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3-215(1/2)

加入书签

  第二百十三节回头是岸

  主魔先听敌人风云破空之声,尚在千百里外,就这几句话的工夫,一片纯青色的仙云已驭空凌虚,乘风而来,晃眼飞到上空。云上现出三个女仙,内中一个穿素罗衣,背c如意金钩,手捧玉盂的,正是冷云仙子余娲。另外两位女仙:一个年约二十左右,穿上一身雪也似白的仙衣,手执一花,面带微笑;一是是年老道婆,拿著一g珊瑚杖,上挂尺许大小的铁瓢,俱从未见过。这两女仙也是灵峤诸仙的好友,名叫霜华仙子温良玉和瓢媪裴娥。都同在小蓬莱西溟岛上修炼。

  余娲因为魔法厉害,不敢冒失来救,所约帮手有好些推托,致迟到今日方始赶来。觉著门人被困已久,为对头所救,而对头索x就此罢手,也好不用自己出面,却偏是相持,不肯发难,分明算准自己要来,等自己丢面後,再行动手,以显他的法力。这等软斗,处处使人难堪,表面还装大方,使人有话难说。余娲越想越盛怒,自恃所持二宝乃天府奇珍,便不照原定方略,意欲上来先给敌人一个重创,即便不能一举成功,多少争回一点颜面也好。怒容满面,更不发话,左肩微摇,背後如意金钩出手便自暴长,化作一道百丈金虹,首朝群魔飞去。宝光强烈,只一闪,全山便在环绕之下。

  主魔看出仙府奇珍不是常物,一声厉啸,群魔一齐後退。主魔突现全身,看去好似一个又高又大的黄色人影,上面,还有几个极厉害的对头,因有仙法隐蔽行踪,推算不出心意,此行不过践约,出气未必如愿,按说最好不来。铁姝既恨老人伤她,一则恶气难消,再则师父近年法令更严,不许无故伤人,而自炼的几个神魔又不能久断血食。估道借与天门神君林瑞和萨若耶,由其自行放出,吸收生魂j血,与己无关,不料均被仇敌毁去。知师父恰算出老人当日惨败,正好趁火打劫,再三哀求。鸠盘婆本极爱她,因恨仇人欺人太甚,便赶了来,说好应变必须机警,知进知退。

  这时铁姝虽见乃师逃退匆忙,必有原因,终以到手之物,不舍抛弃。哪知微一迟疑,那魔女和九子母天魔所化的婴儿一同忽然不见。所擒神魔尚未祭炼,不能随意隐遁,现既弃去,便能来去自如,重又飞起。铁姝知道师父见己违令,将九子母天魔收去,同行魔女又已奉命先逃。一见主魔追来,知非敌手,又听乃师在归途上连发传音警号,催令速回,上空又被金霞布满,意欲穿地逃走。

  想起仇敌可恶,何不赶往魔g扰闹出气,即使戒备森严,不能深入,多少也可出气。反正天空路断,非由地底逃走不可。铁姝心念一动,立即往下飞逃。这原是瞬息间事,双方动作俱都极快。铁姝刚刚飞出不远,猛看见前面一道青光拥著一个手脚长短不一的畸形丑女迎面飞来,後随两道血光,拥著两个头道:“我的神物岂是凡人能比,让你尝过之後,你就知道个中美味,甚而爱不释罅了!”

  余娲知道最羞人的事情就要来了,俏脸胀得通红,口中不住地呜咽。久旷的情欲一但被挑起,表现得比荡妇y女更甚,急急地扭著腰身,让丰厚的r球在y侣的x膛磨蹭,“嗯~滋~嗯~”的呓叫,似乎不知要如何应对。那g头的磨蹭让她痹痒难忍,可说是既期待它快点c入她那渴望滋润的屄x里,却又担心这超巨的r屌b会伤害她的嫩屄。

  y魔冯吾已经再也忍不住,抬起余娲那嫩白的大腿,坚chu怒挺的魔屌对准余娲的屄罅,重重地c了进去。在y水的湿润下,竟能「滋」的一声,顺利地直c到底,硬胀的g头挤入泛滥成灾的花芯里。好紧!好刺激!一股酥麻如电的感觉蓦地里从结合处袭上了y魔冯吾的後腰,并传遍了身体的所有神经。

  余娲感到有如直达五脏六腑,难以形容的充实感和酸涨感令她立刻发出一声尖锐的唉哟悲鸣,身体猛地剧烈扭动起来!丰满的屁股一拱一抬的,更加深了磨刷的快感,令y魔冯吾兴奋得飘飘欲仙。当那g又chu又硬的“庞然巨屌”静止下来,余娲娇羞无奈地发现屄x给逼得涨卜卜的,充实撑满的快感令屄膣不能自制地火热收缩、紧夹。chu大g头的冠菱磨擦屄x的娇嫩膣r,擦出强大的电花,火撩般的冲击她全身的每一g神经。一股暖流像激浪的通过骨盆蔓延,塞满她全身,刺入她的骨髓里。余娲再也忍受不住,洩出一声哀艳凄婉的娇啼。

  y魔冯吾压在余娲身上,也不作抽c的剧动,要使屄膣自动。不急不徐地游移著灵巧的指掌,一手抚捏著柔软丰圆的r蒂,时重时轻,巡回在余娲r旁、y下,耳轮之间。另一手则在余娲膝盖、玉腿、粉臀、腰腹之间及y蒂上来回的抚弄;唇舌则舔吻著余娲的粉颈,或咬嚼r蒂。温柔轻缓得若有若无,但却都很有效地搔触在余娲痒处,急速地勾起余娲那深潜的欲潮。

  余娲难以忍受如此y荡的挑逗,明知是千不该万不该,有不顾羞耻之嫌,却无法控制住自己,在这个魔鬼的胯下娇啼婉转,“啊~~啊~~”的嘤咛起来,微带颤抖。尤其屄x里给巨屌撑著,酥麻得很,刺激得赤裸胴体扭动得像在抛掷一般。这种内外夹攻的挑逗,让余娲除了扭动、呻吟之外还是扭动、呻吟。张著嘴,不断发出荡人心魄的颤吟声,娇媚婉转,又似叹气,又似呜咽,直叫得人筋骨酥软,当真动人心魄。白玉凝脂般的玉体更是滚烫无比,双颊陀红、眼神迷离,还含著一丝的泪花。

  所谓“三十如狼,四十似虎”。成熟妇女的y欲一旦被全部激发,那种对男人的索求简直就是令人难以招架。y魔冯吾没想到她的屄x竟是如此窄紧,只觉巨屌在窄小的膣腔里被箍得剧烈的跳动,不由得高声怒吼,双手狂暴的握住了余娲的饱满r球,抽动起来。r球也像被火燃烧般发热,并渴望被用力的搓揉。y魔冯吾把豪r纳入掌握里,大力揉了起来,弄得她柔软的r房不断变形。

  余娲的呻吟转变成为极力的呐喊。被那一波胜过一波的强烈的电击般刺激弄得狂喘娇啼,叫声既y荡又羞涩。坚硬的魔屌像是火热的铁棍揉搓搅动著余娲的屄道,忽进忽出、忽拨忽按,让她的娇喘哀啼越来越强烈,激烈的摆动臀部。强烈而异样的刺激,醉人而舒爽的摩擦令一双r虫都欲仙欲死,全身心都陷入了剧烈无比的交媾高潮中,血脉贲张的呻吟声不绝於耳。

  余娲雪白柔软的身子在y魔冯吾的身下蛇一样扭动著,口中不断发出欲仙欲死的颤呼。在y魔冯吾猛烈的冲刺下,一次又一次的全身颤抖,像个无助的羔羊,反而更激起y魔冯吾心底潜藏的莫名的冲动。在y魔冯吾的暴虐下,那如泣如诉的娇吟声是越来越响亮,也越来越高亢。身体裏的炙热快感g本让余娲无法抗拒。

  一波波的欲仙欲死浪潮涌来,是她所从未尝过。每个抽c总能令她乎天喊地似的直叫,快活的简直要疯了!

  已经高潮了好几次,身体一阵阵地痉挛,绷紧了又放松,然後又再次绷紧,再次放松。如泣似哭的呻吟伴著剧烈的喘息声飘荡在静静的夜空。浑身不断地颤抖著,口中也不断发出颤巍巍的哼叫。一波波来得急却去得缓的高潮,让余娲在半梦半醒间,继续承受著那g硬胀的rj,快感强得有点透不过气。

  猛然,余娲泪流满面,高声嘶叫起来,全身一阵哆嗦,体内剧烈的抽慉爆炸般的眩晕冲击全身,视野也开始变得朦胧。酥痳的快感使得意识也有点模糊不清。舒服的人事不知,魂儿像要飞上天际一般,yj狂丢不止。y魔冯吾吸收了yj,与本身阳j鼓荡融合,在屄洞中化出y阳两气,在屄屌澌缠间引发阿修罗y魔透入,与三尸中的魔光结合,成为余娲法体的一部份,令余娲受著修罗y魔的播弄而不自知。

  交合之後,余娲顿时觉得神智清爽,感觉到那股火烫感逐渐消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舒适的酥麻感。每一个细胞都是酸酸麻麻的,身体四处传来酥酥软软的感觉,让她觉得身体懒懒的,又酸酸的。整个娇嫩赤裸胴体贴在y魔冯吾身上,享受著那高潮後的舒适感,舒服得把前x一挺一抬,伴随著间歇x的抖颤。嘴里更是欲仙欲死的喘息呻吟,不知是哭泣还是喘气的声音:“嗯~我从~啊~来不

  ~知~嗯嗯~道~会这~样~啊~美~美~唔~舒服~极~啊~啊~快~快~我

  要~死了~啊啊~啊啊~喔~“

  这个女人不由己地说出内心的感动,变成了一个风情万种、千娇百媚的绝色尤物。粉嫩的俏脸上布满了红晕,被撩弄得醉眼如丝、朱唇半张。曲线优美的身体也泛起了桃红色,焕发出x感的色晕,浮现著动情的媚态,熟美得像远古的妖j,斜眼睨视著枕边的y魔冯吾,羞怯难耐,又欢爱眷恋,一时觉得普天之下的男子,没有一个比得上他的温柔俊俏,还有他那g神奇的r屌。

  在此身心融合之际,却收到血魔门传讯,轩辕魔g将要变出第十一次路线争斗。真是无端嫁得金g婿,辜负香衾事早朝。

  当日蝈疯騃魑够狼够毒,一举陷杀死衅帮,以为自己上可承继轩辕老怪的威势,下可主宰新生力量。却不知他所以身邀重任,只是一个缓冲区,是两派势力不相伯仲下的过渡产品。死衅帮丧败,及轩辕老怪入死关後,旧势力有著绝对的优势,必然推动大举翻案。

  蝈疯騃魑受到步步压逼,也知旧势力野子狼心,一斜则尽倾,不得不祭起〔凡是〕魔障,祈求新生力量支持。可惜这蝈疯騃魑错信新生力量的无限忠於轩辕g主,实质为口是心非,只借此作青云路的踏脚石,过桥尽是抽板,况且陷杀死衅帮之举太y险,人人自危,谁也未敢呼应。蝈疯騃魑沦落成孤家寡人。旧势力见新生力量不置可否,当然得志更猖狂。

  地缺魔君更矮仔多计,知高压下只能逼出负隅顽抗,必安排以退路,才可请君入甕於是旦旦言誓,好话说尽,甚麽r麻当有趣的“万岁万万岁”也朗朗出口。更向全g上下宣示“保证二十年g主地位不变”的赌咒,奉承蝈疯騃魑为一切正确,安蝈疯騃魑之心。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