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0三章搭配的玄机上(1/2)

加入书签

  吴为退下来后,贺飞抢在第一时间安排他吃饭,说这个年头能够从职场上平安脱身、平稳着陆就是幸福,并预祝他实现二次起飞,随后,又接二连三地安排去度假村、游逛水库、几家人凑到一起玩牌以解寂寞。又一天快中午了,贺飞给吴为打电话,说乡下来了位做生意的老朋友,让嫂子也去在一起吃点饭。

  吴为和宋柔来到饭店,看到贺飞的朋友,慈眉善目,一看就是实在人。

  席间,吴为问道,商界怎么运作?

  那人应道,一年车皮钱不少挣。我当兵的时候,请十天假可以休一个月,再后来想休多少天就休多少天,很多战士想家想疯了就是请不下来假。我回部队时给连长捎条烟。

  吴为肯定道,你说的太对了!

  难道你也当过兵?那年代时兴江帆,再有好一点的灵芝、大前门,难见的中华,我战友的父亲在县烟草公司当经理,能批些好烟,每次整条的送不起,差点的烟连长五盒,指导员五盒,好的一人一盒,看到烟特别高兴。复员回到家乡在乳品厂当过采买员、销售员,后来就自己下来做生意。刚下来时也没有本钱啊,空手怎么做?信誉,就是靠当销售时铺好的路子,对人有个靠得住的感觉。

  吴为笑着对贺飞说道,你现在四大班子进了三个,下次能不能轮到市委?

  贺飞道,咱们干不了。今天早晨去火葬厂,回来坐区长的车,是个女的,才35岁,农大毕业,先分到农研所,当了科长。后来市里招聘副县级,考了第一,她说怎么干?连说带骂,女的也那样干。我可做不来,别说当面骂不出口,就是开玩笑说两句脏话都羞羞答答的,经历养成的性格,当老师给学生讲道理,当行长讲服务,讲的是好言好语好面孔。一脸抹不开的肉。

  吃完饭回来路上,宋柔说,怎么感觉有点压气?

  吴为道,你说怎么回事?吃山药木耳还有没化开的,根本没有炒透,吃了自然有凉气,再有你的胃寒感觉就压气。

  宋柔嗔道,胡说。

  几天后,贺飞说。肖国安排几个人去草原,请你也去。吴为行前特意上地图上查看,似乎有些犹豫,路途远时间短。三天之内来回,所到之处不知有些什么古典景色,去了又无非是喝酒,但也不好误了人家的好意。

  路上自然说事以解寂寞。

  吴为先讲道。有一40岁男子毒瘾发作,约好同伴去拦路抢劫,遇到一拎包女子。同伴坐在摩托上等,这男子上前拦阻威逼道,我不要你命,只要你钱。那女子不给,男子掏出刀,依然不让,撕打起来用刀捅、刺、砍、扎无数下,女子依然不松手,同伙看到这情景,不忍,让他放手。女子至死不放,目击者惊呼并报警,劫犯逃走。警方破案后,那男子叙述案情经过,疑道,我砍了那女子那么多刀,她怎么就不松手?包里装的什么东西?警方告知,给她女儿换肾的钱。嫌犯听了痛哭道,我这是作孽啊,天理难容啊!大家听了感叹不已。

  肖国接着道,你讲的故事太沉重了,我说眼前的事,草原羊喝碱水吃草药拉着六味地黄丸。引出吴为一番戏说,到草原上收集加工羊粪蛋,专治痛风,根据痛风程度制作系列药物,去酸灵、消酸丸、解酸丹、抗酸敏。

  肖国又与同行的老区长就15元的事磨叽半天,磨叽成趣。

  吴为笑道,暂且挂帐,而且老领导有抗挠性,任你说来说去就是不动声色。权当那15元投资了,分红时抵扣。说来说去,才发现组团有问题,缺少男女搭配。

  肖国道,有位学者特意到草原挖了一点植被带回去研究,后来去看自己挖过的那一点地方,当初碗大个口,难以自然恢复,已被风沙撕开如同烂疮一般,为自己的无知愧悔不已。

  贺飞道,这几年在官场混来混去,明白一个道理,领导到哪不能问去处,问了好象监督,会讨厌,但回来时打电话问问好接风,领导特喜欢这套。也不能滥用领导资源,不跟领导打招呼就到下边吃喝或办事。

  吴为道,内地人瞧不起东北人,嫌东北人磨叽,人家没工夫磨叽。我琢磨过一个问题,小学老师出身的,特别能说,什么事你都要不厌其烦地反反复复告诉,孩子贪玩又忘性大,结果老师们个个都落得个嘴勤好说,职业特征。中学生嫌唠叨磨叽,婆婆妈妈的,说多了顶撞是轻的,烦躁生恨甚至动手打你杀你,所以老师看到了不说少说,能说也不说了,有问题找家长说。大学生更不同,讲到为止,老师讲完拉倒,爱听不听,不愿听走人,说不说在我,信不信在你。

  现在需要什么干部?正,智慧,朴实,忠诚,光那样还不行,还得走歪道动邪术,那样随弯就弯随进去出不来了。很多人也不想进去,势逼无奈,无法成事,也有浅尝辄止的,也有进去感到别有洞天简直是人间仙境,留恋忘返,你让他出来他也不出来了。

  一路上说笑着议论着时间很快过去了。到了目的地,才知那里有古老祭祀处,经查确认是成吉思汗先祖活动地,后来西行入草原入中原大漠,越走越远,没法回去祭祖,便在所到之处远远地对着祖宗方向摆上敖包,这便是草原敖包的来历。

  林区的柱局长,一副常见的中年人志得意满的神态,自述有记住、脊柱之意,任职三年时间,刚开始人骂人杀,现在是功臣。他提出三个必保,现有收入、增幅、福利待遇一分不少,另有额外不能落下。他提出一个新观念,一年干出两、三年活,不就等于延长年限?贺飞对办公室主任说,过去我说,当办公室主任的,要想领导没想到做领导不便做的事情,感觉是我的独创。后来到了一个历史遗迹,看人家那墙上早就这样的警句了,对领袖要如何如何。

  吴为说肖国,我没看到过比他小的朋友,怎么都是年龄大的,忘年交,大上十岁二十岁的?

  柱局长接着道,大的好啊,年岁大经验丰富,沉稳。他帮助过我。那年我刚到一个新局,利润完不成,倒算每天需要发多少木头,车皮特别紧张,他帮我联系车皮,还需要在一个地方车站换装,终于抢了出来,突破了,我也站住脚了。我这个人。别人帮我能记住,没看我名。

  吴为笑道,你名还有另外意思,脊柱。脊梁,能担大任。

  柱局长又道,企业改制,人剥离不出去。人不写申请,怎么办?想出个办法,先定编。无情定编有情操作,多余的人给几个去处,都不愿意去,那就上百公里远的景点宾馆去做清洁工,后来传出话说是女子监狱,没干一年都跑回来了。这可是自己不干的。现在,林区痿困,面临转型,我们提出的口号是由砍树向看树转变,发挥旅游资源优势,企业办旅游是外行,但硬是打开了局面,现在势头很好,上边也支持,拉专线上森林小火车批项目、给钱,也有压力有风险,干好了行干不好落下埋怨留下骂名。现在行了,上边说,感谢我,对我满意,下边人看着也高兴有希望。实现了由挨骂向赞扬的转变。

  吴为道,我曾经听说过有主管对下属亮出底牌,别出事就行。那时还嘲笑这样的说法,不但认为这是低能的表现,甚至感到奇怪,为什么不去激励下属上进和创新。后来才逐渐认识了解到,官场上有时程序会自行决定一切,只要纳入了程序的事情,没有闹事、出乱子,就会自然带来一切。也有劝戒不要干得太多,太争强好胜。要让你的上级了解你,让你的上司、主管接受你的建议,是使你赢得领导欣赏、赏识的最直接、最便捷的途径。很多人都绞尽脑汁地去考虑和不断进行这种尝试,却常常苦于找不到有效的法门。通常的做法,是出于一种假设,这种假设认为,领导者总是出于公心考虑问题,自然也就是出于公心评价你的建议。其实不然,根据公共选择理论,政治家们的追求目标,一是私人福利;二是公共福利。政治家在追求不同福利目标时将表现出不同类型的智慧,并决定他们的兴奋点和偏好。在政治生活中,单纯追求私人福利或者全心致力于公共福利事业的大有人在,但是大多数政治家实际上是在两类目标之间进行权衡,并且需要作出明智的抉择。

  反经一书,就是利用官场上追求私人福利的动机,为所谓说客、高参、师爷进行官场咨询提供策略指引,要使对方接受自己提出的谋略,根据国家、民族大义阐述采取某种行动的必要性,不如指点直接影响对方争官、保官最容易出事的环节、事件,更加容易被对方接受,从而提高说服的有效性。

  席间气氛融洽,老区长还特意敬了吴为一杯酒,吴为赶忙拦住道:应该我敬老大哥!老区长道,相见恨晚。

  吴为说,好在路途还很远,有时间,我再给大家讲个听来的来福与来顺兄弟两个在监狱相遇的故事。

  来福警校毕业后刚刚分到监狱做狱警的第二天,监狱长对他道,我陪你到号子走走,你熟悉熟悉。来福与监狱长在各个号子间走动着、查看着,突然,在一个号子门前向里望去,竟突然见到苦苦寻觅了好几年的哥哥,心中一喜,霎时满眼热泪盈眶,不由得情不自禁就要喊叫,看哥哥却无动于衷的样子,也不及细想冲口道,哥哥,我是你弟弟来福啊,你怎么在这里啊,你怎么不认识我了?我找你找的好苦啊!来福一连声地抑制不住地亲热喊道。可那人也看到了来福,又听到来福亲热的喊叫,却依然一脸漠然的样子。于是,来福又道,我是你弟弟来福呀,是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