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5完结(1/2)

加入书签

  贱奴黄小洁12

  黄小洁被带回去沉沉地睡着。而此时的市区,研究所的董事长办公室,田秀元和袁晓光如同热锅上的蚂蚁。  “巴嘎,钱伟平、钱伟成这两个混帐王八蛋。居然偷走了我的小洁!”田不住地骂着,把手里的一封勒索信撕得粉碎。  “就是,居然连田君的御用奴也敢偷。真是狗胆包天,当时我就说,钱伟平是只疯狗,钱伟成更是奸诈的狐狸。早知道当初切掉他俩的时候,连他俩的头一起割下来就好了。”袁晓光敬上一支香烟,点头哈腰地附和道。  “晓光,你看现在该怎么办?”田也没了注意。  “这件事情恐怕不能让警方知道,对我们影响不好。为今之计,只能先付赎金。毕竟,100万对您不是一个大数目,关键是人没事。黄小洁这样的尤物,可是世间难得。”袁晓光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呦兮呦兮,晓光说的有道理。小洁这样的尤物,只要人回来了。拍上两部调教片子,在日本一上映,钱大大地回来。”田下了决定后,开了一张支票。  “晓光,你立刻去银行,取了钱后,交给黄小洁的母亲黄建敏,让她把钱送过去。勒索信上注明的,只能黄建敏一个人去,你和李伯成远远地跟上她,不要出事。最关键的,一定要把我的小洁接回来。”  “放心吧,田君,我保证把小洁完好无损地送回来。”袁晓光鞠躬后,快步走了出去。  中午十二点,矿区内,钱家兄弟正在吃饭。  看着躺在床上熟睡的黄小洁,钱伟平贪婪地说:“兄弟,昨天这骚娘们那么抢手,今天为啥不带她出去卖了。干上一上午,怎么也能弄个几千块啊!”  钱伟成喝下一口酒,解释道:“昨天这娘们被得疲力竭,今天要让她养蓄锐。明天就可以再卖上一整天,这就是可持续发展。连续的卖,给卖残了,咱们卖谁去啊!更何况,一会又要去收钱,还要带上她呢?”  “是,是,不愧是研究所的小诸葛,我就没你想到的多……”  看看手机上的时间,钱伟成喊着他大哥站了起来,把床上的黄小洁也拽了起来。黄小洁被干了一夜,至今仍是全身酥软,双腿中间更是隐隐作痛,竟无法并拢双腿。  双手用手铐被铐在身后,又被一双色连裤袜堵住了嘴,黄小洁站在小院内,嘴里发出呜呜呜地呻吟。那双连裤袜,不知道是钱伟平从那个妓女的腿上剥下的。  昨天被绑架时穿着的白色连裤袜,此时由钱伟成动手,穿在了黄小洁的腿上,这是黄小洁身体上唯一的一件衣物了。随后,黄小洁的双腿就被一条白色长筒袜紧紧地捆绑。另一条白色长筒袜勒在黄小洁的嘴上,让她无法吐出嘴里的连裤袜。  捆绑堵嘴的黄小洁被塞进了黑色轿车的后备箱。钱家兄弟开车离开了矿区,来到市中心的一个地下停车场。这是他们收钱的地方。  钱伟成看看手机上的一条新短信,告诉他哥:“注意,黄建敏的身后有人跟踪,咱们要小心。”  此时,黄建敏刚刚打的来到市中心。她费力地背着一个黑色大旅行包,里面不但装着100万现金,还装着12双连裤袜、12双长筒丝袜、24条女式感内裤。这些丝袜和内裤样式颜色都不相同,一半是黄建敏收藏一半是黄小洁收藏,都是上等货。黄建敏自己也搞不明白,绑匪为什么注明要带这些丝袜内衣。  一高一矮两个男人远远地跟着黄建敏,他们自然是袁晓光和李伯成。黄建敏走到地下停车场,接到了钱伟成的电话:“立刻到最里面的车位。”  黄建敏走到了停车场尽头,这里听着一辆银灰色雪铁龙。  “去对面的黑色轿车旁。”一条新的短信。  黄建敏来到对面的车位,钱伟平走了出来:“老女人挺有味嘛。把包放到后车座上!”  “我女儿呢!”黄建敏问道。她看了看车内,没有女儿的踪迹。  “放下,就让你看到!”  黄建敏只能放下旅行包。钱伟成坐在车内,看到旅行包的东西没有问题,就像自己的大哥点点头。  钱伟平打开了后备箱,黄建敏看到自己的女儿黄小洁被捆绑堵嘴,躺在里面。可是自己还没来得及说话,钱伟平已经把一个麻袋从她身后套在了她头上。黄建敏眼前一黑,整个上半身被套在了麻袋中。  钱伟平抱起黄建敏,把她塞进了车中。钱伟成立刻发动汽车,扬长而去。  袁晓光和李伯成刚进入地下停车场,就看到一辆黑色轿车向门口驶出。车窗都贴了反光膜,无法看到里面的情景。袁晓光也没有多想,带着李伯成向里走,可是走到尽头也没有看到黄建敏,在发觉事情不妙,但是一切都已经完了。  汽车上了主干道,钱伟平把麻袋从黄建敏的头上取了下来。不过再去之前,黄建敏的双手,已经被一条黑色的长筒丝袜紧紧地捆绑在身后。  “你们拿了钱,怎么还要抓我?”黄建敏严重充满了恐惧,说起话来都是战战兢兢。  “这钱是田和你女婿,欠我们的。你和女儿,这两个骚货,就当是利息和舔头了。”钱伟平一边说着,一边掀起黄建敏黑色带白点花纹迷你裙,扯下了她深蓝色的三角内裤。  “你们……呜呜呜……”黄建敏惊恐中话还没说完,自己的内裤已经塞进了嘴里。  “老骚货,户还是挺迷人的嘛……”钱伟平在路上不敢多干什么,了黄建敏熟女的下体,拉下她的迷你裙,将她双腿用力并拢后,用另一条黑色长筒丝袜在脚踝处紧紧捆绑起来。  捆绑完成后,黄建敏身体被束缚成了一个“一”字。这时,钱伟平才放心地把黄建敏搂在怀里。黄建敏上身穿着一件天蓝色的短袖小外套,里面是粉红色的无袖紧身t恤,47岁的熟女美显得更加地感。  看到钱伟平取出的匕首,黄建敏吓得直打哆嗦,不过钱伟平没有伤害她,而是割开了黄建敏天蓝色小外套的肩带,扯掉了她的外套。此时车子已经到了三环路,钱伟平直接打开车窗把破烂的外套扔了出去。  接着钱伟平把黄建敏的t恤拉到部以上,露出了天蓝色的罩,紧紧地包裹着熟女极其丰满的房。  “老女人还有这么翘的子,真是稀品啊!还穿那么清纯的天蓝色,一看就是老不正经!”手起刀落,前的罩带子被割断,随后破裂的罩也被扔了出去。  t恤衫被拉了下来,不过,钱伟平显然不希望粉红色的t恤阻挡黄建敏的房。用刀在t恤上划开两个口子,钱伟平一扯,两个子从破口出挤了出来。紧身t恤成了露装!  黄建敏不住地挣扎,脚上的黑色高跟鞋也挣脱下来,可是对于强壮的钱伟平,一切都是徒劳。  车子回到了矿区的小院前,钱伟平把黄建敏拉了出来。此时黄建敏脚上的丝袜已经被解开,挂在她的脖子上。钱伟平还把她的黑色高跟鞋重新穿上,怕她磨坏了这双美足。  正好矿区的几个工人路过,看到了被拉出来的黄建敏。黄建敏看到有人来,立刻大声呜呜呜地叫喊,希望好心人可以救自己。  “钱大哥,又搞了一个货,这个可是老熟货了!”一个十六七地年轻矿工,看到黄建敏,眼里直冒绿光。  “这个也是城里的娘们,比昨天带去的那个还骚还浪,她们可是母女俩。来看看这个老骚货的,风骚的很啊!”钱伟平说着拉起黄建敏的迷你裙,露出的穿着黑色蕾丝长筒袜的美腿,还有没有内裤包裹的下体。茂密的毛在太阳照下,散发出晶莹靡的光泽,看得众人直流口水。  “这个多少钱,我先干一了!”一个三十多的矿工看得眼睛通红,立刻就要掏钱。  “今儿不行,明日清早吧!”钱伟平说着,就拉着黄建敏进了院子。  黄建敏此时已经明白,这里的男人不会救人,只会来蹂躏自己,绝望地闭上了眼睛,不再挣扎,任由钱伟平把自己拉进院子。  钱伟成此时也把车子开进了院子,将黄小洁从后备箱抱了出来。  母女俩此时的束缚都被钱家兄弟解开,只能躲在角落,相拥而泣。黄建敏的迷你裙和粉红t恤,很快就被钱伟平没收了,说是不到演出的时候,不需要穿衣服。而黄小洁此时又被穿上了一双白色高跟鞋。就这样,母亲黄建敏身上只穿着黑色长筒丝袜和黑色高跟鞋,而女儿黄小洁身上只穿着白色的连裤丝袜和白色高跟鞋。  “咱们哥俩是没法这对骚货母女了,不过今晚就这么便宜了这对母女,我可不甘心!”钱伟平看着抱在一起的母女,狠狠地说。黄建敏和黄小洁看到她凶残的目光,都不由自主地打起哆嗦。  “是啊,不能就这么便宜她们俩。”钱伟成抽了一口烟,想了一回,突然来了主意。  “今天如果再让一群男人日黄小洁,怕是要把她玩残了,怎么都得歇一晚。不过黄建敏这个老骚货嘛,不让人群奸,可是搞点花样,让大家看戏嘛……”钱伟成说着,招呼大哥向母女俩走去。'

  贱奴黄小洁13

  黄建敏和女儿抱在一起,哪里还会挣扎,任由钱伟平走上前,用黑色长筒丝袜将自己的双手在身后手腕交叉捆绑在一起。  晚上7点钟,正是矿区的男女老少饭后散步的时间。钱伟成开着小巴车,又回到了广场。男人看到车一来,立刻围了上来,以为又可以女人了。谁知,钱伟平拿着一个大牌子,放在了车头。  牌子上写着:“老熟女现场表演,观众没人30,儿童免票!”  就当是看露天电影了,广场上不一会就坐满了人。相反的,家家都没了灯光,黄建敏的表演,居然搞得万人空巷!  黄小洁今晚要休息,钱伟成就把她驷马躜蹄捆绑后,吊在了广场的一立柱上,头上各夹一个铃铛,道内了一窜铃铛,在户还露出十几个铃铛,动起来叮铃铃作响,倒是悦耳!  广场上还有昨天王大头生日晚宴搭的台子,今天成了黄建敏的演出台。王大头作为东道主,坐在了最前排。  “第一个节目,熟女健美表演!”钱伟成扯着尖细的太监嗓子,报出第一个节目,立刻引来一阵叫好。  黄建敏颤颤巍巍地走上台。此时的她,穿着一件大红色的高叉连体泳衣,这是钱伟成从妓女红儿那里买来的。红儿的身材比黄建敏矮小,部更是小太多,黄建敏穿上这条泳衣,几乎向胶带紧紧地贴在自己身上,肩带和裤裆部位有接缝的部位,更是勒在皮肤上。部几乎要被压扁,钱伟成就当场在黄建敏的口部位剪开两个口子,白嫩的巨立刻顶了出来,被缺口紧紧地勒着,如同房被束缚住,暴露出来的房,更像是两个雪白的圆球了。  台下一片叫好声和口哨声。黄建敏羞得满脸通红,在她的腿上穿着白天穿来的黑色长筒丝袜,蕾丝花纹的袜口直达大腿部,可是却不能保护到自己的隐秘部位,泳衣在户的部位因为尺码太小,只能变成一个刚好挡住唇的红色小三角。裆部更是勒在胯部的上,毛从泳衣的三角裤裆不断地冒出,让人一目了然。  “天天跟我做,每天五分钟……”钱伟成打开了作为背景音乐的晶电视,dvd播放的正是已故感健美教练马华的最有名的健美五分钟。电视画面中,熟女马华的丰满感身体,在健身泳衣和紫色化纤踩脚裤的包裹下,引来人们饥渴的目光,而这段风骚入骨的画面,更是当年无数男人的幻想情景。  黄建敏多年为了保持身材,一直坚持跳健美。尤其是马华的健身,是她最钟爱的项目。所以,一听到音乐,她就可以驾轻就熟地跳起来。不过在今天,一来自己穿得太过暴露,泳衣和丝袜无法遮挡自己的隐秘部位,而双更是要上下欢快地跳动;二来脚上被钱伟成套上了细跟高跟鞋,在台上跳起来总是站立不稳。因此,黄建敏跳起自己熟悉的马华健美,反而显得很不自然,窘态摆出。  慢慢地,在跳舞的过程中,黄建敏还感到了更羞耻的地方。泳衣的裆部,因为勒得太紧,在跳中,居然布料开始慢慢收缩,过了一会,自己的裆部居然勒成了一条线。泳衣的三角内裤部位,此时已经变成了丁字裤,布料缩成一条,勒紧了自己的户和屁眼。自己的臀部两片美已经完全暴露出来。台下的观众清楚地看到一切,都鼓掌叫好。  黄建敏羞得只能一手捂住部,一手遮挡臀部,跳起来就更加笨拙了。  “混蛋,不许遮挡!”钱伟平说着,手里的皮鞭用力地抽在黄建敏黑色丝袜包裹的美腿上。黄建敏疼痛地身体一歪,倒在舞台上。  害怕再挨鞭子,黄建敏只得咬咬牙,坚持着站了起来。右腿丝袜在摩擦中,膝盖处破了一个大洞。在随后的跳中,破洞不断扩大,随着黄建敏几次下蹲弯曲膝盖,丝袜的破损处竟蔓延到了大腿。一段健美跳完,黄建敏右腿的长筒丝袜破了一个大洞,露出自己雪白的膝盖和大腿。  不知道钱家兄弟从哪里收集的那么多马华的健美。不断的换碟,居然足足播放了三个小时,黄建敏也只得随着音乐跳了足足三个小时艳舞。在这过程中,泳衣的下档越来越细地勒着黄建敏的胯部,钱伟成倒是关心这个熟女,直接把泳衣裆部剪开,紧身的泳衣立刻向上缩。后来的跳舞中,黄建敏几乎是穿着一件露的红色小背心。  等到跳完最后一曲,黄建敏香汗淋漓,红色的泳衣和黑色的长筒袜完全湿透。音乐一听,黄建敏立刻无力地坐在了地上。看到对面的男人一个个饥渴地盯着自己的两腿之间,吓得黄建敏立刻并拢了双腿,夹紧隐藏自己的私处。  好戏并没有结束。钱伟成找来一竹棍,两头用黑色丝袜捆绑在了黄建敏的脚踝上。黄建敏的下体立刻一览无余,再也无法并拢双腿。随后钱伟平去来绳子把黄建敏的双手高高举起捆绑后,吊到了立柱上。  而立柱上的黄小洁,自然就被放了下来。因为下个节目的女主角,是她。王大头把他心爱的藏獒牵了上来。看到体积庞大的藏獒直勾勾地盯着自己,黄小洁心里直发毛。  钱伟成解开了黄小洁的束缚,可是不等黄小洁恢复过来。她的双手再次被捆绑在了身后,双腿和她的母亲一样,用白色的长筒丝袜捆绑在了一竹棍的两端。户在白色丝袜的包裹下透露出朦胧美,双腿大大分开的黄小洁,无法遮掩自己的下体。  藏獒似乎对黄小洁的下体有着特殊的嗜好。钱伟成把手伸进黄小洁的裤袜,在她的唇上涂抹了一些蜂蜜后,就退开了。而那种黑色藏獒慢慢地走到黄小洁两腿之间,舌头已经伸向了黄小洁的户。  “求求你,把狗牵走啊,太可怕了。”嘴里的丝袜被取出后,黄小洁不住地哀求。可是自己却动也不敢动,生怕惹怒了巨大的藏獒,咬伤自己。  王大头和钱家兄弟都笑呵呵地看着。对于黄小洁的哀求,他们听来和叫春没什么两样。  狗舌头不断地舔舐自己的户,白色地裤袜裆部很快就湿透,映出了自己肥厚的户的轮廓。狗舌头要比人舌头糙的多,巨大的摩擦力让黄小洁快感不断,很快就流出了蜜汁。水似乎比蜂蜜还要美味,藏獒舔得更加过瘾,不由地身长舌头加快了速度。黄小洁恐惧地头皮发麻,全身僵硬地一动不动,上身直立,盯着藏獒地一举一动,双腿却已经开始不住地颤抖。  藏獒舔够了户,抬起自己的头,似乎是感谢地对着黄小洁叫了两声。黄小洁却已经被下破了胆,哇地一声哭了起来。台下的男人们看直了眼,连大气都不敢出。此时整个广场鸦雀无声,只有黄小洁在轻声地啜泣。  蜂蜜中,钱伟成早就加入了兽用催情药。藏獒不一会就来了反应,双眼对着黄小洁发出了摄人心魄地绿光。猛地一扑,台下的人都不禁惊呼一声。黄小洁居然被藏獒扑到在地。双手被捆在身后,娇弱的黄小洁哪里敢挣扎,早就恐惧到了极点,像木头人一般躺在地上,双眼直勾勾地看着自己面前的庞然大物。  藏獒的阳具早已经膨胀到了极点。知道丝袜阻隔户,影响自己兽欲的发泄。藏獒抬起后腿,锋利地爪子两三下就把裤袜裆部抓出一个大口子。鲜红地唇立刻露了出来。  藏獒发泄兽欲可从来不懂调情那一套,两只前爪踩在黄小洁的小腹上,舌头已经舔起了黄小洁的巨,而兽的阳具直黄小洁的户。  黄小洁痛苦地悲鸣一声,无奈地接受起畜牲的奸。  场下的人也生怕这凶悍地藏獒伤害这个感尤物,竟同时噤声,连大气都不敢喘。不过每个人,此时都是看得心潮澎湃。兽奸,是多么惊险刺激的场面!  藏獒突然如狼长啸一声。王大头熟知狗,知道这是狗了。拉起藏獒,王大头把自己的宠物从黄小洁身上拉开。黄小洁的道内立刻涌出了白色的粘稠,这是藏獒的杰作。  钱家兄弟走上前,架起了虚弱的黄小洁。黄小洁本以为是演出完毕,让自己下场。谁知两人解开她双手的束缚后,从新把她按到在地上,让她被迫双手支撑身体,如同母狗一般跪在地上。黄小洁还没来得及动两下,巨大的藏大再一次扑到她身上。巨大的冲击,差点让黄小洁趴到地上。  利爪在自己的背上,黄小洁哪里敢乱动。这个姿势才是狗交配的标准体位。藏獒在黄小洁身上,从身后把自己的阳具入了黄小洁的户。合适的体位,让藏獒发挥出更大的能力,活塞运动中巨大的冲击力让黄小洁的娇躯不得不前前后后地来回摇摆。巨大的快感袭来,已经到了高潮的黄小洁居然开始不住地浪叫呻吟。  “嗯,呀,来了,要来了!”黄小洁不断地叫春,听得全场老少爷们奋异常。几个体弱地,居然流出了鼻血,还有人了自己的裤裆,居然已经了!  过了好久,藏獒的阳具终于再也硬不起来,心满意足地摇着尾巴,露出胜利者的姿态。  “不对啊,这个娘们被狗日过后。咱爷们不是和成了连襟!”一个男人突然说话,引得全场哄堂大笑。  “这狗是我儿子,那我不是和我儿子一起乱伦玩娘们了?”王大头也笑着和大家开起玩笑来。  “那老板的辈份可上去了啊,您儿子和咱们成了连襟,咱们不都小了一辈儿?”石会计一听王大头那么说,跟着开玩笑,结果被几个男人揪住,笑着追打起来。  广场上立刻乱作一团,大家胡开玩笑,胡乱地拥挤作一团。黄小洁趴在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