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二章爱的皈依四(1/2)

加入书签

  两个人正吃着饭宋柔想起什么事打电话一打很长时间,吴为担心她吃冷胃疼,告诉赶紧结束,又说因自己脚疼原定第二天请吃的也安排了。

  宋柔顿时生气了,要是说你家事,打多长时间什么时候打你都不会干预的。

  我不是心疼么,吃完再打,愿意打多长时间就打多长时间。吴为倍加小心翼翼地维护。

  宋柔听外县表妹小红说三姑最近不太好,已经78岁了,便一直想去看望,只是因吴亮的病情日渐加重的样子,一再推迟没有成行。待处理完吴亮的后事已经有几天了。本来二哥宋学礼已经打过招呼,要去就同去,只是大哥宋学仁是否相约,有所顾虑,担心他去了说些没有边际的话,惹出什么麻烦,但考虑再三还是约好一同前往。

  吴为敏感地意识到宋柔性情的危险性,心中郁结难消,于是找碴说事,意在及时清除,考虑同哥哥们一起去外县,别闹出什么不愉快来,就主动提道,你也要反思。

  她不服道,为什么这个时候说这个话?

  吴为说,你早晚要过这一关。

  宋柔气得脸煞白道,你对别人都能包容,对我就这么苛刻。

  吴为又道,外边没有人象我这样包容你,怕你碰到这类人危险。

  宋柔问道,怎么办?

  吴为毫不犹豫道,调整,下决心调整,要注意危险性。不要说外人。兄弟姐妹,就是父子之间反目成仇的还少么。这就是危险性。吴为执意想说服她调整,以便帮助她走出困境。一劳永逸的解除危险。

  约好一起去看三姑,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在饭桌上大哥对宋柔发起火来,本来她顾忌大哥多言多语就总拦他的话,他嫌自己妹妹不尊重自己,本来有底火,宋柔却浑然不知。吴为看到还不好说什么,大哥一来二去站起来骂骂咧咧又是摔筷子,然后走出去。宋柔压着火没有吱声。吴为忙跟着宋学礼出去劝解,经过好一番说和,顾忌一桌人又有老人,说一会儿就回桌上。他还说不会伤感情。不一会儿回到桌上。他说道,不伤感情。返回的一路上无话,宋学礼张罗打扑克也无人响应。回到家宋柔打电话与大静唠的挺好,感觉顺了。又说,以后不见面行不行。还是唠些是非,不高兴的样子。宋柔穿戴好打算去超市买些吃的回来好改善伙食,吴为想这个底火还是早消解掉好些,却偏在宋柔就要走出门时说道。你自己也要反思。

  宋柔一看吴为不是好眼睛看她的样子顿时炸了,宋柔反问道。你什么意思?

  吴为又说道,你要引起高度重视警惕。你要想不开还会遇到类似问题。

  宋柔不解道,想不开,什么意思?你到底什么人?本来说好了没事了要出去买点吃的,早不说晚不说你偏在这个时候说,究竟想怎么样?她接二连三地把过去累积起来的不愉快挨个又是数落一遍。疼痛使人记忆深刻。重复诉说疼痛就不只是为了加深记忆。知痛使人警醒,风光美好使人流连陶醉。

  在两个人的世界里,疼痛和风光会交叉循环出现。幸福和不幸,不只是要取决于哪种体验出现的频率高、时间长,更要看处理消化体验的能力。掌握延长风光体验缩短疼痛体验的本领,是人生很重要的本领。吴为就掌握了这样的本领。他是在宋柔已经处于精神危机状态时冒险提出刺激性的问题,等于引火上身。本来,她已经暂时的消解了那种疼痛,并且要出去买些食品改善一下,却突然听到这个爆炸性的提问,这时的痛感比前一个痛感更加强烈。原来,消解痛感的方式还有制造新的痛感,通过这种转移替换,也许会包含意想不到消解的出路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