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7-259(1/2)

加入书签

  第二百五十七节初荡蓬莱

  杨瑾接受阴魔指示後,即夥同灵峤女淫仙共邀群仙齐聚休宁岛,音伐霜华仙子温良玉。掀起波涛翻滚,直翻苍天,搅得云涡斗漩,霞蔓光闪,真气澎湃四外,防范森严,令宇内瞩目惊心。众仙三五成群,或以仙区邻近为伍,或以同声同气为组,或以所宗所奉为盟,各具殊色,却总是以本身利益为依归,对霜华仙子温良玉入侵天女庙,齐表震惊,交相吐气闪雷,联成一片阴霾,共同法讨,加以谴责。虽无量质,却也一时响彻宇内,风云荡漾变色,山摇地动,海啸河潮,举世同哀,震颤凡夫俗子心灵。草木也哀颤憾霄。连赤杖仙童也不敢逆幻流惹怨,得以敷衍愕愕,无可无不可,惟是闪雷不劲,有若滥竽充数。毕竟齐齐谴责霜华仙子温良玉对天女庙的入侵,轰出隆隆雷声,闪出钧天赦令,要求霜华仙子温良玉撤出天女庙。雷声渐渐凝成标帜,由休宁岛扩出,铺天盖地向霜华仙子温良玉扣下,可惜却是有姿态,无实际。

  当日,霜华仙子温良玉敢向瓢媪裴娥攻击,本来就靠赤杖仙童支持。加以几乎所有的复制人如萧十九妹、余娲和蓝髯真人姬繁都对灵峤宫有所依靠,弄得那在数千年来洗脑下的咿嘶谰教下信徒难以适应,渐失信心。这时,霜华仙子温良玉有若两边不讨好,为此矫枉过正,重建《枯烂经》的「瘟神至高」旗帜。现身天女庙,以擎天法身向瘟神祈祷,将自己展示为一个愿意站起来反抗羁髑教系的灵峤宫,吸引咿嘶谰教原教旨主义信徒,企图建立小蓬莱天方联盟,结果是极端咿嘶谰主义的复活。瓢媪裴娥则利用此危机逼使霜华仙子温良玉最终接受了和平条件,承认瓢媪裴娥对小蓬莱仙河的一半主权,并从瓢媪裴娥仙区撤出六丁六甲神将。瓢媪裴娥所占之区早已全部丧失。於此,两区回复到簸澌湾第一次斗剑前的情况。

  当闪雷幻势几可驱实之际,轩辕魔宫就不得不暗中敦请兀南公出头,加以插科打诨。皆因一旦宇内凝成共识,认为霜华仙子温良玉罪成,轩辕魔宫入侵长门岛之孽行,即被翻案。魔宫不得不厉驱魔奴,为霜华仙子温良玉说话。终是血浓於水,咿嘶谰教下的复制人联盟虽也齐声谴责霜华仙子温良玉的侵略,并要求霜华仙子温良玉撤退。但仍是警告外仙干涉,要由自家人内部解决。无奈更无力纠察霜华仙子温良玉,势将不了了之的姑息养奸。

  要靠萧十九妹自身法力解救天女庙,少不了就要向整个仙界洩漏阴魔严人英的底子,绝不符合阴魔原则。阴魔早就在入肏萧十九妹前即已遥控余娲,凝成余娲的意识,认为天女庙受霜华仙子温良玉霸占後,自身的抵抗比萧十九妹强不了多少,就很容易受到攻击。而且霜华仙子温良玉与余娲在两仙区间的长长漠土区界也有纠纷。於攻击瓢媪裴娥时,更欠下了余娲数千亿功德。霜华仙子温良玉占领天女庙後就开始诽谤余娲,离间咿嘶谰教下道者与余娲的关系。

  余娲本来就是量小好胜,更爱炫耀逞能,骄狂成性,岂是忍气吞声,息事宁人之辈。兼有清宁气储之最,更是气粗声霸。只惜英雌难过猛屌关,终日淫思恹恹,回味著屌屄磨研的激情,「性饥渴」般动不动就想著颠鸾倒凤,有著擎天巨屌充填淫屄的空虚。而稍一想到,屄窿中就像贯充了火油,催动血气,胀得屄膣炽热如焚,穴户飘烟,苦等那狼心如铁,屌肏不再。这些修为深厚之女淫仙,惯於一呼百应,因而心高气傲,不甘移磡就船,於是郁闷心头,往往行事出人意表。

  心高气傲的余娲就是把霜华仙子温良玉的挑衅置之不理,看那饱肏远遁的浪心冤家有没有护花良心。这就几如当日哈哈老怪的窥觊神州时,神驼乙休在天残老怪摆布下的〔三不法策〕,助长野心魔妖的气焰,爆发弥天浩劫。

  其实,阴魔冯吾也不愿这些胯下淫娃涉身法斗,把自己拖出来。一旦奇功露白,又不能奴化众仙,必然成为众矢之的。所以於肏透之馀,也必贯注先天真气,时动其淫思,自然无意斗狠。这时是有用得到余娲之处,可就不等她的屄穴热透的自动显身。有意临幸,也用不著关关睢鸠。先天法身本就不是後天五行所能挡拒,更有肌肤之亲,从屄罅中窥伺了淫雌的法度,驾轻就熟,就无形无影,无声无息的凝身於余娲体後,把娇柔热躯出其不意的拥抱入怀。

  余娲顿时浑身有如同触电,一下子瘫软下来,战栗得只是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气,果真是太需要男人了。处子未识肉欲味,不知就不动心,不致心理影响生理,才能屄道安详。这些淫雌一旦屄通性趣,周身情窍就如直通热线,畅撼神经中枢,无可遮拦。乳球屄户就是敏感之最。越是精品,就越是反应激烈。余娲更是精品中的精品。光是被「期盼」、「等待」的心情催促之下,两条玉腿之间,早就被淫津沾得一片泛滥,令她体内奇痒难熬。

  阴魔冯吾伸出手来,在余娲那丰满的豪乳上摸了一把。余娲娇躯一颤,受到强烈的电流从乳晕传入心脾,浑身劲道全失而娇柔无力。阴魔冯吾握住了余娲那硕大而又红酥乳房的魔手更用力捽揉。触手处柔软爽滑,无论是轻轻触摸,还是狠命揉捏,都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舒适的手感。可怜余娲就得小嘴张得大大,不住地剧烈喘息著,粉腮也变得通红,更是春情荡漾,面部表情也越加的媚浪。当热吻落在她的脖子上,并轻轻地把她脖子上细嫩的肉含在嘴里吸吮舔弄,那每舔一下,余娲灵台便是一阵战栗,颤得屄窿也像是要爆炸。

  不过这淫雌修为深厚,灵台稳固,尚留一点傲气,发挥女人本色。女人就是得寸进尺,故作娇嗔,把玉腿交叉,挟个结实,一派假正经,发洩春深的幽怨,口中骂道:“你还记得回来?别碰我!”

  自称良家妇女的屄窿,就是不肯开放。把婚姻生活看作寻求照顾的幸福。以为充当厨娘、保姆和情人三个角色,就可安排白头偕老的结局,根本不在现实的性趣中下工夫。为了白头偕老,总是永远怀疑男人别有用心,所以她们永远不把男人的言谈举止往好处想,更把自己性趣压抑下,还不允许男人创造激情。於是滔滔不绝地指责、争吵,从来不懂得男人的需要。其极端凄怆的一个笑话,说道一个丈夫竟然被控向已死的妻子强暴遗屍达五次之多。丈夫也只能冤叫:“我怎麽知道她已经死了?她一向都是那个样子的。”

  就是令男人索然无味,男人才会勾答野草闲花。於是良家妇女便心身空虚,醋劲冲昏头脑,说要浪给男人看。唉!女人肯浪,男人又那需出街滚呢!她的浪就只是得把声,只会惹事生非,更令男人离心,结果就是红杏出墙,浪在奸夫胯下,自己也成了野草闲花。其实,这就是妻位尊严傲性惹的祸,只能在奸夫胯下消失,所以只有奸夫才能品嚐到淫肏的性趣。正是:花娇只堪攀田野,那可离根奉上堂。

  阴魔冯吾就是有能力令她浪,可不把她的作状当一会事,也休得当真,必也越瞄越黑,说好说丑都只能激发负面情绪,必然往坏处发展。正是讲多无谓,行动最实际,阴魔冯吾一把分开余娲玉腿,猛地刺了进去。粗热长屌就「滋」的一声直插入屄窿底,将她那幽深火热、紧狭娇小的滑软阴道填得满满荡荡。余娲尽管心中是如何的不愿意,也得轻呼一声,立时浑身酥软,瘫在阴魔冯吾屌下。那异於仙凡的粗壮屌茎给了她那难以形容的充实撑满,带有酸涨感,令她魂酥骨散。

  给逼得涨卜卜的屄膣就是不能自制,火热收缩、紧夹。

  粗壮的龟头冠菱磨擦屄穴的娇嫩膣肉,擦出强大的电花,火撩般的冲击她全身的每一根神经。一股暖流像激浪的通过骨盆蔓延,塞满她全身窍脉,令体内气血翻腾,爆发出强烈的火炽。粗壮的巨屌缓缓的往外缓抽,再轻轻的桶入。每次都碰触著她的花芯深处,使她本能的高舞粉臀,把屄户上挺!上挺!更上挺!成熟的火热屄窿里,猛烈收缩和痉挛。屄膣上层层叠叠的皱褶不断地摩擦著屌茎。

  那种揩擦的美妙感,使余娲摆挺粉臀,使屄膣向魔屌又磨又套,擦出若要融化的炽烈火燄。

  魔屌桶了不到二、三十下,就把余娲插得神魂颠倒,全身抖颤不止,两条玉腿朝空乱踢。一股股酥麻的颤汤从骨髓里幅射开来,让她不断地全身抽慉痉挛,栗动得伸长了优雅的粉颈,张圆了樱桃小嘴,疯狂地呼号了起来:“唔~~呜~~你这个坏蛋~~”

  多月没给肉屌弄过的肉体哪里经得起粗壮魔屌的这般折腾,强烈的酥麻由阴唇、阴核冲入灵台,引发出最难以按捺的刺激,像失控般将粉臀猛烈扭磨,更张著嘴,不断发出荡人心魄的颤吟声。尤其是,魔屌在屄道里的抽插愈来愈急促,愈来愈强而有力。一下又一下的猛速刺入,重重地撞击在那最深处的子宫颈上的一个滑溜溜、圆滚滚的什麽东西上。强烈的「酸痹感」直透心肺,叫她禁也禁不住地只有连连嗥叫。

  那个圆滚滑溜的东西就像一张嘴,咬著龟头蠕动,吸吮出一股麻酥酥的感觉,从从脊梁的尾闾蔓延到脖颈,令阴魔冯吾舒服得有点眩晕。不由得一口气抽插了几百下,美得余娲更是直打哆嗦。雪白柔软的娇躯在阴魔冯吾的身下蛇一样扭动,不住地随著阴魔冯吾的抽插而战栗。每一个细胞都是酸酸麻麻,浑身神经都被难以形容的快感所熔化,嘴里更是不由自主地发了出又似快乐又似痛苦的阵阵呻吟,欲仙欲死。

  在粗壮魔屌的有力的冲击下,每个抽插都从屄穴里唧出“勃~勃”响声。一波一波无法形容的快感不断地涌遍了余娲全身,那极度的快感使她的整个意识都腾空起来,不知今夕何夕。头上的青丝纷乱、俏脸酡红,一双玉手像水蛇般死死缠著阴魔冯吾的躯体,淫荡热情地挺动著高翘的圆臀。似哼似呼,似呢哺又似呓语的淫腻声给淫侣的心灵满足并不比肏处女差。心理的动力使生理更敏感,令龟头硬胀,挤入泛滥成灾的花芯里,好紧!好刺激!一股酥麻如电的感觉蓦地里从结合处袭上了阴魔冯吾的後腰,只觉巨屌在紧窄小膣腔里被箍得剧烈的跳动,并传遍了身体的所有神经,给龟头带来酸痹。不由得高声怒吼,双手狂暴的握住了余娲的饱满乳球,狼猛的抽动起来。每个抽插总能令她乎天喊地似的嗥声淫叫,甚麽猥亵的字眼也得叫出来。

  在交欢的极乐高潮中时,余娲屄道膣肉狠命地收缩、紧夹,弄得阴魔冯吾心魂俱震。感觉到花芯的紧夹,知道余娲的高潮要来了,就让她尽情宣洩。余娲被那一波胜过一波的强烈的电击般刺激弄得狂喘娇啼,叫声淫荡。只觉浪穴被插得不停的收缩,阴蒂变得敏感非常。炙热快感根本让余娲无法抗拒,一波波的欲仙欲死的高潮袭入灵台,一次又一次地将她灭顶。

  猛然,余娲口中发出了一阵娇媚的尖叫,接著全身便无力地瘫软下来。眼神茫然,如泣似哭的呻吟伴著剧烈的喘息声飘荡在静静的夜空。一波波来得急却去得缓的高潮,让余娲在半梦半醒间,继续承受著那根硬胀的屌茎,快感强得有点透不过气,不住地喘息。俏脸之上全是汗珠,满是动人心魄的红晕,充满了无比的满足神情。阴魔冯吾躺在她身边,都可以清晰地听见她那剧烈的心跳声,看到美眸中闪烁著一股醉人而狂热的欲焰。

  春宵苦短,从此宫主不早朝。余娲抛开一切,表现出了一个成熟女人的妩媚风情,并主动挑逗。枕头状就是如此无坚不克。余娲就在阴魔冯吾那催眠似的指引下,以元气未复为借口,向灵峤宫求助。

  西牛贺州玄门中以民为主的众仙认为霜华仙子温良玉的野心不会在天女庙停

  止。最大、最重要的是清宁气气窟的控制。假如霜华仙子温良玉连西溟岛的气窟也控制了,再加上对其本土和天女庙的气窟,就对清宁气供应就有著前所未有的垄断。尤其依靠清宁气甚重的灵峤宫,五台共同体西支,和东支的哈哈老怪,都将这样一个清宁气垄断看作一个巨大的威胁。灵峤宫就以那与余娲的友好关系而进驻宫闱,将发动一项旨在防御霜华仙子温良玉入侵的「漠土盾屏大阵」。霜华仙子温良玉有著赤仗仙童的默许,和兀南老怪的支持,自然不甘示弱,宣称并吞天女庙为领区。

  安宁岛群仙大会因赤杖仙童的无甚热诚,只能就决定对霜华仙子温良玉作文斗制裁。重复当年制裁轩辕魔宫的错误,就是因为不知这些极权区域与〔民为主〕仙区在制度上的南辕北辙。灵峤宫得受善信甄选,可换主,有两党互竞互争,未能控制人言,无法只手遮天。但轩辕魔宫和西溟岛则在剑铗子出霸权的高压下牧民如蚁,真相可就不是蚁民所能知晓。专政下,善信所能听闻,得受魔徒过滤。

  非逢迎权贵之言,则难溢出往大气层。有漏网者,则视为窃盗宫闱秘密,必兴文字狱。正是有佢讲,无人讲,一切尽是归咎灵峤宫。越受围堵越是魔徒宫干的垄断机会,越能压搾得得心应手。围堵的成效於是适得其反。但这却是灵峤宫在宇内仙魔共识下唯一能行之道,因为萧十九妹踪影杳然,缺乏苦主出头。

  可是一旦苦主现身,却是一场争论,外人就难以主导。此时萧十九妹经阴魔肏透後,已能通达三元混气,合运三元仙阵,足以把霜华仙子温良玉陷入阵中,绞化为微尘,不过却非阴魔所愿。灵峤宫以仙界骑警自命,自必忌视争雄之士,徒招烦恼。而且亲身出头,也难成苦主。阴魔筹设门下申告,就可使当事人置身斗外,却可惜萧十九妹徒众不多,更已为霜华仙子温良玉诛杀殆尽。先天真气能人所不能,就能为胯下淫雌分魂现迹。

  於是,阴魔就把余娲肏得神魂颠倒,进入男女合体交欢、犹如“小死”的境界,得入定回气。然後,现身在天女庙底三元仙阵中的萧十九妹眼前。萧十九妹两眼目光盯著阴魔严人英的屌霸,瞧了又瞧,想到它起先紧塞在屄窿里面,插得几乎要了自己的命。而现在,看见它又是这麽样雄纠纠、气昂昂的挺在眼前,弯弯曲曲的筋脉,浮凸在粗犷钜壮而又长劲的屌茎上,再加上顶上那鼓胀得婴颅大的龟头,呈著威彪悍的模样,不由得就从屄窿深处苏起强烈的「骚痒」。仍是沉醉在炽烈高潮馀韵当中的娇躯,自然是立即动荡春情,恨不得立刻被巨屌捅插进去戳个千百下。

  在阴魔严人英的别有用心下,魔屌的插入就几乎立刻把她带到了顶点。娇躯百窍传来酥酥软软的感觉,懒懒的,又酸酸的。被再一次把她带上那让人极度晕眩的欲海高潮之中。在激烈的抽送中,咕啾咕啾的淫荡声从紧密的结合传出。高潮也如排山倒海般不停袭来,星眸迷茫如雾、香肌晕红若火,已经被欲火完全熔化,全身都快散了。

  “呜~~我受不了了,小骚屄要被肏化了。”声音里夹著哭腔。发出了母兽般的极乐欢愉,这个可怕又可爱的巨屌给女人带来强烈的快感,酥麻蚀骨。那种奇妙的麻痒感从下半身燃烧了起来。像是燃起一把焚身之火。屄穴中却有无力承受之感涌上心头。狂猛的火焰愈燃愈旺,几乎就要沸腾。屄道内火热得有如熔炉,并且抽缩,就像要吸释出灵台的灵魂。阴魔严人英以三元混气为触媒,用女性子宫的胎藏之力为接引。体内的能量突然飞速绕转起来,充盈著娇嫩胴体的每一寸肌肤,紧接著大自然的力量也飞速的涌入,成了一个吸能体。

  不久,丹田内透映出一层紫红色光,凝成珠子样,体积也越来越大,也变得越来越紫。吸收来的混气也在丹田内慢慢旋转上升,在小腹上的透体闪耀,不住地翻腾滚动。萧十九妹周身火发,其热如焚,心旌摇摇,不能自制,真神似要脱体而出。猛觉一缕温香沁入脑际,眼前一片朦胧,全身为之一颤,感觉一股热流顺著屄窿淌下。滴滴白浊的淫津,随著屄屌的激烈磨擦,飞洒而出,凝而不散地飘浮在空中。「劈劈啪啪」地炸裂开来,爆起一枚枚的烟花,璀璨夺目。渐渐凝结成形,化为漫天的艳丽魂灵,冲出天女庙上翩翩飞舞。纤细的柳腰一扭一摆,体态撩人,丰盈的翘臀招风迎蝶。胸前双峰随著她身子的摇晃步履,不住跌荡耸动,更展示出她那超尘脱俗的乳波臀浪,周身上下散发出一股勾魂荡魄的气质。

  诱人之极。

  霜华仙子温良玉估量是遭劫的天女庙门下精魄,本是拘限在萧十九妹元神内,於萧十九妹屍解後,蕴涵乃师元气,另闯根基。只要能截获遗灵,即可申述为临终意向,囊括天女庙产权。当然,这需得修罗魔主昧心偏信,判定一个智通圆满的仙怪竟会留下不合符规格的遗嘱,以府下贱奴作人证,更血口欺世,视仙家凭证的遗嘱如无物,说是无有意向传遗别人。更荒谬绝伦的拒信物力幅射印证年份,却不发回重审求证,即谬判成案。惹得蜀山群妖贪念炽生,伪造遗嘱,弄成仙众亲属,慌张忙乱。

  霜华仙子温良玉认作有机可乘,忙滴血分身,化成一朵亩许大的彩云,与元神会合一体,直往天空升起,捕猎天女庙门下精魄。彩云、魂光上下翻滚。卸下面纱及宽袍的复制少女身影,长年在至清至纯的上天三元元气浸育下,婀娜的身段真是该纤细的细得飘柔若柳,该丰大的就圆浑得在窄狭的基底上摇晃互碰。闪著亮光的肌肤白净如玉,碰撞中像是吹弹得破,教人那得不怜香惜玉。眼眸灵动有神,水汪汪的似在说话,说那红艳的樱桃小嘴是那麽紧薄,反映出那含苞待放的屄穴是何等的凑贴怡屌。可以说无一不美,称得起“国色天香”。

  少见女子曲线的复制人道童,莫不魂系魄引,忘情追逐奔驰,歪离阵势。往往就是差那丝毫的距离,总是摸不著那清凉的玉骨冰肌,为此忘情捕猎,全心全意在摸索那软玉温香,自身安危也付诸东流。国色天香而又寸丝不缕的魂灵也不还击,反而越来越多。尽管被彩云围堵,却不入囚,只显出危在旦夕,形成一幕幕的浪蝶飘零飞荡,诱导霜华仙子温良玉欲罢不甘,认为只需收捕得魂灵,杀害了萧十九妹,即可任意钦点代表,作为洞府自决。

  仙众俱迷,独有清醒之仙。杨瑾本身就是被肏得灵肉混凝,惯尝那肉屌气息,从先天真气中嗅出体味,就知阴魔已淫欲得逞,料定萧十九妹必然无恙,即推动休宁岛群仙大会就这场冲突发表了一系列共识,设定霜华仙子温良玉撤出天女庙的截止日期,并授权「以一切必要手段执行」的动武语言。灵峤宫也因簸澌湾第一次斗剑中霜华仙子温良玉的觉悟而不快,再见其联手邀斗屍毗老人而犯忌,得宫中上下诉求,要动用法力将霜华仙子温良玉逐出天女庙。

  虽然谴责霜华仙子温良玉之仙家有过百之众,但挺身而出以支持斗剑者却不及半。真正参与攻击的只有灵峤宫、极乐童子、金钟岛主一音大师叶缤和离依岛主云雷真人黎望。武当派亦对霜华仙子温良玉宣战,却只由半边老尼率领门下八徒,照胆碧张锦雯、缥缈儿石明珠、摩云翼孔凌霄、女昆仑石玉珠、姑射仙林绿华、紫玉萧韦云和、女方朔苏曼和司青璜,及从峨眉借来凑阵之李文衍、郁芳蘅、万珍、女飞熊何玫和女大鹏崔绮,加入灵峤宫行列。骑鲸客、麻冠道人司太虚、江芷云等多个仙众却只提供法宝支援。

  这场斗剑遭到兀南老怪、摩诃尊者司空湛、苍虚老人、轩辕魔宫、复制人系

  散仙联盟、游氓散仙等多个仙众的批评。天蓬山修士也受魔宫妖法洗脑,对极权侵略的危机选择性失明,只识妇人之仁,呼吁「不要用血气换灵气」。灵峤宫在多方异见下,只能坚持那唯一能倡的条件:霜华仙子温良玉彻底和无条件的撤出天女庙。霜华仙子温良玉依仗有兀南老怪为後盾,狮子开大口,坚持撤出天女庙的条件是一切非复制人系众仙得从小蓬莱撤出,弄得赤仗仙童首鼠两端。

  赤仗仙童本就倾向垄断清宁气,更怕霜华仙子温良玉重投兀南老怪阵营,但却难以接受如此驱逐,致多年来在小蓬莱的安排付之流水。以回避侵略意识的瓜田李下为借口,只肯开始那被称为「漠土风雷惩办」的强烈轰袭。云囊形没影隐,入阵无迹。雷泽神砂更是无坚不摧,殛歼得西溟岛上云车难逃围剿,只得逃往瓢媪裴娥求庇。从云天霄外袭来的五行神雷更是翻山爆土,逢之必毁。霜华仙子温良玉全无还格之力。灵峤宫和极乐童子就在西溟岛南北区段上云布天罗,设立禁飞地带,引诱区内修士在霜华仙子温良玉的鞭长莫及下叛离。

  霜华仙子温良玉虽若坐以待毙,却有君子可欺。这是灵峤宫标榜仁义之师,不入敌方寸土,直是作蚕自绑,令霜华仙子温良玉有恃无恐,玩弄字意陷阱,只同意一个由兀南老怪提出的协议,由霜华仙子温良玉退回到战前的位置和完全停斗。所谓停斗就只是霜华仙子温良玉与众仙之间的斗法,变相容许霜华仙子温良玉霸占天女庙。灵峤宫拒绝了这个建议,只说霜华仙子温良玉的回退将不被攻击。

  海外仙界则联合警告以限期退撤。

  外敌纵使强凌,却往往是牵一发而动全身,自有外力制衡,动不了受侵者根本。致命的必然是内患。兀南老怪、摩诃尊者司空湛、苍虚老人和轩辕魔宫的支持,虽然无意付之行动,却能威胁灵峤宫的攻入岛内。唯是教内阋墙之哄,造成内外夹攻,霜华仙子温良玉非迅速摆平天女庙,则无以退那逼临城下之外敌,就分不出馀威作关门打狗,清除瓢媪裴娥挑动的叛徒什叶派。霜华仙子温良玉虽是有意退出天女庙,却不甘功亏一篑,希望在限期内一举收拾萧十九妹的馀下魂灵,则天女庙的归属就无从受群仙置喙。

  阴魔淫心无限,岂是以萧十九妹为满足。挑动互哄就是乘入之危,从中肏刮,又岂肯纵霜华仙子温良玉顺利归山,平息争斗,就著满空魂灵引君入甕霜华仙子温良玉也於此时把令牌击得山响,吆喝妖徒合围圈阵。狠起心肠将头发咬碎,长啸一声,朝阵中彩云喷去。魂灵就顺势向阵中聚拢,看似背水一战,捱守时机,图个侥幸。肘挽肘,挺翘起基窄的丰硕乳球,各展五行形态,半球锥耸的金形;长筒挥舞的木形;圆硕汤颤的水形;尖翘弯勾的火形;敦厚沉纍的土形,各自混藏其他四行特徵,显得五光十色,各司妍妙。

  膝勾膝,大张粉腿,展露著俱是阴毛浓厚阔密,巍巍然高峨出纤腿枒处,藏遮著五行形态的屄阜;火形的阴唇优生,有若企岭并排,尖峰锐突,挟夹幽谷一线,是为屄中极品;水形阴唇短厚,圈成屄户口窄而圆,有水之德,其上善也,利万屌而自濯其污,是能溢洩淫津;木形长枒露蒂,唇圈可阔可窄,对来屌则粗幼通吃,俱能触及垂摺的蒂尖;金形之阴唇圆浑,有金质之坚,材堪重用;土形厚韧,禀赋柔顺依偎。全都大张中门,环转如走马灯,以邀屌入宠,引得守阵妖徒目不暇拾,垂涎三尺,沉迷在不同的淫肏忆念中。纵使其屌已三冬无暖气,也淫心乱意,欲念高昂。

  霜华仙子温良玉眼见妖徒德性,那敢驱之入斗,就怕妖徒乱性,令百密之阵漏出一疏,只能挥仰阵旗,驱促彩云,向魂灵圈压,透入元气法力,将这些浪蹄子根拔出来。意料这些魂灵只是粒米之珠,光华有限,那抗得住洪流法气。一阵旋影过处,魂灵已尽入彩云中,只馀些许气机,在旋转中的向心力维系下,与庙基藕断丝连。洪流法气就是差那一点点,引得霜华仙子温良玉竭力加投法气。每次都是只差那毫釐之距,能望不能即,就蒙混得霜华仙子温良玉不知时日过,渐渐竭心尽力,更不甘功亏一篑,只能贾其馀气,忘神追逐。

  第二百五十八节肏爆剑阵

  限期已过。众仙虽是投鼠忌器,未向天女庙轰袭,却已雷殛彩云阵外。石玉珠挥舞五丁神斧,身斧合一,飞将出去。宝光化成半月形的大半轮红日,带著五道丈许长的五色精芒电射。所过之处削碾神速,山石立即碎裂如粉,结为浓雾,凝成长长的一条灰龙,竟未容阵中妖徒现身,就将其中妖徒活埋。霜华仙子温良玉才如梦初醒,决心退走,无奈却是进退不得,料想不到元神彩云竟与魂灵缠黏不脱,随著魂灵旋转不停。

  魂灵本就血神经的先天无相血影神光幻化,其效可立即透身而过,把对方元神精气全都吸去。只是阴魔还在筹谋人神两得,供诸淫弄,未作透身之举,等待著霜华仙子温良玉之陷入困境,把凶嫌记入他人名下。因先天血影神光的无所在却无所不在,不入後天五行真气之识认内,霜华仙子温良玉堕入阴魔圈套,极受牵缠,却无以取信他仙,迫得向魂灵呼吁,才见萧十九妹在彩云中现出幻相,得来的却是禅机一句:“想来便来,想去便去,你自忘归,有谁留你?”

  真是想去便去这麽简单?纵使能如佛法的〔放下〕,舍弃身外一切,却仍是苦海无边,甩不脱牵缠,拖上了苦修一生的元神。正是不使鱼死就得网破,千年道行一朝丧,就是回归红尘劫海,甚至阿鼻地狱。不得不向兀南老怪求教。共铲魔经本来就迹近先天,无奈兀南老怪禀承北极熊的基因,凶悍横蛮,得不到魔经精要,反而地缺魔君矮仔多计,深悉其阴险心法,往往陷入近似的绝境,惯用火焚解救。三起三落就是点起火头,能於劫火废墟中蜕变重生。

  小蓬莱的法斗正好给这狡猾奸诈的魔君点起火头的机会。同恶互济本来就暗中勾结。地缺魔君虽然口口声声说那伐罪霜华仙子温良玉是大霸欺细霸,却暗中遣送去了不少魔徒,足以传施魔法。火媒从轩辕魔宫秘密运转,便有数十道火蛇飞出,点燃天女庙所有清宁气气窟。一时真火弥漫天女庙,焚散彩云,化作浓烟蔽天,历久不灭。魔法仍循生克之道,四两可拨千斤,奈何先天层次非是普通魔法所能克制,血影神光可不是这点真火所能焚化,只是阴魔仍是未想露白,更不想下杀手,舍弃霜华仙子温良玉这绝色骄仙,更有用她之处,出面反噬急锐争锋的武当。

  半边老尼本非昆仑一系,与阴魔前身无怨,奈何就是受到牵连,本就难有好感,更为对施龙姑母亲金针圣母超劫的所作所为,勾动昆仑一糸的恶毒。昆仑一派以昆仑为名,实是渣滓。当年二次大斗剑期间,哈哈老怪入侵东胜神州,昆仑一糸顿失所依,派中元老逃亡,迫得托庇巧手灵龙魔爪下。外表是受恩深重,内里却如通天教主所说:〔至於犬马,皆能有养,不敬何以别乎?〕。与囚在哈哈老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