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五章父命难违(1/2)

加入书签

  吴宋不负父母的热切期待,专八、考研、司法资格一一顺利过关,让吴为宋柔收获了一连串喜悦。法硕还有一年就要毕业了,围绕吴宋毕业后的去向,原本和睦的家庭一时出现尖锐的分歧,争吵不断,甚至拖鞋都飞了起来。

  开始是吹风式的试探。

  吴为说,研究生都毕业了,是国家认可的高级专业人才了,要自己出去闯。

  宋柔反对道,别人的孩子不出去闯,赶上自己的孩子却要闯;为别人的孩子能说话使上劲,到自己的孩子这了,却不说了,不知你的心咋长的!再说了,你要是没关系咱们也不指望,现成黎杰那样的关系说一声,行不行心思得尽到了。

  吴为说,靠父母能有啥出息?

  宋柔说,我不管出息不出息,就想让孩子少遭罪。

  吴为问吴宋,你自己是怎么想的?

  吴宋一脸茫然的样子道,咋的都行。

  吴为道,你不能咋的都行啊,在这样的问题上你自己得有个主意啊!你要进了银行,你学的英语、法律就用不上了,你比那些经济金融专业毕业的学生至少要差3—5年时间。专业决定命运,你可要想好了。

  吴宋露出救助的眼神,很为难地道,我自己也不知怎么办才好,到时候再说吧。

  吴为道,别到时候再说啊,先有个思想准备。

  宋柔越听越来气,你就自己想办法去吧。你就当有个没长心的爹,他爹揍他时缺道工序。

  吴为坚持道,还是要自己闯。

  宋柔道。闯闯闯,就知道一个劲闯,你下次见到黎杰打个招呼,看看他什么态度还不行?如果实在不行再说,他那要不行,我看你也白干了,还说与人家关系如何如何。到自己儿子这了,就不能说说?

  吴为看那个架势,忙道。说说可以,可别指上。

  宋柔气道,我们也没有说非得指上你。

  学校来了新入行员工培训班,一天早上。吴为在院里的大门口站着。看着学生们陆陆续续地走进楼内教室去上课,快到上课时间了看到还有一个学生在门前抽烟,班主任华俊告诉吴为,这是黎行长的儿子。

  吴为笑道,你就管我叫大伯吧!他应道。说着话吴为见他忽然低着头转来转去想找什么东西的样子,便好奇地看着他,啊,原来是在找烟灰桶。

  吴为后来见到黎杰说。我从一件小事上看出你儿子很文明。

  黎杰问道,什么事?

  吴为便把孩子抽烟找烟灰桶的事情描述了一番道。很多人把抽完的烟头随便找个地方一扔。

  黎杰道,这孩子不闯实,我上次去黄城开会,会间休息几个人站在一起闲唠,有人对黄城的行长说,黎杰的孩子今年毕业。黄城行长说,到时把他的名字告诉我就是了。我回来一说,孩子却说什么也不去。但有一条,每次跟他妈坐车出去,都先过去给他妈开车门。

  吴为便借机道,我儿子学法律的研究生明年就毕业,想到行里。

  黎杰道,到时你让他报考就是了。

  吴为与黎杰告辞后马上给宋柔打电话,她说,对他来说,一句话的事。这边吴为还是执意让吴宋去闯,到黄城找了人,却得知黄城因执业律师过剩,对律师开始加强管理,要求有黄城户口的律师才能执业,不然连实习的机会都没有,对方了解这个信息后,说,你可以让孩子先进来,户口和其他问题以后再解决。宋柔主张让孩子考公务员,她对吴宋说,公务员稳定,我看孩子挺适合做公务员的。吴宋却不同意,公务员必须考试,而且那种考试是择优考试,有很多事情没有把握,我的一位同学考长春一个区的公务员,笔试第一,面试时还是被淘汰了,我这些年考试,现在都考怕了,中考、高考,又是考专八、硕士、律师,那次考研究生,离开考场时简直有虚脱的感觉,说什么也不想再考试了,后来想,有这样经历对自己很重要。

  吴为问吴宋,你们同学去向怎么样?

  吴宋道,通过父母安排的要比自己打拼的效果好。

  宋柔一听道,怎么样,这下你该死心塌地了吧,为自己孩子的事你还不想做。

  吴为对吴宋道,你不知道,我们有好哥们说过,安排到父母的单位不好,干的好是借光,干不好是自己的事,一辈子憋屈抬不起头来。

  宋柔道,你这是在为自己找理由,不听你的。

  后来吴为与宋柔商量,吴宋依赖ঝ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