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一章向敬业的爷爷乐业的父亲致敬(1/2)

加入书签

  吴为给吴宋发去信件,吴宋看后复信。

  老爸:

  我看了你笔下的爷爷,在我眼前展现出了一个敬业者的形象,与爸爸的乐业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我觉得,爸爸的乐业是对敬业的爷爷非常好的继承和超越。无论是爷爷的敬业还是爸爸的乐业,都很值得我们后辈努力学习、继承和发扬光大。所以,我向敬业的爷爷乐业的父亲致敬!

  孩儿:

  这是我年轻时写的父亲,写的就是你的爷爷。

  很少有人能为自己有一个勤劳的父亲而感到骄傲和自豪,但是,为自己有一个有权有势的父亲而自豪的却大有人在。勤劳在有些人眼里被看作是无能的表现,看作是为人所左右和支配的表现。因此,勤劳的外表被蒙上了不光彩的外表。

  追溯一下自己父亲的往日表现,走过的道路,其实都是勤劳的影子,这样的影子,只不过由于勤劳的太平常而被隐蔽起来,不为自己所注意。

  父亲没有作出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业来,在我的心目中,也从来未曾出现过这样的想法。他是把自己的全部力量,全部心思,用到那日常的、平凡的、琐碎的、繁重的、无休止重复的谋生活动上了。虽然,当代的人们都不得不已这样那样的形式从事谋生活动,但是,很少能够发现有更多的人,包括工人、农民、干部,或者青年、壮年、老年人,象父亲那样。把劳动当作开辟幸福生活的源泉,当作至高无上的需要,当作自己生活的乐趣和享受。

  如果根据父亲所处的社会条件和家庭条件,就可以得出结论:这样的老人该享受晚年幸福了。这种晚年幸福是什么意思呢?无非是轻闲,自在,能够顿顿拿得起酒盅,不愁吃穿,无忧无虑了。父亲也完全能够有权享受这一切。退休费每月40元,即使养活母亲也有余,又有众多的并不贫穷的儿女们。如果父亲开一开口。他们也决不会吝啬的,而且父母现在就已经在儿子家生活了。凭着这样的社会条件和家庭条件,哪怕居其一也会毫不费力地享受晚年幸福了。如果父亲满足于此,那就不是父亲了。在父亲眼里。这一些条件都完全消失了。惟有一点。只有劳动能力,能够从事劳动,就应当去开辟新的生活源泉。他不仅不是靠儿女们的钱来养活自己。反而通过自己劳动另行开辟收入源泉,去从事自己力所能及的劳动。他不是给儿女增加麻烦,而是为儿女们分担忧愁。他通过自己的劳动,使老年人通常遇到的那种家庭矛盾,在他面前大大减弱了。

  父亲是深信通过自己劳动能够改变自己生活的人,他的劳动观念是那样的根深蒂固。晚年的活动,不仅是对他终生品质的检验,也恰恰是他生活观念的最完备表现。

  捡破烂,这大概是再也没有其他生活来源的人才会干,也不得已才可能干的事情。这通常是被人们看作是最低级下贱的活动,这种活动是把人们消费产生的垃圾收集起来,因此,就象这些废物本身不受人们欢迎一样,凡捡破烂的人也不受人们的欢迎,正象人们碰到垃圾堆会远远避开一样,人们见到捡破烂的人通常也会躲得远远的。凡捡破烂的人也一定是没有其他出路的人。可有谁会相信,在街上捡破烂,下班路上也要夹一把草的父亲,会是一个领取退休金,额外还能挣得几十元报酬的人;有谁会相信这是有着众多儿女的,而且这些儿女也绝对不会同意父亲去捡破烂,并把捡破烂的用具三番五次藏起来。在父亲的劳动中,没有任何强制,没有任何不得已的举动,因此,在父亲的无能举动中,正是放射出无可比拟的光彩,劳动成了第一需要,变成了开辟生活源泉的惟一手段,这使父亲无求于任何人,包括自己的儿女。

  父亲也很喜欢喝点酒,特别喜欢吃大片肉。在父亲的生活追求中从来都是以自己的劳动为基础的,这也正是父亲的美德。

  父亲很少有休息时间。从1958年不幸掉入生产队菜窖摔伤被安排到公社供销社打更,下班回家路上总是要捡拾些东西,很少空手,回到家中,只是睡上个把钟头就要起来喂猪、收拾猪圈、侍弄园田。父亲的一年四季,每天的从早到晚,很少有闲暇时间,总是处于不停的奔波忙碌之中。在父亲身上好象从来没有表现出疲劳的迹象。就在人们认为无能的父亲身上,正是表现出了不为别人所支配和左右的东西,这就是劳动精神。在哲学家们认为劳动是使人与动物区别开来的本质特征,在父亲身上表露无遗了。尽管儿女们进行了种种劝阻,都以无效而告终,只ć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