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本站名【呱呱】,网址:guaguaxs !

  你两只手都麻痹。”伊武被彻底的惹恼了,深受学长疼爱的一年级生,让他极为的嫉妒。

  “那就看你能不能做到了。”龙马轻笑一下,双脚微颠着。如果你根本打不出上下旋球,又如何让我的手麻痹。

  “越前利用单脚碎步自由转换球拍,并让伊武只能打出侧旋球,看来,越前已经知道该怎么做了。”干一边不停地记录,一边感叹,终于又搜集到好的数据了。

  …………………

  抬手抓住飞来的球,伊武惊呆地看向对面的人,反向追身球...他居然...输了。

  “十分钟还没到吧。”听到自己获胜的龙马向旁边问到,看到对他竖起大么指的学长们,他知道自己没有超时,走到弯着身子的人面前,龙马拍了拍那人的后背:“荻原,我赢了。”

  荻原抬起头,看着已经红了的纱布,微微露出抹牵强的笑容,他知道,龙马不会输的...

  “医生,怎么样?”医院内,荻原担心地问向医生。

  “还好没伤到眼球,不然就麻烦了。”对于打网球居然伤到眼睛,医生非常不解。

  “那就好...”荻原紧张的心此刻才稍微放松了一些,拿过医生开的药单,荻原立刻跑出去拿药。龙马让医生给自己处理好伤口后,拿起球袋走了出去。

  拿着药,荻原正准备去找龙马,就被一个人抓着离开了医院,拐进了旁边的花园内:“bao学长等着你呢。”荻原朝龙马笑笑,然后挥挥手让龙马不要再管他。龙马见荻原态度坚决,也不再说什么,扭过身和菊丸学长还有桃城学长一起吃寿司。

  “怎么了?荻原?你不舒服么?”不二帮荻原倒了杯茶,刚才龙马的表情很担忧吶。

  “没有,”荻原摇摇头,然后迅速转移话题,“不二学长吃的是什么?怎么绿绿的。”

  “这是芥末味的,荻原要不要尝尝?”不二拿起一个递到荻原面前。

  “不了...”荻原畏惧地看着面前的芥末寿司,马上喝了口茶水。不二笑了一声,然后放到嘴里吃了起来。

  “不二学长很喜欢吃辣的么?”见不二学长吃芥末没任何反应,荻原实在是好奇。

  “我喜欢吃芥末。”说完,不二又吃了一个。

  “不二学长好厉害,我以前吃过一次,然后眼泪鼻涕直流。”荻原异常佩服不二学长,他只要一吃辛辣的东西,嗓子就会哑,所以除非必要,他是从来不碰的。

  “荻原不爱吃寿司么?”看着荻原面前根本没动过的寿司,不二问道。

  “啊...不是...”荻原连忙拿起一个吃了下去,“我只是不饿...”被头发和眼镜遮住的眉头紧皱,居然是生的....

  喝茶拼命压下嘴里的味道,荻原看向其它人,大家玩得好开心,扭头一看,发现部长正看着自己,荻原把自己面前的食盒递了过去:“部长,给你。”他知道部长不是想吃他的寿司,可他现在万分希望部长想吃。

  手冢愣了一下,然后“嗯”了一声,接过荻原的食盒。荻原松了口气,终于不用吃了,真是感谢部长。手冢拿过食盒看了荻原一会,然后回头继续和店长聊天,拿起食盒里的寿司慢慢吃了起来。

  “荻原不爱吃寿司吧。”不二靠近荻原小声说道,这么明显的举动他怎么会看不出来。

  “...嗯...”荻原见没人注意,悄悄点了点头,他知道肯定瞒不过不二学长。不过他不是不爱,而是不能。

  “怪不得刚才越前会担心你,看来越前知道你不爱吃寿司。”

  “嗯。”

  “荻原和越前的感情很好吶,你已经叫他龙马了。”不二盯着手上的寿司好象在研究一件艺术品。

  “...龙马是我的朋友...”荻原不知道为何不二学长的口气有些怪异,侧眼看过去,荻原不解地问到,“不二学长...叫名字...有什么关系么?”他叫龙马越前还是龙马,有什么不对么?

  不二有些奇怪的看过来:“荻原不知道么?”

  “唔...知道什么?”荻原更加奇怪了,越前龙马四个字,叫前面两个字和后面两个字有什么区别么?

  “呵呵...没什么。”不二微微睁开了眼睛,然后又笑着眯起来,“荻原很可爱吶。”

  “可爱?”荻原差点把嘴里的茶吐出来,这个词和自己怎么也搭不上吧,“不二学长...我是男生...”荻原指指自己。

  “我知道吶,荻原是男生,不过...荻原真的很可爱...呵呵...”不二又说了一遍,看到荻原的脸一阵红一阵白,不二笑得更开心了。

  “不二学长...我觉得你..还是很可怕...”荻原觉得他现在其实一点都不怕不二学长了,反而觉得不二学长很好相处,所以他的胆子也大了起来。

  “呵呵...是么?”不二看向荻原,把手上的芥末寿司递到荻原的嘴边,成功看到荻原立刻向后退去,不二的眼睛又弯了几度。

  胃里开始有些不舒服,脑袋也有些晕,荻原知道自己刚才吃的生鱼片发挥作用了。他不能吃海鲜,准确的说就是水里的东西他都不能吃,除了海带和紫菜以外。小时候有一次吃龙虾,他吃了好多,结果有些过敏,上吐下泻,从那之后他就不能碰任何水里的东西了,这也是他为何不会做日本料理,因为日本料理的许多原料都是海产。

  模糊地穿好鞋,荻原拉拉不二学长:“不二学长,我先走了,家里还有事。”看看和大家闹在一起的龙马,荻原决定还是不要去打扰他了,“不二学长,你帮我和龙马说一声吧,就说我先回去了”

  “哦,好的。”不二也不阻拦,看得出荻原确实有事。

  “谢谢不二学长。”小心站起来,荻原看了龙马一眼就转身离开了寿司店。

  刚走两步准备招出租车就被人叫住了:“荻原。”

  “部长。”看着走出来的人,荻原忙喊道。

  “荻原,明天中午你到网球部办公室去一趟,我有事和你说。”看着荻原脸色有些不对,手冢眉微沉,“你不舒服?”

  “部长,我没事,只是一会我妈妈要给我打电话..部长有什么事么?”荻原有些忐忑,部长怎么会突然找他。

  “你先回去吧,明天中午我再和你谈。”手冢看看时间,他还要到学校一趟。

  “哦,好的。”见部长没什么事了,荻原晕忽忽地招了辆出租车,不知道他明天能不能起来。看荻原坐上出租车离开后,手冢才进了寿司店。

  “国光,你那位朋友今天没来么?”手冢彩菜问着从外面回来后就一直不停打电话的儿子,儿子最近每天晚上都出去打网球,说是交了个新朋友,不过今天回来的这么早还一直打电话,手冢彩菜心想估计儿子的那位朋友今天没来。

  “啊。”手冢再次放下无人接听的电话,应了母亲一声,“我先上去了。”

  “嗯...国光啊,别太辛苦了。”对于自己这个不苟言笑的儿子,手冢彩菜半是欣慰半是担心,儿子太成熟了也不好啊,让她这个当母亲的都没地方能关心的。

  回到自己的房间,手冢拿过手机继续拨出电话,五分钟之后电话仍无人接听,手冢正准备放下电话的时候,手机接通了。

  “hello...”电话里传出的声音很虚弱,也有些模糊。

  “...小树,是我,手冢。”听到对方的声音,手冢站了起来。

  “手冢...?...嗯...冰山部长...”对面的人说了几个字,就再没声音。

  “小树,你怎么了?”手冢没有因对方的话而显出丝毫的惊讶神态,继续问到,并开始穿刚脱下来的外衣。

  “唔...难受...”根本不知道自己和对方说了什么,荻原半昏迷地说道,回来后他就开始吐,接着有些发烧,现在的他一切全凭潜意识来行动。

  “你在家么?”手冢一手听着电话,一边开门下楼。

  “嗯...”荻原的声音低了下去。

  “国光,你现在要出去么?”看着准备出门的儿子,厨房里的手冢彩菜忙出来问道。

  “嗯,母亲,我晚上不回来了,您不用等我。”手冢说完,就又对着电话说道:“小树,我现在过去。”

  “部长...你没钥匙...”荻原已经有些胡涂了,他根本没意识到手冢去他那里意味着什么,只想到对方没钥匙。

  手冢很快的穿好鞋,没看到母亲惊奇的神色,而是匆匆打开门走了出去:“小树,你先别睡,去把门打开,我马上过去。”

  “嗯...”接着电话挂断了,手冢收起电话跑了起来。

  “........”十分钟后,手冢彩菜仍站在原地,喃喃自语:“国光什么时候...那么温柔了?”

  第十九章:水中望月

  “喂,青少年,你有事哦。”越前南次郎斜靠在门边,看着回来后就不停打电话的龙马。真是未够水准吶,打个比赛居然伤了一只眼回来。

  龙马放下电话,脸上有些担心,看向左侧一脸调侃的臭老头:“oyaji,你知道荻原家的电话么?”

  “荻原?怎么了?”越前南次郎难得正经起来。

  “他说晚上给我打电话的,可现在都还没打,我打他手机他也不接。今天他和我一起去寿司店了。”龙马心里有些担心。

  “寿司店...荻原不是不能吃寿司么?”荻原以前去美国的时候就住在他家,南次郎自然是清楚的。

  “嗯,我不知道他们结束后还要去吃寿司。荻原也不让我说。”龙马拿起电话又拨了过去,半天过去还是没人接。

  “荻原第一次来的时候有给我留他那的地址,你过去看一看好了。”南次郎也觉得不放心,转身回房去拿地址。

  急忙赶到小树住的公寓,问清楼下的管理员小树住的房间,手冢拿着管理员给的钥匙先在门口按了会门铃,见没人来开,手冢随即握上门把,“咔嚓”一声,门开了,手冢立刻推门进去,一进房间,手冢的脸立刻变了。

  “小树!”把半趴在沙发上的人抱起来,手冢立刻找到卧室的方向走了进去,先把人放到床上,手冢摸上小树红得有些不正常的脸颊和额头。

  “嗯...”额头上有些冰凉的触感让荻原觉得异常舒服,抬手抓住那片冰凉盖在自己的脸上,荻原依着本能靠近身边的热源。胃里极度的难受让荻原有些苏醒,把那片不够凉的东西放开,荻原探手去寻其它的冰凉,马上,又一片冰凉盖在了自己的额上,荻原伸手抓过来覆在自己的脖子上。

  “唔...”恶心的感觉上涌,荻原不得不睁开眼睛。

  “小树,哪里难受。”手冢见小树突然呻吟起来,马上把人扶了起来。

  “...想吐...”荻原根本没意识到身边有人,所有的一切都是本能的反应。

  荻原刚说完,手冢就又把荻原抱了起来,直奔卫生间。刚到了卫生间,把荻原放下来,荻原马上跪到地上,扶着马桶就吐了起来。空空的胃已经什么都吐不出来了,吐了几口酸水后,无力的荻原向后倒去,接着落在一副暖和的地方。

  “小树,你忍忍,我送你去医院。”见小树的情况很不好,手冢当机立断决定。这时,门铃响起,手冢帮小树漱了口,把人重新抱回床上后,快步走到客厅开门。

  “部长...?”看到前来开门的人,龙马当即呆住了,这里不是荻原的住处么?

  “龙马,你是来找荻原的吧?”看见龙马,手冢先是愣了一下,不过马上恢复了过来,边说边侧开身体示意龙马近来,“他情况很不好,我准备送他去医院。”

  “荻原病了?!”龙马一听部长的话,马上反应了过来,急忙脱鞋走了进去,“他一定吃寿司了!我应该想到的。”

  听到龙马的话,手冢停了下来,看向龙马:“龙马和荻原很熟么?”

  龙马抬头看着部长,沈默了一会开口道:“我和荻原以前就是朋友...”听到一间屋子里有声音传出,龙马立刻走了过去。

  “荻原!”看见趴在地上的人,龙马跑上前把荻原扶了起来。手冢也连忙赶过来,帮龙马把荻原抬到了床上。

  “唔....”从床上摔下来的疼痛让荻原稍微恢复了些意识,视线模糊地看着面前的人,荻原捂住自己的胃,“吃药...”他好象忘记吃药了。

  “在哪?”手冢站了起来。

  “嗯..抽屉里。”荻原靠在龙马的身上,指了指药的方向,朦胧的脑袋里闪过一个念头,他这里怎么有人...手冢打开荻原指着的抽屉开始翻找,过了一会他才找到了荻原应该要吃的药。

  喝了药的荻原大口喝着水,吐得太厉害让他有些脱水。喝完水,荻原才认出他屋子里的人

  床上特护全文阅读

  “龙马...部长...?”无力又有些晕,荻原半睁着眼睛靠在龙马的身上。

  “小树,我现在送你去医院。”放下杯子,手冢取来荻原的衣服,荻原这个样子一定得去医院。

  “不去...”荻原微摇了摇头,然后轻侧身抱住龙马,“不去...”说完就整个人窝在龙马身上。

  龙马低下头看着抱着自己的荻原,想把荻原拉起来:“荻原,你得去医院。”在美国的时候,荻原曾经也发生过一次这样的情况,所以他知道荻原现在有多糟。

  “不。”荻原更缩了起来,有气无力地说道,“不去,吃了药了。”吃了药睡一觉就好了,他讨厌打针挂点滴。

  “部长...”龙马抬头看去,这怎么办。

  “过一会,如果他还吐的话,就送他去医院。”看着又睡着的人,手冢把荻原轻轻从龙马身上拉开,让他躺好。

  “嗯。”龙马给荻原盖好被子,摸上荻原的额头,感觉还有些热,龙马到卧室的洗手间内取来一盆冷水,帮荻原冷敷。手冢则坐在一旁,看着床上的人。

  “部长...是什么时候发现的。”帮荻原冷敷了一会,见荻原渐渐平静了下来,龙马抬眼看向部长。如果他没记错的话,部长叫荻原小树...而且部长居然知道荻原住在哪里。

  “在学校的时候发现的,不过他不知道。”手冢也看向龙马。

  “那部长怎么知道荻原住在这里的?”龙马换了一块毛巾又问道。

  “越前呢?”手冢没回答,而是问出自己的疑问,“你和荻原早就认识了?”

  “...嗯。”龙马点点头,“我在美国的时候就认识荻原了,不过他那时候不叫荻原。”想了一会,龙马说出荻原到日本和他在学校里装作不会打球的原因。

  “我本来也不知道是他,后来他去找过我家臭老头,然后臭老头告诉我了。我也是今天才让他知道的。荻原不能吃水产,一吃就会吐然后发烧。”龙马没有忘记他刚才的问题,继续问向部长,“那部长是怎么认识荻原的?”为什么部长会叫荻原小树。

  “我在附近的网球场碰到他的,不过他告诉我他叫藤井树。”手冢看向床头柜上的照片中,与床上的荻原神似的人,龙马也顺势看了过去。

  “荻原原来的样子应该是这样的吧。”黑色的头发,黑色的眼睛,漂亮精致的五官。

  “嗯。”龙马点点头,然后看向荻原此刻的头发,眼睛有点沉,“他现在的头发真难看。”

  “藤井树的头发是红色的。”手冢突然冒出一句。

  “红色的...”龙马不敢想象一头红发的荻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