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九章纾解师与药剂师中(1/2)

加入书签

  吴为恨自己不能,发明不了一语定乾坤的效力之语,一下子把陷入精神困境中的人解脱出来,甚至对自己最亲最近的宋柔,不但纾解不开她心中的纠结,有时反而在纾解的过程中增添新的纠结,觉得惭愧万分,有点象医术蹩脚拙劣的医生,治病救人有时反而越治越重。他给自己的最新定位是纾解师,专门编制纾解各种纠结的程序,使他发现纠结就兴奋,有点象伏兵发现伏击目标、警察看到现行、医生发现患者病灶会立刻亢奋起来,并且使他在自己身上和家人身上大胆进行纾解各种纠结的尝试。他立意是济世救人,身边却不断出现时代的掉队人落伍者牺牲品,是他自己没有抓住救人机会,还是别人没有给他施救的机会,或者给了他施救机会却缺乏回天之力,各种情况都有,也只好无奈地眼看着闹剧丑剧悲剧接二连三地发生。

  如今,宋学仁家里又屋漏偏逢阴雨天,应了那句老话,祸不单行,宋学仁的老伴不幸患了肺癌,手术后不到两个月,用医保能报销的化疗药身体反应太强烈不能继续用了,换上昂贵自费药物眼看有所恢复,二女婿余兵又涉嫌诈骗贪污被抓了进去。余兵在一家医院负责医疗器械采购,是个肥差,这些年吃回扣沾了不少便宜,虽然上下打点维护花了不少钱,总体还是个人捞到的油水多。这个余兵人很机灵,乖巧会说话,不幸的是迷上打黑彩,欠下巨额高利贷,瞒着家人把自己父母留下的几套房子卖的卖抵押的抵押,边还高利贷边继续打黑彩,渴望一举翻本。折腾完自己家里的财产,开始动起岳父岳母的主意。宋柔早已经发现余兵四处借钱形迹可疑。甚至安排医院的人帮助盯着点,无奈那医院受托之人,也着了余兵的道,不但把宋柔的话转告给余兵,还与余兵同流合污。余兵有了反侦察戒备心理,对家人瞒得更加严实了。宋柔的哥哥嫂子信奉人无外财不富,又心存侥幸,指望说不上哪次会会幸运来个大翻本。世界上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上当受骗的人,其实道理很简单,侥幸心强的人最容易轻信。宋学礼夫妻偏信余兵一词。余兵会哄老人开心,不时给点零花钱,又承诺说,将来他为老人养老送终,击中了宋学仁夫妻的软肋。宋学仁夫妻生养了三个姑娘,两个大姑娘正常,偏要生第三胎想要个男孩,生出来的不但依然是女孩,而且先天弱智。吴为找人帮助办了低保。后来好歹找了农村女婿,又生了个外孙女,如今已经小学快毕业了。这个余兵也是心理承受能力太强,竟然瞒过那么多人。平时接触打交道却一点看不出心里有什么猫腻,尽管猜出背后一定有什么事情,只看钱一个劲儿地往里面填怎么没有看到回钱的时候,赌钱还会有输赢。他怎么会只输不赢呢,怀疑是怀疑,却总是被他三言两语遮掩过去。就在宋学仁老伴发病的前一年。这个余兵竟然用与宋云离婚来逼迫宋学仁夫妻拿着自己家的房照去银行抵押贷款30万,这对老夫妻依然是侥幸心理占了上风,寄希望于一次翻本,借款人写的是宋学仁,还款人是余兵。事前还瞒着宋柔和大静,赶巧他们开车去银行贷款时被宋柔发现,忙给大静打电话,大静也忙打电话联系,手机都关机,等办完贷款再问,说出去办点事。这个余兵借钱也借疯了,凡是能搭上点边的亲属、同事、朋友、同学,又有同学的同学,媳妇宋云的同学,张口就借,借了宋云同学的20万,担心两人联系漏了馅还把两人手机列入了黑名单。这个宋云也是稀里糊涂地信奉余兵的话,等余兵进去了,自己家的房子也没了,只好带着已经快中考的孩子回到父母家中。

  余兵甚至在岳母住院术后恢复期间,还在打房子主意,对宋学仁道,爸,妈现在得了这样的病,需要钱,我再帮你借十万,本来是二分利,我可以降到一分利。宋学仁心中一热,忙答应下来。余兵还把贷款的人找来,那人对宋学仁道,我从来没有放过一分利,今天是看余兵的面子。宋学仁自然心存感激。来人走了后,余兵对宋学仁道,爸,你看借这么多钱,总得给人家抵押点什么。

  宋学仁一听这话,心里划魂,起了疑心,莫非还在打自己房子的主意,才放弃没有上当。可是,自己的房子因为头一年贷款,等于凭空被余兵挥霍了30万,现在他进去了,自己却要承担这笔债务。

  话说宋学仁也开始四处张罗借钱为老伴治病,好些的婉拒了,

章节目录