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商界的亚历山大上(1/2)

加入书签

  俗子之心,想享受世俗的种种好处,却不愿意承受世俗的烦累和压力;想获得脱俗的自由轻松,又忍受不了脱俗的清贫和寂寞。

  吴为经过历时数年的努力,长篇小说无边的乐土终于完成了,自觉自成一体,并且成功地在一家大型网站上获准连载,并且准备签约,了却了多年的夙愿,心情显得格外轻松喜悦。高兴之余,内心中反复推敲搜寻,想写的都落到纸上了,通过写小说也感觉比过去明白了许多,却依然似有未尽之意,提笔却不知写什么。

  祖师问吴为,小说题材在哪里?

  吴为答道,在生活中。

  祖师笑而不语。

  吴为又答道,在事件中。

  祖师依然笑而不语。

  吴为想了想,然后道,在生活中。

  祖师不笑亦不语,若有所思。

  吴为想到自己过去所写的都是自己亲眼所见亲耳所闻亲身所悟亲脑所想,于是又道,在身边。

  祖师微笑着点点头。

  王为得知吴为写的小说已在站连载,高兴地打来电话,说要给他祝贺,又说约瑞智,好长时间没有见面了,三家在一起聚一聚。

  当天下午,王为和黎萍便驱车来接吴为和宋柔,先去南都公园逛逛。吴为看到王为,不由得大吃一惊道,三个月时间没见面,怎么这样憔悴啊?

  王为边开车边道,这几月忙的,累坏了。前年我陪你去江口,我们在那里有个海关收税站,当时你看了还说,我们公司怎么还有收税权,太不容易了,这是我们老板运作的。我们在那里的项目这几个月搞招商。发标书,2个亿的项目,已经发出去一大半了。我的糖尿病维护得还可以,只是感觉免疫力明显下降,特别是前段时间过敏性鼻炎发作,每天连续不断地打喷嚏。我和黎萍还念叨你,别冷落了大哥。

  宋柔道,我们是闲人,你们这么忙还惦记我们。

  黎萍道,没看到那么打喷嚏的。一个劲儿地打,打起来每完,每天上班要拿着纸篓放到车里,坐在办公室里也止不住地打。

  王为道,就这样,每天还得忙到后半夜。

  吴为问道,这么严重,也不休息休息,缓一缓。治治病啊?

  王为道,每天晚上写标书,然后得发出去啊。老板看着我这样,连一句安慰的话都没有。该怎么压任务还是怎么压,完全是无动于衷的样子。我还想起过去,要是跟着大哥干,大哥肯定不会象老板那样待我。

  黎萍道。资本家么,不就是心疼钱不心疼人。

  吴为道,我会给你放几天假。逼着你去医院,你不去我就是绑架也得让你去。

  宋柔笑道,他真有那个劲儿,那年在单位,叶枫的糖尿病严重,特别是胰腺炎急性发作,媳妇也不管不问,他硬逼着还陪着去了医院。

  王为道,幸亏我从港都买了鼻博士,真灵,喷了几天就好了。

  黎萍笑道,老师这么大年纪了,还能写小说,又给我们做出表率了。

  王为道,有了个新的平台,挺不容易的,也是继续做贡献啊。

  车很快到了南都公园。在停车场停好车,一行四人下了车,进了公园,里面果然一派好景色,简直是天然的大氧吧。看到吴为高兴的样子,宋柔道,你们把他领到这个地方就对了,他就喜欢山水园林,到哪里去旅游,你看他吧,看个不够,手里还拿着手机照个不停,我还说,哪来那么大的兴致啊,有什么好照的。

  王为笑道,仁乐山智乐水,大哥既乐山又乐水啊。

  宋柔道,你把他说高了,他该不知道北了。

  王为道,你写小说,我给你出个题材。

  宋柔一听,忙道,你们两个唠,我们两个在前面走了。说着,她和黎萍走到了前边。

  王为接着道,我的圈子里,都是象我这样的人,不是什么大老板,做的事却也有些规模,经营的资产十来个亿,现在都想放下,却又放不下。有的过劳死。看你写小说,能不能帮助解开这个纠结?

  吴为笑道,我写的小说,就是编制精神活动程序的,对这样的题材挺对路的。

  王为笑道,那好啊。我们想放下,却放不下啊,放不下就是因为钱啊,权啊,还有美女,俗啊。不放下吧,又怕死,还是个俗。

  吴为道,我那个程序,有初级版还有升级版,是覆盖生命过程全程的,一直到临终过程。人在平时修持的心量大小,大了那个时刻也会发挥作用,如果平时容不下一些事情,到那时面对生死就会更容不下放不下了,会加深痛苦,痛苦也会放大倍数的。

  王为听了,觉得有道理。

  吴为道,你的老板对你一直很好,怎么看你这个样子,也象没看到一样,完全的无动于衷,说完了工作上的事情,一句安慰的话都没有,冷酷无情,真是令人寒心。接着又道,我总结职场是熔炉、污浊、坟墓、绞肉机。

  王为道,上周,我一个朋友的弟弟,才四十出头吧,突然就没了,是典型的过劳死,我们赶去后,也都很感慨,又唠起那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