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18(1/2)

加入书签

  第十七节狯懵交替

  y魔抵达长沙特区,已是元月下旬过半,从凤仙遗识得知,长沙特区应是政坛动荡。那凤仙的赃官恶父彭劲诓,於上任之初,已是虺蜮心肠。勾结灵峤g外围份子,筹组了万亿文钱收购房产,然後托价互售,创做通货膨胀假象。继而大量招标公地,却以官权程序拖慢其建筑落成,任地产商屯积地皮,多达十多年的需求量。楼价被做成上涨的假像,令跟风炒家趋之若,以赌博心态,借钱买楼,酿成炽盛炒风,炒得楼价高飚。因住宅楼宇是必需品,平民百x也恐成为无壳蜗牛,不得不争相借款购置自住居所。连入息极不稳定的人,也迫於无耐,借上期长二十多年的债务。

  赃官彭劲诓更倡导信用贷款,鼓励先使未来钱。在外围份子大量供应的贷款下,令经济因过度消费以呈现泡沫现象的鼎盛,配合灵峤g外围份子倡导的民主体制,大肆宣扬,企图煽动轩辕老怪辖下刁民。轩辕老怪以魔x养刁民起家,弄得一穷二白,使更刁的刁民也刁不出油水来。这些刁滑的j华闻得特区有螽援,比辛苦工作所得更高,无不疯狂涌入,偷渡成潮,刁民力弱一点的偷渡不成,也借故入境後,过期居留死赖不返。

  因有先使未来钱的信用贷款消费,做成内部经济过热,也因此税收增多,加上卖地所得,做成岁入劲升,足以大花筒式散开支,埋下无数地雷。将原来的衙差皂仆,以原工作岗位升格,更借开组为名,将管理层的官吏,由一个位开成数个位,大增名额,使每名公职人员的平均薪酬,於扣除通货膨胀比率後,也升了一倍多。为坚那些流氓、地痞、海贼、杂种效死之心,与平民为敌,创立天下独一无二的制度,不可减薪,也不可裁员。

  而最大的地雷则是扶挟起一个船帮的败家仔,鲁懵懂上位,阻塞了贤能之士的表现,作成为继任府尹的唯一人选。

  当时地头蛇的首领是陈圩的陈长泰,外号人称追魂太岁,组成豉油党,专注整色整水,搅浑得乌天黑地,横行乡里,无法无天,同城内以州民喉舌的俞家是世仇。俞家请有卫洪教武,就是对抗陈长泰。九年前,卫武师打了一个破落户九疙疽罗文林一顿。这罗九跑了去陕西大白山积翠崖峨眉派剑仙万里飞虹佟元奇门下,学了〈幻法治句〉的本领後回转长沙,便去寻卫武师报仇,将卫武师的铁脊梁震碎,生生腹痛肠裂而死。

  陈家聘得罗九为武师,更是如虎生翼,不多几日,便寻俞家开衅。俞家公子俞允中自知不敌,寻到灵峤g外围份子戴家场主戴衡玉求助,把事情闹得天翻地覆。那赃官本来就是歪弄是非公理,存心分化,从中埋设祸端,面对豪门恶霸,更是管也管不了,只拖延时日,判准私斗,恩赐一年时间,把一切料理清楚,到今年的二月初三,作彻底了断。

  直到上年中秋节前,轩辕魔g生变。轩辕老怪次徒滓佯谲魔,向创g鼎柱天残的义子痢蟛人妖争权,失败被禁。滓佯谲魔党下的喽罗玉面吼白琦回转长沙,伪充民主,钻入民主心脏,把魔x腐入民主核心,为害比看得见的敌人更是剧烈。这些吃魔gn水长大,又长期浸y在轩辕老怪的「谬贼咚嘶殇」魔法,只识永远争斗,质素本来就是恶毒至绝无人x,借民意向地头蛇夺势,激反豉油党,令赃官彭劲诓坐着软椅子离任。

  有是非械斗,就有渔翁得利的发展机会,只要有能力维系着两边的均衡,便可左右逢源,要财有财,要色有色。在存亡之际,纵使是平日怎麽的善财难舍,也不到他不冤枉甘心。

  y魔召唤那奉派先到的慈云群姬,细问当前施政,从她们的报告中得知,政局已不堪闻问,更残破惨酷。即将来临的会斗也进入剑仙介入的阶段,这些凡夫俗子已起不了实质作用。

  原来赃官彭劲诓任满前後,外围份子大抛物业,连本带利收回g去,更巧名立目,以同业往来,从州民存入银楼的积蓄,狂抽三万亿文钱往海外。那本是远离投资收益的基础,虚浮在抛帽子中的楼宇市场,突然多了致命的庞大卖盘,而买盘方面却因银楼存款被狂抽,失却贷款支持,以致承接力全无,任楼价於瞬息间狂挫四成,衍生了不少负资产人士,是炒家做成楼慌下的牺牲品,很可怜,亦足为鉴。

  屯积大量土地的建筑商,面临楼价下跌,暴利减少,更因价钱尚在高位,同行互竞下劈价争先出货,相继的钉着二手楼宇价钱开楼盘。继任府尹的败家仔鲁懵懂蠢如猪豕,不识水涨则船高,水退则江沉之理,只把目光钉死在船的水平高度,认为船高的假像就可代表一切繁荣,做出千古以来未有的荒谬怪诞的行径:截水托船。一时间银楼奉命只做楼宇按揭,把较短期的存款,狂塞入长期x的楼按,占去绝大比例,把银楼业推到极之危险的边缘。

  银楼的专注楼市,逐步依约期收束工商业信贷,令所有靠从银楼筹措营运资金的小商行,俱因缺乏资金流通而结业,或收束经营范围,引致百业凋零,大量裁员。流失的生意落在大商行手中,只加重夥计的活动量,不见得会依比例增聘人手,结果就是失业高企,尤以低技术劳工为甚。

  长沙特区本就地小,低技术劳工的岗位比任何地区都少,却给败家仔鲁懵懂接手後,更把低技术的轩辕刁民输入额倍增。这种刁民就是不肯上进,完全是魔x思维。满脑袋就是生出来就是社会欠了他们一切,才会死命钻空子,要到特区来。一不如意就触发了凶x,於官衙放火,烧死主吏。

  地产商更想把无地皮屯积的地产商摒出业外,垄断楼市供应,借鲁懵懂口不对心的讨好无壳蜗牛,说了一句〈八万五〉为借口,播弄民意,把鲁懵懂抬上神仙席次,光是三字真言,就打沉楼市。鲁懵懂这奴才本是废物,才有好好先生之名,任由豪门诬屈,以停止招标公地作恐吓,及强拆民居作迫迁,监人卖楼,向地产商赎罪。

  衙差皂仆的薪津比民间的相同水平,劲超越倍。在政棍的煽动下,多又不肯减,少又不肯减,立法又话反对,视法律如无物;瘦身又话要自愿,但衙差皂仆在政棍支持下就是不愿不愿更不愿。

  「人道」本来是求取大众的同情心,在白琦这些吃魔gn水长大的狗腿子手中,成为侵略的武器,鼓吹开仓派米,派钱,引诱州民沦落。以”渡过一时的困境〔为名,实是要养地一生一世,舒舒服服,比打工更有尊严,所得金钱比一个小厂的熟练工人更多。民意压力下,监他们工作,这些刁民可真不傻,试工时就支支整整,有慢拖慢,所出的货,不计成本厂皮,从那件货所销售所得,还未足以为他为生产那件货品而付出的工资。

  为制造刁民,创立”贡献了社会〔的幻影。本来受雇就是为老板工作,收了人工。社会因工人的服务,已付了代价给那老板的。若然工资少了,也是贡献了给那老板,不是社会。政棍就滥用「贡献」名词,说到像是社会欠了他们,做成了一班「大声夹恶」的乞儿,令施舍不再是随缘乐助,福有攸归;却像是枪尖下的勒索,不是奉养得对方比供奉者更奢侈,就是罪大恶极。

  如此这般,经济陷入低迷,岁收大减。有志之士还望力挽狂澜於将倒,企求官方收支平衡,触发了彭劲诓埋下的地雷,爆发民怨比天高,给了政棍哗众取宠的机会,疯狂现相,谬论纷陈,各自为己方利益,纷纷提出方按,打公家财产的主意,企图借机发财,把财政赤字推入更险峻的境界,随时特区财政崩溃,而银楼业的g基在特区财政,也即时倒塌,州民的一切储蓄也必化为乌有。

  白琦这类政棍伪君子就善於高唱激昂,却是叫人做,但他绝不会自己去做。

  一个真心行善的君子,出钱出力,亲力亲为,恤养贫困,应受天下人钦敬。但伪君子却是一毛不拨,只整日强迫着那些顾自己都勉强的人,去供养那些不负责任的刁民,仲要享受得比辛苦工作更好,这才是政棍走狗最卑鄙的地方。俞家少主人俞允中已觉得白琦恶毒,要以婚姻的途径另寻靠山。

  城外有个练武的世家,是白谷逸妻子凌雪鸿的娘家,世代单传到未後这一代名叫凌c,只生一女,名唤凌云凤,生得非常美貌,武艺超群。陈长泰以前也曾几番慕名求亲,凌c执意不允。上年腊月初头上,俞允中前往城外行聘。陈长泰听见凌氏女反要嫁给他的仇人,如何不恨?便想不等明春之约,把两种仇做一起报,要在期前将俞允中打成残废。

  凌c赶到当场冲突起来,到底上了年纪,不敌罗九,中了一掌。戴衡玉和义弟许超得信前来助阵,凌云凤也从家中赶来,还是敌不过罗九,直至白琦迎上,才将得且战且退,把白琦、俞允中、凌氏父女四人接来了戴家场。

  这戴家场落在的山凹本名葵花峪,是峪中原有两个聚族而居的小村中的一个,还有一村姓吕。两村虽然邻近,相隔却有一座孤峰,分界处的鱼神洞原深有四五十丈,只能容一人出入,那条道路两面俱是绝壁岩。那年下了一场大雨,山洪暴发,冲塌了半边孤峰。再加上洪水带下来的泥沙石块,将两村相通的一条小道填没。鱼神洞的脊梁被山石压断,也堵死了山洞,变成两头都不通气。两村就此隔断,要到对村去,须要绕越两个绝岭,极为险峨难行。

  从那年崩山起,吕村这边年年发山水,田里庄稼快熟的时节,老是被水冲去。再加上所依附的华山派,与吴三桂为敌,妄想造反有理,乱放诈弹,被攻杀死了不少人,更被掳掠一空。吕村的人安身不得,便把阖村迁往邻近高坡之上,与旧村相隔约有五六里山路,惟有田地不能带了走,只得在开春时节前去播种,收成悉听天命。谁知他们迁走那一年,并不发水,收成又好。可是他们一移回来,住不几天,水就大发。他们无法,惟有把耕田和住家分作两处。

  山崩以後,风水全归戴家场,吕村的人把戴家场那边恨个不得了。自从庄主火蝙蝠吕宪明从华山学剑有成,回家筹组y姝贱肛联盟,昔日手底下的爪牙渐渐又都回来,威胁戴家场。

  於腊月下旬一个晚上,罗九派了一个着名飞贼,叫作双头鼠文宝黄的,跑去窥探戴家场动静,被戴家场活埋了,并从他身上取了一个符号,着人与罗九送去。罗九招集地痞流氓蕴酿报复,扰攘於酒肆,惹来了峨眉派同路人黄玄极和烟中神鹗赵心源。

  这赵心源是侠僧轶凡弟子,因学剑未成,就心切下山。这时正当满人入关不久,大乱之後,人民虽知大势已去,屈於异族暴力y威下勉强服从。而一般忠义豪侠烈士,大都心存故国,志在匡复,却纵有满腔热血,义愤填膺,但面对时势人比强,也想不出一个g本解决办法,徒救个一家两家,不但无济於事,甚而连累事主更甚。

  那些叛臣汉奸,以平西王为首,本就贪赃枉法,弄致民心背向,才为异族所乘,使大好神州,陷入魔掌;更利欲薰心,腼颜事魔。这些汉奸既视名节为无物,还哪有天良?物以类聚,势必朋党那些为虎作怅的土豪恶霸、猾吏奸胥,窃名盗誉,纵容狐鼠凭城,擅作威福,到处都是民间疾苦与不平的悲呼。

  烟中神鹗赵心源不自量力,见一般苦难同胞受满奴官吏的苛虐,便要出来打抱不平,招惹了川西八魔,自知不敌,更知其师以其无心向学,必弃之不理,为躲八魔,寻上陶钧庄上,欲隐匿一时。

  那陶钧本是膏粱子弟,效小孟尝作风,千金求技,又无甄别之能,招来了一班不学无术,误人子弟,朋比为奸的教师。陶钧练到十六岁,他父母相继下世。

  教师的本领,全都被他学会。每届比试时,也总是被他打倒,越加得意非常,自以为天下无敌。这一班教师终日吹捧拍托,蒙蔽主聪,便又荐贤以代,於是又由陶钧卑辞厚礼,千金重聘,旧者乐而不去,新者踊跃而来。於是门庭若,教师云集。便有慕名来以武会友的英雄豪杰,不远千里,特来拜访。於是众教师便慌了手脚,由教师的头目百灵鸟赛苏秦魏说,先同来人接见,看见好欺负的,便以多为胜;再不然乘人不备,暗箭伤人。

  结果大多是先同教师们交手,获胜之後,再败在陶钧手里,由教师劝公子赠银十两以至百两为川资,作遮羞钱,以免异日狭路报仇。有些洁身自好之士与这位魏教师一比之後,便不愿再比,拂袖而去。据赛苏秦魏说之言,则是来人是自知不敌,知难而退。陶钧听了,更是心满意足,高兴万分。

  可是钱这种东西,找起来很难,这样的用起来却是很快。正当周转不灵之际,适逢庄外来了一个中年穷汉,穿得十分破烂,一脸油泥,腰间系了一条草绳。这赵心源把金钱收买落败的秘密当众宣扬出来,赛苏秦心中又羞又恨,以招待为幌子,引路到花园甬道,假意谦恭,一个劲的直让了赵心源前行,便用尽平生之力,乘他一个冷不防,照定赵心源後心一拳打去。谁想如同打在铁石上面,痛彻心肺。赛苏秦情知众人俱都不是对手,又转而卑颜哀求,抬出妻儿老小的生计为借口。

  可怜妻小所得焉多,高薪厚禄远超本身所值,仍不思积谷防饥,还不是给他用在风花雪月,先使未来钱,北上寻欢,贡献入二n村去。还要保他年年增长,效率日差。床头金尽,则敲诈救济,用救援金去包二n,玩三陪,弄到孽种累累,又是社会负他。瘟生负荷不来,则以不仁不义诬人,用煽情假像,把瘟生描成了得新忘旧的小畜生,驱遣无知的愚人,挟怨行暴,偷抢也为时尚。

  这多丑态尽入陶钧眼底,赛苏秦情知事已败露,硬着头皮议定明早庄外草坪中一齐分个高下。众教师不是赵心源敌手,被赤手空拳打倒好些,那赛苏秦见势不佳,偷偷溜回到庄中去,抢了许多金银,逃走了。

  赵心源逐走陶钧身边的蝗虫,也惊动了八魔的耳目。八魔寄来银镳,定下半年多後的端午节青螺之约。心源自知力微,思量技不如己者,邀之无异送羊入虎口,能求的也只有师父的两个好友:矮叟朱梅和长沙谷王峰隐居的铁蓑道人,还可强拉他师父侠僧轶凡加入相助。寻到谷王峰,哪里有铁蓑道人踪影。在岳麓山脚下,与黄玄极相遇。

  黄玄极是东海三仙中玄真子的弟子,因坏了一炉灵药仙草,被逐出门墙,知道长沙谷王峰铁蓑道人与追云叟有极深的渊源,来求讲情。但铁蓑道人已往云贵一带云游去了。黄玄极昔日曾在青螺山用青罡剑削去四魔主伊红樱四指,又用振霄锤连打六魔主厉吼、七魔主仵人龙。两人俱与川西八魔有过节,同仇敌忾。黄玄极要办完一点事才同行,要心源暂时搬来所住的一个小破庙中。心源回客舍去取包裹回来,遇到追云叟新收的弟子云中飞鹤周淳来到,因是初交不便言深,独自走出庙来闲眺。

  忽然身後有脚步声音,原来是一个穿着得很破旧的穷矮老头,一脸油腻,拖着两片破鞋,踢趿踢趿地朝心源走来。心源眼光敏锐,见那老头行不沾尘,那一双半合的眼睛神光四s,知是一位前辈高明。心中一动,便凑上前去搭讪道:“老丈,你看这晚景好吗?”

  那老头闻言,竟大怒道:“狗子!你看我这般穷法,还说我晚景好,你竟敢无缘无故挖苦我吗?”

  这老头就是白矮子,先示人以不凡之处,然後试人,那会试出真正人品。双方都心知肚明,所求的人品,g本无养成可能,只能虚应故事,所以玄门修士,能不应劫的只有伪君子。

  老头说罢,摩拳擦掌,怒气冲冲,大有寻人打架的神气。心源既知是测试的步骤,当然被骂了几多也不会生气,反向前赔礼道:“老丈休要生气,我说的是夕阳衔山的晚景,不是说老年的晚景。小可失言,招得老丈错怪,请老丈宽恕吧!”

  那老头闻言,收起怒容,过一关了。下一步是长叹了一口气,回转身便走。心源依章答题,拨脚便追。一直绕到岳麓山的东面一个溪涧底下,那老头才在一块磐石上面坐定,口中仍是不住地叹气。心源赶到老头面前,问道:“老丈有何心事,这样懊叹?何不说将出来,小可也好稍尽一些心力。”

  既见人家眼睛神光四s,真有心事,是他这功行微末之流,有尽心力的地方吗?按本子办事嘛!

  那老头忽然站起身来,劈面一口唾沫吐到心源脸上,说道:“你要帮我的忙吗?你也配?连你自己还照管不过来呢。”

  若「以辱为荣」是真品x的话,对着”贪嗔痴〔的众生,能活得到成人吗?

  对着邪魔妖怪也以辱为荣的话,世上何须有修道之人?要品格检查到如此标准,可说大权在手,生杀由心,若不秉承上意,那有立足之地?

  心源亦知所受侮辱,越是无端,越是成绩优异,心中越是欢喜,那能生得出有气,听到末後一句,愈觉话里有因。揩乾了脸上唾沫,赔笑答道:“小可自知能力有限,不能相助老丈,但是听一听老丈的身世姓名,也好让晚生下辈知道景慕,又有何不可呢?”

  不能唾面自乾,得不到足分了,主考人必要加点贴士,给考生打气。

  那老头闻言,哈哈笑道:“你倒有好涵养,不生我老头子的气。你说的话,我有几句不大懂。你大概要问我为什麽叹气?你不知道,我有一个好老婆,名叫凌雪鸿,多少年前死了,丢下我老汉一人,孤孤单单。有她在的时候,仗着她会跳房子,到人家去偷些钱来与我买酒喝。如今慢说是酒,就连饭都时常没有吃了。我有一个姓周的徒弟情愿供给我,我又不愿意;何况他前些年又是做贼的,他请我吃的酒,多少带点贼腥气,我越吃越不舒服。才跑到岳麓山底下,想遇上两个空子,骗他一些酒吃。谁知等了三天,一个也没遇到。只有那小破庙内有个老道,他倒愿意请我吃酒。可是我算计他请我吃完了酒,定要叫我办一件极难而又麻烦的事,因此我又不敢领情。不给人家办事吧,人家不会请我喝酒;办罢,如今老了,又懒了,只打算白吃,又遇不上空子。好容易遇见你,又说什麽”晚景、水井〔的,勾起我的心事,这还不算,又追来唠叨这半天。我也不知道你是干什麽的,只看你请我吃酒不请,就知道你是空子不是。”

  差不多自己是谁也说得一清二楚了,只欠姓名罢了。下一步是做空子,莫再失误了。当然”做空子〔那能是真品x,对着”贪嗔痴〔的众生做空子,骨头都不够契牙缝,又那能有资源活到今日!不做假,连门也没得入呢。

  心源毕竟是难成”大器〔之材,说得这麽白,还是想不起人家身份,见那老头说话疯疯癫癫,知道真人不肯露相。尤其他说他妻子名叫凌雪鸿,非常耳熟,叵耐一时想不起来。心中略一转念,计算那老头不是剑侠一流,也定是一名有道之士。抱定宗旨,不管他如何使自己难堪,决定同他盘桓几时,便笑答道:“原来老丈想喝酒,小可情愿奉请。但老丈肯赏脸吗?”

  老头道:“慢来慢来。这些年来多少人请我吃酒,没有一次不是起初我把他当成空子,结果吃完以後,我却是吃了人家口软,给人家忙了一个不亦乐乎,差点没把我累死。我同你素不相识,一见面就请我吃酒,如今这世界上哪有你这种好人?莫不成我把你当成空子,等到吃完,我倒成了空子?那才不上算呢。”

  心源道:“老丈休要过虑,小可实是竭诚奉请。请老丈选择一家好酒铺,小可陪老丈一去如何?”

  那老头道:“如此说来,你是心甘情愿地当空子了?”

  心源见他说话毫不客气,竟明说自己请他是当空子,情知故意做作,也觉好笑,面上却依然恭敬答道:“小可竭诚奉请,别无他意。”

  老头道:“去便去。适才我看你从那小破庙出来,你大概与那庙的老道认识,他对我没安好心,你要同时去约他,我情愿甘受饿痨,也是不去的。”

  要是黄、周在场,这面试就明显偏私了。就是真的公正,也百口莫辩。难为主考人还要提示得这麽深入。心源本想顺道约黄、周二人同往,见老头如此说法,只好作罢,当下点头应允。

  两人下山,一路往西门走去。路上心源又问那老头姓名。老头道:“名字前些年原是有的,如今好久不用它了。你口口声声自称小可,想必就是你的小名了,我就叫你小可吧。你也无须叫我老(丈)帐,新帐我还没打算还呢,叫我老帐,我听着心烦。这麽办:我平时总爱穿白的,却可惜穿上身就黑了,你就叫我老白,我就叫你小可,谁也无须再问姓名。再若麻烦,我不同你去了。”

  连姓也说了,心源还想不起,难为这呆瓜还是道门中人呢。嵩山二老之威名,可真要扫地了。

  这一顿酒饭吃到店家都快上门,那老头才站起身来。计算仅酒也吃下有四十多斤,心源也自骇然。当下心源陪着老头下楼,刚到街上,老头便要分手。心源便请问他住在何处,并说自己意欲陪往。那老头闻言大怒:“我知道你没安好心,明明是借着这一顿酒,想将我灌醉,假说送我回转衡山,认清我住的地方,再去偷我。你恨我白吃,等我吐还你吧。”

  说罢,张口便吐,心源连忙避开,一个不留神,撞在一个行人身上。

  打你,你要企定。怎可以躲避呢!考试到此,不失败,也成绩平平了。任他自认弟子,也入不到门墙。

  心源误撞了人,连忙赔话时,那人也不计较,双方客气两句,各自分别。心源回头寻那老头,业已走出很远,连忙就追。老头回头看见心源迫来,拨脚便跑,任你心源日行千里的脚程,也是追赶不上,双方相差总是数丈远近。直追到城墙旁边,一转瞬间,那老头已经站在城上,心源如何肯舍,也纵到了城墙上面,见那老头“嗳呀”一声,一个倒翻筋斗,栽落护城河下面。心源急忙随着纵身下去,哪里还有踪影。

  心源虽然知道老头是个奇人,特意试他,故意引到这里来,只猜不出是何用意。见天上繁星隐曜,寒风透骨,大有下雪光景。呆想了一阵,就是想不到朋党结派,就是要求喽罗之辈舍身成仁,当然是要随着老头条下河底去,在安全死不去的环境下,表演忠贞的跟随。心源不识分辨时机,当然失败收场,无j打采回转岳麓山破庙之内。那黄玄极、周淳已往衡山一行,留下纸条说明日午後准可回来。

  当夜,八魔中的三魔钱青选与六魔厉吼到来向黄玄极寻仇。幸好心源睡不着,走出庙外,随便在庙旁一块大石上坐下。忽听一阵破空的声音,听出来人厉害,连忙藏在树後,隐在暗中。二魔在暗中挨了无数大嘴巴,打得非常之重,头上金星直冒。各将剑光放出,上下左右乱刺了一阵。谁知剑光舞得越快,挨打也来得越重,只打得二人头昏脑涨,疼痛难忍。不约而同地驾起剑光便走。空中却好似布下天罗地,无论如何走法,都似有一种罡气挡住,飞不出去。黄光在空中直转,四面乱冲乱撞,只是飞不出圈子去。迫得落下来,恰巧在心源藏身的大树面前,看出心源的一些身体,故意装作不知,一个冷不防,左手y风钉,右手飞剑,同时朝树後那人发将出去。

  白矮子这才现身,托住绿光、黄光,施法c控两魔对打嘴巴,都是用足了力气,叭叭叭叭的声音连响个不住。心源也是被也困在这里,不能过去相见。直至黄玄极同周淳回来前,才倏地两手合拢,只几搓的工夫,手上光焰渐小,转眼随手消灭,再已拖着两只鞋,踢趿踢趿往庙後走去了。二魔打了半天,手脚疼痛得要断,脸破血流,周身麻木,知道碰在硬钉子上,吓了个魂不附体。不顾疼痛,驾起剑光,逃回青螺山去。黄玄极同周淳才敢从前面山麓畔又纵出。

  黄玄极夥同周淳至至诚诚到了衡山,仍未见追云叟回转,一同回来,才知白矮子在此现踪,好生後悔来迟了一步,不曾相遇,白白跑了一趟衡山。只得求周淳代说讲情。心源同周淳二次见面之後,才知就是追云叟新收的弟子,想起傍晚酒楼上所说的那一番话,暗暗好笑。

  周淳作别走後,心源想起追云叟爱喝酒,又同黄玄极把城里城外大小酒楼酒铺寻了个遍,仍是寻访不出一丝踪影。似这样每日来来往往了十多天,忽然周淳御剑飞来,说追云叟尚有用他二人之处,并带来书信,叫他二人到了明年二月初三,按照书信行事等语。黄、赵二人闻言大喜,立时心中一块石头落地。既知追云叟爱喝酒,闲也是闲着,便把城里城外大小酒楼酒铺寻了个遍,希望能献点殷勤。

  不觉已是年二十八,二人无意中走进城内一座酒肆,是昔日心源初遇追云叟时,就在这里喝过酒,看见里面顾客云集,就趁点热闹。本来这座楼面是给罗九包了,为戴家场杀他探子事在此请客,原是不打算让给外人的,而本地人差不多都认识那些狐群狗党,只要遇见,自己就会回避。夥计一时大意,给黄玄极和赵心源占了一张桌子。坐下不久,却见夥计与一个外乡人吵了起来。这外乡人就是陶钧在汉阳新交的好友,展翅金鹏许钺。

  那陶钧於赵心源应八魔之约而离去後,依叮咛入川求道,经过武昌与当地武师许钺一见如故,订了金兰之好。於隆冬之届,二人买舟到鹦鹉洲边人迹不到的去处,尽情畅饮。忽见上流头远远摇下一只小船,看去简直小得可怜,只有一把破桨,却水行若飞。小船上的人的一个瘦小枯乾的老头,在数九天气,身上只穿着一件七穿八洞的破单袍,是矮叟朱梅到来择徒。先显现异能,是两个矮子的拿手把戏,若是如此也不能依范作答,即使度了入门怕也适应不来呢。

  朱梅将船靠岸,提了个葫芦,便往岸上就走去,也不系那小船及岸,只管任它顺水飘泊,陶钧忙命船家替他将船拢住。不一会,朱梅便提着一大葫芦酒,步履蹒跚,从岸上回转。刚到二人船旁,便大喝道:“你们这群东西,竟敢偷我的船麽?如今真赃实犯俱在,我如来晚一步,岂不被你们将我的船带走?你们莫非欺我年老不成?”

  要偷,那小船还在原位吗?不容别人解释,就定为:真赃实犯俱在,人家还要强词夺理。陶钧见朱梅蛮不讲理,正要动火,猛然想起赵心源临别之言,又见朱梅虽然焦躁,二目神光炯炯,不敢造次,仍然赔着笑脸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