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0-262(1/2)

加入书签

  第二百六十节灵欲分拆

  当日魔破武当剑阵,肏爆武当八女之际,虽未污沾峨眉五女,也於剑阵中留有气息,察探五女修为。虽觉其未堪肏嚼,也留待开花时刻,收为己用,岂容丧命妖童雷下。从天女庙潜而至,即见五女化合之土气云泡已在裂。

  五行合土是炼魔剑诀华,索大地之天罡正气,戮力灌冶,以给公上。其法若是层压分工,那处下层者只能为他人作嫁衣裳。历代修诀之道者以智为优。恃智则难耐那例行刻板的苦差,所以好逸恶劳,疏於搜灌,难得丹气充盈,才致修者的格变得古怪蛮烈。半边老尼以五女为祭品,凑合剑阵完整,却为魔所截毁,解放了祭品五女。可惜五女不得天罡正气发放之妙诀,难膺调配,缺武当八女之坐享其成,灵气只能因循苟且,依样画葫芦,却无所宣洩,致积压盈溢。真是无秽不治,浪费天地元气,更聚废伤身。

  本已气化光临的魔就化为一片乌云,风卷一般朝土气云泡兜去,填占罅隙。

  乌云水气滋润乾土,溶缓土中气压,舒活五女一口气。五行以克为财,是以受克之水於土克变财,令五女见财开眼,忙把血汗罡气挥霍无度,任凭剥搾,更以为荣,自擘经脉,引外气入侵。乌云水气行五女十二经络,融通于血脉之中,与虚空之气混合为一,存於天罡,发诸於体外而成就罡气罩体,与道合真。不过真元却是尽为外孳所噬,经脉所得未足以自巩,还得傲拜内贼为总设计师。一旦外孳抽离,则经络尽碎。

  魔得有此五女甘受奴搾,也不急於肏沾。若是一旦归属妾嬖,即与所附群雌看齐,其赡付则高达五倍,再非如此奴役之寒微。五女但见土气云泡霍霍生辉,那知底弱而虚,风光只是表面,於是耀武扬威,无视於蠖艚难有寸进。

  铁沙弥悟修於霾动汤不安中窥见得蠖艚已离吊愚台岛石不远,小岛全形已在前面呈现。却在法艨疯狂拦截下,艚主李镇川因情况危险,决定回航。悟修愤於无法登岛,羞刀难入鞘,惟有单独勇闯,作出硬碰姿势,率领烟中神鹗赵心源、展翅金鹏许钺、黄人瑜、黄人龙、木,五人跳海,以水遁上岛,宣示抵垒,成名立威。

  魔惑於他的修为,却是如此无智,施展神光扫描,得察其本来。悟修生而为轩辕魔魔徒,八岁即魔功有成。乘大弱隼魔法失败,内哄造成逃亡潮之际,屈作小人蛇,渗入蜀山。得背後魔维护,频洩机密以清洗小山头之阻碍,也玉成悟修的功勋,捧他上後起之兽之列。此时为作成他的声誉,本就不惜出卖党,与哈哈老怪约定,不伤人命。所以雷虽猛,却是雷声大之恐吓,威力小得可怜。

  五女之危只是自家心法出错。

  魔当然不让魔徒狡行得逞,必坑而杀之,剪除峨眉内奸羽翼。既不能明正典刑,那就来个的,嫁祸哈哈老怪,何况这是魔特长。世事无对错之必然,只有依立场而分善恶,胜败则系於三衰六旺,天教他撞入魔手上。

  悟修就在十拿九稳的安排中,眼看窜越法艨之合围,却倏地在眼前一暗中,白光闪闪的一蓬银丝直朝身前飞来。丝团明亮,光影整齐,组成一片回纹锦网,悬在去路。悟修见丝网条纹又密又紧,银光闪闪,知定难通过,便把剑光略停,缓缓前进,筹思哈哈老怪何以违约。光网上面却忽然拱起一团团其亮如银的圆球,纷纷爆散,回汤著似开了锅的热气,蓬蓬勃勃,包抄过来,分布又广,当头盖下,势甚迅急。

  悟修来不及躲避。继一想,总不会封了整个海底,何不假装朝前冲进,出其不意,改向回路,避过光网,身剑合一,从另一面冲出去。念头一转,奋力运用玄功,剑光飞转越急,先使身剑相合,化成一道红光,带起一溜火燄,直朝那面光网上飞去。居然荡开了一些,不过有些吃力,料是伎俩止此。忙将真气运足,倏地拨回剑光,迅速往来路退去。

  就在这晃眼间,剑光快要挨近法艨,用以供借力。却见雾影中,法艨底下网映出一片白色的淡光,还没近身,便觉奇冷迫人,寒侵肌骨。这是魔招来万载冰蚕的气,发出来便为冷光寒燄,若是实质,比异派中所用冷燄搜形之法更凶得多。道力稍差一点,被它黏上,即透入寒流,立时血髓皆凝。悟修虽是魔功不弱,才膺任死谍,却与万载冰蚕的修为差距甚远,立时连人带剑即被僵住。

  悟修功候不弱,临死之际不甘隐藏魔力,突地发威,脚踝悬贴在丝光间,只是摇著,便发出数十丈的火燄围绕全身,肚腹也凸起了好几倍大小。魔燄浓烈,兼有绿烟往外抛,一齐乱动,飞舞急剧。身上连放了无数火燄毒雾,掀动起汹涌的浪涛,就是摆不脱蚕丝黏扯,阻不住寒流入髓。兀自说不出的一种难过,急得在网上厉声怒吼不已,声甚凄厉,听了毛发皆竖。寒气侵得遽速,等不到敌我双方来救,已遇溺身亡。堪称求仁得仁,只惜不是真心为仁而发。

  妖徒实是奉命不得残杀来人,面对如此意外,怕难交代,迫得撤回火网,更一反其残酷本,悉心救援。无奈面对强弱悬殊的对手,连事因也检不出来,终是返魂无术。忙乱中,法艨早已疏於拦截。唯是峨眉一方却是群龙无首,出风头的事主一去,馀人也只是随行呼应,无功可邀,俱萌归意,那还尚有承继遗志之心,遂掉头回遁。

  魔见妖徒不作赶尽杀绝,直非本。凡是不合情理,必有不为人知的内幕。

  魔扫描妖徒心识,知其责是卫护岛上真火灯塔,拦截所有来者,独放悟修入岛,其作用则是一无所知,但求服从。这是妖倭的民族,纵使是受命作神风自杀,也无所抗拒,所以其倭族是如斯恐怖。魔遂转求其秘於岛上真火灯塔。扫描下,塔内竟是许飞娘及晓月禅师。

  许飞娘自受摩什尊者驱逐後,失踪三界,竟是匿居吊愚台,助晓月禅师替哈哈老怪炼药。万般俱备,只欠铁沙弥悟修的辟毒锦旗。这才是悟修上岛旗的真意。二奸眼看悟修蒙受天诛,峨眉弟子回遁。若无辟毒锦旗驱毒,万难深入地拔草。那灵草三百年结一回果,成熟只是一夜,便入地无踪。误却成熟期,再采则需三百年後。数载安排顿成泡影,二奸情急徬徨,正是时候魔为天蒙禅师了断在峨眉开府所种孽因。

  魔现出冯吾外相,步入真火光塔。睹二奸的垂头丧气,觉得可怜,也可笑。

  千方百计不如乘势。人生有的只是选择,聚力方是潮流。谋诡计的安排多有意想不到的失误。分秒的差池则有若〔画鬼脚〕的谬之千里。二奸见魔冯吾到来,也不为诧异,料是灵峤於管辖时代留有秘道,更以能见灵峤特使为荣,奋起神,极尽卑躬屈膝之能事。

  许飞娘更目为救星。因当日的有著灵峤人脉,也有族人奴侍轩辕魔,才得以污秽之身,膺任蜀山众魔妖之司令。可惜自视太高,於一脚踏两船之际,未悉水之源,主奴之戚,素行骄贵,有以时乱,权重望崇者莫我若也,遂为灵峤所厌。魔本是以她为幌子,混蒙灵峤,见她为灵峤所弃,再无利用价值,即逐之。

  许飞娘今日得见贵人,感动得跪叩跟前,借行大礼之激昂,贴屌呵囊,一心送屄求贵。魔冯吾对此妖妇亦有所谋,也就任之,转对晓月禅师说是奉命前来赐与灵峤的蓝田玉实,助哈哈老怪恢复法力,制衡轩辕魔。

  晓月禅师喜出望外,抗不住救生草的诱惑,又岂知玉实内却已注入了僵脑痹素。最贴密的亲朋戚友所以是最危险,就因为其身近与邀信。其近也,是千防万防家贼难防;其信也则能讹骗而卖之,如魔冯吾之在药中更下别种害药。晓月禅师事急难作顾虑,直是引颈就戮,还感戴德的涕零入宰场,急急往岛石下崖罅冲去。

  许飞娘奴伏哈哈老怪,是希望能凭往日的风头,让哈哈老怪扶持,东山复出,再度出卖蜀山。今朝巧遇魔冯吾,知他左右逢源於灵峤左右两系,那能不极力献媚?可惜这邪娘自失势後,已无公帑予以整容,更因失意而憔悴,瘦峋中更显尖削,虽然撑起四卍的笑容,更彰兀凸。

  无奈当日蜀山喻她为抗魔的砥柱,嘉誉有时,也难得她肯临危自退,稍保光环,尚有些许反魔的剩馀价值。峨眉一系虽知她包藏祸心,惜道浅弟子未识她的真面目,还予以企望。玉清大师知魔之能,每於幽会偷情都晓以大局为重,央求扶持妖妇出山,有用得到她之处。魔总是唯唯诺诺以应,本无是心,那会锐意刻求?只是此时狎路相逢,也无意回避,却不得不忍著恶心,接受此东施的献身诱,借肏撒下控心法气。

  心不甘,情不愿,自然是没好心情,必见之於词色。不是刻意的挑剔,就是事事都不顺眼,任何人或物在心念中都高据其上。不满的意识可不是表现在词句,却是字词所混入的语气。无事生非的挑剔,生安白造的强屈,也只承受者才体会得到。许飞娘也觉察到神态不善,但薰心之利欲更让她施出混身解数,期望能投其所好,得首允提携。

  这种政治苟合,外表光彩,鄙在心头,却还要整色整水,表演出假意殷勤,倍添积怨郁恨。这就是因此使那些飞上枝头变假凤凰,得以嫁入豪门巨室而卖身,纵使戴誉为花魁,以纯情自鸣,也得离婚收场。

  但许飞娘也真末路穷途,若是天地虽大,也无容身之处,不得不苟延残喘,寄望於万一。万妙绝艺也真能使那些老弱残屌色授魂予。婥约的风姿仪态虽是一具布景板,对无暱亲之能的粉屎,就是球迷、戏迷的感同身受。丰盈轮廓的一副画皮也真比石湾公仔多点活动。乾枯的触觉那能分辨出膏油与体脂的分别。那些老虫见窿已经兴奋到极,那能感受毛茸茸的野意境,能予以起死回生,则已感激涕零。

  无奈不怕不识货,最怕货比货。魔肏尽绝色红颜,享受的是真诚反应,盈溢都是无穷活力,那堪如此机械式动作。心理影响生理,犹以魔的坚强意志力为甚。心理上的抗拒就是使屌竖立不起来。魔冯吾以她不知难而退,遂戏而谑之:“再往下~~舔快一点、用力一点~~用心一点舔~~”

  可是任许飞娘轻舐慢舔魔冯吾混身毛肤,就是入不到魔冯吾的感官刺激,也只能启动最不愿作的一招:嚼屎。肛门是人体最污秽一处,却与器官为邻,自有其影响力。婴孩的器官未成熟,很容易就被肛门的快感取代。快感就使未识说话的婴孩依恋那些娘,造成长大後非作兔葸子不可。

  魔冯吾的魔屌得余英男自出生起即培育以离合真气,当然发育超卓,却也在许飞娘的舌舐肛门下不无反应,使魔屌有点激昂。心无欲却屌能挺,也真是难能的灵欲分拆境界,引起魔冯吾的兴致,抽著妖妇发强压下许飞娘她的菱头,命令著:“舌头要动~~不要偷懒。”

  许飞娘见到曙光一线,自然不介意被压得气绝,更舐得起劲。当魔冯吾真气透过会,屎浆则汹涌而出,直穿许飞娘口腔入体,腥臊贯鼻,也真难为许飞娘甘之如饴,伸出手指把那盘筋巨屌轻搓慢捻。但求恩客贵屌得昂,收残屄之货,这些代言人贱妇又那敢多嫌。有钱王八坐上席的社会环境早已训练得这些代言人贱妇以无耻肮猥为荣。说来也真委屈,却也是专业道德。

  专业道德也有其樊篱,可不是客户利益,却是客户的酬报为基准,但求付得甘心。许飞娘也就不等魔冯吾修达灵欲分离的最高境界,就迫出唾以湿滑屌,然後跨身俯伏,把敞开的蓬门无偏倚的罩裹至屌。专业道德只是弄得客屌能泡入残屄,就永远不会使其兴奋,深知过刚易折,使肏得时间短了,那老弱残屌则满意程度大大降低,酬报则会变成勉强了。

  从柳燕娘的报告,许飞娘深知魔冯吾不是老弱残屌之流,自己卖的只是名气演技,所以极力模仿廷贵妇的傲态,惯的吐出伪作的春声。却不知魔屌下,一城之后及万载之贵也被肏得叫生叫死,她自己不过是一名老兵头的孙女,那悉贵显的内涵,变成婢学夫人,益增其丑。魔冯吾气得骂道:“动起来~~不要像个死人似的~”

  许飞娘也真是经得起千锤百炼,对任何侮辱也甘如饴,更能撑起四万笑容以对。这些靠公众形象以聚敛元气的妖邪,也真要能忍能诈。因为一旦稍露本,即受围剿,至万劫不复。不过力之不逮,也无可奈何。纵使许飞娘舞得残屄於其极速,也只得来魔冯吾一句奚落:“太慢了,你是盖的吗?”

  屌气洩不出,所愿不遂,自然转为怒涛。魔冯吾也就把许飞娘双手在背後困起,吊上梁上,只有脚尖微微能著地。一双竹筷的枯腿完全伸直,乾皱的屁股在微微摇动。黑黑的绳子陷入啡黑身若是一体,令人呕心,真是名气掩三丑,才有她的修炼空间。

  虐对这些代言人也是家常便饭,实是必修科,不过也得面上露出恐惧的样子,却不是由心的恐惧心态。听来有如过度的奉承变成侮辱。许飞娘那能透视魔冯吾的内心,仍是诸多作状,用力扭动洗衫板似的陋体,作出强烈的羞耻声音,「呜~~呜~~」的拚命呼喊,却是职业化的叫声,更令人气恼。

  魔冯吾本想以折磨她的体寻乐,助长屌昂,却更是不乐。面对这样的残躯,也真有沾污皮肤的感觉,不想亲手施虐。转念间,就把近处的一条野狗招了来。狗脸钻到许飞娘那分开的大腿下面,狗鼻子的正上方就是湿漉漉的屄沟。

  许飞娘感受到热热的鼻息正吹向张裂的户,也是司空见惯。凡狗俗爪又那能伤得她的法身,只是专业道德使许飞娘苦苦的求著:“不!~~不要这样。”

  凡狗就是有屄即舐,长长的舌头就钻入废屄间。这些卖屄娘早把残屄这工具认作摇钱树,以供奸,已无所谓羞耻,甚麽行也撩不起凌辱感,可不在乎把甚麽都塞入去。许飞娘却得依本子办事,装作无尽哀羞的她闭上眼,把嘴张得大大的哀叫:“啊~~进来了~~太不该了~~受不了~~”

  那个残屄本来就残得无知无觉,又何来受不了。假装的声音更惹魔冯吾的恼火,定要抓出这贱妇的恐惧。清楚到残屄难有知觉,魔冯吾就转念到神经密集的蒂,化出蝎子尾针贴住小唇刺向蒂。一经入才知这妖妇为练万妙绝艺,早就割了。再听这妖妇还装模作样的惨叫起来,更能扮得声音嘶哑,真是艺成非一日之功,更气从不一处来。总不能把她虐得鲜血淋漓吧!有头有面的规限,就是怕张扬,真是奈她不何。

  魔冯吾头一转,转想到看不到的地方,也就无所顾忌嘛,不觉露出狰狞的笑容。这妖妇还有点修为,心灵泛起悸颤,谨慎的问道:“您不会做出暴的行为吧?”

  魔冯吾险的笑意,若有成竹的答:“不会暴,是用爱你的方法,会爱你到哭著表示高兴为止,嘿嘿嘿。”

  也真是爱的行动,把魔屌慢吞吞的挺入系吊著的枯躯内残屄里,同时雷化屌体。血影神光虽然已达黑洞最高境界,但光雷化也只能发诸体外,运不到屌体去,因其紧系魂灵。巧为许飞娘所激变,灵欲可离可合,就能把光雷化运上屌,达到一屌光寒大五州,毁满天佛圣。

  眼前妖就是最佳炉鼎,魔冯吾恩恩爱爱的把许飞娘的枯扁乾臀紧揽後,才从头处轰出雷爆。雷出於巽,由木生火,火雷把许飞娘的屄膣殛得红色火花,更闪出耻阜外。当然这只是排演真元的转化,也够许飞娘生受。残屄虽无知觉,却非是绝缘体,被殛得筋络缩疲,身子突然绷紧,四肢抓狂地挣扎,但却被悬吊著无从借力,挣不开屌屄的纠缠。

  火雷急易散,却可不是灭化。迅雷急轰只能劈得物体劲飞,力场泻洩,浪费能源。暗流才会密封围堵,一举作彻底毁灭。雷气就是导入了许飞娘的百脉众窍,烧得的腔激烈地一起一伏,发出断断续续的压抑呻吟换气,把灾害引入骨髓,遍布要津。

  火尽生土,黄色火花闪遍屄膣。清楚地听到许飞娘腹中响起恐怖的「隆啪」

  土击声,和「嗡嗡」的堆填响。土阻塞,就是把她的元气固定下来,弄成无路可逃,则致命一击才能事半功倍。压得许飞娘腰颤腹簸,於闷哼难呻中,却因股臀为魔冯吾的掌箍及屌固,只能剧摆上身,推动土雷荡转。这妖妇也真能捱,归功在那天生残痹的屄膣,才能承受得雷化魔屌的修炼。却也陷入失神的情况,弓起了背,猛烈地痉挛,表现出目光呆滞,唾垂流。

  火烧土播拆散了残痹的屄膣後,金生於土,成雷为刺,千针万锋的锐直捅魂灵。猛烈的金雷捻可就把许飞娘身子「彭」地绷直,从许飞娘屄户闪出白光,腹中响起嘶嘶的高频锐响。许飞娘终於支持不住,惨嚎起来。魔冯吾听到痛苦的惨叫,获得了极大的快慰,修炼得更起劲。

  正是趁佢病,送佢命,不等金雷针芒消退,即生丽水。水浮泛,水雷的蓝光从许飞娘腹屄延亮全身,冻结成锐冰,剖割著许飞娘每条脉络。许飞娘全身的肌都猛烈地抽搐起来,眼珠上吊,汗水浸湿,全身猛张著血盘大嘴,拚命嚎呼出令人心快的惨叫声,响彻真火光塔:“啊~~呀~~呀~~”

  循环的水雷回归魔屌,生化回木雷本。青色雷光浮现许飞娘每个毛孔,掩映若树干盘踞,延索搾每棵神经细胞,尽戮神经中枢。许飞娘身子像一面被风扯起的旗,受巽风绞扭出凄厉的叫声,震得魔冯吾也心里发麻。许飞娘痛得嘴唇铁青,全身都在不停地发抖,各处的肌全部痉挛,尤其是下腹的肌拧成了一团,像是要把屄道里的电屌向外推。越拧推就是越受强殛,被轰得脸色发紫,圆睁著蛇睛凹眼,一声接一声地哀嚎。全身每一块肌都在绷紧又松弛,再绷紧,再松弛。绞出哀嚎一声比一声凄厉。

  物极必反,只争在是否捱得过那极处。木雷极处就是五行合运,分之魔屌可及千万,达〔屌是我,我不是屌〕境界。合之擎天桩地,横扫八方,纵定海神针也黯然失色。五雷合运,再无色相,达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威力却在不知不觉间摧敌毁拒。

  魔冯吾法成收功,许飞娘也只賸下奄奄一息,叫声越来越弱,全身的肌只剩下颤抖和痉挛,强直的唇保持著扩张的状态,纠动了几下,一股浊津就控制不住地从屄户中喷涌而出。突然「哇~」地狂叫起来,不停的喷出白泡。

  妖邪之辈本是死不足惜,只是那天生的残屄却独一无二,未知光雷魔屌是否还需深造,留之有备无患,不宜任他形神俱灭。一道柔和的光华从魔冯吾眉间闪起,直入许飞娘的眉心。昏迷中的许飞娘但觉无法动弹的身体在剧烈颤抖,彷佛被烧焦的炙热,可是强烈的痛楚却一点不漏,连休克也不能。渐渐的当火热的痛苦达到无可增强的时候,火焰化为透骨的寒流,磨肌刮骨。极一阳生,一瞬间化为炙热的火焰,烧得焚魂炙膏。火热和寒冷在她身体中反覆,教她生不如死,但却连想昏死片刻也办不到。

  直至清醒了过来,才得到魔留下的信息,如她所愿,教她往谒玉清大师,得以重归蜀山搅风搅雨,配合神剑峰田瑶、田琪兄弟,和极乐童子之守洞犬闵乌能,酿造三王之乱。

  魔冯吾以钜屌作轻而易举的重创许飞娘的天生残屄,无碍分神窥注晓月禅师之下窟采药。那壑环绕全岛,通连成一大圈,上下两边都是童山秃石,寸草不生,并不美观,附近亦又无什景物。壑底却是一个崖洞,因洩水口高於洞顶,崖洞平日尽为水所淹,更是白云封锁。这时挨近崖洞七八丈方圆一片,两边的水全被逼住,晶墙也似,现出壑底,点水皆无。

  晓月禅师走下壑底,忽见红雾四起,当时一阵头昏眼花,神志昏沉,已是两脚麻痹,堪堪卧倒。幸喜双手还能动转,连忙将玉实取出嚼碎,咽了下去,立时觉著神志清朗异常。可是红雾依旧未消,心知那崖必非善地。

  忽听崖旁洞内有小儿啼声,走向前一看,只见一个山洞,高宽各约二丈。洞口有一个没有壳的大蝎子,长约七八尺光景,口中喷出红雾。儿啼之声就是由这毒物叫出。幸有灵丹护卫,毒雾不侵。不然怕不化为脓血?那东西才得出壳,行动极为笨缓,便轻易被宝剑将它斩为数段。壳毁後,便见红光从那东西身後的洞中发出。雾所以红,实是此红光映。走近看时,正是一丛千年朱灵草,鲜红夺目。晓月禅师便连将之拔起。

  千年朱灵草就是靠那有壳的大蝎子之毒才得生长,得其毒素经动物躯体的有机化合後,才能治人体的瘫痪。天生毒物就是有著以毒攻毒作天和的平衡,如砒霜之治血癌肛痔,负负得正。毒蝎毁後,朱灵草也失其存长之地。绝毒之物,其七步之内必有芳草,实是互相制衡。一旦失其规限,则必流毒万里。

  毒雾过後,即飘来清香扑鼻,更听得身後壁似有爆裂之音。晓月禅师受著僵脑痹素所碍,忘记了速离险地。探头一看,即见蝎壳後之石壁斧裂,从石缝中伸出一株从未见过的奇花。花只一朵,形如牡丹,却青边白瓣,微露红心,正值含苞欲吐,将开未开,隐放光华,洩出异香袭人。未开时,已有尺许大小,估计全开了,少说也有二尺周围。

  晓月禅师祖上未敢诛蝎,此花不出,故晓月禅师不悉此花之存在,更不知香氛中之毒素。魔从九天玄经中知其记载。此花名乃山腹五金之,与千万年玄冰极寒真气,融洽孕育而生,只本岛才有。开放於正值天色将明之际,故名为晨露。花中仙果,生吃下去,可抵道家百年修炼之功。只是从花心采摘时,须细细认准它向上微弯的一面,顺著势子一折就落。采到手,再就断处一吸,果中仙露便就到了嘴。如果手势稍偏,一折不断,便难再折。采时不能有三人在侧,也不能用手。一经触动,立即霎时缩入石中隐去,再也不出。

  先天真气感应到此花之毒与朱灵草之毒有同源之戚,具互济互拒的玄奥。待其自然长成,则互济;苟失其衡於花不开,果便不熟,则互斗争夺不休,成宇内无解之毒。破坏容易建设难。魔可不在乎百年道力,却有用得著毒花之处,舍了许飞娘,以化之法身遁过来,给毒花摘果。

  晓月禅师但听得“喳”的一声炸响,一团光华突然擦面而过。再看那朵青白色的奇花,业已停止开放,中间红心已不见,现出一个金光闪闪的窿窟。转身一看,一个五色果子就落在身後。回头却见奇花散落,花叶立时缩了回去。瞬间洞壁裂缝,连奇花叶,俱无踪影。

  奇果失衡,必招毒物。晓月禅师忽听空中嗡嗡之声越近。从空中飞下无数怪虫,形如半尺长短黄晶晶的飞蜈蚣,身有四翼,一窝蜂似齐往毒果扑去。此物循著果香而来,虽是区区小虫,却是厉害,把晓月禅师困在内。

  此花更招天之忌。一时迅雷交作,霹雳连声,震得山摇地动。金蛇也似的电闪,隐现密云暗雾之中,满空交织。倾下奇大雨量,转眼成河,随著山势高低,四外飞流。到处水气蒙蒙,一片昏沉,天低得快要压到头上。光景又极昏暗,全凭慧目法眼四下遥望,壑底崖洞上空雷声更猛烈得多。眼前倏地一亮,空中金蛇电闪,紧跟著一大团雷火夹著万道金光,由密云层中朝壑底电而下。专击一处,到了壑底危崖尽头,方始爆炸。雷击太猛,每次雷震均有双声,有时竟是下面先响。轰轰发发,惊霆怒飞,霹雳连珠,雷电交织。

  洞中晓月禅师也从祖上藏书中预知那朱灵草出世,必招雷劫,也早有所准备。

  却因对奇花晨露多看两眼,致被四翼飞蜈蚣所碍。毒物怕火,雷火轰杀四翼飞蜈蚣後,雨势却是更大,宛如亿万股瀑布飞泉,天河倒倾,往下飞泻。满山都在暴雨倾注之下,大小千百条银蛇,满山乱窜,蜿蜒飞舞,往环山绝壑中流去。有的地势平斜,直似一片又宽又长的银光,凌空而渡。

  晓月禅师知晨光一露,壑底再度受白云封锁,水壁晶墙也散,再开需在三百年後。自知修为能不起在此苦修三百年,逼得抗劫。由洞中飞出一团银光,其大如杯,流星飞,朝那雷火迎去。两下里一撞,霹雳一声,当时爆炸。只见红光银雨,四下分飞,对面崖石纷纷震裂下坠,轰隆之声,震得山鸣谷应,半晌不息。

  跟著又见三团雷火,一团接一团朝下打到。和先前一样,晓月禅师待雷火才一飞落,则由洞中出银光。只是雷火威势越盛,银光虽能防御将雷击散,不令到底,无奈银光的阻截点却逐渐低退下去。看看又是一大团雷火朝下猛击,威力更强,已离底不远。晓月禅师也似防到有此一著,所发银光竟比前大了十倍,两下里一撞,当时震散。

  猛瞥见雷火、银光对击爆炸中,由洞中冲出一条长大黑影,比电还快,朝空去。那是许飞娘醒来,得魔冯吾留讯之馀,也不敢忽略哈哈老怪的使命,潜来壑底。见所发银光越来越小,天雷反更势盛,起了畏心,也因自己前来,雷阻不劲,料是自己非是触发雷劫之人。再见晓月禅师的残馀蝉沙已去十之八九,再不逃遁,决无生路,不肯协力抗劫。晓月禅师无奈只得把朱灵草交付,任许飞娘遁去。

  紧跟著,又是一团雷火凌空下击。晓月禅师也从崖洞内走出,已是枯萎瘦矮,愁眉苦脸,须发乱如飞蓬,指甲甚长,下垂至地,衣履已全腐烂,沾满青苔,行动甚是迟缓。刚到洞口,仰望天雷已经下击,满脸惊惶,这才了解天心之道,从来就没有天意道义刻在大地上,悔信那痴人虚构的正义仁德,误认天道有凭,落得如此收场。战兢兢张口喷出一团大银光,又将双手指甲一齐打断,拿在手内,待雷轰下。

  魔就是等这一点悔意,才卷出天蒙禅师之遗留身,汇成大股金光紫气,穿云而下,以身换晓月禅师身,保出晓月禅师元神。紫气当中裹著一个瘦骨如柴的女魔鬼,狞恶长大,正在光气之中猛力挣扎。此乃哈哈老怪植入晓月禅师三尸中的魔影。

  那女魔一身黑气环绕,生得小鼻小眼。两颧高耸,面无片,一张方形小口,露出上下两排利齿。因心怀不愤,一面挣扎,一面戟指咒骂。正是老娘把身子批发给了你,估道得终身依靠,却不能拥据天下,万事从心所欲,被辜负了一生,那能不,厉声惨啸不已。

  如此人形工具,为作内奸而结合,比娼妓也少却人良知,那能为包魔所容。但见紫气稍放一空隙,等数十百丈金光雷火,朝紫气中女魔去後,重又包没。只听神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