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5-247(1/2)

加入书签

  第二百四十五节辘死瘫黑

  东海双凶意图突袭腆安门前广场,却在戮西地被歼後,幻波池一系借故撤出,助周轻云运送那百丈长虹似的匹练妖光回紫云g重炼。秦紫玲本是玄真子一系,不得不遵从法旨,代易静主持腆安门八九玄功氓殒大阵。海外仙界也不是支持舌灿莲花系,其反对死士介入,是想事件没完末了,乐见轩辕魔g越乱越好,成为勒索的筹码。灵峤gy仙系要的是剥削,若给死士夷平八九玄功氓殒大阵,则失去了一切投孳基础。鹰系赤杖仙童要的是推翻,估道可以重施解体黑伽山故技,只要囚禁了死士头子,即可由小量活跃徒众予取予求,却忽视了魔g死士与头目的密切关系。只兀南老怪代表熟悉共工本质,及轩辕魔g死士制度,断言纸佯诡魔会败丧,实行死士c纵。对外孳的开放必继续下去。死士专权了,一切将在垄断的控制下进行,善信与头目所得,差距必然极度扩大。肯卖命出死力的头目竟鱼贯而出,就真令海外仙界恐惧,怕重垂铁幕,使投入神州的法力宝力又再烟消云散。

  戮西地峨眉徒众经过多日的战胜,胆子竟越来越大,却不自量是只晓骂街的废柴。借得秦紫玲的颠倒八门镇仙旗,和申若兰的旗里烟岚,更自认为不可一世。

  当地缺魔君亲信九天勾魂神君万谷子,率领众魔徒,藏身匿入奇形怪状的魔辘中,由一片黑赤妖云簇拥下,缓缓移至,若泰山压来。相隔数百里外已乌光闪现,隐闻闷雷震空之声,响如天塌,带著漫天瘟氛扑到戮西地面,却为旗里烟岚所阻。

  满空俱是旗里烟岚的五行金铁,形体巨硕,堆积重叠,却幻化无方,蔓延互碰,轨迹无常,撞出火千丈光,闪烁灼烫。

  万谷子受双凶被歼所怯,料是停下不得,只能依靠魔辘碰撞而过。虚者无可触能令受惑者疲於奔命;实者也不见得力,金铁之形却徒具虚形,被撞得云碎星飞,响爆之声轰然入耳。旗里烟岚在红花姥姥手中只败给长眉真人一次。在申若兰手上却是修为不足,被碰飞後,收拢缓慢,轰击力弱,撞不出金铁之坚韧。

  颠倒八门镇仙旗的幻化又乱不成魔辘中妖徒的神智,是因辘厚云深,而峨眉众弟子功力不足发挥仙旗法气。魔辘直贯而冲。

  守阵众人仍不自量,粒米之宝也放光华。戴湘英扬手发出青、红、白三色奇光,电旋星飞。石奇、施林、余莹姑、周云从相继发出飞剑,化为满天星雨,五光十色,四下飞舞。余莹姑的青霓剑和周云从的霜镡剑本是仙家名器,却在後辈的浅薄修为中,连万谷子的瘟氛也破不入。木**扬手一明月佩打来,邪烟也只裂而不散。廉红药将修罗刀化为二十七道寒碧光华穿入,也只破开妖云,击得魔辘星火崩s,阻不得魔辘前冲。商风子亮出八角铜镜,照透辘壳,映见魔辘中有假头陀姚元、王森、飞叉真人黎半风、金燕、金莺、金驼等,俱妖力平平,却在魔辘护罩中,奈可不得。

  数十百丈金光雷火作大半环形,满空交织,连珠霹雳夹攻而至,惊天动地,轰出叫骂雷音,却触不及魔徒神魂。方瑛扬手一枝专戮妖魂的太乙青灵箭,一道青荧荧的冷光击得魔辘震汤。当头魔辘中万谷子扬飞一片妖烟邪雾抵御。众人把剑光、宝光连成一片光屏,合力抵御,如崇山长岭的封阻,也足壮观,却不敷用,只能勉强相持,被魔辘撞得爆碎,万点火星四溅。终被魔辘冲出颠倒八门镇仙旗。

  石奇、施林不及飞遁,r身被撞压成r片。林寒制动灵符施救,也只搬得一堆r浆。众峨眉弟子失却仙旗遮掩,只能躲在塿隙,轰雷诉忿,高呼口号,此伏彼起。

  万谷子频施天视地听,侦测到那儿有音爆,就指挥魔徒向那儿狂放y雷妖火。众峨眉弟子怯得望风而遁,真是窝囊,看著魔徒扯高气扬,向腆安门飞去。

  魔辘过了戮西地,仍向怖障塿狂轰猛炸,不断向塿上洒抛y雷,轰隆不绝。

  怖障塿死伤无数。整个戮西地陷入极度恐惧之中,任魔辘飞逝。

  魔辘飞进腆安门广场,只见右侧大片峰崖,本就其高排天,这时崖不知道,无人出头承担下令轰放y雷的责任。地缺魔君就在抱怨著这些负担中,在死士团中失势,与滓佯谲魔两败俱伤。

  舌灿莲花系失势了,冯吾以灵峤g的威望,号召海外仙界杯葛魔g。海外仙界已不能从那些舌灿莲花系魔徒合作得益,便乘机全面排斥,斩断一切关系,使魔徒当日勾结所得,而寄全海外的,就全被吞没了。今後在明在暗都是血魔门幕後控制大局。贪得更顺利,更方便。滓佯谲魔还寄望海外仙界的压力,虽再魔牢受虐至魔灭,也决不认错,却不知那些压力只是勒索的借口,真蠢的可怜。

  这是令地缺魔君最恼火之处,必要舌灿莲花系零散,g绝其东山再起,展开全面大搜捕。血魔门也乘机洗涤异己,目标就是那些渗入正教的卧底魔徒。卧底名册在忍神尼识海中,择其有与舌灿连花糸互通消息者,予以搜证,由血魔门魔徒向地缺魔君一系告密。卧底身份揭露不得,魔徒无法自辩。地缺魔君对曾与卧底曾有联系的魔g头目,俱以叛徒处分,一律格杀,来个大清洗。玄真子的功业受到莫大打击,不得不死命叫〔平反辘死〕,暗示他们非常j忠於共工,不惜薪火相传。却就不敢涉及滓佯谲魔,更不敢拿滓佯谲魔作号召。

  善信受害於贪污腐化肆虐,索贿受赃横行,j神麻木,晓得为自己的命运奋斗,流於金钱至上,道德沦丧,争相非法偷渡出魔g。纵使为奴为妓,也比g内多赚十倍。因而〔偷渡〕、〔黑工〕成潮,令全宇宙仙凡两界叫苦连天。魔徒就乘势变身作氓殒斗士,求得难畜身份,逃往天蓬山及天外神山。把魔教共工思维带入民为主的清宁福地,煽惑出贪婪狡诈氛污宇内。

  地缺魔君虽然主了魔g什麽也不肯离去,一味软硬兼施,好说歹说,始终追随不舍。

  谢琳始而厌恶,多次将他作贱。映雪知是非成功不可,岂敢抗拒,甘受折磨,受尽苦痛,也毫无怨言。谢琳吃映雪纠缠不清,又知她以前虽曾在妖人门下,却早已逃出,藏身古墓之中,无什恶迹,其势又不能将她除去,只得跑回小寒山。

  以为映雪飞行决没她姊妹快,本山又有佛法禁制,不经忍神尼允许和她姊妹引进,谁也不能入内。岂知主此事者却是其母师之主,本心是使她自招,免得觉著受压而反感而已。

  映雪这鬼丫头的魂遁神速,比二女更快。二女刚一到山,映雪便跟踪而至,只为求引谢琳入甕,被隔断在外不能走进。始而守在山前跪地哀求,日夜号哭,因久不见回应,明知佛法威力,妖邪魔鬼犯禁必死,竟拼以身殉道,朝小寒山二女日前突然隐迹之处强行冲撞。因其虽是鬼魂炼成,从未为恶,开头虽受了不少苦难阻隔,连经禁法抛掷出去好几次,并未受什伤害。这原是用苦r计,断定不致受伤;再见佛光照体,至多遇阻,将其挡退,连元气也未损耗,胆子越大,再接再厉,奋不顾身,一味向前猛冲不已。

  这日连受苦难之馀,居然悟出玄机,知道有挟而求,拼受苦难,以邀怜悯,是挟持,只会惹嫌,微妙处全在真诚。忙将悲号止住,先在山前静心诚意,凝神内视。等到神志清灵,把连日情急悲苦及用尽心机的种种杂念全数去掉。然後跪在山前,不出的恶毒狞厉,与初现时的愁惨情景又迥不相同,令人见了肌栗毛戴。随即转身,在树窝前面一块大石坐下,身後怪石丛聚,宛如一个石堆。三兄妹就在石後,伸手可即。妖女手中掐诀,口中喃喃不绝,绕身火光渐渐由显而淡,继见周围白光现起一圈,中有九个赤身美女,百媚千娇,脂香粉腻,珠靥星眸,玉琢琼装。各携著九个粉妆玉琢的赤体婴儿,跳舞翩蹑,极妍尽态。外看是用志不分,其实已被y魔采撷得只是元神未灭。却执著自我,不堪使用,只因循苟且的在重炼九子母y阳十八魔。

  萧琏轻轻一打手势,萧珍、萧璇便身子照前微一探,运足平生之力,各将郑颠仙所赐灵符一抖。便见一片金霞万点火星,似电光爆散一般,从妖女身後纷纷当头罩下。妖女纵然练有一身妖术邪法,这时却是无知无觉,对骤然发动的变生肘腋只能在惊急骇怒之中,慌不迭怒叫一声,直觉的化道浓烟望空便起。任是她遁逃速快,身上已受了重伤,双目几乎为金霞中火光打瞎。如换上寻常妖人,就这一道灵符已早送命。

  妖女这里驾起浓烟,额际三把金刀便自应声飞起,连珠发出,立时便有一片火云拥著三道黄光飞s,百忙中竟未防卫自己的元神。萧琏一见二兄得手,更不怠慢,喝一声「疾」,仙剑力掷而出。妖女才自冲光冒火飞出不远,猛觉颈处微一作痛,「哎呀」一声惨叫,身首分离,残躯从半空中带著那道残烟坠下,自行肢解,分为四肢、左右x腔及肚腹七截,屍横於就地。三把金刀也把萧珍、萧璇钉了个结实,便冒起一堆火光,烧将起来,一片焦臭之味,烧化成了两段白灰,一触即散。

  那些赤身美女、婴儿受著y魔的先天真气制肘,不敢扑向萧琏,齐齐争抢妖女屍身。这时空中金光火星已然敛去,萧琏不由吃了一惊,看出不妙,忙把自存的灵符往外便抖。展动处,金霞火星二次飞出,照定那些赤身女婴雨雹一般打去。

  说时迟,那时快!那九个赤身美女,抢了半空中的人头,化成一溜赤红火光,在灵符展动以前破空飞去。地上妖女残屍已被那些赤体婴儿抢到手中,刚化成火光,相次离地欲起。离地丈许,吃漫天金霞火星当头罩下,被打落地上。耳听鬼声啾啾,入耳凄厉。那些赤体婴儿现出丑怪狰狞的本来面目,竟是大小九片死人头骨。

  萧琏见妖女头颅为九母魔抢走,形势可怖,自知如那些女婴魔被返回来报复,怎生是好?越想越怕,不敢再延下去,连灵符也不敢收,也不敢返回卧云村,迳行投往苦竹庵求救。欧阳霜二子丧命,元凶一女被y魔放走为导火线,使欧阳霜欲罢也不能。

  这劫杀只是y谋的开始。继由映雪以绛雪身份出头,要苦竹庵交出凶女。映雪背後有小寒山二女,郑颠仙也不敢轻率启衅,向雪山派白发龙女求助,凌浑也不敢招惹忍神尼,持著一点交情,求灵峤g出面。另以仙魔之别,请峨眉向忍神尼询问意向。忍神尼断言崔瑶仙虽认铁姝为师,本身却是卧云村内人,事起在私人两代恩怨,仙魔之争不在崔氏二女,是卧云村内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