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一章荫泽后世(1/2)

加入书签

  到了出殡早上,天还没亮,吴为几人先赶到了医院,闻讯赶来的亲人友人同仁渐渐越聚越多了,宋学仁却没来,吴为宋柔不禁焦急起来。已经快到出殡的时刻了,大静赶来道,他爸心脏病发作,折腾半夜,大小便失禁,来不上了。吴为马上安排宋柔的二哥宋学礼接替。事情在办理过程中,大哥没有出场,也顾不上看他打听他了,但也成了亲属们心中犯嘀咕的事情,引发各种猜测。老人出殡的事情在吴为的操持下顺利办完后,几个人相约宋学礼,结果比想象的要好多了,于是证实了猜测。

  晚上,宋柔去浴室洗了澡,回来后披散着浓浓香香的头发,说,以后就没有什么事情了,想跟儿子去,说去就去,以后就是打麻将,想干什么干什么。

  吴为也想,孩子高考成功,把父母推向人生第二高峰期,成为美谈,百事孝为先,给父母顺利、圆满送终,完成人生大事情,获得思想、精神、时间上的新自由,应该是进入人生幸福新时期了吧。

  晚上,吴为宋柔两个人躺在床上,宋柔说,你以为你做了那么多事情我就满意了,我想听的话你一辈子也说不出来,你根本不知道我是怎么想的。

  吴为说,看你昨天气成那样,我都心疼死了,我就是想把事情重新梳理一样,把事情做圆满,顺利过去了,这不是让你最顺心,最有面子?我读红楼梦有一种什么感受?诺大个家族。竟没有一人能够站出来扭转那个颓势?任何家庭、单位乃至国家都是如此。我也是想,赶上老人临终的事情,他们是把事情做的实在叫人看不下去。可是,老人都没了,一奶同胞的兄弟姐妹就没有来往了?

  听了这话,宋柔就情不自禁地哭了。

  吴为劝道,我的意思,兄弟姐妹之间该处还得处,老人在另一个世界也会安心的。

  宋柔哽咽道。等事情办完了把大家召集到一起吃顿饭。

  吴为说,这样最好,兄弟姐妹还要处还要往好了处才对。你说。过去大静多好的孩子,现在也不行了,特别是通过这次事情。你也要理解她,她在那样的家庭。不时出现这样那样的事情。不把她压变形才怪呢,她有多大的能耐能担得起那样的重量。你该说要说,这是教育她,不要让那个家庭把她压坏了,遇到事情该帮还得帮、该做还得做,那个家庭将来还不得靠她,她要这样下去,将来怎么能担下去?再有。办事情也象一把扁担,就能担那么大重量。再加分量压上去,到了一定份上,再添那么一点点就受不了断了,事情就出乱子了。

  圆坟,本来已经平静下来的事情,又突生波折。大嫂说不参与,也确实没有参与送终,引发了亲人们一场彻底的伦理批判,指责挖苦。圆坟前夜,吴为这边却接到大哥高兴地通知,大嫂也参加圆坟。在吴为的家里,大家最初感觉特别意外,随即爆发了嘲笑声、谩骂声。宋柔心脏突感不适,受不了了。宋霞说,你们赶紧去孩子那里,远离这些烂事,心不烦。大家彷佛被人捉弄戏耍一样的感觉。不参与老人送终,触犯了大家牢固奉守坚持的伦理底线,此刻却又被人以什么名义轻而易举放弃了、突破了,自己被看重的东西被别人轻易放弃好像自己也被扔进垃圾堆得那种感觉,被激怒了。吴为感到就连自己表现出的理解宽容也随着大舅嫂表示的参与变得无足轻重了。伦理底线可以轻描淡写地任由人随心所欲揉搓,从今以后,是不是类似的更加严肃的伦理防线,都可以被人以任何名义、任何借口随意践踏,如同早饭后上班、晚饭后出去散步那样轻松自由对待?人是轻松了、自由了,而且这种轻松自由不需要付出任何代价。彻底的颠覆,颠覆的也彻底。甚至有不送终可以上法庭,法律上可没有这一条。象这样的行为要接受道德法庭的审判。个性自由的实现张扬,难道可以不受任何底线的约束?是不是要付出更加沉重的代价?

  圆坟现场,大嫂脸色依然难看,大家在那里忙乎着烧纸念叨,她只是站在一边,一副不介入的样子。大家没说什么,但心里也很隔膜。这是信仰改变必须付出的代价,必须承受的心理压力。吴为想,如果将来的老人们去世后走流程会怎么样?后世子孙们也许会很轻松面对那个过程。再说了,自己不是在思考如何快乐面对死亡,人们反而难以接受轻松面对死亡的态度。可是,大嫂的实际心态未必是轻松的,她兴许藏着对老人的恨意呢,才会呈现那样的神态。吴为又一想,大舅哥他们一家活着已经能够艰难的了,还是不要再勉为其难了吧,再说谁又能伸出援手去帮助他们那一家啊。

  老人节余足够进行后事安置还有适当节余,吴为说,有些费用就由我们承担,老人那些钱就给几家分了。宋柔说,又来了,难怪他们都说你好,你做好人,他们不是那样的,要是那样的别说这点钱,他们想事做事太差劲了。我不象你,我对我们家里也不会偏心眼。他们议论,就我们条件好,应该多做些事。条件好怎么的,条件好不是自己努力出来的,开始时我们条件最差,他们条件好想着谁帮助谁了?就是帮也要看是不是值得帮。

  宋柔心力憔悴,极度疲劳,上医院做心电图,基本正常,好好休息调整即可恢复。宋柔道,我一听唠那些事就受不了。烧纸后说,在那个场合,我看你还能说,我的话就说不出来,一说就受不了,感情敏感而且脆弱。

  吴为曾经提出家庭赡养老人功能外移的趋势,文章还发表了。有人知道了他这个观点便议论说,现在年轻人观念变了,不想养老人。时隔仅仅二十多年。老年公寓已经比托儿所还多得多。即便如此,富力试探着问他年迈的老父,把你送老年公寓。马上回答,不行,等我老了迷糊时再送,那时我也不知道了。富力的老岳母已经90岁了,刚吃完的饭就忘了吃没吃。吃的是什么,听富力他们有意谈论在老年公寓里也挺好,别看老岳母在吃的问题上糊涂了。可在这样的问题上却太清醒了,我养了五个孩子,她们就养不了我一个人?

  办完丧事在家里闲唠,宋霞冲着刘毅说。也是。你看他家,他爸在里屋停着,哥几个就在外屋吃饭喝酒谈笑,说些没用的。

  吴为道,老人去世是喜丧,司马迁说人生有五福,善终就是五福中的一福,本来是幸福的事情。就不要再搞的那么悲伤。吴为想,这样的说法家里人容易接受。自己编制的精神活动程序还不成熟,说出去容易把人的精神搞乱了,在外人面前还是不说为佳。

  圆坟当晚的团圆饭,场面气氛热烈。宋学仁两口依然没参加,是不好意思参加,就由宋学礼主持,他先道,两位老人在天堂团圆了,为了老人的事大家都尽力了,事情办的很顺利、圆满,老人也会保佑我们当子女的,喜丧么,今天大家也都热热闹闹地喝点酒,高兴高兴,祝愿大家和谐安康、家庭幸福!坐在他身边的吴为给他夹菜夹肉,笑道,二哥多吃点。

  吴为想烘托气氛,都不说,没啥说的,尤其宋柔,象这个场面一说就受不了。吴为说,二哥说完了,我先说。宋霞道,你最有理由先说了。吴为接着道,先说有好处,等别人都说了,好词都用过了,就不好说了。我要说的是,今天事情的缘起,出殡那天晚上,宋柔哭着跟我说,两个老人都没了,以后兄弟姐妹就没来往了,还得处,圆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