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校花青睐(1/2)

加入书签

  吴为考上公社中学读初一,吴霜在土围子上小学四年。吴为不知是读书感到乏味,还是牵挂家中母亲妹妹,特别乐意回家乡干农活,上了三个月的学对学校连个招呼也不打就回土围子干活去了。16岁的吴为被安排到妇女队,又是梅媛当队长,天天在一起劳动,感到很欣慰。如果正赶上忙季与整劳力一起干农活,不畏出大力流大汗,铲地打草与青壮劳力一起干也拉不下他。干农活是大帮轰,有耍奸偷懒耍滑头的,可他并不糊弄,劳动至上,一副实干的样子,博得大家的好评。正当他沉浸在劳动之乐时,桂芳干预了,逼着他去上学,他不去,桂芳来了狠劲儿,用烧火棍下狠手打,吴霜在旁边见了直心疼,但她知道妈妈逼哥哥去上学,是为了哥哥有前途,她一边劝妈妈别打了一边劝哥哥听妈妈话。吴为初时还坚持说,哥哥们都没有上学,是为了弟弟们,我要去上学,怕妈妈再挨累,影响妹妹求学。桂芳哪里听他的分辨,气急道,你去把学上好家里事不用你管。见母亲如此也是为了免受一时的皮肉之苦,吴为便勉强答应了。桂芳去公社中学找校长,校长说你的儿子已经耽误了一个多月跟不上了,明年再来免试重读。后来吴霜很感慨地说,妈妈英明,逼着六哥去上学,对那些哥哥妈妈可没有那么逼着他们去上学,妈妈看准了六哥是读书的料啊。

  第二年,吴为带着对妈妈和妹妹的牵挂,重新走上了求学之路。也许是经过半年农活的锤炼,深知农活的艰辛劳累,学习投入了刻苦,开始了漫长的治学之路。他边上学边利用学习之余回家帮助妈妈料理家务、帮助爸爸侍弄庄稼,指导妹妹的学业。

  吴为重新回到学校,家境的好转,哥哥们以各种方式离开农村也激励鼓舞着他,不怕吃苦的精神,曾经的艰苦务农经历,也渴望通过学习脱离农村,学习也就投入了专心致志,很少与同学们玩耍嬉戏,给人感觉不大合群,有一种除了学习没有别的事情需要他去做的感觉,至于吃饭睡觉那是不得已而为之。吴为性情温和,似乎是天生的懦弱,不喜见人,碰到当面争执冲突应对乏术,一脸抹不开的肉,显得过分拘谨,偏好自由自在,看上去散漫,别人说上两句脸红不吱声,由于无知出错被人当众羞辱只是一味默默承受,心思用到学习上,倾力发展个人优势。有时也不甘忍受别人欺辱背后做些手脚,这样拐弯的抗争方式被有些同学看做蔫嘠蛊动。他认为学生就是学习,其他都是不务正业。刻苦学习是很容易取得好成绩的,他的刻苦学习和很快取得的优异成绩,慢慢地引起了老师和同学们的注意。

  班主任姜老师,是数学科任老师,极朴素热心,看到吴为的表现感觉是个好苗子,有意培养,提拔为班级干部,并安排他组织同学做些事情,比如,周末组织同学割草一类。可他不以为然,没有把姜老师交办的任务当回事跑回家,我行我素,很让老师失望。姜老师召开班级干部会议,批评他不负责任,本来看吴为是个好苗子,想用心培养,可就是不着调,太散漫不上心,影响了班级活动的开展。吴为听了也并不与老师分辨。作为对他的惩罚,姜老师免去了他的班干职务。姜老师是数学科任老师,还是很爱惜和欣赏吴为的数学才华,在初一时就经常在黑板上列出数学例题让他做,有些难度的题做完后姜老师说,这样的题让初二的同学来做也有许多同学做不下来。他本来也无心于班干,卸任使他更加专心学习。

  吴为的做法与众不同,学习刻苦又不想当班干,在同学中间也造成了一种紧张,确立了另一种权威,在学校渐渐有了声望,师生们议论这个班有个学习非常好的学生。通常是学习好也会吸引同学的注意,尤其男同学会得到有些女同学的青睐,那些崇尚学习的女同学更是如此。

  学习好与班级干部,仿佛是两种不同类型的权威,也在同学中间争夺资源,资源包括受到老师同学们的尊重,尤其敏感的是争夺异性的爱慕。学习好的男生背后一定会有女生青睐的目光,这很容易引起追逐女生那些男生们的嫉妒甚至恶意中伤。学校里流行的是给单纯学习的同学,扣上白专道路、分数主义、只专不红、小绵羊的名号,吴为对此置之不理,忍受着非议坚持刻苦学习,他的性格变得有些孤僻起来,认准了名次、分数,把成绩看得高于一切,成绩就意味着一切。他非常幸运地引起了同学宋柔的注意。

  宋柔,一双明亮的大眼睛挂在丰满的圆脸庞上,小巧的嘴巴,薄薄的嘴唇上似乎总是水汪汪的侵润着,遇到什么顺心的事情会露出灿烂的笑容,柳肩细腰,一头黑油油密发,一根粗粗的辫子顺着后背垂至腰间,上面系着一对蝴蝶结。她身着蓝色学生装,上课偶尔迟到了敲门得到老师说声进,一进门挺腼腆地站在那里似乎在得到老师允许又像是等待吸足了同学们特别是男同学们的目光后,才嫣然一笑向自己桌位象一阵风似地轻轻飘去。她说起话来让人听了感到圆润甜蜜,穿着朴素、性情温柔、品行贤惠,美型美体美品几乎占全了。宋柔的漂亮是那种典型的素雅干净清丽的形象,看了会使人有净化的感觉,是乡村少见的美人坯子,成为公认的校花。

  宋柔又出身于城里的干部家庭,她的父母是城里的下放干部,带着宋柔的两个哥哥一个姐姐来到河边镇。农村人就是农村人,象被铁板焊上了一样离不开土地,企图自由离开者叫盲流,有离开的一旦发现会被遣返,可城里人却常常莫名其妙地由于种种原因不幸地被弄到乡下来,宋柔一家的不幸却成就了吴为的幸运,人间对有些人的不幸与对另一些人的幸运就这样不经意间奇妙地搭配胶结在一起,幸运与不幸的奇特搭配,是幸运把不幸转化为幸运,还是幸运因为与不幸结缘变得更加不幸,充满了变幻莫测。现在的吴为就开始落在了幸运的一端。他与梅媛因为梅媛不幸地辍学失去了相知相结合的可能,现在吴为却幸运地与宋柔同班,又非常幸运地坐在宋柔的后桌。

  宋柔的眼睛大的出奇,象镜子一样站在对面相视会让人照见自己身影,本来不苟言笑的吴为,经不住校花天天在眼前晃来晃去的诱惑,忍不住偶尔说她,幸亏脸盘大不然脸上光能看到两只大眼睛,象探照灯一样在那上面挂着。引来同学们的哄堂大笑,说吴为不但学习好开玩笑也挺有水平。听到他这样得体的玩笑,宋柔会报以会心的一笑。

  说起宋柔的校花真有点典故。班里有个同学姓肖名化,平时大家打趣他说他刚出生他爸怕他消化不良便给他起了这个名字,他这个人又天生模仿力强,看到什么电影在自习时趁着没有老师,就在过道上模仿着一个大胖子扭来扭去地出洋相,引动大家哄笑,偏巧姜老师推门进门看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