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二章爱的皈依二(1/2)

加入书签

  只有爱才能美,只有美才能更充分的爱。

  吴为开发和安装精神活动程序,难度最大的要算是爱的程序。就说他和她们之间发生的故事。大家看他和她又和她,关系暧昧,想象着能够听到有权有势有才华有感情有业绩的男人身边发生香艳的故事,而且也确实看出一些迹象,她们俩个也似乎分别在想,既然大家都说他和我好,我们为什么不像大家想象的那样干它一下,像晴雯对宝玉那样,枉担了那个虚名。殷媛直截了当对他说,你做男人太亏了。对他说,男人一辈子应该结四次婚。欣灵时常以幽怨的眼神看着他,说,有了她以后便与我疏远了。他在心里也默默地与她俩交流想法,他作为男人何尝不想,但他太清楚了,真要迈出那一步,局面会越来越糟,还不如保持这样安全干净美好的意境。其实,他在梦中,在白日的想象中,已经无数次以不同方式与她俩亲热,从他看她俩的眼神中,她俩似乎能够读出他的心思,这真是太奇妙了,就此止步?他想到,不是就此止步,在这里有无限美好的想象空间,在想象中想怎么样就怎么样,要怎么做就怎么做。她俩异口同声地说,他与别人不一样,脑瓜里好像装着与众不同的程序,有独特的享乐能力,能体验到别人体验不到的乐趣,别人以为痛苦他反以为乐。殷媛就问他,你天天坐在电脑旁两眼通红敲击键盘。一坐一天,能感觉到乐趣?这样的想象和猜测,不是促使她们止步,而是越发引逗出她俩的好奇心,好奇才使故事继续演绎下去。像他这样的男人,似乎没有引发女人尤其漂亮女人情愫的魅力,可在他周围经常会看到美女追逐的身影。殷媛直言不讳地告诉他,难怪你招女人爱,许多女人追你爱你。他不理解他身上有什么在吸引女人。他有时也迷糊,是自己在追女人还是女人在追他。是他主动还是女人主动。他感觉女人给他带来无限好处。他崇拜女人就像基督徒崇拜上帝那样。历史上确实有过这样的例子,高多娜在做祷告时突然感觉到耶稣仿佛在轻轻地召唤她,然后她便轻飘飘地迷失在一种难以描述的虚幻意境中,对上帝的崇拜容易与爱情感觉相混。女人崇拜使他敬仰女人尊重女人呵护女人。不会得罪女人伤害女人。当然。是能够使他心生爱意的女人,甚至是能够使他产生流体亲和力的女人。围绕女人的精神活动程序就是如此复杂温馨奇妙迷人,难怪男人们一旦进入这个程序如同陷入魔幻般的迷宫中。不是找不到出口,而是乐于此道不想自拔。有的女人对他说,简直要把他当成上帝了,他疑惑这是什么意思。如同有些场合教皇教父与女人的结合,也像十日谈里那样,是女人对上帝的崇拜与教皇教父对女人渴望的奇妙搭配,是地狱对魔鬼的勾引与魔鬼对地狱的渴求。

  他说不清他身上哪样的光环吸引了女人。比他大上十几岁的女人说他比别的男人长的干净,他不知这里是不是包含了爱意。他性情温和成就了体贴、执著,发展为忠贞、诚实,又使他赢得可靠的安全感,勤奋成就了事业、才华用于包容,不同的女人爱他追他,是人格质素的多样性在这样的问题上派上用场,放射出耀眼的魅力,夺取了女人的魂魄,多样的质素使他混浊,更使他易于变幻,使人捉摸不定难于把握却引动好奇。他在思想上与欣灵接近,却与殷媛感情亲近,对宋柔却只是一味地想搂抱抚摸那柔嫩滑润的,说不上哪种质素对应了哪类女人,不能像数学公式那样严格的一对一,爱生成于毫末,而不像人们夸张想象的那样大海江河、高山峻岭,令人海誓山盟,那样做反而预示着只能让人一时疯狂转瞬即逝,一件微末小事就会轻而易举地摧毁,爱意如同涓涓细流抚摸心灵,引发心灵的涟漪,令人如丝般的品味。爱情是坚贞的,又是脆弱的,如耀眼的闪电,又冷漠闭锁,任你百般花样翻新却没有丝毫心动征兆,使人渴望生生死死永远拥有,却因易于变幻难于把握无形中生成一种隔阂,成为难以倾心的障碍。经过这样一番想象,既能让人萌生强烈浓烈绵延不断的爱情体验,又仿佛经过了极高明的无害化处理耐人寻味。

  吴为与宋柔退了后生活回归于两个人的世界。结成的社会关系网络渐渐松弛、交往趋于疏淡,外向收束,回归于自然,两个人的生活内容渐渐丰富充实起来。一天生活从同去早市开始,商量着按照共同口味其中一个人提出买什么至少另一个也能够接受,买好当天吃的菜,水果,甜食,然后,宋柔去激情广场唱歌,他回家做饭,等宋柔散场回家,现成饭菜通常都会摆好,算是实现了宋柔长久向往回家吃现成的生活。宋柔的自然分工是她负责收拾屋子,他管做饭,他偶尔也以改善伙食为由推给宋柔,自己图个轻闲清闲,也吃个现成,尽管伎俩被识破,也只是叨咕叨咕了事。

  两个人轮流上网打麻将,比赛积分也是乐事。宋柔麻瘾太大,不时也叨咕就这么点爱好,还满足不了,也就由她去了,有时打个替补,多数情况下都能自己张罗场子,他便在家做好饭菜。收拾屋子,购置用品用具可是闲心不操,落得个清闲自在,代价大了些,对于钱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