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198(1/2)

加入书签

  第百九十六节时兮命兮

  龙娃藏身这洞虽小,地势却好。上面危崖前覆,入口有籐蔓下垂挡住,本就不易为人发现。四面更有高林掩蔽,岩穴左近草莽繁茂,高可过人,端的隐秘已极,再一设有禁制,那禁圈又藏在籐草之後,外观只是一片侧壁,来人决不知内有洞穴。外面虽有丈许大小一片石地,除非是揭籐俯身而入,便走到崖前也不相干。

  龙娃学会禁法,高兴非常,却不安份,於师父走後,觉著这等地方怎会有人到此?不由胆子渐大起来,便用天蝉叶隐身,走出洞外,拿了块山石,往禁圈中投去。只见一片金霞闪过,石成粉碎,一点也未侵入,越发高兴。却想起功力不济,与其出外贪玩,何如去往洞中打坐?既可用功,还讨师父喜欢,便撤去禁法。

  走将进去时,似见有金碧光华一闪即隐。因无甚经历,光又细如游丝,斜阳影里也未看清。

  田氏弟兄伤败之馀,不能同运玄功。田瑶抱著乃兄同飞,回顾敌人越追越近,四面天空均被五彩光网布满。知道再被迫近三五里内,光网往下一罩,立被擒去。

  兄长又受重伤,没奈何只得拼耗元神,咬破中指,回手一弹,用魔教中滴血分身之法,幻出同样一道光华,带著两个人影,在血云拥护中往斜刺里飞去。真身却用玄功往相反的方向遁走。因有一人受伤,空中又被五色云光隐隐罩住,不能逃远,意欲就近觅地藏起,恰好见龙娃撒开禁制,便潜了入洞。

  龙娃不知其轻举妄动,引来了杀身之祸。不过福命所在,危竟化为机,所以不能不知命,成功实无必胜之道,侥幸而已。刚把禁制复原,用功打坐,忽听破空之声甚是劲急。龙娃知道师父飞行之声细微得多,不特没有冒失出外,反将天蝉灵叶取出,准备得随时可以运用,方始伏身崖口,隔著禁圈往外张望。

  目光到处,两道白光已自凌空飞射,落向谷中,现出两个白衣少年:一个长身玉立,丰神俊秀,手持一柄玉如意,背插一口宝剑,腰系一个白玉葫芦;一个身矮微胖,方面大耳,相貌丑陋,背插双剑,两手各持一镜,镜光远射,宛如银电,斜对著四面乱照,似用镜光搜索甚物事情景,面色也极紧张,不时向左手镜中注视。孙侗、于端二人在玉洞真人门下多年,法力颇高。二田刚向前面山谷中降落,孙于二人已用两仪天昙镜发现幻影,又用镜光照查,跟踪追来。

  张望间,龙娃忽听身後似有极轻微的声息,心中一动,忙将天蝉叶随手一晃,隐身纵向一旁。回脸细看,洞中竟多了两个十五六岁的幼童,各穿著一身莲花短装,赤著双足,臂腿裸露在外。都是星眸秀眉,面如冠玉,头上戴著一顶金莲花,前发齐额,後发垂肩,相貌甚是英美。装束一色,身材高矮也差不多,比画儿上的哪吒、红孩儿还要好看得多。内中一个已经受了重伤,头面身上好些血迹,倚著墙壁,坐在地上,一个本来已掩向身後。

  田瑶因见龙娃忽然隐身飞遁,神色似甚惊惶,便先朝外面匆匆看了看,将手一扬,回身说道:“我弟兄二人,因受仇人追迫,空中布有罗网,难於逃遁,偏我哥哥受伤,来此暂避,并无恶意。我知你就在我前面,如蒙相助,异日必有重报。这里说话,外面决听不出,就被发觉,来人於你也无妨害。你如愿意,请即出现商谈。否则,我弟兄死不皱眉,也决不强人所难,只要答一个不字,我们便走如何?”

  龙娃见两人这身装束相貌和李洪相仿,本就心生好感。因听师父常说,在外对人务要谦和。更见人家法力多高,自己却是一个小孩,初次从师,什麽都不会,那敢不对人谦恭。等话说完,立时收了天蝉叶,现身出来,笑问道:“二位道长,只要有用我之处,力所能及,我必尽心,不知有何话说?”

  二田见龙娃词礼甚恭,田瑶便凑近前去,拉著龙娃的手笑道:“难得你小小年纪竟有这等胆识义气。此时彼此莫问来历,免你事後为我们受过。我们也别无所托,只要在仇敌罗网未撤,人未离去以前,同我们隐藏洞内,也不可出去。我也知你无甚法力,但你那隐身法和这五行禁制,均极神妙,我也不便相借。万一仇人识得禁制,搜寻进来,你只和我弟兄立在一起,由你行法,一同将身隐去,出洞不远,我便将你放下,自行遁走。你如能答应,将来不论甚事,只要你一开口,我必照办,另外还送你两件法宝。你愿意麽?”

  法力悬殊,本就肉俎砧板上,生死只在一线之间,操在别人手上。天晓得对方是那种人,又是甚麽心思。侥幸之处就是在这契机。龙娃也是福至心灵,知道危急关头那有别人愿不愿意,也顾不了许多,彼时如不允助他,就许吃亏,连天蝉叶也被夺去。记准师父心得,混淆敌我,面面俱圆的手法,随口答道:“些须小事,理应效劳。我知二位道长法力甚高,这次必是不留神受了人欺。法宝、飞剑,将来师父自会赏赐,外人的多好也不想要。万一将来有事相求,二位道长如能答应,却极感谢。”

  法宝虽好,那似拿上对方的全部家当为用。田瑶闻言,却喜道:“你这人真好。实不相瞒,本门法宝也难送人,本想另外寻找,否则现在就送你了。你竟不起贪心,我也不再勉强。既是这样,将来无论天大的事,只要你一言,我弟兄必允便了。”

  对方是被栓住了,龙娃却想起师父不令他离洞,少时如何同人隐身飞走?後悔未一节不该答应。这时洞外孙、于二人忽然寻近洞口,矮丑的一个忿道:“凭我这两仪天昙镜所照之下,决难逃脱。何况我们追他们时,知道小鬼精於玄功变化,滴血分身,老早便把如意五云罗暗放空中。如今阴镜人影尚在,只搜寻到是落在此地,阳镜却不现形。人如逃出千里以外,阴镜人影定必消灭。如用魔法隐藏,镜上又无形迹烟雾之类出现,真个奇怪。”

  高的道:“师父说,此宝灵效仍非极品,玄门正宗禁制或佛法禁闭便照不出。

  莫非正教中有人暗助小鬼隐藏吗?“

  矮的道:“师弟你倒会想。谢家姊妹是佛门高弟,与各正教中长老门人多有渊源。李洪更是寒月大师门人、妙一真人之子。他三人在此诛戮妖邪,正教中人岂有反帮对头之理?”

  高的道:“这事难说。你没见灵峤宫的行径麽?如不是他挡了一下,小鬼怎会遁走?至今我还疑他是奸细呢。如今闹得势成骑虎,不将小的制服,回山一播弄是非,老的必不甘休。”

  二田听得面色立变。田琪也被田瑶扶起,同凑近前,一边一个,将龙娃夹在当中,令其暗中戒备。龙娃知不能抗,只会带来生命危险,再说已经答应了人家,转不如放大方些。便将天蝉叶取出施为,先将身形一同隐起,以示践言。

  这时天空中忽有云光闪动,是云网受阴雷妖光冲击,眼看要破。同时岳韫知道二田必是宁死不屈,只会把屍毗老魔惹上身来。由得二田回宫,屍毗老魔找的就不只自己一个,必然被驱入共工魔系掌上,到时寻仇名单中,就会有共工同党把自己剔除出来,於是用千里传声,催令二徒速回。孙、于二人各自眉头紧皱,将足一顿,破空飞走。

  田瑶向龙娃道谢:“仇人现虽飞走,但是诡诈,又持有两面宝镜。我们一离此洞,便易被他发现。平日无妨,此时有人受伤,元气已耗,好些法力不能施展,飞行也较往日要差得多。仍望你始终如一,用这护身法宝,将我二人隐送五百里外,便不愁他追上了。”

  龙娃闻言吓了一跳,随他们出洞已是违背师命,如再远出数百里外,休说无以对师,自己不会飞行,怎得回来?方想据理力争,忽听耳侧有人低语,令速允诺,道:“远出无妨,自有人去接你,也不会令你走出那麽远。”

  那声音极低,龙娃料是师父传声,心胆立壮。同时侧顾受伤的田琪大汗洋洋,面色愁苦,似已难支,更见田瑶似因自己迟疑,也现出不快神色。於是忙答道:“我原在此等候师父,又无法力,不会飞行,惟恐走远相左。现见这位道长受伤颇重,想必急於回山医治,好在师父法力甚高,自会寻找。只好豁出受责,陪著二位道长同行了。”

  说得真是慷慨激昂,舍身锐难,管教迷得死人,也把自己的抗拒开脱了。田瑶闻言,喜道:“本来我不令你远送,无奈实逼处此。大咎山敌人只小寒山二女和一小孩。你那师父,可是先前仇人所说的灵峤宫门下麽?”

  龙娃答说:“正是。”

  田瑶又问:“贵宫有一特使冯吾,你可相识?”

  龙娃原听师父说过,忙答:“那是宫中机密,我入门未久,尚未见过。”

  田瑶朝受伤的田琪对看了看,随道:“既蒙相送,就此走吧。”

  龙娃依令撤去禁制。只见金碧光线闪得一闪,便即随同凌空而起。刚同飞过两座山头,田瑶忽然侧顾喜道:“仇人不知何事,竟未终场而去。今日之事,只这两人可恶,无须远送了。”

  随说,随同下降到地,说道:“此地离你原处只六七十里,本想送你回去,无如事正紧急,只好由你跋涉,徐图报德了。详情无暇细说,如见令师,只说我二人近和贵宫冯吾有交,今日甚感令师徒盛情。令师必知我姓名来历,不致再累你受责了。”

  龙娃闻言方答「几十里路,自会回去。」,二田已经相扶飞去,一道金碧光线,破空入云,转眼无踪。龙娃心想师父已知救人之事,并还愿意命人来接,好生欣喜。收了天蝉叶一看,四外并无人影,以为人还未来,或是误听。这六七十里山路,跑多快,也须两个时辰,不走又不放心。眼看夕阳已快落山,算计不会有人来接。正在愁急,寻路回跑,刚一举步,忽听身後噗哧一声笑道:“你这娃儿,竟敢暗助敌人,放他们逃走,胆子不小。”

  李洪交付心灯,也只片刻。因知龙娃藏处,来时是直接赶到,比流窜的二田还早,一切都在监视中,到此方才现身。龙娃闻言,大惊回看,正是李洪,不禁大喜,忙跪拜在地,急问:“师父可曾怪我?我是照师父口气行事的。”

  李洪拉起笑道:“你这娃儿,专会取巧闹鬼,这便宜又被你捡上了。田氏弟兄平日只是任性恃强,恩怨心重,虽与左道来往,有时遇事相助出手,本身却和乃师一样无甚恶行。他们说话最算数,所允之言,必能照办。”

  真是无甚恶行才会招致岳韫这神魔的门人出手。这神魔连轩辕、兀南两老怪都不愿逆意,岂是诛恶行善之辈。所行就是挂上正派幌子,专门迫压无甚恶行之类,聚入魔教掌中。

  龙娃知要起身,涎著脸笑道:“那山洞又窄又暗,师叔还叫我回去麽?”

  李洪笑道:“你这娃儿,真个胆大,莫非还想跟我到大咎山顶去麽?”

  有危才有机,有败的一方才有从中取利的便宜。龙娃贪得无厌,却工於奉承,恭答:“有师叔携带,不论哪里我都敢去。”

  李洪就是小孩心性,本来就是想趁热闹,笑道:“热闹的事多著呢,此时火炼毒手正当紧急之际,无暇多言。我且把你带去吧。”

  龙娃大喜。李洪正待起身,遥望大咎山顶,霹雳连声,满空星光霞雨四下飞射,先前隐伏在天璇神砂光幕之外的一些妖云邪雾,全被太乙神雷击散。随见四五道深赤、暗绿和乌金色的妖光血燄,带著极凄厉的异声长啸,分头逃走,其急如电,晃眼遁向遥空暗云之中,一闪不见。李洪不禁又好气,又好笑道:“我上英哥的当了。”

  龙娃忙问故,李洪朝前山看了看,笑道:“妖魂全灭,群邪鼠窜,谢家世姊送完心灯,即回小寒山。你师父和严师叔知道光幕之外必还隐伏著不少妖党,防我事完之後节外生枝。这都不说,最可气是你严师叔。难得师父放了我三个月假,正想事完和他说好,均往小南极光明境一游,看看极光圈外,天外神山的奇景,竟偏要我和你守在这里不走。真个丢下我一走,从此再理他才怪。他们嫌我惹事,我索性杀几个著名的妖邪,与他们看看。”

  龙娃虽和李洪亲热,言笑无忌,闻言当他真急,但所埋怨的又是师长,要想劝解,难於措词。正不知如何说法,忽听空中有人接口道:“洪弟,你错怪我了。

  此行正还须你相助;如何不辞而别呢?“

  话完人到。龙娃一看两人自空飞落:一是师父尹松云;那发话的知是仙宫娇客阴魔严人英。尹松云笑道:“英弟说你难保不负气发点牢骚。我还说是不会,来时行法查听,果然还是这等天真。”

  话未说完。李洪哈哈笑道:“你们何曾猜对?不过我想和英哥一游小南极,又恐吃碰,不带我去。准知你们要查听我的言动,故意说些话探口气的。不然,就你二位,好意思不辞而别?当真你们人没走,我都看不出来麽?英哥那麽神通广大,又收了一丸西方神泥,怎还须人相助?如是哄我,却不行呢。”

  阴魔严人英笑道:“你太把宇宙极光看易了。乙师伯那麽高法力,去时尚必须等候时机,还要少损元气,才能通过,可知不是容易出入的了。”

  李洪道:“我们都去,那麽龙娃呢?”

  阴魔严人英道:“为了他巧立殊功,已蒙他师祖恩怜,不但令其随往,还情商得在当地寄居三年,待脱胎换骨後,再回灵峤宫修积呢。好在极光虽然厉害,有我三人法宝、佛光围护,便是凡人也能过去。此子福缘真个不浅。”

  此时云净天空,山高月小,清光如昼,玉宇无声。龙娃立在尹松云身旁,目光到处,忽见相隔不远的对面山坡上,贴著地皮,微现出一片极淡薄的白烟,後面似有个怪人影子,由地上冒出,只一闪,便往地下钻去,隐现绝快。如换别人,必当山上起雾,那人影也是眼花。龙娃一则福至心灵,自知根骨不济,处处留心;近来又长了一点经历,认定左道妖邪惯放烟雾,心有成见;再则近服灵药,智慧大增。一见便惊呼道:“师父、师叔,快看後面!”

  就这晃眼之间;白烟已隐,夜月清辉,照得四山好似蒙了一层银纱玉雪,到处静荡荡的,一点迹兆俱无。李洪笑问龙娃:“你大惊小怪做甚?”

  哪知危机已经密布,变生瞬息,就要发作。就这互相回顾答问之际,猛瞥见环著四人所立山头,由地上激射起无数缕的白色淡烟,势甚神速,电也似急往当头高空中射去,晃眼展布开来。那烟看去又稀又薄,可是一到上空,立时星月无光,四外一片混茫,成了一个其大无比的烟幕,罩将下来。同时地面上也冒起一蓬烟网,除四人立处外,彷佛由地上四面揭起,朝上兜来。另有七八枝血红色的火箭,朝四人身上射到。耳听万千鬼啸之声宛如潮涌,腥秽之气扑鼻难闻。

  前来妖人乃五淫仙子秦嫫之兄秦魋,邪法比妖妇还高。因为有事来晚了一步,途中遇见败逃下去的妖党说起前事,又惊又恨。知道仇人厉害,决不好惹。却以为那持有七宝金幢的小寒山二女不在,更自恃所炼邪法阴毒神速,白骨搜魂网专污敌人法宝、飞剑,摄人魂魄真神,最是难破。特意由远方地底暗下埋伏,掩到近身之处,暗用阴谋,将邪法做成一圈,四面合围,等准备停当,然後聚起暗算。

  因吃龙娃叫破,不等布置完成,便先发动。自信骤出不意,那阴燐火箭,更是不论对方多高法力,中上便是无救。至少也伤他两个。

  来势也真太快,上面邪烟已经下压,下面的也快涌到身前,七八枝火箭妖光也已射到。不过要暗算阴魔严人英和李洪,却门也未有。妖人捣鬼那能逃得过神光扫瞄,前古异宝更能自动护主,岂是邪法所能伤?只为要诱妖人贴近,不使外逃,却为龙蛙所误。

  好心也会办坏事,但假好心则必办坏事。真好心还是假好心,真假之间可真微妙。全要看是给那表面看来是受益者知道多少。不予当事人知情,必是蛇蝎心肠无疑。轩辕魔宫把传媒管得滴水不漏,那有好心!龙娃就是好心误事了。

  李洪金莲宝座首先飞起,阴魔严人英扬手一股五色星砂便朝空射去。本来龙娃处境最险,但那伏魔金环早已围在他身外,这才所以他能看到白烟怪影。得失之间可真微妙。此时龙娃身侧现出一圈金霞,将龙娃全身罩住。火箭妖光射到,吃金霞一撞,只听几声鬼叫惨嗥,全被震散,化为一片黑烟而灭,看似先後相差不容一发。

  同时李洪金莲神座已化成一朵千叶莲台,将龙娃招来,一同飞身其上。一面把灵峤三宝连同两柄断玉钩,一齐发将出去。严、尹二人也各指飞剑、法宝,一同夹攻。三人所持不是仙府奇珍,便是佛门至宝。单是李洪西方金莲神座,已是诸邪不侵。加上五色神沙光雨,中杂无数金星的那天璇神砂,再有伏魔金环更是专制妖邪的克星。只见精光万道,霞彩千重,妖人先前暗算既未成功,如何能是对手?

  说时迟,那时快,当空的妖网邪气首被天璇神砂冲破,现出天光。尹松云再把太乙神雷朝四外乱发出去,连珠霹雳之声惊天动地。妖人飞遁神速,此时逃走,原来得及。也是恶贯满盈,该当数尽,明知敌人厉害,不是对手,反因那火箭祭炼不易,曾费多年心血,忽被敌人破去,痛惜之馀,激动怒火。仍以素性凶横强傲,不到力竭智穷,不甘败退。自恃邪法异宝甚多,尚未施为,妄想侥幸与敌一拼。不特未退,反倒厉声大喝,幻出许多化身,带著邪法异宝愚弄敌人,使其分心,专顾前面,以便隐形变化,乘隙从後暗算。

  李洪恨极妖人,立意除他。预料莲台佛光如若放出,妖人定必看出这面法宝如此威力,不战而逃,为此故示破绽,不将佛光放起,引使来犯。尹松云太乙神雷虽将妖网震破,并未消灭。阴魔严人英知这类邪法,不知聚歛多少凶魂厉魄,恐其随风吹散,为害人间,神砂星光早已似电一般冲出烟层之上,四面反卷而下。

  烟网立被裹成一团,连地上妖烟也被神砂吸起在内。跟著阴魔严人英运用玄功,将手一指,只听万千恶鬼悲啸惨嗥之声,凄厉刺耳,晃眼消灭。

  妖人见敌人法宝如此厉害,刚一出现,便即消灭,也甚胆寒。无如连失重宝,恶气难消,越发激怒,吼啸如雷,更多幻出几个虚影,同时分头出,自己在空中运用邪法,再试一下,如不能胜,先行遁走,日後再作复仇之计。

  五个幻影分五面相继出现,和妖妇一样丑怪,只身材高大得多,也是通身赤裸,双手空空,并未带甚法宝兵器,只在身上画著不少刀剑戈矛、针箭钉鎚、水火云烟以及各种奇怪图形,从头到脚画得密密层层,五颜六色,遍体都是。双手各画日月之形和一些血红火燄。发长尺许,色如黄金,怒极发威,根根倒立,便恶鬼夜叉也无此狞恶丑怪。口发怪声,甚是难听。

  阴魔严人英见妖人竟不畏神砂威力,对面扑来,心疑有诈,料其不是化身,便是幻象虚影。明指神砂拥上前去,将妖人裹住,暗把血莲隐去宝光,发向空中。

  使那最厉害的五色星砂和那一圈金霞,分敌东、南两面三个幻影。李洪已按阴魔严人英传音指教,一面与来敌幻影故意相持,一面运用佛门心法暗中戒备。

  妖人见金莲上幼童独敌两个幻影,有些手忙脚乱,又见金莲神座虽极神妙,但也只护得四外和脚底,头上并无防护。误认李洪根骨虽佳,修为不久,全仗师传法宝,无甚道力经验。

  妖人身上突飞起十来道各色妖光,中杂一团团的血燄。刚一离身,血燄便自在神砂合围中爆发。虽然转眼连那十来道妖光齐被神砂和法宝宝光合力一裹,消灭净尽,但神砂星雨竟被荡了两荡。阴魔严人英假作贪功,独自飞起,向那未消灭的一个幻影朝空追去。

  妖人以为正好乘虚而入,刚由空中隐形向金莲神座飞降,往下扑去。快要到达,猛觉出宝光强烈,从来未见,忽然胆怯,便未冒失冲入。只把邪法暗中运用,想把敌人迷倒杀死,将元神摄去。李洪心灵上有了警兆,立把佛光发出。妖人一见佛光突现,才知凶多吉少,有败无胜,立纵妖遁逃走。虽得挣脱,佛光照处,隐形法已被破去。就这样,仍不舍那残馀法宝,还想收回再逃,做梦也没想到,空中伏有三朵血莲。

  缓得一缓,妖人猛瞥见三朵亩许大的金碧莲花,各由花瓣上射出万道血燄毫光,突在空中出现,三面合围上来。此是魔教中最有威力之宝,以毒攻毒。那五色星砂也似银河倒泻,当头压到。妖人不由心胆皆裂,哪里还敢上升,慌不迭飞出一个化身,先挡一阵。同时拨转妖遁,往下急射,竟欲穿地逃走。

  无如原形不能再隐,所用幻影又早被人识破,一任机警狡诈,全无用处。刚刚掉头向下,飞剑和断玉钩已当头迎上,双双环身一绞,妖人立被斩成粉碎。尹松云扬手又一太乙神雷打去,阴魔严人英的星砂、血莲也自空中电射而下,几面夹攻。妖人残屍下坠,血肉纷飞中,飞起一条黑影,吃尹松云伏魔金环往上一绞,便已消灭。忽听阴魔严人英急呼:“洪弟快将佛光展布,留神妖魂逃走!”

  话未说完,阴魔严人英已手指星砂,已似狂涛怒涌急追下来。同时瞥见地上射起两条黑影,往斜刺里飞去,到了前面,化成两团黑气,飞星电漩般接连千百个滚转,合而为一,仍还原形,刺空飞去,神速已极。原来妖人炼就三屍元神,只被舍却一个,其馀乘隙遁走。

  阴魔严人英那麽快的星砂,竟会差了一步没有追上。见那妖魂逃路正是川西一面,反正顺路,自然不舍。便把法宝收回,会合一起,带著龙娃同飞。双方飞行均极神速,尤其四人遁光联合,势更猛烈,宛如一溜惊虹横空而渡,晃眼便是千百里外。追到大雪山边界,双方已是首尾相衔,相去不过里许远近,眼看就要追上。

  遥望前面,一峰刺天,高出云表。近顶有一危崖,下有一洞,宛如巨吻怒张,向空嘘气,正在喷吐云雾。妖魂好似急不暇择,本由洞侧斜飞,快要飞过,猛一掉头,便往洞中飞去。洞中立冒出一股云烟,将妖魂裹进。妖魂黑影好似误投虎口,并还现出挣扎之状。

  四人也已飞近,李洪便要跟踪追入,严、尹二人连忙拦住。洞口云烟已止,形势虽然险恶,内里却并不深,只有丈许便到尽头。石壁地上,满是尘沙冰雪堆积,外面更是冰封雪压,已成玄色。分明是高寒荒僻,亘古以来无人踪迹。洞中云烟喷得奇怪,洞壁却完整,并无逢隙,不见一丝邪气,妖魂怎会不见?阴魔严人英觉此并非善地,无人便罢,如若洞有主人,妖魂如非运用邪法幻化遁走,便是被其收留,都绝非易与,不欲另生枝节。龙娃却卖弄聪明,笑道:“明明见妖魂逃来此洞,怎会不见?师叔何不用佛光宝光照他一照,妖魂如在里面,不就现出原形了麽?”

  李洪被提醒,便将佛光发出,朝洞中照了一照,仍是原样,无迹可寻,只觉心神微微动了一下。心中念著光明境应援之事,以妖魂既未追上,便同起身,带了龙娃往倚天崖飞去。阴魔严人英神光扫瞄出龙娃落在洞中宝座之上,面前坐著一个丑怪老妇对他道:“你不要急,你那师父一会便要寻来,我此举实非恶意,彼此都好。你如不信,我赐你一个金葫芦。此宝内贮百馀粒霹雳子,虽然比幻波池圣姑所炼稍差,威力却也不小。葫芦更是太白精金所炼,你将来也有不少用处。”

  阴魔严人英见这龙娃又捡了便宜,便听由之。两地相去不远,顷刻飞近。因知叶杨瑾带了古神鸠同隐双杉坪对面山腹之内,便往当地飞降。刚一落地,忽听重石坠地,砰的一声,倒了一块三尺来长的石条,上面并还带有冰雪尘沙。李洪忽然惊叫道:“龙娃呢?”

  龙娃已不知去向。随听石条上发话道:“无知竖子,竟敢无故扰我清修!为此将他押禁洞中三日,以示薄惩,期满自会放出。你们不服,可来寻我要人便了。”

  众人闻言大惊。阴魔严人英以杨瑾仙居近在咫尺,必知此人来历。尹松云却是师徒关心,虽知适才带了石头幻化的龙娃,同飞了这麽远里程,竟未觉察,对方不问邪正,均非弱者。适才佛光照洞,本是李洪所发,对头因龙娃开口提醒,拿他出气,行事又极鬼祟,可知仍有顾忌。以李洪带有佛门至宝,为此想先赶往援救。李洪最爱龙娃,性又疾恶,便留下阴魔严人英叩壁求见,同了尹松云往来路孤峰危崖上飞去。

  第百九十七节寄生诛妖

  阴魔严人英先在双杉坪对崖叩壁求见,半晌无人应声,神光扫瞄出洞内无人,心方奇怪。忽见侧面危崖飞来一道金光,落地现出一音大师金钟岛主叶缤。叶缤见面便说出与杨瑾合谋诛除蚩尤墓中三怪之策。

  蚩尤三怪自从上次三妖徒被李洪和小寒山二女杀死,越生戒心,虽然恨极,日夜打算复仇,但畏七宝金幢威力,不敢妄动。师徒数人不特飞行神速,来去如电,平日更行踪诡秘,防备甚严,很难寻到。无故从不邀人深入墓穴,并在昆仑山西北之不周山老巢设下极厉害的埋伏。谷中更有不少邪法禁制,埋伏重重,道路又多,一旦强敌寻来,进可以战,退可以逃。事前并用邪法迷踪,在老巢内外设下幻象和七盏摄形神灯。有人入内,被那神灯一照,立将形神摄去,休想活命。

  邪法如若无功,或被人破去,也可立时警觉。端的防范严密,诡诈异常。

  因知道大劫将临,近来并在地底穿通了两条道路,由不周山,远通至冀北啄鹿一带,及大雪山西黑风峡暗谷,每隔三四百里,设有一处邪法禁制,准备敌人上门,万一不是对手,便由地底通行,沿途倒转地形途径,以阻追兵,更施展邪法,倒翻地肺,引起浩劫,以为挟制。

  仙侠要除之越发不易,只日前算出三怪生辰在即,一班妖邪知其厉害,又喜奉承,多乘此日借著庆寿为由前往讨好。三怪虽知杨瑾将要寻他晦气,无如平日骄横好胜,不肯示弱,若把每年一次例举忽然取消,自觉丢人。互一商议,仍然举办,只是不如往日的设宴在不周山前广场平野之上,改把会场设在大雪山西黑风峡暗谷之内,说是由峡中隐伏的大弟子巫拿阿庆寿。实是为了当地僻处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