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1-223(1/2)

加入书签

  第二百二十一节母女双伐

  y素棠、赤城子二奸四处寻找庐舍,却被y魔尾随破坏,只要是看中了,就必受扰化,强加以照顾的名义。对每一具庐舍都强加负担,迫受无底深潭的责任。

  有了这个照顾的权限,就没二奸选择的馀地,更要舍命合作。说是要求完美,实是烦得每个庐舍都厌恶而排斥,於是人人都是人,就这二奸不是人,使其基因排斥,格格不入,互不相容。必使其渴竭近魂消魄灭,不得不踏入那为他俩j心设计的狼毒牢笼。

  这日行经边岭,有男女二妖人,一名金泰,一名温如花,自从妖师司空湛隐逃海外,便与许飞娘等妖人勾结,祭炼妖法,缺少两个生魂。y魔神光清道,率先遇上,幻出叨利仙子方玉柔外相,告以不可用y、赤二奸的元神。二妖人以自身利益为重,急不及待的寻过去。哼!不听老人言,要你形神俱灭在眼前。

  y、赤二魂认出前面遁光眼熟,虽然知道妖人都是无良不仁,仍不知将要堕入的陷阱比凶残的妖人还y毒万倍。自恃身带法宝,尚能运用,反倒迎上前去,意欲看清来人,相机加以利用,谁知自投罗。刚一对面,认出来人竟是司空湛的妖徒金泰、温如花,知道二人y凶狠毒,反脸无情,心中著慌,只得硬著头皮上前答话。发现温如花目s凶光,嘴皮微动,觉出不妙。正在戒备欲逃,一片妖云已当头罩下。虽有法宝防身,但是原身已失,功力发挥得太差,而对方邪法本来就比二奸高,对於搜摄鬼魂,又具专长。不多一会,法宝被人夺去好几件,元神也被擒去。

  妖人要将二奸生魂炼那妖幡,尚缺少一个帮手,知道妖妇飞龙师太元神新炼成形,正好合谋。便将二奸生魂带往五老峰,禁闭洞内,交与妖妇防守,自去寻觅设坛之处。寻到越城岭黄石洞,前面高山入云,峰巅杂沓,正是左道中名人秦雷、李如烟夫妇居处。这两人邪法甚高,更刁狡险诈,知道正派势盛。秦雷更常说峨眉敌党派门人下山行道,虽是一班小狗男女,竟比老的还要厉害,万一寻来生事,却是惹厌,最好就在洞中闭门不出,或保无事。不肯与众合流,借口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日在山中避祸,避免与同道见面。

  金泰、温如花挟乃师司空湛凶威,看中越城岭的隐蔽,不由秦雷推搪,就在洞前摆设八反风阵。李如烟可就忧心忡忡,对她的一心一意向灵峤g靠拢可真是致命的破坏。y摩肏得灵峤众女仙死脱,也知灵峤g有意予以分化,只是未得其会,便毅然现身李如烟闺房内。

  血影神光经无相洗炼,其血障可化可现,本是无色无形,由幻影渐渐成形,有意示威挑衅,正值李如烟更衣时赤身露体之际。任是更y贱无耻的女x也觉羞赧受辱,虽是惧为世知,不便呼叫,手底下却狼辣非常,六贼无形针及红蛟剪则有如飞沙走石般龙卷猛袭,只惜强弱悬殊。

  y魔冯吾的无相无我法身任由针剪穿透,如水之德,过不留痕。眼中只见丰满玲珑凸显的身段,体态丰满x感十足,曲线优美,收紧的纤细腰身将丰腴的r球衬托得高低起伏,隆挺的双峰在施放针剪时一颠一颠,不断弹荡出沉甸甸的r浪,令人销魂。李如烟见幻影在针剪穿袭下,仍是渐渐凝结为实质,知遇绝世上仙,呼叫增援也无用,徒招左道话柄,只羞惶的卷作一团。那巍颤颤、沉甸甸的一对玉峰,在玉臂环抱中露出上半部分,高耸丰满,衬托出深深的r沟,更具引诱。

  李如烟等待命运摆布,却见幻影凝出一张姣美的面庞,女子中也少见如此绝色,立时想起了灵峤g特使冯吾,不由喜惧参半。惧的是刚好被妖人迫令入伙;喜的是传闻此君是色中饿鬼,攀龙有阶。本来就是骚媚惹火,彷佛如狐貍j般千娇万媚的艳貌,更唇角生春。一双水汪汪的妩媚凤眼不动也有在挑逗的感觉,更泛出勾魂慑魄的秋波。艳红含紫的两唇让人心跳。那绯红的俏脸上,带著几分羞涩,几分挑逗,勾起男人强烈的强烈的y欲。两只诱人的玉腿小遮多露,充满诱惑,让男人r屌蠢蠢欲动。

  这娘儿在当年就有左道第一美人之名,追逐者众,终是年少无知,姐儿爱俏,委身予当时的美男子秦雷,虽是年纪可以为父,却俊俏依然。成为一时佳话,誓作模范夫妻,却是天妒美好。左道中人口头上交相赞誉,行动则是暗中作彻底杯葛,弄致秦雷债台高筑。这娘儿才开了眼界,知道灿烂的天下内是何等藏污纳垢,自己攀上了个瘪三,把希望寄托于下一代。为了成为道妈,千方百计找门路,求搭上灵峤g。见到y魔冯吾色迷迷的眼睛在她身上转,就没肯放过这个机会,开门见山说道:“我只有个女儿,你能够扶她上灵峤g,我给你肏”

  任y魔冯吾欲海纵横这久,看尽不少扮端庄的仙子修女在y肏下拆天的满口叫床,也吓了一跳,从未听过像眼前这个风情万种女人的直接了当,爽快得令人x起,奇而问道:“你怎麽知道我想肏你?”

  这娘儿语带双关:“盲猜的。不是说男人爱肏,女人靠松吗?”

  这娘儿的反应也真直接得令人兴奋,y魔冯吾叹道:“你也真坦白得忒呛了。”

  “女人的自信来自男人的眼睛,我举目所见,到处都是失去腰下感觉的女人,就是不肯坦白。男人终生寻找的就是能和他斗榫合卯的对手。”

  y魔冯吾也颇欣赏,却戏谑地说:“能说得出子丑寅卯的女人确实不多,不过我想肏的是你的女儿。”

  这娘儿得些好意就倔强,道:“我不相信,你这种人不会看得上什麽都不懂的女孩子。”

  y魔冯吾率直爆破,道:“我要你亲身调教她。”

  这娘儿被狼敲一击,竖起眉眼叫道:“甚麽意思?”

  y魔冯吾极尽意y地打量著她,晒道:“我甚麽女人未肏过?只没肏过母女通吃,大被同眠的乱伦玩意。被肏多了的浪屄得其神韵优胜,却是松了。肏得少的,却木独得乏味。”

  这娘儿气极腾地站起来,像一只恶狼狼的豹子盯著y魔冯吾。y魔冯吾神色自若,知道这个贪婪的女人只要冷静一下,衡量轻重後,必然答应,只是给她下台阶,道:“色欲y秽的玩意里,伦常无关宏旨,只是价钱问题,一纸婚书何尝不是价钱而矣。”

  这娘儿终是个狼角色,为了达到目的,可以放弃女人所有的特权和自尊。胀红著面坐下,讪讪地说:“你经得起一箭双雕?”

  y魔冯吾洒道:“你还未知我y魔姓舍!只要你母女俩搾得出我的卵,就给你女儿扶上初传弟子的高阶。”

  妖妇奇异道:“你何来这能耐?”

  y魔冯吾警告道:“别打听太多秘密,於你无益,只带来灾害绵绵!”

  这婆娘也就乖乖的把赤裸的胴体趷蹴下来,屁股撅得又大又圆。y魔冯吾的目光还是蹓蹥在那唇瓣、皓齿间,那个一直绽放的狡狯和诱惑笑容,感觉到这娘儿心里面有一个不愿意让他知道的念头。有谁能弄得清女人这种奇异动物的真正用途?人生阅历能够揣测到女人那一双双闪烁眼睛後面的善意、歹意。可是,在那些深不可测的闪亮瞳珠後面,那些娇小玲珑脑袋里还有一大堆叫男人耗费一生心血也无法了解的古灵j怪主意,让你觉得女人无法同腹知心,难以驾驭。也许在女人心里最隐秘的皱襞後面,储藏著比男人更滚热的溶浆!背叛的火山是附髓的原罪,何时爆发,是否爆发,因不同的人、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地点有不同的解释。

  终於y魔冯吾感觉到衣带松开,知道这y妇想干什麽了。哼!凭你也搾得出我的卵,真不知天有多高地有多厚。也叹了口气,真的是美貌才使贞洁变得y秽,因为美丽才能使男人付出高昂的代价。没代价谁愿投身y秽?

  那娘儿手握住昂然火热的巨屌,粉脸立刻火热般红起来。那魔屌又长又大,正如烧热的铁杵,又硬又熨,女人一碰到就打颤。李如烟粉脸绯红,张开樱桃小嘴儿,轻轻的含住那紫红发亮的大g头,塞得她樱唇小嘴满满的。她闭上眼睛,两片樱唇狂热地吸吮,滑动灵活的小舌尖,在g头的四周轻轻的舔弄g头及r缝,纤纤玉手轻轻揉弄rj下的卵蛋。

  大r屌被舐吮套弄得坚硬如铁,更膨胀昂直的:「这是勒索!是威胁!应该是他对不起我,请求我放过他才对!」

  李如烟不屑道:“没有人用得著请求你,是为了制度的尊严命令你!是道x战胜德x的结果。”

  这蠢蛋脸色发青,两腿像站在一片泥沼中,挪动不得。惨白的脸孔显出一股恨意。终於像刚懂事的小学生,乖乖地把头伸出来,闪动绿惨惨的虹芒,刻铭入离婚的格印。

  李如烟露出一丝笑容,同情地拍拍这颓丧男人的肩膀,道:“人生就是这样,有时幸运,有时不是。大家都是见过世面,在左道中,朝秦暮楚算不得甚麽,待贵人玩厌了,再嫁回给你。”

  秦雷这才深彻的领悟到被人利用是一种福气,人的价值就是被人利用,结合成一体以噬食弱小,才有存在的空间。无被利用价值以噬人,就是被人噬嚼的饲料。这不是谁欺负谁的问题,而是谁可以利用谁,深悔当年的虚名误我。那种垂头丧气的样子,真叫他把屎尿咽进去都行!y魔冯吾慢条斯理的笑道:“你不懂得女人,叫女人堕落的原因除了左道的笑贫不笑娼,就是无底的贪婪。”

  逼走了秦雷,李如烟身子柔弱的微颤,整个人都酥麻,整个身心都回到了那欲仙欲死的美妙当中,软绵绵地靠著娇小纤细的女儿身上。秦倩忍住颊上微烧的嫣红,眼看著母亲眉目含春,一副连女人看了也要心动的媚态,自己都快要受不了,只觉得也快要没有力气,裙内还有些湿润,偏偏双手都要扶著似欲软去的y母。不料纤腰已给伸来的大手一挟,那贴在小腹上的掌心无比灼热,烫得气力也消失得无边无际,心中已若晦若明地猜到了y魔冯吾的真正意图。

  魔手已直截了当地滑入秦倩衣内,热烈地揉捏著秦倩丰润的圆臀,指尖甚至滑到了秦倩又洩出新露水的屄谷口上,勾弄挑逗著她,让原本已经春心荡漾、欲火如焚的秦倩更加难以自制。虽是身形娇小柔弱,对前所未有的激烈蹂躏,却难免有些向往。娇羞难掩,却已下了决心,承受著y魔冯吾那恣意的抚爱,在y邪的挑逗和拨弄下,起了令人脸红耳赤、羞涩不堪的反应。

  y母也知情识趣,替女儿剥个赤条条一丝不挂。y魔冯吾也停下来,欣赏这个清纯可人的赤裸玉体。一具粉雕玉琢的胴体晶莹雪白,玉腿修长优美,细腰纤滑娇软,小腹平滑柔润,衬托出那颤巍巍的“圣女峰”,未经轰泽,骄傲地向上坚挺。尖小玲珑的稚嫩r蒂嫣红玉润,与围绕著的一圈淡淡粉红的r晕配在一起,犹如娇羞初绽,一摇一晃向那如狼似虎的y邪目光闪躲著。

  那眼光宛如实质一般,连轻夹腿间那似有若无、微映著湿润的淡淡乌光,全都没能逃出眼去。清纯玉女娇羞万般,丽色晕红如火,含羞无奈地紧闭美眸,不敢睁开。更被y母被摆布成完全任君采撷的模样儿,教秦倩芳心里又羞又爱,那种令人脸红心跳、羞涩不堪的生理反应被撩拨得越来越强烈。曲线优美的身体也泛起了桃红色,焕发出x感的色晕。偏偏y魔冯吾好似很喜欢这调调,竟不动手。

  这样一丝不挂地任由眼光轻薄,虽没有直接的r体刺激,心灵上却比之强烈的抽c更为难捱,其感觉却远比r贴r的y肏更为震撼。震憾得神魂颠沛,呻吟不安,才等到千呼万唤始出来的侵凌。

  chu大的屌j带著一股野x般的占有感和征服的狂热,火热地牴触著严密的屄道罅口。再一挺腰,滚烫巨硕的g头就砥进了那仍是处女的y唇,再狠狠地捅进那早已y滑不堪、娇嫩狭窄的火热y道膣壁内。这种猛烈的冲击更是让秦倩激汤得尖叫和呜咽。rx被夸张的撑开,原本火热的j身变得更加滚烫,x壁已被胀得失去了收缩的能力。

  y魔冯吾没想到她的x竟如此紧,那火热烫人小y唇紧紧地箍夹在巨屌g部,rj的每一寸都被那娇软嫩滑、火热湿濡的膣肌紧紧地缠夹。处女破身是世上最难耐的疼痛之一,加上y魔冯吾魔功深厚,那rb极其坚挺勇壮,即便是熟擅采补之道的y娃荡妇,也未必承受得住,更何况是她那初开的玉门。

  强烈的冲击像要把娇嫩的身体撕裂,真的是很痛,屄窿中那几近撕裂的感觉,真的好像要把她整个人都破开来,使秦倩拼命咬住下唇,拼命忍住不发出叫声。

  y道膣壁中一阵不能自制收缩,更是死死地缠绕在那深深c入的chu大魔屌,灼人的火烫直逼子g深处。偏偏刚才也是把她逗弄得欲火大盛,即使被撑得那麽痛,秦倩竟也在痛楚当中感觉到一丝快感、一丝充实。

  虽说开苞的痛楚未能全消,但她热情的r体,却已慢慢地开始享受那痛楚中的欢乐,甚至连那未褪的疼痛,都混在欢愉当中,化为另一种奇妙的快乐。真是痛快,有痛才有快。那快感令她更情不自禁地夹紧著入侵的巨屌,夹得那原本就火热的j身变得更加滚烫挺硬,将yx塞得满满的,更慢慢的滑动。每一次抽拉就像把子g吸扯出来,从花芯深处爆出的酸麻不断流窜全身,让她胴体不断痉挛。

  秦倩只能双手紧紧抓著榻褥,忍受著那种从蜜x燃烧出的酸麻,越来越酸软无力,只能羞涩地呻吟。

  一阵火热销魂的耸动之後,秦倩发觉下身越来越湿润、濡滑,已经忘了破瓜之痛,迷醉在那一阵阵强烈至极的c入、抽出所带来的销魂快感,忘情地呻吟,仅剩下一阵阵的羞涩。

  y魔冯吾要的是更深切的侵凌,一手时迟,那时快,y魔觉到笑和尚来临,堪作也有好几千丈高下,自下仰望,竟能看见,其大可想。黑影突发奇光,只闪得一闪,天崩地塌般接连两声大震,宛如亿万迅雷集成一片天幕,再化为一幢伞形黑色怪火,大逾山岳,突自当空向下飞堕。离头罢,将手一扬。那明霞合成的光筒本似一g撑天宝柱,由海面起直上重霄,忽随叶缤手指,裹著煞火神雷所化毒烟黑气突然上升,照准天心高处,电也似疾,如长虹s空,不一会便超出云层,只剩下一条笔直的彩虹。然後光影由大而小,渐无影迹,烟消火灭。日华耀空,天色重转清明。那遮盖海面的云雷仙,尚在浮动,不曾收起。

  小寒山二女猛瞥黎望身前不远,下面云波动处,一条梭形黑影由海底穿出,冲将上来,看出妖人欲以邪法暗算,忙将金幢宝光转动,并飞身往擒。黎望已被乌梭y魔摄走,往海底钻去,隐遁神速。小寒山二女一时情急,朝叶缤打了一个招呼,身形微闪,连那七宝金幢,直往海底追去。

  笑和尚见大功告成,便将决印传与白明玉,令代主持。自己身形一晃,隐形往海底飞去。耳听远远空中有人厉声大喝:“叶缤贱婢!”

  随见一道白光,由高空中电也似疾,横海飞来。这等来势,从未见过。心方奇怪,白气已将到达上空,内中现出一个相貌丑怪的黑衣年老道婆。看出她法力甚高,偏又无甚邪气。叶缤也未答话,玉手一扬,立有一股电气霞光激s而出,将那白气迎头敌住,也和长虹一般,两下里抵紧,时进时退,就在海面上相持起来。忽听海底连珠迅雷一阵响过,中杂传音求救之声,笑和尚忙即循声飞下海底。

  第二百二十三节极柔生刚

  小南极海底有一洞府,水晶制成,深藏海眼深处,上面海水受有邪法禁制,宛如一片碧绿晶幕,张在上面。笑和尚飞下,见小寒山二女正与群邪斗法,为首一人正是乌灵珠,另有几个妖邪也均j於玄功变化,俱是为首元凶。二女因海眼深处,离地肺甚近,海底更有亿万生灵,七宝金幢威力大大,不便取用。众邪看出二女心意,冒险缠斗。

  笑和尚又听呼救之声,寻到当地,黎望已被困在法坛之上,身上附有一条魔鬼黑影,是乌梭y魔,正施凌虐,黎望疼得满地打滚。妖孽也是以此挟制二女,须将那梭魔除去,才能解救。笑和尚仗著隐形神妙,法坛上主持邪法的妖党不曾警觉,轻悄悄掩将过去,施展无形剑气,冷不防罩上梭魔影上。紧跟著发出乾天火灵珠。一片红光金霞连闪两闪,魔影立被消灭,妖党也被无形剑所杀。扬手又是一个太乙神雷,将全洞震成粉碎,带了黎望一同飞出。

  谢琳见黎望脱难,即将先准备好的灭魔大法骤然发动,六个为首妖邪顿时被除去了四个。灭魔宝籙专克妖邪,以谢琳经佛门小转轮三相化生妙法改造之身施为,如此妖人难有馀烬,只是尚存利用价值,得以为饵。

  兀南公老谋深算,以妥协阻断正教中有道修士c手,却幕後怂恿妖邪左道前来云集。y魔就要众妖人送羊入虎口,无影无形中引拨灭魔大法局部法气,楔出法罅,放走乌灵珠与伍神师二首恶。二恶运用玄功变化,遁入海眼深处。小寒山二女防他俩铤而走险,攻穿地肺,以死相拼,不得不放宽一步,与笑和尚、黎望一同回归海面,见叶缤仍与新来强敌黑衣老妇在法斗。

  老妇乃玄y水姥一系,水母嫡传弟子。当年玄y水姥被大禹逼复原位,化生北海,育栽水母立宗。水母得道数千年,成道後坐入死关,自我封闭在北海水底地窟,躲避天劫。因见此徒最恃强好胜,恩怨乖僻,将她禁闭g中三百七十二年。

  此人竟由禁法中悟出妙用,参透玄机,炼有癸水雷珠及玄y真气。更发现昔年玄y水姥遗音,得知留有南海水g仙府而居之,隐然成了一派宗主,虽未奉有遗命承继大统,已若与另一男同门绛云真人陆巽分掌教宗。以为自己神通广大,法令素严,门人不敢违背,多收无妨,於是海外旁门中人闻风来归。她又喜怒无常,感情用事,只要来人宣诚誓忠,便即收留。更因其天x好胜,门下弟子有犯重条由外人向其告发,绝不姑息,但向不容人欺侮。一经信符报警,不问门人善恶是非,必先赶来,为门人报仇,然後回g处治,决不轻饶。四十七岛妖人和她颇有渊源,内有数人法力虽不高,却拜在她门下,方才已死於煞火,形神皆灭。引致此人死缠不休。叶缤那麽高法力,又有几件至宝,偏都不用,只将冰魄神光化为一股彩虹与之相持。一条白气、一股彩霞,长虹般互相抵御,相持不下,横亘海上,亮透海底。

  原是奉命潜伏海底的凌云凤听甄氏弟兄谈说上空来敌似是水母一派,想起传闻神禹令是玄y水姥一系克星,立功心切,匆匆赶出水面。一指禹令神光,朝上空冲去,却用非其所,更强弱悬殊,克重体残,即术界常谈的财多身子弱。黑衣老妇面容骤变,把口一张,喷出一蓬细如米粒的银灰色光雨,为数何止千万,暴雨也似,朝云凤当头罩下。那细如星沙的云光刚一近身,云凤便觉奇寒侵肌,身外已被银灰色的光雨紧紧裹住,密层层快要融为一体,几难忍受。

  就这危机瞬息,一转眼之间,猛瞥见一道金光破空横海而来。刚看出来人遁光眼熟,光中已现出一个年约十六七岁的白衣少女,正是神尼芬陀惟一传衣钵的弟子杨瑾。左手五指上发出五缕红线,朝云凤面前s来。这五缕红线看去细极,色作深红,又劲又直,无甚奇处。谁知此是太阳真火凝炼而成,威力十分猛恶,和那云光刚一接触,黑衣老妇便知不妙,把手一招,想要回收,已是无及,那大量银沙挨著红线,纷纷消灭,化为大蓬热雾,弥漫海上。黑衣老妇急怒交加,厉声大喝:“你虽仗著人多,今日教你知道我厉害!”

  话未说完,一股灰白色的光气由口中喷出,和那残馀的银色光沙会合,不等红线追来,先自纷纷爆炸,化为大量热雾,奇热无比,四下飞腾,晃眼展布开来,千百里的海面齐在笼罩之下。遥望前面上下四外,已被这类似火非火,似气非气的热雾布满,白虹彩气也看不见,双方均无踪影。只杨瑾一人在法华金轮等师传佛门至宝之上,金光祥霞电旋星飞,在白色浓雾影里停空不动,隐隐闪闪。海面上热雾更加强烈,热力比起烈火还要猛烈得多。那白雾不特奇热无比,更具极大压力。云凤奇寒刚退,虽在剑光防护之下,依然热不可当。

  忽听杨瑾笑喝:“阂道友,何苦为了几个门下败类,闹得身败名裂?道友得道千馀年,当知顺逆利害。乘著此时胜负未分,各自回山,免累多年盛名,岂不是好?如觉这太y凝寒之气y极阳生,化生火雾,易发难收,我囊中带有九疑鼎,足能将它收去,只请少安勿躁,免生枝节。”

  金轮宝光中突现出一张大口,由口中喷s出中杂亿万金花的五色祥燄,神龙吸水一般投向雾阵之中。那上与天接的方圆千百里无量热雾,忽随同那两股祥燄,往大口中飞投进去,晃眼便去了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