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二章微服私访为出行体察民情(1/2)

加入书签

  虽是深夜,铜州无眠。

  酒僧依然和那切切西,铁盘妙算、尖嘴猴腮几个在斗酒,我出来的时候,桌子底下已经躺下了一堆人了。酒僧果然展示出了自己的酒量,切切西、铁盘妙算、尖嘴猴腮几个都已经在咬舌头了,酒僧却依然清醒。

  我从山上下来,街道上人影不断,都是从各个将领府里闹腾完断断续续地走了出来的。我没有去各将领府中,却在城中穿梭,到了各个城楼上,在各个城楼上巡视。城中大喜,各将领都在欢腾,我不放心城楼,到城楼上观察观察情况。

  西北南城楼上,士兵们轮流值守,严密监视着城外。东城城楼上,我却看到了两个熟悉的身影。

  “老刁,落纸云,今天大喜,你们怎么不去喝几杯?”我迎向了两个身影。

  “让那些将领们闹腾去吧!”苍老的声音响起,“我和落纸云到这儿来四处散散心!我已经闹腾不动了!落纸云心也不在那里,我们就一起出来了!”

  “那好,我们就一起溜达溜达吧!”我和两人人心照不宣地说道

  ……

  ……

  “敬告各位投奔我憨憨山庄之武林人士:品行兼优、心怀善念、武艺高强者且有心于憨憨山庄效力者请于每月月初五日内于此报名,每月十日开始比赛,比赛者以切磋为主,点到为止,不准使用毒药,暗器等手段。不准危害双方性命,若违反规定,必定严惩。报名费二十两白银,月底揭晓比赛结果,每月比赛前十名不但按名次给予金银奖励,还可在憨憨山庄担任重要职责,以此通告,望周知!”

  比武台建造成功,告示已经贴出。

  告示前面,围着了一大帮人。一位武林人士摇头晃脑地在台下的告示前念着。

  “这怎么还要报名费。这憨憨山庄应该不缺这钱吧?”一个戴着方巾的男子说道。

  “要是每个人都可以上台,那像市井上的混混无赖也是可以上去的了!”那位摇头晃脑的武林人士向着这位提问的男子说道,“要是能被憨憨山庄录用,那一个月的收入可是这二十两的好几倍!好多人都以能够进入憨憨山庄作为最大的荣欣呢!你没看到现在连那憨憨饭馆的那厨师切切西走起路来都一副高人一等的架势吗?”

  “我们这里的混混无赖都被官府收拾的差不多了。哪个还敢到狂笑眼皮底下活动?”这个男子自嘲地说道。“至于你说的那厨师。那可是这天底下最有钱的厨师,人家自然走起路来神气十足!你要是到了憨憨山庄,估计你也就是这么样子!”这个男子跟那武林人士对白说道。

  “你这话可就说的肤浅了。那闻名天下的狂战组合可是平易近人,对每个人都很温和的,就连憨憨山庄的那熊猫都愿意跟我们凡人作乐,你可不要诋毁了憨憨山庄的名声!”

  “说的是,说的是!”这个男子立即说道,“那次塞外风雪姑娘带着熊猫在外面闲逛,我在后面评论那位姑娘,那位塞外风雪姑娘可是当面给了我一个温柔的笑呢!”

  这个男子沉浸在了回忆中,满脸都是幸福的笑。

  “看你那点出息,那就赶紧报名进入憨憨山庄,天天有的看,还可以近距离接触狂战组合和那熊猫!”

  “好,我们一起去!”这个男子拿着那个武林人士向着那个报名的桌子走去,桌子上文房四宝,由一位前一段时间刚刚入住憨憨山庄的人担任,此人写的一笔好字。

  比武台建造成功,给所有人又提供了一堆职业,比赛管理人、比赛主持人、比赛裁判等等,我让前一段入住憨憨山庄的几个人担任了起来。

  众人开始指指点点,我在人群里拉了拉戴在头上的草帽,露出了笑容。

  高高在上,有时候难免受蒙蔽。最近这段时间,我经常偷偷带了憨憨的斗笠,在这民间行走,倾听他们的心声。我这样做,往往可以听到最底层的声音,知道老百姓的内心所想。我很快就要游历天下,在走之前,想要确保自己的大家小家都没有潜在危险才能放心离去。

  看着这里熙熙攘攘,我拉了拉草帽,从人缝里钻了出去,开始继续向前走去。

  ……

  ……

  铜州南城,憨憨分店前的马路上。

  我在这里看到了憨憨的身影,憨憨全身上下穿着新衣服,脚上瞪着草鞋,怀里鼓鼓地揣着那个葫芦。憨憨不时地从怀里取出那个葫芦,放在自己嘴边喝一口,又放回到了怀里。

  塞外风雪就依偎在憨憨的边上,拉着憨憨的手对着旁边指指点点。

  “没想到这山上的憨憨客栈全部住满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