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8-250(1/2)

加入书签

  第二百四十八节卧云灭绝

  灵峤g慷慨借出异宝,云囊倾g以送,雷泽神砂更不惜虚耗,源源运往卧云村。更要求给予领域,派再传弟子过来设立二元仙阵。马龙娃本x取巧,贪得无厌,乘机欲占巨幅领地,树立共工落神坊。郑颠仙却心怀鬼胎,怕被对方落地生g,分润毒果,再听诸弟子众口铄金的抹黑下,虽然获得大量援助,仍是婉拒莅临。所以虽然受有异宝,却未悉j要,难以发挥妙用。

  轩辕魔g却假撇清,成立「轩辕志愿死士」南来,护持天门岭。这种掩耳盗铃之伪装也只有极权魔g才弄得成把戏。极权c纵下,连生计也垄断,那有自愿可言。要签〔自愿〕就得签,以塞悠悠众口。在民为主领域里,就耍不出这花样。

  少个小钱酬酢也无愿可言。更是财务透明度高,掩不住经费来源?

  马龙娃从卧云村得不到甜头,却在轩辕魔g渗入灿女的一杯水主义魔功风情下乐不思蜀。九子母y魔更大施色相,引诱龙娃追求r欲享受。美人醇酒,软玉温香,掏空了马龙娃的道基,及法宝之秘。龙娃不学无术,不敢北上直攻天门岭,只乘驶云囊,施放雷泽神砂作轰击。天门岭有轩辕魔g的七煞玄y天罗掩护,迷境处处。雷泽神砂就是伤不到要害。

  慕容姊妹见辛青和欧阳霜终日沉沦在y肏中,被挑得又痒又怕,避难似的夥同龙娃登上云囊北飞,轰得七煞玄y天罗波动汹涌,翻天覆地,把云囊卷入洪涛中,颠簸倒转,剧荡狂摇。慕容姊妹骤出不意,被抛出云囊外。还想飞身降落,不料已被黏在如胶似漆的浆浪中,莫能稍移,四外乌天暗地,不见五指。清光大来,才见身已赤裸,囚入如意车上,在森林中丛密灌木间。

  两姊妹身材纤秀,可诗可画,体态蕴涵贵气,合远观而不宜亵狎渎弄。秀雅的面庞下,却是三围划一,垂下一对扁塌的煎饼r房。人言r大无脑,是体能尽数供应了x器官,才灌溉出魔鬼身裁,却思维简单,应付不了因璧玉体态引来的虎视眈眈,终必为y狼噬吻,漂萍沦落。相反的是体能尽数为脑髓所用,智深如海,落得x器官发育不全,r房坦平。可惜慕容姊妹随师多年,修为并不比初进的凌云凤深厚多少。那是先天禀赋不足所致,世人那知内涵的重要。y魔冯吾深知此等残屄,不堪肏凿,只是为焚天大业,勉c屌刀。

  因其x器官发育不足,致无甚知觉,所以x欲淡薄,却不是无知无觉。必需有足够耐x及奸肏能力将她俩的体能导归屄x。那时,禀赋优厚者则乌鸦变凤凰。

  可是那些禀赋差的如这慕容姊妹就成无脑花痴,其弱屄仍是不堪闻问。y魔冯吾奸力无双,古井也得扬波。慕容贤先受挑逗。平时那样高不可攀,却由於真气被制,这时也只有慌乱地抗议著。在y邪的抚搓下,产生一种高度兴奋的感应,刺激著她整个身心,不由得一阵阵心悸,羞得面上蘼红弥漫。

  在魔手的y弄下,那种令人羞涩不堪的生理反应被撩拨得越来越强烈,整个r房又麻又痒,还在不断的发胀,浑身发烫。这是她第一次全身有种奇怪的感觉,希望有男人来爱抚她的胴躯。奇异而陌生的冲动不断地从体内涌起,弄得她屄内似有千百虫蚁在咬,膣r痕痒得难受,最好能将r屌c入她那半残的小屄里面,给她搔一搔。这下子可真弄得贞妇变y娃。无相真气就是能读取心识,y魔冯吾就法变魔屌为纤细,贯穿慕容贤屄户。

  慕容贤已经不再是那麽惊恐愤怒的挣扎反抗,却是羞涩欲绝於那异於常人r屌将她那知觉迟钝的屄窿填得满满实实。屄x仍是松松弛弛,膣r无甚弹力,也扩张不开,却无甚刺痛,只是觉得快要窒息。屄膣虽是松松,却是组织疏弱,易受损而流血不止,也难以过甚摧残,遂无反应机能。更臀薄得荐不高屄x,甚难尽兴,所以借助如意车。车面可以上升下降,切合体位,使屌屄丝丝入扣。更可使卧板从中部屈高,凹降,将车中的赤裸女体摆出各众花式,使车中裸女弓身挺腰把屄户托上呈献。更可前倾後仰,摺身举腿以供屌j从臀後c入。随意摇摆娇躯以供屌j左穿右c,无需车中娇娃自主,欲罢也不能。

  用不著魔屌猛烈冲剌,只在花芯上转来转去,那屄内的充实就令慕容贤体内气血翻腾,浑身火热、玉腿发软,连声音也绵软无力,若有股强烈的火随时要爆发出来。y魔冯吾非为x趣,旨在攻陷三尸元神,以藏密心法将一股股热气款款送入,刺激著慕容贤意识。若在火热的油中加入了一点火星,慕容贤体内的欲火登时爆裂开来,成为一股温热的洪流,陡地从腹下冲起,烧烤著屄x。体内的需求再难瞒人瞒己,终於抵受不住,“哎~哎~喔~”呻吟起来。

  欲火不断地炙烧著冰清玉洁的胴体。血在滚,灼得波涛汹涌,却舒服得很,只是外表仍是一具裸屍。有的只是她的享受,肏她的如同奸屍,所以这些平波如镜之女子往往极为痴缠,却是假清高的死鱼一条,令人乏兴外向。慕容贤则觉到来屌气热如蒸,火焰愈燃愈狂。达到了高潮境界,却渐渐沉迷出神。青春的玉体由花芯开始麻痹,意识变的模糊,整个人陷入半昏迷状态。神智更是茫然若失,用不著浪费颠倒迷仙五云法气。

  慕容昭受到视觉及脑电波传递,更有孪生的神秘感应,已打开了x欲之门扉。

  只感到牝户内像有千百条毛虫在爬,又麻又痒,脑海能想到的只是男人的r屌。

  已彻底地丧失了反抗的意识,泪水顺著脸颊不住地淌落下。别转过头去,“嘤嘤”

  地哭泣起来。害羞归害羞,身体里的麻痒感g本让慕容昭无法抗拒,要呻吟。终於受不了那磨人的麻痒,喘息起来。

  等到炽热的魔屌将屄x塞得满满,炙得花芯开放,那种奇妙的麻痒像是火烧起来,滚烫一片,遍体发热得舒泰,感到c在屄窿里的魔屌越发的炽热。尤其是那羞死人的地方被硬塞进那种庞然大物,居然生出奇异的感觉,就像要吸释出她的灵魂。酥痳的快感使得意识逐渐模糊。整个身子却仍是像僵屍般地挺硬,无声无色无艺。屄内觉到肏入之r屌火热得有如出炉铁b,烧了又烧,烧得脑袋昏昏沉沉,恍恍惚惚。

  y魔冯吾就把这呆呆钝钝的慕容姊妹带往刻意堆砌的微型幻境中,让她俩享受著皇家似的奢侈招待,费用廉宜。改造意识後,释放回卧云村去散播假像,死命嚣叫别人入魔区消费,看看那些伪造出来的点滴,掩饰其他绝大部份的残缺破坏。更低能得不能想像到那些奴役收的是如何微贱的酬津,连生活所需也应付不来。为共工魔法吹嘘的代价会是令信徒後裔成贱灿,争相由原居地逃亡。

  映雪在轩辕魔g和黑伽山的支援下,先行示弱,采游击战,向卧云村发动恐布偷袭。故露形迹,在当年至恶帮凶附近徘徊窥伺,专等欧阳霜聚众围剿,才诈作负隅顽抗,殃及池鱼,装作误杀,屠宰那些跟红出自己也不信的言词,无需证据,即可处刑。设坛为之彰法,甄别一众共工魔奴谍作。使受证人畜伏身坛下,朗读申辩,以便监坛印证。心剑是从心眼、心耳摄入心声,为仙道有为法所达不到的叩心境界,是佛门独有的至高无上测谎术。朗读是给监证理事督之入禀。谎言是口不应心,多有洩诸言行,用字不符,声韵有异,身体姿势莫见调和,更因神经系统紊乱而肌皮见变,凡夫俗子中也有j英能管窥测豹。心剑却直指魔心,伪诈无从掩饰,无可抗拒心剑的诛破。

  申辩诵完,即见霞光电闪,斗室雷轰,伪诈之徒黑心外露,形神俱灭。共工灿奴尽受诛灭,只一条小毛头受心剑透体,安然无恙。

  这侯荣坤是人鳞杂交而生,似人非人,入池则鳞,自夸不是池中物,可惜化不成龙。从小就跟人打架打大,在氓化歹夹冥中,四处打砸抢,借机劫掠。不甘上山下乡,逃离魔g,求得天外神山的可怜,收留。却不安份,哗众取宠的游行示威,企图用小数鱼畜的激烈行动以控制神山。心剑下,他毫无伪诈,确是真心崇拜共工。因有本家在魔g得势,在垄断专权下,真的比那要俯受民众选择的政棍少却一切顾忌,可以把贱灿搾得**毛鸭血,重回茹毛饮血的洪荒生活。确是只有无法无天的轩辕魔g才能给他机会。海外g府无魔g贪赃枉法得咁方便,当然更忠心耿耿维护共工魔典。心剑奈何不了此癣疥小物,由神山尊主y魔严人英特赦,劝谕出境。

  这些充满破坏力的鳞介,未尝无用,只要用得其所,则负负得正。y魔这就给这假金鳞安排了一个不可思议的经历。因为要从基层倾覆轩辕魔g,就不能在谍工身上施法,法气必令谍工败露,受到追寻法迹,有碍那友善和谐的外表,进行你虞我诈。就通过血魔门,命令一间最大的夸恶企业的总裁夫人出面,引诱这小金鳞。

  在民为主的领域里,那些总裁只是漂亮的幌子,实是贿赂的经手人。账面是支付了巨额的薪酬花红,实是贿赂赃款矣。落台後却多的是一贫如洗。当主席总裁是主要股东时,往往就犯不著蹈危冒险,就弄出打工皇帝,花红加薪酬比主席总裁更丰厚。更荒谬的那竟然会是管账的书蠹虫,那花红从何计法?其夫人所以要年轻貌美,作用就是供势力人士洩欲结党,贱妓也不如。娼妇还有选择,可以得罪恶客。那些权贵中的y秽交易,却经不起丝毫失误,引出大灾害,所以只是外表辉煌。幕後主子有令,总裁那敢不作绿毛g。

  这间最大的夸恶企业全是轩辕魔g头目的贪污钱,经血魔门渠道,偷运入天蓬山而建立。道:“现在我能养的起你了吧?”

  这点钱也够不了花费,总裁夫人怕的只是丑闻,可不是怕那老鬼吃醋,何况是奉命行事。兼且幕後主子交代了言词,依本子办事的准备给他口交,听了笑了一笑,道:“你还不能。光有钱有什麽用?现在天蓬山的上流社会都知道我是总裁夫人,跟了你,我算什麽?你来,互相满足对方的r体需要。我跟我老公没真感情,心也给你了。咱们这样不是很好嘛。”

  侯荣坤皱著眉,说:“我的女人就得只跟我一个人,你天天和那老头睡一张床,算怎麽会事啊?”

  “你怎麽这麽死心眼啊!要撇开那老头,嫁完又嫁在天蓬山算不了甚麽,更馨香呢。不过你可得给我一个能在上流社会混的名份。天蓬山自由竞争,要冒出头可不容易,看那老头混得要进棺材了,还只是一个为人作嫁的总裁。你要我,就得要比总裁更高。听我话,去东胜神洲,那里充满机会。”

  其实侯荣坤也是满心想回神州的,只是想兼得那女人而已。死心了,那就愿意同往见总裁。这老头虽知这所谓爱妻表弟,是肏得他的枕边人死脱,想到毕竟让她跟著自己守活寡,多少有点过意不去,有表弟代劳也算做点好事。所以对y妻的红杏出墙毫不介意,也真没甚感情,只是互相利用。对著y妻的奸夫还是很热情,留他在家住一晚,由爱妻在床上以y津饯别。只收了侯荣坤五十万,明是贿赂,实是收顺了,作为劳烦他为爱妻当了这麽久‘按摩b’的代价,就依幕後主子的旨意,给了魔g分公司投资部经理的名衔,派他回东胜神州。

  轩辕魔g自地缺魔君南巡,喧叫黑屌白屌s得出污j就是好屌,石头要过芯震河,翘起屁股窿,放开吸孳,先富自己友,海外洋仙齐齐表态,责其垄断。

  当然,魔g的垄断是绝不放弃的。一但让了外人入行竞争,所有g企俱必在无能党棍c纵下,全部倒塌。外孳义正词严的谴责垄断,其实也只是不准别人垄断,他自己就官商勾结,千方百计谋求垄断。谈判代替对抗,达成双赢,当然输的是第三者:千三亿神州贱灿。

  铁面小丑卑躬屈膝,以引进海外法术为借口,将魔g产业上市,分股叫价,让洋仙分润,享受著西牛贺州所难以达到的赤裸垄断。g企由党棍控制,各层主事人俱必全力抓权,互相照应,那有时间修炼,能做到〔抄袭〕已是光宗耀祖,莫说〔提高法宝水平〕,g本就无人才可言。外孳确能令其炼造发酵。党棍得到中饱私囊的机会,争相招股。一时股影遮天,宇内洋仙纷纷来神州设置基地,投机取巧。这g公总裁主持的可是全天蓬山最大,也是宇内最大的夸恶投孳基地,是血魔门拥有。钱是代轩辕魔g贪污头目偷运过来,还是地缺魔君未开放屁股眼乞索污j之前呢。可见共工垄断搜刮之劲。

  侯荣坤可说衣锦还乡。只是公派到任,给他买的云车座票只是大舱等级。他却自资买了一张至尊舱的票。他自己都有点不知道为什麽要这麽做。这就是先天真气的妙用,无形无影无声无色的导改意识,却不留法印痕迹。更从血魔门所收集来的轩辕魔g头目动态得知g里一个权重头目的孙女儿要回g,就使那为魔g服务的役徒给她订了侯荣坤的旁座,为的是引他们结识。

  侯荣坤入云车舱内坐下,即来了一个染金发的神州裔女郎坐入身旁座上。脸蛋娇美,新潮打扮,玉臂粉腿全裸,露娇脐袒r沟,衬得小巧r球甚为挺拔。短裙短到连内裤也露出来。这洋风的野x却带有神州的特有柔美,令侯荣坤眼界一开。存长舍短是进化之j要,所以杂种混血儿在哈哈老怪的领域就是这麽风靡那浪娱欲乐界,渐渐改变那些蛮野劣种。

  这样的j品,本是y魔特别奖励他,属於他的。那知他却自卑感重,无胆入情关,只是胡思乱想起来,一面呆相。终於还是那女郎怕寂寞,找人聊天。当云车加速滑行,装作晕浪,打开话盒,自通姓名,说是张玉倩。这小痞子还自夸穿上西服革履,就像个上流人物,认定这新潮女郎没什麽社会经验,竟诱她吃迷幻药。可怜他还是初次做实验,迷信说明书上的夸张,却不知人家可是翻云覆雨的世家子女,一眼就看穿他的底细。沐猴而冠掩盖不了本身气质。

  上流社会已极物质的奢侈,升华入品味境界。那是权贵之间的高人一等心态,经长期的砥砺而养成。惯x的迷人假笑脸下,其意识就是看到痞子不顺眼。西牛贺州的富家子女多是j神空虚,迷幻药就成口果,作逃避乐园。张玉倩挟巨资远居天蓬山,当然挤身上流社会,早已入乡随俗。一闻其气味就洞悉对方的幼稚无知。吃惯了,这少少一片也无甚影响。那痞子就陶醉得入了幻境。幻境中竟是当众接吻,空姐见到也不理。更幻想著把女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