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0七章吴为与薛仁聊创作(1/2)

加入书签

  薛仁给吴为打来电话问道,你很善于提炼总结,你写小说有什么体验,说说让我们分享分享。

  吴为,人生总有应对不完的使命,现在终于可以静下来,不必象以往那样一次又一次的发起新的努力。现在退下来可以停一停休息休息,没想到反而开始了前所未有的新的跋涉,过去多少次动念想写但一直遗憾地没有写的东西,开始写起了小说。

  吴为又道,带着写小说的意图再去,感觉的确不一样了,现在读一些小说,才知道小说是可以随便写的东西,想写什么就写什么,想怎么写就怎么写,可是自己一动笔反而不知怎么写了,这才使我意识到,随便写其实是一种挥洒自如的境界,并不是可以随便达到的状态,是从刻意达到随顺自然的标志。经过一番酝酿思考尝试的努力,才渐渐进入了状态。我的总体感觉是,写小说可以使人焕发青春的活力。日本作家渡边淳一,也就是写《失乐园》的那位,他说50岁的男人要通过恋爱实现自我革命。我是五十几岁的人了,却通过写小说实现了自我革命,在写作过程中获得了许多新鲜新颖的体验,其实,写小说的过程就是生活。

  薛仁道,我听了你的感受,也感到你对小说创作的体验感悟确实有独到之处,通过写小说实现了自我革命,把创作小说当做生活,只是觉得实现这样的自我革命有难度,把写小说当作生活需要有资本。

  吴为道,现在许多人都在写自传体的东西,很多作家也是从写自己开始创作历程的,我觉得这是对自己生活的重要延续,不单纯是对以往经历的回顾梳理。这个过程会带来许多新的东西。写关系最为难写,亲疏远近薄厚最具有变化,尤其爱情,几人纠缠一起的爱情更为难写把握,如何写出微妙豪颠细微差异,全靠笔力来把握。最忌的是写穷则写的叮当直响穷光蛋的样子,写爱要爱的死去活来恨不能融为一体,写富是富得流油,写美便是美若天仙,写丑更是奇丑无比的样子。这么一顺水的写下去。也太单调乏味,要写出变化的一面,穷中有富,精神富有;写富,道的贫乏。富不长久;写爱,朝三暮四。内心歹毒。爱的变幻莫测;丑中有美。但也不千篇一律,各种搭配也不一一尽然,按照生活逻辑演化,合情合理,藏有突转,令人读来意想不到。意味绵长。写出人物性格的多面性、人性的复杂性,人物命运的变幻莫测,人生的难于驾驭把握。

  薛仁问道,你读红楼梦后40回有何感想?

  吴为道。功力大减味道大失,学问浅薄,尤其语言,人物性格浅化,突出宝玉功名心,同化归化,篡改其性,写的太白太直,贫乏之至,芹兄若写该如何,两相对照,没了深度,芹兄若看该作何想,脂姐若批会不堪入目不屑下手。

  薛仁又道,我在刊物上读到一篇文章,题目就是都市作品为什么获奖难。你对这个问题怎么看?

  吴为道,现在,我们的都市生活,太烦恼太世俗也太势力太功利,究竟缺少的是什么?是诚实,是诚实的保持和坚守。是世俗的纷争之心抽空了人们的诚实,还是文化的传承里缺乏一种诚实,或者是本有一种诚实却缺乏一种坚韧?

  应该说,企业家是是创造现代商业文明的先锋、勇士、闯将和功臣,但我总感到,我们的企业家,缺少一种东西。二十几年前,报上发表了企业家们的一封公开信,昭告世人,企业家具有哲学家的思维、经济学家的头脑、政治家的气魄、军事家的果断、外交家的纵横、战略家的眼光,可谓集中了人类的精华。可是,在这样如此郑重如此庄重的声明宣言中,是遗漏了还是骨子里缺乏市场经济最需要的灵魂?后来的失信泛滥,证明了一种实实在在的信用缺失。在商界竟然流行着有借不还、多借少还、到期脱还、能赖就赖和不用白不用、用了也白用、何必不来用的说法。后来,我说,应该给企业家的那番表述增加一条银行家的信誉。应该说,银行家是最讲信用的,信用机构的掌门人如果不守信用,何以立足何以能够开张营业何以能够增资扩股招揽业务?可是,后来的银行界也出现了大案不断小案频发的局面。

  的确,公有制和现代企业制度给我们提供了一种机会,可以不必经过艰难的个人创业就可以直接出任高级管理人员,这是一种历史的幸运,结果,这样的幸运反而使人们体验不到那种原始创业的艰辛,体验不到诚实的可贵坚持诚实的重要。缺乏诚实商界冶炼的都市生活,再智慧再勇敢再坚韧,也难以熔铸冶炼出那种内在的审美资质,也自然就难为了我们的作家们。作家们在寻求在观察在审视在体验在品味中,也许会感到游移、困惑和茫然。我们在对作家们的深切期待中,还是多一点理解体谅吧,也不要难为了我们的作家们。还是回返于我们的现实,去熔铸能够闪现审美价值的都市生活。

  几年前,我在刊物上也读到过一篇有关都市文学作品为什么获奖难的对话,自然,文学评论家们的语言非常专业也很到位。我是文学爱好者,过去,曾经对那些大型文学刊物期期不落的浏览,特别喜欢阅读中篇小说,多年前,甚至对文艺鉴赏类的书,进行逐类逐篇逐段甚至逐行逐字的推敲解读。通过这样的工夫,使自己多少增加了一点鉴赏的兴致。也就透过这个话题,说说对都市生活的感想和对作家们的期待。

  回忆起来,多年来,能够给自己留下深刻印象和感受的文学作品,主要属于伤痕文学、知青文学、改革文学,如果从城乡题材角度划分,多是乡土作品感受深一些。比如路遥的《人生》。现在引起文学界评论界高度关注的都市作品获奖难的现象,的确值得深思。获奖难,自然有作品自身的缺失不足,有没有生活题材方面的问题?生活本身积累积淀,是不是形成了可以供作家们去关注挖掘提炼的丰富矿藏?就象石油煤炭,经过多少万年的自然功力才铸就而成一样,我们的城市生活,不但缺乏那种积淀的深度,更重要的是,在城市化&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