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商界的亚历山大(下)(1/2)

加入书签

  王为听了吴为把心放在什么地方的那番话,忽然醒悟道,你这么一说,我感觉进了一步,是啊,我们光想放得下,怎么就没有想到把心放在什么地方的问题呢?

  吴为道,要想解决问题,必须有正确的方法。那年,我就是在思考心灵安稳的问题,感到放在哪里都难安稳,悬在空中的那种感觉,还写出了无根之草的题目,郝汉去我办公室,刚好看到我在电脑上打出的这个题目,还特别惊奇道,无根之草怎么活啊,这么能想象出这样怪诞的题目?那却是我当时的真实心境,就是这样思来想去,忽然就产生了那种奇异的体验。

  王为道,我想,解决这类问题,还得靠自己悟。还有就是你说的遵循正确的方法。

  吴为道,我在那一瞬间伴生的想法是济世救人,你提出这个纠结,想没想到,放下后做什么啊?

  啊!王为忽然觉得明白了什么,发出一声感叹。是啊,为什么陷入了纠结之中,不就是因为当下自己所做的事情,才使自己陷入了纠结之中,如果自己不做眼前的事情,又会做什么事情呢?

  吴为道,这就是解决心放在哪里的问题啊。

  王为道,听你这么一说,感觉又比刚才前进了一步。

  吴为又道,想放下又觉得难放下,有点类似于陷入精神迷宫中走不出来的那种感觉,人到这个时候,必须主动进行各种想法上的尝试,也就是想透的尝试,这样才能心安。经过各种各样的想法尝试了,是不是应该放下,应该放下能不能找到合适的依托放得下去。想来想去却不该放下也不能放下,那就不是放下放不下的问题了,而是根本不应该放下的问题,明确了这一点。就告诫自己。不要再去想什么放下的问题,没有放下的问题了。自然也就解脱了想放难放的纠结,而是集中精力去应对商界的压力,集中才智想办法取得成功,做成了压力没了。那个想放下的症结自然也消解了。如果干来干去失败了,那就是不放下也得放下了,是硬生生的割断舍弃,是不舍也得舍去。这就是痛苦。想放难放,也有面对压力心不甘的成分,出现这种情况,陷入纠结之中。会影响到自己发挥的状态,限制发挥的水平,通过努力能够达到的反而容易实现不了,这就是自己心障在自我限制自己。不如索性放开一搏。搏完了再说,如果能想到这个程度,其实已经放下了,放到自己正在做的事情上了。

  看着王为若有所思的样子,吴为道,我这番话说的太多了,包含的意思也挺复杂,意思还是自己想透了,就知道怎么对待想放下难放下的问题了,其实,说到底还是如何应对自己所面对的商界压力问题。

  王为道,你说的想透,各种可能都尝试着去想想,不就是实现自我的精神突围?

  这时,前边的两人站在那里等着呢,说你们光唠了,也不看看风景。

  吴为道,我们也在观赏风景呢,是心里的风景,也是景色无限。

  宋柔道,又来你那套了,谁能听懂你那套啊?

  王为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