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3-235(1/2)

加入书签

  第二百三十三节淫拯水母

  绛云宫水母姬旋为赎玄阴水姥擅发大水之孽,长坐死关。门下只九龙真人及阂女徒能察师心,馀下徒众俱难奈正派的斥拒,倾向与妖邪为伍,屡借予异宝,渐逆师道,竟惧其师超劫,问罪己身。水母之劫由徒众所引,内外交煎,才求助神禹令、离合神圭与宙光盘那专克水族之三宝,非为抗御天劫,实是为清理门户。

  所以阴魔陈岩蓄意招摇,引蛇出洞。

  一股金银二色的星花彩虹随手飞起,贴著水面朝前平射出去。海中心立现一道金银星砂结成的长堤,紧贴水面,朝前突伸,直射入前面云水相涵之中,宽只有丈许,却其长无际。所到之处,海波全被压平,两旁激起丈许高下的惊涛骇浪,偏是壁立如墙,当中长堤上却点水不沾。望去又似千百里长一大条金银砂筑成的甬道,两旁晶墙对峙,朝前飞驰,比电还快,直达天边。长堤所过之处,海水似雪塌山崩般往中间合拢。海面上直是起了一条银线,海波滚滚,随同长堤的前冲後缩而进。瞬间冲入绛云宫水仙别府左近。

  水母姬旋的弟子九龙真人陆巽在所居水宫的海面上,行法造出八百里方圆的浓雾。因是海天尽头,难得走过之地,谁也不去计较。那道金银堤却似惊虹电射,朝雾阵中直射过去,反更加宽,去势加快,晃眼穿入雾阵。那雾阵横亘两水交界之处,上与天接,一片混茫,甚为浓密。这时吃那千百丈惊虹飞堤上面的金光银霞一映,受了冲动,卷起千万层彩绮霞绢,齐闪霞辉。下面惊涛骇浪又成了亿万金鳞银甲,电转星翻。雾气四外偏是那等沉黑,更越显得奇丽壮观。

  一片红霞由阴魔陈岩手上电驰飞出。红光照处,两个身材矮瘦、形似夜叉的怪人,手中各持两柄形似雁翎的奇怪兵器,由暗雾之中突然来袭,发出两大串寒星。双方势子都急,恰好撞上。两下里才一接触,红霞中突现出千万点金花,纷纷爆炸,寒星消灭。二水怪护身黑雾也被冲散,不禁大惊,各自化身飞遁,朝下面海涛之中流星下射,仗著飞遁神速,晃眼不见。

  继听叭的一声,下面暗雾影中,突然飞起一团斗大白影,来势甚急,到了长堤墙旁,吃宝光一挡,当时爆炸,威力甚大,飞堤仍受了一点震撼。炸後猛见无数团白影突然出现,最大的约二尺方圆,小的只酒杯大小,虚悬空中,往来飞舞。

  被堤外宝光一照,看去白色透明,内里水云隐隐,旋转如飞,快慢不一。是水母门中独有的癸水雷珠,乃大量海水精气所萃,一经施为,生生不已,越来越多。

  上下四外被这类形如水泡的白色雷珠布满,为数何止千百,多半停空急转,只有百十团环绕堤外,飞舞不停。长堤却是金光红霞,层层防御。

  忽见前面又飞来一片银色冷云,上面拥著七八个道装男女。这伙人神情诡异,高矮胖瘦各不相同,相貌却多半奇形怪状。尤其为首一人一只怪眼生在前额之上,扁头阔身,凶睛怒突,鼻孔向天,大耳垂轮,面赤如火,满头红发,纠结如绳。

  穿著一身红衣,背插两柄大叉,手持一剑,连人带兵器,通体红色,貌更丑怪,不似人类,偏都不带一些邪气。内中只有两个身披鲛绢的白衣少女,容貌秀美,所穿衣服薄如蝉翼,玉肤如雪,纤腰隆乳,隐约可睹。腹下黝黑大片,延及腰际,更垂下腿杈过尺,纠挺成团,与白晢的娇肤相映,非常触目,更是欲的诱惑,耐肏的宣示。为首的怪人乃水仙门下三弟子唐铿,下馀几个道装男女,全是那水仙门下,以鲛绢少女最为深得玄阴癸水精要。

  李洪先发制人,左肩一摇,断玉钩首先化为两道剪尾精虹,迎面飞出,水云即被银虹裹住。众水怪见势不佳,各将法宝、飞剑纷纷施为。七八道青白二色的寒光同时飞起,老远尚觉冷气森森,寒威逼人,晃眼将所驾冷云包没。断玉钩的银虹竟被挡住,寒光虽似有些相形见绌,银虹急切间却伤之不了。

  两少女忽然张口一喷,便有两股灰白色光气由口中激射而出,吃外围银虹挡了一挡,忽自碎散,化为大量细如游丝的微光往外乱窜。两三丝极细微光乘隙穿出银虹之外,突然暴长,宛如两道极强烈的水龙向长堤迎头冲到,来势比电还快。

  这是数千年苦功所炼的丹元真气,奇寒无比。最厉害的是这两股丹气与空中布满的雷珠水泡有相生相应妙用。

  就在这事机瞬息之际,李洪忙将左手一扬,太乙神雷也连珠发出,数十百丈金光雷火朝那两道水龙打去。那两股水龙迎头撞上,震天价一声巨响,立被震散为亿万水花芒雨,射入满天雷珠水泡内。随听叭叭连声,四外雷珠水泡相继爆炸,震势更比神雷还要猛烈。身外宝光已受震撼,当头金光银霞竟被那千百团形似水泡的癸水雷珠震退了些。同时李洪的如意金环也化佛光飞起。上下三圈佛光,展布开两三亩方圆,环绕身外,凌空将人护住。外面光层之上虽还看得出一点缝隙,因佛门至宝威力神妙,防御严密,四外水泡挨近便被挡退,不得近前,溅起千万重金花芒雨。

  雷珠爆後,化整为零,重又由灭而生,越来越多,似万千炮弹由上下四外齐往中心涌来。那环立若墙的光壁所受冲动也更烈。但尽管纷纷爆炸,一个也未上身。李洪看出敌势太强,又将金莲神座放起,化为一朵亩许大小千叶重叠的金莲花,将二人一起托住。花瓣上的毫光金芒电射,齐往上升,高出头上十来丈,吃那三圈佛光往下一压,重又化为千重灵雨,倒卷而下,将人围护在内。

  到了後来,水雷也越来越密,密到一丝缝隙都无,直似把千寻大海所蕴藏的无量真力夹攻,千百万丈一片灰白色的光雾中夹杂轰轰怒啸,将那高约十丈,大约亩许方圆的一朵金莲花围绕在内。那无量数的水雷已分辨不出爆炸形迹,上下四外都被光雾布满。前头爆裂的密雷被宝光逼紧,密结如墙,停滞不动。再往前便是白茫茫一片光影,内中翻动千万层星花,狂潮一般朝前涌来,压力震力之大,简直不可比拟。

  这类癸水雷珠乃水母昔年独门仙法,从无量海水精气中凝炼而成,把这麽大一片海面的真力由四面八方吸来,化生无尽的亿万雷珠,大量发挥,取之不尽,用之不竭。一经发动,生生不已,往後势更猛烈,将这千百里方圆的水宫上空织成一片雷海,威力之大不可思议。事前又有阵法埋伏,敌人休说破它,连想辨清门户逃走都极艰难。

  只见无量银色星花明灭乱闪。金莲宝光外层猛觉一股奇寒之气迎面袭来。癸水雷珠已密压压结成一片,上下四外的水雷光气几成实质,六合之内都被这无量雷珠塞满,除当中这朵大金莲花而外,更无丝毫空隙。莲花瓣上放出来的毫光和那三团佛光、一幢祥霞反倒较前加倍强烈。但对方水雷威势也有增无减,一任李洪施展全力,也只相持不下,想要随意冲动,突围出困,仍是万难。身陷雷海之中,四外均是灰白色的寒光,中杂亿万密如雨雪的银花,电旋星翻,不住闪变,看去似光似气,但是压力奇重,比钢铁还坚。如非金莲宝光四外抵住,休说寒威难耐,震势奇大,便那压力也禁不住。

  四围被无量元气包满,轰轰之声既密且急,震得人耳鸣心悸,彷佛天地混沌,哪还分得出天色早晚。那无量数癸水雷珠合成的光海,看去虽似万丈洪涛,高深莫测,势也猛烈,较前更密,但雷珠本来细如星沙,因是大小平均,疏密如一,尽管一层接一层相继爆发,因为威力相同,互相抵消是似动实静。犹如亿万流荧,亿万星花,密层层不住飞舞,在那万丈光海中不住闪变明灭,彷佛汪洋大海,尽管波浪滔天,起伏不停,上下四外远近相同,毫不紊乱。到了後来,忽然一个挨一个,蜂窝也似密接起来,好似无数水泡挤在一起,不住摩擦滚转,发出一种极尖厉的异声,刺耳难闻。

  阴魔陈岩知二女丹气是水母元精,输入二濑女体内,本是为抗天劫,岂知二濑女却是天劫之源。以丹气与雷珠结合未凝,易为二濑女收回助恶,必再引发,虽迫其系结一体,然後篡夺其控制,外看虽是危殆,却是保存水宫实力。扬手发出三枝射阳神弩,化为三道金碧色箭形奇光,朝前射去。

  本来亿万密雷轰轰怒呜,已比山崩海啸还要猛烈,内中又夹著好些大水雷的爆炸之声。就在这蓄怒待发之际,吃神弩往前一冲,在光海中往来乱窜。所到之处,只听一连串极刺耳的异声,响将过去。箭光到处,雷珠吃那三枝神弩穿入,那无量数的大小水泡纷纷爆炸,震势猛烈。

  一处受了冲动,所有雷珠齐受冲动,立似海上起了巨风,排山倒海一般,夹著雷霆万钧之势,齐从四面压来,霹雳之声成了一片极强烈的繁音巨响,海啸山崩,无比猛烈,已分不出是风是雷。轰轰怒啸中,又夹著惊天价一声大震,四外雷珠立被这密集的大片水泡自行排荡开数十百丈,形成一个大洞。那雷珠见空即填,大的刚刚爆炸,小的立时长大,晃眼之间立有一两团雷珠暴胀,将其填满,也越来越大。刚被荡开震散的大小雷珠突似狂涛一般往上一涌,那数十百丈的大泡受了冲击,立时爆炸,所排荡开的空处又比先前大了数倍。似这样随灭随生,此应彼和,纷纷继起,声威也越来越猛蔓延了一大片。

  金莲神座的护身宝光竟受了冲动。最厉害的是前後左右都具有山海一般的压力,偏是此轻彼重,瞬息万变,丝毫松懈不得。阴魔陈岩扬手发出百丈金花红霞,直冲光层雷海之中,只见金花乱爆,红霞电飞,满阵飞舞。说时迟,那时快,就这瞬息之间,随著大泡震破之势,空处被一团突然暴胀的大水泡将其填满。许多未得乘隙暴胀的水泡宛如亿万光球,有的大如铜鎚,有的小仅如豆,将上下四外一齐填没。上下四外的亿万雷珠齐往中央压到,互相冲激排荡。同是排山倒海一般威力,轻重快慢却又不同。那存身的金莲神座仍是祥霞闪闪,万道毫光,屹立光山雷海之中,未受摇动。

  李洪忽想起身边还有一件法宝,名为青阳轮。是乾天真火所炼之宝,专能煮海烧山,对方都是水中精怪修成,如将海水烧成沸汤,决禁不住。好在金莲宝座防御严密,不会反害自身。此时上天下地,方圆千里之内,均被癸水元精之气布满,无论火力多强,也不至於伤害生灵,可放心大胆,全力施为。心中一动,便取了出来。同时却微闻海底深处钟磐之声远远传来,无如密雷怒哄,轰轰震耳,听来似有似无,敌对双方俱无暇顾及。

  这青阳金轮的威力,不论多大的水,当时均可烧乾,并还不畏癸水克制。出手先是三寸大小,上有六角的星形金轮,飞出金莲神座光层之外,投入无边雷海之中,立时暴长成亩许大小,轮上六根芒角齐射银芒,比针还细,长达丈许,比电还亮,一齐转动,飙轮飞驭,直冲光海之中。

  五行各有克制,水本克火。何况此时水雷爆炸之势又是最剧烈的时候,大小威势差得大多,本来相差悬殊。无如青阳金轮所发三阳神火,自身具有坎离妙用,与寻常真火不同。那银色奇光竟不受真水克制,反因水力寒威生出妙用。那金轮在光海中环绕了一大圈,环绕金莲神座宝光圈外的大量雷珠纷化热雾消散。四外全是热烟所化白雾布满,隐闻水沸之声。

  李洪以为成功在即,手掐灵诀,催动金轮,将六根芒角的银色火花似暴雨一般大量发出。金轮由内而外,电也似急地贴著金莲神座宝光外层往四面飞转开去。

  飞行光海之中,穿梭也似,随心运用,无不如意。万道银芒随同金轮电旋星飞,到了光海之中,所有雷珠只一撞上,齐化热烟。转眼之间,变成一条其长无比的白虹,随同金轮飞舞,只顾往前伸长出去。白气两旁的雷珠不等爆炸,凡是挨近一点的全都自行消散,只远处还在爆炸不已。

  李洪见状,便把金莲神座宝光往外加大,向前展开。刚觉出前面光墙虽减退了些,无形中另有一种极奇怪的阻力,忙按神光微微一试,竟是奇热无比,心灵上又生出了警兆。谁知热雾中忽生出一种极强大的粘滞之力,神弩飞行雾海之中猛觉阻力加增,比前要慢得多,到了後来直似进退两难,几乎收不转来。

  忽听轰的一声。紧跟著轰轰沸水之声忽然大作。原来金轮已越转越远,神火所到之处,雷珠、水泡尽管纷纷消散,大量热雾却是越来越浓。就这一会,已开出了好大一片空处,热烟越发浓密。只见白茫茫一眼望不到底,内中仅有金轮宝光和那三枝射阳神弩在内飞舞滚转,众水怪仍在水云中,被断玉钩银虹裹住,只二籁女乘丹气变幻,化身入雷珠中。

  忽然异声大作。先前大量水雷受了金莲神火激射,多被烧化,只隔远一点的仍在爆炸,发为巨响,不知怎的,忽随异声停止。好似全海的水均被煮沸,四外光墙齐化热雾,内具一种极奇怪的压力,排山倒海一般地往中心狂涌上来。癸水雷珠受了三阳真火反克,已生变化。

  金轮本不畏热雾阻力,就其回飞,神弩、红霞金花也就由浓雾影中很容易地急收回来。李洪忙运玄功,将金莲神座与三枝如意金环一齐施展,数十百丈金光祥霞,立即往外暴长。四外热雾本来紧压宝光层外,吃李洪施展全力,宝光加盛。

  虽然多排荡出数十丈空处,但那热雾吃宝光一逼,先是光云电旋,宛如千万层白色轻纨,朝外面光层包围上去。

  後来沸水之声忽然由大转小,晃眼停止。那形似轻纨的雾影,也由浓而淡,渐渐隐去。万载玄冰精气凝冻,下四外方圆千里之内已全冻为坚冰,青晶也似将那百十丈高大一幢金色莲花包住。上无论哪一面都是一片晶莹,彷佛埋藏在万丈冰山之内,已被癸水雷珠所化玄冰包围在内,金光祥霞映照之下,幻为丽彩,一眼望不到底。

  那重如山海的坚冰齐往中心压来固挡不住,便是宝光稍露空隙,只要有一丝冷气被其侵入,马上里面全被布满,会连骨髓一齐冻凝,多高法力也是凶多吉少。

  此本昔年水母独有的无上仙法,不须法宝,全由阴阳二气与癸水精英凝炼而成,将这一带化成万丈冰山,一直冻入海底。正好激动癸水寒精元气,将水宫四外护住。

  四边癸水精气尽管和以前一样坚如万丈钢壁,无法冲动,但是里面雷珠爆炸所发出来的光雨银花,层次分明,快而不乱。不似先前纷纷乱爆,互相冲荡,轻重大小不一。压力虽仍大得出奇,也与以前两样,上下匀称,终古如斯,更无变化。二人在仙佛两门至宝防身之中,静以观变,暂时虽看不出有何危险。丹气凝结成天一玄冰,已非二濑女所能收回。阴魔陈岩就溢出先天法身,入绛云宫下海眼导水母超劫。

  绛云宫下海眼为玄冰储塞,中藏一道姑,就是水母姬旋。昔年为了减消前孽,躲避本身灾劫,将自己禁闭在万丈玄冰之内。因知这类本身灾劫千虑必失,无法趋避,拼受苦难,只把本身元神守住两处要穴,全身均被坚冰包没,依仗道心毅力异常坚定,以求正果。照著当初誓言,发愿又苦,必须等那坚冰自行化解,始能脱身。在冰中冻僵多年,骨髓坚凝。到时坚冰年久分裂,那副肉体稍受了撞击即也随同粉碎。便是骤遇热气,也成残废。但要玄冰自解,无异日从西起。经历千多年後,身外物尽为坚冰磨化,依赖体质特殊,为水母得道转身,身即是水,与冰和合,也得舍弃肉身,只求元神证果。

  水母是一种非常漂亮的水生动物。身体含水量达九成八,近乎透明。这水母修成的人身,仍存水母之质,皮肤透润细嫩,宛如霜雪,真可用冰霜雪肌来形容。

  美艳绝伦的粉脸红透里外,秀眉弯弯似月,眉毛细长乌黑,两眼大大的黑白分明,眼梢微微向上翘,加上那长长的卷曲著的睫毛,表演出养尊处优的贵妇风姿。鼻直高隆,微翘的艳红嘴唇含著一股天生的媚态。乳球圆大丰满,得水之浑,高高挺起,一点都没有下垂。两粒紫红色像草莓般大的乳头挺立在桃红色的乳晕上,勾人心魂。微凸的小腹下阴毛紧贴,依稀可见那屄口竟是收紧奇窄,含束若苞。

  丰腴成熟的胴体看得阴魔李宁神魂飘荡,欲火如焚,魔屌亢奋。更有屄香阵阵散透出冰外,感应得魔屌亢奋得硬涨高翘。

  水母睁开美眸醒来,知被呆看了多时,芳心噗噗的跳得快起来,呼吸也不禁急促。心中已经很激汤,却料不到这魔星能穿透玄冰,竟迷惑不解地问道:“你~~你想干什麽?”

  阴魔李宁笑嘻嘻地回道:“你体内的玄水正好可以弥补我身上魔功的那一丝

  缺陷。“

  水母听了大吃一惊,心中已若晦若明地猜到了阴魔李宁的真正意图,不禁连耳根子都羞得通红,惊惶地呵斥道:“你~~你敢!”

  行动最实际,劫火玄胎化入玄冰,把美亮的妙躯拥抱入怀。水母在淫邪的抚摸揉搓下,羞得一阵阵脸红。一丝酥痒和酸麻的电波直抚进她全身每一寸冰肌玉骨,流进脑海、芳心。由於劫体僵凝,再加上体内的玄冰本就对劫火有独特的感应,被那双抚摸的大手揉弄得一阵阵心乱,却不知这就是灵验了玄冰自解的誓言。

  超劫幸临,却为俗念闭隔,不思献身脱冰,未能肉身成圣。

  平时高不可攀,美若天仙的绝色丽人就在淫邪的挑逗和拨弄下起了令人脸红耳赤、羞涩不堪的反应,这时也只能慌乱地抗议:“唔~~你~~放、放开我,无~~耻!”

  阴魔李宁惜道:“你这小乘教法,度不得天劫超升,我有大乘佛法三藏,能修无量寿身,能作无来无去。”

  不顾她的抗议,巨屌就砥砺著屄罅,在屄孔周围轻轻撬挺。娇羞迷乱的仙心突然发现一根硬梆梆的东西顶在屄户上,只能羞涩地呻吟。在他的挑逗淫弄下,那种令人脸红心跳、羞涩不堪的生理反应被撩拨得越来越强烈,发出“哎吆~~”

  声声的娇哼。由於体内玄水对劫火玄胎生出感应,不由得一阵阵心悸。

  不知什麽时候,水母羞骇地发现自己柔嫩鲜红的樱唇间竟然发出一声声令人羞涩地呻吟,引发先天淫欲之念,若拒不舍,不拒又无以为情,心情极端矛盾荒乱无主,死命地咬著微翘的红唇,更增媚态。见惯女人的妙相的阴魔李宁当然知道哪里是她们的死穴,魔屌不慌不忙地剥开水母的鲜嫩小阴唇,轻柔地磨撬屄孔四周的浪肉,间歇地碰一碰那鼓得难受的阴蒂,传予少男的刚阳之气。

  水母马上全身如火般的滚烫,酸酥令她不知所措,芳心又羞又怕地焦急不安。

  如兰的鼻息随著所受爱抚而越来越急促低沉,似麝的屄氛被挑得漏洩飘溢。

  那种粗大、坚硬、滚烫的感觉让心乱如麻。本来就在强忍欲火,拼命克制著噬骨痕痒的水母已频临崩溃的边缘。佛道两门中的防身御魔法术,任你练得多麽精深,至多所向无敌,并不能修真了道。

  蓦地,水母鼻息一膣,“啊~~”声惊叫,听不出是哀是喜。原来这个美丽高贵的水仙已被破屄而入。冰凉屄穴中的寒霜被一股源源不绝的热力所熔化,无奈地紧闭美眸,含羞不敢睁眼。在阵阵强烈至极的刺激中,水母感到粗大的热屌直向的紧窄异常的娇小屄道滑入。魔屌一进入水母体内後,便感到一种无比的快感涌遍全身,狭小紧窄的屄穴居然在哀婉娇啼下,能让巨屌全根尽“没”。阴魔李宁淫笑著俯身在仙子的耳边,轻舔著她晶莹玉润的可爱耳垂,说道:“美人儿,你下面可真深哪!嘿嘿!~~”

  乐极惊魂,那天生异禀的巨大屌茎深深地埋进一个奇妙的幽深屄穴,却几乎被强劲的吸力吸得魂飞天外。水母原体竟然仍存屄内,情动时竟亮透肚腹,外形像透明蘑菇状,由胶状黏细胞组成,分布著两侧对称的栉板,在蓝色的水光里,成了一个光彩夺目的彩球。边缘长出一些须状条带,浮动在水中,向四周长长伸出,随波摇曳,显得十分美丽,遇到刺激时就会缠束猎物。这些触手上布满刺细胞,有几十亿个毒囊和毒针,能射出有毒的丝,足够杀死数千个人。不过威猛而致命的水母也有天敌,海龟就可以在水母体中自由穿梭,使它们只能上下翻滚,最後失去抵抗能力,转为可口的海蜇。百毒不侵的先天法身更是越毒越刺激,越滋味。

  当那根又粗又硬的“庞然巨物”静止下来,又气又喜的水母娇羞无奈地发现屄道又满又胀,只能以急促的呻吟作回应。在那令人头晕目眩的强烈快感刺激下,娇靥晕羞似火,颤声地娇啼婉呼:“唔~~嗯~~嗯~~嗯~~唔~~”

  娇软嫩的阴唇紧紧地箍夹著肉屌根部,湿润的膣壁紧紧地包裹著整个肉屌,膣肉有节律地收缩,那深遽的娇小阴道蠕动得妙不可言。屄穴猛然剧烈的收缩,把整条肉屌紧紧箍送往那个圆圆硬硬的花芯上。龟头顶在滑溜溜、圆滚滚、柔韧韧上,舒服的感觉令阴魔李宁眩晕。紧紧的“楔合”使屌茎凸起的茎络蹭著屄洞里敏感的肉褶,顿时点燃了水母那一直在闷烧的欲火。麻酥酥的感觉从尾骨处迅速地蔓延。花芯变成了一张嘴,咬得龟头又痒又舒服,也腾起彻冷的寒气从屄中闪电般直掠入龟头。

  寒气所到之处,寒冷发颤,酸软无力,骨头有酥散了似的感觉,催动了阴魔李宁的欲火,龟头的快感引发浑身的血脉都加速环行,使得金刚火屌烧得更红,热力四射,一下一下的抽动。膣道实在紧窄,丰满弹性的膣肌像个吸盘一样吞噬著那条硕大的肉屌,收缩痉挛,传来强大的吸力,越往外拉吸力越强。异样的刺激和快感不由让水母惊叫出声,娇躯随著抽插而战栗著。嘴里更是不由自主地发了出阵阵又似快乐又似痛苦的呻吟声,全身直打哆嗦。

  血脉贲张的呻吟声本来就柔美,哼哼起来更加的嘤咛悦耳,勾人心魂。听得阴魔李宁更是疯狂地撞击她的娇躯,拔退时又被一叠叠的肉稜扣住勾勾刮刮。水母栉板有著细肉褶子,腔壁的一重重肉沟陷入环环挤摩。水仙情难自禁地热烈娇啼,鼻翼在急促扇动,呼出的香氛更令阴魔李宁亢奋,肉屌又更胀大。

  那令人魂酥骨散的充实撑胀使得高贵的绝色丽靥升起更火艳醉人的嫣红。被强而有力的肏透後,什麽矜持、什麽羞耻都要飞出天外。喉咙深处的闷绝叫声也愈叫愈压抑不住。身心俱陷入了一阵剧烈无比的欲仙欲死的交媾高潮之中。一声又一声的婉转娇啼愈来愈甜蜜,只觉高潮的性趣一波又一波地袭上身来,一次又一次地将她灭顶。被陌生肉屌压磨顶刺的花芯像火烧一样,烧得血液都沸腾起来,快感像爆炸般的在全身乱窜,深处开始发热。烘起的火虽是烧得娇慵无力,烧得一股股酥麻的愉悦感打骨髓里扩散开来,似为承受那强烈抵著花芯的炽热火屌作好准备。

  那令女人心慌意惶的巨屌如同有生命般,自己会寻找到那恼人的窍要钻动,令阵阵晕眩般的快感在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里扩散,连肛门括约肌也不由自主地剧烈抖动,裹紧肉屌的屄洞猛烈收缩,全身抽慉痉挛,不断地颤栗抖动。那端庄娴雅的面容也早被媚浪放荡所代替,嘴里更是欲仙欲死地呻吟。

  在阴魔李宁的攻击下,娇躯好似失控似的颤抖了起来。一阵阵的舒服,一阵阵的呻吟,一阵阵的酥麻,一阵阵的快感,一阵阵情难自禁的痉挛、抽慉膣壁中的粘膜嫩肉更是死死地缠绕在那深深插入的粗大屌茎上,不能自制的收缩紧夹,夹出阵阵难言而美妙的剧烈痉挛、抽慉,令她张著嘴,不断发出荡人心魄的颤吟。

  已经忘了那在她赤裸玉体上激烈耸动、蹂躏奸淫著她的男人是怎样一个邪恶的淫

  魔,只迷醉在那一阵阵强烈至极的插入、抽出所带来的销魂快感,随著每一下进入、退出忘情地热烈呻吟回应。

  在一阵曼妙无伦的娇吟声中,每颗细胞有如逢春的蓓蕾绽放,那一波一波无法形容的极度的快感使她的整个意识都飘飘然腾空起来,羞涩万分地惊佩著屄内魔屌的超绝肏淫能力。体内的深处愈肏愈热,犹如被融化的熔岩所吞掉一般,高潮如泛滥的江水袭来,哆嗦得高声嘶叫起来,把她带上那让人极度晕眩的欲海高潮,初次享受到子宫会叫的那种感觉。

  等到阴魔李宁射精的时候,水母已爽得浑身酥软,在强烈的高潮中,当场眩晕了过去,几乎失去意识,只觉丹田猛的跳动,被一股疾喷而出入的元阳的冲入子宫内。阴魔李宁就把一股股又多又浓的滚烫精液悉数射入了浪穴最深处。火烫的精液如喷射引擎般爆发在她体内,热得她魂飞魄散。

  那灼人的精流一波接著一波,似乎永远也不会枯竭。屄道内火热得有如熔炉,炽热火红的气劲汇成强大的热流,阴阳两气在屌屄贴黏间鼓荡融合,自屄内深处升起,进丹田,过气海,上泥丸,越流越快,带动水母自身真气,在体内各处生生不息,吸释出水母的元神,与玉体分离,由劫火玄胎代入。

  元阴和元阳交融通汇,以阳补阴,以阴滋阳,使水火相济。欢喜大法擅长男女采补之道,能杀人於黯然销魂之际,也可生死人肉白骨,重塑生机。阴魔李宁采得水母玄水阴精,熔合体内劫火玄胎,魔功终於大成。得其体,尚需其用,欠的只水母为化劫,寄入濑女体内的阴精。

  这时劫火玄胎刚消失入水母屄内,二濑女也恰好依时入海眼烧冰。

  第二百三十四节肏罄濑女

  二濑女不知自己的轻托知己,敌我不分,为尊师引来天劫,是其愚昧,却也有愚忠一面,竟效愚公移山,按时入海眼卧冰烧雪。看她俩剥得一丝不挂。圆滚滚的丰满挺臀,微隆的腹部光滑细腻,衬得整个耻阜圆球似的鼓胀,高高隆凸出腿杈外,肿胀得惊人。浓密卷曲的乌黑阴毛掩不住完全勃起的肥大阴蒂,闪亮出深厚毛丛之外,撑开两片紫红的肥厚大阴唇。暗红色的唇瓣充血肿胀,套著瓖嵌黑框的小阴唇。应是雄水濑长年射精育出的优生,看在阴魔水母眼里几乎就耍射精。

  二濑女分别贴抱玄冰两端,两条白细修长的美腿露翻成锐角,插入玄冰凹处,刚好合楔,显是平素烧冰的业绩。看她俩挺压著大小阴唇磨蹭冰层,浓涎的骚水被冰光映得闪亮,像一朵娇嫩的淫花渴求著男人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