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195(1/2)

加入书签

  第百九十三节重创寒蚿

  妖蚿被阴魔严人英索尽阴中极阳,才看出对方不是易与,更见在金光罩内,无法进攻,只得改图,转去寻别人晦气。但见众人面前,又都有一股克制自己的毒龙香,当中道者所持宝鼎中香尤为厉害,稍为走近,闻到香味,便即通体皆融。

  既恐敌人乘机逃走,又防反攻为害,自然不敢十分大意。一晃多天,食、色二字全都空虚。又隔时逾久,求得之心愈切,早就馋涎四流,怒发欲狂。

  心虽忿极,贪欲更胜於前,嗣见形势日非。对方如不受愚中邪,自行投到,没可奈何。舍去严人英以後,对於金蝉又爱又恨,自觉分身力弱,敌那神香不住,又想在必要时下那毒手,这时那四个化身已早醒转,便把六身合为一体,仍幻作一个赤身美女,头一个又先朝金蝉赶去。

  金蝉自经连日运用玄功,潜心体会,不特增加好些功力,并还悟出毒龙神香的妙用。加以这些日来,妖蚿全神贯注严人英,无暇旁顾。金、石二人各具一双慧目法眼,虽因遵守师诫,不敢分心他顾,却在暗中观察,见别的法宝穿出光幕,光层必受冲动,独这神香穿光而出,香头烟光所射之处,花炮一样劲急非常,光层却似晶墙镜壁,毫未闪动,不现一点迹象。妖蚿化身一闻此香,立即昏迷欲倒,变化逃去。如果联合应用,威力定必更大。

  这一来,竟被料中。两人心灵互通,乘妖蚿与严人英相持之际,试探著暗中传声告知甄、易四人,说:“妖蚿迟早来犯,这七枝毒龙香如若同指一处,合力夹攻,威力更大。可惜石完不能传声告知,稍有缺陷,姑且试它一试再说。”

  等到妖蚿突然在光幕外面出现,神色更加狞恶。妖蚿因知这班敌人虽然年幼,道心全都坚定,法力颇高,邪媚故伎绝所难施,上来便开门见山,咬牙切齿,戟指怒喝道:“你们须知厉害,我一反手,便将你们化成灰烟。再若执迷不悟,形神俱灭了。”

  妖蚿正在厉声喝骂,只当敌人仍和先前一样潜心兀坐,以静御动,不加理睬,决无什麽作为。不料六矮一面守定心神,一面发动暗号。冷不防伸手向那悬在各人面前的一枝毒龙香一弹,一口真气喷将出去。各香头上发出一缕细如游丝的香烟,缕缕上升。石完灵慧,见状跟著学样。七枝神香突然怒涌,各发出一股青白二色的香气,朝前面光幕外急射出去。晃眼透出光层,互相一撞,便化作大蓬光雨,四下里急射,散布开来。

  妖蚿飞遁神速,先前又吃过亏,本不至於受伤。也是晦运临身,阴错阳差,才到处受挫,多受伤耗。眼看好些美味,连耗多日,空自眼馋喉急,不能到口,反受伤折,淫欲之心又复奇旺,急怒交加,不由失了理智。一见神香来势猛烈,依然不舍就退,自恃全身坚逾精钢,想将身上窍穴用真气闭住,试它一试。

  毒龙神香乃黑龙陷空老祖苦炼多年的至宝,其龙涎乃属龙种,优异於其他畜兽鳞介类。所以受制於寒蚿,只因修为年份不及,更好色败道,才致流亡北极玄冥界。神香不特香中异味专制妖邪精怪,一任功候多深,一闻此香,也必昏昏欲醉,内中更暗藏有寒燄神雷,只要三枝连用,互相融会,立生妙用。何况七枝香同时施为,齐注一处,威力更是大得出奇,更具有分合生化之妙。

  妖蚿见光雨散灭,七窍和身上要穴全被自己封闭,仅头脑微昏,并未昏醉,以为得计。那蓬光雨由表面看去,一撞便散,实则由分而合,隐而复现。晃眼化成无数豆一般大的寒碧精光,不用人指挥,便相感应,齐朝妖蚿身上打去。香头上那股烟气香光更是突突怒涌,朝前发射不已。妖蚿虽然看出不似寻常,更没料到冷燄神雷与魔教中阴雷异曲同工,各具绝大威力,还妄想喷出丹气防御。

  就在这满口绿气喷出,现出数十丈长的原形,六首高昂,九身蜿蜒,晃眼之间,微一迟延,神雷已纷纷爆炸。只听连珠霹雳之声,惊天动地,身外绿气首被神雷炸裂了好几十处。冷燄寒光得隙即入,见缝就钻,到了里面,又复互相激撞,纷纷爆炸。妖蚿六条长身,又被炸伤了数十百处,四十八只怪足利爪也炸断了一小半,闹得遍体鳞伤,血肉狼藉,受创甚重。如非身躯长大,皮肉坚硬,具有极大神通,玄功变化,不必七矮救兵到来,就这一下,已成粉碎了。

  这原是瞬息间事。妖蚿原是一时疏忽,遭此惨败,一见元气大伤,知道不妙,赶忙纵身飞遁。如往来路退回也罢,无如受伤太重,激怒攻心,把敌人恨人骨髓,受此重伤,不向来路逃退,反朝敌人飞来。又见神香、寒雷多在光幕前爆发,便逃时由光幕顶上飞过,就将腹中一粒内丹吐出,与敌一拼,只要震破光幕,微露空隙,立可成功。

  说时迟,那时快,下面公孙道明见金蝉等七枝神香突然一起发射。瞥见寒光爆发,万雷怒震,才知香中藏有冷燄神雷。灵机一动,想起龙猛赠鼎时说宝鼎与神香同一妙用,威力只有更大,见妖蚿丹气已被震破,本就想要乘胜夹攻。忽见妖蚿连声怒吼,在残馀绿气环绕之下冲光冒火,往光幕顶上飞舞而来。目光宛如电炬,凶芒闪闪,血口怒张,厉吼连声,二三十条树干粗的利爪一齐划动,作出攫拿之势,来势猛恶已极。那一大片光幕,立被遮黑了半边。公孙道明照龙猛传授,手朝宝鼎一指。同时忽听钱莱急呼:“道兄快作准备,留神妖蚿情急吐出内丹,光幕难免不受震荡,就来不及了。”

  钱莱虽然无香,但家学渊源,早得乃父钱康指教,深知妖蚿底细。又服过玉莲灵实,不畏邪气迷惑中毒,但是终恐一旦被妖蚿邪法侵入,不能抵敌。就这样,为防万一,已在妖蚿暗用大挪移法分化之时,看出破绽,不等发难,早用家传专长,行法隐藏在公孙道明身侧。初意众中只有自己未带神香,而公孙道明所带宝鼎,正与父亲常说的灵癸殿中至宝寒氤宝鼎一般无二。照父亲平日所说,有此一宝,便可除却妖蚿,况又加上七枝毒龙神香。但不知为何不用?只是初入师门,未敢多言。因公孙道明宝鼎威力更大,打算托庇。已然藏身多日,正不耐烦,忽见妖蚿惨败,神情有异,看出将下毒手,忙即大声告警。

  妖蚿也飞临光幕上空,忽把九条长身一齐划动,盘成一堆,凌空飞停在光幕上面,全身皆被绿气包没,把六个如意形的怪头一曲一伸,全身倏地暴长,粗了两倍。六首一齐向上直竖,左右四头各喷出一股五彩烟光,直射当中两张血口之内,全身忽又缩小。紧跟著,一声极难听的怒吼,由当中两口内突喷出两团五彩奇光,两下里一撞,合二为一,光团反缩小了些,看去不过饭碗般大,只是流辉电射,幻丽无比。妖蚿动作极快,光团一经会合,便往下打来。

  公孙道明恰在此时发动,再听钱莱大声疾呼,心中害怕,竟以全力施为。公孙道明宝鼎中的神雷,固是一举便全数发出。宝鼎所藏冷燄神雷,又与金蝉等所用不同,威力更大。此是由合而分,出手便是大蓬银色寒星朝上激射。双方势子又急,同时发动,刚出光幕,便撞个正著。又是大片霹雳当空爆炸,中间好似杂有叭的一声巨响,一声极凄厉的惨嗥,满空银电也似的雷火横飞中,妖蚿一粒内丹元珠,已被宝鼎中暗藏的神雷震破,化成大片彩烟。那内丹共只六粒,数千年苦炼而成,非再炼三数百年不能复原。及见光雨刚散,突现出万千点的寒碧精光,雹雨一般上下四外一起打来。只得以彩烟,连同先前绿气,护住全身,凌空向前逃窜。

  金、石等六人正在高兴,百忙中一看,手中神香已去了十之六七,青白香气仍旧向外激射,心中一惊,意欲将香闭住,留以备用,免得浪费。谁知香势猛烈异常,无法封闭。方在惊疑,猛觉手中一震,轰的一声,那小半节香头已化成一股带有无数银星的青白光气,电射而出,冲出光幕之上,朝妖蚿追去。双方前後相差也只一眨眼的工夫。那大片冷燄神雷也紧紧追向妖蚿身後,爆炸不绝。

  只见一大团绿气彩烟,裹著一个奇形怪状,狰狞无比的妖物,满空飞驰。妖蚿飞遁虽快,雷火寒星也极神速,但前面那蓬神雷星雨具有感应妙用,如磁引针,彷佛妖蚿身具吸力,如影附形,兀自追逐不舍,妖蚿逃到哪里,便追到哪里,稍为挨近,立即爆炸,震得护身彩烟如残纱断丝一般片片飞舞。

  妖蚿元气大为损耗,急得不住惨嗥厉啸,在光明境上空千百里方圆以内往来飞驰,彩云飞射,银雨流天,其急如电。再吃大片仙山楼阁,玉树琼林陪衬,越觉奇丽非常。可是那神雷和魔教中阴雷一样,一炸便完。这还是陷空老祖想致妖蚿死命,为数既多,又各具有分合吸引妙用,非打中妖蚿,纵是两雷互撞不炸,无甚浪费,否则早就炸光了。

  那麽厉害的妖蚿竟被这两蓬神雷追得走投无路。每中一雷,受伤还在其次,本身精气也必要损耗好些;那护身绿气是数千年来不知残杀了多少精怪生灵,才得凝炼而成,也吃寒雷震散不少。看去受伤甚重,却并未致命,实不舍再有损耗,只得运用玄功变化,飞腾更急。众人嗣见神雷越炸越少,想:“神雷发完,更无制它之物,妖蚿仇恨越深,少时卷土重来,如何抵御?”

  一有戒心,越发不敢妄动,除守在光幕之内待救,更无良策。妖蚿也只等神香燃完,便把炼了数千年的丹气全数喷将出来,豁出真元损耗,将光幕震散。再不,便把那方圆三百馀里的玉山,整个倒翻或是熔化,将众人陷入山底小南极乾灵火穴以内,炼化成灰。再开一个火口,将众人的真灵之气吸入腹中,以为补偿,兼带雪恨。

  可是寒雷威力灵异,不被打中,绝不爆炸,似流星过渡一般紧随身後。到了後来,妖蚿看出逃避无用,照此下去,损耗更多。继见寒雷除头一蓬初出时略为生化外,只一打中,便即消灭,心想长痛不如短痛,早想激使全数爆炸。回顾後面追来的神雷寒星尚有三分之一,咬牙切齿,把心一横,当中两个大头猛张血口,各把左右长身咬下两丈多长一条断尾,分别往後一甩,立有两片暗绿色的妖云裹住两个妖蚿化身,朝那大蓬星雨反兜上去。寒雷立被截住,一片爆音过处,全都散灭,两段长尾也被炸成粉碎,洒了一天的血雨。妖蚿虽然神通广大,动作很快,仍被那由空隙中穿过来的两粒神雷打向身上,又中两下。

  内丹元珠连同护身丹气是两样珍逾性命的至宝,多由数千年来残杀无数精怪和吸取有道人的元神灵气凝炼而成,所杀海中鱼介尚不在内。好容易得有今日,再差不多两年,只等元婴炼成,再把内丹元灵真气与之相合,立可脱去原形,转身成为美绝天人的女仙。由此与天同寿,万劫不死,飞腾变化,为所欲为。不料会被几个幼童把真元损耗了一半。损耗大甚,就说费上数百年的苦功,也难修炼复原,如何不恨同切骨,怒火烧心,忿怒欲狂。

  痛定思痛,忙用如意形的怪头伸向前去,在空中把那两条断尾含住一吮。那瀑布也似的血泉立时止住,成了两条秃尾,往後甩去。紧跟著,六首高昂,九条长身一起摆动,被神雷震破的护身彩烟绿气重又合拢,将妖蚿全身笼罩。口中怒吼如雷,由相隔二三十里的西北方天空中飞舞而来,准备施展毒手。

  众人在山顶上远望过去,好似十来条极猛恶的妖龙挤在一起,带著大片五色烟云,在神山仙境上空电驰飞来,声势甚是惊人。方料来者不善,比前更凶,果然妖蚿创巨痛深,心中恨极,决计一到便下毒手。身子还未飞近,相隔里许,便把六个怪头猛然往後一仰,再往前一伸,身形立即暴长了数倍。六张血盆大口,各喷出一股暗绿色的光气,天河倒泻也似急射下来,分六面将光幕围住。所到之处,那麽坚固的玉山当时消融,往下陷去,晃眼环著光幕,陷落了丈许深一个大圆圈。同时妖蚿身上的彩烟绿气也结成一片云网,往光幕顶上压来。

  那光幕乃众人法宝、飞剑联合结成,均与主人心灵相应。彩烟绿气才一压到,便觉重如山岳,更有一种胶滞之力,丝毫也不能移动。逃是逃不掉,上面和四方全被困了个风雨不透,更须防备妖蚿乘机暗算,幻化侵入,又不敢妄将光幕移动。

  急切间正打不出主意,忽听钱莱疾呼:“师父快作准备!妖蚿因为适才受伤,已经情急拼命,施展毒手,欲以全力将我们十人陷入地窍之内。此山下面乃是一团蕴积千万年的乾灵真火,不在两极子午线上极光太火之下。此时离地心火眼虽有三万馀丈深,不早打主意,被那火力吸住,再想脱身就来不及了。”

  众人知他深悉当地情势,闻言一看,就在这晃眼之间,山顶地面环著光幕所在之地陷了一个大坑,玉质地面已成流质,化作浅碧色浆汁,四外飞漩,当中地皮随往下陷。那数十丈高的穹顶光幕,被上面妖云邪气压紧,正往大坑中下降,已经陷入地中好几丈深。想起妖蚿先前所说下面乃是当地火穴,要将众人压入内炼化,知道厉害。

  方在惊惶,无计可施,忽听正南方高空中一股五色星砂,似神龙吸水,电一般急斜泻下来。同时又有两道紫光,夹著三朵莲花形金碧光华,莲瓣上各射出一片其红如血的毫光,带著轰轰雷声,齐朝对面妖蚿夹攻上去。後面一幢金光祥霞中,一个年约十三四的少年,正是阴魔严人英本相,横空电驶而来。

  阴魔射入小南极,隔老远,便看出众人被妖蚿用邪法困住。当日极光太火对消,来复线上全年只此六月十五日起,每夜子时这一个时辰太火最弱。值阻力微弱之际,再加上天璇神砂专能抵御两极元磁真气,只稍为受了一点阻碍,便自冲过,不再绕行子午来复线。一入光明境,便以全力猛攻,除将天璇神砂大量发出而外,将两枝蜗皇戈和神剑峰阎耆珠化成两道紫虹和三朵血燄金莲,同朝妖蚿打去,才会合金光罩下皮囊,随後赶上。

  妖蚿自恃光明境远隔天外,又有极光太火阻隔,纵有人来,无异送死。哪知阴魔严人英来势神速,心念才动,人已电驶飞到。妖蚿刚看出严人英根骨似比受困前更好,邪念重又勾起。正待暂舍下面诸人,迎上前去,施展邪法。哪知晦星照面,阴魔严人英天璇神砂威力至大,正是妖蚿克星。妖蚿虽然神通广大,邪法高强,连遇克制之宝,如何能当,见机先逃,尚且无及,况又迎上前去,岂非自投死路。

  双方势子又急,妖蚿迎头先被那数十百丈长大一股五色星砂裹住,便知厉害。

  待要变化逃遁,脱出光网。说时迟,那时快,连念头都来不及转,两道紫虹连同三朵上发血燄毫光的金碧莲花也已飞到,尤厉害是那五色星砂具有极大的吸力。

  星光看去虽只绿豆大小,但一撞上,便互相激撞爆炸,随灭随生,变化无穷,比起先前寒雷冷燄威力更大,刚一挨近,便被吸紧,难於挣脱。因不舍那护身丹气,极力强挣,微一迟延,两道紫光已绕上身来。忙运玄功抵御时,金碧莲花也已打到。

  妖蚿还妄想那本身丹气可以防御,只要挣脱星砂吸力,便可无害,做梦也没想到,此是大雄神僧所炼至宝。阴魔严人英又是先天真气合运五行玄胎,早看出妖蚿厉害,打算一举成功,上来只用天璇神砂将妖蚿裹住,先不发挥它的威力。

  等那三朵血莲分三面打向妖蚿身上,化为千万朵血燄,同时爆炸,才把神砂一指,也化为无量数的神雷,纷纷爆发,妖蚿身外绿气立即震散消灭。大量星砂海潮般涌将上去,再一裹,妖蚿自吃不住。

  总算修炼将近万年,功候极深,不似寻常妖物之比。一见护身绿气被敌人震破,知道凶多吉少,先前错了主意。咬牙切齿,把心一横,仗著炼就六个化身隐遁神速,慌不迭喷出一大片绿色烟光,不等星砂爆发,便乘烟光闪变明灭,危机一发之间,运用玄功隐形遁走。

  无奈阴魔严人英所用法宝俱都神妙非常,先天无相更是洞悉先机。星砂已先爆炸。妖蚿连声厉吼,虽被神雷血燄炸得血肉狼藉,遍体鳞伤,内有三条身子已被紫光斩断,仍在千层星砂,无边雷火环绕夹攻之中,兀自不退,更迎面猛扑过来。那断开的三截残身也还飞舞不停。这等生性猛烈,从来未见。血莲毫光再一连连爆炸,三条残身和一颗妖头便成粉碎,妖蚿主身却已逃遁。

  众人光幕仍被那暗绿色的光气紧紧裹住,围了一个风雨不透。妖气底层深入地面,正徐徐往下钻去,地皮也随同熔化,往下陷落,只比妖蚿在时,势子要缓得多。

  忽听钱莱大声疾呼道:“这暗绿色的妖光,乃妖蚿修炼数千年的精气,厉害非常,不论金玉,挨著便化成水。除非将它整个收去,或是全数消灭,否则,只要震散,便朝地底钻将下去。迟早被它穿破地窍,将潜藏地底千万年的乾灵真火引发,这整座神山便成粉碎,连家父所居不夜城也是难保。甚或熔山沸海,烈火烧空,至少也须数百年才能熄灭。地轴同受震撼,那时南北两极积压数千百年的冰雪一齐溶化,到处海啸山崩,洪水泛滥,加上天时奇热,瘟疫流行。反正此山相隔地窍三万丈,我们下陷才二十馀丈,只要妖炫不来作祟,照此形势,便困半年也不妨事。还是打好全盘主意,再行破解。倒是妖蚿淫凶阴毒,诡诈无比,来去如电,防不胜防。不敢明来,多半暗中闹鬼。最要紧的还是防备妖蚿,不令侵入此山,并防它将妖气收去。由严师叔将先前星砂分布开来,再化成一座光幕,罩在外面,先把妖蚿隔断,不令收回。然後想一个两全之法,或收或破,将妖气消灭,再除妖蚿,便无害了。”

  阴魔严人英早看出那暗绿妖光,与妖蚿逃时所喷妖气大不相同,因知妖蚿耳目灵敏,这等与本身元灵相合的妖气收发之间,捷愈影响。早把星砂化成一片光网,与法身合为一体。然後运用神砂环绕外圈,往贴近地面的妖气底边抄将过去,笼罩在绿光外层,相接甚是严密。总算阴魔严人英育成五行玄胎後,法力高强,又极细心,神砂居然由消融的浆汁下强行穿过,将妖气一齐兜住。觉那暗绿色的光气沉重异常,并且坚逾百炼精钢,宛如实质。

  妖蚿果如所料,刚刚逃回巢穴,便用玄功回收。不料敌人发动太快,慢了一步,那苦炼数千年的丹毒精气,已被神砂隔断。休说收回,连想就势报仇都办不到,空自咬牙痛恨,无计可施。久未觉出动静,认为敌人无法破它。反正收发由心,神速如电,稍有警兆,立可收回。又以元婴藏处,受到入侵,急於变换阵势,封闭甬道,无暇他顾。

  被困诸人均料妖蚿重伤惨败之馀,已经技无所施。又多急於出困,见神砂吸力甚大,只要将它吸离地面,光幕由外往内一合,便可如愿,同声怂恿。阴魔严人英行事十分谨慎,一面命众人小心应付,一面运用玄功,口念灵诀,往外一扬,一口真气喷将出去,将神沙光网压将进来。众人忙各运用玄功,把各人法宝、飞剑结成的光幕迎合上去,但连冲两冲,没有冲动。金、石二人正待施展灵峤三仙所赐的两件奇珍全力施为,里应外合向上硬冲。玉虎已喷出大片银霞,千层灵雨,要往当顶冲去。忽听老远空中有人大喝道:“你们万动不得!”

  众人声才入耳,一个身材高大的驼背老人已经飞到,来势神速,正是大方真人神驼乙休,才一现身,便就空中把双手一伸,立有十股长虹一般的金光彩气射将下来,将整座光幕交叉抓住。巨雷也似喝声「疾」,声如霹雳,震得四山皆起回音。那麽大一座穹顶光幕,便整座离地而起,提向空中。

  只见乙休人在高空之中,凌虚飞立,面红如火,须发皆张,周身金光闪闪,双手所发虹光,抓紧将里外三层的光幕一齐提向空中,声威凛凛,望若天神,神情也颇紧张。比起铜椰岛地底被困,怒极发威神情,又自不同。自从相识以来,这等神态尚是初次见到,料定关系重大。

  神沙光网也压贴宝光光幕,护送众人出来,把宝光光幕留在妖气之内。便听乙休喝道:“妖蚿恨极你们,又急於夺回多年苦炼的丹毒之气,难保不挺而走险。

  妖宫後面有一地窍与地轴通连,最为可虑。并且妖蚿之外,还有一个祸害,也将在日内发动,全都凑在一起。妖蚿气运将终,骄敌疏忽,竟将所炼元婴藏向它对头巢穴左近。妖蚿为那元婴苦炼数千年,费了毕生心血,才得结胎成形,平日珍逾性命。你们合力去往妖窟夹攻。待我将这丹毒之气化尽,便往相助。严人英可拿我柬帖,仍用你那心光遁符,乘著元磁太火被妖蚿牵动,极光微弱之际,速飞中土,照柬行事,借到神鸠、宝鼎,速急赶回。云凤持有专御元磁之宝宙光盘,走起来更容易了。“

  说罢,便由大袖中飞出一道金光,中裹一封束帖,阴魔严人英领命接过,金光也自飞回。众人也各把法宝、飞剑收回,同往妖蚿所居魔殿平台前飞去。乙休用韩仙子一件至宝将妖气裹住,再用少阳神君所赠三阳神雷,由内爆发。众人途中耳听迅雷轰轰,惊天动地。回望那丹毒之气已被大片火云包没,由大而小,缩成丈许方圆一个光团,仍由乙休十指所发金光抓紧,随人破空直上,送往两天交界之上消灭。

  众人也已飞到台前,瞥见台前湖水已乾,由上下相隔数十丈的湖心深处,飞起一个赤身女子,正是妖蚿妖蚿刚好把企图盗窃元婴的大白蛛和干神蛛逼入牢穴,即给那雷声夹著一片爆炸之音惊动,忙运玄功,方才警觉那丹毒之气竟无影无迹。丹毒之气与本身元灵相合,是一件性命相连之宝,妖蚿一时情急失智,便追了出来,满面俱是忿急之容,似往来路飞去,不料会与众人迎头遇见。众人法宝、飞剑已似惊虹乱飞,暴雨潮涌而去。

  阴魔严人英的天璇神砂更似千丈星河,无边光雨,将妖蚿全身裹住。三朵血莲跟踪飞起,打向前去。妖蚿吃过大亏,惊弓之鸟,本就怯敌,加以适才元气大伤,神通已不如前,越发胆寒,哪里还敢久停。百忙中把心一横,不等血莲飞近,便现原形,喷出一片妖光毒烟。仍用前法,舍却一个肉身,变化逃走。

  天璇神砂发挥全力,电一般涌过来。妖蚿见头一个化身刚刚脱体飞出,并未止住星砂来势,身子又被吸住,知道危机不容一瞬,只得又舍一条肉身,化形遁走。无如敌人来势神速,还未冲出重围,大量星砂又涌上身来。似这样,接连三次过去,虽仗神通变化,长於隐形飞遁,先後仍舍了三个肉身,两个妖头,俱为法宝、飞剑所诛。满空血雨横飞中,馀下三身三头才算勉强逃出,往另一秘窟中窜去。众人知道妖蚿六首九身全能分化,只要一首一身留下,便是祸害。尤厉害是当中两个主要的身首,最具神通,竟被逃走,料知前途阻碍尚多。

  忽听湖底有人急呼求援之声隐隐传来,匆匆飞下去。那湖底也是一片玉质,紧靠平台一面,有一个数十丈高大的洞穴。钱莱忙道:“那便是妖蚿潜藏元婴所在,弟子受人指教,曾经去过,并带人暗藏了一粒宝珠在内。里面歧径和大小洞穴甚多,不知人困何处?待弟子前往一看吧。”

  石完也精於地行,插口道:“我也同去。”

  随说,二人当先往前飞去,穿入玉壁之内不见。阴魔严人英为防妖蚿不舍元婴,暗中掩来,先用一朵血莲发出大片金碧光华,将洞口封闭,加上禁制,然後率众飞人。那洞穴又深又大,果然歧路甚多,大小洞穴无可数计,耳听呼唤求援之声甚急。

  无奈众人已经飞进十馀里,那声音老是若远若近,所有洞穴俱都齐起回音,以众人的耳目,急切问竟查不出准在何处,连找了几处俱都不对。这点妖法当然瞒不过阴魔严人英的神光扫瞄,只是不想太露锋芒,也是想等大白蛛败忙才循声前进。又飞了十馀里,地势越发往下弯斜,隐闻战鼓之声出自地底,忽见钱莱、石完由侧面破壁飞出,见面急道:“被困之处,就在前面不远。洞口已被妖光封闭,中有极厚玉壁相隔,无路可通。待弟子向前开路,照直进去吧。”

  说罢,二人各纵遁光,朝对面玉壁上冲去,当时裂开一缝。众人跟踪飞入,晃眼便将那十多丈厚的玉壁穿过。见前面地上有一个三四尺方圆的地穴,上面涌著一片暗绿色的妖光。众人刚一飞入,妖光便往穴中钻去。阴魔严人英手疾眼快,天璇神砂早脱手飞出,射向穴口,将妖烟吸起一裹,立时化为乌有。妖光中的干神蛛才脱困现身。耳听地底战鼓之声又起,金蝉仍命钱莱、石完开路,以免损毁玉洞灵景。

  一会飞将出来,到了湖旁平台之上。忽见广殿後面精光万丈腾空而起,夹著大片极猛烈的风火交哄之声,甚是惊人。同时地底战鼓之声也越来越盛,由远而近,往上传来。大白蛛急叫道:“诸位道友,快作准备,浩劫恐将发动,再稍迟延,这座天外神山光明仙府便保不住了,我们的吉凶也自难定了。”

  众人闻言大惊,略一停顿,猛听空中乙休传声大喝道:“人英快走!你们不必害怕,待我挡它一阵。”

  阴魔严人英料知自己此行事关重要,而且乙休要逆天行事,独抗寒蚿毒龙两前古异兽,自己留此无益。只能待其智穷力竭,寒蚿毒龙才会正面争斗,方是驱虎吞狼之时,便往回路中飞去。星光遁符,瞬息千万里,又是来复线地轴缠道暂时封闭,极光太火元磁真气最微弱的时期,便冲出极光圈外,由子午线横越过,先往剪除毒手魔什的大咎山去。

  第百九十四节炼化毒手

  小寒山二女和李洪虽然出毒手魔什不备,得手容易,但下手早了一天,难免不生波折。这类妖邪颇具神通,同党呼啸均有邪法运用,不论多远都能听见。心灯迟发了刹那,给毒手一喊,已然发出求救信号。轩辕老怪因知劫运将临,邪法破四旧魔功尚未炼成,惟恐打了小辈惹出长辈,因此生出波折,酿成道魔大斗剑,必败无疑。虽然不敢出手,但毒手是他第四爱徒,岂甘任人宰割,示意妖徒往援,这原是瞬息间事。

  过不半盏茶时份,李洪见妖魂逐渐势弱,知已无碍,正在高兴,忽听谢琳娇嗔道:“洪弟还不收了你的法宝,进来代我护法!妖孽这一声鬼叫,不知要有多少妖党被他引来。强敌将到,你一人在外,如何应付?”

  李洪如言走进,由光层中穿过,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