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9-241(1/2)

加入书签

  第二百三十九节血溅戮西

  魔g八耆丧心病狂,拒绝承认共工魔典的专权恶毒,不惜令神州人种灭绝以维持权势,下令死士施暴。这班妖人修炼多年,邪法颇高,以前避过一次天劫,全都气壮心chu,目中无人,凶x大发,争先出动。当头五六道妖光宛如黄虹电s,已在戮西地上空出现,腆安门广场西三四公里处,是「辘死」血案的火并重点,魔g被歼灭的魔将最多,损失最大。

  戮西地近怖瘴塿,是峨眉弟子所聚之地。众峨眉弟子虽是近来功力j进,大都修道年浅,因出门便是顺风,就遇危险艰难,仗著同门众多,应援神速,终究逢凶化吉,有时并还因祸得福,无形中便生出轻敌之念。更人心都喜游乐,而这两辈同门又十九好胜,各施法力,点缀天香盛会,酒美花香当前,喧笑晏晏,连破空之声也付若妄闻。

  可幸妖人自大,猛瞥见前面一道绝壑崖上立著两个绝代佳人。有两妖人色令智昏,妄想生擒回去。随见空中云光乱闪,其中两道暗黄晴碧的光华在烟云滚滚之中降临。竟直降下二女身後,还思挑逗。口方喝得一个“你”字,云紫绡才惊觉回身,一声娇叱,倏地把手一扬三阳一气剑,立有金、红、白三色宝光电s而出。

  二妖人因骄敌自恃,待敌人出剑,才知是前古异宝,百忙中扬手飞起一片黄光,想要迎御,不料秦寒萼也同时下手,发出白眉针。白眉针本是y毒非常,经峨眉仙法加功祭炼後,比起以前还要厉害神速,只是发时有一线银光,不似以前光色太淡,看不出来。这样对方虽易发现,但那来势比电还快,杂在宝光之中放将出来,等到警觉,人已被s中,当时在人体内爆炸,威力却是更大。只是以秦寒萼的修为,仍未足以快得过妖人反应。y魔发动那肏入秦寒萼体内的九天都篆y魔大法,施展五行挪移迷魔障,惑慢了妖人反应。妖人觉到白眉针来势比电还快,被双双打中。

  内一妖人见眼前一线银丝闪了一下,还未看真,猛觉左眼一麻,酸痛非常,忙运玄功抵御,已是无及,叭的一声极轻微的炸音,由左眼起,把半边脑壳炸成粉碎,当时脑浆迸裂,鲜血淋漓。如非功力甚深,只是残废,元神不曾受伤,早已惨死。当时急怒攻心,一面行法护痛,怒吼一声,首纵妖光逃去。另一个也是瞥见面前银色光丝一闪,匆促间看不出是何来路,方想闪避,谁知他快,来势更快,又当张口之际,立被打人口内,也是一声炸音,把整个头颅震成好几片。元神立纵妖光,带了无头残屍飞身遁去。

  同时霹雳连声,惊天动地,好些少年男女敌人赶来,各施飞剑,法宝包围上来。数十百丈金光雷火作大半环形连珠夹攻而至,满空交织,来势又猛又急,迥出众妖人意外。众妖人均抱必胜之念而来,做梦也未想到会有这等厉害。内中几个邪法最高的,一见对方发出金、红、白三色奇光,认出此宝来历,知道轻敌误事,忙即防御,也闹了一个手忙脚乱。

  同来另有妖徒和三个妖人,本是随同飞降,经众人四面夹攻,及寒萼白眉针又发之不已,三个妖人中了白眉针,炸成残废。这三妖人邪法又没有前逃妖人的高,本就半死。再受众人太乙神雷的数十百丈金光雷火、连珠霹雳打上,当时震成粉碎,死於非命,连元神也未保住。妖徒先吃三阳一气剑打断一臂,却自恃邪法较高,又擅血光遁法,百忙中瞥见妖师重伤遁走,头也震去半边,不由怒发如狂,大犯凶x,妄想杀敌报仇。刚把那条断臂化成一条血手飞起,朝前猛扑,自纵妖光,跟著在後。木**在旁看出妖徒一身邪气笼罩,受伤不退,便扬手一明月佩打来,邪烟立被震散。妖徒待要施展玄功变化,想要逃走,廉红药正指二十七口修罗刀立追过来。同时方瑛扬手一枝专戮妖魂的太乙青灵箭,一道青荧荧的冷光当x穿过,妖徒刚惨号得一声,二十七道修罗刀碧光再围住一绞,当时便被炸成粉碎,血r纷飞,形神皆灭。

  为首两僧一道本是在後押阵,便自飞身追来,同声怒喝:“小狗男女,速来纳命!”

  话才出口,二妖僧随手各向所托一个形似钵盂之宝一指,立有两股金碧色的光气神龙吸水般由盂口中飞出。一股先将二十七道修罗刀的碧光挡住,另一股立时展布开来,作喇叭形四下展布,挡在妖人师徒前面,将众人的法宝、飞剑一齐敌住。众人太乙神雷,纷纷朝前乱打。无奈妖僧钵盂中这两股光气十分厉害,虽被飞剑、法宝、太乙神雷偶然冲散,但是随分随合,休想前进。有那功力稍差的飞剑,竟还被它吸住。下馀妖徒本已逃退,急又怒吼赶回,各施邪法、异宝,隐身光气之後,朝外夹攻。

  方瑛、元皓的太乙青灵箭,和钱莱的六阳青灵辟魔铠,均是枯竹老人所赐奇珍,司徒平的乌龙剪也能抵敌,闹个相持不下。只云紫绡那口三阳一气剑威力大大,虽能应用,仍嫌煞重霸道。尤其是三剑同发,不能分用,尚须多年苦功,才能随意应用,分合由心。为防吃了妖邪的亏,未敢参斗。火旡害发出千丈烈火太阳神光线,满空飞舞,不特未被邪气阻住,反倒乘隙用太阳真火烧死了两个妖徒;石完仗著家传地遁,联合钱莱,时隐时现,出没无常。二妖僧几次想下毒手,均未成功,反而几乎为二小所伤。

  另一妖道生得身材高大,形如巨灵,天神一般停空不动,怒睁著一双巨目,凶光闪闪,手持丈八妖幡,周身笼罩丈许厚的暗黄色光气。飞剑、宝光、神雷冲将上去,只打得千百丈黄烟四下迸s,妖气反倒越来越浓。火旡害看出妖道最为厉害,几次运用玄功变化,化为一个火人,由高空中直冲下去,左手大团连珠雷火,右手大蓬太阳神光线,想破那面妖幡。妖道对众人不以为意,独对火旡害却似有些顾忌,每见雷火、光线s到,便妖幡一展,不是人影全无,便是幡上冒起百丈黄烟,将其敌住。钱莱、石完更由地底飞出,上下夹攻,均未如愿。火旡害空自急怒。

  忽见两个黑色人影各由手上发出一片暗黄色的光气,猛朝云、秦二女身前扑到,同声怒喝:“无知贱婢,暗算伤人,今日叫你们知我厉害!”

  正是前见受伤二妖人去而复转,已将原体藏起,各以元神幻化出斗。石完见状大怒,扬手一团石火神雷打将上去,吃火旡害纵身飞出,一把拉回。火旡害暗用传声说道:“你怎如此大胆?此是雷车岛上三个著名妖孽,邪法厉害,那黄色光气乃戊土j气炼成,连我太阳真火尚难伤他。看他回来得这麽快,分明妖道原身藏在附近不远。与其徒劳无功,白找苦吃,何不用你家传地遁,去搜寻妖孽屍首,将其毁去,岂不要好得多?”

  石完最信服火旡害,正赶上一团黄烟打到,忙往地下一钻,就此遁走。那手持丈八长幡的妖道,似等同党回来同时发难,忽把妖幡一晃,幡上黄色光气立时铺天盖地展布开来,与二妖人妖气晃眼合为一起,朝著众人压来,威力更大。那无量威力的暗黄光气,彷佛一座向前倾斜的排天峭壁,一片整的迎向众人当面压到,重如山岳。

  廉红药那二十七口修罗刀本吃妖僧钵盂中的金碧光气吸住,忽然电也似急收回。二妖僧两道金碧光气反倒收转,却冷不防惊虹飞s,由斜刺里冲将过来,只一卷,便将石奇、七星手施林两口飞剑收去。跟著又收了余莹姑和戴湘英每人一件法宝,再追将过来,吃火旡害扬手一股太阳真火将其敌住。此进彼退,宛如一道百丈彩虹横亘空中,一头金,碧二色,一头亮若红晶。众人见势不佳,相继撤退回来,把剑光、宝光连成一片光屏,合力抵御,也只勉强相持。残馀妖徒还有三人,虽然受伤,均非弱者,又在一旁各施邪法助威。

  黄尘布满,妖魂时隐时现,出没无常。那两妖人碧影由万丈黄尘中忽然出现,朝云、秦二女当头扑下。还未近前,二女已觉到一股冷气,云紫绡已为黄气所伤。

  当此危机一发之间,寒萼忙把弥尘幡取出,还未及晃动。向芳淑在旁立得最近,死党谊深,一时情急,不顾一切,扬手飞起纳芥环,化为一圈金霞,将三人一同圈入。寒萼弥尘幡也化为一幢彩云飞起,将三人一起护住,送云紫绡往怖瘴塿就医。

  怖瘴塿内,y魔华瑶崧就是检视著云紫绡的伤势,是土气成癌,细胞变坏,所以不为抗体所认,是变坏的细胞也是人体基因为础,非同外敌病菌,无毒於肌理,只是难於代谢,冗阻为塞於气血流通,祸及四邻。赘於脏腑,使流於竭弱而亡。血脉既塞,药所难到,是为绝症。

  以y魔之能,本可蜗皇金戈直刺患处,洩土之气,化其坏肌为气,实是举手之劳,只是却非y狼本色,也为三阳一气剑不得雄主而惋惜。紫绡年纪最轻,人又灵慧美秀,和向芳淑一样口甜,众人全都喜她。却不慕实,在重重的人际压力下,循规蹈矩,难以发挥禀赋。那口三阳一气剑又是煞重霸道,威力大大,尤其是三剑同发,不能分用。依照传授,按部就班,尚须多年苦功,才能随意应用,分合由心。无什经历,反易吃妖邪的亏,断送异宝。

  可恨y魔严人英自荣登神山主位,是公众人物之皎皎,难再窃玉偷香,使皓月蒙尘。必郎情妾意,才显风流。穿针引线,就是华瑶崧面目得其方便。生死关头,也不到云紫绡惜身自誉,况是一代天娇,纡尊降贵,予有荣焉,得沾权势,只忌露白,沦为丑闻。

  正是千肯万肯,一怕即合。也是宁俾人知,莫俾人见。怖瘴嵝底土下窟中,欲焰春深。患得患失的等著传闻的屌霸,白玉凝脂般的玉体已是滚烫,光是被「期盼」的心情催促之下,腿杈间玉沟颤慑,微绽而不知。自知没有骄人的曲线,其承恩不在貌,教妾若为容,有的只是感激之情。

  y魔严人英看见的却是大眼睛凝眸顾盼,稚气未脱的迷离眼神,也无惺惺作态的羞意,只兴奋得娇魇酡红一片。在那软玉凝成的腹下三角,一小丛乌黑细致的y毛顺从的贴在微微坟起的y阜上。两片玫瑰娇艳的处子y唇紧紧夹著一条粘合在一起的浅浅的细缝,表明这里从未有任何物体沾染过,鸿蒙未懂男女事。有的只是香气袭人的纯真,宛如一只温柔的小白兔一样被拥在怀里,就是令人忘却人间的烦恼与懮愁。

  可惜这只是迷人的太虚幻境,障离现实,一旦沉醉在如斯识障,那能再与残酷的现实搏斗,正是如此,祸水红颜之所然。有为之帝后所以屏弃争妍斗丽,就怕提防疏了半点,给这样的妖奴把夫皇哄骗到手,纵然将之杀害,也悔恨仍迟,怎肯又留一个祸g为心腹之害!所以g女未得承恩苦,那知承恩苦更多。不是夜里朱丹留不住,晨间白骨到泉台;就是一笑倾城,再笑倾国。

  无我无相也不排斥温馨,却只不迷。面对如斯一番韵味,y魔严人英也爱而呵之,不忍叫她哀啼惨叫,况且魔功已经大成,此时要控制魔屌的大小真的随心所遂。就把魔屌弄成幼若灯芯,向娇软如泥的处子屄户缓缓刺进去。紫绡稚心迷乱,觉到一g硬梆梆的r条时迟,那时快,妖道待要飞身逃遁,一蓬冷气森森寒碧j光,又由斜刺里电掣飞来。刚看出是专戮妖邪的修罗刀,一声惊叫,逃已无及,那二十七道刀光环身一绕,当时形神皆灭,洒了半天血雨。同时两道青荧荧的冷光突由另二妖人元神面前地底飞出,一人一枝专破妖邪元神的太乙青灵箭当xs到。一明一暗,二妖人骤出不意,所遇又是专门克制妖魂之宝,一任玄功变化,飞遁神速,也是无法闪避,双双全被s中。冷光过处,连声也未出,妖人元神当时全被震散。总算功力尚深,各自化为七八股黑气,箭一般朝宝城山那面s去。中途一路急飞滚转,勉强合拢了两条残缺不全的人影,带著一股黑气朝前飞遁。方瑛、元皓仍在後面各纵遁光急追下去。

  此时石完刚将前伤二妖人的r体寻到,用石火神雷把妖屍毁去。刚由地底钻出,瞥见妖人残魂飞来,方、元二人追逐在後。知二妖人此来必寻r体,重又遁入地内。仗著家学渊源,比妖人地遁要高得多,而妖魂初受重创,又是勉强合拢,哪还有什神通,吃神雷法宝两下里夹攻,当时消灭。三人赶回时,塿下仍是烟光杂沓。

  妖僧刚纵妖遁欲起,猛觉手中钵盂一紧,似被一股极大力量吸住。内中两道剑光本被自己裹住,不知怎地忽然不见,却多出两道内有各色异彩的青色光气长虹飞s,投向盂中,虽被吸紧,力量却大得出奇。明知事情要糟,无如手中钵盂乃是佛门至宝,师传奇珍,随身多年,除败在长眉真人手下一次,从未遇到敌手,如何肯舍。再朝青光来处一看,乃是一个年约十六七,穿淡红衫的少女。手上抱著一个古瓶,看去非晶非玉,青翠欲流,形制古雅,从未见过。

  向芳淑在火旡害、钱莱保护之下,将轻易不用的前古奇珍青蜃瓶取出,瓶口上刻著一个怪头,和海蜃相似。那两道五光十色,闪烁不停的青气,便由瓶口之中飞出,细才如指,到了半空,方始加大,分投两个钵盂之内。妖僧本与钵盂心灵相合,竟几乎把握不住,这一惊真非小可。咬牙切齿,把心一横,彼此不约而同,一个扬手发出一口形似戒刀,光华亮如银电;一个由身旁取出三枝小箭,扬手便是三道青光。刀箭同时朝前飞去。

  内中一个妖僧跟著又把腰问葫芦一按,一面飞起一个水泡形的光球,把昔年曾向长眉真人跪求,立誓从此决不再用的邪法异宝施展出来。那水泡看去粉红透明,薄如蝉翼,在一片金碧光华拥护之下,停空急转,专一收摄敌人心神,只等人一昏迷倒地,立时把那宝瓶抢了逃走。

  峨眉众人飞剑、法宝已全收回,只剩那两股光气将盂口填满。钵盂又被青气越吸越紧,吸力越来越强,那数十股光气也被隔断,形势也更危急。说时迟,那时快,空中水泡形的粉红光球刚一转动,向、廉二女虽然受了指教,镇摄心神,不向上面注视,毕竟还是看了两眼,即觉心神摇动,有些头晕。火旡害突然连人飞起,化为一股烈燄,朝水泡s去。二妖僧自知无幸,各把中指咬断,朝外一喷,立化为两条血影,电也似急朝向、廉二女扑去。钱莱早有准备,一幢青荧荧的冷光突然飞起,将那两条血影罩住。

  二妖僧正待施展化血分身之法与敌拼命。忽听佛号宛如鸾凤和鸣,响彻天际,当时机伶伶打了一个冷战。抬头一看,正是方才抓去妖道护身法宝的那只白毛神雕,已离当头不远。猛想起前事,心神一分,钵盂立被青气吸走。众人立意除他,忙即夹攻而上。二妖僧被斩为两段,死屍倒地,元神飞起,是两个赤身小和尚,由一片金碧光华托住,身上十馀道各色宝光邪燄向外横飞,向上急升。数十百道剑光、宝光即往上包围,电舞虹飞,交织成了一片霞光万道的天幕。

  眼看妖魂就要消灭,时机不容一瞬之际,却见神雕飞回,吐出两股紫气,惊虹电s,自空直下,将妖僧元神所化婴儿全身罩下。同时爪上又是两股同样的紫色光气飞s下来,将两个紫金钵盂裹住。二妖僧立时合掌跪倒,口宣佛号,面现喜容。神雕朝著下面把头点了两点,一声长啸,随即腾空飞起。二妖僧立随紫气上升,到了神雕足下,吃双爪托住,全身仍是被一团紫气包围,晃眼之间便全无踪影。

  二凶僧当初原是泉州富人之子郝宽、郝敬,平日任侠好施,对江湖异人颇为礼待,无意中积下善缘。恰值神僧空陀许下苦愿,难满前三日为一对头看破,意欲置之死地。限於昔年誓言,空具佛法神通,不能施展,以极大定力任其侵害,已临亡於毒手,不料被郝氏弟兄无心发现。神僧对头恰在日前与郝氏弟兄相识,互有凭藉,藉故解神僧之困,更代二人求收为徒。佛门最重因果,神僧空陀自难坚拒,无如二人恶g未尽,起因是x喜交结,专重情感,不分邪正。祸福吉凶,系於一念之间,终究夙孽难消,为恶犯规,被逐出去。

  当初神雕x喜杀生,误伤一散仙所养仙鹿,被散仙擒住,待要杀死。彼时二妖僧与散仙有交,见神雕生得神骏可爱,代为讲情,带回山来收养。空陀早知这两门人夙孽太重,不久便归邪教,任二妖僧苦求不允。二妖僧转向连山大师请求,竟是一说即成。由此神雕受佛法度化。後来二妖僧被逐,神僧空陀曾有遗偈说:“你二人所幸立过不少善功,前救神雕将来必知报恩,为此一念之善,也许到了危机一发之间,保得残魂,前往转世,以後那就看你二人积孽多深了。”

  为善必弱,纵得大成,得道多助,也只是为奴为役,浪得虚名,难逆众意,那敢犯大不讳作反馈救助。是为负心尽是读书人。所以施恩莫望报,望报莫施恩。

  识人於微寒只是腐儒骗人的鬼话。成就不在g骨,更是树大招风,却在福缘,全是得趋吉避凶,才得成就上乘仙业,完成素愿,有‘参也以鲁得之’谓,是愚鲁之庸人多厚福也。只有在乱世之际,以暴行为宗,纵是恶人,罪深孽重,事到临头,却可一念成佛。夙孽不尽於一念之选择,而流入无明之定数,与迷乱之辈不可相提并论,故强者可率x而为,才有神雕的靠山厚硬,救二妖僧残魂而不招怨尤。

  人心依靠权威,所以名门无白丁。任是修为深厚,也难独臂撑乾坤,更无得知於世。不得异宝为凭,修为无所发挥,也是枉然。是谓:一命、二运、三风水、四积y德、五才是读书明理。异宝认主,无可能替,但任其盲冲昏撞,也足为患,无奈予以栽培,是世家之所以为“一命”也。

  歼敌後,y魔再以华瑶崧教紫绡驾驭剑中煞气,以免群邪来时出斗犯险。待紫绡演化出真气浑厚,才道出郎心有意栽培,还故意把话题引到向芳淑。紫绡与芳淑俱是口甜外向,一向死党,心底话说个无隐,同是为异宝青蜃瓶威力所羁,出手便有宝光蜃气映s日华,识货的人多远都能看出,有象齿焚身之危。死党就当然有福同享,一来就怕错过机缘,更是稚心无基邪轻率,就代向芳淑向华瑶崧求助。y魔华瑶崧y谋得引,即带云紫绡往寻向芳淑。

  第二百四十节三小扬威

  y魔华瑶崧带著云紫绡飞来,峨眉诸弟子正在商量分头行事。云紫绡把向芳淑拖开一边,低声细语。这些事,实是夜雨难瞒,处子破身後必有所显於肤肌之变。有诸内,形诸外,失身於谁,有心人无不知是舍小色鬼别无他人。但就权高势大,谁也不愿多言多事。

  向芳淑也知有所得,必有所失,看如何取舍。眼见云紫绡修为突进,异宝即可扬威,何惜一片小膜。屄是两块皮,用过无痕,实无成本代价可言。有所求,则说不上蚀底。只是屄屌间,最为微妙。关键在一个名份。一旦名份既得,则你的就是她的,两块皮就成无价宝,倒贴奸夫则可,对冤大头则要看老娘的情绪了。

  一切已经占有,再无所求,实无情绪可言。

  在塿底土x中,向芳淑就是有所求,无名份,自认有著缘福运道的爱欲企望,及崇拜式的憧憬,足以逆转私心,淹没理x、仁x,甚至人x的贪嗔痴。以崇拜的心情,期待著贵人屌幸。机心重之辈多是头脑优生,相对而言,屄阜的长育就相形见绌。世事无绝对完美,有其空,如车轮中空,是有轮可用。有所用,则无污惭之念。妇女之所以羞是藏垢而痒,为世情所抑,对r欲虽有诉求,愧於求而自卑,免不了仍在心底里生出抗拒。也是抗拒的感觉,才令分泌失调,未能洗垢,益增污积而痒,更为自卑,相因相成。

  屄x深受灵智控制,一切都是虚情假意,才可把来屌c持於股掌之上。无奈世人迷在完美,妄求那不可得之幻,就是欣赏弄虚作假。无论真真假假,一切成诸於力,是主奴之戚。祸水红颜是天生之质,对身生骨r也可无情,那能不杀姊屠兄,弑君鸩母。一旦大拳在握,则是则天女皇的夺位。这些女x,就是不能给她名份,否则就是死得比伶王祥尊者更窝囊。这类女人在人际关系间纵横捭阖,不会注重自身的享受,必至登峰造极,才如武则天的荒y。

  向芳淑怀著忐忐忑忑的心情,带著讨好的个x,颇望邀宠的检视著自己的小屄x,加而修饰。白玉凝脂般的玉体未见滚烫,从未有任何物体沾染过的屄x也无湿滑流涎的狼狈。y毛疏稀却紧贴,两片丹红的处子y唇紧紧夹著。无惺惺作态的羞意,有的只是崇拜之情。从r体的征伐,伏不了女x心识。只有权势才是真正的征伏,心底里信服,才会随心顺意,小鸟依人。

  无我无相也不排斥伪诈,却只不迷。面对如斯一番造作,y魔严人英也导而享之。仍把魔屌弄成幼若灯芯,向娇软如泥的处子屄户缓缓刺进去。芳淑痴心迎合,觉到一g硬梆梆的r条目前正邪各派群仙劫运将临,好些隐迹多年的旁门散仙能者,均要相继出世应劫,即便左道旁门一流,只要不为敌,万不可先行发难,以防又走极端。知对方既用许多心机把人引来,必有原故。已然至此,莫如照她所说,前往一晤,相机行事。

  朱文正要开口,忽见一溜黑烟急如箭矢,由前面山旁丛林蔓草之中,朝著三人斜s过来。烟虽黑色,却不带丝毫邪气。因其来势太急,骤出不意,善恶难知,用意莫测,英男首先一指剑光,上前拦阻,意欲令其现身,喝问来意。金蝉看出对方不似存有敌意,英男南明离火剑又是妖邪克星,怎好冒失,又生枝节?忙喝:“余师妹且慢,问明再说。”

  话才出口,英男剑光已经出手,虽未有伤人之意,但那仙剑威力强大,黑烟来势又快,已经飞近,眼看撞上。三人见状,心中一惊,连念头都未容转,方觉要糟,英男也忙著收回剑光。y魔严人英本料朱文鲁莽好强,早就微化法身,团护黑烟前来,却不料来的是胞姊的南明离火剑。不过y魔严人英已功参造化,只使剑光穿烟而过,伤不了黑烟中人。就这一眨眼的工夫,黑烟已然直落三人面前,离身丈许,便即停住,好似一条黑影,四围为烟雾所笼罩,分辨不出面目,连金蝉慧目也均未看出是怎麽飞过来。黑影未等三人发话,已先躬身说道:“弟子林映雪,拜见三位师叔。现奉恩师玄殊仙子之命,来迎三位师叔,去往桥陵圣墓後面洞室中一谈。”

  林映雪是绛雪出生时本名,入卧云村前所用,为避欧阳霜耳目而复原名。三人听语声十分温柔,匆促间虽不知对方来历深浅,但看黑影来势奇突,那口专制邪魔,连妖师谷辰均不敢当的南明离火剑,俱能随意冲越,毫不畏惧。其徒如此,其师可知,所居又在古墓之内,即便乃师不是鬼怪,决非寻常人物。金蝉遵循仙示,忙用传声告知二女,不能因此便生歧视。林映雪原是奉命而来,故意延宕,笑道:“恩师所居是在内寝g後石室之内。便须绕往後山二十里外,由一崖洞中的地x穿行进去,不走这里。”

  随引众人沿著左边山麓走了一段後,由黑烟中飞出一圈亮晶晶黄光,出手加大後,圆径不过丈许,光也不强,转风车也似急旋不已。到了地面,发出稀疏疏的银色光雨,随同下冲之势,电旋星飞,越转越急,而四边山石泥土,竟如溶雪向火,纷纷消散,晃眼冲开一条深洞。土尽以後,下面便是极坚固的山石。金蝉方想桥陵圣地经此一来,岂不残破?回头一看,来路泥土已逐渐封闭,前面尽管冲成一洞,身後来路相隔丈许内外的泥土,竟是由分而合,逐渐还原。所用法宝,乃戊土真j所炼,无论多坚固的石土,冲过之後,仍能随人心意使其恢复。黄光收处,人已落地。乃是一座极y晦的石洞,当中洞道:“时机将至,可要先行?”

  英男早就心急,首先赞好。玄殊笑道:“贫道暂时虽有别的顾忌,不便出面,对敌人虚实来意和所用y谋毒计,却知大概。亲送三位道友在离广场五百里外,便要分手。请在贫道未回以前,无论敌势多麽嚣张,形势如何紧急,千万不可出手。”

  金蝉想起仙柬小册数日不曾开看,便暗中打开一看,见上写“一切均听玄殊仙子主持”,经此一来,更生信仰。朱文忽想起目前群仙劫运。有许多出身旁门的散仙得道年久,素有声望,不愿自卑,隐居深山古洞和辽海荒僻之区,苦心虔修,为末次天劫打算,运用玄功,推算未来,事前设法与正教中人交往,以便到时求助。平日多结好感,遇见对方有何为难之事,便以全力相助,以为异日同共患难、助人自助之计。主人也许便是这类高明之士。照她这样为人,休说此次蒙她全力相助,同仇敌忾,便无此事,他年有事,也应约上有法力的同门,助她脱难,才是道理。

  居心虽然不差,却是自视太高。自大之辈往往莽作主张,多是成事不足,败事有馀。玄殊通透太y玄经,得y魔肏入先天真气j华,已能睇透人心,以朱文的修为,更是动念即觉。待朱文寻思间,已同飞出树腹,到了外面,才忽然笑道:“贫道借此时机,为三位道友少效微劳,稍洩昔年之恨。事出无心,原未想到未来安危和自身打算。只要行其心之所安,并无须先事图谋,用什心机哩。”

  朱文听出弦外之音,知道自己才一动念,对方已全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