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九章纾解师与药剂师上(1/2)

加入书签

  吴为宋柔过上了幸福的天堂般的候鸟生活。夫妻间的纠结却常在

  最幸福的时刻出现。吴为与宋柔之间,本来并没有什么问题,如果原本就有问题,两人不可能幸福地结合,而且她是顶着母亲要死要活的激烈反对与吴为走到了一起。问题的起因,却并不是出于两人相互之间,甚至连所谓的第三者插足,也算不上什么问题。宋柔在办公室里听惯了同事们关于情人的话题,没有情人的男人,如同下班没饭局只能回家吃是没本事的窝囊废,连自己的女人都瞧不起。在情人成为时尚的年代,如同住豪宅、坐名贵车一样,宋柔在内心深处,是否存在隐隐约约的希望,自己男人也有情人,而且以长的漂亮为荣耀,不得而知。吴为的内心深处,似有若无地期待,宋柔在外面有情人,女人有情人是女人长相漂亮的证明。了解宋柔的人,看出宋柔的内心只装着两个人,一个是她的男人吴为,另一个是她的儿子吴宋,她的内心只装着两个人,你能说她心眼小么。她却以另样的心情装着别人,是别的女人,这样的装法竟也成为爱自己男人的佐证。宋柔半开玩笑半真半假地对吴为说,甚至还是在两人正亲热时说的,你啥时也找个情人,而且举出吴为身边一个熟悉的漂亮女同事,要找就找象她那样的。吴为打趣道,要找也要经过你批准。

  让宋柔时常挂在嘴边嫉恨的是,比如,她感冒发烧了,吴为出去与同事喝酒不归;自己侄女的工作不上心帮助安排;再有就是吴为的一个嫂子,莫名其妙地对宋柔突然变得脸若冰霜,宋柔也挺委屈地上起火来,盘查自己的行为也没有什么得罪过的地方,免不了成了心病。说不上什么时候就发作一番。

  吴为宋柔常以电视广告有句戏语互相调侃,上各种火,各种上火。吴为又引申道,生各种气,宋柔笑道,这个可不好续下句。吴为想了想,道,各种生气。宋柔一听咯咯咯笑道,对得挺巧。宋柔又拿出这句话与左邻右舍当笑料调侃。不过,说起事来。她是真生气,遇到什么不顺心的事,总是习惯地把那些生气的事诉说一遍。有些事情虽然过去多少年了,心里却总是过不去,不时拿出来折腾。吴为苦于设计不出什么程序,把妻子心中藏着的那些阴影洗刷掉。宋柔说,你如果在意我的感受,你就不会在我感冒发高烧时还去喝酒,直到喝醉了才被人送回来;侄女的工作。你如果真上心,肯定能办成,自己家的事不上心,反而为别人孩子的工作去张口求人。这不就是拿我不当回事。至于吴为的嫂子对她的冷漠态度,吴为也说,你愿去就去,不愿去就别去。话虽然这样说了,却话里话外带着逼迫的口气道,我对你家哥哥嫂子怎样?宋柔说。如果我哥哥嫂子对你不好,我会同他们理论,我都不让。你嫂子对我这样,你都没当回事。吴为道,你哥哥嫂子有什么理由对我不好?

  宋柔气道,话又回来了,你嫂子对我那样,还是我的责任?

  吴为道,一个巴掌拍不响。

  宋柔更加气道,这还是怨我。

  说归说,宋柔还是识大体的人,该去吴为哥哥家还是去,又主动陪着笑脸打招呼,只是嫂子脸色依然难看,一概冷漠相待。吴为看了也纳闷,宋柔也没有做下什么对不起她的地方,怎么招惹下这么大的仇恨。

  吴为翻看两人的结婚照,选张看上去最为光彩夺目的放大到电脑桌面上,不时怜惜地凝视着宋柔美丽的形象,想起葬花吟中的那句风刀霜剑严相逼,恨自己太缺乏爱护保护,没能尽到护花使者的责任。又想到,这样漂亮的女人,怎么会招惹上自己的嫂子?判断宋柔是无辜的,于是,对宋柔道,嫂子原来是县委机关的干部,当年很吃得开,再加上哥哥也是单位的头头,家里吃喝不用花钱,逢年过节送礼的排成队,后来进了城,侄子侄女工作安排的都很好,又都给买了房子,结了婚,孙子辈都开始上大学了。现在却有失落感,看别人家的孩子提拔了,上大学了,弟弟们被提拔重用,收入提高,孩子毕业了远走高飞,弟弟弟妹跟着借光过上天堂般的候鸟生活,心里不舒服。

  宋柔听了道,她要那样想,是同自己过不去,怨只能怨他们自己,当初他们好的时候想什么了,为什么不去沿海地区买房子。

  吴为想到这里,下决心帮助宋柔解开心中的纠结。他道,嫂子也不光是对你那样,你没看,燕子新买的楼房,让嫂子,嫂子却说,房子好又不是我的,我不看。你说,自己姑娘买了新房,当妈妈的听了应该高兴吧?

  宋柔道,哪有这样当妈的。

  吴为问道,你知道戾气吧?

  宋柔道,不知道。

  吴为解释道,戾气就是释放出来的心中仇恨。对待这种东西,高明的办法是把它化解掉。化解不掉,也要避开它,不要让它冲着你来。你在你们单位里,没有那样的经历,我在单位,那时裁员,内退的看到我们在岗的,就是脸上挂霜,如同看到阶级敌人的样子。说完又故意道,难怪啊。

  宋柔疑道,难怪什么?又是我的毛病。

  吴为道,你没当过领导,领导就要面对各种脸色,看惯了也就皮实了,看着被人冷若冰霜,还要陪着笑脸,想法化开那张冰脸。

  宋柔道,人家那样是有原因的。岗位都没了,还让人家看到你们陪笑脸啊。我想不开的是,我做错了什么,她对我竟然这样,看到别人怎么又说又笑的?她明显是冲我来的。连你哥哥都说,你没发现她变了呀?我的话都到嘴边了,就是没好意思张口说出来,她对别人没变,就是对我一个人变了。

  吴为道,那天我在哥哥家,吴威说他妈。随他姨家的人。哥哥看着我道,人性不好。

  宋柔听了道,人性不好还过这么多年,人性不好和脾气不好可不是一回事。

  吴为道,我们单位内退的退休的,说我态度好,就是不作为。你想,他们提出的要求,我能解决吗,但是对他们态度一定要好。他们就不好冲着我发火吧?那年开职代会,我做了工作报告和提案解答报告,开完会吃饭时,华俊对我说,提案解答报告可以用外交辞令来评价,恰当。

  宋柔嘴一撇,道,谁有你本事,别人骑你脖颈子拉屎都行。

  吴为道。真遇到这样的事,其实也没什么,权当品尝人生另一番滋味吧。

  宋柔道,就你那张嘴。我都想给你撕开。过去是说他的嘴象巧八哥,现在想撕开了。

  吴为道,你也体谅一下嫂子吧,哥哥家有象嫂子这样的人。已经够不幸的了,她自己脸上挂霜,已经伤害了她自己又伤害了她自己的家风。你想想,一个家庭里,总有那么一个脸上挂霜的人,家人会有什么感觉。你别往心里去,你要往心里去,你也跟着计较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