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192(1/2)

加入书签

  第百九十节强奸极乐

  李洪因连日不曾用功,入定直到下午,方始起身,信步走往前楼。忽见青璜急匆匆跑来,说道:“好弟弟,绿华姊姊出了事,快帮她一帮。”

  李洪知道绿华道力颇高,半边老尼好胜护犊,向不许人欺她门下,何人大胆,敢捋虎须?忙问:“现在何处?”

  青璜急道:“就是昨日青光下落之处。林师姊不许我去,更不许我对人说起。

  无如她此时还未回来,令人放心不下。请快去吧。“

  李洪喜事,匆匆也未深思,便即起身,破空飞去。六七百里的云程,飞行神速,晃眼即至。因青璜不知一定所在,只照昨日青光落处寻找,见下面乱山杂沓,溪壑纵横,空山无人,毫无迹兆可寻。正在盘空疾飞,忽见前面山谷中飞起一片蓝色妖光,光中一个相貌痴肥的妖人,刚由林中飞起。紧跟著後面一道尺许长金光电射追去,晃眼赶上,两下里才一接触,霹雳一声,妖光立被震破,洒了一天蓝色星雨,妖人也形神俱灭,金光也自撤回。

  李洪认出那金光便是玄女针,知谢琳曾有此宝,乃半边老尼所赐,料是绿华所发,人必在内,忙即赶去。入林一看,绿华手指一道金光,与昨日所见青光相斗。敌人乃是一个相貌丑怪,一目已眇的中年秃子。另一美少年被吊在树枝干上,神情甚是惶遽。阴魔已先隐退。

  尤鳌乃左道中有名之士,岂是绿华所能匹敌,更在元气大伤,法力初复下,已是岌岌可危。只是妖人还心存大欲,未施杀手。一见飞来一人,虽是幼童,遁光却不寻常,暗忖:“此是何人门下?小小年纪,具此根骨功力。今日若败,以後何颜见人?”

  绿华回顾李洪赶到,惊急中觉到有救,竭力把手一指,金光骤盛,也只勉强支撑。李洪也已赶近,因知绿华所用金牛剑乃武当派镇山之宝,威力至大,而妖人却占尽优势。见绿华更是情急惶恐,匆匆未暇寻思,左肩摇处,断玉钩立时化为两弯精虹,神龙剪尾飞将出去。惟恐不能制胜,又将玉块一按,一片祥霞随同飞出。

  妖人见断玉钩迎面飞来,深知此宝来历,心中一惊,见祥霞再起,越知不妙。

  因所用飞剑也是苦炼多年,雌雄各一,不舍失去,想要收回。慌迫中略一迟疑,哪知来势万分神速,青光又被金光绊住。缓得一缓,断玉钩已追上前来,照准青光一绞,飞剑立成粉碎,化为凡铁,纷纷坠地。

  妖人急怒交加,却未及施为,玉块霞光即电驶飞来,当头压下,精虹也跟踪剪尾而至。两宝夹攻下,妖人知无幸理,只得咬牙切齿,把心一横,左臂往上一迎,立被钩光斩断,就势化为一道血光遁去。可是一旦给阴魔钉上了,媒化了的先天真气直是如影随形,无远弗届。

  崔子以为李洪年少可欺,面色忽转悲愤道:“妹妹再不见怜,有何生趣?你不肯下手,便请贵友杀我吧。”

  绿华见李洪已经走近,知难隐讳,脸上一红,只得苦笑,道:“秃贼邪法甚高,决不甘休。此贼手狠心毒,炼有邪法九寒沙,最长暗算,固然洪弟你法力高强,必可无害,但现当用功之时,岂不惹厌?”

  李洪未及发问,小寒山二女已忽然现身。

  原来李洪走时,二女已经警觉赶出,随後追来,相继到达林中,见李洪气道:“早知是他,我只要放出一朵灯花,立可了帐,何必费事?”

  谢璎即接道:“这可来不得,我们踪迹一现,毒手妖人立可警觉。如知此宝在我们手中,必先隐匿逃遁,再过些日,炼复妖幕,除他便难。明日子夜,我三人突然前往,出其无备,方可成功,怎可打草惊蛇呢!”

  绿华见二女赶来,益发难堪,知难再引李洪追杀尤鳌,转对二女道:“这位崔道友乃我世交至友,等我将他送往卧眉峰安顿之後,回来再说吧。”

  当然绿华身藏先天真气,一举一动无不为阴魔通悉。崔子就在绿华的精心安顿下,安顿得形神俱灭,神不知鬼不觉的被秘密灭口。有著最毒妇人心,才能以万物为刍苟,绿华仙业可期。

  尤鳌虽然逃脱,却受到阴魔的先天劫火焚心,为劫火中颠倒迷仙五云法气所惑,感受著玉块霞光追逐,东躲西藏,就是摆不脱心中幻觉,可说败得极其窝囊。

  只惜先天真气劫火虽能伤人於不知不觉间,却非一鞠即蹴。阴魔也无即杀之心,居心是驱策他招朋引类,再袭武当,把小寒山二女引上大咎山去。终於使其流窜入川鄂交界深山之中,为半杨妃勾魂吒女马庚仙截下。

  马庚仙昔年在东海三仙无形剑下漏网後,苦炼赤阴教中最阴毒的邪法毒气,俱是凶魂厉魄,与极污秽淫毒的精气合炼而成。其粉香之气,初闻尚觉腥秽异常,只一入鼻,便觉另具一种膻香,越闻越爱,敌人稍为疏忽,即受暗算。轻则软瘫在地,听其摆布;重则洒入肉身,骨髓皆融,终化脓血而死,连生魂带所化污血全被妖妇葫芦吸去。每害一人,便增加若干凶威。妖妇已能由心运用,腰间葫芦所藏血魂,也不知害了多少人命。

  阴魔从妖人身上的先天真气感应到血魂的恐怖,不论道力多高的人,骤不及防,必为所乘,只稍嫌其粉香腥秽气味,经先天劫火洗涤,正好是不嫌污秽的妖邪所不设防之厉害法宝。先淫化这妖妇,再由她的外相引上大咎山,直是一石二鸟。就在妖人身旁无声无色的幻化出先天法身冯吾外相。

  妖邪本就唯力是尚,见阴魔冯吾的现身如此高明,当然服膺得五体投地,那还记得阴魔冯吾临敌失踪之事。妖人忿诉为小孩所伤,痛恨彻骨,必欲得而甘心。

  妖妇也想把小南极四十七岛群邪招揽过来,为轩辕魔宫扩充势力,定下毒计,由妖人先往武当查访窥探,只一见面,即诱往妖妇山中,用邪法困住,由妖妇吸取真阳,再由秃贼嚼吃肉身,报仇雪愤。为表诚意,妖妇先向阴魔冯吾及尤鳌展示秘窟,及传授出入法诀。却不知妖人尤鳌流窜得有如丧家之犬,早把缥缈儿石明珠引了过来。

  阴魔冯吾记恨石明珠当日莽苍山残杀马熊,图谋紫郢剑,贪掘温玉,放出妖屍谷辰。於是暗中播送先天劫火,遮掩了丛林周围那血魂毒气的腥香味。以先天真气作传导,给石明珠隐隐约约听到了进犯武当的计划,更知晓妖妇秘窟即将揭露,不容她不隐身入探。

  半边老尼门下以武当七女为名,实则只大师姊张锦雯和石明珠能名符其实,却就自视过高,连东海三仙也诛不了的妖邪也敢窥伺,合该为先天劫火渗入体内,麻醉了她的嗅觉,任血魂毒气被索入而一无所知。

  妖妇手掐邪诀往下一指,林中即现出一座玉石平台,顶著金碧辉煌的崇楼雕阁。一团黄光环绕在全台的四面,宛如一个极大的光城,紧紧将那玉台楼阁围上。

  三人步星踏斗,越过黄光。妖妇将手一挥,阁顶黄光往内一合,光城便向地底缓缓沉陷下去,飞楼齐入地底,更无踪迹,陷处土坑相继平满。

  石明珠得见入阁法诀,还道骊珠在握,血魂毒气却已味化膻香,石明珠法力难施,只剩下任凭摆布一途。在一连串娇声嗤笑中,妖妇三人已在石明珠身旁出现,拿出一条仙索,一圈圈的困住石明珠的一双玉腕,慢慢的往树枝干上吊起来。

  一直到石明珠只剩脚趾尖勉强能踮在地面。

  被剥得一丝不挂的石明珠直挺挺的在扭动赤裸娇美的胴体,因玉臂彼扯成高举,丰满的一双乳球被牵得昂挺峰耸,乳尖翘立。窈窕的腰身衬托著浑圆的肥臀,无遮无掩的展示出来,更显肉感。

  女人淫辱同性,有如请君入甕,用不到行使暴力,因为她们熟悉自己的弱点。

  痛只是暂短的,哪似痒的入心入肺,深入骨髓,搔抓不到,足以摧心残志。妖妇拿了一大把大大小小的羽毛出来,每人选了一枝,慢慢的围向石明珠。

  “你们~~要做什麽~~不要~~”石明珠害怕得直扭动,但身体被吊成这样子,动起来只会更增添煽情和挑逗。妖妇首先用毛尖沿著石明珠的粉红乳晕周围往中心画圈。

  “哼~~不要~~”石明珠用力绷紧胴体,但乳尖几近麻庳的刺激使她连脚趾头都无法用力、整个人踉跄的晃动。当羽尖轻轻的压触到饱满红润的乳头,石明珠的大脑开始晕眩,那毛尖像会导电似的从乳头通入电流。

  “啊~~不要~~”石明珠又猛然扭动曼妙的身体往前摆,是尤鳌在後面用羽毛搔她那紧致的股缝,迷人的腰臀敏感的向前挺,想避开毛触,但是哪逃得掉呢?阴魔冯吾也看得欲火高张,拿了羽毛加入,塞入她小小的耳洞内旋转。妖妇蹲下来用羽毛刷著那湿亮的肉沟和阴唇。

  “呜~~停下来~~求求你们~~”石明珠被吊著,逃也逃不掉,只能在围击下悲惨的悬空扭动。尤鳌嚷道:“不要让她躲!”

  妖妇拿了两捆仙索来。尤鳌抓住石明珠的纤细脚踝用力困绑,然後将仙索扯两旁的树干上,将两条美腿拉到无法再张得更开时,才将仙索固定住。

  “哼~~”石明珠忍不住痛苦的呻吟,大腿根火辣辣的好像要撕裂似的,腿根中间湿黏的耻丘和肉缝也自动张裂。阴魔冯吾就蹲在前面欣赏她双腿间火热的湿缝。石明珠咬著唇一直颤抖,害臊的扭动。

  “看!这小妞真的很正点呢!”妖妇伸手到腿根间的三角地带玩弄柔软的耻毛。

  “不~~不要~~”石明珠拼命的拉紧被张开的腿,挺翘的乳房也在跟著激烈地晃动。

  “不要这里,那麽这里好不好?”妖妇的手指沿著湿滑的裂缝挖入阴户。

  “呜~~住手~~求求你~~”石明珠被吊成这样已够辛苦了,还要不停的扭腰躲避手指的侵犯,用力的扭动腰肢和屁股。尤鳌双手抓定石明珠的粉臀,使红嫩的小穴向两边分开。妖妇把整枝羽毛仔细的插入粉红的阴道内。软中带刺的羽毛慢慢的旋转,插入阴道里,充血的黏膜产生收缩和痉挛的反应,妊水沿著阴户下缘一直流下来。

  “呜~~。”石明珠全身用力绷紧,向後仰起粉脸。阴魔冯吾用毛尖压揉紫胀的阴核,尤鳌把羽毛塞入石明珠的肛孔内,使括约肌在用力缩动。

  “呜~~住手~~停~~下~~来~~哼~~”石明珠娇躯乱颤的挣扎,敏感的洞洞都被羽毛刺激著,那种会让人丧失神智的痒痒,令她比死还痛苦。

  “早听说用羽毛玩女人,女人会像疯了一样,果然没错。”尤鳌兴奋的说著。

  妖妇手上的羽毛已大半枝塞入石明珠阴道内,放开手後羽毛就夹在抽慉的黏膜中,露在阴道外的羽干还不停在摇动。妖妇用手指压住阴户上端两侧的嫩肉,让整片湿红的黏膜向外凸出,黏膜中的尿道被翻出来,张成湿黏的大洞。拿著另一枝细羽毛,小心的将毛尖插入娇嫩的尿孔内。淫笑著道:“我还有一招,包管她真的爽到疯掉。”

  “啊~~”石明珠像被电到似的挣动急颤,整片阴户都在痉挛。妖妇喝道:“抓好她!一定要把她搞出尿来!”

  尤鳌从後面搂紧石明珠那迷人的小腹不让她闪躲,让她受到尽兴的折磨。羽尖在石明珠黏答答的尿道内转动。女人尿道的敏感度比起阴道有过之而无不及,而且是从没被碰过的处女地。才一下子,石明珠就觉得全身末稍都要抽筋似的难受,小蛮腰在尤鳌的紧搂下仍忍不住的上挺,哀叫:“不~~求求你~~啊~~不行~~会尿尿~~停下来~~”

  几乎就要崩溃了,但是更残忍的却还没开始。妖妇拿了一卷鱼线过来,道:“羽毛插不到最里面,要看更刺激的。用鱼线帮她通通膀胱好了。”

  “哼~~哼~~”才得到一点喘息的石明珠半晕了过去。妖妇一手压开石明珠尿尿的小孔,将线头插入尿孔中慢慢的送进去。感到下体产生刺痛的石明珠悠悠的转醒,感到一阵酸胀的刺痛一直往膀胱逼进,使尽力气的想挣扎,但是玉腿被扯著,腰肢又被抓住,根本逃不掉,只好绷直身体痛苦万分的哀叫:“不~~住手~~呜~~不要了~~”

  “真过瘾!这妞的阴户红得像快滴出血似的。”妖妇得意的说著。

  尤鳌也兴奋的问道:“应该快到膀胱了吧?”

  阴魔冯吾嘿嘿的淫笑著:“应该是,已经在滴尿了。”

  鱼线已经快插入到膀胱,开始有少许的尿液沿著鱼线滴出来,沿著线愈滴愈快。可怜的石明珠张著嘴都快叫不出声来,膀胱又酸又胀的疼痛简直是残忍的酷刑,想叫又叫不出声,滚烫的尿液一下子哗啦啦的从尿孔内洒出来。

  “来了!来了!好多哦!”尤鳌兴奋的叫著。

  石明珠的腰身早已弯曲成激烈的弧度,酸胀欲裂的痛楚从膀胱蔓延到大脑,更多的尿水哗哗的洒出来。火烫的阴户里还好痒,但残忍的是两条腿被这样直直的拉开,连想合拢来磨擦一下都无法办到,只能哀叫:“啊~~哼~~放~~开我~~”

  但是更残忍的却还在後面。妖妇却拿了两桶浓浓的乳浆出来,用毛刷沾上刷在石明珠美丽的脚掌上。二条狼犬被尤鳌拉出来,一闻到乳香马上要往前扑。妖妇对著害怕直发抖的石明珠说:“现在让犬来舔你的脚心,包管你?芩?

  “不~~求求你~~不要~~”又急又怕的石明珠,连想要怎麽乞求都想不出来,只是一直掉著泪,激动的重覆著那句话。

  尤鳌松开犬的颈环,犬“呜”的一声扑上猛舔。可怜的石明珠敏感的脚心痒得全身冷颤,脚踝又被拉得紧紧的,连闪躲都办不到,加上股缝间的软毛抚弄,使她沉沦在最痛苦的淫狱。

  “呜~~停下~~来~~求求~~你~~救命~~啊~~”石明珠甩乱了长发不停的哀求,被羽毛纠缠的阴户和股缝愈来愈麻,只知道肉缝像火烧一样又麻又痒,需要有又硬又粗的东西塞进去。麻痒和疼痛使她美丽的肌肤铺满汗汁,激烈的扭动著整个悬空吊的身体,白嫩嫩的乳房上下晃动,腰身的曲线却越来越撩人。两粒乳房似乎愈舔愈有弹性,乳头颜色也更娇豔男人看得眼睛都喷出火燄,只觉得那胯下都挺得又涨又硬。

  舌头是野兽最常运用进食的器官,因此一般野兽的舌头比人更灵活,快速的舔在敏感的脚心,使石明珠痉挛得晕了过去。

  於是阴魔冯吾把吊著石明珠手腕的仙索解下,放她在地上,把仙索扯困上另一树干,由得玉腿高高吊起,充血发红的肉缝和肛门都完全朝天暴露。强者为尊,又是阴魔冯吾占了先,把羽毛和鱼线拔掉,挥动铸铁般的魔屌插进涨红的屄穴去,水汪汪的,一插就到屄底的花芯。当石明珠逐渐有回知觉时,发现自己下身伏有在一个溼溼黏黏、蒸著汗热的男人,反射性的狂叫:“别碰我!”

  妖妇用手指挖著石明珠的阴蒂,嗤笑道:“淫水都滴出来了,嘴巴还说不要!

  那可由不得你决定!好玩的都还没开始呢!“

  “呜~~住手~~”石明珠只能无助的呻吟和哀求,任由侵犯。妖妇走到旁边去,回来时手中多了一个透明的琉璃瓶,瓶子里面是一团团缠绕在一起钻动的蚯蚓,大的有如指头般粗。妖妇用夹子从里面夹出一条细长的蚯蚓,被夹住尾端的虫身扭曲成一团,就在石明珠眼前蠕动。

  石明珠吓的花容失色,狂叫:“不~~拿开它~~求求你~~”

  “先来刺激乳头好了!”妖妇把蚯蚓夹到石明珠颤动的嫩红乳尖上。

  “不~~救命~~不要~~”石明珠像疯了似的哀叫挣扎。冰湿恶心的长虫一碰到翘起的乳头就开始缠绕起来,尾端还在周围的乳晕上爬动。

  “不要~~求求你们~~呜~~”石明珠全身都冒出不舒服的疙瘩,乳尖黏黏痒痒的好不恶心。连粉臀也在魔冯吾的双腿间不停的扭动。阴魔冯吾趁著她在扭动时,扶著她的腰,上下套弄起来。舒服得全身肌肉都绷紧、畅快的喘著气,叹道:“唔~~好爽~~再让她扭大力一点~~”

  石明珠的小蛮腰挣扎起来还真有劲,血液加速循环使得原本就很紧的阴道一阵阵的收缩。湿淋淋的淫水已经流湿了魔屌下的卵袋。

  “呜~~”黏黏的蚯蚓在粉嫩无暇的乳尖上爬动,石明珠激烈的在颤抖悲鸣。

  这些恶心的东西任她怎麽扭动身体都甩不掉,反倒是敏感的乳头愈来愈麻,和下体充胀塞拔的快感交融在一起。在极度恶心的情况下,身体却也兴奋起来。石明珠无法思考是否应该有这种感觉。

  妖妇夹了一团蚯蚓放在她脚掌心,石明珠挣扎得更利害了,腰身弯成各种诱人的弧度。阴魔冯吾配合著她扭动的粉臀挺动,让滑嫩的小穴套弄著他那条巨屌。

  石明珠浑身激烈的抽搐,屄穴被大魔屌套弄得“啾吱啾吱”作响,屄穴内的娇嫩黏膜缠著屌茎愈吮愈利害,受滚烫淫汁润滑後的阴道磨擦起来更是舒服,阴魔冯吾也感到阵阵酥麻从会阴部传来。

  “呜!~~唔!~~”石明珠的身体用力绷紧,大龟头也随著在湿滑的小穴内滑动。石明珠屁股轻轻的扭起来,让火烫的巨屌能充份磨擦搔痒的屄膣,呻吟起来。阴魔冯吾嚷道:“来了!这小妞快丢了的样子!动的好利害哦!”

  “嘿嘿~~这一尾是为她的肛门准备的。”妖妇夹出一条强壮的蚯蚓。这恶心的小动物激烈的在夹嘴间扭窜。尤鳌拿来了瓷制漏斗,转动著瓷管慢慢塞入肛门。肛门被冰凉硬物扩张的不适感让石明珠不停挣动,肛门周围的肌肉也在用力抵抗不让异物进入,但如此一来,嫩穴却更用力的夹紧巨屌,阴魔冯吾舒服的直翻白眼。冰冷的瓷管插得很深,括约肌的皱褶都已扩张开来,那种排泄道被撑开的痛苦,却使她必须不断用力缩紧会阴部的肌肉才能防止粪便失禁。

  “不!~~住~~手~~不可~~以~~”石明珠但仍拼命的扭动身体,无法逃离他们的箝制,只是爽了屌茎插在她屄穴里里的阴魔冯吾。

  “哼~~”石明珠逃不掉而痛苦的在抽搐。妖妇将大蚯蚓放进斗盆内,蚯蚓感受到石明珠肛肠内的热气就往里面蠕动。冰冰软软的蚯蚓爬到肛肠壁的刹那,石明珠全身产生的极度不舒服的冷颤。漏斗拔出肛门,大半截的蚯蚓被缩紧的肛壁夹在里面钻动,露出外面的半条则黏在股缝上扭窜。

  “啊~~求~~求你~~们~~把它~~拿出~~来~~啊~~”石明珠快疯了似的不停扭动著屁股,想甩掉在肛门内蠕动的恶心软虫,喜欢湿热的蚯蚓却直往直肠方向钻动。虽然肛壁很紧,能深入的程度有限,但整条肛肠痒痒黏黏的在蠕动,简直是来自地狱的酷刑。

  石明珠屁股用力缩紧和扭动,却令阴魔冯吾插在肥穴里的肉棒更是受用,他不断舒服地呻吟著:“喔~~小宝贝!你真是够浪~~小屁股咬的哥哥我的宝贝快受不了了~~”

  阴魔冯吾一边叫一边前後蠕动屁股,让大肉棒在阴道内尽情的滑动。高潮使得她连脚趾都握起来。石明珠慢慢的又被插得舒服起来,在会阴部和肛门内蠕动的软虫竟带来阵阵麻痒的快感。嘴里虽还喊著:“嗯~~嗯~~不~~行~~嗯~~”

  但是声音却愈来愈柔媚,还夹著酥麻的呻吟。阴魔冯吾加快速度挺动巨屌,撞击圆嫩的臀肉,发出“啪!啪!”的声音。露出在肛门外的那半截蚯蚓沿著会阴部往下爬延伸到阴户上,在黏红的唇肉间蠕动。石明珠感到穴口的敏感区产生激烈的骚痒,全身冷颤的央求阴魔冯吾更用力:“哼~~好痒~~用力~~插~~”

  痒得入心入肺,可真的盖过痛觉,所以通常抓痒抓得血淋淋不知痛。以阴魔冯吾魔屌之巨,能让魔屌尽情抽插的可说还未有活生生的人,竟会有叫喊用力,阴魔冯吾被她那又淫又羞的模样挑逗的受不了,握著她的腰猛烈的抽送。食髓知味的妖妇欣赏到一场活色生香的淫肏,目眩神迷,欲火郁发,可真淫水泉涌,後悔给石明珠占了头筹。眼睛里闪烁著癫狂的火燄,同时身子也发著颤,恨恨的嚷叫:“狠狠地插,把这个小浪货插死!”

  “啊~~啊~~嗯~~~嗯~”石明珠激烈的扭动身躯,肿胀的阴唇更是淫水涟涟,直流下来弄得腹胸氾滥。阴魔冯吾更是愈抽愈快,愈插愈深,只感到她的小屄穴又暖又紧,花芯在一张一合地猛夹著大龟头,直夹得阴魔冯吾舒畅无比。

  被残忍玩弄的强迫达到高潮,淫声浪语的叫,淫水之声“滋~~滋~~”的响个不停。

  一柱香之间已是连洩五次,歇斯底里的嗥号,已被干得阴精直冒,玄髓也随子被刮削一空,只觉得龟头如火般灼热,花心内如有一团火在翻滚,全身再也没有多馀的力气。直肠和肛门又酸又痒,一声凄厉中夹带著些许兴奋满足的音调,突然叫喊出来,猛的竟像吹破般的“噗吱噗吱”喷出黄黄的稀粪。竟把蚯蚓喷离肛门,让在场看到的都张著嘴巴说不出话来。

  粪中更散漫著血魂毒气的腥香味。石明珠体内的毒素已被先天劫火烝了出来。

  为求目的,阴魔冯吾可不愿石明珠丧身此地,少了个通风报信的把小寒山二女於期前引入大咎山。尤鳌深知血魂毒雾无药可解,又那知有先天劫火能克百毒,见阴魔冯吾若无其事的缠上妖妇,也不敢求助,打搅欲火高涨的妖妇。也不敢就此沾上石明珠身上,以自己所知,企图把石明珠蒸过,散了附体毒气,更可鸳鸯戏水,在水中淫肏,遂往寻泉水及瓦缸。

  妖妇看到阴魔冯吾巨壮魔屌的威风,百战未洩,欲火高涨得前所未有,恨不得即噬巨屌。妖邪本来就惯常群肏换侣,不忌众目睽睽。无奈阴魔冯吾心怀不轨,要助石明珠脱身,装作吃味,要花魁独占。妖妇更甜入心窍,梦想著天长地久的任阴魔冯吾抱入阁楼。

  第百九十一节忍毙名屄

  牙床上,妖妇被剥得赤裸坦逞,雪白娇嫩的胴体滑如凝脂,玲珑有致,散发著成熟肉体的淡淡幽香,胸前双峰高耸晃动诱目,滑溜溜的好比新剥头肉,不愧半杨妃的外号,捏搓在手,软腻犹如塞上酥。本来就在强忍欲火的妖妇被抚摸得全身颤抖,噬骨的痕痒使它频临崩溃的边缘,全身火燎般的发烫,急不待及的把魔屌抓在玉掌中,娇声呼喘:“好人儿,你快点来吧,我受不了唷!”

  面部表情也越加的媚浪,小嘴张得大大的剧烈喘息,粉腮也变得通红,全身滚烫,颤抖著的火热玉掌抓握得魔屌更坚硬如铁棒,青筋暴露粗大虬突,龟上头热气蒸腾成了薄雾。

  看到妖妇的骚媚淫荡,阴魔冯吾知他已饥渴难耐,须先给她的娇屄塞满了,才可细细欣赏那酥腻的乳球。顺著平坦的小腹向下寻到那鼓凸高隆的屄户。经过这番拨弄,那发育得肥厚异常的大阴唇更是肿胀惊人,硕大的阴蒂极度充血,完全勃起,傲然地挺出阴唇外,汨汨地涌淌著淫水,氾滥著浓密的黑亮阴毛,绞结在一起。充血肿胀的小阴唇似暗红色的喇叭向两侧翻突出毛丛外,一张一合的动著,喷出热乎乎的气腾。表达著淫荡豔女的魅力,欲火高炽得极需要巨大的屌茎来充实她的淫穴,愈是强悍勇猛,愈能令她快乐销魂。

  阴魔冯吾不再犹豫,挥舞著高翘的魔屌,对准湿淋淋穴口。刚一接触阴蒂,妖妇便全身一震,不禁“啊”的一声叫了出来,粉脸立刻火热般红起来,双眼紧闭,螓首後仰,吁吁娇喘更加急促,情不自禁的挺献屄户。魔屌顺势猛地直捣到底。只听「滋」的一声,大龟头顶入花芯深处,觉得膣穴里又暖又紧,嫩肉把肉茎包得紧紧,真是舒服。

  妖妇狂声“哎吆~~”尖叫,浑身震颤,两眼一翻,嘴角一下子张得大大,四肢把阴魔冯吾紧紧爪缠,五指更抠进胳膊肉里。那双高挺如笋的乳房压著胸膛软中带硬,弹性十足,软腻得令阴魔冯吾酥酸麻痒。屄穴花心也剧烈的收缩起来,把整条屌茎都紧紧的箍住,花芯变成了一张嘴,咬著龟头吸吮起来。妖妇痉挛过後,浑身软瘫在阴魔冯吾胯下,埋怨道:“小色鬼~~你真狠心啊~~你的巴

  这麽大~~也不管姐姐受不受得了~~就猛的一插到底~~唉~~姐姐真是又怕

  又爱~~你、你这小冤家~~唉~~“

  口中说怕,那成熟饥渴的花芯却在紧紧吸吮著,弹性十足的膣肉夹得魔屌死紧,想要转动也几乎不可能,更别说把它拔出来,强行推拔势必磨伤娇嫩的膣肉粘膜。竟然是副榜之首的〈八爪章鱼型〉名屄。一旦被碰触到花心,屄道即变得非常狭窄,底部却如同章鱼头部宽阔,旋转移动,对屌茎有著一股吸吮的牵引力。

  寻常修士都受不了这种搔到痒处的刺激,只是必须触动花心才成特变,遂入副榜。

  龟头深深地埋进一个温暖湿润洞穴,洞壁在蠕动,若是一个滑溜溜、圆滚滚、韧硬硬的肉环在有节律地舐、吸、挟、吮著大龟头,舒服的感觉令人眩晕。妖妇也变得更勾魂慑魄,发出梦艺般的娇声和喘息,半开半闭的如丝媚眼带著一种浓浓的春情笑意,配合著她那似是骨子里透出来的邪恶和淫荡,不知觉间就让淫侣欲火暴胀,把龟头撑的欲爆,酥麻麻的快感扩散到全身,寻常修士也必元阳走失,洩精渍散,所以是有名的勾魂吒女。

  阴魔冯吾却舒服得全身颤抖,大龟头迎合著花芯的吸力往上挺,频频研磨著嫩肉。妖妇花芯被大龟头转磨得酥麻酸痒,阵阵舒服透顶的快感使她抽慉痉挛,娇喘如牛,一双玉腿扭曲的伸缩著,叫道:“喔~~好舒服~~好痛快~~冤家~~我的腿酸麻死了”

  扭摆的胴体带动那一对软滑的头肉上下晃荡,晃得阴魔冯吾神魂颠倒,伸出双手握住那酥腻的丰乳尽情地揉搓抚捏,捏得那原本丰满的大乳房更显得坚挺,小奶头被揉捏得硬胀如豆。妖妇被揉搓得螓首狂摇,头发披散飞舞,由呻吟变成

  了浪叫:“哦~~哦~~哦~~啊~~啊~~啊~~哦~~哦~~哦~~啊~~

  啊~~啊~~哦~~哦~~“阴魔冯吾面对著她的脸,看到她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