孽恋的封面1-6(1/2)

加入书签

  孽恋的封面

  第01章

  时光如梭,转眼十几年过去了。再过数日就是二十世纪末了,玉娟临镜端详自己依然如花似玉的容颜,岁月荏苒并不能侵蚀她的天生丽质,反而更增添几分少妇的成熟韵味。

  颀长而不失丰腴的胴体散发着惹人的风情,她轻轻的抚高耸的酥,顺着沟,小腹如少女般平坦,没有任何赘。

  她高傲的扬起娇俏的脸,镜中丽人那洁白的牝,亮晃晃的,发出淡淡的春光。

  客厅的落地长窗外,是一方不能算小的阳台,黑漆的栏杆之间,隐约可见错落的平房。阳台上花团锦簇,“浅深红白宜相间,先后乃须次第栽。”这些花名号各异,但都花枝招展神态动人,当然这都是玉娟的功劳。

  朝西一隅,是藤四延和栏杆已绸缪难解的紫藤,开的是一串串粉白带浅紫的花朵,这是当年父亲赵强到浙江普陀山挖来栽培的,几年下来,可谓是深蒂固。

  右边是一盆桂苗,高只近尺,花时竟也有高洁清雅的异香,随风漾来。近邻是两盆茉莉和一盆玉兰。这两种虽然不列于芳谱,但细腻而幽邃的远芬回泛在空中,嗅得人神摇摇而意惚惚,这是玉娟的公公刘乌石拿回来的。

  说是玉兰修长的白瓣香得温醇如玉娟蜜里的蜜水,而茉莉的丛蕊醉鼻迷人就似做爱时玉娟散发出的体味。

  再过去就是她的老公志刚送的了。两盆海棠,浅红色的花,油绿色的叶,相配之下,别有一种民俗画的色调,志刚说这是最富中国女人韵味的,如玉娟的海棠春睡。

  此外还有金线菊,绣球花,昙花,杜鹃等,也不一一细说。

  玉娟刚浇花完毕,客厅就响起了“滴铃铃”的电话声。

  她用围裙擦拭好双手,柔荑轻举,姿态优美。

  “喂,你找谁?”

  “请问刘局长在家吗?我是刑警大队的郝知非。”

  “哦,他不在,今天他好象要出席政协扩大会议。”

  “哈哈,怪不得打他的手机也打不通。那好吧,他回来的话,你能不能说我要找他。你是他的爱人玉娟吧。”

  “是的,郝大队长,我一定给他讲。你有空可以带柳红来家里玩嘛。”

  “当然,当然。再见。”

  “再见!”玉娟放下电话,软软的靠在沙发上,闭目养神。

  ***    ***    ***    ***

  最近赵强习惯晨跑,每天晨曦微露就起来跑步,风雨无阻。本来赵强早起也跟玉娟无关,毕竟两人不住在一块。但自从刘志刚担任市公安局长之后,经常出差,所以赵强干脆搬来跟她做伴。

  现在玉娟连早饭都不用做了,都是赵强跑完步后在南街头的早市买来。而他每次回来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到玉娟的房间,当然是志刚出差的时候。

  当赵强轻轻褪下玉娟的睡衣,赤裸的胴体像冰雪般晶莹洁白,娇睡中的她真如贵妃醉酒,红扑扑的脸上妩媚动人。丰满的房如少女般弹十足,并不因生过小孩而有所下垂。

  高突肥满的阜下的那条缝如有魔力强烈的吸引着他凑上嘴,吮吸着那略带芝兰香味的唇。

  赵强掏出那条老而弥坚的壮的大阳具,像独角龙王般的怒张着,龙头在蜜里探寻,而此时的玉娟的那双勾魂摄魄的美眼总是半眯着,小嘴里撒娇似的哼着,户往上挺,阳具夹在其中又暖又紧,畅美无比。

  蜜里水象山洪暴发,向外狂泄,两条美腿紧紧夹着那坚硬的阳具,蠕动着吞吐着,赵强的整个身体就象一座将要爆发的火山,炸碎了,浑身着火了。

  紧接着魂魄悠悠,瘫软在玉娟的娇躯上。

  ***    ***    ***    ***

  “这是德国文艺复兴时期的著名肖像画家汉斯·荷尔拜因第一次去英国回德后创作的传世名画画家的妻儿,他在这画里倾诉了发自内心的对妻儿的深挚感情。刘书记,您是方家,鉴别一下是真品还是赝品。”说话的人已近中年,毕恭毕敬,一脸的诚恳,着一身笔挺的高档西装,掩不住浑身上下的散发着的书卷气。

  “嗬嗬嗬,其实我也是初涉此行,哪里谈得上是方家,不过谈点看法还是可以的。”刘乌石嘴里谦虚,语气里透着一种骄傲和得意。

  眼前的这人叫方飞鸿,是一家建筑公司的老板。自称是安徽合肥人,是他老婆秦心怡的大哥秦长胜的儿子秦朝的朋友,这几日正磨着想要市里的一项政府工程。

  “这幅画抓住了细活动的最微细的反应,通过他的妻子的病弱而经常流泪的眼睛,把她最深的内心情感奇迹般的表现出来。人物的形象和外部特质形成统一的不可分割的整体,构成了典范的样式,所以是肖像画中最伟大的杰作之一。你小子从哪得来的,该不是走私的吧?”

  “刘书记真是大家啊,一语中的,道尽了此中真义。这是我的一个朋友在世界著名拍卖公司克里斯蒂行以120万美元成交的,去年低价转让给我。久闻刘书记早年在法国巴黎学习西方古典油画,后转攻中国古典绘画,尤其是对花鸟画深有心得。这儿有一副八大山人的荷花小鸟,请刘书记瞧瞧。”说罢,他在办公桌上摊开那副画。

  孤石倒立,残荷斜挂,一只缩着脖子瞪着白眼的水鸟,孤零零的蹲在石头顶上,显得极其冷落孤癖。上面印章无数,显是所经收藏之人甚多。

  刘乌石有些混浊的眼睛放出光芒,这是绝对的真迹。当年他的导师最为推崇的作品就是这幅荷花小鸟,临死还在念叨着没能亲见真作,实是人生大恨。

  他含着泪念道:““横涂竖抹千千幅,墨点无多泪点多。”,这是朱耷的自我写照。想不到我能在生前见到它!当年郑板桥在这上面所题的才是一语中的,道出了他的做为没落贵族不甘失败但又无力反抗的伤感和愤懑的思想。”

  说罢他颤抖的卷起画轴,递给方飞鸿,道:“谢谢你能了却我多年心愿,亲睹朱耷真迹的机会是可遇不可求的。盼你能妥善保管好。”

  “红粉送佳人,宝剑赠烈士。刘书记,您是朱耷的知音啊。凭我的才识不配拥有八大山人,还请书记收下。”

  刘乌石摇摇头,道:“不敢当啊。刘某收不起这样的厚礼,还请带回去。不过你吐属文雅,也擅丹青,既是同道中人,我当助你一臂之力。你大可不必行此下策。”语气微含不满。

  “唉,我也是不得已啊。如今社会风气日下,我也是层层打关,才能走进您这间办公室的。刘书记高风亮节,实是叫人不得不佩服。”

  “咱们党历来强调要廉洁奉公,岂能为糖衣弹所击倒。你以后莫再做这种龌龃事,凡事都要正大光明,堂堂之阵,正正之师,才能百战百胜。”

  “是是是……方飞鸿今日得能听书记一席话,人生观和世界观都有了质的飞跃。”

  “你先下去吧,我还有些事要办。”

  “是,书记,那我先走了。”

  刘乌石嗯的一声,见办公室的门关上后,抓起桌上的电话,“玉娟啊,怎么还没下班?咱们中午一起出去吃饭怎么样?”

  “爸,我也刚要下班。好爹,你要请我上哪吃?我可不上什么大酒店。”

  “不不不,咱们不上那,最近市郊新开了一家翠竹园,格调比较清新。主要以野味为主,咱们去吃些山獐、狸子。去毒养颜葆青春啊。”

  “去,你这老色狼。你车子停在老地方,我自己走过去。”

  “嗬嗬嗬,再见,我的宝贝。”

  第02章

  市公安局刑警大队的办案大厅内众人正忙得热火朝天。

  这几天市里出现了一个犯罪团伙,专门在半夜撬门锁进行偷盗和抢劫。之所以判断是团伙作案,是因为在同一时间段的不同地点有多处遭到盗抢。

  郝知非集合全体刑警召开碰头会,想集思广益,寻找破案头绪。“市委市政府对这起案件很重视,已经对咱们市局下达了死命令,限期破案。同志们啊,大家如果对这个饭碗还有所留恋的话,请卷起衣袖裤袖加油的干吧。现在有什么看法和建议请讲出来,大家畅所欲言,集思广益。”郝知非语重心长的对着全体刑警强调侦破这起案件的重要。

  “郝队,我觉得这是一个流窜犯案团伙。这种做案风格以前咱们市里还不曾发生过。从做案手法来看,也是老手。我了解咱们市里的那些惯犯,不会是他们做的,可以排除。”说话的人三十多岁,一脸的络腮胡子,显得他比实际年龄要大。他叫房名城,是中国公安大学的高材生,学的正是刑侦专业,现在是刑警支队队长。

  “哦,你继续说下去。”

  “我认为要从外来人口入手,从旅馆和外租民房入手,当然不排除有不法市民里应外合。”

  “有道理,大家还有什么意见?”

  “我认为也有可能是市内不法分子勾结成党,一起犯案,看样子这伙人对地形很熟。”也有些人提出不同意见,会上群议粥粥。

  这时局长刘志刚走了进来,全体干警都起立敬礼。刘志刚摆摆手,招呼大家坐下。“刘局长,刚才大伙儿提出一些看法,我认为有的很有道理。”郝知非附耳汇报了开会情况。

  “很好,很好。同志们,咱们的任务是很艰巨的。最近我市刚要争创全国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先进城市,猛丁然出现这种恶案件,市委市政府对咱们的工作很不满。希望大家克服困难,攻克难关。我建议从今天开始进行蹲点跟踪,各个片区的干警先放下手头的案子,全力以赴先侦破这个案子。要全部出动,日夜轮流加班加点,争取早日完成任务。”

  “是,坚决完成任务。”干警们齐唰唰地站起来。

  ***    ***    ***    ***

  “叫你工作不要这么拚命,你就是不听,瞧把你累的。”玉娟坐在志刚的大腿上轻轻的揉着他的太阳。她云鬓蓬松,似嗔非嗔的脸上妩媚横生。

  刘志刚心中一荡,下身起了变化,一阳具悄悄顶在玉娟的屁股沟里。

  “你这色狼,连按摩也不规矩。”语声娇腻,嗲得志刚欲大起,双手一扳将她按在沙发上,两张嘴已是粘在一起。他的舌头伸在她的嘴里肆意翻搅,与玉娟滑腻的香津小舌交织在一起,玉娟琼鼻翕动,发出醉人娇嫩的哼叫声,凤目迷离,她的一双柔软的纤手紧紧的搂着他的脖子。

  志刚俯下脸匍伏在那深深的沟间,入鼻处是一种浓烈的香,夹杂着她与生俱来的体香。他的嘴唇不住的嗫吮着她细腻光洁的肌肤,吻着她尖挺高耸的峰。

  玉娟只觉得身体内的快感如浪潮汹涌澎湃,从口衍生到四肢百骸,浑身燥热无比,腻声道:“你这色鬼,坏死了,不要这样……不,噢,我……”

  志刚一只手不停的捻着她的两颗樱桃般可爱的尖,一只手光洁无毛的牝上揉搓着,指尖不时的搔弄着她阜周遭的嫩。玉娟的娇脸只觉得滚烫,呼吸急促,被点燃的情欲在心中熊熊燃烧。

  而随着志刚的手指的入,她身心俱酥,因充血而更显饱满的蒂在他的指间挤压下使她如遭电击,娇躯大幅度的摇摆起伏,爱从蜜深处喷涌而出,她发出了荡人魂魄的浪叫。志刚掏出坚硬如铁的在她白里透红的玉洞边磨蹭几下,猛喝一声,一举掼入那潮湿的消魂洞里。

  玉娟娇嫩的蜜是如此的紧窄温暖,一股强大的挤压感从头处传来,他不禁发出了呻吟声。玉娟在他猛烈的撞击下把头后仰,如瀑的长发披散着,柳腰一上一下的轻扭,娇美的身躯逢迎着,种种滋味纷至沓来,麻麻的,痒痒的,伴随着酸痛,她只觉得整个身心好象虚脱了一般。

  志刚入的速度或快或慢,力道或重或轻,抽间都带出大量的水和牝里鲜嫩的细。

  玉娟渐渐迷失在沉重的快感中,星眸朦胧,浪态百出,户抽搐着,裹着志刚热的更加的暴涨,他逐渐的加快节奏和力度,一股阳喷薄而出,泄在了玉娟无底的深洞里,沉沉地睡去了。

  虽然十几年来做过无数次的爱,但志刚觉得每一次都有不同的感受和新的收获。她那犹如处女紧密的里象是有种深深的魔力般吸引着他去孜孜不倦的探求。

  有时候他都不敢回家,宁愿让工作占满他的生活和思想,因为他害怕这种无法自拔的爱欲会侵蚀和榨干他健康的体魄。他拒绝不了玉娟那诱人的牝,无毛光洁,散发着一种无名的清香。

  十几年如一日,他的每次纵欲就好似他的第一次洞房花烛夜,不知疲倦的,一次又一次。他有时在想:算命书上都说女子下体无毛谓之“白虎”,那么此刻玉体横陈的玉娟无疑就是现实的代表。

  天气乍暖还寒,玉娟到内室拿了一条毛毯盖在他的裸身上。她看着他熟睡的脸,心中好一阵的怜惜,十几年的夫妻,毕竟还是她负他良多。她亲亲他的有些干燥的嘴唇,抬头看看那座落地时钟,窗外夜雨淅沥,已是午夜了,她知道二楼的最后一间房间里还有一个人在等着她。

  她打开浴室的门,走了进去。

  第03章

  做为市委书记的夫人和一名高级干部,秦心怡历来很讲究体面。

  她每天早上都要到紫罗兰美容室去做一下面膜,下午到体育中心跳韵律,这也是她自打从中国银行退居二线以来的生活规律。所以五十多岁的女人看起来还是那样的春风得意,仪态万方,惹得她的儿媳妇玉娟总是说:“妈,你穿旗袍肯定好看,身材还是这么标准。我要是到你这年纪还能保持这样,就算让我减寿一纪也是甘心的。”

  秦心怡走出体育中心时已近黄昏,万道霞光洒在整个城市,连街道都显得金黄。

  一辆油光锃亮的奔驰车停在她身前,车里钻出一个中年人,眼带墨镜,口中叫道:“姑姑,上车吧。”这人便是秦朝,是秦心怡的嫡亲内侄。当年秦心怡就是从安徽合肥考到北京去念金融管理的,自从父母去世后,眼下合肥老家的亲戚只剩下她的大哥那一房了。

  “你呀,就喜欢张扬,不是跟你说过要内敛一些嘛。”其词若有憾焉,实乃深喜之。

  “是是,姑姑教训的是,侄儿就是记不住,下次一定改。”他打开车门让秦心怡进去,一套浅蓝色的套装穿在她的身上既得体又美观。

  秦朝边开车边对她说道:“姑姑,村里人都说你是咱们那儿的第一美人。刚开始我还不大相信,想姑姑年纪也大了,还能好看到哪去?没想到啊……”他故意顿住,吊她的胃口。

  果然,秦心怡道:“没想到一见面,哎哟,怎是这么一个老太婆吧?”

  “哎,姑姑如果是老太婆,那我赶明儿也要去娶一个回家了。”

  “哈哈,你这小子就是油嘴滑舌,跟你姑也这么风言风语的,找打!”作势要打,秦朝把脸凑上去,道:“姑,你打吧,打是亲,骂是爱!”

  “哎哟,更不得了了,要疯回家找你丽玲疯去。”丽玲是秦朝的妻子。秦心怡的脸上如有一抹残霞,心下却有微喜。

  “小朝,你这是要把车开到哪去呀,我可还要去接小麦的。”小麦是刘志刚的独生子,眼下在一家私立学校念书。

  “我打电话问过,今天他学校要举行周末联欢,表弟要迟点回家,而且学校有专车接送。姑,我带你去一家咱们安徽人开的酒店吃饭,你好久没吃家乡菜了吧?”他在眼角的余光中端详她的模样,依然一头乌黑的头发,依稀可见一双凤目边的几丝鱼尾纹,但皮肤白晳光亮,在斜晖下显得风情万种。

  这家酒店座落在市西南处的一座小山脚下,风景怡人,店名“雁南飞”。秦心怡一见这名字就喝了一声采。

  “这些都是咱们正宗的徽菜。这是“燕巢凤尾虾”、“莫家干丝”、“李鸿章杂烩”、“问政山笋”,还有“朱洪武豆腐”,我知道这是姑姑最爱吃的。”

  “也亏你还记得。自从嫁到他刘家,家乡的风味我是许久没尝了。”秦心怡的眼角有些湿润,以前一家人团坐在桌边享受天伦之乐的情景恍在眼前。

  “姑,你且慢用,呆会儿还有“汁肥王鱼”和“蜜汁红芋”,我也是好久没吃了。”

  吃了一会,服务生端上四杯已经调好的尾酒,秦朝拿起一杯递给秦心怡,道:“姑,这杯酒叫“angel's kiss”,你尝尝味道怎么样?”

  “天使之吻?这名字挺好听的。好,我试试。”她喝了一口,甘醇中有种浓烈的异香。

  “好,飞鸿,你也喝。”

  两人碰了一下杯子,一饮而尽。

  “其实姑姑更应该喝这种“风情万种马爹利”,这才配得上你的这份高雅和从容。”秦朝端起马爹利酒杯,晶莹剔透的马爹利如彩虹般多姿多彩。

  “你姑姑是老太婆了,还什么高雅?让人听见笑话。”她的脸上已是一片酡红。

  “姑姑,酒是陈的香。女人只有到了你这种年纪才有味道,才算是真正的女人。”

  “别说了,你这孩子……我,我,我要走了。”秦心怡抚着自己已然发烫的脸,晃悠悠的要站起来。

  秦朝忙上前扶持,她浑圆滚热的身体已是全部靠压在他的身上。

  “我,我要去,去洗手间。”秦心怡说话已是有些口吃,显是醉了。

  “姑,洗手间就在这里。”他打开一旁的门,宽敞的洗手间里有一片硕大的端仪镜,镜中的女人飞霞满面,春情大发。

  秦心怡一点也没注意到他也跟了进来,她的意识渐渐模糊,恍惚间她觉得她的衣服慢慢褪去,她疲倦的闭上了那双通红的丹凤眼。

  当秦朝脱下她满身的衣裳时,他惊讶于这老妇人修长的胴体,还是那样的年轻。苗条的身材,细腻白晳的皮肤,那虽有些下垂但仍显饱满的房坚挺着,下体乌黑亮丽的毛整齐有致的密布在阜上,中间一条若隐若现的长缝,透着一点猩红。

  秦朝把头埋在她的胯下,轻轻吻着毛覆盖的阜上。秦心怡并未发福的娇躯猛的一震,玉腿微微一动,似乎想要摆脱可又无力抵挡。

  秦朝捋动着自己发涨的阳物,头在那唇口磨了几下,道:“姑,我要进来了。”他抽了数百下,只觉姑姑的内一阵的蠕动,四周的壁夹着自己的,同时一股浓烈温热的汁从她的蜜深处飞涌而出,浇灌在他的发硬的头上,他不禁打了个激灵。

  “龙凤呈祥”包厢里满室春光,在彭丽媛悠扬大气的民歌声中夹杂着男女间欢爱的喘息声和呻吟声,显得更是诡异。

  秦心怡醉眼迷离中好似时光倒流,回到了那年的盛夏,她刚刚接到大学录取通知书的那天。

  她亲哥哥秦长胜骑在她身上冲刺着,她的下身一阵的疼痛和麻痒。

  “妹子,哥就是卖血也要供你去念大学。噢,妹子,你的好紧,夹得大哥好爽啊。”

  “哥,你真好……哥,我要死了,嗯,我要死了。”

  “妹子,你再坚持一会,啊,你嫂子的哪有你的好,宽松松的,一点也不过瘾。”

  “哥,你干死我吧,我也不去念书了。”

  “妹子,你可是咱村里的第一个大学生,你是咱这窝里飞出去的第一只金凤凰。你一定要去,为你哥争气。”秦长胜在她身上出浓烈的后,气喘吁吁。他已打定主意,明天去县城卖血,借来的钱远远不够她去上学。

  秦心怡含着泪水躺在他的怀里,朱唇轻轻舔着他的毛茸茸的膛和黑紫的头。

  “唉!”她长叹一声,潸然泪下。

  想不到岁月流逝,四十年后,压在她身上的换成了她的亲侄子。父去子继,莫非这就是命?

  “你叫我以后怎么见人,我这老脸要往哪搁啊。”

  “姑,我是真心爱你的。你知道吗?那年我六岁,我就站在柴房朝南的那扇破窗下,看你和爸做爱。姑,从那时起我就爱上你了。”秦朝深深吮吸着她眼角的泪水,在她的耳边喃喃的叙说着对她的刻骨相思。

  秦心怡把他兀自在自己的户里乱的手拨开,站起来整整衣服,道:“走吧,象这种灭伦的丑事可一而不可再。咱们就当从没发生过这件事,以后你要是再提,我就死给你看。”语声斩钉截铁,透着一股一往直前的固执。

  秦朝无奈的点点头,看着姑姑那种坚定的神色,他不禁有些儿茫然。

  第04章

  丽水苑位于市内最为繁华的地段,可谓是寸土寸金。

  当初要不是柳红坚持要买,东借西凑再加上按揭强行买上,也许就错过了这个机会。现在这里的房价已经飚升十几倍,柳红越想越是得意,因为这件事郝知非在她面前说话的底气就少了三分。

  这阵子学校正举行运动会,她乐得清闲,到几家商店买了些日用品。她刚步出东门大厦时,一个熟悉的身影映入了她的眼帘。

  “唐三彩,你怎么在这儿?你不是出国了吗?”

  “哎,老同学,多年不见,你可越长越发俊俏了。”

  “去你的,一见面就没好话,还是这样油腔滑调。”

  “夸你还不算好话?这世道变得也真快,好人难做啊。”唐三彩一脸委屈的样子,目光所注却是眼前这越显俏丽的少妇那丰满的部。

  “你不是移民去加拿大了?怎么又回来了?别是被赶回来的吧。”

  “哈哈,也差不了多少。怎么样,到我的公司去瞧瞧。中午吃些便饭,咱们也好久不见了。”

  “好呀,反正我老公这些日子也不在家,我单身一人,有人请吃饭那是最好了。”

  “那就请上车吧。”一辆林肯轿车开到他们面前停下,一个年轻人下车打开车门。

  “这是你的车?哎呀,你小子可发达了。啧啧啧,不得了。”

  “小强,楼中楼。”唐三彩吩咐司机开车,接着道:“那儿比较清雅,依山傍水,吃完饭后,还可以钓鱼。”

  “哎哟,钓鱼我可不会,就免了吧。”

  车子开得飞快,沿着山棱线,进入一个绿色的谷地,一个碧蓝的湖泊静卧在山峦之间。

  “好美啊,我怎么不知道还有这么一个漂亮的地方呢。”柳红感叹着,“我那死鬼整天只知工作工作,哎,真是太落伍了。”

  “也不能这样说,人民警察为人民,哪里能谈享受呢。你知道要到这种地方最低消费要花多少钱吗?”不等柳红回答,“至少要这个数!”唐三彩一只手摊开。

  柳红吐吐舌头道:“要五千块啊,那不是他半年工资了吗?你们资产阶级真是腐化堕落。”

  唐三彩哈哈大笑道:“批判得对,不过我是会员,可以打折。”谈笑声中他们步入了楼中楼山庄。

  华灯初上,柳红一脸酒气的从唐三彩的车里出来。“要不要我送你上去?你这样我不大放心。”

  “去,我还没醉呢。改天再请你到家里泡茶吧,我可真累了。拜拜。”

  唐三彩淡淡一笑,车子一溜烟的消失在春水大道的拐角处。

  他们都没注意到,丽水苑边有一双饥饿的眼睛正狠狠的盯着这边。

  “妈,你怎么喝这么多酒,瞧我不说给爸听。”开门的是她的儿子郝朝晖,今年正念高一。

  “去去去,小孩子多管闲事。你不是去你爷爷家吗?怎么又回来了?晚饭吃了吗?”

  “我是吃过了才回家的。今天大姑妈回家,没地方住,只好回来了。”郝朝晖的大姑妈嫁在上海,难得回来一趟。

  柳红嗯了一声,身子摇晃了一下,郝朝晖忙上前扶持。望着母亲红通通的脸如春霞般灿烂,他不禁心中一动。

  “我要洗澡了,你帮妈去放一下水。”

  “嗯,我这就去,你先坐下休息吧,瞧你累的。”郝朝晖扶着她发热发软的身体,让她坐在了那条长形沙发上。

  等他放好水从浴室出来时,柳红已经睡死过去了。郝朝晖蹲下细细的看着自己的母亲,波浪般的长发乌黑亮丽,柳叶眉下那双杏眼微闭着,猩红的嘴角翘翘的隐隐约约含着一丝春笑。

  真美啊!郝朝晖颤抖着双手,脱下柳红的高跟鞋,把她的玉腿搬上沙发。

  窗台外吹来的一阵风正好漾起她的连衣裙,裙下的那条低腰细网蕾丝花边内裤露在外面,蓬松的毛有几丝伸了出来。“多少个不眠的夜晚啊,我就是想着你做着五爪运动的。”郝朝晖嘴里喃喃的念叨着,手的快感是如此的强烈刺激着他的神经。

  他把嘴凑在她的胯下深深的嗅着,舔着,母亲的下体有一种莫名的味道,清香中带着一种腥臊。

  他泄了。

  ***    ***    ***    ***

  “要不要上去看一看,可别后院起火啊……”房名城抬头看了下郝知非的房子,此刻他们两人一组正巡逻到丽水苑下的春水大道。

  “没事,你看那灯,是我儿子还在念书呢。咱们还是到别的地方看看吧。”郝知非不以为然。

  他们刚一走,停在道旁的一辆面包车里就坐起了五个人,他们相顾一笑,拿出几双丝袜套在了头上。

  大厅里一声充满恐惧的叫声惊醒了正在沉睡中的郝朝晖。他急忙披衣出门,一把明晃晃的钢刀已然顶在了他的咽喉处,五个蒙面人或高或矮,站在了他家的红黑相间的地毯上。

  他的第一个反应就是入室抢劫!

  “最好你还是不要乱动,这刀子无眼,我们求财不害命……”一个低沉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