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9-220(1/2)

加入书签

  第二百十九节淫智若愚

  西极山压挫苍虚老人後,阴魔收得圣姑心灵传讯,说幻波池是风雨欲来。阴魔知这些千年仙魔真能预警凶吉,不辞回依还岭一行。浮游到巫峡上空,觉到气机牵系,遥望系处,竟是沙红燕。阴魔所肏之女,必留下先天真气或玄精。每有暴行关乎自身,则可预作戒备;或近距离发生感应。沙红燕此行非是图谋阴魔,其志在幻波池。

  原因沙红燕自从上次幻波池大败回去,先是回山向老怪兀南公哭诉。兀南公宠爱沙红燕,见吃了人亏,也颇愤恨。无如对方势盛人多,应援神速,牵一发而动全身,此去败多胜少,还落一个以强压弱之名。转不如表面不管,只把峨眉的昔年宿雠患,暗示出来,却说:“凭我的法力威望,如何能与这群无名後辈动手?

  将来法宝炼成,必要扫荡峨眉,将敌人师徒一网打尽,报仇不在此一时,你何必忙?“。

  沙红燕本是兀南公两世宠姬,虽然平素娇惯,但看出妖师意甚坚决,不为作主,深知老怪习性,不敢再强,自去四处约人。新近往东海寻到一隐藏多年的妖人屠霸,才知有妹名叫宝城仙主屠媚,匿藏在宝城山。屠媚昔年与圣姑寻仇斗法,结下深仇。不久走火坐僵,隐迹多年,本无人知。沙红燕从屠霸处得知妖妇走火坐僵经过,意图勾结,与幻波池谙人为仇。特意赶回黑伽山,把兀南公所炼固形丸偷了两粒送去。服完灵丹尚须四十九日始能复原。因妖妇所居宝城山正对依还岭,惟恐事机不密,被仇敌看破,约定复原後再见一面,自去和辛凌霄分头筹划。

  此日,沙红燕重临,检视屠媚已是复原,回去定时大举,却为阴魔觉察。

  阴魔遥望沙红燕来处,是前面宝城山,高矗云外,与依还岭遥遥相对,那相去只有二百来里。扫瞄出妖妇匿藏在宝城山峡外近顶崖洞之内,竟是天生尤物,穠艳绝伦。这等红颜必是祸水。妖人往往为色忘身,备受招号。轩辕魔宫就是靠一杯水主义魔法,大洒屄内杨枝金露,才奠定魔宫基础。对玄门正宗也是祸水,不过是祸其沾染之修士,因有〈丑闻仙法〉守卫,见光则败,无使蔓延。

  洞内更有一童,生相奇丑,身材又极矮胖。而且身上到处浮肿,东一块西一块,坟起寸许高下。肤色也是红白紫黑相问,闹了个五颜六色,更加丑怪。其气未却不陌生,细察竟是龙娃。

  龙娃因李洪捉弄妖女温三妹而走运,取得珠灵峡宝穴秘图,为灵峤宫的图谋贝叶禅经立下大功,得列入灵峤宫门墙。灵峤宫收尹松云已经勉强,对龙娃的凡骨更是无奈,企求天外神山灵气赋予改造,却适得其反。天外神山有元磁极光太火隔绝,纤尘不染,本主真诚。纵是显其顽恶不羁於外相,也是诚之所致。龙娃本性取巧,以伪诈立功,以好女两头瞒的左右讨好,鬼话连篇,放在大光明境内,难服水土,为抗拒透明度,耗尽精神体力,终日如病厌厌。

  天外神山山主严人英与灵峤众仙取得默契,由他自生自灭。龙娃虽是凡骨,却极聪明,知尹松云丧命後,自己已为灵峤宫所弃。倚仗旁门女仙江芷云所赐的金葫芦和护心镜,从海岸下面洞穴中,穿越混元真气最为微弱处,往不夜城逃去。

  此时天外神山不再是出入艰难,也非轩辕魔宫的不准出境,却只防卫森严,格杀非法入境的人蛇,无阻外出。

  枯竹老怪本来就对天外神山心怀叵测,认为龙娃有利用价值,使大鸟抓把龙娃到宝城山,再现身将怪鸟杀死,救下龙娃,藏之入相隔谷口二里一条瀑布里的水洞内。说峡中设有禁制,外人不能走进。但是峡外古松之下,藏有东西,应为他所有。必须在某日午後,用他灵符前往发掘。并说峡外山顶石洞里面,隐藏著一个妖妇,不久出世。

  龙娃在洞内无意中吃了两个奇怪草果,人便晕倒了三日,生出一身丑怪厚皮,胆子却更大。知道妖妇此时睡在洞中,和死人一样,想仗金葫芦内霹雳子将她杀死立功。十几里的山路,一会赶到,见近顶危崖之下,果有一洞。先未见人,等到走进,忽有白光一闪,当中甬路上坐著一个骨头架子怪女人。连放好几颗霹雳子,因无法力发动,挨著妖妇便化成灰。看出不妙,正要退走。妖妇忽然醒转,用一片黑烟将他困住。龙娃得口齿伶俐的禀赋,能牵系人情。妖妇见他身无法力,却有此霹雳子,被说动了,信他受人利用,要把主使的白衣少年引出来,就放龙娃在洞中奴仆了多天,於龙娃身後放有一蓬黑烟随定。龙娃听得妖妇老远鬼叫,也如正耳边,知受遥制,想逃必死。看妖妇不知怎地越长越胖,也未见吃东西,渐渐长得和好人一样,自己就更难离洞外出,时间离峡外古松之下取宝不远,心中焦急,背著妖妇向天祷告。

  阴魔看在眼中,知是诱陷妖妇的工具。虽然重塑了五行肉身,就是不想硬碰,免锋芒太露,更伤感情,不利勾三搭四。以五行挪移迷魔障播弄一个道力低微的小孩,简直杀用牛刀。龙娃就在法迷中迎接那持青竹的白衣少年的降临,许他移居幻波池,贯输了一度真气,命他从速逃回水洞。在先天真气掩护下,妖妇毫无所觉,直至龙娃奔入峡口中阴魔所布下的玄阴六戊邪阵。龙娃刚一进入,一道青光闪过,黑烟尽散,遥闻妖妇怒骂之声,由此不敢再出峡外。

  妖妇循黑烟遁来,即陷入阵中。眼前似有淡光一闪,当时天旋地转,只觉云层厚密,四望昏沉,到处茫茫,一片灰色暗影,什麽也看不见。打出那些从龙娃处搜来的霹雳子,竟会无甚光燄,只现出百点酒杯大小的红火,略闪即隐;雷声也甚闷哑,毫不洪烈。只惹来眼前一暗,天日全昏,但见愁云漠漠,惨雾沉沉,四外阴风飕飕。风虽不大,吹上身来竟有寒意。猛又觉出神思昏昏,阴沉沉的天幕愈来愈低,快要低压到头上,身上有了倦意。情知邪法厉害。

  偶一回头,是一张笑嘻嘻的油头粉面,连女子也少有如此绝色,眼光也真特别,像蛇一样在妖妇身上爬来爬去,爬到那里,热到那里。它在那一处停下来时,那一处便越热得厉害,像立刻要熔化似的。这等色中饿鬼看在女人眼中,是风流还是下流,就要看看来勾搭的人有多少斤两,付不付得出媾淫的代价。付不出就是色狼、淫棍;有财有势就是怜香惜玉的多情种子,奉承尤恐不及。

  阴魔冯吾有著玄阴六戊邪阵为雄厚的本钱,勾引女人就只须现出一点表示就够了。姐儿爱肖;淑女爱心;成熟爱金;浪女爱粗;邪女爱势,贱女就必自动献身。屠媚知道了对方的兴趣在她的身子,就反惧为喜。这些插标卖身的贱货用尽心机,使尽手段,打扮得花枝招展,就是为了满足男人的「视觉欲望」,待价而沽。看准了男人的心理弱点,勾引男人,不管怎样,最後还是以「她肚皮贴他肚皮」、「玉腿中纳有第三腿」为最终点,任是铁汉也必软脚,再怎麽坚强都是迷倒在她的「裙下屄内」,为她舍身亡命。

  这样水性杨花的女人,根本不是完整的女人,除了给男屌肏屄外,很统一的特徵是没有真情,表现的都是虚情假义。迎合潮流,本身就是造假,引来的就是爱好那假像,那能心心相印。纵是灰姑娘心态,渴望飞上枝头变凤凰,也是掘金娘子一样,是嫖客与妓女一类的商业关系,只差在批发或是零售,甚至如那些被逼做妓女般从骨子里藐视嫖客。在这种男女关系中,很难体会到相爱的那种心跳,因而也无法对心灵形成抚慰。

  不过那些淫虫就是自命风流,他自己也没付出真爱,就自我陶醉在美人恩重的幻觉。皆因屄香具有一种最大魔力,使男子不知不觉堕入迷魂阵内,认为男女欢乐是与生俱来的情债,一嗅馀香死亦甜。浪女见尽色迷迷的人渣,就自认为精灵机敏,别人都是诚挚无讹,结果必然是工具一件,兔死狗烹。阴魔大智若愚,色迷迷的等妖妇自投陷阱。光是这个玄阴六戊邪阵就足以令妖妇自动献身。

  妖妇就活像吃了过多的酒,一对水汪汪的眼睛表现著媚人的深情,直视著阴魔冯吾,把自己火热灼人的胴体主动地靠过去。热情奔放的两条圆浑白嫩藕臂缠上阴魔冯吾颈子,把两片气呼呼的火热厚唇印上郎唇,丁香送舌。一面把千人贴的小腹摆动,性骚扰的挑逗淫屌。逗得阴魔毛手毛脚,就在纠缠中,衣物脱落,多麽熟练。

  打扮得妖媚入时并不是有真材实料。这是假情假义所致,由缺乏真诚而来,其心境可不窝心,所以那些靠虚假形像欺世盗名之辈必是脾气暴戾。心理影响生理,引致脉气不顺,淀积成痴肥。任是多留心保养,也肥腴而松泡。多肏而优生的大乳球也泡得若一堆牛屎,松塌塌的。

  可是承恩不在貌。妖妇也工调情,火热的吮吻从阴魔冯吾项际经胸膛下舐到昂扬的魔屌上。看到而巨大的龟头粗如糙石,凸粒瘰瘰,却是艳红如血,自顶至根,筋劲起如蚯蚓之壮。粗大坚硬的臼槌,烫人的灼热,浮凸狰然。魔屌之巨也令妖妇倒抽一口大气,嗦得火热巨屌也觉到激流的凉流。柔夷握住肉屌轻拢慢捏,指法还真刁钻!张大嘴把肉屌吞进去,又吐出来,反反复复,舌头灵活撩拨,也真不是屄膣所能做得来。但昂撬的壮屌令妖妇舌尖时停是紧,若不胜情。

  阴魔冯吾是抱著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心情,为幻波池剪除这能聚结妖邪力量的源头,免得危及圣姑的计划。可不奈烦多事拖延,就势推倒妖妇,旷出压轴的屄户。见其因多受撞击而厚凸的肉丘上,阴毛却疏落有致,掩不住被肏得松阔的小阴唇。大阴唇发育得肥厚异常,暗红色的唇瓣已充血肿胀,已向两侧翻出。

  肉沟里充满乳白色分泌物。阴蒂海绵体肥大,有明显的勃起迹象。

  正当阴魔冯吾欲一跃而插时,妖妇却突然一个大翻滚,使阴魔冯吾我扑了个空。像是有种特殊的怪癖,自创的一种性交技术,纵使她本身已时欲火高升,也必先卖弄一番风情,惯性形成了这种性心理的变态。自卑感重酿成的自尊心,不让男子轻易获得她,而故意施展「欲擒故纵」的技巧,一直挑起淫徒的万丈欲火,引来粗鲁的动作,可叫那个为「强奸」。被奸後,就可楚楚扮可怜,打死狗讲价,甚至呼天抢地求公道。

  阴魔冯吾哽抓住了她的双腿,强力的把她的身子拉近。妖妇也虚情假意的夹紧双腿,扭转不停的挣扎,然後疲乏瘫软,任雄屌为所欲为。当龟头刚一接触到那温滑多水的两片小阴唇时,感到阴核逐渐涨大起来,像硬海棉一般,并且又热又滑又跳动不停,竟是八大名屄的白虎吐珠,无怪得享盛名,能聚拢妖邪与圣姑争霸一时。

  白虎吐珠能分泌出特殊淫津,使肏入之废屌一洩不可收拾。阴魔冯吾的魔屌也起了一阵颤抖的感觉,禁不住哇叫「啊!我的上帝!」。此时也觉得自己的坚屌也像是要爆炸了,猛地刺了进去。如铸铁般的屌茎刺入屄穴,接著用力一挺,直捅入妖妇的花芯,水汪汪的,一插就到底。妖妇突然大叫一声,脸色瞬然苍白,胸乳往上一翘,小腹向内一收缩,身体一阵战栗,全身一下子瘫软下来,就立刻昏眩了过去。这种徵候为「虚脱」现像,常发生在纵欲过度又长久不与异性接触的妇人身上。妖妇也是走火坐僵後,很久没有肉屌问津了,於精神与肉体经过长久的压抑,却逢上旷世巨屌,不虚脱才是奇怪。

  片刻,子宫内开始了一种极其微妙的抖颤现象,奇异的分泌使龟头感到一阵阵如被虫蚁咬的快感,又痒又麻得神虚魄荡,如突飞九天,直上太空。龟头被那种吸吮舐得异常舒服,并且,由於屄户内壁膣肉所产生的有规律抽缩,而省略了淫屌的抽插动作。随之而来的是那种狂乱的野性,急如骤雨般的快速扭摆,就像存心要把屄内肉屌扭折似的。特殊的分泌加上疯狂的闪动可不是等闲肉屌所能支持,被折得雄风扫地,哪能不自惭形愧,俯首听令。

  不到片刻,那屄户内便洩出糊状淫津,随著不停的扭挺而泉涌了出来。特殊的分泌也使妖妇冶荡不羁,两臂死抱紧阴魔冯吾的肩头,急促的呼吸,浑身不停的颤抖。不由自主夹住肉屌抽慉,同时肥厚的臀部轻轻款摆,漾起一波波淫靡的肉浪。阴魔冯吾便觉得有一股彻冷的寒气从花芯直掠入自己的心田。寒气所到之处,便让人浑身寒冷发颤酸软无力,同时又让人有一种骨头又都酥散了似的感觉,直是一场酣畅淋漓的缠绵交合後那种极乐升华的享受,如醉如痴。那种欢爱时的蠕动、颤抖、抽慉的极乐感觉,使浑身毛细孔都乐得要张开般。一阵啃咬过後,妖妇突然静了下来,像瘫了似的黏在阴魔冯吾身下,已然达到了高潮。

  树欲静而风不息,就由阴魔冯吾主动。每当被揉捏一下,妖妇就喘一下粗气,最後更是全身颤抖得说不出话来,只是张大樱唇,不住地呼著粗气。屌茎发出的高热已令屄膣敏感,哪堪凹凹凸凸的陵角满起,简直像枝狼牙棒插得电殛灵台。

  阴魔冯吾在她身上狂猛攻击大起大落,紧扣著妖妇的蛮腰,使得妖妇被插入得更深入,一下接一下“啪啪”有声,就像个人肉打桩机一样,动作非常剧烈。

  在阴魔冯吾的狂风暴雨攻击下,阵阵晕眩般的快感立时便涌遍了妖妇的全身,很快便爽快得脑中一片空白,娇躯好似失控似的颤抖了起来。绝顶的快感如澎湃的海浪般一波接一波的汹涌不绝,也不知过了多久,妖妇忽然发出了一阵长长的嘶叫,全身不住地抽慉著,死死地搂著阴魔冯吾,任阴精狂泻而出,享受著洩的凉冻震颤。屄道的膣壁更是紧紧缠夹住火热滚烫的粗壮肉屌,收缩紧夹,要把肉屌内的每一滴精液都挤出来。催动了阴魔冯吾的欲火,使得铁棍烧得更红,散发出的源源不绝的热力,一下一下的疯狂抽插,使冰凉的屄穴也熔化了似的。双手还执著妖妇的一对豪乳猛搓,搓得阴精竭泽而出。

  全身痉挛的妖妇只觉得自己欲仙欲死,不住地尖声颤叫著,在剧烈不停的高潮中眼前金星乱舞,魂消魄散的快感在她的四肢百骸到处流窜,口中已发出了一阵娇媚无比的尖叫。惹得阴魔冯吾发了性子,疯狂的撞击起来,那种狂插猛抽、次次长驱直入、下下直捣黄龙的凶狠与残暴,马上使妖妇被肏得庛牙咧嘴,口中尖叫,呼应著阴魔冯吾那一下又一下的猛力抽插进攻。全身不住地颤抖,眼中涌出热泪猛然,令人摸不清楚妖妇到底是痛苦还是欢欣!

  阴魔冯吾知道妖妇如此反应,潜意识是有著抗拒,再继续就是强抢,得之不纯,就停下来。妖妇也全身便无力地瘫软下来,眼神茫然,娇喘不断,痉悸和哭泣不已。要她自动献命,高压就不如欺骗。高压下,动辄反戈;骗得她甘愿冒死,却是尽其所能。要骗当然要有著比不冒险更好的前境,才诱得人去碰头颅洒热血。

  能令妖妇动心的,莫如眼前这玄阴六戊邪阵。就在屄含屌砥的淫肏中就邪阵精要传授过去。

  妖妇快乐得甘为郎死,弓身侍候,不住地淫荡骚浪地扭动,屄穴流出来的淫津进入了疯竭境界,口中更是不住地发出了欲仙欲死的娇喘尖叫。粗壮的魔屌撞击著早已水滥成灾的屄穴,“噗滋,噗滋”的交声不绝於耳。妖妇的娇喘与浪叫也几近声嘶力竭。娇啼声中,只见她秀眉紧皱,银牙暗咬,两行珠泪夺眶而出,一副分不清是痛苦还是喜悦的妙态。一声声销魂落魄的呐喊,不断的从妖妇的唇齿间叫了出来。俏脸扭曲著,脸上满带著被激情折磨时的痛苦,却大有不辞死在这种无与伦比的极乐感觉中。

  阴魔冯吾双手紧捏著妖妇柔软的乳球,越来越用力,深深的插入也他越来越快,暗度先天真气,定要将她的功力吸个精光。妖妇从呻吟,呜咽,转为妖异的吼叫,全身上下散发著强烈的妖气,却灿烂光明,真是黑之极不见其黑,只感到妖气向内钻,挣扎膨胀,在小腹发出微弱的光芒,一颗闪闪发亮的水蓝色水晶冉冉升起。

  妖妇还道是易筋换骨,自是喜极,自恃有了这阵,加上炼就好些厉害邪法,本就想在在女妖中扬眉吐气,抚恤她那长期在自卑中的自尊心。却不知一切俱是陷阱。阴魔才布置妥当,更想安然享受白虎吐珠,却不料金石谷已大敌光临,云九姑心声告急。

  金石谷中,金石师徒六人炼了五十来天,已到俞峦所说日限。由此云九姑姊弟於每日子夜,均去谷外观察。法坛所列法宝虽然精光外映,与初见无二,而宝光终未外映。这日夜间,见法坛上三宝悬向师徒六人面前,反倒精光内蕴,返虚入浑,不似日前宝华外映的强烈情景,料知金、石诸人功力深厚,期前便可炼成。

  猛瞥见金、石二人手掐太清仙诀,朝前一扬,一口真气喷射出去,一道银光同了一红一蓝两团心形宝光首先暴长。紧跟著,三才圈的天、地、人三环宝光也突然大盛,并还现出风、云、雷、电、龙、虎、人物、五行、仙遁等各种形影妙用。

  当时毫光万道,霞影千里,照得整座金石峡到处奇辉眩目,精芒电耀,五光十色,交织灿烂,照眼生缬,不可逼视。

  云氏姊弟後来才知是宝主人连日先用本身真气将它凝炼,当时无心中试验威力,不料功候尚差,求进太切,一发不可复收。虽然到时一样炼成,还可提前些日,但是精光宝气定必透出禁网之上。这时俞峦未回,金、石诸人非到功候精纯,尚难由心运用,不能离开法坛,如有强敌来犯,凭自己姊弟的法力,实是可虑,忙即飞出察看。

  刚到峡外,便见当地依旧大片丛林密莽,只是精光霞彩、宝气奇辉已经上冲霄汉。虽只似几根笔直的雨後长虹矗立林野之上,下垂至地;在道术之士眼里,一望而知是下面有人炼宝,并还不只一件。尤其左道妖邪见了,决不放过。想起俞峦前言,心中叫不迭的苦。自身受主人救命之恩,如有失闪,何颜见人?预料那宝虹在千里以外都能看见,越想越怕。

  忽听东南方破空之声猛烈异常,从所未闻。心惊恻顾,一片红云带著千万点火星,正由遥天空际急驶而来。看那来势,便知厉害,是南海著名妖仙翼人耿鲲。

  想不到宝光刚一外映,敌人便来得如此快法。

  耿鲲连遭失利,还败於几个无名後辈之手,两翅上炼作化身的十八根长翎竟损失了一半以上,又将数百年苦功炼成的内丹元珠被古神鸠巧计夺去。越想越难受,立志报复,只要遇上仇人门下,立施毒手,存心杀得一个就是一个。这时峨眉诸弟子各在四处行道,对邪法甚强的耿鲲,只有限数人还能抵挡一阵,多半休想逃命。总算峨眉气运昌隆,耿鲲因自己身具异相,如往人间寻访,引起俗人惊怪,反使对方惊觉,就在离峨眉两千里内,寻一高山隐形守伺。只待半日,忽见宝气上升,映照天心,先只当是埋藏土中的至宝奇珍。

  赶到到了金石峡上空,看到下面虽是林莽纵横,宝光起处那一片却是空的,情知有异。由翅尖上射出千万点火星银雨,夹著风雷之声,宛如银河泻天,火雨流空,电驰一般往那宝光涌处射下。火星刚一爆炸,下面禁制立被触动,千百丈方圆一片祥霞突然涌现。耿鲲才知下面有人炼宝,所用禁制正是峨眉仙法。知道禁制神妙,暂时攻它不破。

  忽听异声邻近,西南、西北两方遥空中各有黑影异声飞来,相隔也就百十里路,弹指即至,想必也是乘机来此劫夺。看敌人禁法如此神妙,必非弱者。何不暂缓一步,容他们先行发难,自己相机下手,报仇之外,法宝也要到手,才合心意。

  刚刚飞身而起,猛又听西北、西南两方异声大作,一是鬼哭啾啾,鬼语如潮;一是厉声轰啸,尖锐刺耳。那由西北方来的大片碧云火星直似飞云电卷,星雨流天,由极远处划空而至,由远而近,宛如狂潮怒涌,中杂阴风雷电之声,铺天盖地而来,拥著好些恶鬼头的影子,都是白骨狰狞,奇形怪状,面如死灰,利齿森列,一双双豆大凶睛碧光闪闪,浮沉翻滚。身後一个身材高瘦,相貌狰狞,裸臂赤足,手持一个上画人头白骨鎚的妖人,也已飞近,乃是昔年在东海居罗岛神尼心如手下惨败漏网的天恶真人谈嘻。

  谈嘻自从居罗岛一败,所炼三屍元神被连斩其二,逃回阴山妖窟以後,一连隐藏了一个多甲子。後将妖书阴魂秘籙炼成,重又骄狂起来。本是想寻屠龙师太报仇,碰巧由老远天空发现宝光来此。

  这两妖孽已是万分难斗,那另一个则一现即隐。九姑认得是那被禁闭在澎湖岛海心礁中多年,近年方始出世的妖孽恶鬼子仇魄。九姑前年偶往海外访友,曾见他在一个无人荒岛之上残杀生灵。幸亏老远发现邪气,身形已隐,否则难逃毒爪。就这样,九姑仍被他惊觉发现,飞身追来。仇魄扬手便是大蓬七煞黑眚丝,暴雨一般飞出,天空立被布满。九姑差一点即被擒去,见势不佳,立即放出幻影,朝前飞遁,人却往相反方向逃走,才免於难。回望妖孽似上当激怒,满空乱放黑眚丝,身子也随同满空追逐,直似一片广约千百亩的黑云黑网,罩向海面之上,连天都被遮黑,最近时追离自己只数十丈远近。虽是无的放矢,途向不对,未被追上,但那邪法高强的玄功变化,及动作之快,尚是生平初次见到,端的神速无比。

  三起来势全都神速猛恶已极,声才入耳,晃眼飞近。九姑不由心胆皆寒,急匆匆闪进峡口,难知俞峦能否在来敌发现以前赶回。情急无奈,就是依赖性潜生,心犀传讯严人英求救。阴魔一闪即至,看到这些当年的神奸巨恶,任他如何蛮横,於今日的阴魔五行肉身渐长之际,却是有如跳梁小丑,只宜暗中播弄,免得早露锋芒。心犀传意安慰了娇娘,说是不用现身。

  第二百二十节飞蛾扑火

  谈嘻一到便把手一挥,那千百鬼头便随著大片绿云展布开来,将整座金石峡一齐罩盖在内。以耿鲲的妖遁狂速,绿云本就追赶不及,而谁也不愿围堵中增多顽抗力量。不过掩袖工谗之功效就是挑拨出恶性循环,正是颠倒迷仙五云大法的关键要旨,加上先天真气的无色无影,造成绿云就在耿鲲眼前的幻觉。耿鲲被折光所惑,急冲而上,觉到如非飞升得快,差一点没被妖云裹住。

  这时整座金石峡内有祥霞罩护,外面大片绿云,中杂无数恶鬼头,时上时下,浮沉往来,异声大作,如泣如诉,鬼叫凄厉令人闻之心神皆悸。再上层是一个胁生双翅的怪人,带著大片银光火星,凌空飞翔,上下相映。

  耿鲲知这类邪法最为阴毒,全由行法人心灵主持,再受先天真气歪弄耳蕴,听得那邪法的恶鬼呼魂,有的还在哭喊自己姓名,似连自己也算在其内。照此形势,谈嘻分明想冷不防搞阴谋暗算,就便连自己元神也摄了去。耿鲲立被激怒,怒喝得一声:“谈道友,认得我吗?”

  音色要经五行传递,经先天真气歪扭,哪能不走样。听在谈嘻耳中,却是盛气凌人。这类妖人谁不是唯我独尊,那肯平心静气作沟通。更且谈嘻想起以前同受九烈神君夫妇之托,往寻神尼心如斗法,约定同时下手,惟独耿鲲狡猾,不战而退。结果九烈夫妇与自己同遭惨败。彼时他若上前助战,自己三屍元神决不会葬送其二。怀恨多年,早想遇机报复,只为对方也非弱者,惟恐弄巧成拙,未敢冒失。经对方挑衅,想起前恨,分外眼红,新近又刚把恶鬼呼魂大法炼成,那肯示弱。

  谈嘻阴沉沉狞笑了一声,更不发话,把手一指,立有数十百个恶鬼头,带著一股绿气,一窝蜂由下面飞起,哭喊著「耿鲲来呀」的鬼啸,飞拥过去。表面化了,也就有理也说不清,只知对方是祸源。下来就是拨他们一个两败俱伤。

  耿鲲见对方竟施毒手,不由怒火上撞,怒啸一声,身形一晃,真身立隐。同时用一根长翎化成一个替身,迎上前去。在数十丈碧云邪气包围之中,周身火星乱爆,飞射如雨。耿鲲炼就独门玄功,长翎化身照样能显神通。本身施展随身法宝,一面朝谈嘻隐形扑去。

  谈嘻初次出山,还不知耿鲲多年未见,法力也已增高。於耿鲲隐遁变化时,竟未发现。见恶鬼呼魂,连声哭啸,似未令耿鲲心神受摇动,心方奇怪,哪知是哭啸受到先天真气过滤,已无杀伤力。耿鲲隐化的真身一抖,鸟毛立似暴雨一般,朝众恶鬼飞去。身上翎毛,根根俱有妙用,这些都是两翅羽毛炼成,比针还细,更经行法隐蔽。

  那些鬼头均是凶魂炼成,没有肉身,少却人性贪嗔痴,只能依本子办事,对後果效果全不闻问,也无察觉之能,更不为妖法所传达,好比机械化的死物。妖法也不敢由它们涉及人性,必疯狂封锁媒介,因一旦给人性贪嗔痴苏醒,势必嵩尚自由,就是亡命偷渡,祸害四邻,引起无穷纠纷及伤害繁荣假像。所以鬼头的一切都全仗邪法主持,集中策划,那些鬼头对事无大小都不得而知,纵是死到临头,也无可如何!

  耿鲲乘谈嘻注视其假身,再一分神疏忽,於众恶鬼其张口哭喊之际,投其针细羽毛入群鬼口内,化为火星爆发。谈嘻元神为先天真气愚弄,如在暗室,到忽生警兆,却已赶之不及。绿云中那些经过数十年苦炼而成的千百个妖云恶鬼头忽然同声惨号,满空火星银雨飞射中,全数炸成粉碎。谈嘻当时心神大震,元气也受好些损耗。方自激怒,忙於行法抵御间,忽然脑後风生,耳听头上有人大喝:“无知妖孽,教你知我耿鲲厉害!”

  耿鲲已化为一道三丈来长亮若银电的火光,从对面射将过来,凌空下击。谈嘻同时眼前一亮,离头不远处见两翅横张,脚上头下,翅尖上火星银雨密如飞蝗,全身业被两翅风力裹住,火星也打到了身上。那些被魔法洗脑洗得空空如也的鬼头没了,谈嘻少了氓哗支持,也抵抗无力,如非应变尚快,先飞起一片绿云将身护住,早已不保。就这样,仍是受伤不轻,附身邪气差一点没被震散。不由大惊,一声怒吼,化为一道暗绿光华,破空便逃。

  耿鲲性烈心凶,又知对头邪法颇高,此举骤出不意,方得将计就计,破了邪法。如不就此除去,将来又是强敌後患,索性一不做,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