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0(1/2)

加入书签

  第十九节鱼神血劫

  这时已是是二月初一晚间,戴家场来了玉清大师,带同了弟子张瑶青及其兄张琪。周轻云即问玉清大师道:“我记得追云叟白师伯近在衡山,如何坐视眼皮底下许多异派中人猖撅,也不过问呢?”

  大师道:“你哪里知道。一则割不用牛刀;二则还是因为他与一个从云南深山中赶来的山人姚开江的祖师有些渊源,在其恶未着时,不好意思叁预。就拿何、崔二位的令师金姥姥罗紫烟来说,也并不是不在洞中,也为的是有这山人姚开江在内,不愿开罪他的祖师的缘故。请想姥姥如果真个不在,那费尽半生心血,炼就淬砺剑仙飞剑的丹药,何等珍贵,岂能随便搁在明处,由何、崔两位取用呢?”

  原来白谷逸、凌雪鸿夫妻初成道时,曾往南疆中烂桃山去采药。烂桃山得名在其满山桃子,由高处落下,随着风雨山泉滚到低处,日久腐烂成为泥浆。受了太阳蒸发,幻成一片五彩云雾,大风吹都不散。这种千年毒瘴名为五云瘴,又因是桃花桃实所化,亦名桃花瘴。

  每当邻近一座火山喷火,毒瘴受了地底的震动,千百年所敛聚的五云毒瘴,便蓬蓬勃勃从地底下直冒上来,占地约百十亩大小。远望好似一根五色玲珑彩柱,耀眼生光,比雨後长虹还要好看十倍,却不知其毒简直无与伦比,越是美艳,越是危险。这种天地戾气所凝的沼泽之中,偏偏产生了好几种各样灵药。修道人得了,可抵过数百年功行。

  白谷逸夫妻才采到一样名叫紫苏梅的,却不知怎地,邻山突然火发,地下蕴藏着的千年毒瘴,冲霄而起。凌雪鸿站的地方正当瘴的出口,被救离毒瘴的氛围时,业已浑身青紫,命在旦夕。对山的红发老祖听地下微微震动,看五云毒瘴同时冲霄而起,急忙追去收集毒瘴时,那毒瘴凝幻而成的五色彩柱却好似通灵一般,哧溜一声溜入泽内。红发老祖见瘴中曾冲出两道金光,便依金光去处追去,寻到二仙,慨赠千年荷,凌雪鸿才得保住性命。但白谷逸却似换了一个人,从本来的高大英俊,很快便缩成矮子一个,又老又丑,修为上却如脱胎换骨,荣登上三仙之列。

  当时金姥姥也到来寻药,得白谷逸概赠紫苏梅,炼淬砺飞剑丹药,由是感激听命。四仙为收毒瘴,合力多年也无从着手,後来会见长眉真人,才知那沼泽中的五云瘴,被一个怪物名叫象龙的操纵。那怪物凭着沼泽的天险同毒瘴的保护,无论仙凡俱奈何它不得,不遇见大有仙缘的人不能除去。白谷逸与金姥姥只得罢休,但情面尚在,所以装聋作哑。

  那山人姚开江本来是被煽动北来,叁与慈云寺会斗,因沿途迟滞,错过了时刻,否则峨眉方面不遭殃才怪。今日被有心人引来,只情面就压下峨嵋,结局清楚可见。阴魔知法元远非玉清大师对手,决意暗中弄翻姚开江,则大局定矣。

  何玫、崔绮听了玉清大师之言,恍然大悟,暗怪向芳淑那个丫头,诳说师尊云游未归,一算日期,知道回山还来得及,便执意要回衡山,好歹苦求,也要将师父请来给自己报仇除害。何、崔二女作别去讫,随即又来了剑仙万里飞虹佟元奇与谷王峰的铁蓑道人。佟元奇到衡山去寻追云叟,遇见铁蓑道人从谷王峰来。

  铁蓑道人说他已见过追云叟,说了不能前来。

  文琪、轻云应湘英、云凤私下恳请,要求拜入玉清大师收在门下。大师笑道:“她二人资质倒是不差。等事完以後,就将戴姑娘介绍到大师姊门下,收与不收那是她的缘分。至於凌姑娘,她本是仙人的血统,追云叟白老前辈的曾外孙女,又那麽好的资质,白老前辈看在仙去师伯母分上,总不能不给她想法的。”

  湘英知道仙人不会说诳话,只恐与素因大师无缘,又是愁,又是喜。私下意思就是赖定了玉清大师,不管是谁也罢,倘若素因大师一定不收,仍可死跟定玉清大师不走开,无论如何艰难辛苦,好歹死活也要将剑术学成。

  学道就是要有不顾死活的冲劲,至死不瑜。可惜大道多歧路,弄成祸害绵绵不绝,反而忠肝义胆之士,名污身辱,死无葬身之地。

  云凤不得要领,不由暗怪爹爹不该早早给她配亲。如果自己早知尘世上还有剑仙,嫁人则甚?越想越悔。到了初二晚半天,云凤从後园走出,路遇俞允中,便将他唤住道:“你同我到僻静处,我有要紧话和你说。”

  允中对这位未过门的爱妻真是爱敬而忘死,忽听云凤却背人和他说体己话,乐得心花怒放,便跟她走到一座山石後面无人之处。云凤寻了一块石头坐下。允中站在旁边,正待用耳恭听。云凤忽然脸上一红,朝他笑道:“你也坐下。”

  说时似有意似无意地朝自己坐的石头上一指。允中闻言,受宠若惊地挨着坐了下来,云凤微微将身往旁一偏。允中初近香泽,虽在平时老成,也不禁心旌摇摇,趁势拉过云凤一只纤手。云凤由他抚弄,毫没有一丝扭捏。允中从夕阳返照下,看见身旁坐着的玉人真是容光照人,娇艳欲滴。不禁神醉心飞,两只眼睛注在云凤脸上,握住她的玉手,只管轻轻握拢,不发一言。

  平日固岸自高,突然抒尊降贵,反常的事,必有反常的成因,若不知其故,切莫开心,必然是死囚的最後晚餐。

  半晌,云凤笑道:“你看我好看不?”

  允中道:“妹妹,你真好看极了。”

  云凤又道:“你爱我不爱?”

  允中道:“我爱极了。”

  云凤忽然正色道:“我老了呢?”

  允中道:“你老,我不是也老了吗?以我两人情好,恨不能生生世世永为夫妇,彼此情感自然与日俱增,老而弭笃。人谁不老?老又何妨?”

  云凤冷笑道:“假使真能如你所说,你我到老非常恩爱,诚然是不错的了。

  可是万一中道出了阻力,或者遇着什麽外来的灾祸,要将我两人拆散,你便怎样?”

  允中道:“我与妹妹生同室,死同穴。譬如遇着天灾,寿限已尽,非人力所能挽回,自不必说。要是无端遇见外人的欺侮,凭我两人这一身本领,还怕他何来?”

  云凤道:“哼!慢说你的那一点本领,连我也不行。如今若不是白、戴诸位相助,我们还不知能否保全性命。又加上吕村助纣为虐,就算这一次得了各位前辈剑仙相助,占得上风,但冤仇一结,彼此循环报复。各位剑仙前辈不能永远跟着保护我们,一旦狭路相逢,敌又敌不过,跑又跑不脱,那时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如何是好?”

  要是无力自保,任人鱼肉,甚麽好东西在他手上,还不是任凭予取予求。性命也不是自己的,既无承载之器,何来拥有。要想托庇有门,也得要有动人的条件,为庇佑人者看得上眼,人家才会出力。

  允中道:“万一日後再遇此事,妹妹要吃了人家的亏苦,我拼着性命不要,也要同他们分个死活,不济则以死继之。”

  云凤道:“拼死有什麽用?如此说法,不要说生生世世永为夫妇,连今生都难白头偕老了。”

  一死万事休。当然休了,甚麽都没有了,还那有不休。你寄望人家的;人家寄望你的,也全都血本无归,尽化流水,只能说一句:怕错手掌,识错老蒋了。

  允中语塞,无奈道:“依你说该怎麽样?”

  云凤道:“我从前何尝不自负本领高强,直到今日才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原来剑仙也是人做的。我今日找你来作密谈,就为湘英妹子已得玉清大师允许介绍到素因大师门下,我也求了几回,大师只用言语支吾。我想事在人为,心坚石也穿,大师人又极好说话。我打算趁此良机,不管大师愿意不愿意,等事完以後,死活跟定大师,求她携带携带。我学成以後,再来传授给你。不但日後不怕人欺负,说不定还许遇着仙缘,长生不老,岂不胜如人世的暂时欢娱麽?你是个明白人,你也知道我的脾气,我主意已定,可不许你事前告诉爹爹。如若走漏消息,这辈子休想我再理你。”

  卷入了力场中心,真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力场中心有着强悍的力量何借,在外人看来,可以作威作福。但又有谁知道那纪律的压力,颇令受压者近乎变态。在内身受的,因为是低级,只能向外间发泄。所以阎王好见,小鬼难挡。高级的向下级发泄了,对外间,就挂起画皮来。不过也只能是奸笑,假笑,内里还是一样货色。所以歌仔有得唱:话你错,你要认;打你,你要企定。认与不认都是玩完了;企唔企定都无命,百年长久之计,不错是计算得很远,只惜江湖路险,几人行得到天涯?

  因此有世人羡慕浮云,但到他身如浮萍,他才会知道:浮云流离浪荡,不是外人所想像的是自由自主的。随风而逝,那能有自己半丝意愿。

  云凤一路说着,站起身来就走。允中见云凤约他到无人之处密谈,满拟是说几句体己话儿,不想是一大篇道理,好似兜头一盆冷水,直凉到脚底心。知道云凤主意已定,决难挽回,又不敢径去告诉凌操,惹翻了她更不好办。眼看本月佳期又成空想,如何不急?越想越烦,垂头丧气回到前厅。

  不如意事常八九,无这个力,就无这个缘。知不可为而为之,非孽则妄。

  到了三更向尽,好些好友和同门师兄弟,如湘江五侠中的虞舜农、黄人瑜、黄人龙、木、林秋水,也连夜赶到。

  到了初三早起,众人照佟元奇分配守卫各处位置,只剩下白琦、戴衡玉、许超、心源、玄极以及玉清大师、铁蓑道人、万里飞虹佟元奇三位剑仙在前厅静候,湘江五侠则把守谷口。

  直到辰牌时分,忽听轰隆一声大震过去,地裂山崩,鱼神洞那边尘土飞扬,起有数十丈高下,压在鱼神洞上面的山峰平空自起,把鱼神洞顶捣去。这是姚开江用六丁开山之法将山峰竖起,只是妖法并未到家,不能裂石,只能用邪神从旁扶持。

  这类法术是元神级的层次,本属先天领域,能聚能分,非是有相五行所能封挡。当今修士虽然是以有相五行作基础,代替先天真气作元神主导,在後天五行领域中,也是所向无敌。阴魔的先天无相,因後天五行基础未深,未能合运,对有相法力,原是在有力无处使的窘境,但对付元神境界,却是有如挥军入空城。

  不过阴魔只想暗中播弄敌人於不知不觉间,以嫁祸於人,免得暴露自己行藏。

  看着吕村那边出现十二个披头散发奇形怪状之人,被六丁附体驱使,各持长铲扫帚,打扫洞中沙石,蛮力很大,但都是目定口呆,只顾慢慢平整洞路,不发一言,将山路修平後,也忽然隐形不见。

  这时鱼神洞旁山坡之下,却有一个相貌奇丑的叫花子,任是山崩洞裂沙石翻飞,他却神态自如。空中巡守的文琪、轻云只觉有些奇怪。阴魔虽是後天修为未深,但鉴赏眼力则直透入三尸元神,知此花子修为深厚,足以制敌,真是最好不过。於是施展颠倒迷仙大法,逐渐撩拨姚开江的元神。为了不着痕迹,而姚开江的元神也不是人类,所以化近两个时辰,才把那颠倒迷仙大法,植入妖蛇元神眼识之内。

  姚开江是红发老祖衣钵传人,也是唯一练有借物代神妖法的人。这妖法是移植兽畜的灵气为己用,速成而又坚固,不像其他元神是用後天真气凝炼,需要深厚修为。在未学之前,先收罗了许多毒虫蛇蜈蚣之类,择定一样做自己的元神,每日用符咒朝它跪诵,再刺破中指血来喂它。经过三年零六个月之後,才将它烧化成灰,吞服肚内,再按道家炼婴儿之法,将它复原,凝成灵蛇的元体,与自己元神合一。不过畜牲凶顽,容易失控,更难的是每个人的基因都不同,要抓到与斯人基因互不排斥的畜牲,只可遇,不可求。有幸炼成後与元神合一,可分可合,因有兽畜的先天实质组合,比後天真气炼成的元神威力大得多。姚开江是寰宇仙妖中唯一炼成借物代神妖法的修士,足以睥睨仙界。可惜天心莫测,既生瑜何生亮,妖功初成,即折在阴魔的颠倒迷仙大法下。

  天光业已交午,白琦来到鱼神洞口,见到岩石上面睡着一个相貌奇丑的叫花子,暗思深山之中哪里来的花子。那花子却倏地翻身坐起,右手起处,抓起一个粗如儿臂的大蛇,头大身长,二目通红,精光四射。妖蛇元神被颠倒迷仙大法播弄了眼识,错认那岩石睡着的奇丑的叫花子,是阴火焚炙它的敌人,把元体凶猛的扑过去,火一般地吐出七八寸长的信子,朝着那花子直喷毒雾,怎耐蛇的七寸子已被那花子一把抓紧,不得动转。倏地那蛇上半身一动,猛从那花子所坐的一块大石之後伸起两三丈的蛇身,遍体五色斑斓,红翠交错。刚伸出来时,身子笔一般直,身上彩纹映日生光,恰似一根彩柱。倒竖着下半身,风也似疾,直往那花子身上卷去,将那花子围了数匝,掉转长尾往花子脸上便刺。

  花子那一双被蛇束紧的手臂,不知怎地竟会脱了出来,左手依然持着蛇头,右手已经抓住蛇尾。那蛇虽然将花子身躯束住,却是头尾俱已失了效用,只能一面使劲去束那花子,一面冲着花子直喷毒雾。那花子瞪着双目,和那蛇四目对视,一瞬也不瞬,两只眼睛冒出火来一般。倏地大喝一声,双臂振处,蛇身已经断成好几截,掉在地下。那花子好似有点疲倦神气,站起身来,弹了弹身上的土。

  身上所穿的那件百结鹑衣,被那条怪蛇一绞,业已绞成片片,东挂一片,西搭一片,露出漆黑的胸背,如铁一般又黑又亮,却满不作理会,连正眼也不看白琦一眼,懒洋洋地往岩侧走去。白琦正要追上前去请教,忽然何玫如飞而至,见面说道:“敌人业已从吕村起身,玉清大师叫我请白爷快去洞前等候。”

  何玫说罢自去,白琦回头再看花子,业已踪迹不见,也无暇及此,只得飞步往鱼神洞便跑。

  吕村众人业已起身,魏青恐吕、郭二人见疑,故意随他们前来赴会,叫吕氏偷偷由戴湘英所说的那条僻径逃走。阴魔也潜回秘洞带吕氏离开,吕氏竟猴急狼忙要擎天巨她一个畅快,才肯起行。阴魔冯吾颇怕那浑球暴露出通敌行为,连累吕氏,影响混入华山大计,但爱她憨媚撒娇,硬不起心肠拒绝,於是推波助澜,就势运气入茎,勾勒吕氏壁,展动上年逃亡经过时所收藏的白猿皮,裹围着两条合体肉虫,闪出秘洞出口,已是山的另一边的吕村境外。

  村外巡逻也是严密,但在神光探索下,知己知彼,更是旧地重临,了如指掌,选择其常人难以飞渡之险峻处,岂是一般村勇的巡逻队伍所能发现。不过还是被花子撕裂了蛇妖元神後,化形遁上高空时,扫了一眼。

  吕氏也料不到阴魔冯吾断然独行,忐忑不安,也无力抗拒。於阴魔冯吾跃动时,穴被撬,难忍呻吟。因跳跃时,在动作中,很难如在静态中控制力度。难度甚高,但极其刺激,吕氏一介凡躯,那堪周折,嗥号哇叫可以裂石穿云。但也惊动不到巡逻,阴魔冯吾的无相法身已到弥漫境界,音波漏不出神光团外。

  回头遥见鱼神洞顶已经揭去,吕村去的有二十多人,为首的人穿着华丽,是吕宪明、陈长泰、金身罗汉法元,第四人身高七尺,灰发披过长颈下两肩,额上束一个金箍,面如金纸,长面尖头,两眼又圆又大,绿黝黝发出凶光,鼻孔朝天,凹将下去,两颧高耸,两耳尖而又偏,一张阔嘴宽有三寸,耳颈两处俱挂着一些金圈,相貌狰狞,非常威武。上半身披着一张鹿皮作半臂,露出一只右膀,上面刺着五毒花纹,腰间也围了一张兽皮,赤裸裸露出一双紫色的双腿,上面积着许多松脂沙砾,并刺有不少奇怪花纹。就是那山人姚开江了。

  白琦已接众人出洞外约有半里多路,托词是诚恐一般村民由鱼神洞故道出入,发生误会,要将鱼神洞旧道暂时堵死,将手往前一指。只听一阵殷殷雷声,玉清大师按照约定,依时破法,再用法术禁制,把早半天前被姚开江用妖法扶起的百十丈孤峰,缓缓往鱼神洞旧道压下。

  姚开江自蛇妖受惑後,便觉神思恍惚,见法术被破,当着众人又羞又怒,当下也不作声,暗中仍使妖法指挥妖神硬顶。他的妖法煞是惊人,居然将山峰顶在半空,不上不下。适才裂蛇的叫花子,在旁边树林内石头後面站着,正远远朝着山峰用手比划,口中喃喃微动,好似念咒一般。

  忽见一道紫巍巍的光华,微微在日光下一闪,姚开江的妖法,连玉清大师的法术破一起去。玉清大师便知不好,恐怕山峰倒下伤人,连忙飞身回来,叫白琦暂避。那叫花子已从林中如飞穿出,口喊:“来不及了!”

  众人惶骇转顾之际,只见那叫花子将手一挥,立刻便有震天价一个大雷发将出来,花子用了移山缩地之法,把众人移出里许,相隔戴家场已是不远,接着便听山崩地震之声。回望鱼神洞那边,只见沙石飞扬,红尘蔽天,日光都暗,只隐隐看见许多奇形怪状的牛鬼蛇神随风吹散。众人再寻适才那个叫花子,却已踪迹不见。

  魏青本被阴魔冯吾施以颠倒迷仙大法,堕後离众,留在鱼神洞下,眼看被压毙了,就不会暴露奸细身份,阻碍混入华山的行动,却被叫化子救了去。阴魔冯吾料定此浑球是祸胎,必须回头料理,却先要安置好吕氏。记得上年经过白象崖,见过一只白猿。正好替自己看护吕氏,若事败,则是代罪羔羊。

  过了葵花峪,阴魔冯吾也无须再演化真气封锁音波。跳跃中,颇为欣赏吕氏的乐极嗥哇,不过每次号叫後,必须容她回气。而且阴魔冯吾带着吕氏,也未能施展神光的功力,所以奔走不快,给魏青追了上来。看看他有法光附身,知是那叫花子助他脚力。

  原来那叫花子也错认阴魔是白象崖那只白猿,救了魏青後,带他抄近路去追,经过谷口,遇见守谷口的岳、黄、林三人,带着刚从谷外赶来的旧友吴中双侠姜渭渔、潘啸虎往戴家场去。黄、林二人认识魏青,知他是在吕村卧底。魏青介绍那花子,说是从压下的孤峰救了他的命,更浑得说道:“我妻子被一个白猿擒去,他叫我快去搭救。说我要去得晚时,那白猿还准备送我一顶绿帽子呢。谁希罕猴崽子的帽子,倒是救我妻子要紧。”

  那化子只是诱魏青引见五侠,便截口道:“最好这莽汉一人前去,他人去了,反而给他误事。”

  说罢,在魏青他背上拍了一把,输过了一道真气,助他走快起来。真气助得了速度,却助不了六识主宰,也救不了命。阴魔冯吾本想当时了结这个浑球,但他身有真气,不是普通白猿伤得了,会暴露出自己的蜘丝马迹,无奈任他活久一点,反正他离开了吕村,不愁再被发现是奸细。

  可笑这浑球,把妻子被得淫喧嚣天之音,竟认作哭喊之声,高叫安慰。吕氏已性趣淹没六识,芳心已上魂天,那里听到他的叫声,亦无力张眼看窜往何处矣。不多会,已到达石崖下白猿的洞内。魏青钻进洞时,阴魔已推出封洞石头堵塞洞中。颠倒迷仙大法对迷惑一只白猿,不用费吹灰之力。吕氏已被得近似虚脱,暂短时间内,看她也分不开白猿与披猿皮的人。阴魔冯吾於是任由魏青在洞外推石,自己化神光照回戴家场去。

  阴魔冯吾隐化法身到戴家场前广场时,双方已酒过三巡。戴家这间广厅约有七大开间,摆了八桌,席上吓然有那叫花子在。这花子送走魏青後,却对岳、黄、林三人叫道:“现在人已到齐,打发我来叫你们前去吃酒。少时我那老贤章彰还要来呢。这时不去,看人家把席撤了,没有你们的座位了。”

  林、黄二人一听叫花称他师父朱砂吼章彰是他的老贤,自己立刻矮了两辈,只是见他疯疯癫癫,不知是真是假,只得强忍闷气,将信将疑,想藉此看看叫花本领,脚下一使劲,飞一般往前面走去。到戴家门前,忽见怪叫花从里面跑了出来,不由大吃一惊。叫花又道:“你五人进去,不要多说话。我跟在你五人身後,你们千万不要提起我的来历。”

  黄、林五人自是唯唯遵命。见识甚广的玉清大师见适才擒蛇那个花子进来,知此人向来任性,厉害非凡,真是请都请不到的人会自己前来。与佟元奇对看了一眼,二人默默会心不言。知道此人性情特别,如果下位去招待他,反而不好,只得装作不理会。那叫花子也自就主位。自作一路大吃大喝起来。

  阴魔知道播弄那条妖蛇的心力,有了意外收获,自己订下的禁脔不愁损伤了,倒是安全弄柳燕娘出漩涡,才是当务之急。

  席上双方在表面上都极客气,热情友善,绝不似是个你死我活的心眼样儿。

  这是上流仙界多年涵养的风度表现,不是世家培育出来的人,不会知道内里乾坤是如何狼毒,保证死了也不知是谁下的毒手。

  佟元奇站起身来,朝着法元那一席说道:“白、戴、许三位因大家都是土着乡邻,不愿因三五个主体人引起两村械斗,同室操戈。贫道情愿代他三位领罪,便请他们席散以後,双方登台领教,以定今日曲直。不知诸位以为然否?”

  法元闻言,起身笑答道:“想昔日凌檀越一女二配,陈庄主不服,这本是江湖常有的事。吕村两下并无仇怨,白庄主为何又派人前去窥探数次?这才将吕庄主等牵入。今日之事,谁是谁非,也非片言可解。好在贵村业已准备下天罗地网,惧者不来,来者不惧。贫僧原与佟道友一般不是局内人,也觉贵派虽然剑术高强,却往往以大压小,以强凌弱。虽然败军之将,自知不敌,因为心中太觉不平,也就拼着再管一回闲事。各按自己能力道行,一个对一个上台领教,省得不会剑术道法的人受了暗算。佟道友以为如何?”

  双方讲是讲得漂亮,最後还不是强者为王,守不守约就要看强者的利益所在了。多了这叫花子,就更玄妙莫测。当大众往外走时,那怪叫花首先起立,径自往外就走。到了芦棚上面,已不知他往哪里去了。

  这广场正对着戴家场大门,背後是一座大山峰,山峰两旁又突出两个小山峰,恰好将这一片广场包围。两座芦棚便搭在那两座小山峰的半腰上,斜对着当中的擂台。台前安装着三个莲花桩、一道沙堤和一道刀堤,不是内外功到了绝顶的人休想上去。戴家场的人由佟元奇率领,自居东芦棚上;吕村的人由白琦陪着法元、姚开江前导,送到西芦棚上落座。台桩底下却倚着适才所见那个怪叫花,所靠的那一根柱子却正挡着西芦棚目光。

  佟元奇以戴衡玉身为主体出战,满拟指名要陈长泰出面,不想却换了罗九,只得暗中留神罗九不敌时违约放剑。可是罗九运动真气,将身体提住,凭虚在沙上行走到了沙堤尽头台前的莲花桩上,忽听喀一声,折了那根莲花桩,跌翻在地。罗九正要逞强行凶,佟元奇、法元各从东西芦棚双双飞到。法元明知中了旁人暗算,就是查看不出一些形迹,只好认输,恨在心里。

  当下便有柳燕娘的兄弟粉牡丹穿云燕子柳雄飞,挑战湘江五侠中的黄人瑜。

  不知怎的,腰腿上被黄人瑜点了一下,立刻跌倒在地,却是在死穴上被下了内功重手,七日之内准死无疑。

  柳燕娘猛将银牙一错,也不向法元请命,飞身便到擂台之上,指名要适才仇人答话,东芦棚方面却纵上何玫。恰好二女是谁都吃过比剑的亏,都拿着一样主意:不知敌人虚实,谁也不肯放出剑来。不到数十个回合,柳燕娘也不知吃了多少亏,情知非败不可,只得咬牙将心一狠,将飞剑放将出来,何玫早已防备,放起飞剑,两道剑光绞作一团。眼看柳燕娘不敌,急坏了三眼红薛蟒。

  两人自从成都魏家场逃走後,就勾搭在一气。薛蟒见燕娘危急,不问青红皂白,脑後一拍,便有一道青光飞起。东芦棚上黄玄极见了,也将飞剑放出迎敌。

  一会工夫,便乱了章法,会剑术的各寻对手。何玫在擂台上敌住柳燕娘外;黄玄极敌住三眼红薛蟒;周轻云敌住孔灵子;吴文琪敌住曹飞;虞舜农敌住吕宪明;铁蓑道人双战郭云璞与毛太;崔绮敌住郁次谷。

  佟元奇见乱杀起来,忙叫白琦同凌操翁婿、戴衡玉、岳大鹏、黄人瑜、黄人龙、许超、张琪兄妹、凌云凤、戴湘英,从棚後下去,将广场圈住,怕对面那一干群贼趁两下比剑忙乱之际,扰害戴家眷属同村民。湘江五侠中的木与林秋水俱会剑术,便命他二人驾剑光分头接应。

  阴魔发动混元幡元灵,催柳燕娘飞身逃走,薛蟒见势不佳,也无心恋战,也抽回剑光跟去。法元见上场连败,越发恼羞成怒,把心一横,悄悄嘱咐霹雳手尉迟元率领群寇偷下芦棚,去劫杀戴家眷属。同时也放出飞剑,姚开江也放出炼就的飞刀,数十道红丝与三道绿光朝东芦棚飞去。佟元奇、玉清大师不敢怠慢,当下分头飞起剑光迎住。满空中俱是飞剑光华,五色缤纷,金光闪耀。

  罗九见崔绮迎敌郁次谷,看去好似吃力,便夥同姚素修,想趁一个冷不防放剑出去,先助郁次谷除了崔绮再说,崔绮即时危险万状。忽然法元身後倏地闪出适才那个怪叫花,一现身就打了法元一个大嘴巴,骂道:“大家讲好一个对一个,不许两打一,你偏要叫你手下毛贼欺负女娃娃。”

  法元竟被这一下打得头昏脑涨,几乎跌倒。神一分散,被佟元奇剑光往下一压,将他飞出去的红线连断两根。怪叫花打罢,两脚一纵,竟比剑还快,追上罗九与姚素修的剑光,只用手一抓,便抓在手中,一阵揉搓,立刻化成流星四散。

  又一纵,到剑光丛中,先将郭云璞的剑光抓住,说道:“不许两打一,你偏要两打一。”

  见郭云璞的剑光在手中不住闪动,又说道:“这口剑倒还不错,可惜有点邪气。”

  说罢,将郭云璞的飞剑往西北角上一掷,说道:“老乞婆,你留着送人吧。

  ”西芦棚上众人见这破烂叫花,足不着地飞行於剑光丛中,如入无人之境,只吓得胆落魂飞。那叫花收了三口飞剑便即住手,落下地来,高声说道:“我也不赶尽杀绝,只不许你们两打一!”

  说罢,一闪身形,便己不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