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9-220(1/2)

加入书签

  第二百十九节y智若愚

  西极山压挫苍虚老人後,y魔收得圣姑心灵传讯,说幻波池是风雨欲来。y魔知这些千年仙魔真能预警凶吉,不辞回依还岭一行。浮游到巫峡上空,觉到气机牵系,遥望系处,竟是沙红燕。y魔所肏之女,必留下先天真气或玄j。每有暴行关乎自身,则可预作戒备;或近距离发生感应。沙红燕此行非是图谋y魔,其志在幻波池。

  原因沙红燕自从上次幻波池大败回去,先是回山向老怪兀南公哭诉。兀南公宠爱沙红燕,见吃了人亏,也颇愤恨。无如对方势盛人多,应援神速,牵一发而动全身,此去败多胜少,还落一个以强压弱之名。转不如表面不管,只把峨眉的昔年宿雠患,暗示出来,却说:“凭我的法力威望,如何能与这群无名後辈动手?

  将来法宝炼成,必要扫荡峨眉,将敌人师徒一打尽,报仇不在此一时,你何必忙?“。

  沙红燕本是兀南公两世宠姬,虽然平素娇惯,但看出妖师意甚坚决,不为作主,深知老怪习x,不敢再强,自去四处约人。新近往东海寻到一隐藏多年的妖人屠霸,才知有妹名叫宝城仙主屠媚,匿藏在宝城山。屠媚昔年与圣姑寻仇斗法,结下深仇。不久走火坐僵,隐迹多年,本无人知。沙红燕从屠霸处得知妖妇走火坐僵经过,意图勾结,与幻波池谙人为仇。特意赶回黑伽山,把兀南公所炼固形丸偷了两粒送去。服完灵丹尚须四十九日始能复原。因妖妇所居宝城山正对依还岭,惟恐事机不密,被仇敌看破,约定复原後再见一面,自去和辛凌霄分头筹划。

  此日,沙红燕重临,检视屠媚已是复原,回去定时大举,却为y魔觉察。

  y魔遥望沙红燕来处,是前面宝城山,高矗云外,与依还岭遥遥相对,那相去只有二百来里。扫瞄出妖妇匿藏在宝城山峡外近不出话来,只是张大樱唇,不住地呼著chu气。屌j发出的高热已令屄膣敏感,哪堪凹凹凸凸的陵角满起,简直像枝狼牙bc得电殛灵台。

  y魔冯吾在她身上狂猛攻击大起大落,紧扣著妖妇的蛮腰,使得妖妇被c入得更深入,一下接一下“啪啪”有声,就像个人r打桩机一样,动作非常剧烈。

  在y魔冯吾的狂风暴雨攻击下,阵阵晕眩般的快感立时便涌遍了妖妇的全身,很快便爽快得脑中一片空白,娇躯好似失控似的颤抖了起来。绝是不用现身。

  第二百二十节飞蛾扑火

  谈嘻一到便把手一挥,那千百鬼头便随著大片绿云展布开来,将整座金石峡一齐罩盖在内。以耿鲲的妖遁狂速,绿云本就追赶不及,而谁也不愿围堵中增多顽抗力量。不过掩袖工谗之功效就是挑拨出恶x循环,正是颠倒迷仙五云大法的关键要旨,加上先天真气的无色无影,造成绿云就在耿鲲眼前的幻觉。耿鲲被折光所惑,急冲而上,觉到如非飞升得快,差一点没被妖云裹住。

  这时整座金石峡内有祥霞罩护,外面大片绿云,中杂无数恶鬼头,时上时下,浮沉往来,异声大作,如泣如诉,鬼叫凄厉令人闻之心神皆悸。再上层是一个胁生双翅的怪人,带著大片银光火星,凌空飞翔,上下相映。

  耿鲲知这类邪法最为y毒,全由行法人心灵主持,再受先天真气歪弄耳蕴,听得那邪法的恶鬼呼魂,有的还在哭喊自己姓名,似连自己也算在其内。照此形势,谈嘻分明想冷不防搞y谋暗算,就便连自己元神也摄了去。耿鲲立被激怒,怒喝得一声:“谈道友,认得我吗?”

  音色要经五行传递,经先天真气歪扭,哪能不走样。听在谈嘻耳中,却是盛气凌人。这类妖人谁不是唯我独尊,那肯平心静气作沟通。更且谈嘻想起以前同受九烈神君夫妇之托,往寻神尼心如斗法,约定同时下手,惟独耿鲲狡猾,不战而退。结果九烈夫妇与自己同遭惨败。彼时他若上前助战,自己三屍元神决不会葬送其二。怀恨多年,早想遇机报复,只为对方也非弱者,惟恐弄巧成拙,未敢冒失。经对方挑衅,想起前恨,分外眼红,新近又刚把恶鬼呼魂大法炼成,那肯示弱。

  谈嘻y沉沉狞笑了一声,更不发话,把手一指,立有数十百个恶鬼头,带著一股绿气,一窝蜂由下面飞起,哭喊著「耿鲲来呀」的鬼啸,飞拥过去。表面化了,也就有理也说不清,只知对方是祸源。下来就是拨他们一个两败俱伤。

  耿鲲见对方竟施毒手,不由怒火上撞,怒啸一声,身形一晃,真身立隐。同时用一g长翎化成一个替身,迎上前去。在数十丈碧云邪气包围之中,周身火星乱爆,飞s如雨。耿鲲炼就独门玄功,长翎化身照样能显神通。本身施展随身法宝,一面朝谈嘻隐形扑去。

  谈嘻初次出山,还不知耿鲲多年未见,法力也已增高。於耿鲲隐遁变化时,竟未发现。见恶鬼呼魂,连声哭啸,似未令耿鲲心神受摇动,心方奇怪,哪知是哭啸受到先天真气过滤,已无杀伤力。耿鲲隐化的真身一抖,鸟毛立似暴雨一般,朝众恶鬼飞去。身上翎毛,gg俱有妙用,这些都是两翅羽毛炼成,比针还细,更经行法隐蔽。

  那些鬼头均是凶魂炼成,没有r身,少却人x贪嗔痴,只能依本子办事,对後果效果全不闻问,也无察觉之能,更不为妖法所传达,好比机械化的死物。妖法也不敢由它们涉及人x,必疯狂封锁媒介,因一旦给人x贪嗔痴苏醒,势必嵩尚自由,就是亡命偷渡,祸害四邻,引起无穷纠纷及伤害繁荣假像。所以鬼头的一切都全仗邪法主持,集中策划,那些鬼头对事无大小都不得而知,纵是死到临头,也无可如何!

  耿鲲乘谈嘻注视其假身,再一分神疏忽,於众恶鬼其张口哭喊之际,投其针细羽毛入群鬼口内,化为火星爆发。谈嘻元神为先天真气愚弄,如在暗室,到忽生警兆,却已赶之不及。绿云中那些经过数十年苦炼而成的千百个妖云恶鬼头忽然同声惨号,满空火星银雨飞s中,全数炸成粉碎。谈嘻当时心神大震,元气也受好些损耗。方自激怒,忙於行法抵御间,忽然脑後风生,耳听头上有人大喝:“无知妖孽,教你知我耿鲲厉害!”

  耿鲲已化为一道三丈来长亮若银电的火光,从对面s将过来,凌空下击。谈嘻同时眼前一亮,离头不远处见两翅横张,脚上头下,翅尖上火星银雨密如飞蝗,全身业被两翅风力裹住,火星也打到了身上。那些被魔法洗脑洗得空空如也的鬼头没了,谈嘻少了氓哗支持,也抵抗无力,如非应变尚快,先飞起一片绿云将身护住,早已不保。就这样,仍是受伤不轻,附身邪气差一点没被震散。不由大惊,一声怒吼,化为一道暗绿光华,破空便逃。

  耿鲲x烈心凶,又知对头邪法颇高,此举骤出不意,方得将计就计,破了邪法。如不就此除去,将来又是强敌後

  宠你不够吧

  患,索x一不做,二不休,猛追上去。谈嘻因对头追迫大紧,空有一身邪法,竟无所施,正在心慌忙乱。猛听一声厉啸,由斜刺里飞来一片黑光,将二妖人隔断。同时上空也是黑色光布满,像天幕一般飞压下来。

  二妖人看出这是千万年前海底y煞之气积炼的七煞黑眚丝,知道厉害,又被来人占了先机,急切问无法与之对抗。只得随同飞堕,想往横里飞去,避开来势。

  谁知来人已准备严密,未容二妖人旁遁,满空黑眚丝已朝四边飞降,其势比电还快。这一来,宛如一面奇大无比的密,反兜过来,连人带金石峡一带全被罩住。

  於二妖人惊急之下,怪声已自空飞堕,落下一个形如鬼怪的妖人,高只四尺,瘦骨鳞峋,其形如猴,通身漆黑,被一片薄如蝉翼的黑色妖光紧裹身上,好似未穿衣服,竟是前被极乐真人禁闭在澎湖岛海心礁二百多年的恶鬼子仇魄。二妖人知道此人是有名的笑面虎,素来一意孤行,遇事专断,开头总是一张笑脸,稍有违件,立遭毒手,端的凶横已极,邪法又高,生平只败在长眉真人与极乐真人手下两次。

  仇魄一到,便止住二妖人,咧著一张阔口笑道:“敌人一个未见,自家人打些什麽?并非小看你们,休看里面虽是几个无名後辈,他们人多势众,又有传音告急之宝和一些老鬼相助。只要把那几个老鬼招来,连我仇魄一起算上,就算能敌,得手也是万难。事贵神速,一个不巧,偷**不著蚀把米,岂不冤枉?你们真要火拼,便请一旁斗去,免误我事,还教敌人笑话。”

  说罢,人影一晃,连满空妖一齐失踪。不过二妖人知道妖只是隐去,自身已入囚笼,不得不放下互殴。耿鲲天生神目,竟未看出去向,不禁又惊又急,也不再理谈嘻,重又飞起,两翼一振,翅尖上火雨银星,立似暴雨一般,朝对面彩光层中s去。谈嘻惟恐落後,也由囊中取出一件上画鬼头,大约尺许的铁盾,将手一晃,鬼头七窍中便s出七股绿光,喷泉火花一般由侧猛冲。

  耿鲲和谈嘻各自施为。但那五彩祥霞在先天真气维系下,却将金石峡罩护得风雨不透,任火星打到祥霞之上,纷纷爆炸,枉自激s起千层霞影,电旋星飞,丝毫也攻不进。却不知是敌人有意拖延,吸引他们的注意力,好等上空的围拢完成。

  俞峦自从发现藏珍,悟出艾真子遗偈,知那天心环关系重要,必有妖人前来扰害。因那妖孽炼就玄功身外化身,自己碍於伪造身份,难以发挥,准备请来帮手,期前赶到。不料寻到倪芳贤所居花云崖,面对仙法层层禁制,休说入内,把一座仙霞岭全部寻遍,直看不出一点形迹。连用仙法传声,请求一见,也无回音。

  友情上头,岂能破禁直入,正打算赶往云南雄狮岭长春岩无忧洞,去向极乐童子责难,忽然霞光一闪,四外都是烟云布满,正是百花仙子倪芳贤的家数。紧跟著眼前一花,异香扑鼻,云光散处,人已落在花云崖深谷之中。芳贤也已现身,将其迎往所居崖洞之内。半屈灵峤g威望,半看奸郎情份,在洞中重加修练九g朱灵旗後,带了前来灭妖魂。

  二妖人打了多时,仍是原样未动。仇魄始终未见形影。耿鲲更是情急,一时x起,咬牙切齿,把心一横,拼舍一g救命长翎,将左翼一抖,立有一道红光似朱虹电s般朝对面祥霞中冲去。长翎到了祥霞外层,突然爆炸,惊天动地一声大震,冲开祥霞一洞。耿鲲眼看光云飞涌,合拢迅速,更不怠慢,将身一闪,通身齐发烈火,银芒四s,电一般急,跟踪往里冲去。这一来,果然冲进重围,到了峡内。落地一看,身外祥霞已经合拢。却见面前人影一闪即隐,耳听仇魄哈哈笑道:“你果然还有一点门道,等将法宝取得,决不令你空手回去。”

  听到未句,声音似已入地。耿鲲才知仇魄竟是隐藏身後,等自己冲破外层坚阵,立即跟踪飞入。自己毁了一g珍如x命的长翎,却让对方捡了现成,再想起先听狂言,如何不怒,怒吼得一声,想要喝问。一片黑光突然向上飞起,只听叭的一声大震,那笼罩峡上的祥霞立被震破,一闪不见,黑光也已隐去。虽是从内破坏较易,但祥霞在先天真气浥注下,可不是如此轻松。上空阵法已完成合拢,借势引三妖人入峡内,俾使收束阵地。谷口狭窄可守,也却是要逃也不易。

  当地正是峡中玉牌坊前面的大片平坡。法坛设在前面,大只三丈,被金光似的一幢大钟将坛罩住。玉石牌坊下面立著昔年在黎母山见过的云九姑姊弟,其面上神情似颇紧张,周身均有青光防护,也不过来对敌。忽见谈嘻手持妖盾,自空飞堕,朝法坛扑去,盾上七道绿光刚s向下面。九姑忽把手一扬,立有火龙也似的一片红光飞起,十分强烈,将谈嘻的绿光挡住。

  耿鲲情知坛上敌人此时还不出斗,必是功候将要完成,不能松懈。既恐敌人炼到火候,所炼法宝将与心灵相合,无法夺取,更一齐出敌;又防仇魄诡计多端,乘机下手,暗中将宝夺去。於是怒吼一声,发出大量火雨银星,朝前猛冲。刚到牌坊前面,忽又飞起一片红霞,内中一束刀形白光s出万道毫光,飞舞而来,挡在前面,休想冲过。侧顾谈嘻,只见他一面用妖盾敌住红光,一面扬手发出一团团的绿光,出手便即爆炸,红光立被荡开了些。谈嘻越发得意,便将绿光连珠发出,霹雳之声震得天摇地动。

  耿鲲眼看红光连受激荡,似已不支,敌人面带惊惶之色。自己为宝光所阻,急切间竟难前进,相形之下,自觉难堪。张口一喷,立有三团形如连环的银色火球,亮晶晶悬向牌坊前面,不住流转闪动。此宝名九天寒魄珠,乃耿鲲用数百年苦功,聚歛月魄寒j炼成,一经爆炸,方圆数百里内山崩地陷,奇冷无比,所有生物全数毁灭,不震成粉碎,也都冻成坚冰。这等妖人就是以生灵的毁灭作讹诈,喝道:“贱婢:只要肯献出法宝,跪下纳命,听我处死,还可保得元神去转轮回,免伤这几百里内的生灵。”

  灵峤g就是因为民为主,碍於民意,不得不吃这一套。所以俞峦出面不得,由y魔心犀诉求,徵请韩仙子这果断人儿出手。谷内忽听得y雷爆炸声中,空中有人说道:“恩主,你看妖孽多狂,不给他们尝点厉害,也不知天高地厚。我先把他喷的三个水泡收去,看那妖孽如何?”

  九姑方想:“此是何人?声如婴儿,说出这等大话?”

  猛瞥见红光已挡它不住y雷的连声爆炸,见谈嘻正持妖盾开路,朝牌坊下冲来,只要把第二道禁冲破,便能深入法坛之下,岂不又多一层危险?心正著慌。

  耿鲲也闻得幼童说话,语声虽细,听去十分清晰,并还离头不远。心虽忿怒,却未肯就发宝珠,炸了就再无威胁力,徒受追杀。猛瞥见一片银光拥著一个形如初生婴孩的小人突然出现。那小人高还不到二尺,生得身白如玉,头挽抓髻,短发斜披,穿著一身粉红色的短衣短裤,赤足芒鞋。两肩後各c著一口金光闪闪的宝剑,长才八九寸。身材虽似初生数月的婴童,相貌却甚是英悍,神情老练,动作如电。就是y魔带入白犀潭的尼尼。

  尼尼全由韩仙子以仙法妙术使其成长,实质只是代行,能颂扬宇宙,也只虚有其名。得师门厚恩,始终挺护,也只能炫耀一时。防身御敌本领虽高,本身g基却是虚无。即便能知自爱,不敢骄横自恣,不以师传法宝法术为恶,多积外功,也只分润得微末功行。非假公济私,难言g基。成功则若金须奴之修为深厚,事机不密就须兵解转劫。其异日成败,尚在难定。而得失之差距,判若云泥。人事无常,数限所定,连仙人也是如此,何可逆料。如今尼尼就支配著韩仙子法力,奉命来此,将耿鲲诱往白犀潭去。

  刚出现,才瞥得一眼,一片淡薄得几非目力所能分辨的水烟已经随同飞起,一下便将空中三团银光住,刺空飞去,一闪不见。耿鲲心痛至宝,急怒交加之下,立即展翼追去。九姑受尼尼吸引了注意力,微一疏神,红光竟被荡开,不由大惊,却见数十百丈金霞连同一道火龙,已自空中突然飞s而下。谈嘻骤不及防,先吃金霞罩住,欲逃无及。火龙也便飞到,环身一绕。谈嘻立时烟消火散,连人带y雷一起形神俱灭。

  这原是瞬息间事。耿鲲刚一飞起,两口金剑忽由小人去路迎面飞来,竟朝两翼左右分s,正是翅g与r身相接之处,似深知自己来历虚实。金剑看去长才七八寸,剑锋j光奇亮,与寻常剑光大不相同,来势又快。耿鲲骤不及防,知道不妙,慌不迭再用玄功变化飞遁,已是无及,剑已由千重火星银雨中穿进。一任耿鲲j通玄功变化,全身又有火光环绕,剑锋过处,当即猛觉全身奇热如焚。总算功力尚高,飞遁得快,未被将两翅齐g斩断。但内中一剑已穿翅而过,另一剑又将长翎斩断了三g,差一点便非全数斩断不可。耿鲲这一惊真非小可,暗忖:“是何仙剑如此厉害?”

  金剑已撤回,小人又在前面空中现身,拍手笑骂:“你这扁毛畜生!我师父那年在北海容你漏,你不做缩头乌g,又来人前现眼。今日可知厉害?”

  耿鲲x最暴烈,生平不曾受过这等重伤,不由怒急心昏,更不寻思,咬牙切齿,强耐伤痛,二次飞身追去,并由两翅上发出大量火星。金剑忽又由斜刺里飞来,如不是预有戒心,差一点又是受伤不轻。等往旁追,小人却又人剑同隐,晃眼又在前面出现。妙在越来越高,老在火星层上。耿鲲空洒了一天的火雨银星,竟是无奈他何。似这样,时左时右,隐现无常,逗得耿鲲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