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0九章临终程序(1/2)

加入书签

  吴为立意要编制精神活动程序,现在的他就运用过去形成的程序思维,通过联想非常惊喜地发现,这样的程序意识也可以适用于人的死亡过程。人生要为死亡所做的准备,最重要的就是编制好相应的精神活动程序,在正常的生活领域中,围绕应对痛苦和欢乐建立起来的精神活动程序,会在人进入临终乃至濒死过程中继续发挥作用,这个程序的负载如同计算机软件程序一样,可大可小,编制的程序负载大,人的心量也就大,人的心量既然可以放大到包容宇宙,对人的生死自然也完全可以包容得了,但这要取决于人在平时的修持训练。人可以为高考为父母为爱情做准备,人生也当然可以为死亡做准备,这样看上去不着边际想象起来甚至有些神秘的话题,经过这样一番思考,也变成了可以琢磨可以把握的话题了,濒死体验那样的现象忽然变得异常清晰可以得到明确解读了。

  吴为想到自己住院做鼻息肉手术的前夜,难以入眠,确立了主动接纳的态度,术前准备充分,刚听到通知手术的消息时竟然会产生兴奋喜悦的情绪,手术期间和手术后的感觉是,用了100%的事前充分准备,实际却感到只用了20%,手术过程中就并不象原来想象的那样疼痛了,自己的经验说明心理准备极其重要。联想到死亡准备,可能也是如此。准备与否,如何准备,对临终和死亡时的感受效果大不一样。人生百态,百感千姿,人生如此,进入临终和死亡状态亦是如此。他觉得。为了自己为了亲人为了一切不相识的人们,甚至为了人类,已经做好了迎接死亡、探索死亡过程的试验准备,他把自己的死亡看做是一种人生的最后一次试验。

  人的意识,在停止呼吸进入死亡状态后,仍会持续一段时间。吴为的一位老同事在临死前的晚9时半左右,吴为与他的儿女守护在病床前,此刻的老同事已经处于弥离状态,对床前不断走动的人已经失去反应,却惟独对他女儿手里拿动的颜色鲜艳比较容易识别的饮料盒还能够作出微弱的反应。眼神瞟着饮料盒的位置发生着变化。吴为观察到这个现象,猜想那是在渴求生命之源。吴为看他还有意识,便与他家人打了招呼回家,没有想到,离开医院步行10分钟尚未到家。便接到他儿子的电话,急忙返回医院。他的亲人们正在床上忙于扶着死者穿衣服。吴为也上去帮忙,因胳膊已经变硬,一支衣袖怎么也穿不上,这时他儿子也来跟着忙乎。一位上年纪的老妇人念叨道,你儿子给你穿衣服了,把胳膊弯一下啊。老同事的胳膊果然就弯了!自然。衣服很自然就穿上了,说明那时他还有知觉甚至能够支配四肢。

  如果不是吴为亲眼所见,吴为是不会相信的。吴为的母亲,本来已经停止呼吸半小时左右。而且经长辈确认已经死亡,因为在家中抢救的场面也已经收拾干净,穿好丧服的母亲就躺在炕的中间,吴为到炕里去拿什么东西,无意中看到母亲脸面竟然呈现容光焕发、特别适意的神态!完全不是停止呼吸前后那种特别憔悴的面相。遗憾的是,那时的吴为没有继续观察,也没有叫兄弟姐妹看看。吴为后来推想,如果母亲没有意识,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