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二章爱的皈依一(1/2)

加入书签

  宋柔对吴为来说,可心又可爱。又像是一对冤家,知道心有魔障,爱,也惟有爱,才能消解那种作梗的心中魔障,不仅仅是压制它、抵制它,而是铲除它,依靠爱神战胜它,使她焕发出迷人的魅力、散发出温馨的芳香,陶醉于她那柔美的怀抱之中。把宋柔美丽、娇柔、芳香、适意永久留驻心间。

  忽一日,吴为从来没有同人提起的学校一年轻漂亮的女子名叫佳丽的,闯入了吴为的梦境。佳丽在学工处做干事,不但人长得漂亮而且嘴极快模仿力极强,在李华的办公室里站在众人面前正在模仿学校一老师讲课,用手比划着站在讲台上拿着粉笔嘴里得得得得边写上几个字,然后转身问学生,听明白没有?又模仿戴着平时也不戴的眼镜头不抬瞪着上挑的眼睛专从眼眉与镜架之前的缝隙看人的架势,然后又转身在黑板上得得得得写几个字,复又转身面向学生,听明白没有?引逗大家哄笑不止。佳丽还没等大家止住笑声,又模仿起吴为皱眉低头走路的姿势,我看到了就喊,吴老师低头在地上找宝呢,找着宝别总往自己兜里揣,别忘了也给我们分点啊。大家又哄笑起来。佳丽又一脸神秘相道,都说吴老师脑袋好使,他总这样低头走路是不是在想什么难心事,别遇到什么想不开的事,听人说什么难事到他那儿一想就开,我也去试他一试。这佳丽与吴为经过一番调皮斗嘴,哈哈哈笑道。怎么样?聊不动对不上犯卡死机了吧,我不信就难不倒你,哎呀,眼看着他被卡住死机的样子怎么又被他纾解开了,他编制的程序就那么好使?真就是难不倒他了,难道他真象郝汉说的,撼山易憾老吴难,那个网友李寻欢说他怎么什么都知道?哼,我就不服这个劲儿,看我怎么难为他一下。可怎么才能难住他难倒他?想起来了。那年我对菲子说,吴校长媳妇长的那么难看,他见到漂亮女人难道不动心?难免也会找个情人吧。这不是现成的难题,我这就问他。吴老师。你有没有情人?没想到。这么难回答的问题,竟然让他轻而易举化解了,他回答有啊。哪位?宋柔啊。那不是你老婆吗,怎么成了你的情人?她是我老婆也是我情人啊。佳丽问到这个份上,反而把她自己难住了卡住了,一时问不出什么尖端难度系数高的确实能难住吴为的问题,便自我解嘲道,看他老婆挺有脾气的同他过了这么多年太了解他了,两口子过日子怎么能没有不如意过不去的事情,还得他自己老婆才能难倒他。

  这事还真让佳丽猜对了,等猜对了,吴为也从梦境中醒来。生活还真是复杂,充满了变数,在最不应该出问题的地方偏出现了问题。什么原因?不按套路出牌,程序就不就乱了,宋柔常说他这个人另类,在别人那里正常人那里能说得过去顺得来的事情,一到他这一定会犯卡别扭,你对我犯卡别扭,我也让你在我这犯卡别扭。吴为编制的程序到了宋柔这里就不好使。他认为自己的使命就是为了解决别人的问题,没想到他自己也会犯卡短路死机,又不能指望别人,只好自己想法改版升级。

  宋柔说,你脑袋那么聪明,怎么就不明白,我对你怎么这样?大静的工作事我得记你一辈子,别人工作的事情你都能说,到了自家人这里不能说了。感觉意犹未尽又恨恨地道,你这是没拿我当回事。

  吴为忙辩解道,那时我只是一个教书匠,讲课能行求人说话能好使么。

  宋柔道,不管行不行,你说了么,你连说都没说,怎么知道不行,还是你对我不行,要不大静能受那么多苦,说完泪又流下来了。

  吴为意识到,这下坏了,怨解难解啊。吴为仿佛遇到给自己栽赃的一般,赶紧想法洗刷自己,还自己的清白。于是又说,当时我们也一起找过崔校长,又用老大给拿的中华烟茅台酒,可他答应好好的就是没办,还白费了老大的钱财。

  宋柔又道,不说还好,崔那个样子你还恭敬他,要不说你没心呢。你当时也可以直接找市行的行长啊,也许就给办了呢。

  吴为自解道,也许直接找人说了真买帐呢。

  宋柔道,你不是没直接去找也没有直接去说么。

  吴为难为道,我不是长着一脸抹不开的肉么。

  宋柔道,到了你家里的事,再抹不开的也抹得开了。

  吴为一听这话,完了,又开始磨叨绕圈了。果然又来了,宋柔又接着数落起这事那事起来,越说越气,旧怨没结新结又添,吴为庆幸地想,幸亏吴宋白雪两个孩子的事情没有犯卡,这要是卡住了没有过的去,还能有自己的好日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