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五章儿媳如女(1/2)

加入书签

  第二天早上,白雪如同往常起床洗漱先走了,他们也起来热饭吃饭,吴为拿起茶几上放的一些新买的吃食搭讪着问吴宋,这都是你买的?

  他说,不是,你看你们,让你们自己该花的花,你们自己不花别人花钱你们看了还生气。

  宋柔冲着吴为道,你看你,跟自己儿子还有什么不能说的。

  吴宋一听话里有话,便问道,又怎么了?

  吴为说,我只想了解一个事,昨下午吃完饺子听她妈说拿十万,你知不知道?

  吴宋一听,脸上也露出意外的神情,马上回答,不知道。

  吴为道,我们就想知道你事先是不是知道这件事。如果你不知道,问题就严重了,说明她对你也隐瞒了。她接到这笔钱连你也不告诉,是她对你也在算计。昨晚上你妈还怀疑你事先也知道没有告诉我们。

  吴宋忙说,也没有到买房的时候,到时候她不就说了?

  吴为说,昨晚上你妈还怀疑你事先知道没告诉我们,我还说这一点我们要相信自己儿子。现在你们婚期已经定了,亲家也会了,有些话到嘴边也不好说了。连她的父亲昨天下午都说,家里有处门市房,将来是她的,但现在不能卖,等死了的时候再把钥匙交给她。

  吴宋只是沉默地听着,听到这样的话赶紧插了一句,你们是不是想的太复杂了?

  吴为说,我们这次刚到时看那个小三房她就因为主人房小就不买了。她考虑过这是在给你出难题吗,她愿意和你一起承担一些吗?说到这,吴为停顿了一下,有些话想到了没有说出口,两个人其实都是边说着边关注着他的神色变化,担心他会承受不了。其实吴宋心中有数,父母说的越强烈说明父母对自己关心越重越深,他没有像过去那样脸红脖子粗地强辩,并没有因为父母对白雪的如此过分评价感到气恼,也没有因为对自己的冤枉而感到难过。只是略低着头静听的样子。双方虽然没有发生象过去曾经发生过的激烈争执。表面上看上去很平和,其实心情都陷入一种非常矛盾痛苦的状态中。

  吴宋依然很平静,事先他对结婚这样的大事就有了充分的心理准备,估计到会出现各种矛盾。他内心深处相信不管自己的父母说出什么。出发点都是为了自己。怕自己遭罪受苦,不同父母争执,尤其父母年岁越来越大。为自己的事着急上火,身体又得了病,他现在是为找不到让父母静下心来的办法又难于说服他们放弃对白雪的那些不适当的看法而感到痛苦,但是他懂得现在对父母的脾气言谈只能听不能反驳,越是反驳事情越是糟糕,他清楚如果此时他为白雪辩护只能使矛盾进一步加剧,他有了出奇的耐性。

  吴为宋柔看着他平静的样子还以为他无动于衷而更加气恼,又为他将来可能遇到的痛苦更加感到担心。这都是伴随着谈话而发生的内心活动。话虽然说的很重,可是说的一方感觉上是轻飘飘的,听的一方则感觉并不像他们想象的那样而是采取了冷静拖延的制法。宋柔还纳闷,他爸这么说他,他也不发火,说话之前还劝过他爸可要考虑好再说,别让孩子想不开犯病,只要孩子愿意咱们受着就是了。

  这时的吴宋却抬头看表,又起身进屋取了东西,语气很平和地说了声,我得上班了。把门打开向外走出去又说了声,我走了。把门轻轻一带就这样上班去了。

  吴宋虽然脱离开了父母的纠缠,一路上心情并没有轻松下来,从他和白雪相处以来,一直感觉到来自于母亲的压力,总是在挑剔,现在虽然没结婚却在一起生活,表面上虽然过得去,没有什么隔阂,更没有发生过口角,但心理上总是存在障碍,自己夹在中间感到很苦恼,难于找到合适的办法来解决这样的问题。今天连一向平和不怎么吱声的爸爸也发难了,自己还不好与他们争辩,心里想,还是慢慢消解吧,好在父母都是非常开明的人,双方都进行一些调整自己再做些工作慢慢会融洽的。想到这心里也就渐渐平静下来,到了单位马上进入到工作状态。

  吴为宋柔的心却立刻揪了起来,孩儿走了事情却没有个定论,于是他们想象儿子越是平静心里忍受的痛苦会越重,话虽然说得又狠又硬又痛快,说完了又为孩子担心起来为孩子的样子感到难过,还不如看到他一吐为快的样子好过一些,别把孩子憋出病来。再说遇到那样的事当真就能象说的那样做下去,真下得去手么?自己也都觉得心里刚硬不起来。吴为又是有名的心慈面软,何况对自己的孩子。一个上午就在这样的牵挂担心中度过了。

  中午过后,宋柔实在忍不住道,我想给他打电话,咱们那么说他,他能受得了?我这个当妈的话虽然狠可做不了那样的事,他工作那样忙再想不开别出什么事情,现在打又担心他睡觉。吴为心情也是如此,两人正说着,白雪给宋柔转来房主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