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7-209(1/2)

加入书签

  第二百零七节红杏出墙

  天下本无事,庸人自扰之。灵云就因身怀枯竹老怪的瑰赠,心生依赖,导致自信失守,见孙南苦缠不退,将所赐灵符、法宝取出护身,堕入另一圈套。心念动处,先是灵符化出一片青霞,飞向脚底,将身托住。跟著是六股青色冷光随手而起,电一般急,环身转了数转,六g一人高的竹竿长成旗门,立在四外青光边缘之上。当时身上如释重负,所受眼、耳、鼻、舌、身、意诸般感觉,一齐消失,心智越发空灵。瞥见孙南只是一个相貌狰狞的魔鬼影子,一闪即灭,也不见严人英幻象附身。

  这就是先有信,才有托,才会前门拒虎,後门进狼。灵云再把那十二颗宝珠取出,往上一扬,任由十二团茶杯大小青光压向头也有千百里,晃眼便被迫上,只见魔光一晃,幻影立灭。魔女在遥天空中略一停顿,拨头又往东方追去。已入云层之幻影也再出现,并还放光。

  两下里相隔更远,魔女追势也较前更急,仅比先前稍缓须臾,仍追上消灭。略一停顿,又返身追来,双方背道而驰,预计程途至少当在四千里外。可是魔女回追不久,便闻异声凄厉,起自天边,渐渐由远而近。朱文听得身後异声已越来越近,回顾黑烟如箭,急驶飞来,相隔只十数里,忙取出霹雳子,将手一扬,一点紫光星飞而出。

  y魔恰巧从灵云身上驰来,知道魔女之流,本x就是死缠不休,不予以重创,必无了期。以魔女修为,霹雳子紫光闪烁,难以被打上身来,不过先天真气附遮光芒,色不异空,那就及身之际,魔女才从真气波动得知,在急星飞驰中,转身不及。只听霹雳一声,黑烟震散了好些,一溜j碧魔光正朝来路激s退去,一晃不见。随听g琳边飞边道:“文妹不合回顾,这一耽延,被她追近。”

  话刚说完,异声又由身後追来。倏地眼前一亮。g琳立把飞云止住,现出身形。百忙中定睛一看,一道宽约十丈,长约数十百丈的黄光,已由当空倒挂下来。

  光中现出一个身材高大,白发银髯,手持白玉拂尘的红衣老人,阻住去路。被霹雳炸声引了过来。

  同时老人身後碧光中现出魔女铁株,满头鲜血淋漓,上身翠叶云肩已经脱去,露出玉r酥x。身上钉著九个白发红睛,其大如拳的骷髅头骨,哭啸之声,比先前所闻更要凄厉刺耳,神情更是惨厉。铁姝戟指老人,厉声喝道:“我今日受人暗算,毁了神魔,又遭愚弄,伤耗了不少元气,此仇非报不可。如不将仇人形神摄去,我那九子母天魔岂肯甘休?你我异教同源,平日井河不犯,你已隐蔽多年,何故为了外人逞强出头?莫非真要和我一拼不成?”

  这些魔徒就是唯我独尊,成齿刚易折,才使其为祸人间,未成大害,於共工撞崩不周山後数千年,才因仇深恨重,再现於兀南老怪,到地缺魔君手上,揉合通天教主的卑躬屈膝,方有立足之地,即以宇宙奴厂自命,不可一世。

  魔女话未说完,红衣老人笑道:“老夫阿修罗g主者,虽不故意为善,从未无故害人。你们赤身教炼上几个死人骨头,摄些凶魂厉魄,便欲称雄,岂能与我相提并论?这两个女孩,老夫与她们另有因果,尚须了断,如何能容你带去?我也知你邪魔消亡,身受反应,元气大伤,又吃魔头反噬,十分痛苦,须用极大法力始能解免,复原仍须三百年後。此是你逞强行凶,自作自受。方才初遇,如肯服低,求我解救,也还可以助你脱困。你竟敢无礼,口出不逊。我看在你师父鸠盘婆面上,饶你一命,趁早逃回,再如多言,命就不保了。”

  说罢,将手中玉拂尘往外一挥,喝声:“去吧!”

  老人闭关数百年,已具正邪两家之长,法力高强,不可思议,新近修成螽审大法,更目空一切,独霸自恃。魔女重创新败之馀,如何能敌,却怒吼一声,仍想施展天魔解体大法,与敌一拼。老人克多身子弱,所以最怕狗仔队的贴上身来,忙挥拂尘,弹处立有一片黄光将魔女裹住。魔女即身不由己,跌跌翻翻,往东北方天空中飞去。同时闻得远远异声厉啸,喝道:“老不死的!你我以前也有数面之缘,此事虽是我徒儿不好,如何下此煞手,不留丝毫情面?”

  话未说完,老人已接口喝道:“无耻老乞婆!你自创邪教,为我魔教丢人,也配与我理论?如不服气,我在火云岭神剑峰阿修g等你,随时寻我便了。”

  远远听见异声大怒答道:“老贼休狂!我如非近日身有要事,此时便容你不得,且便宜你多活些时。”

  说罢,便无声息。g琳东躲西途,以身诱敌,就是完成灵峤g的计算,撩拨众魔互哄。朱文听那异声若远若近,摇曳云空,十分刺耳,知是赤身教主鸠盘婆所发。因见老人身无邪气,又从未见过,g琳立在一旁神色自若,又觉不似是魔教一族,拿他不准。待要开口询问,老人已转向二女说道:“我本不值与後生小辈为难,无如你们师长对我冒犯,为此将你二人擒回魔g。或是你们师长亲来解救,与我一见高下;或是你们本身道力坚定,不为我欲界六魔所困,也可无事。

  乖乖随我回山,免得动手。“

  朱文天x刚烈,遇敌不什利害,闻言气道:“你想必是屍毗老人了。我师父从未提过你,有甚仇恨?”

  话未说完,老人厉声喝道:“贱婢竟然知我来历,还敢无礼?即此已犯我的戒条,万万容你不得。”

  说时扬手一片黄光,罩向二女身上。朱文立觉身子一紧,连护身宝光全被黄光裹住,往上飞起。一时情急,顿忘利害,手中恰剩了两粒霹雳子,匆匆不暇寻思,口喝:“老魔头休狂!你且尝尝神雷厉害。”

  扬手两丸神雷早打出去。神雷爆发竟将黄光震散,身上一轻,心中大喜。屍毗老人自恃法力,一时大意,明知朱文持有专破魔光之宝,没想到人已被擒摄起,竟会这样胆大,作那困兽之斗。如非功力高深,这两雷便吃不住。就这样,元气也受了点损伤,不由大怒。

  朱文身已脱出黄光之外,见老人二次现身,知他魔法甚高,来去如电。心想一不作,二不休,索x与之一拼。左手天遁镜刚发出百丈金虹,往前冲去。y魔知老魔难缠,也不想现身,自讨麻烦。见朱文又取霹雳子,於二次要发时,在朱文眼前幻出g琳身影,摹拟其口音急呼:“文妹!此是应有劫难,千万不可恃强,法宝白送。”

  自从黄光上身,朱文便不见g琳人影,这时忽见g琳现身急呼,刚要赶往会合,g琳身形又隐。同时眼前一暗,伸手不见五指。只听罡风呼呼乱响,甚是劲急,只不吹上身来,也不见人。心终不死,又用天遁镜向前照看,不知怎的,镜光忽然减退好些,护身宝光更全失了灵效,一片混茫,什麽也看不见。试用霹雳子打将出去,豆大一点紫光,微微晃动,宛如石投大海,无影无踪。随听雷声微微一震,相隔甚远,知道无效。这一急真非小可。万般无奈之中,只得回镜自照,护住全身,身上仙衣忽发紫色祥光,想起女仙之言,心中略宽。

  几次想要回飞,左右冲突,俱都无效,始终不能冲出黑影之外。g琳早已不见踪迹,连声呼唤,均无回音。朱文自知不妙,隔不多时,眼前一花,暗去明来,身子已落在主人魔g法台之上。这地方乃是屍毗老人所设天欲g魔阵最凶险之处,魔法禁制格外厉害。老人本心只为出气,不想伤害这些少年男女x命。如非因朱文x刚冒失,词色不逊,又用霹雳子神雷震散魔光,由此激怒,也不会将她困禁法台之上,欲使受那魔火焚身,金刀刺体的毒刑。

  法台之上,仙衣紫光立即大盛,宝光闪闪,将人护住,另外天遁镜、朱环已早飞将起来,两圈金红光华套著身上。刚护住全身,台上已经发火,满台俱是烈火血燄笼罩,魔火熊熊,光芒更是强烈,带著千万把金刀,金叉潮涌而来,四面攒刺。护身宝光竟挡不住魔火金刀的来势,已被压迫近身,只有尺许。最厉害的是头上那朵血莲朝完,便听两人在旁冷笑道:“似你这样三分不像人,七分倒像鬼的残废丫头,我弟兄本不值与你计较。你偏不要脸,口发狂言。我弟兄虽与你那敌人素昧生平,但是气你不过,倒要看你有什鬼门道?形神如何灭法?”

  说时,现出两个年约十五六岁的道童,不知何时掩来,竟在禁圈之内突然出现。各穿著一身莲花形的短装,头上,这姓孙的,我师父还有一事和他商量,岂能容你这残废动他一g头发?念你无知,我也不曾说出来历,按我本门规条,还可容忍。晓事的趁早滚开,兔我弟兄看了你恶心生气;否则,连你那好的一手一脚也保全不住了。”

  于湘竹被气得全力相拼,将手连指,那照在众人四周的钟形白光突然急闪如电,往中心挤压上来。另外又有三条弯月牙形的翠虹和大蓬粉红色的飞针,齐朝二童和孙南身前s到。

  田瑶首先抢在孙南面前,右肩一摇,先是一柄其红如血的飞叉飞起,将翠虹敌住。另一个将腰间宝囊一指,立有一团血色的火球飞向空中,晃眼暴长十馀丈,化为一幢红光,将钟形白光阻挡,不令下压。同时囊内又飞出一股血红的光气,迎著那蓬飞针只一裹,飕的一声,至宝坤灵针全数被吸入囊内,无影无踪。飞叉到了空中又连闪几闪,由一柄化成了三柄,将那三弯翠虹分头敌住,尚还不分上下。

  屍毗老人早已料定此事必然闹大,自己立意一拼,必树不少强敌。惟恐爱徒又有闪失,除将魔教中几件至宝交其带来外,又运用玄功,自己的元神暗中跟来,施展魔教中阿修罗附形大法,无异老人亲临战场。于湘竹也非经转轮三相後的小寒山二女可比。经此一来,田氏兄弟不似在大咎山5200

  便似有什东西阻住,枉自震得山摇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