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念之身】21-25(1/2)

加入书签

  本站名【呱呱】,网址:guaguaxs !

  2018/02/04欲念之身(又名晨哥情史)第二十一章离开高淑君家里,我没有回宿舍,而是找了个网吧待了了一会儿。不知道淑君有没有劝住她的女儿,如果她把责任全都推到我身上来,告到学校,我就死定了。我不敢回学校,在网吧里上网也是心不在焉。

  其实过了一会儿心里也没那么害怕,因为始终觉得并不是我犯的错,女人的心都是软的,而且高淑君也要顾及自己的脸面和名声,她女儿也不会为了教训我而卖了她妈。可是莉莉的爸爸也许不会善罢甘休,也许高淑君劝服了她女儿,可是回去又和她老公商量了一下改主意了怎么办。男人总是有想法的,找个什么借口教训我一下……真是不敢想后果。结果有无数种可能,我上了一个比我老妈年纪还大的女人,又被人捉奸在床,现在想想怎么当时会有这样的冲动,根本不值得一试。我已经想不起高淑君的屄长得什么样的,是很多毛,还是很黑,亦或者是蝴蝶屄还是馒头屄,完全没了印象,惊吓之后,所剩的记忆只有细长的黑丝美腿和有些下垂的奶子……地阯发佈頁4ν4ν4ν“想丽萍呢吧……”丽琴一语道破,我不知道说啥,也懒得说,不回答她。

  丽琴似乎有些失落,站起来,坐到我的头旁边,抚摸着我的脸,又低下身来,凑到我面前说:“你要的,我一定都给,以后你什么都会有的,可别忘了我……”

  语气虽是强硬,却有些伤感。我不知道她是在劝我不要把她放在心上,以后有了别的女人,忘了她也无所谓,还是看出了我得不到丽萍,或者说是年轻女孩的失落,所以告诉她以后也是我的,不管怎样,此刻我俩的心绪是相似的。

  无声片刻,她站起来,也拉我起来,我不懂她意思,但只是跟着她起身,悄悄的走出去。并没有来到丽萍的房间,而是到了卫生间。卫生间离三个卧室都挺远,关了门,谁都发现不了,我俩进了卫生间,悄悄的关上门反锁,没开灯。这时我才意识到我们这不就是在偷情么,不就是在偷偷搞么,于是忽然兴致又起来了,黑暗中搂住丽琴,两人的舌头交织在一起,我伸手去摸她屁股,才发现她薄薄的睡裙下什么都没穿,我退下内裤,把鸡巴话,我又故意开了一下卫生间的门,假装是才进来上厕所,又光明正大的开了卫生间的灯,反锁了门,才看到一地的淫水,我把已经湿了一半的内裤脱了下来,拿起淋雨的喷头冲洗了一下鸡巴上的粘液,又冲了一下地,然后用拖把脱了一下,潇洒的尿了泡尿,提着内裤,光着屁股大胆的走出了卫生间。

  第二十四章不知哪来的胆子,反正就是一丝不挂的回到房间,彤彤依然是睡得香,啥也不知道,能看出,他是真的睡得很熟,我把内裤挂在窗台上,又摸了一条干净的短裤出来穿上,才躺倒床上睡下。不过刚才那一声关门到底是谁,不可能是二叔的,他向来粗声粗气,干什么都弄得很响,虽然他前列腺不好,经常起夜,不过他如果开门走出来,我们不会听不到。难道是丽萍,那她是偶然开门想上厕所发现里面有人?还是发觉了里面的人正在肏屄,不敢进来?如果是她,会不会发现是我跟丽琴?因为如果丽琴想要和二叔肏屄不用来厕所找刺激,但是为什么丽琴回房间,她俩没对话?还是二叔已经发现我跟丽琴的奸情,偷偷出来偷听……想了一会儿,就睡着了。再睡醒已经是上午9点多。这几天在她家,被丽萍影响的,每天起得早跟二叔他们一起吃早饭,不过今天他们吃早饭却没叫我,而且彤彤什么时间起得床我也不知道。起床后,二叔和丽琴已经去上班了,彤彤去了楼下的刘胖家,那是他来县里后交的第一个朋友。此时,家里只剩下我跟丽萍两个人,略显尴尬,因为昨天的事,我还是微微怀疑是丽萍发现了,倒不是怕她知道了会说啥,因为有丽琴在,她应该不会出卖堂姐,不过我怕的是她嫉恨和嘲笑我,嫉恨我破坏她堂姐的家庭,嘲笑我上了一个自己的长辈的老女人……“锅里有粥和花卷……”还是丽萍先开口叫我,看到我坐在床上发愣,她站在我房间门口叫我。

  “哦,你们都吃完啦?”

  “嗯。你……自己吃吧……”丽萍看了我看我,忽然脸一红吞吞吐吐的说完就赶紧转身回房间去了。我这时才发现原来我光着膀子,只穿了条短裤,而且下面还支着帐篷。这条短裤可以当内裤也可以当外裤,比较薄,我虽然是坐着,如果她注意看我,一定看得到。不过不知道她是发现我穿的少,还是发现我晨勃的不雅,总之是看了我肉体才害羞的。

  我也不当回事,看了一下窗台上的内裤已经干了,于是穿了内裤,又穿了背心,起来去吃饭。

  上午丽萍一直在房间看书,不过她开着门,在干什么并不隐秘,而我当然不是什么好学生,看看电视,难得彤彤不在家,我落得清闲。

  “你饿了么?”中午前,她忽然走出来问我。

  “啊?哦,还行,咋的你饿了?”

  丽琴似乎像姐姐关心弟弟一样看着我说:“不是,你要是饿了,我就去做饭了。”

  她倒是挺贤惠,不过眼下这气氛,这场面,忽然感觉像是小媳妇在问老公,一股暖流涌上来,真想让她伺候我一下,让我也感受一下女人温柔贤惠的一面。

  “没事,不饿,一会儿饿了随便对付一口吧……”虽然心里想,可是嘴上却硬的不理她。

  “那我去做饭吧……”说着丽萍把书扔到沙发上,转身就去厨房,动作很利落。

  我看了一眼丢在沙发上的托福考试口语,惭愧的看了一眼自己的裤裆,“李晨啊李晨,你也脑子是不是就长在这里呀……”

  眼看这丽萍系上围裙,娴熟的切菜,此时对她的冲到收回了不少,毕竟她只不过是一个没开化的普通邻家女孩,可能都没碰过男人,而且她并没什么姿色,胸部并不大,肤色也是小麦黄,尖俏的瓜子脸上长着并不算精致的五官,全身上下除了修长的大腿外,并没有什么称得上美女的资本。

  不过,她的贤惠倒是能让人感到温馨,她的手艺还不错,中午炒了一个西葫芦,又拌了一个凉菜,想想如果谁能娶到她也算是有福气。

  两人似乎都对昨晚的事有些尴尬,不过她并没有挑破话题,于是两人沉默中度过了午饭和下午,甚至是整个暑假。在她严密的监视下,我和丽琴并没有很多单独相处的机会,而丽萍似乎是有意赖在这里不走,而我则没有太多理由在二叔家多住上一短时间,所以一个星期后,我回了家,寂寞的度过了整个暑假。而丽琴则似乎是满足了一样,在那一次之后,没再想过我,也没再问过我,大二开学前,只是过去去看了一下二叔和丽琴,这个让我期盼了很久的暑假就这么无聊的度过了。

  ******地阯发佈頁4ν4ν4νcδ学后,我回到了认真学习的状态,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我在二虎旁边做个电灯泡,不过学习的倒是踏实。爱情和其他一切我所憧憬的美好,似乎对我来说都是奢望,这时的我已经不再盲目的羡慕别的生活,不过我还是幻想着可以和一位女神邂逅,然后对我这个极品屌丝擦出火花。

  这一年我身上没发生什么事,不过听到一个不愿听到的消息——默予也有了男朋友。

  大二开学后高中那个群又聚会了一次,人少了很多,又些是有了对象不来参加活动的,有些则是厌倦了一群屌丝的聚会。默予没来,却被别人带来了消息,据说她找了个高高大大的帅哥做男朋友,带来消息的那个同学是个比较八卦的女生,不过跟默予关系很好,她还带来了默予和那高富帅的合照,似乎是鄙视我们这群屌丝:“你们这群癞蛤蟆呀,就别想啦……”

  一个月后我在我们校区见到了默予和她的高富帅男友,原来这小子是我们校区的,不过,打了个照面并没有更多的寒暄。我心里一冷,感慨很多,人的命运或许真是一落生就注定的?

  巧的是这个帅哥和我居然是同一个公寓,我们宿舍在五楼,他住二楼。于是有计划便多注意了他一下。这小子叫夏响,不仅又高又帅,为人也没的说,口碑很好,传出来的坏话明显听得出都是嫉妒的口气。不过光鲜亮丽的表面下总会有不为人知的黑暗面。也许我真的不应该看到,可是老天为什么要让我知道呢?

  那是11月的事,我这几天和老六乔震走的很近,这小子别看表面上是个奶油小帅哥,做事学习都很靠谱,其实也有很多花花肠子,不光是经常换女友,而且还去洗浴中心。

  这还是跟他混熟了之后听他说得,不过他去洗浴中心只推油,不做大保健。

  原因有两个,第一,他不缺女人,每一个算作是女友的人,都被她睡过,而且都去高档的九点,一定都是四星级一上的;第二,他觉得窑子里的小姐都不干净,怕有什么性病啥的。不过有人会问他为啥不缺女人,又要去洗浴中心推油。他的回答是:“那是两种不同的体验,推油是很舒服的事情。”

  震子为人仗义,也不吝啬钱,平时吃饭喝酒没少花他的,不过在找女人这事上他又原则,所以跟他混的很近,他从未带我去玩过。按他的说法,这种事情比较牵扯人情,以后欠的多了算不清,他向来喜欢一个人去玩,自己吃完了买单走人。不过听他聊天的时候说的天花乱坠,真想去试试,我也曾动过心,手上还是有两千多的存款没用过,所以有资本。不过最后还是沉住了气,他不带我去,我自己不敢往那地方走。

  月末的一个周末,我和李枭从网吧回来,宿舍里死寂一片,本以为没人,却发现唯独震子在床上躺着睡觉,这大下午的他怎么睡觉呢?

  这么早从网吧回来是因为李枭应了院队的比赛,要去踢球,这天宿舍里的人似乎都很有事干,老大王威昨天(星期五)的晚上就消失了,他这个人神神秘秘的,有的时候经常是忽然消失;二虎和女友约会去了,因为说好了不是去图书馆自习,所以没带我这个电灯泡,而且那一晚二虎夜不归寝,就顺理成章的去开了房,他的开化也让兄弟几个欣慰了不少;李枭白天和我去网吧玩了很久,然后下午又去院队踢比赛;微微最近找了个能赚钱的事,不过也肯定是发传单贴小广告之类的。所以我是最闲的,白天和李枭打完了游戏,本来就下午去看他们比赛算了,不过震子在宿舍挺让我意外的,因为这个时候他一般都回家了。

  震子是本市人,所以一到周末经常回家,不再宿舍住,而且他女友多,免不了经常出去开房,所以他周末能在宿舍是个新鲜事。

  我和李枭回来,把他的大梦惊醒了。李枭换衣服噪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