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六章不离不舍心系众生破冰出(1/2)

加入书签

  “狂笑哥哥……”两声惨叫。一种带着伤悲,一种带着不甘。

  “狂笑……”疯狂的声音连续响起,男女混合。

  “嗷……”愤怒震天的咆哮。

  各种声音伴随着冰墙轰然倒塌,传到我的耳朵里,戛然而止。

  狂笑哥哥?那是雪儿的声音吗?那个总是睁着大眼睛问这问那的傻傻的纯纯的雪儿吗?只有她每次才会这么甜甜的叫我。

  雪儿呀雪儿,你一直都温柔的跟憨憨山庄的泉水一样,欢快叮咚。可现在你的声音为什么听起来那么伤心,那么绝望?

  今天是我第一次听到你的悲伤,让我感觉到你的灵魂都在颤动,我对你有那么重要吗?

  叫我狂笑哥哥的好像还有色女。她第一次这么叫只是为了让我给她疗毒,之后叫着叫着顺口了,就怎么都改不过来了吧?那个刁蛮任性的自称是什么老爷最疼爱的孙女、天下首富的女儿自己给自己起绰号“醉美男”的色女,她什么时候真的拿我当做他的哥哥?每次都是不服气或者说我偏心。

  可是今天我却听得出来,那声狂笑哥哥真的发自她的内心。

  那个不甘的声音来自于她。

  平日里大大咧咧满不在乎的你,为什么会有不甘的声音发出呢?你不甘心我就这样死去?你不甘心我还没有给你找到一个你所喜欢的书生气质的如意郎君,还是你不甘心……

  十年踪迹。那个具有大家风范、领袖潜质严格要求自己对我暗含幽怨的雪儿的姐姐,每次吃饭你坐在我旁边给我夹菜,你随时提点我的不对,说我像个小孩子,其实你是想要给自己找一个恰当的理由来关心我吧?……

  你的声音里满是痛苦,我是不是应该早点告诉你,我知道你为我所做的这一切,你才不会有那么痛……

  你一直不愿意叫我哥哥,是为了在我面前故意保持自己的尊严,还是为了和我保持平等的关系。以便于……

  哎……这三个丫头啊……你们有时候让我心里好……乱!对……一种乱乱的感觉……

  我还是个凡人……我还没有成仙……成仙还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可我和你们相处的时间却越来越长。相处的时间越长。这种感觉越强烈。我不知道怎么拒绝这种感觉。

  酒僧说过,万物相吸相斥。我和你们三个是不是互相吸引了呢?

  我尽量不去想这种问题,因为越想这个问题,只会……越乱。就好像一条道。怎么走都会陷入死胡同。

  索性不想。

  就像那嘻嘻哈哈的一刀飘红一样。一身武功深藏不露。尽情地游戏人生……

  就像那疯疯癫癫的一酒半僧一样,大智若愚、虚怀若谷,借酒悟世、普度众生……

  只是此刻。那好玩的刀客的声音里怎么也充满了不愿意呢?你不愿意我就这样死去吗?你不愿意以后没人继续陪你当小孩子,玩遍天下吗?

  那疯癫的酒僧,你早都看透了一切,你早已看惯了世间的生离死别,你的声音里怎么也会那么不舍呢?

  还有那不言不语却深藏这么一段悲伤往事的傻大个,自己的问题都还没有解决呢,却时刻关心着我的动态?

  你们,都很在乎我吗?

  我在心里迷迷糊糊地问自己,心里一种甜蜜的感觉。

  雪兽王们,你们好厉害的一击!

  我感觉自己的呼吸就要停止,我感觉我自己的生命就要逝去。

  我好像看到了那个夜夜入我梦的红衣女子,我好像听到了山谷中那个美丽的声音。

  “狂笑,人外有人,山外有山,此行下山,一定要低调行事,”那美丽的声音如此嘱咐我。

  我,却好像早已忘了她的嘱咐。

  一路下山,山村辞别,进入西县。惩无赖,教小二,访县令,谈大势,遭人跟,受陷害,戏姐妹……

  离开西县,路遇色女,进入蒙县。遇巨人,劫赃银,辽色女,入大牢,救巨人,陷埋伏,斩贪官,焚县衙,杀无赦……

  约聚青州。刺客袭,组狂战,深交谈,练组合,外历练,结莫逆,兵初成……

  为兑诺言,亲出青州。遇刀客,识酒僧,收强盗,驱野马,震马贼,毙豺狗,斗狮群,降雄狮……

  接连遇难:被埋坟墓,群狼压身,丧失技能……

  收获不少:获得宝壶,重铸金身,捕获狼王……

  终于兑现了承诺,救下了落纸云。定军山上,万箭穿身,夜劫粮草,威震敌军……

  到这时候,终于不知不觉地上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