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3(1/2)

加入书签

  第二百零一节紫云洒血

  齿刚易折,舌柔长存。五行微尘阵得先天离合要旨,虚以回其锐,聚以驱其体,於金莲宝座两旁强弱互换中令金莲宝座摇摆不定,压力逐渐加增。李洪在金莲宝座佛光笼护之下虽还无害,但均觉吃力异常,并且越难通行。祥瑞的佛光在阵中照s,影耀出五行微尘阵真形,笼罩殿九烈老怪近年闭门避祸,不能奈何他们,逼令叛师,另投轩辕魔g。

  三妖人以二云後学末进,并不放在心上。妖道陶西施展毒手,扬手一团碧yy的妖光飞起,又将肩上三柄妖叉化为三股叉形血燄,带著大股腥秽难闻的黑烟飞舞而出。金光一闪,y雷为李洪收去。李洪尊重绿玉仗意向,也因四手天尊江涛素无大恶,只是应邀赴宴,致成无路可逃,挺而走险,便放江涛离去,将金莲神座高悬半天,转来照s魔徒,认出碧y妖光是九烈y雷,即将如意金环化为三圈佛光,连环飞出。闪得一闪,y雷立被金环宝光收去,腥秽黑烟同时不见。

  妖道陶西这一惊非同小可,怒吼一声,扬手大片黑烟,中杂一蓬金、碧二色的火星,连身飞扑上去。满拟势急如电,只一抓中,或被妖光邪气s上,仇敌立被惨杀,还将生魂摄去。也没再看同党对敌形势,只顾乱发妖光邪火,通没想到防身邪法并无用处。李洪身藏至宝,万邪不侵,大片妖光、邪火涌近身旁便即消灭,见陶西神态狞恶,出手便发y雷,知他凶残,本心要他临死以前,还要多遭惨报。却听轻云娇斥,道:“这等妖孽,也值多费手脚,我们还有事呢。”

  一道青虹,已随空中语声其疾如电直s下来,来势万分强烈。陶西看出厉害,百忙中又见同党已被金莲神座佛光罩住,不由魂魄皆冒,胆寒欲逃。那道青虹已罩向身上,全身立被裹住,猛觉混身针刺火烧,其热如焚,痛苦异常。心寒胆裂之下,凶威尽歛轻云法诀扬处,青索剑光内突现千万点金花。只听妖道陶西刚连声惨号,一串极繁密的轻雷响过,金花纷纷飞舞爆散,妖道立被炸成粉碎。

  一溜黑烟刚由妖道身上出现,亿万金花已往上一合,妖道残屍血r连那黑烟一齐化为乌有,形神皆灭。

  妖妇等众魔徒先被佛光罩住,史家泉还在妄想施展独门y雷,粉碎全殿洩愤。

  灵云惟恐一时疏忽,被他爆发一粒,引出祸害,将手一扬,一片祥霞立时展布,将男女二妖人一齐罩住。y雷未及离远,在祥霞中爆发。连闪两闪,史家泉连妖妇带y雷一齐消灭。三妖人都是形神均灭,连残魂也未逃走。

  馀下魔徒仍在惨烈抵抗,悍不畏死,正好扫x犁庭。金莲神座佛光普照,魔徒无所遁形,尽遭搜掘。二云血洗北方圆椒殿,保持北方水域之纯净,然後进驻黄晶殿。

  南方彩蜃殿及东方大熊礁中的火鲁齐、追魂童子萧泰、金眼狒狒左清虚、无

  发仙吕元子见灵峤g不闻不问,也自知绝望,只煽动弱智的水怪供元皓屠杀。紫玲怯居邪正边缘,不求有功,但求无过,不想多造杀孽,未作穷追猛打。元皓更深藏贰心,身在峨眉心在枯竹老怪,任此数妖邪夥同哈哈老怪二次大斗剑所剩留的妖徒,变化匿藏,酿成隐患,冒充仙域同类,散播苔毒,迷惑海怪,不思族姓,歪倡峨眉在紫云。於群仙三次大斗剑前夕,乘紫云三女外出,由枯竹老怪捧出衰骗丑伶篡夺g权。

  在蚣嚘殿的五台东支,因岳琴滨知道诱不出慧珠,难以名正言顺,筹谋保存实力,虽各地都来求援,就是不肯发出一剑一宝,各求援代表无不痛哭。方瑛以广成子传人自傲,只身进剿。岳琴滨退入水深族的玉池区内抗战,不断吸收玉池内水深族入围。黑神女欺方瑛不自量力,单独留下,施展轩辕魔g所授的勾引邪法。方瑛只得玉页金简的符法,未参x命大道,执持我身,未空五蕴,鼻端忽闻到一股温香,立觉心旌摇摇,不能自制,已被邪法困住,犹奋力苦斗。妖妇听到玉池那边杀气如雷声隆隆,仍是首鼠两端。眼看方瑛中邪入迷,危急万分,李洪的金莲神座忽然飞到。妖妇认出敌人来历,不等佛光临身便先遁走。

  玉池那边,五台东支馀孽入不得玉池,只在池边布阵。二云安定北方数g後,进剿西方诸g,事前毫无徵兆的席卷而来。轻云与五台东支有奸杀亲母之恨,公报私仇,展开大屠杀。独脚夜叉何明连独脚也在青螺魔g之战被斩,首先丧身青索剑下。天游罗汉邢题双腿断在攻打峨眉,遁逃不便,被灵云活劈。青螺魔g中断了一双臂膀穿心洞主吴x招架艰难,被青索剑雨穿心刺腹,体无完肤。岳琴滨、玄珠、瘟篁童子金铎及了一在水深族掩护下苦撑,专等黑神女回来入玉池深处拖慧珠出头。

  黑神女看到卷云遮日的宝光,千亩广阔,闪亮曜目,挟著太乙神雷连珠轰爆,爆出狂风横扫,荡漾天际。青索剑分出万串剑雨,密集不断。灵云剑光化作金龙,矫捷回旋,长虹横贯。仍温的屍身冲刷出大量的銹红鲜血,斑斑淤聚地面。

  黑神女知道加上自己也是白搭,为躲避追捕,逃至玉池深处的玉台寻慧珠。

  慧珠为求先稳定立场,逼使宋香娃匿入蚌壳内,莫使峨眉有借口卷玉池水深族入叛乱旋涡。当然是必需有法力高强,才有谈判馀地。当年慧珠知初凤入魔,从来未有露过锋芒,此时饱受y魔玄j浥注,修为更为深厚,非二云所能克制。

  玉池水面张力与幻波池的壬水黏阵异曲同工,却是宽韧而非黏。再经y魔冯吾贯入先天真气,任雷火轰爆,荡漾而不裂;任青索剑雨及金龙剑虹击c,却有容仍大,让而不穿,待竭而回张。水波飞涌,旋转成了一个大漩涡,卷入岳琴滨、玄珠、瘟篁童子金铎和了一,以示非同一类。

  最後双方和解,慧珠交出四妖邪的屍首,以原住身份保留後g玉池。曾深入池底的黑神女却露面不得,是难以解释其入池的无禁,予人口实,也不能不念当年相救之情,恳请y魔冯吾将之偷运出境。这个充满反驳思维的轩辕魔g魔徒,为叛逆而叛逆,是极好的内奸,却只堪遥控。y魔认为最好把她带回魔g,足以烧上一把火。但对轩辕魔g魔徒,不宜露底,借上玉池底一片蚌壳,内藏黑神女,外导以先天真气,於翻天倒海中,偷渡出紫云g水域之外。

  第二百零二节猥贱残心

  蚌壳内,y魔冯吾与黑神女宋香蛙仅足容身。偷渡当然是选其越细越好,少受注意。y魔冯吾不欲露底之馀,也乘机偷香,见色不肏可不是y魔本x。可惜这些魔g灿女,所见尽是y猥魔怪,终日献身受肏,见到男人就只能擘腿张屄,别无能为,内心之污染比娼妓也不如。

  y魔冯吾纵横欲海,所肏尽多y妇,但y妇虽y,也有韵味。这些一杯水主义的产品却是令人难堪,是因太烂。y妇之所以y荡纵欲,是生理需求,其中尚有爱恋。这些受魔g调教的灿妇的纵欲却非心所愿,在高压下不得不从命,以愤怨为本源,所以自暴自弃,趋向污秽为宣洩,思维言语,比娼妇更烂,难容入耳。

  以黑神女的修为,一经贴身,意海心识实是无遮无挡。一观内心,却是倒尽胃口。

  黑神女的心态在久受凌辱中,就是事事过於负面主观。有求於人却冠上轩辕魔g的教导,认为是天赋权利。她所付出远比人家的少,还认定是人家知她无法解决困难,抓住她心切的心理弱点,困在仅有的窄隘空间里,只有男人与女人,就是要沾她的身子。

  蚌壳落水後渐渐变小,空间立刻狭窄了。黑神女思维中不仅不曾感到被围起来的安全,反倒因小小空间满满填塞著人体,有著被窒迫的局促,想著对方只消伸出手,便可搆到她,不论她往那个方向退缩。对方只消站在那里,甚且不动,她则无从逃避。躯体贴上了,双腿无处可退,再无从并拢,魔g魔法就发动,惯x的把妖妇剥个赤体条条。妖妇亦自我欺骗为知晓抗拒无效,也就是这样,更双腿大张把r臀翘前,屄户便也朝前迎承而洞开。y魔冯吾虽是看上了她的反叛意识,抱著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投污,给魔g渗沙子,但这妖妇能给九烈老怪看上了,也真不赖。

  赤裸裸一丝不挂的肌肤白得如雪如霜,细腻滑嫩。饱满的r球高耸挺拔尤如两座山峰,硕大柔软,挺而不坠。粒小如豆的r蒂像鲜红得葡萄一样挺立在那艳红的r晕上。柔若无骨的温香软玉贴了个满怀,丰挺柔软的高峰极富弹x,一种酥酥软软的感觉传来,真是舒服,令y魔冯吾魔屌昂扬。

  妖妇觉到真有东西塞进她那大张的双腿间,那窒碍感使她本能要後退,并非拒绝,魔g的洗脑是不容有意识抗拒的,况且能後倾的只有上半身,只有这点回动的空间。行进中的蚌壳随著水潮颠覆,上上下下起起伏伏的摇晃,妖妇明确感到充塞洞开双腿间的魔屌,廝磨著那朝上迎承的屄户。魔屌仔仔细细随著起伏的蚌体律动,无处不在的推袭著妖妇最敏细的所在。chu扎涩搔的磨触、一撞一避,一闪一击的全是重点。

  y魔冯吾检视妖妇心灵,知其屄是经魔g改造,无甚x觉,不过魔屌实是超巨了,才觉到碰触的存在。为达目的,有需要降伏妖妇,使其依恋,必先唤起其x趣。任从屄户的神经末梢是如何迟钝,也阻挡不了比纳米更细微得多的热能份子。

  屌j勃起而不大,是因为气血未能流注j中海绵体;勃起虽大但不坚硬,是因为气血未能流注於y部筋脉;虽坚硬而不温热,是因为阳神之气未能流注入yj。魔屌经先天真气调遣,注入那才刚好修成的先天神火,其过也使受热处不觉其炙烫而却自发火燄。

  妖妇无所觉其炽,还以为对方会立即有动作,然y魔冯吾却停住不动。那是出敌於不意,才是攻击之道。静止瞬间後,妖妇方才意识到一种动摇,是蚌壳行进中,进入另一波的浪头水潮。於蚌壳跌落的瞬间,妖妇为了平衡而失神挺屄,搓开最外围的大小y唇,箍入硕大的g头。

  妖妇觉到魔屌终有了动作,在一切一托再切再托中,魔屌尺尺寸寸的穿越前行,推推晃晃的挺进,让那屌j全g尽没的c入,满塞那最细嫩红粉内里,抵触到最内在的花芯,诱引出妖妇体内最极致的骚麻渴欲,r体的需要。妖妇在渴欲中希求著被进入,挺向大腿内侧最深处,廝磨屄膣,但却内咎的自责:我怎仍会有这样的感觉,可是噢,并不!但心里却荡漾起来,又紧紧吸含著魔屌,惧怕分离。

  长期受到不甘愿的肏,心中剩下的只有恨,恨r体有感觉。所以有说y妇必毒。那些可不是有r欲需要的y妇,而是那些拿著身子出卖,却有所图谋的伪y妇。

  恨令时间若是骤止,恍若百世百劫里,妖妇一迳张大双腿,屄户朝前迎承那随著水潮起伏颠摇的廝磨,磨得更甚的酥麻。重生的心灵却又沉沦入反叛的意识:何以总是屈从在男人的身体下?但酥麻令妖妇闭上眼睛,在蚌身摇晃中有若酩酊。一股股酥麻的愉悦感,打骨髓里扩散开来,让她全身抽慉痉挛,不断地颤栗抖动。尽管她对x意识埋藏得很深,但她的身体已经将她出卖,娇躯不住地随著魔屌的劲捅而战栗。嘴里更是不由自主地发了出阵阵又似快乐又似痛苦的呻吟声。

  强烈的快感使身体如火一般灼热,不由得扭动身体,发出哼声。刺激感使得她因为兴奋而呼吸急促,会意到y魔冯吾显然在静待著水潮起落,在那洪流中藉著水位高低起伏择时冲刺。

  那水流翻腾中偶尔的位移,而且是不经意中经由一阵突来的上下起伏,猛地高高的被浪抬起,又倏然放下。正抽出再要c入的瞬间,y魔冯吾便加速狠命前冲,深而狠的穿刺,有了倍乘的效果,享受著这新的乐趣,并非为满足妖妇。

  妖妇心灵又翻出罗曼蒂克的思维,为什麽要如此急迫呢?思量著在传说中、在故事里,那私奔的小姐只缘见到落拓公子一面,由著侍女的牵线,便於夜黑风高的晚上急赶著到後花园私会。一待见面,他们不会有太多的言语。叙述怀想与私情并非他们相见的目的,重要的是得赶快让「生米煮成熟饭」,千金小姐的玉体必得让落拓公子占有,从此之後她不再「冰清玉洁」,他们方有将来聚合的可能。如果私会的後花园是夏日夜晚,那园里该有盛开的晚香玉或者茉莉,幽微的白花吐著迷醉的浓香,那公子可以将小姐推倒在香花丛里。就是说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妖妇内心就是在忿怨的累积中不能安於现实,认为这里可不是那後花园里野地的云雨之情,何需如此急迫,在抗拒著x趣。但就抗不过先天神火燃起的x觉,在水潮颠伏中,清晰地感觉到下身传来的令人舒畅万分的紧胀充实。y魔冯吾顺水势下落,在蚌壳往下移沉中,整个人也重压向妖妇时,潜默的贯注先天神火入侵花芯。妖妇为神火燃复r体知觉,玉r女x在专制及礼教下的悲惨人生。妖妇渴望等待,至少等那春潮自身上褪去,此际浑身发颤酸软无力,同时又让人有一种骨头又都酥散了似的感觉,可是妖妇知道自己没有这样的时间,急不及待的倾诉著早岁悲苦的经历,是旧式婚姻制度下的牺牲者,成为最好的佐证,「媳妇仔」、「细姨」成了最佳的控诉,控诉著「现在的妇女是男子的玩具、男子的附属品、男子的奴隶」、「专制家庭、吃人的礼教,男人还有一点自由,女人只有绝对服从」。

  女人长舌诉心怀,就是显心的意识,诉著那些发生在身上的悲剧。但悲剧发生的最终问题仍是千古不移:「谁勾引了谁?」。妖妇坦诚回答:“是的,我勾引了你。是我的美色引诱你陷身危险的行动,为我利用。终将使你沦入万劫不复之地。”

  不过,那真个沦入万劫不复之地的必是有眼无珠的人,认错狼心狗肺的主子。

  与死衅帮一样心存万民的黑神女宋香娃,也是走著同一命运,因为跟错了轩辕老怪。

  轩辕魔g自天残魔君化骨扬灰後,轩辕老怪也已大势去矣,只能依靠多年来积下的一点虚名在欺世度日,遮掩著恶奴欺主的窘困。多年来,在山头林立的波谲云诡中,一直在拉一派打一派,做假好人,以逞其权威。小派清徐了,病号魔君逃亡後,再无力量伏虎,终为天残魔君这虎所噬。死士团落入天残地缺手,所以地缺魔君回朝。轩辕老怪只能以〔团结大多数〕口号掩饰他的秃伞老和尚的处境,沦为天灿魔君的傀儡,任何言论都任凭天残魔君当面歪解变译,更不敢否认其为唯一能解释之人。单靠四衅帮的雷起龙的氓力作装饰。

  轩辕老怪对四衅帮是寄予了希望的,以仅有的能力培植其生长。只不过经他培植的魔徒无一个能生存下来,必成众矢之的。因轩辕老怪的心态,一如其眉的寒薄不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