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二章爱的皈依五(1/2)

加入书签

  话题由哥哥又转到姐姐。吴为道,那次我出差,你姐哭着喊着给我打手机说,就得跟你说,啊,哪有这么对哥哥姐姐说话的?

  吴为又理解道,在一个家庭,小的担事做事抗事,大的做不了事不做事还要自尊,就容易出问题。你把事情做了,那点面子给他又能怎的。再说了,他们对自己父母都那样,对你这样,还有什么不能理解的?

  宋柔道,你这么一说,我还真顺了,以后不搭理少搭理就是。

  吴为说,这还不彻底,要化解转化。

  宋柔说,我可没有那么高的境界,象你那样,哼,别人骑脖颈子拉屎都行。我想不开的是,在这个节骨眼上你说这事。

  吴为说,我总想,你总得过这一关啊。你虽然和大静唠了,感觉顺了,可心里还压着这件事,总叨咕着这些事。我才张罗还得唠唠。你是真不当事还是心里真有这事,一看就知,就象你看我一撅屁股就知道拉几个粪蛋一样。

  宋柔道,去你的,这个时候还有这个闲心,这回行了,大家都知道你是怎么回事了,也不象大家想的那样,干啥没说的,说我们家门风不好的话也出来了,太伤人了。

  吴为暗想:总以为家庭内部,谁能干啥就干啥,能多干也是应该的。其实不然,家庭也已经职场化了,甚至职场中的劣根性都是从家庭中移植转化过来的,家庭中的凝聚力却丢失了、遗弃了。不好的东西被放大了。其实,职场的存在和发展正是对家庭的扬弃,家庭正应该借鉴职场的优质元素。家庭与职场正应该互相借鉴。原来,宋柔触犯了职场大忌。家庭如同职场,更有年龄辈分差距。宋柔自己就经常说,多拿钱多干活把嘴闭上。干事越位必伤人,你干着活人家去说话风光。干事不伤人,一是干事不越位,虽然该干的不干你也要同他商量,给面子以示尊重;二是不争利不抢功;三是干了不该干的。好事也要让该干的去干。一味想担当想成全并不是好事。事情都让你干了。人家面子往哪放,常常是一件事没做到位没做好便不满意,甚至群起而攻之,陷入孤立状态。最理想的当然是名正言顺的。在其位谋其政。职场可怕的错位效应。宋柔险些成为牺牲品。今后没有必须做的事情了。老大总有一把手意识。

  吴为对着宋柔的兄弟姐妹老老小小一家人戏言。如果在家投票,的票会比她的票还多,本来是开玩笑。用了投票说,职场化说法,把职场机制引入家庭,却不经意间伤害了宋柔。宋柔道,过去推举你,你当着我家人面却贬低我,我以后该怎么办就怎么办,不考虑给你留什么面子了。

  吴为暗想,自己不是正宗,外人还是末位,却想投票争名夺利。只有单纯做不争不抢,是应该应分的,或者是回报过去曾经扶助的恩德,做多少都是应该的。做的多才更容易让人家挑剔,说三道四。家庭关系处理简洁化是净化提升良途。

  两个人在各自家庭共同家庭中担当得多了,因为一味担当所以对家庭职场化效应感受最为强烈突出。原以为以后多向家庭建设方面投入,不知适度避险。不伤人,也要免受人伤害,知道避险,自我保护。过去,浑然不知自我保护。所以,现在的人都高度认同并青睐基于自主自立自强的横向商业性对等互惠行为,而对家庭职场化的劣变采取规避疏远的态度。这种伦理道德的多元化,容易造成人格劣变,人格的对峙冲突,是当今社会家庭内部普遍陷入纷争的根源,家庭内部不宜投入过多,期待心越强,越容易引发失望和不满。应该实现道德理性的自觉,谋求简化,在自主自立自强的基础上发展商业伦理。

  纵向传统的家庭自我牺牲与回援救助相结合的道德伦理向横向商业往来对等互惠的道德伦理转型,是对家庭职场化劣变的克服和扬弃,职场本来是对家庭的超越和扬弃,这种超越和扬弃伴随着亲情的疏远甚至反目成仇,必然是痛苦的。

  吴为想到这些又对宋柔说道,家庭和职场一样,家庭也职场化了,老大就是一把手,大姐就是三把手,你就是最小的,你干的再多,也没有那个名分。所以,严重的就是有名分的不干活干不了活,没名分的担当干活。你想争,没你的位置。你自己都说,一是多拿钱二是多干活三是把嘴闭上。我也是,你干可以,甚至大包大揽的干,别说,一说就完,有一件事没有做没做好,就让大家看透了。别的事都做了做的很好很到位,就那么一件事,没做,你还是不行。

  宋柔道,你早干啥了?

  吴为坦率道,没认识到,昨天还没有清楚认识到。大静说,老人之间事也不能总找我们,我们说了也不听。吴为对大静说,社会、职场、家庭,都一样,都是人组成的,大的不干要面子,小的干了要公道。这样的错位要出大问题,肯定要碰到大的挫折。就象一个单位,一把手不干活干不上去,都是下边做的,不干还在那里摆谱,谁能买账尊重。大静说,我也想回去说,怎么说才能好些?吴为道,如实说,你爸和你老姑他们兄妹二人之间没有恶意,当妹妹的她是怕哥哥出丑,当哥哥的表态说归说不伤感情。这就是回归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