我形神俱灭?请念初见时彼此倾心相爱之情,容我逃生吧。”

  妖屍偷觑毒手摩什,目s凶光,暗忖:“此人关系大局,x暴而又奇妒,必不能容。”

  再见妖道惜命情急,狼狈之状,心生鄙贱,不禁勃然大怒,厉声喝道:“无用狗道!此时怕死贪生,有何用处?速将门内土遁引发,少时还有生机;如敢後退,先前三叛贼便是你的榜样!再如迟疑,我自在外引发,你少时连想保持残魂剩魄,都无望了。”

  话未说完,却见门内黄云暴涌,尘雾飞扬,风沙传击,发出极凄厉的怪啸,势甚猛恶。妖道立被卷入黄尘影里,一面施展身外馀剩下的两道粉红色的彩虹,电s龙飞,在迷漫尘沙中滚来滚去,一面仍在大声疾呼求救。门外妖屍看到的却是戊土已被引发,并未将他制住。立将邪法发动,手掐灵诀,指定面前用沙土祭炼堆成,代替戊土沙物的小山,猛运玄功,张口喷出一股青气笼罩其上。跟著把手中灵诀一放,又有酒杯大小一团青绿色的奇光,由镇压主g的妖幡上飞出,悬空停在土山之上,高约丈许。此是妖屍准备破禁的魔教中最恶毒的上乘邪法,预计这团青光炸得土山粉碎,门内戊土法物也随同破去。

  说时迟,那时快,猛瞥见面前黄影一闪,风沙之声隐隐大作。只见自设戊土法物变作丈许大小一团尘雾黄沙。跟著土雷爆炸,如擂急鼓,势子越来越盛,所喷青光几乎笼罩不住,甚是吃力。有一小人影子在内,先吃土雷打得七翻八滚,狼狈异常,似已失去知觉。门内土遁实未被引发,只是设代法物却将妖道移了过来。

  妖屍再看门内,妖道已然不知去向,土遁已收,五件法物仍是原状,环列在地。觉到事太可怪。如若天魔解体之法克不住,不应如此平安,理应反克。朱百灵纵死,也应死在仇人土遁以内,怎会有此景象?幻境必有违逆情理之处,细心探求,才能揭其伪诈,现出正道。偏信任可一方,都会引致行差踏错。妖屍归咎於乙木真诀未得,难制戊土。朱百灵为戊土所杀,却将他的元神移来。隐隐闻得黄沙土雷交斗中,透出一声极微弱的惨啸,小人影子已经消灭无踪,法物恢复原状。

  妖屍行事素不认错,妖道为她形神皆亡,视若当然,只媚视毒手摩什,暗令戒备。突把笑容歛去,粉面一沉,满脸狞厉之容,戟指残馀二妖党喝道:“你们看见了麽?这廝又是一个不知死活的,好好的我命他去当头阵,本来引发土g便是大功,至少元神可以保全,他到里面忽然情虚畏死欲退,我气他不过,将元神移来除去。现在你们总可知悉,前进尚可求生,稍有退缩,或怀二心,决逃不脱。

  由门前起,上下四外俱有神光包围,我略一点手,便将你们移向这里,与他一样同受灭神之罚,後悔就无及了。“

  那二妖党一名唐寰,一名刘霞台,早已心寒胆怯。不过人当危急之际,总是百计求生,不到死灭,不肯罢休。闻言同声应诺,互相看了一眼,吞吐答道:“玉娘子之命,我等不敢违,效死更无二心。只是仇人五遁五g,我们人只两个,照你先前预计,未必足用。自来一人势孤,何如这次命我二人一同入内,引发埋伏之後,如可退出,便急退出来。等玉娘子破了她这一g,二次我二人再同入内,如法行事。这样,五遁或可依次破去,也给我二人多有一线生机。玉娘子以为如何?”

  妖屍闻言,才想起同党凋残,人少难如预计施行,由急变怒,暴跳如雷,咬牙切齿,先把已死诸妖人厉声咒骂了一阵。继想:“适才委实火x太大,偏又加上这魔鬼狂傲自恃,x如烈火,先在前面杀死了好几个,真个苦不能言。反正不够,也不争此两人。丑鬼不知厉害,万一不济,至多由他做替死鬼,自身怎麽也能逃走,有什顾忌?”

  想到这里,益发心横,狞笑答道:“你们如此胆小怕事?如不允你二人之请,必不甘心。你二人原是同道,俱j火遁,又均带有水母g中异宝,足可防御。

  可代我将仇人内火引发,急速退出便了。“

  唐、刘二人闻言大喜,又听是犯火g,更对心思,一声领命,便即起身。二人法力不十分高,但各有几件异宝奇珍,昔年经水母用玄天妙法,在北海眼十万丈寒泉之下,采取癸水真j与太y元磁凝炼而成。发出时寒光逼人,不必上身,道力差的人,百步以内吃冷光一照,立中寒毒。一被击中,或与接触,寒毒攻心,血髓冻凝,通身发黑晕倒,难免於死。多猛烈的火,遇上即灭。二人又与火行者是莫逆之交,炼就火遁。故此觉著有了生机。

  二妖人因有所恃,入门便直往前,到了五行法物之前,正待犯那丙火神灯,一眼发现灯燄上停著四女一男五个小人。男的一个,正是朱逍遥。算计丙火再发,威力必要暴长,五人决不能当。略一寻思,自觉爱莫能助,还是顾己要紧。一门之隔,内外闻见各异,妖屍见二人迟不发难,已在门外厉声叫嚣恶骂,神态凶狂,宛如雌虎、罗刹变相。毒手摩什也在厉声咆哮,癞姑等四女由内望外,见闻逼真,足证圣姑法力无边,玄机微妙。

  二妖人也颇慎重,虽听妖屍怒骂催迫,举措仍不慌乱。摘去道冠,披发赤足,正对五行法物前踏罡布斗,在一片寒光、大团冷雾笼护之下,贴地低飞。由光中飞出大片寒星,冷萤如雨,晃眼现出一个丈许大小、寒光堆成的八卦方阵。手掐灵诀,口诵法咒,又照八门生克飞巡了两遍,将阵布好。然後同飞向巽官方位上去,禹步立定。一个由宝囊内取出一粒黄油油的晶丸,往神灯上打到。那晶丸是磨球岛离珠g少阳神君大弟子火行者的异宝烈火神珠,用太y真火炼成,出手便是火星飞s,好似一团将爆发的火药,夹著一片爆音飞向前去。同时另一妖人张口一呼,往火g喷上一口气,罡风劲急异常。

  这类先後天五行合运的禁制本是击力越大,反应越强,即使不去犯它,稍微挨近,便要入阱,再与真火相合,以火引火;又加上巽地罡风,便如火上添油;再加无限火药。不意烈火神珠刚一挨近神灯,忽如石投大海,无影无踪,罡风也同时宁息。休说引发火遁,连灯燄均未见有丝毫摇闪。只灯火上四女彷佛见有一丝红线微光,略在阵前一闪即隐。

  二妖人一见法宝无功,心中大惊,再听妖屍和毒手摩什同声叫嚣,杂以咒骂,知道再不引动丙火,定将妖屍激怒,用移形代禁之法,和先进来的妖党一般摄将出去,加以惨杀。心下一著慌,忙又同时施为。以真水之宝激发丙丁真火,向妖屍复命。各将身畔一个小黑玉葫芦取在手内,掐起灵诀,将葫芦对准神灯微微一撒,各激s出一股寒光,银箭也似往神灯燄头上s去。

  就在两下里似接未接之际,癞姑等四女适才隐约见到的红线突然现出。那光细如游丝,一直注向妖阵之上,电闪一般掣动了几下,倏地变作一片薄而又亮的火云,紧贴著妖阵,化为红云布散开来,通体包围在妖阵外面,不见一丝缝隙,直似一幢银色轻纨穹庐,外面再加上一层薄薄的红绡,色彩鲜明,奇丽无俦。同时神灯燄头上有一线极细红光s将出去,不运用慧目凝视几乎看不见。癞姑一行人才知火g妙用已被引发,自己居然未受危害,好生欣幸。

  晃眼之间,忽闻轰轰火发,与水沸之声,由八卦阵中隐隐透出。同时八卦阵图中的寒光冷雾也潮涌而起,忽然反激回来,就势往二妖人当头罩下。冷光寒雾中却生出无数火燄。由五行逆运,先天丙火化生出後天真水,y阳两仪迭相为用,闹得水火既济,两下里外夹攻。两妖党还在里面奋力鼓勇,就在自己所布八卦阵中环绕飞驰起来。绕完全阵之後,已变成两小人,r身已化,仍在光中飞行不已,飞势却缓。

  猛觉神灯燄光连连闪动,跟著,门外震天价一声巨震,神灯燄光立又静止如恒。毒手摩什刚一发难,便陷遁中。光霞倏地大盛,前面圆门忽隐,水、火、风、雷与拔木扬沙、金铁交鸣之声,一时尽起。圣姑法体和玉榻後面十二屏风,一齐隐去。二妖党元神失踪,那幢寒光连同外围红云也同不见。寝g和外间广堂连成一片,到处都被五色光华布满,而且无边无际。洞中禁制似已全被引发。

  寝g五行禁制虽与外洞体用施为相同,但是外洞所设全是禁法,内里这五行法物俱是昔年所炼至宝奇珍。妖屍明知凶险万分,也是贪得道书、藏珍,又有毁身化骨之痛,报仇雪恨之心更切,自恃深悉禁法奥秘和一切躔度、门户方位,偏欲暗用天魔解体大挪移法,使同党去跳火坑。真要不行,巧只要避开五行法物,不被吸去;便变化元神,仍可逃走。

  妖屍、毒手同在乌金色云光环绕之下,在五色光海之中往来飞驰。觉出阻力压力奇强,越来越甚。一任想尽方法,无论逃向何方,全是前茫茫,无有止境。

  并且每变换一回,禁力必然加大许多。

  妖屍却比前几次相貌神情还要狞厉得多。只见她披头散发,面上秽污狼藉,铁青的一张脸凶睛怒突,白牙森列。通体赤裸,一丝不挂,前额、左肩各钉著七把飞刀和七枝小飞叉。摇舞著两只瘦长利爪。有一片青绿色烟气笼罩。身外面包上一团玄雾,雾外方是妖光、煞火笼护。神态惶遽,凶暴丑恶,正以玄功变化,全力拼命施为。便连毒手摩什那麽自恃,尽管厉声叫嚣,仍是原来恶相,虽然被困在五色光霞海中,仍能上下飞舞,往来驰突,却也未似先前一味骄狂自大之状,盛气虽馁了不少。

  妖屍想起他是罪魁祸首,如不是他暴戾奇妒,连残杀了好些同

  风流面具吧

  党,便无须乎自己上前。事纵无功,受害者只是别人,自己还能全身而退。就是现在,如不因他口发狂言,一味自恃,也不会有此孤注一掷之举。心虽恨极,无奈尚须此人相助合力,如与反目,势更危急。只得一面随声敷衍,勉与合力,一面暗中准备退路,打算少时辨清殿中门户方位,发动邪法倒转地府时,好了便罢,稍有不妙,立即单独遁走。这一来,二妖孽便作了同床异梦。毒手摩什为妖屍邪媚所逮,一毫也未觉察,依然尽心尽力为之效死。

  说时迟,那时快,晃眼之间,五遁威力骤转强烈,五色光华电闪也似连连变幻明灭,奇光腾幻,加上妖光中的煞火似花雨一般爆散,两下里冲击排荡,连旁观者都眼花缭乱。休说分辨门户方位,连想似前冲荡飞行,都越艰难。隔不一会,妖光不住五色云光强压,渐渐缩小成共只两丈大一团,不住爆裂迸散,四下飞s。

  旁观看去,直似一片浩无边际的五色光海中,隐现著一团四围火花乱爆的乌金光球,在里面滚来滚去,使人心惊目眩。

  毒手摩什越发情急;妖屍再故意做作,一味表示胆小害怕,相依为命之态,更使其内愧。妖人不禁暴跳如雷,厉声咆哮,恶口咒骂,拼命加强妖光煞火之力,四下乱撞。五行神雷忽然相继发动,始而现出成团成阵的大小黄光,夹著无量黄沙猛袭上来,才一抵御,又化作千百万金戈,夹著无量飞刀飞箭,暴雨一般袭来。

  紧跟著是千百万g大小水柱,狂涛一般前後相催,一层紧迫一层迫压上来。

  尤厉害是每化生一回,便相会合,加强许多威力。等到丙火神雷发动,千百万火球火箭的五色神雷互相击触猛轧,纷纷爆炸分裂,再互一相撞,又复并合为一,比先前加增百倍,宛如地覆天翻,海山怒啸,声势之浩大猛恶。

  毒手摩什空自发威,怪啸狂吼,已然行动皆难,进退不得。万分情急惶恐之下,妖屍又想起误在毒手摩什身上。再一回顾,看到那一张狞厉凶恶的丑脸,不禁怒从心起,一面打点毒计,忍不住戟指骂道:“你这丑鬼,不听我话,害死我了!”

  可笑毒手摩什色迷心窍,明明见妖屍手掐灵诀,神色不善,竟没想到就要反脸为仇;反觉委实不合自恃太过,累她受此惊险,问心不安。一面仍勉强抵御,一面强颜慰解。形势如此凶险,单是自身一人尚还不妨,偏又顾上妖屍不算,一心还在想复仇讨好,证实先说的大话。

  生平第一次受到这等意想不到的挫折,心神也受到剧烈震撼。那面七煞玄y天罗乃心神相连之宝,平日占惯上风,自然运用由心,无往不利,今日落在下风,心神不能专注一样,以致所施妖法延缓。尤其妖关系x命,必须加意运用防护,以免为敌人五行神雷击破。孤注一掷以前,又非仗此宝防身不能施为,不能先收。

  妖屍却不计及同党安危,专为自身设想,不特不稍体念,依然一味愚弄,不住撒娇送媚,明讽暗激,并欲伺便加以暗算。毒手摩什多年凶横,x情暴烈,怎禁得住这等激刺,恼羞成怒,无从发洩,利害全置之度外。这一盛气用事,不由乱了章法,竟然冒失起来。

  癞姑等四女存身神灯燄上,所见又是一番景象。二妖尽管上下翻腾,可只在方圆十丈以内左冲右突。忽然一片五色光华往前一涌一卷,一声轻雷震过,寝g原景倏地重现。一切景物陈设,与先前所见丝毫无异,玉榻之上,依然安坐著圣姑。二妖孽却不知去向。

  榻後十二扇金屏风上,繁霞焕彩,突发奇光,闪幻如电。隐闻水火、风雷、刀兵、木土之声,汇为繁碎爆音。另由榻前五行法物上,各突起一股指头chu细的各色光燄,互相交错,直s屏上。那十扇金屏已然不似实质之物,看去又深又远,屏上所有风、雷、云、水、火、金、木、沙、土诸般形相齐生变化,闪幻不停。

  二妖孽已被圣姑五遁禁制困在十二扇金屏上五遁风雷之中,乌金色的妖光发s出各色光雨j芒,随同滚转。金屏上面五遁风雷之声,听似猛急,但都具体而微,声并不高。

  忽听轰轰风雷之声自殿後壁内发出,声甚壮烈,彷佛四壁皆受震撼。跟著一声清磐,风雷声止处,紧贴金屏後壁上方,霞光连闪两闪,现出一个大圆门。易静、李英琼、谢璎三女,同驾有无相神光现形飞出。

  易静、李英琼、谢璎三女进入复壁秘径。但见入口一段宛如一条极高的夹壁巷,宽窄大小高低均不一律,内里雾气浓密,只觉出暗影中,上下前後都含有一种奇怪力量将人抵住,无论进退俱有阻滞。渐觉吸力加重,越往前越厉害。地势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