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17(1/2)

加入书签

  第14章

  志刚的心情就如同这几日来的雨天气一般,沉郁郁的。

  昨日又接到内部明电,高氏兄弟再次逃脱警方的追捕,据分析可能已经南下。

  他站起身来,透过整扇落地长窗眺望脚下的这方热土,当年他在追捕过程中一枪击毙高平,高前被押上警车时那歇斯底里的叫喊报仇声仍回荡耳边,想想不禁不寒而栗。

  最近又发生一起重大案件,有一名加拿大籍华商在他的寝室被人活活勒死,死因不明,但可以确定是他杀。死前明显发生过关系,但现场却没有女人的尸体。

  像这种涉外案件处理起来很是棘手,压力很大,唉,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刚才玉娟打电话来要他晚上一定回去吃饭,一想到姣若春花,媚如秋月的爱妻,以及她所要面临的灾难,他就有一种深深的恐惧感和沉重的负疚感,深怕回家面对她似水柔情的眼睛,他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提起公文包走出了沉闷的办公室。

  “祝你生日快乐,志刚。”

  玉娟脸若朝霞,灿如春花,双手递给志刚一件美的礼品包,“咱们很久没有在一起度过你的生日了,志刚,你瘦了许多。”

  志刚的眼睛不禁有些湿润,今夜的玉娟一袭低镂空细白纱裙,更显得修长的身材袅娜纤巧,无可挑剔的脸庞,高耸尖挺的房,完美得让人窒息。

  “娟,你真美。”志刚情不自禁地抱着她的柳腰,噙住了她那温润的双唇。

  玉娟丁香微吐,婉转相就,一股淡淡的清香登时透进了志刚早已情欲满怀的心内。

  他双手托着玉娟的粉臀,轻轻一抬,玉娟已是如藤依枝般地附在他的身上,轻盈若燕,恍似毫无重量一般。

  玉娟能够感到他体内如潮翻滚的热情,她纤细的手指轻轻地在他的脸上划拨着,顺着脖颈往下,然后在他的晕上刮拉着,一股麻痒透过膛直传遍全身的每个部位。

  “娟,我真是爱不够你,我要你……”

  志刚褪下她的长裙,里面不着一缕,洁白细嫩得晃眼。志刚把脸埋在她的双腿之间,光洁无毛的牝天然地散发着一种异香,这世间没有任何一家香水厂能够制造出的香味。

  “它真美。”

  “那你就爱它吧。”

  志刚舌尖轻吐,点着中间如晶莹露珠似的那个突起,甜腻腻地,一会儿,它开始膨胀,变得硬了,销魂的缝隙处流出蜜汁般的体,那是爱的分泌物,滋润着志刚久已干渴的心田,他的手指温柔地放进了她的牝内。

  “噢……”

  “舒服吧,娟。”

  他再次冲破关碍,在里面探索着。

  “它真是太妙了,志刚。”

  玉娟感到下体一阵阵地颤抖,兴奋之余她紧紧抓着他的浓密的头发,她能清清楚楚地感受到那条灵活细长的舌头如蛇般的在体内钻研,酸甜却又不全然是。

  他的手滑到了她紧闭着的后门,中指轻伸。

  “啊……”

  她的轻喊也是这样地诱人,粉臀轻抬,顺着他的伸入,配合着腰肢款摆,她感受了他的进一步的进攻,知道他喜欢探求更多的神秘。

  志刚抬起头来,只见玉娟的脸上呈现一种似笑非笑的神情,妩媚动人,风情万种,显是兴奋到了极点。

  她伸手解开了他的腰带,褪掉了他的衣裤,昂扬的钢枪挺立在她的面前。

  玉娟纤手揉搓,细细转动,他的身体恍如过电了一样的颤动,阳物瞬间在她的手心和掌间变得更大更硬了。

  志刚轻轻地一推,玉娟已是就势倒在了沙发上,他将她的一条白嫩的玉腿放在肘上,一手扶着阳物已是直直地捅了进去。玉娟紧紧地靠在沙发靠背上,承受着他有力而张扬的抽。

  应该说,志刚的技巧谈不上什么技巧,只是传统的自上而下的撞击,没有什么花哨花枝,但他有的是热情和敬业,他做每一件事情都是这样,专心致志,心无旁骛,所以玉娟每每能从他这里得到许多的感悟和深情。

  有时候最直接的往往就是最有效的。

  玉娟微微睁开如丝般的媚眼,只见他对她微微一笑,笑容里面饱含男子汉的自豪和对爱人的怜惜,他又是用力一捅,直捣花心。

  “啊!”

  她开始了她的呻吟,声音似断非断,似续非续。

  “真好,刚,轻些,不……再用力些。”

  志刚送数百下之后,一种痉挛的快感自臀部传到脑神经,再回馈周身,他沉沉地吼叫一声,一股浓浓的爱已是如注地入了他心爱的蜜深处。

  他趴倒在玉娟的身上,不想动弹,他想就这样沉睡下去,他太累了,心力俱瘁,过了一会儿,他就打着玉娟熟悉的鼾声,美美地睡着了。

  时钟上的指针已是定在了九点,玉娟慢慢地将志刚扶在沙发上,最近的忙碌使得他连胡子都顾不上剃,拉茬的脸在琥珀色的灯光下显得比往常老了一些。

  玉娟将灯光调暗,细致地给他盖上了一张薄被,然后亲了亲他的脸庞,她还要将两人的衣裳清洗一番呢。

  等她走到阳台时,她看到了,看到了楼下一个人正静静地站在梧桐树下,抬眼看着她。

  ***    ***    ***    ***

  当他听到钥匙进锁眼里那道轻微的声音时,他就浑身汗毛直竖,一种不详的感觉这几日一直缠绕着他。

  当年师父留给他的汉鼻烟壶不翼而飞,这在常人是常事,在他却是不可思议的,要知道他是一个飞贼,而且一向是不失手的。

  他抽出了师门宝剑,虽是短了点,却是削金如泥的一件利器,全神戒备着。

  跟着门慢慢地打开,门口站着三个人,清一色的西服革履,脸带微笑,不像坏人。

  “跟我们走一趟,怎么样?许沃野。”

  一听到有人叫出他的姓名,他登时吓得魂飞魄散,浑身发软,自师父死后,他以为再也没人能知他的底细了。

  “许沃野,山东阳泉县人,今年大概40岁,你的师父是当年横行天津卫的燕子李三的关门徒弟,你是他的一脉单传,我说的没错吧。”

  说出他来历的那人身材高瘦,样子洒脱,一双眸子光逼人,只听他说道:“我叫张万,奉命带你回去问话,你这就跟我走吧,免得我费心费力。”

  许沃野一双细小的眼睛咕溜溜地转着,前门被堵,无路可走。

  但他行走江湖数十年,经验何等丰富,双腿已是发力,身形后纵,已是撞碎玻璃窗,飞身而下,虽是住在四楼,但他自信轻功过人,这点高度不在话下。

  然而就在半空中时,一长长的凤尾鞭已是缠在他的腰部,跟着一倒钩深深地陷入了他的大腿,他痛得大叫一声,瘦小的身子如腾云驾雾般地飞回屋子,出手的正是张万。

  等到许沃野苏醒时,发现自己在一个豪华的套房里,而自己头痛欲裂,腮帮巨痛,却是被卸下了下巴,说不出话来。

  ***    ***    ***    ***

  “你怎么来了,也不怕被人看到。志刚在睡觉呢。”玉娟跑到楼下的花园,将那人引进门。

  “不知为什么,我今晚特别想你。”

  来人一把抱住她的纤腰,已是深深的吮吸着她温暖湿润的朱唇。

  “啊,不,别在这里,啊…”玉娟的嘴再次被堵上了,下体原已春潮勃发,她双手紧紧扣在那人的后背上,体会着他如火般的热情。

  雨后的花园里当真是万籁俱寂,回荡着的是他们沉重的喘息和呻吟声。

  玉娟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人的手指一触到她,她就有一种莫名的快感,两人的舌头交织在一起,唾津暗渡,浑身燥热。

  “娟,来……”

  那人轻拍她的粉臀,她会意地转过身去,俯身在那株高大的梧桐树上,双腿微张,露出了那让人销魂夺魄的洞。紧接着一热乎乎的铁就直掼而入,她能够感到一种肿胀和麻痛,虽然刚才已经经过一场润滑,但紧密的牝仍是感到他的强大和有力。

  一颗颗斗大的雨珠从天而降,那是因为受到他们激烈的震荡,她将脸回过来与那人双唇交接,那人宽大的膛紧紧贴着她的后背,腰肢用力,不断地抽送,在那牝里进进出出。

  刚开始还比较温柔,后来突然加剧力度和频率,顶得玉娟全身都贴在树上,呼吸都有点困难。

  “我要死了,我要死了……你这坏蛋,轻点……”

  她只觉得要上天了,魂魄悠游,身不由已,“中书,你快点,我……”

  就在她正欲仙欲死之际,她听到他在耳边轻轻的说道:“娟,我已经抓住那家伙了。”

  她一下子崩溃了,身子发软,率先达到了高潮,一股极其浓烈的喷薄而出,淋在了秦中书昂首阔步的头上。他也抑制不住澎湃的激情,随即也是喷出爱泉与她交汇在牝深处。

  “什么时候抓到那人的?”玉娟娇腻腻地躺在秦中书的怀里,云雨后的她媚眼如丝,吐气如芝兰,唇间含着一朵美丽的笑容。

  “今天下午。娟,遵照你的吩咐,我已卸下他的下巴,让他说不出话来,正等着你去处置呢。”

  “我要怎么处置他呢?中书,这事你去办就好,我不想再见到他。”

  玉娟迟疑了一下,粉脸上飞过一缕红云,“你办事,我放心。”

  “这样吧,明天我会去找志刚,把这件事办得完美一些,顺便送给他一份功劳。”

  “啐,这事怎么能跟他说?”

  “你放心,那人送到他手里,肯定已经是个死人!”

  第15章

  郝知非的手里摆弄着一个包在塑料袋里的致的汗鼻烟壶,这种款式在市场上是看不到了,而且看起来年月已久,起码是清朝传下的,可算是文物了。

  刚才已经指纹鉴定,遗留在作案现场的这个鼻烟壶上有那飞天大盗的指纹,因此也不排除是那飞贼入室行窃未遂,下手行凶。死者唐三彩不仅是外籍华人,还是一个热心公益事业的投资商,在本市也是知名人士。这种恶案件在本市实在是罕见,市委市政府对这个案件极其重视,多次过问案情进展,这几日他可真是忙得够呛,连家里都顾不上回,整天和那帮干警呆在一起吃泡面。

  他拿起桌上的电话拨到家里,却是没人接,他却不知道此刻自己的老婆和儿子正在市人民医院妇产科呢。

  可能是郝朝晖欲过强,不分昼夜不分地点,总是随心所欲想干就干,柳红又怀孕了。

  她很清楚这事不能让老公知道,就让儿子用摩托车载她去找在人民医院的老同学开药,打算回家来自己排掉。

  “妈,那以后怎么办,听陈阿姨说要休息半个月呢。”

  一回到家,郝朝晖就着母亲那饱满的房。

  “你不是喜欢妈的后边吗?等妈把那个排掉后休息几天,就可以了。”

  柳红娇腻腻地躺在沙发上,任儿子在身上大肆轻薄。

  “妈,我现在就要你,快来。”

  他脱下自己的裤子,露出了那让柳红屡屡欲仙欲死的,直挺挺地,张牙舞爪地在她的脸上招摇。

  “你这急色鬼,也不让妈歇歇,好,今儿个就让你干个爽!”柳红一口含住那本已硬如钢铁的阳物,上下嗫弄,手指还不停地拨弄着他的囊。

  “妈,刚才在那妇产科我就想干你了,一直忍到回家来,现在可好了,我要你个够。”郝朝晖一边唠叨着一边狠狠地着柳红的嘴巴,直顶到她的喉咙深处。

  柳红跪在沙发上,在给他抚弄之时已是将自己的衣裳脱了个光,硕大的房晃荡在前,一颗颗汗珠晶莹地密布,她太热了。

  “快来吧,儿子,妈受不了了。”

  柳红的牝处已是湿淌成河,她吐出了,浑身无力地倒了下来,张开两条修长的玉腿,露出了郝朝晖魂牵梦萦的故乡——桃花源。

  郝朝晖摇晃着汗津津的,一手抄起柳红的左腿,一手扶着阳物在牝处逡巡,急得柳红紧紧捏着他的屁股,“臭儿子,坏儿子,你还捉弄妈……”声音竟有些歇斯底里,欲火中烧的她眼里满是迷乱的光芒。

  忽然她大叫一声,却是牝处猛然间掼入了一奇热的阳物,饱满而胀胀地充实着她饥渴的房。她上身略抬,双手紧紧地抱着郝朝晖的脖子,粉臀上下摆动,配合着他的抽,她只觉得次次都是顶到花心,一颗心儿麻痒难当,如万虫攒动,七上八下。

  郝朝晖看着身下发浪的母亲……一头亮丽的乌发零乱地披散在前洁白细腻处,粉脸儿春情勃勃,朱唇间尽是荡的呢语。他再次发力,暴地送,水四溅,淋满身下沙发的坐垫。

  母亲的牝虽紧但经过他日日的耕耘,已略显宽大,不如他班上的那个女班长,甚至比他的英语老师还宽敞些,但与她交媾更有一种别致的快感和享受。

  现在的他很是感谢当年的那个跆拳道教练和体能教练,给了他强健的体魄,现在的他对生活充满了热爱和眷恋,他发出了低沉然而有力的吼叫,出了浓浓而热烈的,猛然注入了那个已是泛滥成灾的热地。当那股激浪进之时,柳红也禁不住浑身发颤,她近乎痉挛地,双腿猛抖,紧紧缠在儿子雄壮的腰部,发出了荡气回肠的呻吟。

  突然的电话铃声把正沉浸在欢乐中的柳红吓了一跳,她颤巍巍地拿起电话。

  “柳红,你刚才到哪去了,一直找不到你……”来电的却是自己的老公郝知非。

  “嗯,我刚才有些不舒服,叫晖儿陪我去医院了。怎么,今天有空打电话回家,你还知道有这个家呀。”

  “嘿嘿,对不起老婆了,这阵子真是太忙了,请老婆大人多多包涵才是。是这样,晚上刘局长要咱们全家上他家聚一聚,吃吃饭,你应该有空吧。”

  “好呀,那我去准备准备,总不好空手上人家去才是。”柳红高兴地说着,一边在正津津有味地在她的牝里揉搓着的儿子的手上拍了一下。

  ***    ***    ***    ***

  志刚中午回到家时,玉娟已是独自一人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正无所事事地拿着遥控器不停地换台。

  “好老婆,在等我回来吃饭呀,你真好。”志刚亲着她尖巧的下耳垂,然后在她的粉颈边蜻蜓点水般地吻了下。

  “嗯,菜汤都凉了,我去热一热吧,免得伤胃。”

  玉娟站起身来,端起饭桌上的几道菜到厨房去用微波炉热了,回到饭桌前,见志刚正呆呆地坐在一旁,若有所思,眉头深锁。

  “怎么了,有什么心事,对老婆说说吧。”玉娟轻轻地摇了他一下,美目流盼,如欲滴出水来。

  “啊,没什么,来,咱们一块吃吧。”志刚恍如从梦中醒来。

  “不用了,我刚才和爸爸一块吃过了,你吃吧,我去洗个澡。”玉娟说着就走进了浴室。

  刚才在茶余饭前,她就与父亲在厨房里激战一番,此刻下身犹自残存着赵强老而浓冽的,虽然知道志刚不会在午后饭间与自己做爱,但粘湿湿的总是不大好受。

  志刚三下两下就吃完了饭,倒在沙发上,耳边想着下班前与秦中书的那场会晤。

  浴室里玉娟的手正慢慢地在光洁无毛的牝处揉搓着,里面湿润温热,适才与父亲激情的一战使她的心海现在仍是涟漪一片。

  父亲老而弥坚,神矍烁,敦伦之乐莫过于此,玉娟一想到这儿,忍不住纤手再拭,那条细长的缝隙间又渗出些许蜜汁来。特别叫她感动的是,父亲不反对她与秦中书的交往,只是叫她要小心一些,莫要坏了家庭的和气。

  ***    ***    ***    ***

  “人来了就好,还带什么礼物,那不是太生分了。”玉娟嗔怪着柳红,接过她手中一大包东西。

  “来,喝点饮料吧。”

  她招呼着柳红母子坐下,随手打开食品盒,“柳红啊,你可真够命好的,儿子都这么大了,懂得知疼知热了吧。”

  “还不快谢谢赵姨,你看这孩子就是没嘴。”柳红轻轻拉着儿子的衣襟,嘴里似怪实喜。

  两人一聊起话来就天南地北的,浑没注意到一旁的郝朝晖那双欲火燃烧的小色眼正时不时地瞥着玉娟曼妙的身姿。

  由于还未到饭时,楼上志刚和郝知非呆在书房内,可能在谈什么工作方面的事,玉娟和柳红也都没有去在意,却不知有一桩密谋正在此时酝酿着。

  ***    ***    ***    ***

  华灯初上,天骄集团总部里,秦中书拥着只梳淡妆的余丽坐在硕大的办公室里,脸带微笑地看着市电视台的特快新闻报道。

  “我市公安局经过缜密调查,周密部署,成功击毙了一段时间内肆虐我市进行偷盗的飞天大盗许沃野。由于案犯持有枪械,抓捕过程中双方火力较猛,所幸我们英勇的公安战士没有人员伤亡。我台近距离的拍到了枪战场面,现在我们请市公安局刑警大队郝知非大队长讲一下事件发生的经过。”

  接着电视画面上出现了一身戎装的郝知非……

  余丽的脸上呈现出一种说不出的神情,痛苦却又满带微笑,星眸似闭不闭,高挺的琼鼻上微微地渗出些许细小晶莹的汗珠。

  秦中书的三手指已尽没她的户内,正在里面翻江倒海般地捏、搔、揉、搓,壁内蜜水滚滚渗透出狭长的缝。

  “秦哥,再进去一些,啊,不……”

  余丽抑制不住内心如焚的欲火,全身俯在沙发上不停地抽搐着,双手紧紧抓在扶手上,粉臀高耸,露出了粉红色的桃花。

  秦中书拇指一按,已然摁入了她那紧密的肛门,四指紧紧抠弄着她的内壁,直叫余丽欲哭无泪,欲罢不能。

  “你饶了我吧,我受不了了,我……我要死了……”

  她嘴里发出了含糊不清的嘤咛声,丁香轻吐,在唇间撩拨数下,借以滋润近乎干涸的双唇。秦中书抽出手指,带出了许多的津来,他用力拍了拍她浑圆的臀部,洁白的皮肤上登时现出了一道清晰的手掌印。

  余丽仰天倒下,双腿搭在他的肩膀上,臀下垫着一个座垫,两瓣粉红的唇正翕张着迎接那期待已久的热度。

  “事情办得怎么样?”

  秦中书双手按在她尖挺的房上,一边着她美的牝,一边问着昨天吩咐她去找市长贴身秘书谢意的事情。

  “啊,秦哥,我已经叫陈琳去办妥了。”

  她粉臀轻抬,迎合着他抽的节拍。最近除非是重要人物或是棘手人物,她才亲自出马,平日里就呆在寝室等着秦中书,只要每个月能有那么几次欢好,也足以叫她兴奋异常。

  此刻她再次焕发出体内所有的激情,户内爱横流,春情勃发,眼角眉梢尽是妩媚横生。她双手轻轻的拨弄着他前的尖,眼前这男人有一种与众不同的气质。刚开始你会不大在意他,只觉得普普通通,但时日一久,你就会不知不觉间的被他吸引住,直至相思入骨,纵为他生死相许,那又何如。

  她浑身酥软,尽情地享受着他那股强大的力量,以及由此给她带来的快感,老天待我何其深厚,让我遇上了这个男人!

  秦中书骑在她的身上,激烈地撞击着这个女人,体酥如棉,柔若无骨,每一次的穿都是那么的令人心旷神怡。虽然发泄的只是一种兽的欢乐,高强度的脑力工作之余,能在一个被他征服的女人身上释放一些尘世的烦躁和无奈。

  有时他也在想,那些在运动场上挥洒汗水的人是否也是在释放着某些不得已的激情,而自己常有多种方式提供选择,要么到拳场去活动一下筋骨,要么在女人身上发泄人世间最原始的欲望。

  ***    ***    ***    ***

  “怎么了,在想什么?”

  柳红温情脉脉地靠在男人坚实的膛上,刚才一场激情的做爱使得她恍惚间又回到了初恋的岁月,那时她才十八年华,在辽阔的锡林郭勒盟草原上,蓝天白云,那种撕裂的感觉,还有由苦而甜的欢乐,她尽情的呻吟,好似骑在云端,如临仙境,欲仙欲死,快活异常。

  他是她的第一个男人,这个男人就是她现在的丈夫郝知非,他是一个卓越的人民警察,也是她坚强的皈依,她心灵的港湾。

  “没什么,快睡吧。”郝知非柔情地拍着身边的女人,让她安心地睡觉。

  而此时的他心中自有一番斗争,虽然刚刚因破获重大案件而荣立三等功,但他心中殊无愉悦。

  那天他带领手下围攻飞天大盗许沃野的藏身之处时,他身先士卒,第一个冲进屋里,一声枪响,许沃野躺在一扇被打得千疮百孔的窗户下,手中仍然握着一把六四手枪,浑身血迹,已是气绝。

  他记得当时硝烟弥漫,一屋子的人,出来时,有个人冲着他笑了笑,还跟他挥了挥手,尽管那个人身着警服,但他不认识他。此人事先已是藏在那间屋子,跟他们这些真警察真枪实火地枪战,然后等到大伙儿冲进屋里时,谁也没注意到多了一个人。

  而这一切,都是事先的安排,既然能够破案,又能领功,何乐而不为,何况还顺带破了唐三彩案件,一举两得。嘿嘿,看来,刘志刚荣升之日指日可待了。

  郝知非躺在床上,嘴里吐着香烟,任青烟缭绕在这黑色的夜空。

  第16章

  作为分管政法工作的市委副书记,周子杰一向很低调,不爱张扬,平时也平易近人,没有架子,在全市的干部队伍中口碑不错。

  周子杰喜欢体育运动,工作之余晨跑,或是黄昏在中山公园练几段杨氏太极拳已经成为他每天的必练节目。

  这天,他系好练功服,活动了几下筋骨,刚要出门,有几个男人站在他的屋前,其中一个问道:“请问你是周子杰周副书记吗?”

  周子杰笑着点点头,他以为是来找他办事的,他一向对来找他办事的人笑脸相迎。

  “我们是省纪委的,请跟我们走一趟吧。”

  周子杰的脸登时变得煞白,但他很快清醒过来,微微笑道:“请让我打个电话给我爱人,免得她去登寻人启事。”

  可是那些人好像识得他的缓兵之计,一脸严肃道:“现在不行,我们代表省纪委,对你实行双规,请你配合。”语声客气,实际上已是全部围了上来,簇拥着周子杰上了一辆白色丰田面包车。

  而不远处的一棵高大的木棉树下停着一辆黑色的奔驰车,车窗缓缓落下,现出了一张英俊而不失刚毅的脸庞,却是市公安局长刘志刚。

  他旁边坐着一个年轻人,脸带微笑,“我说的没错吧,他的房间里还有十万美金和十金块,许沃野说那天实在带不出来,他又嫌那些东西难以兑换,就给他留下了,不过就凭他给他情妇在市郊东门子买的那套别墅也足够他受的了。表叔,这次你的功劳这么大,该升了。”

  ***    ***    ***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