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九章小品是怎么来的(1/2)

加入书签

  签完合同回到家中,吴为感叹道,别说房贵,是我们钱赚少了。房子事一定,吴为有闲心去会会齐先声。他在一所民办大学当系主任,干的很出色,刚来这所学校第二年就被评上四大名师,还晋升了副教授。

  吴为与他谈论起东北人,问道,你过来这么多年了,东北人在南都这边怎么样?

  齐先声笑道,粗犷,义气,吃喝豪爽,高大强壮,长得好,搞艺术、学术,做体力都行,图悠闲,肯于吃苦,能打仗,叫东北虎么。这一带就是四野解放的,心粗加义气,做生意可不行,与西北人可有一比,好吹,说大话,好卖弄,言过其实,口大又松,信口胡来,一叫真章就撑不起来,找个借口脚底抹油遛了。这样的性情适合体力、武力,粗活,少费心思,精工细活可干不了,跑粗,还很自负,眼前没有不能干的活、没有做不了的事。有家公司找我当顾问,一去,呵,租了豪华写字间,一看那虚荣架子,我便忙说自己快五十了不想干实业了,从证劵公司都退了,一到吃饭时看找的饭店太掉价了,与豪华写字间太不相称。这几年也没影了。南都这边人非常谨慎,轻易不出口,什么事不能口无遮拦,一说人家就容易指望上。唠起南都,说整洁,炎热气候,如不洁易生细菌传染,以洁防范。我们那边的人吃亏在不实际、心智不高明。

  吴宋陪吴为、宋柔去港都游玩,白雪另有报考事宜没有同去。三人过境。吴为见人流拥挤不堪,曲折回栏,绕来绕去。几近歧视屈辱,感叹已经回归何不提供方便快捷条件。到了街面,港都的人高度文明,自律极强,车辆在人口密集、街路狭窄处还能够疾速行驶,人车严格各行其道,两不相扰。

  在车上宋柔与吴宋又唠叨起来。说自己挨累受苦遭罪没好,人家说了,你愿意干。不欣赏你那样做,气死你。干活就是我的乐趣,却连一句理解的话都没有,心疼话更没有。也别想。自己认了。又说起白雪来了,在车上买了那么多吃喝,也没有个算计,挣多少钱也不够那么糟害的,再说了,她花的都是谁的钱?

  吴宋先是高高兴兴的,陪爸妈出来散散心,头一次逛港都高兴高兴。可看老妈一个劲数落自己和白雪的不是,兴致渐渐也没了。

  吴为劝宋柔道。在公共场所别说这些。宋柔虽然不说了,却依然是气恼恼的样子,心里的东西都写在脸上。与孩子只要坐到一起还是要说的样子,不说要憋出病来。吴宋也是无可奈何,只是不吱声,下了车自己远远地走在前面。

  宋柔见状对吴为道,你看,听都不听了。就这样走了几处,吃了午饭就打道回家,一直到家也无话。

  第二天中午,老马约吴为吃饭,吴宋陪白雪去了神夏。同学说,最近陪老父从南都三弟家回到东北老弟家,外孙、姑爷、老伴从南都姑娘家到黄城亲家,老伴再回东北,剩下姑娘留在南都,三地往来穿梭奔忙。去了南都银光北路有一家东北人店,在通往洗手间走廊里、便池上、墙壁处设牌匾有笑话,字有数百七、八行之多,字体又小,问题又多。吴为看了纳闷,象便池这样的去处,人如何肯驻足细品把玩。席间闲唠,老同学的姑爷也吃过苦用过粮油布票,扛过甜菜筐,知父母如今为孩子所累苦于没有办法,恩与苦相伴而生,对应存在;无法流动,流动的条件,各有所安;天南海北多极走向;南都风俗,六、七十岁老太孩子没成家只能叫阿姨忌称姥姥奶奶。

  与同学聚会后回家,宋柔又张罗晚上包饺子等两个孩子回来吃,一边忙碌还嘀咕道,命,生着气还得惦记。到了晚上又催吴为同吴宋联系到哪儿了啥时能到家,说家里包了饺子。吴宋电话里还说,净整事。回到家还是一脸漠然的样子。吴为见状进行了一番思考,打算给吴宋发短信。

  吴宋孤身一人闯荡南都,寂寞,工作强度大,没有经过上岗培训,自然压力也大,一度要找王为换单位,看到吴为宋柔来了,本想与父母出来散散心玩玩乐乐,却偏遇到父母数落起这也不是那也不是火力太猛,早晚一个劲儿说,家里家外一个劲儿说,如同遇到轰炸式干预,心烦得不堪忍受,又不好直接冲突,采取冷漠相向,自己精神受到伤害,眼神流露出无助和无奈、难受痛苦的表情,始料不及,前所未有,一时适应不了,只能聪明地躲避。那次三口人去港都旅游,吴宋却有意与父母拉开距离,一向和睦的家庭氛围顿现紧张状态。

  吴为意识到,吴宋过去求学、找工作、生活没有遇到过任何困难挫折,不知世事艰辛,人生坐标游移,人品人性未经复杂冲击检验考验,需要加压调适整合,没有体验到叫天不应叫地不灵的孤苦。便告诫他道,你的人品人格基本面虽好但需要一生把握坚守,不存在一劳永逸之事,人前人后不要过话传话,就是好话也要少传,碰到多心的会想,有好话人家之间为什么不直接说用你去说,好像只有你们之间才能无话不说,用你去送人情。

  吴宋对白雪曾经说过,我妈都说了,你有啥有优势?

  白雪回答,你条件好我就同意啊,谁找不找优秀的?

  宋柔道,咱们孩子傻,怎么什么话都对人家说。

  吴为对吴宋道,人要象一堵墙,嘴要紧,不要传话过话,不然人家跟你就不说真话了。

  吴宋说,你们有说的对的,但有时也太主观,根本不是那回事,也不知人家怎么回事。

  吴为道。男女情事最能检验一个人的心理定力,心性迷失,心智低下。是非模糊,人要有刚性底线。

  宋柔怨孩子与自己话少。

  吴为劝道,我们处对象时不也如此,恨不得只有两个人永远在一起相处,嫌别人在一起碍手碍脚的,那时你的自行车谁也不让骑,你妈对你姐说了。你妈把对你姐说的话又对我说了:她的车子连你爸都不让骑却让你骑,她跟你比跟你爸都好。我听了这话以后对你也说了,你又对你姐说了。把你姐气的,你都忘了。

  宋柔听了道,哪有这样当妈的。

  吴为道,我们应该从老人那里吸取教训吧。

  在对自己儿子问题上。却一时转不过弯子来。

  宋柔与吴宋一时处于冷战状态。从港都回来后的第二天。等他们上班后,宋柔坐在桌旁流着泪说道,我要给他写信,我们买票,来时那种高兴的心情,没想到来了惹了一肚子气,以后再也不来了。坐在那里琢磨怎么写。是啊,怀着憧憬的愿望、满怀喜悦心情。来到儿子身边享受天伦之乐,现在却要伤心离去。

  她流着泪道。我就是下不了狠心,要下狠心还没治了,可狠心难下。说着就下笔写了起来,边写着又犹豫着。吴为拿过去看了看道,这样写缺乏动人处,流水账,一定要写,也要放一放,想一想,你也写不好,还是我来写吧。

  你写好了给我看看。

  吴为经过一番思考道,不为别的,也不想怎的,目的难道不让孩儿好?

  宋柔气得一双大眼睛一瞪道,你这话说的,难道我想让孩子受苦受难?

  吴为又道,你写不好,我来写。

  宋柔道,你写&#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