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1-253(1/2)

加入书签

  第二百五十一节匡入正途

  这样口甜舌蜜又工心计的家伙实在难得。不过浪费在黑道中却不是y魔所愿见。统一了黑社会也翻不转轩辕魔g,只有从中分化,才有〈刘邦不费一卒入咸阳〉的契机。不宜以法气临入他身,就命天蓬山总基地派总裁夫人前往,作非正式视察。许如云心高气傲,就把招待的任务推往侯荣坤身上。

  侯荣坤胯下有许如云,脑中有伊红樱,不再是凯子了,觉得为了钱或是绿卡就嫁外洋老y虫的女人,和妓女没什麽区别,拿定主意不和爱琳再有任何的感情纠葛。无奈做得总裁夫人还真不是个普通的家庭妇女,看老丈夫受的理事摆布,知到那痞子不简单,回过头来要抓紧一点。料不到竟然吃著柠檬,气恨恨的说要开除他以维持自己的上宪面子。侯荣坤自尊心受损,硬生生撑出气话:“拿外洋佬压我?我还就他妈不吃这套,最多就是不干。”

  转身就要走。这女人可从话里听出不逻辑的地方,像是不知自己来头有多大,诈他一下,道:“你站住!还是这麽冲动,你可要想好了。这点薪水,你当然是不在乎了。可我知道你是个有野心的人,要是没有投资部经理的位子这块跳板,你想有大的发展可就不容易了。”

  侯荣坤被点中死x,回过身来,屈伏了。再说总裁夫人吴爱琳也长的不错,否则也上不了洋人眼里,要是在酒吧一类的地方被侯荣坤碰到这样的女人,他一定不会放过的。可现在感觉上是被人挟迫,让他生出一股逆反心理:《威胁我,就是不让你爽》。

  本来残屌就已透支得乾涸了,任爱淋把软塌塌的屌j塞入嘴里啜,也硬不起来。爱琳费了半天劲,发现男人居然没有勃起,可是自己已经y水横流,骚痒难当,简直要急死了。忙乱之中,口交的技巧大减,残屌更是无动於衷。她自己也料不到是这种情况,心中不禁一酸,吐出口中的东西,身子一歪,坐在了地上,〈呜呜〉的哭泣起来。伤心的是身登公众人物,接近任何人都被传媒盯梢,如入起居注,偷人不上丑闻可真不易。所以那些贵妇才会不得不恋上丑陋不文的司机。

  这凯子还未登名人榜,体会不到爱琳的苦况,奇怪的道:“不是吧,我不肏你也不用哭啊。凭你的长像,大街上有的是人愿意肏你,有什麽可难过的。”

  这话更刺上心中隐痛。爱琳更激动,骂道:“你~呜~你不是人!”

  “我怎麽不是人了?我拒绝和有夫之妇上床,我是道德的守护者,有什麽错?”

  “你当我~呜~当我是人尽可夫的荡妇~我要~呜~我要真是的话~呜~天

  蓬山有那麽多男人~我~我~我用万里迢迢的到这来找你吗~呜~呜~“

  爱琳越说越伤心,哭的都快喘不过气来了。这下侯荣坤有了种手足无措的感觉,却未能从公众人物处境去想,竟然认为她是在他的胯下才这麽浪。泪水打动了这凯子,一点賸馀j力也激发了,把爱琳抱到卧室的床上。不软不硬的足足弄得爱琳筋疲力竭才结束。

  x欲是不满足了。但这些往上流钻的女人要的是辉煌,抓著一切机会。试探的道:“要是现在我说我愿意和他离婚,你还会要我吗?”

  女人看著他的眼睛,一脸的期盼。

  “可我还只是个暴发户啊,满足不了你的虚荣心。是什麽让你改变主意了呢?”

  女人灌迷汤了:“自从你走了之後,我没有一天不在想著你。心灵上的空虚快把我折磨疯了,我实在忍不住,就来找你了。”

  眼睛又从心所欲的湿润了。侯龙涛也真的可怜她。这y棍的感情也真丰富,再分点给她也没什麽大不了,反正也是个美女,忙道:“别一大早就哭哭泣泣的,我又没说不要你,只要你能忍受跟我过普通人的生活。”

  “真的!?”

  爱琳的眼中闪过喜悦的光芒,随即又变的黯淡,真是连眼睛也能做戏:“你放心吧,我不会这麽做的。”

  “怎麽?又在耍我?”

  侯荣坤给她的眼神骗了,估量另有原由,语气中并没有责怪的成份。

  “不是,我不是耍你。我是怕~我一跟他离婚,他就会开除你的。”

  多麽伟大!侯荣坤给迷汤蒙了,笑道:“呵呵,能为我著想,这就是做我的女人最基本的要求。你不是知道我是个有野心的人嘛,这份得来不易的工作对我很重要,怎麽会让他开除我呢?只要他在位一天,我的工作就有保证,你尽管和他离吧。”

  这番话虽是下巴轻轻,也够多情。爱琳也喜出望外,拼命的在侯荣坤的头脸上亲著、吻著。但就生疑了:“你怎麽这麽肯定呢?”

  “没有你我还不能太肯定;有了你当证人,再加上他收受我贿赂的录音带,我想他不会傻到惹祸上身的地步。”

  原来这傻瓜认定手上有了总裁收受他贿赂的录音带,再有前妻当证人,就笃定了。唉!真是把别人看得太嫩了。这麽傻,扒得上总裁位子吗。人家手上有了理事一致许可,估意装傻给众理事看,以示不惯作弊呢。这女人的任务其实是来纠正他的。这才说到正题,装出一脸的欢喜,道:“你对以後有什麽具体的计划吗?”

  凯子的通病就是爱在女人面前表现,侯荣坤自然也不例外,道:“我要垄断内城的吧业。”

  “噢。”

  侯荣坤没能从女人那里得到预想中的响应,失落的道:“怎麽了?”

  “没什麽,只是你的吧再多,也,可你不同,我就给你讲讲。你信也好,不信也好,就当是听故事吧。”

  “好,您讲吧。”

  邹康年慢慢的闭上眼睛,缓缓的吐出一口气,开始讲述一个「传奇」。

  “我家祖籍杭州,是江南一带小有名气的医药世家。照现在的话讲,是男xx功能疾病的专科,不知令多少男人又尝床笫之乐。但也正因为如此,我家一向被江湖人士看作旁门左道,登不得大雅之堂。我家有一配药的祖传秘方,吃了之後,无论一夜之间行房几次,也不会感到疲累,长期服用,还有强筋健骨、益寿延年的功效。”

  “等等,等等,您是说吃了您的药,就能金枪不倒、长生不老?”

  侯荣坤被触及隐病,沉不住气了。邹康年被他的话逗得哈哈大笑起来,道:“我的是中药,不是老君的仙丹,虽说我中华传统医药博大j深,却也不能改变自然规律,只能令身体迅速复原。孩儿啊,我大限将至,只望你能把我家的祖传秘方再传下去,不至让这〈旁门左道〉的中华医学断了香火。”

  “您可别这麽说,您气色这麽好,怎麽会~”

  “我一生用药,对自己的身体还是很清楚的。这是〈回光反照〉。其实我活在这个世上,早就没什麽意义了,只是一直也没找到一个值得托付的人。不要再说废话了,你记住。”

  老人开始说药方。侯荣坤赶忙找了纸笔,一共二十三味药和它们的用量,一样不漏的记了下来。

  “《金鳞草》是其中最名贵,也是重要的一味,缺了它,这就是一副普通的补肾良药,吃了也只有好处,绝无坏处,只是没有那种奇效了。”

  邹康年说完,像是终於把最後的一件事交代完了,一脸的轻松躺了下来:“你走,我想歇一会儿,有点困了。”

  邹康年作用完了,就在侯荣坤走出医院後死亡了。侯荣坤看著手里的药方,心想:“老头没必要骗我吧?他倒还真是有点不同於常人的地方。九十多岁也是外表六十似的。试试总没有坏处的。”

  抓了药,回家煎了一锅,把一剂的分量混进饮品里,叫个《快枪手》喝了,然後带著她去找了两个妓女,听壁脚。这凯子也真胡闹。中药是循序渐进,那有一剂全功如此神速。y魔又逼得要出手了,借给《快枪手》一点真气护持玄关,就能持久,s完又硬,肏了那两妞二十多次,把两个凡女弄得半死。若是金鳞草真是有此奇效,两个「久经沙场」的女人,居然被搞的爬不起床,魔g还有x无能的头目吗?

  这笨蛋信以为真,先拿柳茹嫣试屌。可惜他与《快枪手》不同,《快枪手》是本身热硬,只是有快洩毛病。但侯荣坤却是屌冷不坚,同是灵峤g一样的毛病,岂是蓝田玉实j华治得了,只是不致垂坠不举,可以s完一次又一次,却是次次都是令得胯下娇娃到喉不到肺,色欲更炽盛。如云和月玲回到家,茹嫣就赶快就要把自己摘出来。r屌才c入了如云的屄户去,茹嫣就自己手y。月玲拿个一g双头的假阳具给茹嫣下火。

  整整六个小时,侯荣坤都在三个女人的每人三个窿中来来回回的进出,狂猛的奸y女人的肛门,过足了y瘾。因为他的r屌太短太幼,屄x对它是太阔,如入汪洋大海,沾不到岸,只有屎眼的窄狭才能给他过屌瘾;及深喉才能给g头有点感觉。女人被肏得越c越痒,只知道拼命的要,直到再也没力气玩了,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长日被燎起欲火,只得用双头的假阳具去互相慰藉。侯荣坤也爱上了观看假凤虚凰。不过怎样也挥不去伊红樱的色相,只佛母才有的纤细腰围终日在眼前浮晃。认为有《金鳞草》给她起死回生,忍不住於是要查薛诺妈的男朋友,想母女通吃,一心要入魔屄吻无常。

  伊红樱为怕侯荣坤纠缠,借用了一个旗下男妓,英伟壮硕的,认作未婚夫,与侯荣坤见面,说是名叫胡学军,企图令侯荣坤死心。这些男妓的底细是查不到的,但借用的那辆车却洩了底子,让侯荣坤女车主施雅屋子去。

  按说施雅有市副局长职位,及巿人大代表身份,是决不用对两个小员警客气的。只是她担任的是个肥缺,求她办事的大有人在,虽然没什麽大贪,但小贿小赂收的也不少,就是怕东窗事发。谁也不怕,就怕员警,这就叫做贼心虚。听到问的是那辆车,态度来了个大转弯,一脸傲慢了,顺口说是失车。

  侯荣坤谎话连篇把那辆车牵上抢劫案,说是造成了两死一伤。牵涉大了,事前不见报失,施雅不能自圆其说,有点慌张。侯荣坤鉴貌辨色,也攻心计,施用恐吓,说是上头压力大,狗急跳墙,要回去跟那两个在押的一说,让他们咬定在逃的人是主犯,是施雅窝赃的。东胜神州内,那有不知公安衙门的黑暗。这叫坦白从宽,可以换取减刑,落的定要照办。

  施雅脸上却现出惊慌的神色,慢慢的坐回沙发上。很清楚这些员警是什麽都干得出来的。不知的只是那枪劫案是子虚乌有,给侯荣坤诈上了。真是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来临各自飞。为求撇自己出来,说是自己跑到一家酒吧喝闷酒,认识了一个胡军的男人,和他发生了一夜情。本以为那一夜过後,就再也不会见到他了,却给缠上了。稍有不从,就被威胁要把俩人的事说出去。她是个有身份的人,这种事怎麽能让别人知道,名声扫地呢,只好屈服在他的y威之下。情到浓时的拍录,也说成逼拍了几卷裸照,就更不敢不听他的话。也真会做戏,为编制的悲惨的经历痛哭起来。

  自从腆安门事变,魔g饱受外洋仙界压力。兀南公的败落使共工系硬不起来。

  魔g众魔君自知抗不住海外仙界,韬光养晦。将白痴魔崽奉上掌g宝座。白痴魔崽有的只是一面白痴样,魔法力量就弱得可怜,以j通洋话,作洋奴为荣。不是舞弄假(话)、(夸)大、空(谈)法,就是媚洋。除了夺取g权,甚麽也造不来。时势变了,不再是拳头打天下,只能煽动法论。圣堂这里不安全,叫薛诺把录音带,连照片也一起带回去。不过裸体太迷人了,岂能不复制了一份拷贝。

  为求目的,录的音也太侮辱了。

  “龙涛,钱准备好了吗?”

  “先把东西给我。”

  “放心吧,绝对是好货,张张清晰,杂志上的都无得比。才要你二十万,既保全了你岳母的名声,又能看美女光屁股的照片,一点也不亏。看看这些照片,屄缝、屁眼、r头都照得清清楚楚。大家都是男人,你别告诉我你不想搞她,这娘们儿c著可好玩了。”

  “你别把人人都想得跟你一样无耻,废话少说,把底片也给我。”

  “咱们只说好了买卖照片,你要是连胶卷也要的话,再加五十万吧。”

  “胡学军,你别太过分。”

  “过分吗?你想清楚,要是这些照片在上一发,或是流传在大街上,再附上姓名住址,伊红樱的名气可就大了。《y荡人母》!哈哈哈,我看她不被那些地痞轮奸个几次是不会完的,说不定还会捎上你可爱的女朋友呢。”

  “你这个王八蛋,要是诺诺母女有什麽事,我绝不会放过你的。”

  “你别急著威胁我,只要你老老实实的给钱,我也不会做得太绝的,是不是,女婿,哈哈哈。不管怎麽说,我还是要和那娘们儿结婚的,毕竟能有一个那麽漂亮的屄肏,是一件不错的事,她又爱我爱得要死,各取所需,多好。”

  “你就不怕我跟阿姨说?”

  “说?你去说好了,别说她不会相信你,就算她真的信你又怎麽样?反正我也快玩儿腻她了,钱也从她身上捞了不少了。如果你什麽都不说,我会假装很爱她,让她生活在虚幻的幸福中,你不是存心伤害她吧?”

  “你~你不会有好下场的。”

  “不跟你废话了,照片给你留下,你把钱凑来了,我再给你底片。对了,你要是什麽时候想跟你岳母肏一p,也不是没的商量,只要你把薛诺的小嫩屄给我肏几次就行了,我还没上过十几岁的高中女学生呢,哈哈哈。”

  伊红樱看了,一愣,听了,就料知是失陷了。不是被虐得神魂志丧,那虔拜的心态是绝对说不出这些话的。魔法无边,用不著费多少魔气就把胡二狗找到了。

  为了秘密任务,不宜澄清,给他改名不换姓,另途发展。心中就盘算著以牙还牙。

  这痞子为色起斗,就用魔屄吮得你屍骨无全。外表就装得後悔留泪。

  难为那痞子还蛇鼠一窝,拖了李宝丁上门串演铨案,气得伊红樱牙痒痒,直要把上门来的侯荣坤碎屍万段。伊红樱开有吧这等藏污纳垢之地,岂无皇气、黑气背境?只一查,就把这痞子的过往了如指掌,管教这痞子在新仇旧恨中屍骨无存。

  第二百五十二节聪明笨伯

  薛诺的学校大门是开在一条小马路上。当放了学的薛诺和另外三个女学生进入视线,侯荣坤刚想过去,就听有人喊了一声「薛诺」。顺著声音望去,这才注意到马路对面的路崖上蹲著几个不良少年。其中一个跑到薛诺面前,把一个信封塞到她手里,说道:“今天不用训练了,跟我们去玩儿玩儿吧。”

  这些小痞子早已计划好来个霸王硬上功,那用得写信,更在一见面就交出来。

  幕後策划的伊红樱早就知道侯荣坤必来,不先交出信就无机会了。几个小痞子奉命行事,唆教那冤大头往死处冲。另外三个女孩儿可有很害怕的样子,说:“诺诺,那~那我们~我们先走了。”

  那小子就想拉薛诺,薛诺向边儿上躲,说“我~我不去,还有事。”

  “有事?你不是又在找借口躲著我们吧?你有什麽事儿啊?”

  “我~我~”薛诺只知侯荣坤会来,但不便说,一著急,就想不起应该说什麽了。

  “诺诺!”侯荣坤走了过去,说著就拉住了她的小手:“我知道你今天不用训练,我有几个同事特别想见见你,来吧。”

  那小子上下打量了侯荣坤几眼:“你是她什麽人?”

  侯荣坤用鼻子〈哼〉了一声。和那小子一起来的几个男孩儿看见有男人出面干涉,就从马路对面聚了过来,把薛诺和侯荣坤围在当中。

  “荣坤!怎麽了?要不要报警?”

  是许如云的声音。如云本是与侯荣坤同车而来,在车里看到这种情况,怕事闹大,出来完场。茹嫣和月玲也都出来了。

  “妈的,是不是我长得太斯文了,老被小崽儿找欺上头来。”侯荣坤心中一阵嘀咕,冲站在校门口的两个保安招了招手。两个保安走了过来。侯荣坤对著他俩就是一顿臭训:“你们俩是摆设啊?巿里一再强调紧抓学校门前的治安,这有一群小流氓在你们门口儿捣乱,你们也不管,是不是不想干了?”

  两个保安一下儿就被镇住了,看他们的穿著,像是个有点儿身份的人。自己要是不管,他真听那个女人的报了警,说不定还会找自己的麻烦,有点儿犯不著。

  对那些小流氓可就不客气了,斥道:“你们~你们赶紧走,别在这儿聚著,听见没有。”

  几个孩子慢慢的离开,那个小子可不是普通小痞子,回头指著侯荣坤的鼻子,骂道:“孙子,咱们这事儿没完,你小心点儿。”

  侯荣坤里都没理他,带著四个女人回到车上,让茹嫣和薛诺坐在後面,给四个女人引见了一下後,问道:“刚才那孩子是谁?”

  “张越!不好好上学,整天就和学校附近的小痞子胡混,他追了我好久,我都没答应他。”

  “张越刚才给你的什麽东西?”

  薛诺在慌乱中,仍是把信抓在手里。月玲转过头来,突然抢过那封信,道:“是情书吧,我来给大家读一下。”

  明知是情书,竟抢过来,安的也不是甚麽好心。这就是苍蝇间白黑的手法,笑里藏刀。契机就是主子也想知,所以无往而不利。刀是伸向缺口,挖大点吧了。

  薛诺收惯了这些信,知信内没写好东西,叫道:“啊!月玲姐姐,干什麽呀,别~”

  立刻起身,想把信夺回来。越掩饰就是越黑。侯荣坤一把将薛诺拉到自己腿上,道“别闹,别闹。”

  薛诺急的直-是挣扎,埋怨道:“月玲姐姐她,坤哥,你这明明是在拉偏手儿嘛。”

  侯荣坤抱紧了薛诺,不让她动,道:“月玲,坐下再念,小点儿声,别让你们的小妹妹害羞。”

  月玲答应了一声,开始念起了起来。慢慢,侯荣坤脸上的笑容消失了。张越描述薛诺会在床上得到如何的满足,甚麽的y词都用上了。月玲已经不好意思,也不用再读下去。

  “这叫什麽啊?真是不象话。做他的大头梦吧。”侯荣坤恨恨的说。可不知这些小喽罗多与薛诺曾经c上一腿,对薛诺的床上浪态知之甚详,描写得音容并茂,若烁耀眼前。不过薛诺要扮老处,没给侯荣坤享受过,才被说成梦话。

  薛诺作贼心虚,很怕侯荣坤相信了,忙道:“坤哥,你别生气啊。”

  侯荣坤亲了她一下,道:“我知到你乖,我是气那小子。你和三位姐姐好好聊聊,她们会送你回家的,我星期五再去学校接你,好不好?”

  星期五侯荣坤来到薛诺的学校,把车停在路边儿上。那四个小痞子已在马路对面抽烟聊天,发出阵阵肆无忌惮的y笑声。其中一个靠在墙上的正是张越。侯荣坤刚想把车驶过去给张越一个警告,就看见一个y森的浪人从路口处转了出来,向几个小孩儿走去。张越他们也注意到了侯荣坤,立刻认出了他,“嗨!你他妈看什麽?”

  就在这刹那,浪人也走到了四个小痞子的跟前,嚷道:“你们几个有叫张越的吗?”

  “我就是,怎麽招啊?”几个孩子正处在“战备”状态中,一听来人说话的语气挺不客气,又是孤身一人,立马儿把他围在了中间儿:“你干什麽?”

  浪人两g食指指了指张越。几个小崽儿还没明白过来怎麽回事儿,停在了路边的五辆出租车上,从每辆车上都冲下三个人,其中两个拉住张越的胳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