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8-250(1/2)

加入书签

  第二百四十八节卧云灭绝

  灵峤宫慷慨借出异宝,云囊倾宫以送,雷泽神砂更不惜虚耗,源源运往卧云村。更要求给予领域,派再传弟子过来设立二元仙阵。马龙娃本性取巧,贪得无厌,乘机欲占巨幅领地,树立共工落神坊。郑颠仙却心怀鬼胎,怕被对方落地生根,分润毒果,再听诸弟子众口铄金的抹黑下,虽然获得大量援助,仍是婉拒莅临。所以虽然受有异宝,却未悉精要,难以发挥妙用。

  轩辕魔宫却假撇清,成立「轩辕志愿死士」南来,护持天门岭。这种掩耳盗铃之伪装也只有极权魔宫才弄得成把戏。极权操纵下,连生计也垄断,那有自愿可言。要签〔自愿〕就得签,以塞悠悠众口。在民为主领域里,就耍不出这花样。

  少个小钱酬酢也无愿可言。更是财务透明度高,掩不住经费来源?

  马龙娃从卧云村得不到甜头,却在轩辕魔宫渗入灿女的一杯水主义魔功风情下乐不思蜀。九子母阴魔更大施色相,引诱龙娃追求肉欲享受。美人醇酒,软玉温香,掏空了马龙娃的道基,及法宝之秘。龙娃不学无术,不敢北上直攻天门岭,只乘驶云囊,施放雷泽神砂作轰击。天门岭有轩辕魔宫的七煞玄阴天罗掩护,迷境处处。雷泽神砂就是伤不到要害。

  慕容姊妹见辛青和欧阳霜终日沉沦在淫肏中,被挑得又痒又怕,避难似的夥同龙娃登上云囊北飞,轰得七煞玄阴天罗波动汹涌,翻天覆地,把云囊卷入洪涛中,颠簸倒转,剧荡狂摇。慕容姊妹骤出不意,被抛出云囊外。还想飞身降落,不料已被黏在如胶似漆的浆浪中,莫能稍移,四外乌天暗地,不见五指。清光大来,才见身已赤裸,囚入如意车上,在森林中丛密灌木间。

  两姊妹身材纤秀,可诗可画,体态蕴涵贵气,合远观而不宜亵狎渎弄。秀雅的面庞下,却是三围划一,垂下一对扁塌的煎饼乳房。人言乳大无脑,是体能尽数供应了性器官,才灌溉出魔鬼身裁,却思维简单,应付不了因璧玉体态引来的虎视眈眈,终必为淫狼噬吻,漂萍沦落。相反的是体能尽数为脑髓所用,智深如海,落得性器官发育不全,乳房坦平。可惜慕容姊妹随师多年,修为并不比初进的凌云凤深厚多少。那是先天禀赋不足所致,世人那知内涵的重要。阴魔冯吾深知此等残屄,不堪肏凿,只是为焚天大业,勉操屌刀。

  因其性器官发育不足,致无甚知觉,所以性欲淡薄,却不是无知无觉。必需有足够耐性及奸肏能力将她俩的体能导归屄穴。那时,禀赋优厚者则乌鸦变凤凰。

  可是那些禀赋差的如这慕容姊妹就成无脑花痴,其弱屄仍是不堪闻问。阴魔冯吾奸力无双,古井也得扬波。慕容贤先受挑逗。平时那样高不可攀,却由於真气被制,这时也只有慌乱地抗议著。在淫邪的抚摸揉搓下,产生一种高度兴奋的感应,刺激著她整个身心,不由得一阵阵心悸,羞得面上蘼红弥漫。

  在魔手的淫弄下,那种令人羞涩不堪的生理反应被撩拨得越来越强烈,整个乳房又麻又痒,还在不断的发胀,浑身发烫。这是她第一次全身有种奇怪的感觉,希望有男人来爱抚她的胴躯。奇异而陌生的冲动不断地从体内涌起,弄得她屄内似有千百虫蚁在咬,膣肉痕痒得难受,最好能将肉屌插入她那半残的小屄里面,给她搔一搔。这下子可真弄得贞妇变淫娃。无相真气就是能读取心识,阴魔冯吾就法变魔屌为纤细,贯穿慕容贤屄户。

  慕容贤已经不再是那麽惊恐愤怒的挣扎反抗,却是羞涩欲绝於那异於常人肉屌将她那知觉迟钝的屄窿填得满满实实。屄穴仍是松松弛弛,膣肉无甚弹力,也扩张不开,却无甚刺痛,只是觉得快要窒息。屄膣虽是松松,却是组织疏弱,易受损而流血不止,也难以过甚摧残,遂无反应机能。更臀薄得荐不高屄穴,甚难尽兴,所以借助如意车。车面可以上升下降,切合体位,使屌屄丝丝入扣。更可使卧板从中部屈高,凹降,将车中的赤裸女体摆出各众花式,使车中裸女弓身挺腰把屄户托上呈献。更可前倾後仰,摺身举腿以供屌茎从臀後插入。随意摇摆娇躯以供屌茎左穿右插,无需车中娇娃自主,欲罢也不能。

  用不著魔屌猛烈冲剌,只在花芯上转来转去,那屄内的充实就令慕容贤体内气血翻腾,浑身火热、玉腿发软,连声音也绵软无力,若有股强烈的火随时要爆发出来。阴魔冯吾非为性趣,旨在攻陷三尸元神,以藏密心法将一股股热气款款送入,刺激著慕容贤意识。若在火热的油中加入了一点火星,慕容贤体内的欲火登时爆裂开来,成为一股温热的洪流,陡地从腹下冲起,烧烤著屄穴。体内的需求再难瞒人瞒己,终於抵受不住,“哎~哎~喔~”呻吟起来。

  欲火不断地炙烧著冰清玉洁的胴体。血在滚,灼得波涛汹涌,却舒服得很,只是外表仍是一具裸屍。有的只是她的享受,肏她的如同奸屍,所以这些平波如镜之女子往往极为痴缠,却是假清高的死鱼一条,令人乏兴外向。慕容贤则觉到来屌气热如蒸,火焰愈燃愈狂。达到了高潮境界,却渐渐沉迷出神。青春的玉体由花芯开始麻痹,意识变的模糊,整个人陷入半昏迷状态。神智更是茫然若失,用不著浪费颠倒迷仙五云法气。

  慕容昭受到视觉及脑电波传递,更有孪生的神秘感应,已打开了性欲之门扉。

  只感到牝户内像有千百条毛虫在爬,又麻又痒,脑海能想到的只是男人的肉屌。

  已彻底地丧失了反抗的意识,泪水顺著脸颊不住地淌落下。别转过头去,“嘤嘤”

  地哭泣起来。害羞归害羞,身体里的麻痒感根本让慕容昭无法抗拒,要呻吟。终於受不了那磨人的麻痒,喘息起来。

  等到炽热的魔屌将屄穴塞得满满,炙得花芯开放,那种奇妙的麻痒像是火烧起来,滚烫一片,遍体发热得舒泰,感到插在屄窿里的魔屌越发的炽热。尤其是那羞死人的地方被硬塞进那种庞然大物,居然生出奇异的感觉,就像要吸释出她的灵魂。酥痳的快感使得意识逐渐模糊。整个身子却仍是像僵屍般地挺硬,无声无色无艺。屄内觉到肏入之肉屌火热得有如出炉铁棒,烧了又烧,烧得脑袋昏昏沉沉,恍恍惚惚。

  阴魔冯吾就把这呆呆钝钝的慕容姊妹带往刻意堆砌的微型幻境中,让她俩享受著皇家似的奢侈招待,费用廉宜。改造意识後,释放回卧云村去散播假像,死命嚣叫别人入魔区消费,看看那些伪造出来的点滴,掩饰其他绝大部份的残缺破坏。更低能得不能想像到那些奴役收的是如何微贱的酬津,连生活所需也应付不来。为共工魔法吹嘘的代价会是令信徒後裔成贱灿,争相由原居地逃亡。

  映雪在轩辕魔宫和黑伽山的支援下,先行示弱,采游击战,向卧云村发动恐布偷袭。故露形迹,在当年至恶帮凶附近徘徊窥伺,专等欧阳霜聚众围剿,才诈作负隅顽抗,殃及池鱼,装作误杀,屠宰那些跟红顶白的妄徒。把帮凶全家灭绝後,才侥幸似的逃去。对那初恋情人箫清已说不上有残馀爱意。今朝得高攀权贵,才知作日之非,回头看著当年的天之骄子,心中由仰慕而生爱,暗托红丝,在今时的大风浪下,竟是如此窝囊,庆幸当年未有称心,结成连理。心中剩留的只是幼稚的回忆,回味著当年的褪色梦境。犹疑在留与不留下他性命的决断,而想把他践踏入脚下,一洩当年受藐的恨意。

  这方就是活学活用轩辕老怪的教导,只作持久骚扰。那方灵峤宫的雷泽神砂却比七煞玄阴天罗中的灿魂更昂贵得多。灿魂被共工体制摧残得生不如死,又多又贱,杀不胜杀,甘心送死作解脱。灵峤宫颇想遣派再传弟子过来,增强法力,却为郑颠仙抗拒,引致拖延日久。卧云村又那知这场灾厄是当年跟红顶白的报应,被欧阳霜同门及母女诬诋为灵峤宫入侵所致,带来西牛贺州的淫迭风俗,败坏村人道德伦理。反灵峤宫之浪潮,郁抑莫伸,其劲无伦。

  灵峤宫也是怨愤高涨,日益激烈。鸽鹰两派都要求撤出。反对派的女淫仙本就为反而反,争夺宫权。鹰派以赤杖仙童为首也恼恨郑颠仙和卧云村不识抬举,吝惜驻地,致仙阵法宝无从发挥,进不能攻,退不能守,才致旷废时日。效以退为进之策,全面撤出,待郑颠仙支持不住,岌岌可危,才讨取驻域。

  阴魔冯吾就是等这一刹那,一举根拔卧云村,以免灵峤宫与卧云村再度勾结。

  神合崔瑶仙,把秘密摆设,逐寸布署的血河大阵发动。联合轩辕魔宫及黑伽山魔徒大举出击。轩辕魔宫派来的是穿心和尚、大魔黄绣、三魔钱青选、五魔公孙武、七魔仵人龙、王森、假头陀姚元、金驼。苦竹庵也向白发龙女讨来白水真人刘泉、七星真人赵光斗、陆地金龙魏青、于建。两方均全力出斗,满空三十馀道剑光虹飞电舞,夹著阴雷及太乙神雷的霹雳轰隆。

  穿心和尚见赵光斗的乌灵七星剑神妙,化成七朵火星罩来。略一接触,自己飞刀渐感不支。一著急,左肩摇处,身後两柄鱼牙铲先化成一道碧阴阴的寒光飞出,将剑敌住。同时念诀,朝腰间葫芦口一指,将内中阴火毒雾放出,与敌人拼个死活。葫芦内所藏阴火是用南疆毒岚恶瘴和滇池中心浮沙之下万年寒燐萃炼的五云阴火,乃天地阴寒污毒之气。人如沾染些须,先是奇寒刺骨,跟著中毒昏晕,全身腐烂,连骨消融而死。在空中爆散以後,数百里方圆以内生物全灭。乃妖僧护身逃命的法宝,因妖僧法力有限,全仗此宝镇慑同辈。此火能发而不能收,用一回少一回,妖僧珍如性命,向不轻用。手指处,葫芦口内射出一团带著绿烟的碧光涌去。

  刘泉也知厉害,忙将寒犀照朝前一指,数十百丈亩许方圆一股冷燄寒光发射出去,化成一道光墙,疾如闪电,朝空中那团碧光迎头堵截。那团绿光立即纷纷爆散开来,化为一片彩霞,五色缤纷,艳丽无俦,铺天盖地罩过来。赵光斗破去鱼牙铲,用六戊遁形法,掩向妖僧身侧,将妖僧从头至顶斩为两半。再从血光影里现身,夺过葫芦在手,却收五云阴火不得。

  不消片时,毒雾便已然扩大。眼看寒犀照和乌灵七星剑拦堵不住。忽见上空飞驰而至一团五色变幻的寒光,大才数寸。此宝是衡山白雀洞金姥姥罗紫烟赐予向芳淑之镇山之宝纳芥环。向芳淑自从於怖瘴塿受肏後,法力突飞猛进,受阴魔心灵传讯赶来,为收毒雾。卧云村民死光事小,村地却是污染不得。那小光环高悬空中,从环中射出耀目虹芒万丈,蕴有吸力。漫空毒雾已然聚拢,化为与环一般粗细的彩练,齐向光环中投入,晃眼收尽。向芳淑也功成身退,刹那间失去踪影,不涉是非。

  忽然天旋地转,面前光景顿晦,阴风起处,带起百丈黑尘潮涌。那弥空黑雾竟似有质之物,俱是地肺中黑眚之气炼成,可虚可实,轻重由心。妖阵内蕴魔教的天魔炼形大法,暗藏好些变化,倒转挪移,机变微妙,任往何方,俱难冲逃出去。更将铁姝收集多年的无数凶魂厉魄祭炼成黑燄,只要敌人一经入网,便追随不舍,来势更是神速非常,无论逃向何方,也万难突围而出。

  法台上坐著瑶仙,由映雪持幡,往外连晃,施展魔法,发动全阵魔燄,身侧无数鬼影,上下四方齐齐围罩出去。四外阴云滚滚,急如奔马,杂著阴风鬼啸之声,齐往众仙侠身前拥来。偶然发现几缕黑烟往来飞动,都是比电还快,一瞥即隐。飞剑、神剪总不能使其消灭,随断随续,分合不已。妖幡频频晃动,魔燄愈盛。倏地一片绿阴阴的燄光闪过,照出无数鬼影中有多个有头无身的魔鬼,出没隐现於熊熊碧燄之中,恶鬼头颅,全都大如车轮,红睛怒凸,二目凶光远射丈许,绿毛森森,塌鼻阔口,獠牙森森,白骨晶晶,狞形恶态。

  那群恶鬼均是铁姝多年聚炼的凶魂厉魄,名为七二神魔,经多年共工魔法祭炼,所受压搾有胜百死,所以凶残狼毒,绝不反顾。比借与林瑞的九个天魔厉害得多,更渗有先天真气精气凝炼,看去有形,实则无质。口耳眼鼻七窍内各射出赤、黄、黑、白四色妖光邪火。这些厉鬼被压搾得骨削形伤,存不如灭,才凶残悍厉,无恶不作,露出上下两排利齿和两根交错的獠牙,望著众仙侠飞舞。怪声一起,立时阴风大作,哀鸣四窜,那蓬蓬勃勃的魔火势益强盛。

  魏青将白骨锁心鎚一晃。鎚上四个大恶鬼头忽然暴长丈许,立时带起四幢魔火妖光,怒潮般卷将上去。四团亩许大的魔火簇拥著四个大恶鬼头,乱发蓬竖,目闪碧光,血口张开,獠牙交错,满阵飞滚,血盆大口张合不已。吸收了铁姝借予林瑞的九个魔鬼的千百年凶魂厉魄功候,其威力较前更甚。

  魔鬼暴怒发威,口喷碧燄,发飞牙舞,夹著千寻魔火,怒潮一般卷到。双方各喷火燄血光,恶斗起来。魔火喷处冷彻骨髓,太乙神雷打去,不能消灭,只能震退老远,那被震散的魔火血燄重又涌将上来。众魔稍微翻滚,重又扑上,磨牙吐舌,口喷血燄,狞恶非常。魔鬼头尽管被太乙神雷打得七滚八翻,依旧此仆彼继,相次急上,九面围攻。

  那碧燄魔火偏是随消随聚,越来越盛。只法台那约有丈许方圆没那碧火。太乙神雷荡不开所喷血燄。一时道消魔长,魔头威燄大炽,千百丈阴云邪雾笼罩岭上,鬼声怒嗥,甚是凄厉。内中一魔口中所喷血燄,宛如瀑布激射,宝光都被冲荡颠簸。太乙神雷终是击它不退。九股血燄上下交合,凝成一片火球,将众人包围在内。任众人有宝光护身,早晚也必被炼化,便成了劫灰,形神皆灭,只能向郑颠仙传音求救。

  郑颠仙忽由当空现出,披发仗剑,手掐灵诀,右手举剑一指,剑尖上便发出一道紫色火燄射下。日已偏西,斜阳反射在乌幕上面,幻映出无边丽彩,万道霞光,瞬息万变。郑颠仙看不出实情,料是情势紧急,逼使施展猛烈禁法,由腰囊内取出一道灵符,朝著面前三丈来远掷下。猛听乌幕底下轰隆大震,地震山摇,连声不绝,夹杂一声声极沉闷的异响。黑气飞溅,涛声怒啸。掷处立时涌起了一个极大的漩涡,四外波涛电转,黑焰斜飞,晃眼陷出一个大洞。

  那只小金蛛停在漩涡边上,瞪著四只碗大怪眼,精光远射,时红时绿。身子蓄力鼓气,时胀时缩,起伏不已。口里喷出一条白气,匹练也似直射往漩涡中心下去,吸索黑气魔火。隐闻漩涡底下轰隆之声愈发猛烈,小金蛛忽然厉啸连声,上下合拢,两排锐齿一齐错动,目射凶光,周身颤动。映雪不知崖外有血河大阵,料难在郑颠仙法下讨好,一缕黑烟向火球侵去,谋求先杀欧阳霜。

  漩涡卷处,黑烟摇绕,拥出瑶仙。上披云肩,翠绿闪闪,为圆锥豪乳所撑,下摆摇摇晃晃,春光半洩,仅遮乳晕。下挂三角短裙,上围盆骨,下只略遮前屄後肛,粉腻柔肌完全裸露,阴毛飘扬裙外。艳绝面容却是狰狞恶厉,凶眉倒竖,隐现无限杀气。身边现出九个赤身美女,艳丽绝伦。各携一个赤身婴儿,都是粉滴酥搓,一丝不挂,各有一片极薄彩烟围身。美女星目流波,面如朝霞,再衬上一身柔肌媚骨,云鬓风鬟。九子母阴魔才一现形,瑶仙溜身一转,所著云肩围裙便向四外散开,化为两圈碧色光华上下合拢,连自己的赤裸胴体,带九女九婴全包在内。碧光晶莹,与九子母阴魔那些绕身魔烟相与辉映,顿成异彩。

  那些赤身美女、婴儿,便立即团团围住瑶仙在当中,联翩起舞。做了不少柔情媚态。舞到急处,忽然头下脚上,连身倒转,玉腿频摇,股擘屄露,穴口致致生光,时合时张,备极淫诱。加以娇喘微微,呻吟细细,端的妙相毕呈,令人荡魄魂化。这九子母阴魔销魂大法阴毒无比,只要心念一动,元神便被摄去,万劫不复。舞得由急而缓,声色越发妖淫。更有先天真气助导,可从皮肤及感应侵入,虽自闭七窍也无济於事。

  小金蛛曾肏欧阳霜,识得销魂滋味,先受感应。一声狂吼,即扑入碧色光团。

  光团半拒半纳,凹出深槽见容,只是入咁多,无咁多,如堕落镪水樽中,逐渐消熔。郑颠仙强撑宝光,硬截感应,也被丝丝侵窃入内,待发动真元炼化。九子母阴魔见诱引不来,就投怀送抱,作里外交攻。郑颠仙也知是危急存亡,拼掼真元,竟将先天太乙纯阳丹气劈面喷出。此乃修道人的本命纯阳真火,没有数百年功力,不能炼成。炼成以後,珍逾性命,除了抵御自身天灾,不到万分危急,决不轻用,比太乙神雷还要厉害得多。九子阴魔就被晃眼烧化。

  阴魔早已料到郑颠仙必然出手,血河大阵就是为她而布,施展分身化形秘魔大法幻化元神,带出万丈血云,似狂涛一般涌到,晃眼便将郑颠仙包没在内。全阵已成血海,浓如胶质。郑颠仙在一片殷红如血的万丈红海之中,上不见天,下不见地,四外昏茫,隐闻血腥之气,刺鼻难闻。被一片暗赤色的浓影,天塌也似,当头下压。

  忽听恶鬼哭啸之声,凄厉刺耳。同时眼前一花,血海中现出好些形似寒灯残燄所结灯花的幽灵阴火飞起。先是三五点鬼火一般的亮光冉冉飞出,光既不强,来势又缓。每朵九幽灵火下面,各有一团似人非人的黑影,也不往宝光上撞,只管在敌人身外环绕飞扬,一闪一闪的,别无他异。不知怎的,看去却是那麽阴森凄厉,使人生出一种幽冷之感。其中鬼影幢幢,闪变不停,为数甚多,浮沉血海之中。殷红如血的暗雾衬得万千恶鬼的形态越发狞厉恐怖。

  黑影渐在鬼火下面现出原身,相貌并不十分狞厉,但都残缺不全,腐得血淋淋的五脏皆现。不是面如死灰,便是绿黝黝一张鬼脸,巖巉凹凸,烂糟糟的臭浆肆漫,口中喷著白沫,说不出那等难看,越发使人感烦厌恶。再就是砍下来的手足,残破不全,白骨瘦长,形如鸟爪,各顶著一朵鬼火,发出吱吱啾啾的悲啸,闻之心悸神惊,说不出那一种阴森愁惨的景象。

  那些鬼火也不朝人进攻,只是阴风鬼气,越来越盛,悲啸鬼哭之声,说不出那麽难听。厉害的是耳目所及,心神便受摇动。稍有一丝空隙,无孔不入的九幽灵火立可乘虚而入。这是一种极微妙的凶威所在。攻的是仁心。可怜的外表,往往就引启心田,後患无穷。玄门正宗善於光说不做,慈悲只是光环,慷他人之慨,甚至强人所难,郑颠仙当然不羁於心,只在戒备。

  忽听远远鬼哭之声,十分凄厉刺耳,若远若近,惨不忍闻,听去似在呼喊自己名字。刚宁静的心神重又起了震悸,老想朝那哭声奔去。料知仇敌正用呼音摄神之法。猛觉一只带著大蓬黑烟的血手只空抓了一下,便自撤回,不知怎的,心旌摇摇,神魂似欲飞越,离体而去,暗道不好,忙运玄功镇摄,不予理会。

  那血手魔影和那鬼啸呼名之声,由此起伏循环不停,此去彼来,残肢腐体就是极凄厉的长啸,在一团浓烟围绕之下飞舞,五官七窍齐喷黑烟,口作厉啸,哭喊著郑颠仙的名字,诉说毫无仁心人性。阴风怒号,鬼声啾啾,咒骂悲啸之声若远若近,似哭非哭,凄厉刺耳,令人心旌摇摇。哀声尖锐成冷箭,以济世为道基的玄门正宗,逢必败道,尽失气机。郑颠仙修为深厚,形象稳固,气机忠顺,不易动移。

  瑶仙护身碧光也已加强,千万点金碧辉煌的火星花雨周身乱爆。四外千百成群的恶鬼,各顶著一朵绿阴阴的鬼火,口喷毒烟,悲声呼啸。血燄魔光潮水一般冲将上去。血河阵主幡一齐施为。四十九面高三丈六尺,上面满布污血,隐现无数魔鬼影子的魔幡,突然一齐出现。这类魔教中的碧血神燄,乃灵元真气所化,本身功力越高,威力越大。

  一粒血珠飞将出去,到了上空,化为一片暗赤色的阴云魔光,朝郑颠仙当头罩去。这是魔教中化体分身之法,先作自残,引动气机成恶浪,污损灵光。本是要自残肢节,却在阴魔的先天真气运动血影神光,随意局部透入别人躯体内借肢作法,损的只是真气,那一节手指就是来自萧逸。施展出来,一条似虚似实的人影,凭著行法人的主持,其言动施为和本身一样,具有极大威力,多麽神妙的飞剑法宝,也易被其透进。要把敌人生魂精气吸去。这类元神炼就的法体最能增加本命神魔的威力。居心残忍,凶毒无比,才是迈进之道,有多大能为,要看神衣装扮的厚黑成就多深。能否厚得透亮,黑若无色。

  一条魔手,看去比血还红,由瑶仙左臂上飞起,晃眼加大,布满空中,朝郑颠仙当头罩下。到了郑颠仙护身宝光层外,看似被挡住,却从魔手中射出几根细如游丝的五色魔光,带著的元灵则无形无影的穿入宝光。郑颠仙修为深厚,感应到元灵魔气,知封挡不住,迫放归化神音副颗。出手即化散形,转为天籁之神音,听去声音并不甚大,若远若近,万籁皆呜,也不知有多少种类。尽管七二神魔苦斗白骨锁心鎚四魔头,震得山摇地动,霹雳聩耳,却依旧入耳清晰,一点也掩不住。尤妙的是举凡风雨雷霆、音乐歌唱、喜怒哀乐、征战杀伐以及乌鲁昆虫啸呜之微,只要是天地间带声的事物,无不毕具。宏细虽有不同,每一种都可领略体会,端的引人入胜。其频率之威力却能震碎五行木质,碳氧分离。一切生命死物,即如草如钻,也无幸免。

  卧云村数百里内,只走脱了郑颠仙、阴魔、瑶仙及映雪四人。阴魔保有归化神音正颗,当然深知其中底细,未等神音化出,仓皇摄出瑶仙及映雪,以迅於音速的光速逃离。只映雪不在上空,深入血河大阵下而稍远,为馀波所震,幸得先天真气为领主,潜伏细胞之内,导电导热,轻微的波及即得解化,只损了元气,却因祸得福。当日急於炼成太阴玄经,砒霜毒火滞於脸庞,其黑黝凹凸处之死细胞,无先天真气化解,尽化微尘,回复娇艳绝色。

  郑颠仙本处发音中心,应是不受影响,却慌张过甚,未等神音静止,即穿音而过,虽然修为深厚,也脑受震汤,由颠峰之郑颠仙变成癫疯之郑癫仙,托庇天蓬山,日荡千里,哀音诉说归化神音之恐怖,怨斥灵峤宫的背弃。

  卧云村数百里内,一切碳原子化合物,如草木,虫卵,衣物,纸张等俱荡然无存。村中人死亡殆尽,细菌也没有了,连鬼俱没有了。一群仙侠尽化微尘,连黑伽山和轩辕魔宫徒众也屍骨无存,种下轩辕魔宫怒劈天门岭之前因。

  阴魔助瑶仙报却大仇,回归天外神山,却见海怒鳞怨,愤恨那些从轩辕魔宫逃亡而来的难民竟唱衰民为主,无视他门为何逃难,还欺心谎叫,颂扬轩辕魔宫厉行那万恶渊源的共工魔典,置东胜神州的千三亿同胞於不顾。

  第二百四十九节金鳞脱池

  主持天外神山事务的乙休本就与魔宫有著千丝万缕的关系。当年领袖神州东北就被天残魔君愚弄,布下〔三不〕法阵,才引得哈哈老怪入侵。更挟持白谷逸,救魔宫於将亡,才被移山接岳,压了四十九年。今朝还是死性不改,滥用权法,妄效东郭先生,开门揖盗,放进了轩辕魔宫那些忘恩负义的人畜。

  逃难外洋本就乞求同情,更乞得比在轩辕魔宫更丰厚十倍的生活,却仍不知足。贪婪无厌得要强求更丰厚的施舍,甚至要有那些辛苦工作的原居善信收入的中位数,即要比他们的一半人有更多金钱。再因迷於共工魔典,满心自大,不甘心其矮於同情,却不看看本身就是受怜悯而容入境,是外洋人予以同情才赐以收容。说原居善信瞧不起他们,不惜满口胡诌,谎言千骗,为轩辕魔宫「脂粉化」

  显其唯我独尊。

  这些逃难人畜被共工思维育得毫无公德心,已经不是原来的神州人。灵峤宫和天外神山慈悲为怀,大肆收容,弄得原居善信的神憎鬼厌。这些人畜却埋怨当地原居善信的烦弃,认为待他们不好。咒骂别人「妖魔化」他们,予以歧视。以神州自尊煽情,诅咒异见者为洋奴。却看不到魔宫的开放新租界,就是迎入洋主。

  神州善信以能奴役於洋主为荣,是因剥削孳妖比共工魔徒更慷慨。那些逃难人畜托庇洋土,为奴为妓,耻辱更甚。咁自尊就回魔宫茹毛饮血,别寄人篱下作奴作妓。咁自尊就别学海外语言,求作洋奴,以洋人之心为心。咁自尊就把外孳踢入太平洋,别食於外孳,以作奴为荣,耀於乡里。

  忘恩负义的难畜更联群结党,众口铄金以唱衰〔民为主〕。这些人畜给〔民为主〕安装上〔箍箍〕,以〔政棍代表民为主〕沫黑〔民为主〕真义。〔政棍代表民为主〕虽难尽如人意,却供善信得丰厚收入,是公认〔最好〕。这些忘恩负义的魔宫弃畜却歪解〔最好〕为〔完美〕,把瑕疵丑化,然後大放獗词,诋毁民为主。却全不顾忌魔宫之恶,更差得无与伦比,掩饰〔政棍代表民为主〕也比〔一党专政、三个代表〕多了一点选择和参与。

  「妖魔化」与「脂粉化」的共同基础是说谎话。那班逃难人畜为共工的垄断制度搽脂抹粉,不惜用〔将来〕、〔如果〕,自认有水晶球看到魔宫主者的思维,谎话连篇,推销共工,企图令天外神山和天蓬山人兽重蹈他们的人蛇偷渡出魔宫,为奴为妓,服侍衰老淫虫的湿面屌茎过日子。见〔民为主〕伸张正义,则狂吠为〔强权凌正义〕以歪解正义。宇宙规律本就非力无成,不同的只是用在凌虐民众,还是纠察那些凌虐民众的魔徒。为轩辕魔宫吹嘘的人畜不是仇恨就是自卑!也是上岸了,逃离神州了,就隔岸观火,必欲赤化东道主。其伪诈居心之恶,比共工魔徒更丧心病狂。乙休本就东郭先生心态,才容得魔宫壮大,流毒神州,自是束手无策。

  神山主尊阴魔严人英深知难使这等共工灿奴膺复理性。因为那些蠢才迷信权力万能,陶醉在示范中的开天劈地,就不知权力是双刃剑。当用以诛戮强权,其反弹力却使舞剑人得到另一边的剑刃,割伤自己。於是移锋转刃,挥向那些迷信的蠢才。血腥过手,必令垂涎,育出贪污。权力越集中,越铲得更彻底凶悍。千三亿贱灿已经後悔莫及,这些曾经劫火,幸而逃出魔掌的人畜仍是欺心颂恶,舍诛杀外绝无他途。无奈其弊在心,举证甚难。能透观其心,只有心剑。

  佛有心眼,发而为剑,是心剑派。心剑一派以诛心为旨,和而不群。当此天下滔滔,伪君子猖獗当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