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5-247(1/2)

加入书签

  第二百四十五节辘死瘫黑

  东海双凶意图突袭腆安门前广场,却在戮西地被歼後,幻波池一系借故撤出,助周轻云运送那百丈长虹似的匹练妖光回紫云宫重炼。秦紫玲本是玄真子一系,不得不遵从法旨,代易静主持腆安门八九玄功氓殒大阵。海外仙界也不是支持舌灿莲花系,其反对死士介入,是想事件没完末了,乐见轩辕魔宫越乱越好,成为勒索的筹码。灵峤宫淫仙系要的是剥削,若给死士夷平八九玄功氓殒大阵,则失去了一切投孳基础。鹰系赤杖仙童要的是推翻,估道可以重施解体黑伽山故技,只要囚禁了死士头子,即可由小量活跃徒众予取予求,却忽视了魔宫死士与头目的密切关系。只兀南老怪代表熟悉共工本质,及轩辕魔宫死士制度,断言纸佯诡魔会败丧,实行死士操纵。对外孳的开放必继续下去。死士专权了,一切将在垄断的控制下进行,善信与头目所得,差距必然极度扩大。肯卖命出死力的头目竟鱼贯而出,就真令海外仙界恐惧,怕重垂铁幕,使投入神州的法力宝力又再烟消云散。

  戮西地峨眉徒众经过多日的战胜,胆子竟越来越大,却不自量是只晓骂街的废柴。借得秦紫玲的颠倒八门镇仙旗,和申若兰的旗里烟岚,更自认为不可一世。

  当地缺魔君亲信九天勾魂神君万谷子,率领众魔徒,藏身匿入奇形怪状的魔辘中,由一片黑赤妖云簇拥下,缓缓移至,若泰山压来。相隔数百里外已乌光闪现,隐闻闷雷震空之声,响如天塌,带著漫天瘟氛扑到戮西地面,却为旗里烟岚所阻。

  满空俱是旗里烟岚的五行金铁,形体巨硕,堆积重叠,却幻化无方,蔓延互碰,轨迹无常,撞出火千丈光,闪烁灼烫。

  万谷子受双凶被歼所怯,料是停下不得,只能依靠魔辘碰撞而过。虚者无可触摸,能令受惑者疲於奔命;实者也不见得力,金铁之形却徒具虚形,被撞得云碎星飞,响爆之声轰然入耳。旗里烟岚在红花姥姥手中只败给长眉真人一次。在申若兰手上却是修为不足,被碰飞後,收拢缓慢,轰击力弱,撞不出金铁之坚韧。

  颠倒八门镇仙旗的幻化又乱不成魔辘中妖徒的神智,是因辘厚云深,而峨眉众弟子功力不足发挥仙旗法气。魔辘直贯而冲。

  守阵众人仍不自量,粒米之宝也放光华。戴湘英扬手发出青、红、白三色奇光,电旋星飞。石奇、施林、余莹姑、周云从相继发出飞剑,化为满天星雨,五光十色,四下飞舞。余莹姑的青霓剑和周云从的霜镡剑本是仙家名器,却在後辈的浅薄修为中,连万谷子的瘟氛也破不入。木扬手一明月佩打来,邪烟也只裂而不散。廉红药将修罗刀化为二十七道寒碧光华穿入,也只破开妖云,击得魔辘星火崩射,阻不得魔辘前冲。商风子亮出八角铜镜,照透辘壳,映见魔辘中有假头陀姚元、王森、飞叉真人黎半风、金燕、金莺、金驼等,俱妖力平平,却在魔辘护罩中,奈可不得。

  数十百丈金光雷火作大半环形,满空交织,连珠霹雳夹攻而至,惊天动地,轰出叫骂雷音,却触不及魔徒神魂。方瑛扬手一枝专戮妖魂的太乙青灵箭,一道青荧荧的冷光击得魔辘震汤。当头魔辘中万谷子扬飞一片妖烟邪雾抵御。众人把剑光、宝光连成一片光屏,合力抵御,如崇山长岭的封阻,也足壮观,却不敷用,只能勉强相持,被魔辘撞得爆碎,万点火星四溅。终被魔辘冲出颠倒八门镇仙旗。

  石奇、施林不及飞遁,肉身被撞压成肉片。林寒制动灵符施救,也只搬得一堆肉浆。众峨眉弟子失却仙旗遮掩,只能躲在塿隙,轰雷诉忿,高呼口号,此伏彼起。

  万谷子频施天视地听,侦测到那儿有音爆,就指挥魔徒向那儿狂放阴雷妖火。众峨眉弟子怯得望风而遁,真是窝囊,看著魔徒扯高气扬,向腆安门飞去。

  魔辘过了戮西地,仍向怖障塿狂轰猛炸,不断向塿上洒抛阴雷,轰隆不绝。

  怖障塿死伤无数。整个戮西地陷入极度恐惧之中,任魔辘飞逝。

  魔辘飞进腆安门广场,只见右侧大片峰崖,本就其高排天,这时崖顶一带已然隐入云层之中,惨雾愁云笼罩其上,什麽也看不见。万谷子随掐灵诀,朝空一扬,面前现出一个光圈,照见崖上影影绰绰现出一座大法坛,坛上烟光弥漫,闪变不停,鬼影纵横,时隐时现。天空中更有一片带著粉红色的黑气,天幕也似自空下垂,其长无际,是辛瘐魔狲的魔网旛幢。万谷子孤军以对,更不敢轻涉神坛。

  由於魔宫内有五魔将内讧,及那支持蝈疯騃魑的蒹嘤冤衰,和那支持吆膀废魍的蝾獉冤衰暗拖後腿,诸多留难,使非地缺魔君嫡系魔将都在观望,未能接应上已进入腆安门的万谷子。

  戮西地面,万谷子一行过後,峨眉徒众又重整旗里烟岚,却已胆丧。杨成志风尘仆仆地来到戮西地,又被颠倒八门镇仙旗挡住,却导演了一场愚弄峨眉群徒的丑剧。从凌浑学来的法力外披,遮掩内里妖光,显出正气漾荡,对峨眉徒众满口谎言,信誓旦旦,矢言是压制魔辘瘫黑魔阵而来。商风子只知八角铜镜能照透邪魔妖宝,不知对正教宝光则要论修为。商风子修为浅薄,照不透虚假的法光,测不到内中妖气,就给杨成志骗了,恭送杨成志扬长而去。

  杨成志掩护魔徒进入腆安门广场,揳入八九玄功氓殒大阵及魔辘瘫黑魔阵当中。腆安门广场上八九玄功氓殒大阵众玄功修士,与舌灿莲花系及与海外仙界一样,只修口吐莲花,光芒耀扬空际,哀求仙界大发善心,希望用极小数的骚乱操纵法轨。甚至公然树立海外仙界恭奉的欲火荡妇塑像,不是崇洋也是插赃。看魔宫死士虎视眈眈,共拥秦紫玲往策反杨成志。

  秦紫玲处境已今非昔比。当日峨眉弟子未得九天玄经,法力平平,全靠秦紫玲支撑门户,应青螺魔宫的挑衅,虽对妖狐馀烬,也得必恭必敬。今日三英二云七矮俱开府扬威,那些得获前古异宝的同门也後来居上。秦紫玲所以尚能维系声望,只因是由始至终俱谦逊自恃,顺众而行。此时更难却意。虽已知道杨成志已脱离凌浑雪山派,投入魔宫,居心叵测,却自恃修为远胜杨成志,更曾当日有救他出妖窟的恩德,遂轻身入彀。

  穿入杨成志法光後,秦紫玲料不到那竟是极浓厚的黑气,护身宝光外上下四外全被黑气裹紧,晃眼加盛,隐隐约约凝聚为一蛇和一只形如鸱枭的怪鸟,聚化飘忽不定,当头猛扑不已,口喷各色毒燄,火箭般劲射无涛。它们全是修炼千年以上的妖物精魂,被阿怛含婆凝聚成法宝。所散出的冤怒之气,其威力虽灵峤宫花绿绮也得受困,苦守待救。何况秦紫玲本是魔种,习有蛊心惑神魔功。同魔相吸,从内牵引,周身千万个毛孔散出魔气,青芒莹莹,紫雾霏霏,化成了个青紫交叠的光球。放进无孔不入的刺骨寒风,穿透全身的毛孔,揪心裂胆。寒冰煎熬得心头一片寒凉,而阴极藏阳的烈火却把屄穴炙得炽热,湿气薰得麻痒酸痹,非得受悍屌插撬不可。

  物腐虫生,本就自然趋向,无伤真元。无奈最大的敌人却是自己心识。秦紫玲一心向道,受不了边缘人的待遇。魔教中人嫌她的仙人基因。正教耻与为伍,虽不致有所奚落,却是敬而远之。本身却迷醉在崇高仙境,依不了正教长老的口是心非,骗了信任为代表,却出卖善信作争权夺利,为反而反,致善信的利害於不顾。更不甘接受杨成志的淫肏,沦入魔境,接受魔意。神魂茫然若失,竟立志殉道,就不知巍峨天宫何尝不也是一塌糊涂。

  一点一点的透明水晶,薄翼明亮,迅速在真皮内结成层层幕块,将秦紫玲凝固起来。这种极端痛苦的死亡煎熬,使得肉体上的四大假合,地骨骼、水血液、火体温、风呼吸在震动中崩离分裂。物极则反,屄内一次又一次的内火自焚,蒸得一层又一层的冰壳滚滚融化。瞬息幻变出雷霆霹雳,漫天轰隆,转而山崩地裂,复而又出现海啸涛天,滚滚浪袭的恐怖景致。极寒极热的交替煎熬。灼热沸腾黑暗的炎阳烈焰肆虐後,就是被寒冻酷冷的虚无黑洞所吞噬,比各种心刑还要厉害得多。漩涡般星海崩裂产生毁灭性四大震动,孤寂无助的灵识受著千变万化的死亡幻像煎熬,渐渐陷入伸手不见五指的黑闇地狱中飘浮,被锋利如刃的气波旋迭宰割。

  此际辛瘐魔狲已收得鸠盘婆残魂,撤除魔网旛幢。舌灿莲花系也全部撤出,留下峨眉的八九玄功弟子独撑氓殒大阵。万谷子再无顾忌,瘟雰卷淹过来,导烈焰酷冷共逼秦紫玲元灵。魂魄就是脱离不了囊壳,求屍解也不可得,眼看即将被撕裂至魂消魄散,堕入阿鼻地狱。突然一道耀眼强光从空中劈开万谷子妖氛,爆出光束万点,直透黑气,竟与秦紫玲产生一种互相吸引的磁场,箭矢般的透屄穴而入。是阴魔稳固了鸠盘婆残魂,潜匿到来。

  阴魔知她不到黄河心不死,就助她上天庭见识。微化法身成粒子,污染青紫交叠的光球,只凝聚魔屌,肏入秦紫玲屄穴。火炙的屄膣及强烈的收缩在神智丧失控制下,其炽热及紧束直非仙凡众屄所能达致。非是阴魔的淫功盖世,必然熔解成浆,更被搓捏为尘。阴魔巨屌也得放射先天真气解压,形成空压无俦劲道一头火龙在秦紫玲屄内游旋盘转,再从秦紫玲浑身毛细皮孔丝丝窜出,形成茧状一个保护网。

  茧内的秦紫玲却只觉凝聚在体内每个细胞的魔气,连骨髓里的魔蛊也全吸出来,化为一丝丝的热火,聚入子宫深处,流向屄道。觉得一股强大的吸力从屄窿里传来,令她奇痒难熬。魔屌越往外拉吸力越强,刹那间,魔火狂潮排山倒海地扫过全身,全身每个细胞都被魔火冲了出去,体内产生一种无比空虚。意识瞬间离开了这世界,像是在一片奇光异幻的深海中漂浮,又像是在晴空中飞翔。

  尘归尘,土归土,天魔淫气尽汇淫穴,被索入龟头。灼烧烈焰之魔火聚成一股黑气。从阴魔冯吾顶门窜出,直冲斗牛,凝聚不散,渐渐变成透明直至淡化消失入浓厚黑气中的妖物精魂影内。秦紫玲法体纯化,於魔气消失得一滴不剩後,顿感胴体骤间虚虚荡荡。得以吸日月之精英,容天地之秀气,连阴索阳而炼性,养水火以凝孕元胎。一点亮光出现在眉心,慢慢的越来越亮,由白色变为红色,红彤彤的下冲膻中气海,整个胸膛就散发滚滚轻烟,快速涡旋,变成了个金黄色的火球,旋转有如陀螺,浓缩成霞雾後,把真形炼出。

  茧内腾腾焰起,烈烈火生,一声雷响,爆化出一道紫虹,夹著迅雷闪电,九曲盘绕,形成一股漩转光束,从氲氛、黑气核心冲出一角锥圆漩涡。缺口如圆月,破开黑云,现出秦紫玲的金光法相,盘膝虚空而坐。光芒强烈耀眼,透射浓厚黑气,与妖蛇、怪鸟交缠。金光强盛炽烈,一寸一寸截断妖蛇和怪鸟後,肉体熔解洒落,化成坐下彩云。雷电闪处,划破阴霾,拖曳出漫天光华,白虹眩目。元胎穿越氲氛,飙射上空云天际,道成正果。

  峨眉一众弟子,到秦紫玲火化後,才知道拥护死士「平暴」,是上了杨成志大当。腆安门广场就由裘芷仙主持。裘芷仙慨对同是从右元十三限出师的李镇川,说心中话:“其实八九玄功修的就是舍生丢命。和平度化的最高原则就是屍解,等待无赖至极的妖刀劈杀,才能化成「极光」,穿魂入魄,为宇内上仙开道,剿魔灭妖。现在魔宫发疯了,我们也几乎要被逼疯了。只有八九玄功在广场上血流成河後,才能真正起动罡锋正气。但这种话怎样跟众同门说,而我选的却不是八九玄功法门,只能他冲锋,我吹风。说来益觉昧心。”

  说罢,拉上李镇川,乘秦紫玲爆炸法体的漩涡未淹,逃出辘死瘫黑魔阵,留下八九玄功的同门尽数屍解,所以也不敢返回峨眉,幸得灵峤宫密囊偷偷送往天蓬山。腆安门外广场已是一面倒的黑气弥漫,八九玄功的口吐光芒,也伸不出鼻头,莫说倾天撼日,连自身也难保,只能在黑地狱中静待殉道,用平静的目光,手无寸铁,迎接魔宫刽子手的屠刀。这时,辘死瘫黑魔阵已封死了所有广场出路。

  广场上突然黑气厚淹,魔辘遮云蔽月缓缓向八九玄功大阵压盖。沉闷的撞击声中,高崇炫耀的〔欲火荡妇〕法像轰然爆碎,溅得星雨急射。

  魔宫内只有魔徒可以有逞其兽欲的无限自由,岂容善信从心所欲。像内淫津抖出如长虹贯日,仍冲不出上空的金乌障铁幕,引不到〔盲眼魔娘〕的天平金剑。

  八九玄功的光芒就碎入幽冥,永远难出天日。修士集伍成群就在广场东西两侧静看身旁的同门相继被碾研作肉浆,毁屍灭迹。更为玄真子抹出峨嵋命册,连姓名也无留下片断丝毫。

  那些因西金化丽水生乙木而来的善信也知大祸临头,不敢再等丽水,纷纷往广场东北角奔跑。广场西北角的主营也腆颜逃命。无奈风暴激起,闪电交加,雷霆霹雳,风云变色,掀起滚滚涛天浪潮,扑盖天地般愈冲愈高,愈滚愈辽阔,形成汪洋大海般的鸿沟,直通无涯的遥远天边,善信无路可逃。魔徒还嫌费事,受阴魔的五云迷仙法所惑,谁也说不出谁下令轰出阴雷。阴雷轰入逃亡懦夫体内爆破,交织出惨痛的呼号及呻吟,和杀人魔徒狂笑,混合著魔辘隆隆声响,震耳欲聋。无辜善信被丽水所骗,统统丧生在阴雷之下。广场最内层那些八九玄功修士被统统研化,俱在瘫黑妖气中统统被焚烧,连血也难留一滴,只留下氓殒大阵的诸多通敌罪证。

  蛇无头不行,抓起了靠山,下面就完了。滓佯谲魔被囚入魔牢下,痢蟛人妖接任掌宫应是顺利成章。然而,众魔君俱知持有执行权的宫务院总理异常重要,动不得。从海口分宫调入白痴戆煞作掌宫。八位超级魔耆毫无顾忌地将自己凌驾于魔宫最高层的七魔尊,以暴力更替最高层,完成了一次宫廷暴变,将宫规完全践踏无遗。

  地缺魔君踌躇满志,在腆安门上空团转,显示他的至高无上,魔光耀烁,张开血盘大口,喷洒血的纷飞,点滴覆盖整个魔宫,散云结霞,通示魔训,诏告魔宫上下。第一句话就是:“这场风波迟早要来。”

  再就重申魔意:“这是宇内的大势所趋,因魔宫的特式必与海外洋奴成对决,是一定发生,不是仙魔的意志所能转移,只不过是迟早或大小而已。起事在学舍推动,但根子是在党内。滓佯谲魔的失误就是不等我们魔化才发动。我们这批老魔耆有足够的崇拜,影响善信及死士的视听,才可暴力夺宫。没有了权,就甚麽也没有了,任何仙界的民为主准则,魔宫永远不会依随。利益就是权力,权力就是一切利益的根源,挑战宫权,不是你死就是他亡,又岂是只靠舌灿莲花的秀才嚣叫就能叫人自杀,可真死有馀辜。”

  岂料享贱、蝾獉两冤衰却截受云路,来个自撇清,公开问难地缺魔君揭露是谁下令轰的阴雷。杨成志回答是执行命令。万谷子却说不知道,无人出头承担下令轰放阴雷的责任。地缺魔君就在抱怨著这些负担中,在死士团中失势,与滓佯谲魔两败俱伤。

  舌灿莲花系失势了,冯吾以灵峤宫的威望,号召海外仙界杯葛魔宫。海外仙界已不能从那些舌灿莲花系魔徒合作得益,便乘机全面排斥,斩断一切关系,使魔徒当日勾结所得,而寄全海外的,就全被吞没了。今後在明在暗都是血魔门幕後控制大局。贪得更顺利,更方便。滓佯谲魔还寄望海外仙界的压力,虽再魔牢受虐至魔灭,也决不认错,却不知那些压力只是勒索的借口,真蠢的可怜。

  这是令地缺魔君最恼火之处,必要舌灿莲花系零散,根绝其东山再起,展开全面大搜捕。血魔门也乘机洗涤异己,目标就是那些渗入正教的卧底魔徒。卧底名册在忍神尼识海中,择其有与舌灿连花糸互通消息者,予以搜证,由血魔门魔徒向地缺魔君一系告密。卧底身份揭露不得,魔徒无法自辩。地缺魔君对曾与卧底曾有联系的魔宫头目,俱以叛徒处分,一律格杀,来个大清洗。玄真子的功业受到莫大打击,不得不死命叫〔平反辘死〕,暗示他们非常精忠於共工,不惜薪火相传。却就不敢涉及滓佯谲魔,更不敢拿滓佯谲魔作号召。

  善信受害於贪污腐化肆虐,索贿受赃横行,精神麻木,晓得为自己的命运奋斗,流於金钱至上,道德沦丧,争相非法偷渡出魔宫。纵使为奴为妓,也比宫内多赚十倍。因而〔偷渡〕、〔黑工〕成潮,令全宇宙仙凡两界叫苦连天。魔徒就乘势变身作氓殒斗士,求得难畜身份,逃往天蓬山及天外神山。把魔教共工思维带入民为主的清宁福地,煽惑出贪婪狡诈氛污宇内。

  地缺魔君虽然主了魔宫顶层,却早已丢失了宫务权,又抓不住圣堂权杖,唯一拥有的死士团也因东海双凶被歼,得力死党尽丧戮西地,而变为势弱。万谷子及杨成志虽野心勃勃,招朋引类,也力不从心,更激发死士冤衰反弹,把三丑扫出死士团。地缺魔君虽不甘心,也不得不拱手把自己的死士团权力交出来。失势後,魔宫全面清算,定论为改革开放带来魔气贬值八成,令魔力全面倒退。更因合凿占五成一,把所有资源都投入了那十三个新租界,使其他地方的善信生活得更凄苦。

  外孳估量可以噬得贱灿的特廉血肉,却不料若是青砖沙梨。看去如沙梨多汁,入口才知青砖索水,反为亏蚀。因合凿是魔宫占其权限的五成又一,仍是以魔徒代表魔宫作主。在其共工思维下,贱灿仍是庸懒怠慢,错误百出,损失无可比拟,令外孳大悔。

  地缺魔君虽然知道共工魔典的专利式的国营造成全面垄断,无需竞争民力,因而民力贱如粪土。亦握杀资源调配人才;窒碍广大善信的动力,养成刁民庸懒贪婪。才向剥削邪经投降,回复氓化歹嗝冥前的状况,外放权掔四成九。却不知当日只是名义上拥有,没派遣魔徒插手干预。如今合凿,则有魔徒指手划脚,与宫营无异。

  任何靠公帑生存的机构或人,纵非本身是缺乏存在功能,也必被公帑弄成渣滓。〔公有〕只是讹骗,全由〔假公济私〕的代表挥霍,〔公有的名义主人〕根本就无从表达主权,更无法力更换代表。宫营效果无关魔徒自己本身的利益得失,也不用理会剑尖下的〔公有主人〕。责任对之毫无拘束,也无影响於後果、效果。

  而监察公营的魔宫上层必需讨好那些贪赃枉法的头目,以保权位,因为那些头目就是一党专政的魔党党员。上梁理不到,更徇众屈从,下梁那就岂能不同流合污。

  权力永远是腐败的温床,何来效率可言,更无心创造。合凿夥伴就是有天大才能也无从发挥,投孳就若担沙塞海。而今要求独占自主。

  投降剥削邪经的地缺魔君那敢不竭力鸣道击鼓驱策。无奈事关权势,失势者的符咒已经没有过去那样〔灵〕了。逼得地缺魔君南巡,以老朽之躯推动半废的改革开放法轮。那〔摸著石头过河〕魔法在魔宫全域上空施展。摸著石头当然是在河中石头遍布处四蹄踏地,撬高屁股,擘开屎眼以开放。背後隐有赤杖仙童幻化天阉废屌为孳,插入地缺魔君屎眼,擦出一圈一圈的污黑魔光,眩目侵睛,扩张成罩,掩蔽丑态。孳屌直伸出地缺魔君腻口,指挥方向作导航。孳液从地缺魔君阔口幕喷而出,夹著地缺魔君的洋洋得意嚣声高叫:“黑屌白屌,射得出污精就是好屌!”

  河中魔宫头目混水化鱼,载歌载舞,嬉水迎纳入河污精,从中落墨。捧托起芯震一区的金碧辉煌,以河水作背境,淡化区域所被笼罩的乌烟瘴气。当年地缺魔君为求蜀山的厂卫魔头归顺,把相联蜀山的芯震一块荒地开放,任由北迁作主。

  虽然发展得内里污秽不堪,成罪恶渊薮,却外表是层楼叠起,足堪惑世。最为突出的是魔宫灿妇供应脏屄受肏的淫业。以弹丸一区之地,光是淫业所得,竟是魔宫全体的三成,那能不迫蜀山区主安排出全日夜通关的方便。有诗借喻,曰:厂务北迁港圳通,香江贱灿快相同,荒郊淫业升新胄,茶侍壶龟祭邓公!

  地缺魔君奉命嚣叫,让外孳全权入侵,予以治外法权,自由自主任意出口入口,无需申情批准,更不用经过魔宫统筹。何以如此特权只能奉献外孳,不能给予家奴?因为这些〔治外特权〕与〔共工法典的基础〕势不两立,只能以〔卖宫〕形色跪呈外孳。魔宫上下也不是不知共工法典祸宫殃民,只是放不下〔共工魔典〕牌坊,导致失权,那就魔命也靡有孑遗。不得不卑躬屈膝以求乞孳。

  痢蟛人妖主持宫务,仍未敢公开表态,也不是任何外孳都可受批准入侵。魔宫中,事事都必得受到批准,是强权性质。权力就造成贪污,每一项权力都是魔徒枉法聚敛的媒路。当然只有那些跟死士、党徒关系密切的才得批准,弄得批准就与垄断无异,造成魔宫世家。一切仍是由阴魔冯吾穿针引线,必需由血魔门中魔徒从中撮合,才得批准。血魔门下魔徒,得血影神光之妙,来无踪,去无影,使勾结无从外洩,内里同仇敌忾,外形却是独立,而不致引起众魔君疑忌,得而蚕食宫权,直待金陵塔偈文的:四时下种太平粮。

  第二百四十六节天魔摄魂

  金银二姝被鸠盘婆抛出千里之外,仍未死心,到处寻求和解。旋即传来鸠盘婆遭劫魂残之飞剑传书。一时普天同庆,而金银二姝却如坠入万仞冰窟。二姝还自命从未为恶,志行高洁,心慕正教,决意弃邪归正。本欲投到峨嵋门下,奈何有师仇芥蒂,只得前往求叩半边老尼法门。却不料一切往日友好已齐聚武当,而半边老尼避不见面。缥缈儿石明珠也只藐藐嘴,即一斜百踹踩。

  芸芸众生,苟无深厚修为足成威胁力,则难有生存空间。纵不侵人,也必受侵,因仙凡也是空间有限。己力所不足则诉之後台。一旦强弱悬殊,就只能抱头鼠窜。所以必须依附权威,互助互利。纵修为深厚也独力难支,有必要联群结党,与邻组成势均力敌,才有和平共处之可能。二姝已靠山崩颓,纵无害於世,其名位、权威也必一落千丈,非二姝所能自处。况且自身难保,必为仇敌斩草除根,党之则祸多於利,二姝遂变为丧家之犬。往日推心置腹的良朋,争相将心腹话丑化,大肆张扬;道义之交,反眼若不相识,冷嘲热讽,诸多奚落。一直是诃谀奉承之辈,却极尽诋毁之能事;受恩深重,竟转为寇雔,高调鼓吹除害。

  金姝是次女,多是柔顺,还不觉怎样。银姝这孻女性情可就敢爱敢恨,觉到由高空骤堕。往日因顺心而生的爱,化为极恨,魔性彰化,气极斥训那曾受恩惠的王龙娥,却被反唇相讥,忿极下暴施辣手。王龙娥也非弱者,所以自甘於卑躬屈膝,只是惧怕鸠盘婆,此时虽於峨眉开府时斗剑而被残了右臂,其修为仍非二姝所能敌。

  二姝因性情迷於向善,悟不到魔法精要,实无深厚魔力。魔教之教以狠毒为本,修为全在遵诸天秘魔玄经所教而炼制之魔头,狂噬十三亿善信为血食,才得魔力无边,流毒东胜神州,使宇内群仙侧目。微却神魔,就只剩下魔头噬化善信後所存积的阴火及污障。炼赤癸球、六贼阴魂圈及玄阴二五斩魂刀,需有深厚魔力和凶煞之气,非二姝所能及。血燄叉、赤癸球及人皮口袋内的碧血神燄和九幽灵火俱是魔火所凝,却需以火生火,在火海中兴风作浪以壮大。玄阴神幕是鸠盘婆炼成的法宝,可享现成,最厉害是此宝另有元神,用时无须像别的法宝一般收起,只须微一招展,便可随心所欲,遮挡敌人去路。只惜在二姝手中,污衊少却实质,无甚杀伤之力。

  玄阴神幕本是秽发所炼,共是上下四方六面。四方四面被胡嘉借去不还,二姝手中只有上下两面,扬出亩大的乌天瘴地黑云兜罩王龙娥。王龙娥剑光挥舞成幔。神幕秽气碰之即散乱潮飞,本身更是丝网的疏松零落,遮不住剑光挥耀,随剑气飘扬,里外洞悉,无损敌手道行,只其腥骚之味刺鼻,益彰魔法之鄙陋诈伪。

  二姝恼羞成怒,不约而同各自飞出三股暗赤光华,烈燄团围涌上。这血燄叉焰烈叉锐,本是无坚不摧,却料不到昔日卑躬屈膝的奴才,法力竟比二姝高明多倍,剑气荡攘得血焰飞散。叉虽不折,却因魔宝自有魔性,与二姝离心离德,成无根飘萍之四散,有若隔岸观火。

  二姝也无暇收焰,看王龙娥剑光尖射过来,不得不播火救命,一拍人皮口袋。

  袋上人头口内立即飞出数十团九幽灵火,扬起空中,互相击撞爆散,化为百十丈碧血魔燄。火力无边,本可通神,无奈二姝鄙弃聚火之道,效仙道之薄火市名,挥霍成性。仙道精要的济世为怀所要花掉的是别人之火,自己的却是丝火不拔。

  二姝倒行仙道,不懂生火之艺,使千火一去不复回,只能靠分身解体大法逃命。

  侥幸犹依稀记得那诱拐铁姝的魔光信火所去向,撞入天门岭灵髻峰山腹,躲入铁姝的护身魔光中,才得吓退敌人。但细看铁姝的精神错乱,顿觉天崩地裂,末日光临。

  铁姝因爱、恨二气交炽,在心灵上互相搏击,夹在爱、恨两个立场对峙的缝中,就是定不下是非对错。爱气所趋,恨气斥错,对就是错,错就是对,才茫对身外事物,无所适从。元神迷漫,已对身外无所知觉,但见昏眩沉失中,频频为恨所齿,伤刺元神,冲出撕心沥血的尖叫,穿云爆雾。对金银二姝千呼不应。二姝也只能互相抱头痛哭。阴魔则以冯吾外相现身,诱导金银二姝,道:“铁姝只是受爱恨二气冲击,非是无救。不过也只你俩,有著同胞血裔,无基因排斥抗拒,才能分隔爱恨,拖她出迷茫绝境。”

  银姝求教医法,阴魔冯吾诱之以奸淫,道:“铁姝已与世隔绝,能近之者只有那护身的九子母阴魔。阴阳十八魔属销魂大法,只屄屌能作沟通。阳猛主恨;阴柔容爱,你俩各专一气,分别注入阴阳九魔,只要引得出其中一气,元神法气归一,即可痊愈,更得修为定位,可超上层楼。气由我借,必需你俩牺牲身子,分别献身爱或恨,存其纯粹,才得引渡。”

  真中有假,假亦是真。病怳是真,医法则匪夷所思。二姝虽然知道只有铁姝才能重震魔教,甘作牺牲,却不是真的其蠢如豕。姐儿爱俏,本就心甘情愿,只是碍於女儿家的俗世观念,未便投怀送抱,正好顺水推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