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4-256(1/2)

加入书签

  第二百五十四节老狗哭廷

  自从仙魔建交後,轩辕魔宫就企图筹组第三势力,於兀南公和灵峤宫两大超级仙魔间作举足轻重,从中挑拨。灵峤宫妄想乘两大共工魔头争论中导拨轩辕魔宫挑战兀南公而自相残杀,希望如二次斗剑的收渔人之利,却蠢得可怜。不知血浓於水,他自己才是最大的敌靶。而且斗剑也必需在强弱悬殊之下才会出剑。二次大斗剑就是司空湛目空宇内才轻举妄动,激发兀南公和灵峤宫插手。势均力敌是永远打不起来。灵峤宫最错的是培养轩辕魔宫,一心以共工制共工,让轩辕魔宫事事插上一手。轩辕魔宫假其对付兀南公的幌子下,两个共工魔头却有灵犀默契,只是维持著胶持的外表,实是挤迫灵峤宫出众仙领域外。灵峤宫养壮了轩辕魔宫,自己渐渐变成四面楚歌。

  兀南公更利用代理内讧方式,吞并了六个洞府,借的是灵峤宫那派别自决的名义,所不同的则是那些代表却是在剑铗子威胁下出任,非是从公众善信选举出来。海外众仙也只有唉声叹气,无可奈何。兀南公扩展野心日甚一日,其魔爪就伸入天门岭。崔瑶仙勾搭上沙红燕後,排斥了轩辕魔宫的移民。兀南公为巩固天门岭,更更缔结成为联盟,目的是抵抗灵峤宫,却不知会被阴魔所乘,用以侵吞青门岛,陷兀南公於左右为难。

  青门岛主朱苹本是烈火神君死党,被杜芳蘅强行拉入自由剥削的〔民为主〕圈内,却因杜芳蘅被阴魔肏灭後,不受众仙所重视,因她深受魔教的唯我独尊思维薰陶,与仙家的著重引导民意格格不入。终是臭味相投,朱苹重新向华山派输诚,有著密切的关联,但外表仍是〔民为主〕一员,正好是引发两大共工魔头冲突的导火线。

  这日黄昏过去,便见阴云浓雾如狂涛一般,劈面向青门岛涌去。云雾中俱是九环山魔宫馀下的魔侍和生魂。鸠盘婆伏诛後,朱灵接收鸠盘婆的九盘山新魔宫“万劫之门”,山脉与鸠盘婆川滇老巢通连,东西相差好几千里,深入轩辕魔宫境内,从未有外人得知,正好留待三次大斗剑之用。两处魔宫多是凶魂厉魄和魔侍,均是鸠盘婆多年聚炼的凶魂厉魄,经多年魔法祭炼,均具灵性,深受魔法禁制。朱灵虽有行法将之困束,却因其凶顽及血食而烦扰不堪,正好送与天门岭,作攻伐青门岛之用。

  当地原有杜芳蘅布置下其师申无垢存留的灵符禁闭。两道匹练般金光倏地冲霄而上。魔侍竟自不及退却,连法术也不及施展抵御,陷在金光埋伏之内。接著便听两三声惨呼过去,前排恶鬼首当其冲,被宝光神雷震散消灭。後面的前进不敢,後退不能,口中悲啸,狂喷血烟,化为一团团的黑烟。只听一连串的卿卿啾啾和惨号厉啸之声,便被金光卷走,化为乌有,当时被消灭了一大片。数十丈高的灿烂金霞往上升起布散,顷刻笼罩全岛,丝毫没有空隙,立刻妖燄消逝,毒雾无功。馀下众魔侍知道厉害,自去布置血河大阵。岛上洞内的朱苹本是魔教一员,深知鸠盘婆血河大阵的厉害,那敢出洞,只能依靠金光威力苦捱。

  妖阵发动,一片殷红如血的暗赤色浓影,天塌也似,比电掣还快,宛如潮涌一般合围过去。全岛立时埋入万丈红海之中,上不见天,下不见地,四外昏茫,阴风怒号,鬼声啾啾,哀呜怒啸,隐闻血腥之气刺鼻难闻。外人到此,只见到处冰峰刺天,雪岭入云,冻云弥漫绝壑。加上阴风怒号,雪尘飞舞,全是一派幽冷阴森凄厉之景,纵横之乱山均被冰雪堆满,冻云惨雾也越来越厚。便是慧目法眼,也不能透视到底,只隐隐见到妖云毒雾笼罩下有金光飞跃,前面仍是一片昏茫,也分不出地形高下。即便得知,有那魔法层层禁制,中间一带更有魔火、金刀之险,多高法力也难冲破。

  底下恶鬼哭啸之声凄厉刺耳。血海中还隐藏著好些恶鬼头颅,全都大如车轮,红睛怒凸,绿毛森森,塌鼻阔口,露出上下两排利齿和两根交错的獠牙,二目凶光远射丈许,全都摆出一张似哭似笑的鬼脸,浮沉血海之中。四外现出无数大小白骨骷髅,一个挨一个,密层层叠在一起,獠牙厉齿森森外露,口喷血燄,互相厉啸,似在唤著〔朱苹〕名字。全阵又被殷红如血的暗雾布满,衬得万千恶鬼的形态越发狞厉,看去怖人。

  百十丈金光异彩将岛上洞门护住,和上空十来个魔头对敌。魔头一到十丈以内,便即消灭。所有凶魂厉魄俱都赋性凶暴残忍,具有灵性,日受魔法禁制,服那苦役,并受炼魂之惨,怨毒已深,长年只盼多杀几个敌人,以便吸食精血元气,增长自己凶燄,不惜前仆後继,口中连声怒吼,满嘴獠牙乱错。四外千百成群的恶鬼,各顶著一朵绿阴阴的鬼火,口喷毒烟,悲声呼啸,声势反更凶猛,却休想上前一步。金光只能固守,本是等杜芳蘅来援,却已被阴魔肏灭。岛上的朱苹困匿洞内,久候不至,只得连连发放魔火信息,向轩辕魔宫求救。

  轩辕魔宫不甘青门岛落入兀南公掌上,认为当年援助天门岭,曾布下七煞玄阴天罗,阵中甬道连崔瑶仙也不知悉,难有防卫。打斗可以只限於天门岭乌龙顶岭底宫殿,不用长期化,也不扩大。苟能杀得崔瑶仙,有鸠盘婆一丝残魂作师祖之命,钦点代表接收,易如反掌。不过这“有限进攻”若不能迅速攻入洞府内,有可能在两个共工魔头中间产生极为危险的状况。

  最大的顾虑是要慎重考虑到兀南公的问题,此问题的关键乃在兀南公是否有决心挑起三次大斗剑。即使兀南公援助天门岭,不惜对轩辕魔宫斗法,但对天门岭也不能发生解救的作用。因为轩辕魔宫对天门岭动手,只动用华山派的力量已经足够。兀南公若於此时发动,轩辕魔宫对它必定死缠不放;而灵峤宫也未必会马上趁机蹑兀南公之後,但也必然感到不能坐视兀南公在神州的扩张;其势必待轩辕魔宫虚耗得危在旦夕才插手,必导向三次群仙大斗剑,以求全面解决。兀南公在这种情形之下进入大斗剑,只会两败俱伤。对轩辕魔宫来说是一次赌注很高的赌博,关键在灵峤宫是否能令兀南公生出顾忌意识。那就必需由地缺魔君上灵峤宫哀切哭廷。

  地缺魔君魔遁到天蓬山下,却是不受欢迎人物,但见烈燄飞扬,热烟弥漫,只近海面数十丈略见大量山石熔汁,由高就下,瀑布也似随那被熔汁沸浆常年冲刷出的大小凹漕,流向山脚大海之中,将海水烫得如开了锅的浆,热气蒸腾,高涌数十百丈,哪还看得出山底的形貌。海沸之声,轰轰发发,震耳欲聋。仰视天空,更见不到丝毫天色,已被一片千百丈的暗赤浓黑烟雾布满,连上面火山喷口也被遮住。地缺魔君虽有魔光防护,但冲行在热烟火云之中,也觉著天时奇热,不甚好受。

  这一带有三百六十处火口,合周天之数,离地五千丈,单是毒燄烈火所结火云,以厚达数千丈,长逾千里。其中有一处火穴,含有元磁真气和太火毒燄。多高法力到此,也须小心,否则不死必伤。尤其五金之质所炼法宝飞剑,只一挨近,或是妄想冲过,当时便被它炼化。地缺魔君遁光绕过山角,只见前面愁云低幕,天水混茫,烟雾越发浓烈,黑压压好似天连水,水连天,两下里合为一体,光景黑暗异常。可是一片浓黑影里,却现出一根冲天火柱,在四外那等黑暗中,光色却是鲜明已极。直似殷红如血而又透明的撑天晶柱,将海上万丈洪波及无边恶浪,全都映成异彩,霞辉片片,在暗影中不住闪动,奇丽夺目。可是天色偏是那等阴晦黑暗,除火柱以外,看不到一点山形。

  火柱之下便是雷泽。那七百九十年涌现一次的雷泽神砂已然过去。这时所见的奇景还只不过是每月朔望半夜照例出现的一次。泽中宝光连同神砂火气偶然上腾已是如此猛烈雄奇,可知厉害。法力稍差的人,休说由此上升,便在附近逗留也必不敢。地缺魔君有著从千三亿贱灿搾来的血汗可花,团成一道亮晶晶的灰光由斜刺里飞去,直投入那根大火柱之中。那根似此奇热的火柱本是静静地矗立黑烟之中,於灰光刚一飞进,立生反应,发出一股比电还亮百倍的火星,将地缺魔君来裹住,冲霄直上。地缺魔君在一片丰厚的贱灿血汗所挥霍下,抵消著火花的侵袭,借神火飞遁,电也似往上升,直抵灵峤宫所在之岭下。

  地缺魔君机智绝伦,深知利害,知道此举关系终古成败。再稍失足,便即堕落,永劫沉沦,求为常人转世皆所不能,为此战战兢兢,如履如临。想下一条苦肉计,欲以血泪感动仙心,故意不用法术,一步一拜,拜上天蓬山绝顶。颤著南瓜似的大肚子,一昂一伏,有若乌龟辘爬。水米不沾,口气不缓,一直拜到灵峤宫前。劳乏饥渴,血肉模糊,泪眼欲枯,再四哀求,光景实是可怜。他算计虽想得好,却瞒不过灵峤宫上下。赤仗真人早算出他存心撩拨仙魔两超级巨霸火并,坐收渔人之利,怎肯自堕彀中,也不出廷。地缺魔君看出仙心志决,无可讹诈,这才绝了侥幸之心,哀声求援,道:“悲声痉,老狗哭洋廷!”

  一时灵峤宫内连仆侍也开怀狂笑,真难见到如此权重魔君竟自称老狗,还道他肯卑躬屈膝至此,而感动了一点仙心。却不知地缺魔君是不学无术,对神州言词无所学识。当年众魔君被白谷逸追杀,匿入边陲,倚靠兀南公喂饲,仰承黑伽山魔徒鼻息,甚至将娇妻奉上受肏,以求得北俱芦洲精子为荣,冠以神州姓氏,作绿毛龟父,为求爬升高位。掌宫的白痴戆煞就是一副北俱芦洲的面貌。那些北俱芦洲魔徒的语言有别於东胜神洲,只能交谈著简单字汇。轩辕魔徒为奉承娇客贵魔,只敢写得如飞禽走兽的浅陋文字。於今创宫五百多年,神州语言已重归洪荒,只蜀山得为虎豹豺狼栖身之所,保持了小小一点元气,却若写得详尽一点,即被排斥为文言文。哀哉!

  地缺魔君媚洋,欲附庸风雅,摸著石头过芯震河,求得南音几句,普通化了〔老朽〕成〔老狗〕,笑煞灵峤宫众,犹尚自命诙谐恸人,续作输诚,道:“老狗拜师大魅山青玗谷,以剥削邪经为本,对〔民为主〕的剥削才是忠心耿耿,无限忠於剥削精神,一切都是为剥削体系作二五仔死间。正如轩辕老怪所骂,死硬走孳派,一生爱孳,亦爱滋。跪求同道谅解!”

  叩伏下的脊背有如龟壳,於魔咒喃诵间发散隐隐灰光,扩张起来,长大得有丈许方圆,灰蒙蒙好似幂了一层尘雾,内涌烟云。不一会工夫,烟云便如波浪一般滚滚翻腾,往四边消散,形成一片晶镜,通体明透,现出走马灯似的一幕又一幕,重演地缺魔君“三起三落”的苦难。

  第一幕见地缺魔君跟随著那不甘人下的轩辕老怪,满空飞翔。地缺魔君声嘶力竭再申诉他的不与共工魔头合作,支持〔游击战略〕以自保其独立王国的司令部,走剥削邪经的运作。突然晶镜内风云变色,青暗耀目,闪电雷轰般射下兀南公,身躯後弯若弓,屌长胜箭,齐射地缺魔君肛门。箭矢锐阔,把地缺魔君肛门插得血肉模糊,爆炸出血雾遮掩半天。地缺魔君凄嗥尖亢,声闻千里,堕入魔火窟窿,受土迫水钻,凿入肺腑。皮肉有党障魔气舒缓还好,那肛门却直扰三尸灵台,痛中有快,真是痛快,从此不受插则不快。於得势後,以权力聚魔徒打桥牌,实是男妓不如的献奉肛门求插,因而惯於卑躬屈膝。

  幸好那些黑伽山信徒贪婪惜命,好斗无勇,只是等待分地派粮,被白谷逸杀得如丧家之犬。地缺魔君才得轩辕老怪夺权後,拯出窟窿。经此折磨後,知力所不逮,只能假好心办真坏事,提倡〔黑屌白屌,射得出污精就是好屌〕歪论,以合夥承包制,推行剥削邪经精要。外看是省下浪费或增加收获,却还不及外孳或猫畜所噬及破坏。所馀下者则比无外孳或猫畜时更少得可怜。这逃不过轩辕老怪的贼眼。轩辕老怪却有口难言其诡谲,只能借赤袭卵的崇拜狂热,以“孳铲阶级路线”罪名把地缺魔君贬斥。地缺魔君的第二次下“落”入牛棚,有众牛屌聚插他的肛门,也可真优哉游哉。

  後期轩辕老怪受制,被囚为秃伞老和尚,阻不了天残魔君把地缺魔君牵引复出,地缺魔君更解放众多剥削邪经的信徒。不幸天残魔君为癌魔灭毙,地缺魔君堕入阴谋,主持追悼天残魔君大会。被〔假好心办真坏事〕的其人之道还击其人之身,弄成狂热失控的一场史无前例的骚乱,拖地缺魔君落马,第三次被抛入荒野,却无改其气势磅礴。

  轩辕老怪已斗得元气虚耗过甚,屍居馀气,不得不入玄精棺修炼破四旧魔法。

  那继位的蝈疯騃魑却只是傀儡,其〔凡是魔咒〕阻不住地缺魔君复辟,宣扬其毒辣的〔摸著石头过河〕魔咒,把魔宫送入深海。河与海之分是在其有否对岸,有对岸则能见人踪。共工魔典的前境已陷入一片迷茫,上下不见天日或鸿雁形影,是前古所未有,何来对岸。石头所在只会直导入海底深渊。

  地缺魔君收敛精镜,叩头表功道:“魔宫已把抢来的孳姅浪费尽了,只得开放,前来跪求三清的外孳正道合凿。窗户开放了,难免进来几只苍蝇。剥削精灵就可藏入这些苍蝇内潜入,把魔宫徒众赶出去。”

  跟著,先叩碰十二个响头,告了罪,才道:“三清重法宝,往往为法宝中元灵反制修士,导致不得不挂羊头卖狗肉,皆因宝力强大,非修士所能抗衡。不过法器修士与宝灵勾结,摧残宫灵,也只为他人作嫁,自己能得些甚麽?何不为自身利益打算。”

  赤仗仙童党同共和,其性近好讨伐,常受宝灵制肘,深感其苦,不由问道:“何出此言?”

  “你们本身的贱灵,因有民为主的法幻煽动。耕锄蓝田的善信,联群结党,动不动罢工,就比魔教的贱灵,娇贵得多。宝灵虽能操控修士,但要剥削灵气,则风险太大,成本太高,难尽如意。魔区则是另一个极端,受制於寡头,今已歇泽而渔。贵宫承其改革开放,只须借些宝气,便可压榨魔教下千三亿贱灵,抽取贱价的善信血肉,浥注蓝田,比用宫内贱灵有利得多,果实更丰。魔教得贵宫灵气邑注,可以又再先旺自己魔徒。两全其美。贵宫得贱灵替换宫民,则可弱其基本,无力反剥削;诱得宝灵心动,互取长短,贵宫修士就可借魔为助,增强法力,不是可以少受宝灵欺负吗?”

  赤仗仙童心动,道:“利之所在,当然趋之若鹜,但名不正,则言不顺。纵使你能操纵魔宫,但又如何堵塞天下之口?”

  “贵宫标榜民为主,魔宫也说贱灵大翻身,就在民意做文章即可。挂羊头卖狗肉,不是贵派拿手好戏吗?只把口号叫轰天响,执法、司法的把个法甚麽的玩弄一下,甚麽变不出来,用得著我画出肠来?”

  “魔教方面,肯任由我等阳奉阴违乎?”

  地缺魔君鼓其弦簧之舌,道:“你可真狗眼看人低。老怪自比天高,要把文明革除,给天残打著魔旗反魔旗,弄得魔火反焚。失败後,堕入石英棺内苦修〔破四旧〕魔功。共工魔法已尽灭法器元灵,以法权独霸作营管,集体计划,专事操控入寡头指挥。魔徒只识抢夺灵气,阴杀善信,全不能集思广益,致事事退萎。

  善信毫无选择可言,沦为饿殍,堕入贪婪的无常苦海,不惜冒生命危险,亡命偷渡。幸而逃死,也只当娼作奴。〔偷渡〕、〔黑工〕就已扬名宇内,令大地全民叫苦连天!苟能多得一点残羹冷饭,即以能跪任洋奴为荣。只要你点头,就水到渠成了。“

  赤仗仙童还在犹豫,道:“你善长假好心办真坏事,谁敢信你?”

  地缺魔君即自翻屎眼,撑擘如盘大,淤黑有如死牛肺。更剖心开腹,献心受检。可惜肛门臭超牛粪,魔心之黑更甚於墨斗。灵峤宫上下主仆掩鼻不胜。赤仗仙童嚷道:“非得测谎神兽认可,一切无从谈起。”

  地缺魔君自问真心为剥削仙众筹谋,坦承委屈,任疯狗含屌;牛分四肢;插标卖首。捏唇如屄,塞以马屌,及虎屌入肛门,俱深入三尸,丝毫反应也难逃灵兽的先天禀赋感应,使其作供不得有伪。本是屈辱非常,非重大冤情,莫肯沦落至此,但地缺魔君自经兀南公教训,却是鼎镬甘如饴,求之不可得,因虎屌胜牛屌多矣,赐他肛门受用无穷,由苦变乐,无限陶醉。虎屌威力本是以虐凌对三尸压迫,加之郁抑而夺其自主,驱不去官能的陶醉是降不住地缺魔君的元神,给他留下了心底的最秘。

  赤仗仙童性疏失觉,启动盘诘,问:“你多年来都是表扬共工魔典,能听你说句忠於三清就信你吗?”

  地缺魔君踌躇满志的答:“做间谍办真坏事的就必需有假好心,其中窍要就是要骗那些傻瓜,不经解释是难雕文心之龙的。”

  “你说:贫穷不是共工主义,马克思主义是很朴实的东西,魔宫要出问题还是出在共产党内。”

  地缺魔君很自豪的答道:“我就是最大的问题罗。”

  赤仗仙童藐藐嘴,问:“你说:共工主义的本质,是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最终达到共同富裕。”

  地缺魔君哈哈笑答:“魔教高层是另一本字典。〔解放〕就是抢掠。轩辕魔宫解放神州,就是抢掠得一穷二白。抢掠了千三亿贱灿的生产力,才能发展魔徒宫干穷奢极侈式的共同富裕。消灭了宝灵的剥削,无需官商勾结,不是没有了那宝灵的一极,千三忆贱灿一样穷,魔徒宫干的富裕时隐蔽式的,不就没了两极分化吗!”

  赤仗仙童为之吹胀,续问:“你说:魔宫搞滋本主义不行,必须搞共工主义。

  如果不搞共工主义,而走滋本主义道路,魔宫的混乱状态就不能结束,贫困落後的状态就不能改变。“

  地缺魔君哂道:“神州善信可不是如西牛贺州的一张白纸。经通天教主数万年的薰陶,只知企求明君,不能独立思考,更不能膺信集体决定。看轩辕魔宫的十次争斗,在滋本主义道路已是十次内战,那能结束混乱状态给外洋的经济侵蚀,去改变神州的贫穷落後状态?”

  赤仗仙童见到机会,颇为欣赏,叙说导:“你说:你们实行的民主不是搬用西方的民主。最近我同天蓬山人谈话时讲过,魔宫只有坚持搞共工主义才有出路,搞滋本主义没有出路。”

  但却甚质疑,盘诘道:“你说:魔宫根据自己的经验,不可能走滋本主义道路。道理很简单,魔宫千亿人口,现在还处于落後状态,如果走滋本主义道路,可能在某些局部地区少数人更快地富起来,形成一个新的资产阶级,产生一批百万富翁,但顶多也不会达到人口的百分之一,而大量的人仍然摆脱不了贫穷,甚至连温饱问题都不可能解决。只有共工主义制度才能从根本上解决摆脱贫穷的问题。”

  地缺魔君摆出教授的嘴面,道:“穷与富是对比。贵山的穷人,放到神州来,是不是穷人呢。贱灿冒生命危险,偷渡到天蓬山,作最穷的黑工。为奴为娼後回归神州,就是皇帝似的富豪。是穷是富?那是空间不同。同一空间下对比,才有穷富之分。共工制度彻底消灭了宝灵的富,就那有贱灿的贫穷可见,那不是从根本上解决摆脱吗!那是〔根本上〕,不是〔定义上〕呀!”

  赤仗仙童不大认识神州的状况,似懂非懂,还是追问:“你说:如果走三清的滋本道路,可以使魔宫百分之几的人富裕起来,但是绝对解决不了百分之九十几的人生活富裕的问题。”

  地缺魔君傲然道:“是呀。不能使百分之九十几的人所得都和富裕的人一样,就是有富裕问题了。将千三忆贱灿都当禽畜,一样穷困,富裕的问题就永远不用上抬面了。”

  赤仗仙童若有所得,续问:“你说:如果按照滋本主义的分配方法,绝大多数人还摆脱不了贫穷落後状态,按共工主义分配原则,就可以使全国人民普遍过上小康生活。”

  地缺魔君答:“除魔徒宫干所隐藏其极富外,千三亿贱灿所得是一般穷,相差不了多少,不就是小康了吗。”

  赤仗仙童挑毛病了,诘问:“你说:你提倡一部分地区先富起来,是为了激励和带动其他地区也富裕起来,并且使先富裕起来的地区帮助落後的地区更好的发展。提倡人民中有一部分人先富裕起来,也是同样的道理。”

  地缺魔君叹道:“这就是魔教的第十一次争斗。圣堂内那些新生力量及非工业区仍是排斥外孳,只能局部开放,好使一些地区和善信先富,去激励和带动其他地区和善信。”

  赤仗仙童得意扬扬,道:“你说:共工主义的目的就是要全国人民共同富裕,不是两极分化。如果你们的政策导致两极分化,你们就失败了;如果产生了什麽资产阶级,魔宫头目控制不住,那你们就真是走了邪路了。”

  地缺魔君会心微笑,道:“就是要共工主义失败,才有改革给外孳吸吮十三亿贱灿血汗的成功呀。”

  赤仗仙童仍未领悟,浸淫在两极化的阴影,说:“但你说:共工主义有两个非常重要的方面,一个是以公有制为主体,二是不搞两极分化。如果导致两极分化,改革就算失败了。”

  地缺魔君可就认识到赤仗仙童的愚顽,导成日後的韭溢溢恐怖行动。此时不得不答道:“就是要新生力量失败嘛。”

  赤仗仙童觉得他说失败就说得下巴轻轻,诘难道:“但你说:只要你魔宫经济中公有制作主体,就可以避免两极分化。”

  地缺魔君委屈的答:“外孳是侵入体,不算在公有制下。”

  赤仗仙童仍是穷追猛打,问:“你说:总之,一个公有制占主体,一个共同富裕,这是你们所必须坚持的共工主义的根本原则。”

  地缺魔君无奈的道:“根本原则外还有无限的灰色地带。权势更可凿穿宪法及基本法。坚持只是容其存在,有如正室是坚持的,但此外还有更二奶、三奶、四奶。正是大奶二奶一家亲,数字越後越可亲嘛。”

  赤仗仙童却挑骨头,看到自相矛盾处,问:“你说的却是:你们政治改革总的目标有三条:第一,巩固共工主义制度;第二,发展共工主义共工的生产力;第三,发扬共工主义-民主,调动广大人民的积极性。”

  地缺魔君哂辩道:“巩固是巩之固之在原地踏步,那就不会干扰灰色地带;发展贱灿的生产力,却不是说给他们分配成果;他们就会积极入党,不就民进为主,受共工主义洗了脑,共工主义那就是发扬了吧。”

  “所以你说:是否坚持共工主义道路和党的领导是个要害。因为如果你们不坚持共工主义,最终发展起来也不过成为一个附庸国。”

  地缺魔君嘲弄的道:“从官商勾结中,买办资产阶级食肉,官僚只啃他们吐出的骨头,干麻?”

  赤仗仙童深有同感:“这就是你说的:宝灵是官僚买办资产阶级,就是利用宫务的法力来积累滋本,其主要特徵就是对内复辟三清主义、对外屈从帝国主义,

  从而是作为帝国主义的附庸和买办、与帝国主义互相勾结和分赃的无偿占有别人

  劳动的集团。“

  地缺魔君分析道:“修士苦修才得道,却是给宝灵播弄民意作威胁,为他们的垄断开路,都是思想作怪。”

  赤仗仙童心领神悟,道:“所以你说:解放思想,实事求是。”

  地缺魔君点头道:“就是要给他们洗脑,剔除精神污染。”

  “你说:精神污染的实质是散布形形色色的滋产阶级和其他剥削阶级腐朽没

  落的思想,散布对于共工主义事业和对於魔教领导的不信任情绪。“

  地缺魔君烦恼的道:“不能任他们实践的思想是不得任其存在,弄成情绪化,压搾就有困难了。”

  赤仗仙童责难,道:“你说:不说海外仙界,但至少西方有一些人要推翻魔宫的共工主义制度,这只能激起神州人民的反感,使神州人奋发图强。人们支持人权,但不要忘记还有一个国权。谈到人格,但不要忘记还有一个国格。特别是像你这样第三世界的发展魔宫家,没有民族自尊心,不珍惜自己民族的独立,国家是立不起来的。”

  “是呀。不用自尊箍著他们,魔徒就不能代表神州,代表民族,魔宫就甚麽都没有了。”

  “你说: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地缺魔君笑道:“只准魔徒实践,不就唯一了吗?”

  “你说:共工主义也可以搞市场经济,建立经济特区,”

  地缺魔君邀宠道:“特式的共工系统,才有三清修士入神州刮削吧。”

  赤仗仙童讥讽道:“你说:你们共工主义的国家机器是强有力的,一旦发现偏离共工主义方向的情况,国家机器就会出面敢于,把它纠正过来。开放政策是有风险的,会带来一些滋本主义的腐朽东西。但是,你们的共工主义政策和国家机器有力量去克服这些东西。”

  地缺魔君喟道:“明日的事谁知道!不骗他们又怎能引入外孳。不过就不能让滋本主义的无影之手化解垄断。”

  “你说:你们为共工主义奋斗,不但是因为共工主义有条件比滋本主义一更快的发展生产力,而且因为只有共工主义才能消除滋本主义时其他剥削制度所必然产生的种种贪婪、腐败和不公正现象。”

  地缺魔君自豪道:“只有共工制度才能垄断控制传媒,魔徒头目的贪婪、腐败和不公正不得报导,不就是没有那现象了吗。”

  “你说:魔宫的对外政策,主要是两句话。一句是反对霸权主义,维护世界和平,另一句话是魔宫永远属于第三世界。”

  地缺魔君“因为把贱灿搾得极狂,不和平魔宫就必被消灭。把贱灿搾得狂极了,当然永远属于第三世界。”

  “你说:权力制衡的理论和实践探索,远没有完成。”

  地缺魔君坚定的道:“为使神州人民更惨,就是所以拒绝完成。”

  “你说:蜀人治蜀有个界限和标准,就是必须以爱魔者为主体的蜀人来治理蜀地。”

  地缺魔君殷喜道:“有了爱魔为主体这箍箍,人治就取代法治,蜀人就只能是畜牧产品。”

  “你说:爱宫者的标准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