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195(1/2)

加入书签

  第百九十三节重创寒蚿

  妖蚿被y魔严人英索尽y中极阳,才看出对方不是易与,更见在金光罩内,无法进攻,只得改图,转去寻别人晦气。但见众人面前,又都有一股克制自己的毒龙香,当中道者所持宝鼎中香尤为厉害,稍为走近,闻到香味,便即通体皆融。

  既恐敌人乘机逃走,又防反攻为害,自然不敢十分大意。一晃多天,食、色二字全都空虚。又隔时逾久,求得之心愈切,早就馋涎四流,怒发欲狂。

  心虽忿极,贪欲更胜於前,嗣见形势日非。对方如不受愚中邪,自行投到,没可奈何。舍去严人英以後,对於金蝉又爱又恨,自觉分身力弱,敌那神香不住,又想在必要时下那毒手,这时那四个化身已早醒转,便把六身合为一体,仍幻作一个赤身美女,头一个又先朝金蝉赶去。

  金蝉自经连日运用玄功,潜心体会,不特增加好些功力,并还悟出毒龙神香的妙用。加以这些日来,妖蚿全神贯注严人英,无暇旁顾。金、石二人各具一双慧目法眼,虽因遵守师诫,不敢分心他顾,却在暗中观察,见别的法宝穿出光幕,光层必受冲动,独这神香穿光而出,香头烟光所s之处,花p一样劲急非常,光层却似晶墙镜壁,毫未闪动,不现一点迹象。妖蚿化身一闻此香,立即昏迷欲倒,变化逃去。如果联合应用,威力定必更大。

  这一来,竟被料中。两人心灵互通,乘妖蚿与严人英相持之际,试探著暗中传声告知甄、易四人,说:“妖蚿迟早来犯,这七枝毒龙香如若同指一处,合力夹攻,威力更大。可惜石完不能传声告知,稍有缺陷,姑且试它一试再说。”

  等到妖蚿突然在光幕外面出现,神色更加狞恶。妖蚿因知这班敌人虽然年幼,道心全都坚定,法力颇高,邪媚故伎绝所难施,上来便开门见山,咬牙切齿,戟指怒喝道:“你们须知厉害,我一反手,便将你们化成灰烟。再若执迷不悟,形神俱灭了。”

  妖蚿正在厉声喝骂,只当敌人仍和先前一样潜心兀坐,以静御动,不加理睬,决无什麽作为。不料六矮一面守定心神,一面发动暗号。冷不防伸手向那悬在各人面前的一枝毒龙香一弹,一口真气喷将出去。各香头上发出一缕细如游丝的香烟,缕缕上升。石完灵慧,见状跟著学样。七枝神香突然怒涌,各发出一股青白二色的香气,朝前面光幕外急s出去。晃眼透出光层,互相一撞,便化作大蓬光雨,四下里急s,散布开来。

  妖蚿飞遁神速,先前又吃过亏,本不至於受伤。也是晦运临身,y错阳差,才到处受挫,多受伤耗。眼看好些美味,连耗多日,空自眼馋喉急,不能到口,反受伤折,y欲之心又复奇旺,急怒交加,不由失了理智。一见神香来势猛烈,依然不舍就退,自恃全身坚逾j钢,想将身上窍x用真气闭住,试它一试。

  毒龙神香乃黑龙陷空老祖苦炼多年的至宝,其龙涎乃属龙种,优异於其他畜兽鳞介类。所以受制於寒蚿,只因修为年份不及,更好色败道,才致流亡北极玄冥界。神香不特香中异味专制妖邪j怪,一任功候多深,一闻此香,也必昏昏欲醉,内中更暗藏有寒燄神雷,只要三枝连用,互相融会,立生妙用。何况七枝香同时施为,齐注一处,威力更是大得出奇,更具有分合生化之妙。

  妖蚿见光雨散灭,七窍和身上要x全被自己封闭,仅头脑微昏,并未昏醉,以为得计。那蓬光雨由表面看去,一撞便散,实则由分而合,隐而复现。晃眼化成无数豆一般大的寒碧j光,不用人指挥,便相感应,齐朝妖蚿身上打去。香头上那股烟气香光更是突突怒涌,朝前发s不已。妖蚿虽然看出不似寻常,更没料到冷燄神雷与魔教中y雷异曲同工,各具绝大威力,还妄想喷出丹气防御。

  就在这满口绿气喷出,现出数十丈长的原形,六首高昂,九身蜿蜒,晃眼之间,微一迟延,神雷已纷纷爆炸。只听连珠霹雳之声,惊天动地,身外绿气首被神雷炸裂了好几十处。冷燄寒光得隙即入,见缝就钻,到了里面,又复互相激撞,纷纷爆炸。妖蚿六条长身,又被炸伤了数十百处,四十八只怪足利爪也炸断了一小半,闹得遍体鳞伤,血r狼藉,受创甚重。如非身躯长大,皮r坚硬,具有极大神通,玄功变化,不必七矮救兵到来,就这一下,已成粉碎了。

  这原是瞬息间事。妖蚿原是一时疏忽,遭此惨败,一见元气大伤,知道不妙,赶忙纵身飞遁。如往来路退回也罢,无如受伤太重,激怒攻心,把敌人恨人骨髓,受此重伤,不向来路逃退,反朝敌人飞来。又见神香、寒雷多在光幕前爆发,便逃时由光幕费上数百年的苦功,也难修炼复原,如何不恨同切骨,怒火烧心,忿怒欲狂。

  痛定思痛,忙用如意形的怪头伸向前去,在空中把那两条断尾含住一吮。那瀑布也似的血泉立时止住,成了两条秃尾,往後甩去。紧跟著,六首高昂,九条长身一起摆动,被神雷震破的护身彩烟绿气重又合拢,将妖蚿全身笼罩。口中怒吼如雷,由相隔二三十里的西北方天空中飞舞而来,准备施展毒手。

  众人在山收回,连想就势报仇都办不到,空自咬牙痛恨,无计可施。久未觉出动静,认为敌人无法破它。反正收发由心,神速如电,稍有警兆,立可收回。又以元婴藏处,受到入侵,急於变换阵势,封闭甬道,无暇他顾。

  被困诸人均料妖蚿重伤惨败之馀,已经技无所施。又多急於出困,见神砂吸力甚大,只要将它吸离地面,光幕由外往内一合,便可如愿,同声怂恿。y魔严人英行事十分谨慎,一面命众人小心应付,一面运用玄功,口念灵诀,往外一扬,一口真气喷将出去,将神沙光压将进来。众人忙各运用玄功,把各人法宝、飞剑结成的光幕迎合上去,但连冲两冲,没有冲动。金、石二人正待施展灵峤三仙所赐的两件奇珍全力施为,里应外合向上硬冲。玉虎已喷出大片银霞,千层灵雨,要往当因见李洪忘了施展心灯,看出妖人欲用玄功变化逃走,略用眼色示意,稍一分神,差点没被漏。

  又恃学会绝尊者灭魔宝籙,便令李洪用心灯代她护法,以便专心御敌。

  李洪人在金幢之内,将宝光缩减,千百里内人物往来,俱能看见,更能随意隐现,见到尹松云绕道飞来。天蝉叶护身本极神妙,却也被李洪由金幢中看出,是因修为相差悬殊。尹松云却只见山为数这麽多,只消两三粒,两座大咎山也被从,这妖孽本由j魂炼成r体,又曾炼就三屍元神,与别的妖邪不同,哪怕只剩一点残魂馀气,经妖师祭炼数十年,仍可成形复原;非仗心灯佛火之力,不能将其消灭。否则,如用金幢,便须多耗时日,至少也在七天以外始能化尽。总共两天工夫,怎会消灭殆尽?”

  这是妖魂刁狡,二次被禁以後,知道佛门至宝,抗力越强,反应越大,消灭更快,便不再十分挣扎。一面拼受佛光炼形之厄,忍痛待救,故意装出力弱不支,借用玄功,准备最後一试,作那万一之想。这时因见群邪相继死散逃亡,新来援兵不能攻进,光幢之外又是星砂弥天,祥光如海,自知逃生望绝。那佛光炼形苦痛也实难忍受。万分愤恨之下,早想出其不意,与敌拼命。见众人似因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